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婚情不复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苏乔安褚江辞大结局

婚情不复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苏乔安褚江辞大结局

2019-10-09 19:09:59来源:zzy发布:叶简安

婚情不复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婚恋生活类爽作者是谁,主角是怎么出场的。本站提供婚情不复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婚情不复精彩章节免费阅读:一场交易,她成为名不副实的褚太太。结婚三年,她只能通过八卦杂志去了解他的动态,空守着一座牢笼。她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爱上她,可当她满身是血的躺在手术室,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大肆操办订婚宴。她心灰意冷远走他乡,华丽回归,势要害她之人付出代价。只是她看着堵着她路的男人,黑了脸,褚江辞,我们已经没关系了!男人狭长的桃花眼略挑,邪肆一笑,我没签字,离婚无效!。。。。。。

婚情不复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苏乔安褚江辞大结局

《婚情不复》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什么都算不上的路人甲

苏乔安跟褚江辞呛了声后,就下了楼,然后被佣人引着进了大厅内。

她平均半年能看到褚世雄一次,这次没带眼镜,看褚世雄就只能看到个晃动的影子。

褚世雄正跟人说着话,看到苏乔安后,脸上才有了笑容,他将苏乔安叫到了身边,和蔼可亲的问道,“最近律所忙不忙?”

“有点忙。”苏乔安抿着唇笑,唇角的梨涡浅浅。

“这位是?”跟着褚世雄一起进来的年轻男人看到苏乔安,他转而询问了褚世雄。

褚世雄笑着介绍,“这是我大EX妇苏乔安,跟你一样,也是个律师。”

闻言,对方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看向苏乔安,“苏小姐你好。”

“你好。”苏乔安跟对方打了招呼后,褚世雄帮她做了介绍,她才知道眼前站着的这个人姓莫,名字叫莫云朗,刚从英国回来,恰好跟褚世雄因为一次商务聚会认识了,他又准备回国来发展,所以就跟着褚世雄一起回来了,随后便被受邀参加家宴。

褚江辞被苏乔安的话气的不轻,下楼来,看到跟在褚世雄身边的苏乔安,脸上还带着碍眼的笑容,他转而将手里端着的红酒一饮而尽,迈开长腿过去。

“爸”他喊了一句。

褚世雄看到他,脸上笑意淡了淡,“你跑哪儿去了?怎么让乔安一个人站在这里?”

“哦,我想褚太太应该很喜欢独立应酬。”褚江辞言语里带着浓浓讽刺,褚世雄听着这话就不舒服,碍于有外人在场,他才没有发作。

苏乔安全程都没有说话,他们两父子一见面就掐,没有片刻安宁。

她明白,他们两父子的关系之所以会恶化成这样,完全是因为当初褚世雄逼着褚江辞娶自己的缘故。

褚江辞他可以不娶,也有骨气,只是褚世雄抓着他的软肋。

当时,褚世雄是以姜可柔做要挟,要是他不跟自己成婚,褚世雄就会断了姜可柔的医疗费用。

他同意了,屈辱的同意了这个可能会葬送他一生幸福的要求。

他们的爱情多伟大啊!为了保全爱人,宁愿折断了自己的双翼。

那自己呢?

苏乔安一遍遍的反问自己,自己呢?她在这段感情里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是为了磨练他们爱情的劫难,还是一个什么都算不上的路人甲?

要真是路人甲,那她付出的代价未免太惨烈了。

苏乔安觉得里边的气氛太压抑,所以独自一个人躲到了偏厅窗台外透气。

“苏小姐怎么站在这里?”清润的嗓音从后传来,苏乔安微怔了怔。

莫云朗跟她并肩站着,两人中间保持着最礼貌安全的距离。

苏乔安只愣了会儿,“里面太闷,出来透透气。”

