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娱乐八卦 >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全文免费阅读(渴雨)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全文免费阅读(渴雨)

2019-10-31 18:11:34来源:ZW发布:渴雨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13章你永远都不知道

"阿舍。"七叔公这时脸上已经带着喜色,径直朝我走过来道:"你外婆的尸体烧了,你自己准备怎么办?柳仙还没有出来吧?"

我猛然惊醒,七叔公昨晚用肉蛇将阿壮引到我们院子,无论如何他都赢了,柳仙如果出来,阿壮七妹就会跟柳仙对上,两败俱伤之下,他也没有什么损失,至少村长已经死了,村子里现在他能控制局面。

而柳仙没有出现,那么他就是最大的赢家,七妹已经跟他联手了。

"啊!"七妹用力咬断嘴里的肉蛇,一双蛇眸死死的盯着我,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她身下,一条条的小蛇涌出来,立马被七叔公安排的人捉了起来,放进了一个大箱子里。

那箱子里面,七妹他爹的尸体和一具被咬得全身没一块好肉却长了鳞片的尸体堆在里面,看那样子极有可能就是村长的尸体。

小蛇一进去,本能的朝着尸体里面钻。

蛇最爱的是大蛇吃小蛇,而七妹他爹和村长是被阿壮咬的,已经慢慢的变成了阿壮的同类,用他们的尸体养小蛇,七妹就不会被小蛇吞噬了,小蛇也能长得很好,这就是她跟七叔公之间的交易吧。

我没有理会七叔公带着喜色的话,径直从我娘怀里拿过那罐子泡着蛇骨的雄黄酒,当着全村人的面,猛的喝下。

"阿舍!"七叔公猛的放声大叫,想冲过来。

可我已经全部吞了下去,只剩一节蛇骨在里面。

伸手将蛇骨掏出,我看着七叔公轻笑道:"这酒有什么用七叔公应该知道的,我腹中不会再有蛇种,柳仙也永远出不来了?这节蛇骨就是你们那条大蛇柳仙的蛇骨!"

"你--"七叔公看着我手里的蛇骨,眼里露出喜色。

我将那一节蛇骨朝地上一扔,然后拉着我娘,小声的安慰着她,一步步的朝着蛇屋里走去。

那里面七妹光着身子躺在蛇堆里面,身下小蛇缠着血水涌出。

七叔公他们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柳仙不在了,对他们而言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

肉蛇似乎怕我,我落脚之处,所有肉蛇纷纷避开。

"嘶!嘶!"七妹痛得身子紧绷,见我进来,依旧张嘴朝我大声的嘶吼,如同所有正在生产的母兽。

安慰着我娘站在一边,我蹲下身来看着七妹细长的眼眸,还有那拱着的身子,慢慢的跨坐在她胸口上,双脚踩住她的手,然后猛的捧住她的脸,用力捏着她的嘴,将手指朝喉咙里一扣,干呕了几下。

刚才当着七叔公的面吞进去的蛇骨雄黄酒全部吐到了七妹的嘴里,因为太多,七妹被呛得只能吞咽。

"阿舍。"七叔公放声大叫,跟着朝里面冲了过来。

我将胃里的雄黄酒吐在了七妹嘴里,看着七叔公朝我冲过来,我朝他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然后慢慢的抬起手腕,对着上面的蛇骨轻声道:"白水,求你带我们离开,条件你提。"

话音一落,手腕上的蛇骨猛的落地,慢慢的变大,在七叔公的人冲进蛇屋前,已然化成了一条巨大的蛇骨,骨架森森对着七叔公他们放声嘶吼。

蛇骨雄黄酒对七妹的作用似乎很大,她痛苦的在地上扭转打滚,肚子依旧圆滚,可下身却并没有小蛇再冒出来了。

我一手拉着我娘,一手扯着七妹,不顾蛇骨森然,跨坐在上面,朝七叔公他们大声道:"蛇性如何,你比我清楚。十八年前的惨状我并不知道,可村长和我外婆既然这么怕,想来很惨烈,你们自己保重吧。"

