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笙笙玉响兰梓笙玉娘小说全本在线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笙笙玉响兰梓笙玉娘小说全本在线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2019-10-09 18:02:30来源:zd发布:井月半

兰梓笙玉娘小说笙笙玉响全文免费阅读点此进入,主角兰梓笙玉娘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笙笙玉响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井月半是如何刻画的。笙笙玉响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玉娘嫁兰梓笙七年,兄不友,弟不恭,母不慈,子不孝,枕边人对她还冷冷淡淡。终于有一天,退无可退,伤无可伤,玉娘醒了,悟了。自此,那个风格无两,潇洒不羁的匪娘子又回来了!。。。

笙笙玉响兰梓笙玉娘小说全本在线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笙笙玉响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父女狼狈为奸

兰梓笙手中的杯盏落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茶水溅了一地,兰梓笙微微一怔,皱起眉头,像似在沉思什么,又好像根本没在状态。一旁的兰雨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二爷。”

兰梓笙抬头,看着兰雨,眼眸微垂,指尖微微合拢,随后握住。一副镇定自若模样,

“手滑。”

兰梓笙这么说,兰雨还真信了,试探的开口道。

“那茶?”

“不喝了。”

兰梓笙站起身,轻描淡写的拍了拍衣襟。越过众人,一人走出了房门。

兰梓笙走出房门之后,肖战再次开口道。

“兰梓笙这是什么意思?他媳妇都给他戴了绿帽子了,他在想什么?这个时候不应该拿一把刀去砍死莫浩然那家伙吗?”

兰慕琪瞪了一眼肖战,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呢?哪壶不开偏提哪壶,他还从未见过他爹手滑呢。

“我说,咱们怎么办?”

兰慕琪看着兰慕芸,只见兰慕芸一派镇定自若,继续抄写手中的东西,无奈的叹了口气。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咱爹那身子骨,和那个小黑脸抢娘,还真不够看的,咱们还不如把手中的书抄好呢。”

兰慕芸此刻有着超乎寻常的淡定。

“妹妹,你要是不这么明目张胆的把我抄好的书放在你的里面,我还就真信了你的话了。”

兰慕琪看着兰慕芸明目张胆的把自己抄好的书放在自己抄好的书里面,他还就真信了他妹的鬼话,声东击西?他小时候就不玩了!

兰慕芸脸不红心不跳的看着兰慕琪,随即写下最后一个字,吹干墨迹,然后看着兰慕琪嘿嘿一笑继而开口道。

“哥,现在事态紧急,咱就不要分你我了,帮我爹把娘抢回来,我爹那副文弱的模样,还不够人家练手的,我可不想多个爹!”

兰慕芸急忙收好手中的纸张,抱在怀中,迈着小腿就跑了出去,她写的手都酸了,要是能够写完那才有鬼,她悄悄数了,她哥写的快,加上她写的这几份,正好够数。

兰慕芸动着小脑筋,就跑了出去。只见她爹站在山门口,冷风一吹,果然文弱十足。

兰慕芸摇了摇头,他爹这是怎么了,这小模样可不想他啊,小跑到兰梓笙面前,兰梓笙看也不看她,双目只是盯着上山的路,兰慕芸一下子就明白了,随即开口道。

“爹,你在等我娘吗?可是,我娘去的是后山,你在山门等个什么?”

兰慕芸话应刚落,兰梓笙这才看向兰慕芸,这眼神,看似什么都没有,可是兰慕芸却感觉后背发凉,她刚刚好像干了傻事。

兰梓笙不动声色的转过身,朝着后山走去,兰慕芸急忙跟了上去,二人在半路上遇到了玉娘和莫浩然两人,兰梓笙好似没有看到二人一般,一把拉着兰慕芸的小手,柔声开口道。

“芸儿乖,娘不会不要你的。”

兰梓笙话音刚落,兰慕芸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双眼含泪,双眸氤氲的看着兰梓笙。声音哽咽。

“爹爹,娘亲……娘亲……她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叔叔了,娘亲喜欢上别的叔叔,那芸儿怎么办?芸儿是不是就没有娘了。”

兰慕芸软绵绵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让人听着那可是心都碎了。

兰梓笙拉着兰慕芸的手,缓缓叹了口气,看似无奈,又有几分无可奈何。

“你娘……爹爹,没本事,留不住你娘。”

二人这边父慈女孝,玉娘看的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不要兰慕芸?她喜欢上谁了,她自己怎么不知道?玉娘皱起眉头,一手一只兔子,走上前开口道。

“你俩干什么呢?大冷天的,在这雪地里干嘛?也不怕冻着!”