“嗯”莫云朗附和了她的话。

他什么都没说,苏乔安也什么都没说,都是出来透气的,苏乔安站了会儿,觉得自己一个有夫之妇在家宴上闹失踪,跟一个男人独自待在一起很不妥,遂跟莫云朗告辞离开。

她也没去找褚江辞,褚江辞也没有来找过她。

要不是因为宴席散了,苏乔安准备回去,褚世雄硬是要她跟褚江辞留下来过夜,她恐怕这一整个晚上都不会跟褚江辞碰面。

他们上楼之前,褚世雄意味深长的跟褚江辞说,“你在外边花天酒地的事我不管,但是这褚家少奶奶位置上只能坐着一个人,我希望你掂量清楚,别惹出什么乱子。”

——

上楼后,苏乔安准备回刚刚宋诚给她准备的房间却被褚江辞拽住。

褚江辞将她拉到了自己房里,房门砰的一声关上,苏乔安身子微颤。

他一边慢条斯理的解开了最顶上的衬衫扣子,一边不遗余力的嘲讽着苏乔安,“真够可以的,这么快就跟老爷子告状了?嗯?”

合着褚江辞是以为自己去跟褚世雄说了什么,才导致褚世雄没有给他好脸色?

苏乔安冷嘲,“褚大少爷,您是当别人都是瞎子聋子吗?您褚少爷的所作所为还需要我来告状?您也太小看您的影响力了。”

话音刚落,她便被抵在了门上,褚江辞看着她,眸色沉霭,“哦?不是你跟老爷子说我对你不好,没有好好满足你吗?”

她不习惯跟褚江辞靠这么近说话,尤其是以这么暧昧的姿势,苏乔安推了他一把没推动,嘴上还不肯饶人,“我巴不得你离我远一点,你不屑碰我,我还嫌你脏!褚江辞,咱俩就是互看不顺眼,你没必要在我跟前晃悠,拿话侮辱我,我对你没有兴趣!再说,你褚江辞是那么听话的人吗?爸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我脏?”黝黑的眸内迸射出火光,他就讨厌苏乔安这张嘴,跟谁都这么牙尖嘴利,半点亏都不肯吃。

“你总跟我讨论这个议题有什么意义吗?”先前她跟褚江辞也因为这话题争吵过,褚江辞还跟她动手了,想到这儿,苏乔安脾气也上来了,冷笑,“你可别告诉我,你这是喜欢上我了,所以用这么幼稚的手段吸引我的注意力。”

“你疯了吗?”褚江辞讥讽的笑出了声,“我看是这几年当褚太太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你膨胀发酵,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吧?”

他捏着苏乔安肩膀的手力道很重,“你总不至于忘记了你妈是个妓女,靠着拉皮条养活你,嗯?”

苏乔安脸色一变,心脏微微的泛着疼。

是啊,苏蓉就是个妓女,她是在红灯区靠着皮肉生意养活自己。

那又怎样?在她心底,苏蓉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人,是唯一真心疼爱她的人。

如果她没有因为想要追随褚江辞的脚步拼命考上他的大学,也就不会被他找上,更不会有接下来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了。

无谓的争吵太多了,苏乔安忽然间失去了力气,她不想跟褚江辞继续吵下去,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每个字都是一把利刃,狠狠插在她心上。

只是她不能喊疼,不能哭,她示弱了,别人会更加笑话她。

苏乔安眼睫低垂下来,声音低哑,透着浓浓倦意,“是啊,她是个妓女,所以我也是,这样你满意了吗?”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愤怒是一把双刃剑

他想过苏乔安会言之凿凿的反驳自己,运用她的长处跟自己争吵不休。

也想过她会大大方方的承认,然后用讥讽冷嘲的态度跟自己呛声。

唯独没想过,她会这么疲软的面对自己,她不会刻意掩盖自己的过去,只是褚江辞从她话里听出了深深的悲戚和无力。

示弱来的这么突然,褚江辞毫无心理准备,他甚至想要开口解释一句,试图缓和一下刚刚那句话里的锋锐。

盛怒中脱口而出的言语就是一把双刃剑,伤人于无形。

妈的!他忍不住暗暗咒骂了句脏话,那抹愧疚如影随形,还无从考究。

褚江辞薄唇嗫嚅,半句话都吐露不出来。

倏忽,他心神一窒,蹙眉,“你干什么?”