蛇骨嘶吼着,从拿着打蛇用的铁勾长棍的村民中游过,飞快的窜入了山林之中。

七妹在蛇骨上,不停的大呕,身下更是鲜血淋漓,小腹被什么东突四撞,拱起一个个的包,她痛得放声大叫。

"蛇宝宝,蛇宝宝--"我娘看着她的小腹,朝我大声的叫着。

我伸手紧紧的搂着她,一手拉着七妹的胳膊不让她掉下去,不再言语,看着村子消失在了群山之间。

蛇骨停下来时,已然到了蛇仙庙里面,七妹痛得打了滚,从蛇骨上掉落下来。

她身下鲜血如注,小腹已经不再有东西扭动。

"胎死腹中会很难受吧。"白水从铁门后的石洞走出来,朝我轻轻一笑道:"你似乎并不想跟我有太多的交集。"

我沉默不语,如果不是他误导我,村里只有那一条大蛇,外婆怎么会被阿壮那样,又怎么会去死?

明明说好可以救外婆的,可她却离我而去---

这个世界上,一直护着我,让我感觉到温暖的人就这样离我而去了。

蹲下身子,我用力推着七妹的圆滚的腹部,看着一团团裹着鲜血已经死去的小蛇从她下面涌出,心里已经没有了波动。

她恨我也好,怨我也罢,至少我这样做,已经还了她爹救我的恩情。

人与蛇交合产下的蛇种,谁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外婆宁愿死,村长都想办法弄死了阿曼,就是怕这蛇种产出来。

一大团死掉的小蛇在鲜血中涌出,七妹痛苦的大叫,可已经痛得失力,双眼迷离的看着我。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她爹被她咬最后一口时,也是想这么做的吧,摸摸她的脸,静静的看着她。

头靠近她耳边,我知道白水在,她是咬不到我的,朝她轻声道:"你爹死前,求我救你,他很关心你。"

"不是的!"七妹低声嘶喃,朝我露了个古怪的笑容:"他最关心的是你娘--"

她转眼看着我娘,突然放声大笑。

那笑声沙哑而尖悦,如同一个发疯且失声的婆子。

"阿舍,我怕。"我娘紧紧的扯着我的衣服,被七妹笑得瑟瑟发抖。

我将她朝身后拉了拉,伸手一把将七妹手腕上的蛇骨手串扯了下来,朝她沉叹道:"这东西不属于你。"

"哈哈!"七妹几乎疯了一般,看着那串蛇骨:"你以为这就是那一串?哈哈---"

我脸色一变,翻手看了几下,却依旧没有发现这串蛇骨没什么不同。

"这是肉蛇的蛇骨,骨节长,蛇骨细。"白水挑了挑眉,朝我轻笑道:"那串蛇骨只怕还在你们村里呢。"

"嘿嘿。你找不到的,找不到,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十八年前发生了什么?"七妹细长的双眸慢慢的变得圆润:"你不知道你外婆为什么会死吧?你也不知道七叔公为什么知道柳仙出来要杀了村长吧?你更不知道,为什么村长要杀死阿曼?云舍,你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你一直被人护着,你娘,你爹,还有你外婆---"七妹静静的躺在石洞的地板上,下身已经没有血涌出了,她声音变得清晰:"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阿壮会将那手串给你。"

"不过没关系,你的结果会比我还惨,你会变成--"七妹还想说什么,却猛的抽动了几下。

张着大嘴,吐着蛇信不可置信的朝一边扭着,用力的抽动着身子。

我急忙冲过去,握住她的手,生怕她血崩而亡。

"你还在?你还在!"原本已经气若游丝的七妹猛的从地上窜了起来,一把将我推开:"哈哈,他们都错了,十八年前就错了。阿舍!阿舍!怪不得是叫阿舍!"