说着,玉娘将手中的兔子塞给兰慕芸。

“来,抱着,暖和!”

兰慕芸的泪水还没收回去呢,看着怀中的兔子,直接和自己抱着的纸张合在了一起,兰慕芸好奇的看着怀中的兔子。这是啥啊,怎么毛绒绒的,双眼还红彤彤的。

“娘~”

兰慕芸止住心中的好奇,哽咽的唤了一声玉娘。

玉娘点了点头,兔子给了兰慕芸,手也腾了出来,伸出手,把兰慕芸脸颊上的泪痕擦了干净。

“怎么了,哭的就像花猫一样,不知道还以为是后山的花猫化为人形了呢!”

兰慕芸看着玉娘,随后瞅了一眼玉娘身后的莫浩然,小黑脸!哼!

“娘亲,是不是有了叔叔后,就不要芸儿和哥哥了?”

“有了叔叔?谁啊?我可没有兴趣买个下人。”

玉娘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么小的孩子是在和自己说什么。

兰慕芸抱着怀中的小兔子,眨巴了眼睛,泪水再次涌出。

“肖战叔叔说,你要和这个叔叔在一起了,然后不要我和哥哥了!”

兰慕芸说完,小声的抽咽了起来。

看着女儿不动声色的把锅全部推给了肖战,兰梓笙心中对着女儿极为赞赏,果然,女儿就是爹爹的小棉袄,就兰慕琪,怕是自己的捡来的吧!

兰慕芸话音刚落,兰梓笙幽幽叹了口气。

“为夫自知,这些年委屈了你,可是,这事让孩子知道了,又让他们如何处之?琪儿才这般大,芸儿又年幼,玉娘,为夫错了……别……别扔下我们可好?”

这声可好说的凄凄婉婉,让人平添三分感触。

可是,玉娘却眉头一皱,将手中的另一只兔子直接丢给兰梓笙。随后抱起兰慕芸。

“肖战说了什么?”

兰慕芸眼巴巴的看了一眼莫浩然,然后又低下头。

“他说……他说……娘亲和这个叔叔给爹爹戴了……戴了绿帽子,不要哥哥和芸儿了……”

兰慕芸越说越小声,几乎让人听不见,可是玉娘却是听得一清二楚,脸色一黑,这肖战敢情刚刚跑得那个模样,就是去胡说八道这些有的没的,这些东西是给孩子说的吗?吃着荆山的米,喝着荆山的酒,却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的是皮痒痒了!

“别听他胡说八道,咱们芸儿这么好看,娘亲怎么可能不要你呢?在说,这个叔叔,和娘亲那可是好哥们,好哥们你知道吗?就是如同你和哥哥一样感情深厚,好哥们又怎么可能在一起,懂了吗?”

玉娘话音刚落,身后的莫浩然脸色沉的可以滴出水来,好哥们?去他娘的好哥们!莫浩然恨不得此刻将玉娘怀中的兰慕芸一巴掌拍死得了!果然,兰梓笙的种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和他爹一样,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与莫浩然不同,兰梓笙嘴角微微上扬,眼中露出三分笑意,就连玉娘塞在他怀中的兔子,也变得分外的讨人喜欢。

兰慕芸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所以说,肖战叔叔在说谎吗?”

玉娘点了点头,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那是自然,像这种红口白牙胡乱说话的人,自然会受到惩罚!”

玉娘心中凌迟了肖战八百遍,这人在自己儿子女儿说些有的没的,真是不知死活!正好她和莫浩然都没活动好筋骨,肖战不是什么在战场上呆过的吗,自己可要好好领教领教!

