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娱乐八卦 > 《最佳女婿》全文免费阅读(陪你倒数)

《最佳女婿》全文免费阅读(陪你倒数)

2019-10-31 18:55:57来源:ZW发布:陪你倒数

最佳女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史无前例的解救

"你保护好自己,我出去就报警。"江颜小声提醒了他一句,接着叫着父亲上了车。

"家荣,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没想到一直很少正眼瞧林羽的老丈人,临走前竟也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拿来吧。"

江颜他们走后,刀疤脸迫不及待的带人围住了林羽,伸手要去抢他手里的字帖。

林羽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微笑,接着闪电般抓住了刀疤脸的手腕,随后用力一掰,咔嚓一声,刀疤脸手腕应声而碎,紧接着林羽一脚踹向他胸口,刀疤脸还没来得及发出痛呼便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五米外的地方上,翻了两个滚才停下来。

"不好意思,劲儿用大了。"林羽有些歉意的说道,他已经尽量克制了,没想到力气还是这么大。

刀疤脸痛苦的叫了两声,爬起来噗的吐了口鲜血,嘶声道:"给老子整死他!"

一众小混混刚才被林羽这一招震惊到了,刀疤男这一喊他们才回过神来,立马扬着手里的刀棍冲了上来。

但是他们冲到跟前之后,林羽竟然不见了!

"在这呢。"

林羽拍了拍其中一个小混混的后背,在他回头的刹那,一巴掌扇到他头上,小混混砰的栽倒地上,没了知觉。

一众小混混被林羽恐怕的身手吓慌了,大叫一声,用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再次挥舞着刀棍冲了上来。

林羽懒得跟他们浪费时间,一人一个手刀,不出十秒钟,一帮小混混已经全部栽到了地上。

"你……你是什么人?"

刀疤脸张大了嘴,捂着胸口满脸震惊的望着林羽,自己一抬头的功夫一帮小弟竟然都倒了。

李,李小龙?

不可能!就是李小龙在世也做不到这么快!

刀疤脸内心惊恐万分。

"我是谁不用你管,你只要记住,我是你惹不起的人就行。"林羽走到刀疤脸跟前,面色威严,十分霸气。

"回去告诉那个店老板,以后别再想着打我这幅字的主意,还有,你以后再见到我老婆,礼貌点,眼珠子再敢乱看,我就给你抠出来,听到没?"林羽声音冷峻,带着满满的压迫感。

"听,听到了。"

刀疤脸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林羽的声音竟然让他遍体生寒。

看着林羽远去的背影,刀疤脸咬咬牙,脸上浮起了一丝阴狠的神情,接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羽抱着字帖直接回了家,看到林羽和字画都完好无损,江敬仁和江颜脸上都写满了震惊,忙问他是怎么回来的。

"你们刚走,警察就来了,把他们吓跑了。"林羽随口编了个瞎话。

江颜长呼了口气,说道:"幸亏我报了警,他们去的还真及时。"

林羽把字交给江敬仁,江敬仁满面兴奋,连忙给林羽倒了杯茶,慈爱道:"贤婿,辛苦了,快坐,喝口茶。"

江敬仁现在看林羽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个女婿今天真是给他争足了面子,帮他淘回来了一副无价珍品不说,还让唐宗运这种古玩名流主动巴结他,这五十多年来,他从没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江颜忍不住对自己老爹翻了个白眼,刚才在古玩店还要死要活的让她和林羽离婚呢,没想到现在就称呼贤婿了。

"江颜,你在家陪陪爸吧,我还有事,出去一趟。"

老婆这个称呼,林羽面对江颜时实在有些叫不出口,索性直接称呼她名字了。

说完林羽再没耽搁,直接出门,准备赶往卫功勋家里,眼见就要到他们约定的看病时间了。

谁知刚去小区门口没多远,突然有两辆警车跟了上来,车子停下后下来四五个身着警服的人把他拦住了。

"何家荣是吧?你涉嫌恶意伤人,麻烦给我们走一趟。"其中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出示了下证件,冷声道。

国字脸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如临大敌般看着他,手全扣在腰间的枪包上,似乎林羽一有异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击毙他。

林羽有些无语,看这架势,应该是刀疤脸报的警,作为一个大混子,被人打了竟然报警,也太窝囊了吧。

反正是他们先劫的自己,林羽也不害怕,跟着他们上了车,打算去警局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

林羽不知道的是,这个国字脸正是刀疤头和店老板的大哥,刀疤头被打之后就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把林羽抓了,看看能不能从林羽手中把字帖勒索出来。

一到分局,林羽的手机就被没收了,随后被带进了一个狭小的审讯间,被人锁在了审讯椅上。

没一会儿,刚才的国字脸和一个小年轻就进来了,在他对面坐下。

"你就是何家荣,今天下午在石门路,你打伤了十一个人,是吧?"

"对,但是是他们想要先抢劫我……"

"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林羽还没说完,国字脸突然冷冷的打断了他。

"是。"林羽只好点点头。

"这十一个人现在都在医院,其中轻伤五个,重伤四个,还有两个人至今昏迷不醒,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不可能,以我下手的力度,他们最多昏迷一会儿就醒了,不可能有生命危险。"林羽皱了下眉头。

"你说没有生命危险就没有生命危险?要不要我给你医院的证明看看?!"国字脸怒气冲冲,语气极具压迫性。

林羽看着国字脸迫切的神情,突然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小子,我告诉你,现在人家说了,要起诉你,一旦法院定罪,你起码得进去蹲个十几二十年。"国字脸沉着脸,故意给林羽施压。

随后他语气一缓,接着道:"不过对方也说了,只要你把那副字帖交出来,这事就算了了。"

"那你让他们去告我吧。"林羽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现在他看出来了,感情这个国字脸跟刀疤脸是一伙的。

国字脸给身边的小年轻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给林羽点颜色看看。

这么多年国字脸抓过的人不计其数,有很多人一开始也像林羽这么狂妄,但是在他手底下走一遍,不出半个小时,就都得老老实实求饶。

小年轻起身走到林羽身边,一边晃着手里噼里啪啦发着蓝光的电擊器,一边对林羽说道:"小子,有些东西你担不住,留着反倒是祸根。"

他是国字脸的亲信,刚才国字脸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他了,所以他才这么尽心尽力,就是为了自己也能跟着分一杯羹。

林羽压根没搭理他。

"不识好歹!"