她猛窜出了蛇仙庙朝着山里冲去,似乎身后有着恶鬼一般。

看着她瞬间消失在山林之间,我转过头,看着她刚才看到的东西,有点木然。

她看着的,正是那座木质的蛇雕象,这会它似乎也在看着我,还露了一个十分古怪的笑。

我还想细看,身后的娘却拉了我一把,瞬间挡在了我前面。

 

 

第014章阿得

我有点奇怪的看着我娘,但从她挡着的方向上依旧可以判断,被她挡着的,正是蛇仙庙那座木质的蛇雕象。

"你准备怎么办?"白水看着地上一滩滩死在血水里的小蛇,轻叹了口气:"已经有蛇种产出来了吧?"

我瞄了一眼还有些没有死透,在血水里瑟瑟发抖的小蛇,心有点木然,拉着我娘在一边坐下,看着远处的山林,突然感到无尽的悲凉。

那些蛇种在村子里,也许只是重复着十八年前的惨状吧,那个我根本就不知道,却连七妹都害怕的惨状。

在白水灼灼的目光中,我拉着我娘,朝他笑了笑道上:"我准备去镇上,先安顿下来再说。"

"嗯。"白水抬头看了一眼蛇雕象,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一抬手。

那条刚才变大将我们将回来的蛇骨复又缠到了我手腕上,我有点奇怪的看着白水:"这次你想换什么?"

既然肉偿已经偿过了,我除了身体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白水摇头轻笑,不顾我娘在一边,慢慢的走过来,手顺着我的手腕朝上,如同交缠的蛇尾一般,与我的胳膊交缠在一起。

头自然的凑了过来,额头下抵,四目相对,吐着微凉的气息朝我道:"你是我的女人,救你是应该的。这次没有条件!"

他双目深深,明明是蛇变的,却没有跟阿壮七妹他们那样,是一双细长的蛇眸。

我被他这样盯着,我感觉整个人都朝着他目光中坠落,连忙闭上了眼。

而被我牵着的娘,害怕得在发抖,手指都在我掌心跳动。

她一直很怕白水,却为了我一直在强撑着。

我猛的转头,侧开白水,拉着我娘朝旁边挪了挪,看了一眼我娘背着的背包,那里面有我们全部的家当,朝他点了点头道:"不管如何,谢谢你。我们还要下山去镇上,就不在这里久呆了。"

"嗯,我等你。"白水轻轻的笑着,眼里带着了然。

我不敢再看他那双引诱人的眼睛,拉着我娘,急急的出了蛇仙庙。

到了半山腰,看着远处的村子,我心里微沉,但已经跟我没多大关系了,十八年前的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外婆和村长这么害怕人蛇共种同现?

我连听都没有听过,但七叔公和村子里那些人是见过的,他们利欲薰心不怕,那我还能做什么?

一路走到了山脚,我跟我娘碰到了辆载客的面包车,坐到了镇中的门口。

可等我打电话给阿得的老师,却没曾想,老师说他今天上午已经回村了,是我们村里的一个什么七叔公打电话来的,告诉阿得外婆死了,让他马上回去。

我握着电话的手,瞬间就紧了。

七叔公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明明他已经拿到了蛇种,我只是救出七妹不让她以后变成一条专门产生的母蛇,他却对阿得下手。

脑子里乱轰轰的,我想了好大一会,才在镇上的旅馆里给我娘开了间房,又买了许多雄黄粉、云香精放在背包里。

但我知道,七叔公用阿得逼我回去,肯定是准备充足的,我一个人怎么也对付不了他们。

看着手腕上的蛇骨,我只得微微凑了过去,有点迷茫的轻声道:"能帮我吗?白水--"

"能啊。"我话音一落,就感觉腰间一沉,白水一手搂着我的腰,嘴就已经贴在我脸颊上了,朝我轻笑道:"你想回去救你弟?"