兰慕芸看着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急忙讨好的从怀中掏出那叠抄好的书。

“娘亲娘亲你看,芸儿今日练了字呢,还是爹爹教我的呢。”

玉娘看着兰慕芸手中厚厚的一叠纸张,被肖战破坏的心情好了许多,要知道,她曾经躲在暗处的时候,就期待着两个孩子,抱着课业,高高兴兴的给她看一看。可是这种待遇,只有兰梓笙享受的到。

现如今,玉娘也享受了一把,当即挺着一副当娘的模样,抱着兰慕芸开口道。

“好,芸儿真乖,我们回去看好不好?”

兰慕芸点头,乖巧的看着玉娘。

“娘亲抱着芸儿会不会很累,芸儿在荆山上都长胖了,还有兔兔,娘亲的手会不会很累?”

兰慕芸乖巧的模样,让玉娘心中又是一阵欣慰,她女儿可真会心疼人。

“芸儿可轻了,别说是一个芸儿,就是再来十个娘亲都没问题,前段时间娘亲打了一只可大的野猪,娘亲可是单手提回山寨的哦。”

“哇!娘亲好厉害啊!”

兰慕芸发出赞叹,玉娘抱着兰慕芸朝着山寨走了去。

兰梓笙和莫浩然二人看着玉娘远去的背影,二人并未跟上前,莫浩然看着兰梓笙,这么小的孩子会有这么重的心机,定然是这人教唆!

“卑鄙!”

兰梓笙看着莫浩然,笑了笑,缓缓开口道。

“阁下缪赞!”

“呸!不要脸!”

莫浩然怒道。

兰梓笙却也不怒,笑意吟吟的看着莫浩然,不要脸,他本来就不是要脸的人。

“我有玉娘。”

“斯文败类!”

莫浩然气的恨不得动手拍死兰梓笙,读书人的风骨呢!他怎么丝毫没有在这个人身上看出半点。

“我有和玉娘的儿子。”

兰梓笙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可是莫浩然看起来,就是一副讨打的模样。

“狗东西!”

“我有个玉娘的女儿。”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人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玉娘抱着兰慕芸走入屋中的时候,肖战正坐在兰梓祈身边,打着哈欠,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兰梓祈听见动静,抬头看了一眼,看到是玉娘,下意识捏紧手中的笔,低下头。

都怪她,要不是她把追云带走了,二哥也不会罚他抄家规,他也不会在这个鬼地方抄家规。可是,碍于兰梓笙的威严,兰梓祈咽下了心中怒气,咬牙切齿的朝着家规,八百遍,他怕是要抄死。

兰梓祈心中有着怨恨,一旁的肖战还和个没事人一样,嘲笑完兰梓祈之后,竟然直接在兰梓祈身边坐了下来,打起了瞌睡。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在这荆山上可比上京有意思多了。

肖战完全没有一个闯祸人的觉悟,即便是玉娘出现了,他也没有半分动作,依旧悠闲的不得了。

兰慕琪看了一眼他妹妹,便也猜到了几分,看来这人,惨了!

兰慕琪正想着,玉娘此刻放下了怀中的兰慕芸,沉着一张脸看着肖战,可真是悠闲啊,看来荆山的饭也堵不住他的嘴,一天有的没的,真是皮痒痒了。

“大儿子一边玩去。”

兰慕琪看了看他娘这杀气凛然的模样,急忙收拾好东西快速的闪到一旁。

玉娘撇了一眼兰梓祈。

“滚一边去!”

兰梓祈抬眼看了一眼玉娘,凭什么啊!兰慕琪就是一边玩去,他就是滚了!他又不是球凭什么滚啊!于是乎,兰梓祈理直气壮的看着玉娘。

“凭什么啊!没看到小爷在抄书吗?”

兰梓祈真是狗胆包天,可是玉娘也不屑和这种纨绔子弟废话,换句话说,玉娘压根就没有吧兰梓祈放在眼里,就这么个东西,不值得玉娘放在眼里。

“爱滚不滚,打血溅你身上,可别吓着你!”

玉娘白了一眼兰梓祈,要不是怕伤及无辜,她还真的懒得管兰梓祈在什么地方。

兰梓祈看着玉娘,打血?可是,此刻兰梓祈的骄傲容不得他退让。

“血又如何?小爷又不是没见过。小爷就要抄书,就是不让你!”