“你抓着我进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苏乔安面无表情的背着手去拉后背的拉链,“妓女能做什么?不就是被嫖咯?”

他一噎,喉结滚了滚,无话可说。

看她真的在脱衣服,褚江辞忍无可忍的推了她一把,“滚!”

苏乔安撞上了门,拉拉链的手一顿。

“你确定让我滚?”苏乔安弯唇笑着,“我以为你是需要我帮你解决生理需求,没关系,作为褚太太,我有义务帮你,就当是我花钱找了个鸭。”

随后,她便被褚江辞给推了出去,房门摔得震天响。

苏乔安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揉着自己被撞疼的手肘,站在紧闭的房门前很久。

一扇门,隔绝了两个人。

就算绑在一起,他们两个人也走不到一块儿的,两人的心从来没有靠近过。

她啊,被关在他心房外。

褚江辞啊,长在了她心上,汲取了她心脏的血液和养分,所以现在,她的心脏在渐渐颓靡,这个人,她已经养不起了。

屋内,褚江辞烦闷的扯开了领口。

一个女人能有这么多面吗?上一秒,他还因为人身攻击了她的母亲而觉得有那么一丝愧疚,下一秒,她就能破罐子破摔,自己脱衣服往他身上扑。

他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朦胧的夜色,眸色渐渐混浊。

之所以会动怒,是因为褚世雄让他收敛点,尽快让苏乔安怀孕。

还真拿他当初种马配种不成?

这一夜,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入睡后,褚江辞稀罕的梦到了过去。

梦里不知身是客,他一遍遍的走过当初那段岁月,有关苏乔安的那一段,他的记忆其实很模糊。

——

隔天一大早,褚江辞醒来时,还觉得额角隐隐作疼。

他收拾好了后下楼,一路上不断有佣人跟他问好。

坐在餐桌边用早餐,褚世雄和冯曼丽早就起来了。

褚世雄正在看报纸,知道褚江辞进来,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乔安呢?”

“不知道”褚江辞比褚世雄的态度更加冷淡。

“她是你老婆,你就不能多关心关心她一点吗?”褚世雄横眉竖目的看着褚江辞,“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不是跟哪个女明星在鬼混,就是跟哪个嫩模出去开房,你还有拿乔安当你妻子看待吗?!”

“是你让我娶她,我已经照做了”褚江辞眉眼平静,“我也说过,你让我娶可以,接下来我要怎么跟她过,怎么对待她,那是我的事,爸,您要是这么看不顺眼,当初怎么不娶了她当小老婆?”

褚江辞似笑非笑的看着褚世雄,褚世雄听到他的混账话,重重拍桌,“混账东西!你嘴里还有句干净话吗?我让你娶乔安,你还觉得委屈了不成?姜家的那个病秧子,你娶了回来能做什么?没两天要是断了气,你还打算这辈子给她守寡?”

“对”褚江辞噙着笑意,“如果她死了,我就给她守寡终生不娶,您说的没错,褚太太只有一个,我心中的妻子也只有一个。”

“你!”褚世雄想动手,冯曼丽死死按住了他,劝慰道,“世雄,你别总跟孩子置气,你也知道江辞他跟那姜家丫头认识多久了,你逼着他娶了一个这样的女人进门,他心底当然不舒服,照我说,江辞既然都已经娶了那个女人,那她就该惜福了!江辞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当父母的就别插手孩子的事了,你…”

“你给我闭嘴!”褚世雄凶狠的瞪了冯曼丽一眼,“就是因为你的好家教,才教出这么一个胡作非为的混蛋!”

褚江辞神色淡漠的起了身,“时间不早了,我这个混蛋也该去上班了。”

出了餐厅还能听见褚世雄和冯曼丽的争吵,大意是冯曼丽不满褚世雄对他的态度,还说苏乔安进门后,家里就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他挑唇,眼底讥诮不减。

在大门口,他碰上了苏乔安。

看到褚江辞,苏乔安也权当没看到,换了鞋准备出门。

褚江辞皱起眉,她这是什么态度?