"你都知道?"我皱眉看着腕上的蛇骨,尖锐的獠牙在蛇头两边,明显就是以前白水化的那一条。

白水低笑着将我手腕上的蛇骨收走,那条细而又没有獠牙的复又缠了上来:"你离开,我不放心,怎么也得看着你安顿下来才行吧。"

说得十分堂皇,我用手指戳了戳手腕上的蛇骨,朝他轻声道:"谢谢。"

"这次是有条件的。"白水毫不避讳。

我点了点头,清理着东西,没有再搭话。

为了阿得,无论是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的。

将我娘安顿在旅馆里,交待她千万不要出门,白水复又变成了蛇骨缠在了我手腕上,我打了辆车回村子里。

正是晚饭十分,村子里四处冒着饭菜的香味,一些在路上奔跑的孩子看到我,刚咧开嘴准备露了一个笑,立马就被家里的大人拉了回去,似乎视我如毒蛇野兽。

可笑的是,要养蛇的是他们,吃蛇卖蛇的也是他们,他们却还怕我。

一路走到村长院门口,院子里摆满了桌子,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那里推杯置盏,脸上都带丰喜色,连阿曼他爹都在。

他也许忘记了阿曼死时的惨状了,也许还在恨村长,如果不是村长执意要弄死阿曼,那他就能靠阿曼产下的蛇种挣了一大笔了吧。

我让白水帮我去找阿得,自己公然的走进去,吸引七叔公他们的注意力。

脚刚踏进去,举着杯的七叔公双眼就凌厉的朝我看了过来,放酒杯放下,朝村民们拍了拍手道:"你们看,我们村真正的蛇娘子回来了。阿舍可是得了柳仙认可,能支唤蛇骨的蛇娘子呢?"

"哈!哈!"村民们哈哈大笑,喝红了的眼里根本没有惧意,大口的灌下酒,夹起桌上的蛇肉塞进嘴里,大力的咀嚼。

"阿得呢?"我知道这么多人,我是完全没有机会带着阿得逃出去的。

七叔公轻笑的让别人给他剩了碗蛇羹,淡白色的汤里夹着几块去鳞带皮的蛇肉,他一口气喝完,朝我轻笑着道:"阿舍啊,七叔公也是没有办法,村子里这么多人要吃饭,小孩子要读书,大点的要去外面买房娶婆娘,这都要钱,所以只能这样啊。"

"阿得呢?"我不理会他的哭穷,拔高了音看着七叔公大声道:"你们想养蛇,蛇种已经有了,村长和我外婆都不在了,没人阻拦你们,我只要你将阿得还给我。"

"阿舍还是这脾气。"七叔公嘿嘿的笑着,将嘴里打着渣吞不下的蛇肉吐出来,又夹了一块放在进嘴里:"这肉蛇味道你也没吃过吧?所以你更不知道野生蛇味道多好?"

"阿舍啊,蛇种只能养一批,第二批就没有了。我们原本想着有阿壮当公蛇,七妹当母蛇,以后发财不断,可没成想,你将七妹弄走了,所以这没了母蛇,你看我们这养蛇也不长久啊?"七叔公连咀嚼着嘴里的蛇肉,一边朝我道。

我心微微发冷,看着这些原本很和善的人大口的吃着蛇肉,冷漠的听着七叔公要养人蛇共种。

嗓音发涩的看着七叔公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阿得在蛇屋里。"七叔公突然变得十分开明,朝我指了一下里面的蛇屋,转头看着我时,却轻笑道:"七妹和你都喝过蛇骨雄黄酒,不适合当母蛇了,但那串蛇骨你得交出来?"

蛇骨?

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缠着的蛇骨,却听到七叔公连忙道:"不是你跟柳仙给你的那条,而是阿壮送你又被阿曼抢了,后来戴在七妹手腕上的那一条!"

心里猛然就是一惊,那串蛇骨并不在七妹手腕上,我原以为是在七叔公这里,现在也不在七叔公这里,那么那串蛇骨又去了哪里?