兰梓祈小脾气一上来,就是要对着玉娘干。

玉娘看了一眼不知好歹的兰梓祈,随后对着一旁的兰慕琪和兰慕芸开口道。

“转过背去,小小年纪见不得血!”

兰慕芸乖巧的转过背,兰慕琪却伸出手捂住了双目。

“娘亲,我不看!”

玉娘点了点头,要说那个肖战可真是心大,她站这里半天了,这人和个没事人一样,都睡得香甜的很。

玉娘看着肖战,气不打一处来,她虽然没读过什么四书五经,也没上过什么正经学堂,还是个土匪,可是她也知道,给孩子看到什么,就会学会什么。她可不希望,有一天,她的孩子,口中说的都是什么市井不堪入耳之言。

于是乎,玉娘想都没想,抬腿,就是狠狠的一脚,将肖战踹丢在地上,肖战猛然惊醒,在看的时候,玉娘站在他身前,一袭红衣,耀眼的很。

不由得,肖战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这样的玉娘,让他心里发怵。

玉娘看着肖战,冷然一笑,抄起一旁的圆凳,毫不留情就朝着肖战身上抡去,实心的圆凳,抡在肖战身上,那可是真的疼。

肖战瞪大双目,怒道。

“你疯了!打我干嘛!”

“练练手!”

玉娘不冷不淡的开口道,肖战看着玉娘,练练手?有这样练手的吗?这他娘的就是揍他!练个屁的手!

肖战急忙爬起来,捂住被玉娘打过的的地方,是真的疼?

“凭什么用我练手啊!我招你惹你了!”

肖战说着,语气之中带着些许委屈。

“不服啊!那你还手啊!你这么能耐,还手啊!”

玉娘开口,语气之中满是讥讽,管你对错,打了在说,在她的地盘上,还敢乱七八糟的在她两个孩子面上乱说话。

肖战错就错在,在两个孩子面前胡言乱语,这不是找打吗!

玉娘冷眼看着肖战,她荆山没那么多规矩,就只有一条,别惹她!肖战既然作死,那就要受的住后果。

什么大道理,玉娘懒得和他说,打完再说。

“我打的过你吗!还个屁的手!你这就是欺负人!”

肖战虽然不说是锦衣玉食长大的,可是在军营里面,也是人人礼让他三分的,可是,他莫名其妙的被绑上荆山不说,还打不过一个女人,刚开始他隔三差五的被玉娘丢下山,现在好不容易能够在荆山有一席之地了,还要被打?他招谁惹谁了!

肖战越想越委屈,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玉娘冷笑,委屈?做错了事,委屈就完结了?

玉娘不语,抄着圆凳就打了上去,肖战打不过玉娘,只能四处躲避。

肖战的两个侍卫急忙上前,拦在玉娘前面。

“大当家,有什么事好好说,别动手啊。”

玉娘看着肖战的两个侍卫,冷冷一笑。

“在我荆山,能动手,绝不瞎吵吵!你家少爷欠打,姑奶奶帮你们好好收拾收拾,让他明白些事理!”

玉娘看着两名侍卫,两名侍卫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模样,他家少爷是真的惹了玉娘生气,可是,说实话,他们三加起来都不是一个玉娘的对手,可是,要是他们不管,就是一个不忠。

咽了咽口水,二人也不知道如何。

“大当家,你要动我们家少爷,就得从我俩的尸体上跨过去。”

最后,两名侍卫异口同声的开口道。

“是吗?那就不要怪我了!”

玉娘的话音刚落,不消片刻,两名侍卫就被玉娘撂爬下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二人如同叠罗汉一般被玉娘叠在地上,玉娘随后坐在二人身上冷眼看着肖战。

“肖大公子,敢情你在边疆学的就是这些东西?”