“苏乔安”他开口喊住了苏乔安。

苏乔安脚步一顿,回过身来看他,“有事吗?”

薄唇微动,刚欲开口,苏乔安便截断了他的话,她抬起手,看了眼手上的腕表,眉眼清冷,“不好意思,我十点就得开庭,从这里到市中心不堵车要一个小时,现在正是早高峰,我赶回去至少要两个小时,我很忙,没空陪您瞎扯。”

这意思是……他很闲?

不等褚江辞发作,苏乔安就转身走了。

她确实很忙,最近忙的连家宴都忘了,礼物也没买,现在还得赶回去准备出庭用的材料。

宋诚早就备好了车,她过去后,直接上了车,刚准备开车走人,副驾驶座的车门便被拉开了,她看着钻进车内坐下的褚江辞,不由得一怔。

“你做什么?”苏乔安狐疑的看着他,不懂他又发什么神经。

“顺路,我不想开。”褚江辞言简意赅的回答了她。

苏乔安瞟了他几眼,压下了心头的不满,才发动了车子,开车离开。

刚刚他们在餐厅的话,苏乔安都听见了。

她没有任何的反应是因为这场景在这短暂的婚姻里已经上演过无数次了,一遍遍的听褚江辞重复着他有多爱姜可柔,最初还会疼的心也变得麻木不仁了。

开车回市区的路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褚江辞瞥见车前座挡板里抻出来的东西,眉心微微拢起,长手一伸,将那东西从挡板里勾出来的那一刻,车子也紧急刹车停下,苏乔安看着褚江辞手里的东西,脸色煞白如纸。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男人这东西,别看得太重

有安全带的缓冲,这样突兀的紧急刹车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褚江辞眸色墨黑,凝聚了怒气。

刚欲开口,看到苏乔安脸色惨白的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还没出口的话便堵在了喉咙。

褚江辞手勾着那绳结,绳穗浮动。

他问,“你的?”

“……”苏乔安一反常态,没有开口。

褚江辞微微眯起细长凤眸,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似乎是想要探寻出那么一丝蛛丝马迹来。

她久不开口说话,褚江辞顿时失了兴趣,将东西扔还给了她,嗓音沉冷透着浓浓不耐,“快点开车。”

苏乔安沉默不语的垂眸,许久,她才将砸在身上的东西收好重新驱动车子。

他果真是不记得了,也对…褚江辞能记得什么?跟自己有关的事,他巴不得忘的彻彻底底。

驱车回市区的路上,两人均缄默不语。

回了市区后,苏乔安寻了个地铁站的入口将车子停下,让褚江辞下车。

褚江辞被她气的不轻,摔了车门离开。

她愣了会儿,目光流转,落在车窗外渐行渐远的背影身上,鼻尖蓦然一酸。

苏乔安也知道褚江辞是个什么态度,她当初也是抱着一丝侥幸,包括刚刚,褚江辞将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她很害怕,更多的是紧张,她在等着褚江辞的反应,

可惜……

素手攥紧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心不断往下沉沦。

终归是她奢求了,他并不记得那东西,也不记得跟这个相关的自己。

重新开车离开的时候,苏乔安并没有注意到车窗外原本走远的人停了脚步。

褚江辞一回头,看到苏乔安开车扬长而去,心口闷堵,郁结着一口气无处舒展。

俊脸阴沉下来,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闷着口气独自站了会儿,他才让助理过来接自己。

——

苏乔安是很忙,她只能让自己比褚江辞更加忙碌,省得空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伤春悲秋。

她的忙碌是为了逃避,褚江辞的忙碌也是为了逃避。

都本能的去避开对方,躲避这座由婚姻奠基的牢笼。

岑川再大也大不过天,何况上流社会的社交圈子就这么大,一点破事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传遍。

她被M.G聘请成了法律顾问,不可避免会有应酬。

M.G的创始人是个女人,在圈内素有铁血女强人之称,做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杀伐果决,比起男人来不逊色分毫。