想到这串诡异的蛇骨带来的事情,我心生惧意,却又不敢告诉七叔公蛇骨不在我这里,只得梗着嗓子道:"我要先见阿得。"

"嗯。"七叔公点了点头。

我从人群中走过,村民们各式各样的眼神从我身上扫过。

可等我站在蛇屋外面,看到里面的阿得了,我强压着的愤怒再也压不住了。

 

 

第015章黄道士

只见蛇屋里面,那个装着村长和七妹她爹尸体的木箱子依旧放在原地,里面有不时有着小蛇钻进钻出。

而阿得---

却被丢在木箱子旁边,身上布满了鲜血淋漓的伤口,那些伤口里面,有着晶莹透明的东西,正慢慢的朝外冒。

他昏迷不醒的倒在一堆肉蛇之中,那些行动迟缓的肉蛇从他身上爬过,却又带着惧意一般,飞快的游走。

那些鳞片我是见过的,就在七妹她爹被阿壮咬过的脖子上长出来的那种,他为了不让自己变成跟阿壮一样,每当鳞片长出来,自己就拔掉,还时不时的掐自己大腿,让自己的保持清醒。

但阿得才十五岁啊,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听话的帮我给我娘喂饭,我出去做农活在家里煮饭收拾自己做作业的孩子。

他马上就要中考了,他说中考会读我读的高中,到时跟我考同一所大学,然后跟我去一个地方工作,带着我娘和外婆。

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被七叔公他们生生给扼杀了。

"蛇骨呢?"七叔公嘿嘿的笑着,慢慢的走到我身边朝我轻声道:"你跟七妹都不适合当母蛇,可只要没有生命危险,村里愿意当母蛇的不少,公蛇只有阿壮一条怕是不够呢?你看阿得才十五六岁,正是男子精力旺盛的时候,当公蛇配种再好不过了。"

我转眼看着他,他却依旧没有半点惧意,朝我冷笑道:"你以为你那条蛇骨就能怎么样了吗?你既然将七妹弄走,又将你外婆的尸体烧了,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总要有点东西弥补吧?你不行,就你弟吧?有你弟在村里做公蛇,想来你也不会跑出去乱说的。"

"你不怕吗?"我慢慢的抬起手腕,看着脸上带着得意的七叔公:"将人变成蛇,再跟人一块产下小蛇,你不怕遭报应吗?"

"没有报应的,阿舍。"七叔公背过手,看着村民大口的吃着蛇肉,朝我沉声道:"如果有报应,最先也是报应到你家。阿舍,是你家!你就不应该生下来,你弟更不可能会有!"

"白水,求你,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我抬起手腕,声音发涩。

手腕上的蛇骨慢慢的滑下,却还没有来得及落地,就听到远处铃声响起,跟着一道黄符飞快的飞了过来,直接贴在了我手腕上。

火光撩得我手腕生痛,跟着就见一个穿着明黄色道袍的老年道士,一手握着一只发绿的铜铃,一手拿着一根圆圆的木棍,那棍上镶着一根乌黑的羽毛,足有我手掌长,发着黝黑的光芒,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东西。

"缚。"那道士一进来,立马大喝一声。

手腕上的符纸立马燃起大火紧紧的缠着那条在飞快扭动的蛇骨,我手被烧得火辣辣的生痛,连忙甩动着手腕,可蛇骨似乎十分惧怕那符纸,不停的朝着手腕里钻,引得那符纸也跟着朝里面去。

我一时无法,急着正要伸手去抓,却听到一声冷哼。

跟着腰间一紧,白水一手搂着我,将我朝旁边一带,另一手顺着我手腕一滑。

只感觉一股子清凉滑过,那张符纸立马应声而落。

"嘶!"那条细的蛇骨却再也不敢呆我身上了,急急的从我手腕滑落,顺着白水的手就游到了他身上。

"蛇妖!"那道士立马拎着那根棍子上前一步,看着白水冷哼道:"我就说为什么这女娃一进来,周围肉蛇都不再慌乱,原来是你这大蛇妖来了?你就是那蛇仙庙的柳仙?"