肖战站在墙角,看着玉娘,那模样,竟然有三分可怜。

“在边疆学的是行军打仗,兵书布阵。”

肖战一五一十的开口道,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玉娘下手可真狠,他的两个侍卫也是一等一的好手,竟然在玉娘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玉娘打了人,心里也消气了许多,他们这些士族子弟,一个个眼高于顶,什么东西都是张口即出,完全不顾后果,一如当年的兰梓笙,若是他直接说不喜欢自己,自己也许就不会白白浪费了七年的光阴,一颗真心都喂了狗。

“绿帽子?也是行军打仗?也是兵书布阵?肖公子,你读着圣贤书就是教你胡言乱语,听风就是雨?”

玉娘冷眼看着肖战,他要如何都和自己没有关系,可是,玉娘想起兰慕芸那小可怜的模样,心中抽疼。

有时候,也许只是随口而出的几句话,但是往往最伤人心的就是这些话,尤其是,兰慕琪和兰慕芸都是孩子!

“肖公子,麻烦你,收拾收拾,滚回你的边疆,我荆山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肖战看着玉娘,他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原本是想要看兰梓笙的笑话的,却没想到,只是这么一句话,就惹怒了玉娘。

“我……”

肖战想要解释,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何解释。

“无论,我和兰梓笙如何,也不是你能够多言半句的。别人的生活如何,你没有资格评判半句!更没有资格在我的孩子面前胡说八道!”

玉娘站起身,一身红衣凛然,带着几分气势,看着肖战,先不说真相如何,肖战和兰家非亲非故的就口无遮拦的说这些话。再说了,肖战知道事情的真相吗?就这么信口胡诌,若是在上京,她真的是那个柔柔弱弱的二夫人,就肖战这么随口胡言乱语。只怕是,她都不知道怎么死。

“肖公子,提醒你一句,人,是要对你自己说的话负责的。”

玉娘话音刚落,兰梓笙同莫浩然也出现在了放门口,听到玉娘的话,兰梓笙掩下眼眸,抚摸着怀中的兔子。轻抿唇畔,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肖战看着玉娘,他也没想到只是那么一句玩笑之语,却让玉娘这把在意。他真的做错了吗?

“带着你的侍卫,走吧!”

玉娘冷眼看着肖战,她没兴趣帮这些士族教孩子,她一个土匪,可教不了这些士族子弟。

肖战看着玉娘,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兰梓笙走上前,来到玉娘身侧。

“为自己的话负责。玉娘,我们可以谈谈吗?”

兰梓笙看着玉娘,为自己的话负责,玉娘这一句话,忽然之间点醒了他,这七年,他似乎根本没有为自己的话负责。

“我和你没啥好说的!”

玉娘一把揪着兰梓笙怀中的兔子的耳朵,随后朝着兰慕芸走了过去。

“芸儿,把兔子给娘。”

兰慕芸点了点头,不舍得看着怀中的小兔子。

“兔兔乖乖,要听娘亲的话哦。”

兰慕芸说完,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兔子的毛发。玉娘提着两只兔子,头也不回得出了门。莫浩然看了兰梓笙一眼,随后也跟了上去。这个时候,他自然是要一直跟着玉娘了!可不能让别人乘虚而入!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你要成仙啊!

兰梓笙看着玉娘的背影,微微皱起眉头,随后看了一眼肖战,默然不语,跟着玉娘步伐也离开了,气氛顿时在这一瞬尴尬的不行。

兰梓祈咽了口口水,刚刚玉娘那人那个场景,可是把他吓得不轻,还有肖战说他打不过玉娘,这让他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如果肖战都打不过玉娘,那他……

兰梓祈只是想了想,随后咽了咽口水,感觉后脖子发凉,尤其是他刚刚同玉娘这么说话,玉娘不会打死他吧。

想到这,兰梓祈只觉得小命不保。

兰梓祈如何,玉娘管不着,提着两只兔子,手脚麻利的开膛破肚,去皮清洗。

要说这兔子,为了过冬吃的肥硕,玉娘自己掂量了一下,这两只兔子也挺胖的。

莫浩然在一旁迅速的给玉娘生火,二人配合默契,让随后赶来的兰梓笙不悦的皱起眉头,蹲下身,从一旁捡了柴火,埋头也生起火来。

玉娘撇了一眼兰梓笙,一时间没弄明白,兰梓笙想要干嘛,看了他一眼,随后低头捣鼓起了自己的东西。管他的,他们兰家人没有一个省心的。

要说有的人,别看他学富五车,朝堂之上叱咤风云,可是,生个火,活生生弄出了一个云雾缭绕,那个烟迷的一旁的玉娘眼泪直流。

终于,兰梓笙成功的引起了玉娘的注意,玉娘将手中的兔子丢给莫浩然,走到兰梓笙面前,一把将蹲着的兰梓笙拉起来!