她的私人生活也十分精彩,虽然结了婚,但这也阻止不了她追求自由的脚步。

她跟她老公处于分居状态,都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苏律师,你别神经崩的这么紧,也别这么严肃,都是出来玩,放松点。”葛文静看苏乔安从跟着自己进了夜色后就绷紧着脊梁,冷着一张脸就好笑。

苏乔安抿唇,没有出声。

应酬是十之八九常有的事,不过她还是不怎么习惯到这种声色场所来。

葛文静年过四十,风韵犹存,脸上虽然有了皱纹却不影响到她的娇媚,那是一种被岁月沉淀后的成熟妩媚,风骨自成。

她常常会游走在这种场所,玩男人玩的比男人玩女人还凶。

虽敬佩葛文静的处事方法和待人接物的态度,但私生活这一点,苏乔安是没法做到跟她一样的。

“去,好好招待招待我们的苏大律师。”葛文静推了一把依偎在她身边的俊秀男人,朝着苏乔安坐的地方扬了扬下巴。

比起跟一个半老徐娘惺惺作态,他当然更加乐意去伺候一个年轻的,虽然她看起来也不怎么样,打扮的跟个老姑婆一样。

“苏律师~”他起身坐到了苏乔安身边,明明是个男儿身偏偏要捏着嗓子说话,苏乔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汗毛倒竖。

男人一靠近,身上的脂粉味扑面而来,苏乔安微微蹙起弯弯柳眉。

“苏律师,我敬您一杯吧!”

递到面前的酒,她不接也不是,接也不是。

看了眼葛文静,叫她涂着艳红唇彩的嘴微微上挑,似笑非笑的凝着自己,苏乔安把心一横,接过了酒,仰头一口饮尽。

葛文静笑言,“苏律师好酒量啊!”

苏乔安微微扯唇笑了笑,“葛总见笑了。”

“我说苏律师,来这种地方玩就得放开了手脚,你这么束手束脚的,莫不是怕你老公来找你?”葛文静一开腔,跟着来的其他阔太太也笑了起来。

苏乔安结婚的事不是个秘密,因为她时时刻刻都会戴着婚戒,神秘的只不过是她结婚的对象罢了。

闻言,苏乔安心底泛起了微微苦涩,褚江辞啊?他会因为担心来找自己才有鬼了!

葛文静是个人精,能占据一席之地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主,一看苏乔安细微的表情变化就知道她们的苏大律师婚姻也不幸福。

幸福?葛文静讥讽的笑着,这个东西在这个圈子里得到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点。

各玩各的是常态,只要维持着表面婚姻光鲜亮丽,背地里有多阴暗腐烂,根本没人在乎。

“苏律师,男人这东西你也别看的太重了,你看看你,有能力又会赚钱,还怕没人要不成?”葛文静说的是真心话,换做平常人,她是懒得开口的。

苏乔安合她胃口,骨子里那股倔强不舒服的劲儿,很像过去的她。

“葛总,喝酒吧”苏乔安不想提起自己的婚姻,更不想提起褚江辞。

葛文静眯着眼看她,似是在打量她,“我们在座的哪个不是跟你一样?一开始抱着想要跟对方好好过日子的念头,结果呢?那些臭男人只会更加得寸进尺,我们女人应该要活得更加洒脱,离了男人能活得更加精彩,你还年轻,想不通也正常,等你年纪大了就能明白了,男人算个屁!婚姻不过就是一张纸,没什么用。”

苏乔安一句话都没说只一个劲的喝酒,想浇灭心头窜动的火苗,冲熄心底的不安,借着酒水来填补心底空缺的那一块。

哦,原来…她也是会寂寞的啊……

苏乔安脑袋昏昏沉沉的,眼前的人影耸动,恍恍惚惚间,她似乎看到了褚江辞。

褚江辞?不,他才不会来,结婚这么久,他就没管过自己死活,思及此,苏乔安嗤笑了一声,分不清是自嘲居多还是悲哀更多。

婚情不复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婚情不复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情不复全部章节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