"你带着阿得走,这里我来对付。"白水将我朝蛇屋旁边一推,摸了摸我的脸道:"别怕。"

我点了点头,看着七叔公,终于知道为什么在我用出了那条能变大这么威风的蛇骨后,他还有胆子将阿得骗回来,还这么对付他了。

原来他也是请了帮手的,有点紧张的看了一眼白水,我跟着就跨进了蛇屋里,伸手将那些肉蛇扔开,将阿得抱起来。

他还有点迷糊,被我扶起,张着嘴朝我露了个笑:"阿姐,你没事太好了。"

"阿得。"我眼睛一酸,强吸了一口气将他抱起。

那边道士不停的朝着白水身上扔着符子,那个铜铃摇得震天响。

身边的肉蛇被吓得瑟瑟发抖,有的甚至跟发疯一般,张着嘴大力的嘶叫着,有的却是不停的将头朝地里钻,似乎那铃声让它们十分害怕。

连木箱子里,用差点化蛇的尸体喂养的小蛇,也在木箱子里面钻个不停。

"阿姐,我好难受。"阿得被我抱着,不停的晃动着脑袋,满脸难受的样子。

话音一落,他猛的张嘴,偏在一边大呕了起来,吐了一地。

"道长,别伤了蛇种。"七叔公这会见木箱子里的蛇种不停的朝外窜,连忙道:"对付柳仙就行了。"

"你先走吧。"白水却似乎根本不怕那铃声,一手搂着我,一手拎着阿得,飞快的朝着门口窜出。

可刚到门口,却见一张大网猛的罩了下来,几个同样穿着道袍的青年道士,一手扯着大网的一角,对着我们就罩了过来。

那网上有着无数的铜铃发出叮铃的响声,每个铃铛旁边都有一张符纸,这会子似乎发动起来,冲天的火光冒起。

"走!"白水脸色发沉,一把将我和阿得从旁边一扔,伸手对着网子就扯了过去。

我跟阿得落在地上,那些原本在院子里吃着蛇肉,从道士发动出现就跑出来的村民,立马涌了过来,其中打头的就是七叔公的儿子,朝我冷声道:"阿舍,将蛇骨手串交出来,我们就放你跟你弟走。"

"蛇骨手串?"阿得有点疑惑的看着我。

这时他双眼已经变得细长,那些晶莹透明的鳞片已然开始变色,我生怕他突然变成了一条大蛇,却又不忍心跟七妹她爹一样,将鳞片生生连血带肉拔下来,只得朝他轻声道:"难受你就睡会,别怕,有我呢?"

这话白水刚刚跟我说过,可我却马上要跟我弟说。

"我不怕,阿姐,我比你高了呢。"阿得强撑着想要站起来,却双腿发软,反倒让那些慢慢长出的鳞片划过伤口,痛得他冷汗直冒。

我眼泪几乎就要落下来,却知道这不是软弱的时候,看着七叔公的儿子冷笑道:"三表舅,村子里都是表亲,你也算从小看着我跟阿得长大,如果那蛇骨在我手里,你以为我还会是这样子吗?"

"那蛇骨经手也就三个人,第一个是阿壮,他现在都已经是条人形大蛇了;第二是阿曼,已然被村长害死连尸体都被烧得干干净净;第三的就是七妹,她变成什么样,你应该最清楚的。如果蛇骨在我手里,你认为我还会这么清醒吗?"我边说边瞄着旁边跟那些道士斗成一团的白水。

那个拎着圆木棍的中年道士已经追了出来,正对着白水不停的摇着铃,白水被那四个青年道士扯着网子避不开,连同网子上面的铜铃都响个停,他脸绷得紧紧的,看不出难受,却也一时逃脱不开。

反倒是阿得难受得全身都在全抖,不停的干呕,却依旧要强撑着不让我担心。

七叔公的儿子朝我轻笑:"那蛇骨跟你们家渊源深得很,你既然有蛇骨雄黄酒可让蛇种胎死腹中,谁知道你是不是有法子抑制蛇骨手串,要不然你冒这么大风险将七妹带走做什么?"

我没想到那蛇骨手串跟我家还有关系,联想到刚才七叔公说如果报应就应该报应到我家,似乎这事都是因我们家而起的。

"大家一块上,阿得暂时不会咬人,困住了就又是一条配种的公蛇。柳仙已经被黄道长他们困住了,阿舍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七叔公他儿子,朝身后的人大叫道:"捉住阿舍,无论有没有找到蛇骨手串,一人奖励一对蛇种。"

他这话音一落,村民们立马双眼发亮,对着我们冲了过来。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