“兰梓笙,你有病吧!弄得这云里雾里的,你要成仙啊!”

兰梓笙被玉娘从地上拉了起来,脸色不太好,俊逸的面容之上,有两道泪痕,很明显,他也被迷的差不多了。

“为什么他生的火没有烟!”

兰梓笙看着莫浩然,明明是一模一样的柴火,为什么莫浩然生的火就连烟都没有!

也难怪,兰梓笙从小锦衣玉食,怎么可能生过火,玉娘看着兰梓笙生的火,皱起眉头,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生火的,柴火干湿不分就这么堆在一起,也是兰梓笙有能耐,竟然能够活生生用火折子把半干的柴火点燃,然后再去点潮湿的柴火。

“兰梓笙,你怕不是个傻子吧!没有这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要作妖滚下山作妖去!”

玉娘说完,一把放开兰梓笙,随即从一旁的雪地之中捧了一大捧雪盖在兰梓笙生的火堆之上,兰梓笙看着玉娘,瞪大双目,有些难受。

这感觉,要怎么形容呢?就好像,玉娘捧得雪,其实是盖在了自己的心上。

“凭什么盖我的火堆!”

兰梓笙还没意识过来,他这话有多么委屈,就连玉娘都感受到了兰梓笙的有些不一样,看着兰梓笙,微微皱眉,随后开口道。

“盖了怎么了!在荆山上我还不能盖火了?而且,就你的那个火,还火呢,你不说我还以为是一堆木材加烟呢!别祸害人好不好!”

玉娘看着兰梓笙,要不是他长的好看,还有才华,她都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看上兰梓笙的,就他这样的,说句不好听的,动手能力还不如她荆山上的随随便便的一个兄弟呢!

兰梓笙看着玉娘,眼神变换莫测,看着玉娘,玉娘做的事,她说的话,一字一句,都犹如尖刀一般刺入他的胸口,看着玉娘,兰梓笙低垂眼眸。

“玉娘,你对我,是否太苛刻了些?”

玉娘皱着眉头,苛刻?她做了什么,就苛刻?

“你在说什么?”

兰梓笙看着玉娘,自从他找到玉娘之后,他做什么,在玉娘看来,都是错的,就连这么一个留下来的机会,都是他威胁玉娘,才有的。

“罢了。”

兰梓笙看了一眼玉娘,故作无恙的走过莫浩然生好的火堆旁。一不小心,踢了一脚的积雪上去,可是,奈何莫浩然生的火很坚强,只不过是火苗摇曳了一下,又恢复了过来。

即便是做了这么一件幼稚的事,兰梓笙也依旧是那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好似什么都没看到一般,转身离开。

莫浩然一手拿着一只处理好的兔子,转过头看着玉娘,这兰梓笙是怎么了。

玉娘皱眉,兰梓笙这是在做什么?

“玉狐狸,兰梓笙怕不是个顺拐吧,就他刚刚的走路姿势来说。”

莫浩然思绪些许,还是决定将兰梓笙的毛病说出来,毕竟,兰梓笙毛病越多,玉娘越讨厌他,自己就越有机会不是吗?

而且,今日他错失了一个大好的机会,以后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这么一个机会。

玉娘看了一眼莫浩然,随后蹲下身,拿过莫浩然手中的兔子开始烤了起来。

兰梓笙是不是顺拐,她和他过了七年,如何不清楚,可是,兰梓笙的态度让她有些看不明白。

就过往七年来看,玉娘敢肯定,兰梓笙心里面,事绝对没有自己的,他心里有的,不过是兰家的一大家子,还有朝堂社稷。

爱而不得,她也累了,纠缠许多,她也懒得纠缠下去了。洒脱放手,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玉娘看着被小火慢烤渐渐出油的兔子,肉香味四溢,也没在多想,即是行乐不是最好的吗?管他那些有的没的东西干嘛!

玉娘笑了笑,随即仔细的看着手中的兔子。

兰梓笙并未走远,站在远处看着默契十足的二人,微微皱起眉头,玉娘明明是喜欢自己的,为什么就突然变了,变得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对自己的感觉。

想到这,兰梓笙仔仔细细回想起了二人发生的过往,最后,兰梓笙看着二人,转过身。

玉娘烤好兔子的时候,兴高采烈的去找了两个孩子,兰梓祈躲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玉娘,肖战站在一边,看到玉娘有些欲言又止,却又没说话。

玉娘懒得理会他们,走到桌前,兰慕琪正在抄书,兰慕芸美名其曰的在一旁守着他。

听到声响,二人抬起头,对着玉娘露出一抹笑容。

玉娘笑了笑,将手中的老兔子拿了出来。

“来,尝尝娘亲的手艺。”

玉娘说着,一人给他们掰了一只兔腿,兰慕琪和兰慕芸也不含糊,拿着就吃。

吃着,吃着,兰慕芸忽然想起了,她可爱的兔兔,随后边吃边开口道。

“娘亲啊,兔兔你的养在那了?我一会可以去看它们吗?”

玉娘微微一怔,看着兰慕芸,养兔子?这兔子不是用来烤吃的吗?

“这东西好吃吗?”

玉娘开口问道。

兰慕琪和兰慕芸急忙点头,好吃!可好吃了!不过娘亲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好吃了!”

玉娘看着兰慕琪和兰慕芸,随即缓缓开口道。

“这就是兔兔,芸儿你看,你又和它见面了哦。”

既然东西好吃,那让他们知道吃了什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玉娘这么想着,看着二人。

兰慕琪还好,可是兰慕芸微微一愣,低头看着手中啃了好几口的兔腿,这就是刚刚的兔兔,这……这……

玉娘看着一副要哭不哭的兰慕芸,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兰慕芸该不会想要养兔子吧。自己就这么冒冒然的给她烤了。

只见兰慕芸抬起头,看着玉娘。

“娘亲,是不是,长的可爱的小东西,味道都这么好吃?”

兰慕芸心中虽然有些接受不了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小兔兔此刻变成了这样,可是,这兔腿真是,色香味俱全,恰到好处的皮肉,一口咬下去,兔肉的香味溢满口腔,带着一股子淡淡的炭火的清香,还有这独特的配料,味道简直了!她在兰府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兰慕芸也仔细思考了,难道长的可爱的动物,味道都不错?

玉娘看着她女儿,要怎么说呢,兰慕芸可真是,甚得她意,不愧是她女儿!

“你喜欢吃?荆山还有好多好吃的,到时候娘带你去钓鱼,烤鱼味道也不错。还有野猪什么的,山鸡啊,后山的山鸡最近也养的肥肥的。烤起来那个香味,简直了!”

玉娘给兰慕芸介绍着,兰慕芸听后食指大动,咽了咽口水。

“娘亲,我都要吃,我还要和娘亲学做好吃的!”

兰慕芸开口,玉娘笑了笑果然不愧是她的女儿,喜欢吃不说,还喜欢自己做!

一旁的兰慕琪看了一眼他娘和妹妹,她俩爱怎么样怎么样,他只要安安静静吃就好了。

要说,玉娘烤好兔子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兰梓笙,她也没有开口问他的下落,是兰慕芸悄悄告诉玉娘的,说是兰梓笙带着兰雨不知道去哪了,让他们听玉娘的话。

玉娘一皱眉,觉得兰梓笙八成又要作妖!便也没有管太多,他们兰家的人,就喜欢作妖。

这边快要到晚饭的时候,玉娘忽然看到一道黑影躲躲闪闪的在山寨之中转悠,下意识的觉得有问题,当即抓住这个黑影,这人她没见过,看模样也不想似荆山的人啊。

“你是谁?”

玉娘开口质问。

被抓住的男子,看到玉娘有些害怕,哆哆嗦嗦的开口道。

“大当家,我我我来走亲戚!”

笙笙玉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笙笙玉响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笙笙玉响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