小年轻有些被激怒了,将高压脉冲调节到最高,接着狠狠的往林羽身上捅去。

他没注意到的是,此时林羽也一脚踢向了他的脚踝。

小年轻只感觉脚上一疼,身子猛地一偏,快速的往地上坠去,手肘碰地后手中的变压器一下捅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小年轻身子猛地一阵抽搐,哼都没来的及哼一声,就昏了过去。

"啧啧,这玩意儿够猛的啊。"

林羽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东西,不由有些兴奋。

"你敢袭警!"国字脸啪的一拍桌子,勃然大怒,"我警告你,我现在就是把你毙了都行!"

国字脸一手指着林羽,一手按到了腰间的枪包上。

"我也警告你,你再不放我,一会儿卫功勋来了,你这身官服就保不住了。"林羽脸上毫无畏惧,冷哼了一声。

听到卫功勋三个字,国字脸面色瞬间一变。

"你认识卫局?"国字脸紧皱着眉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林羽,极力想从林羽的表情上辨别他话的真伪。

"不错,而且关系还不错。"林羽笑眯眯说道。

"放屁,凭你这个乡巴佬也能认识我们卫局?"

这根本就不可能,他去抓林羽之前特地调查过,这小子除了能打点,根本一无是处,就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没钱没背景,虽然他岳父岳母都是机关干部,但都是闲职,压根没什么权力。

"你爱信不信,可能不出五分钟,他就会赶过来。"

林羽瞥了眼地上小年轻的手表,距离他跟卫功勋约定的治病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林羽推断卫功勋等不到他,肯定会打电话,而自己的电话被国字脸的人没收后关机了,以卫功勋作为刑警的敏锐意识,打不通电话,肯定会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危险,必定会吩咐手下查找监控。

二十分钟,对于公安系统的人来说,足够了。

"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是不是?"

对于林羽的话,国字脸自然不信,抄起橡胶棍准备亲自教训林羽。

谁知他手中的橡胶棍刚扬起来,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了,随后冲进来七八个全副武装的武警,没错,是荷枪实弹的武警!

国字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个武警撂翻在了地上。

"何老弟,你没事吧。"

紧接着卫功勋小跑了进来,一脸歉意的对着林羽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事,没事。"林羽面色平静,心里却暗暗吃惊。

他猜到卫功勋能来,但没想到他会带这么多武警来,除了屋里的几个,门外也站了不下十数个,大有一种冲进恐怖分子老巢解救人质的架势。

要知道,这可是他下面分管的一个啊,对自己的手下,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

对卫功勋而言,确实至于。

林羽是他妻子的大救星,是他岳父的贵客,他绝不可能让林羽有一点闪失!

他不敢有丝毫马虎,毕竟监控上显示的可是四五个人把林羽抓走的。

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他不敢冒险。

想必里面坐着的,定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这个饭桶蠢货脑残!

他欲哭无泪,内心忍不住痛骂起了国字脸。

"竟敢滥用公职,动用私行,给我把他铐起来!"卫功勋看着地上的国字脸厉声道。

国字脸也被这一番架势震惊到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在一脸懵逼的状态下被铐走了。

此时宝缘阁古玩店内,店老板正坐在太师椅上捧着一个歪嘴红泥小壶悠闲的喝着茶水,耐心的等待着大哥的好消息。

对于今天下午三弟的失手,他十分意外,不过好在还有大哥在,大哥做事一向稳重,这么多年来,还从未失手过,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那副疑似真迹的明且帖飞到了自己手中,仿佛已经看到了满天的钞票纷飞,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他慌忙伸手接起,内心激动不已,"喂,老三,事情成了?"

"成个屁,二哥,你知道你这次得罪的是个什么人物?!"刀疤脸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哭腔。

"怎么了?"店老板发觉不对,猛地坐直。

"领导亲自带队去解救的他,大哥直接被给抓走了,而就在刚刚,对我发布了A级通缉令!哥,我这下彻底完了!"刀疤男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第14章斗医

咣当!

店老板的红泥小壶跌在地上摔得粉碎。

挂了电话,他顾不上管老大老三,赶紧忙到内屋去收拾自己的家当。

老大都被抓,老三被通缉了,那自己肯定也跑不了了。

店老板后悔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不就是个毛头小子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自己三兄弟十几年打下的天下,竟然半下午的功夫就被这小子搅的灰飞烟灭。

"举起手来!"

他还未收拾完,门外传来一声清喝,回头一看,门口已经站满了警察。

他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面色煞白,汗如雨下。

从分局接出林羽后,卫功勋就一个劲儿的跟林羽道歉,说都是他失职,才导致下面的人胡作非为,从今天起,他一定彻查清远市,肃清风气。

林羽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一场遭遇,竟然让整个清海市变了天。

卫功勋的爱人郑云霞看起来很面善,有种大家闺秀的感觉,一看就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待人也温和热情。

林羽替她把过脉后,便用卫功勋准备好的银针为她施起了针灸。

半个小时后施针完毕,郑云霞稍微动了下腰肢,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立马惊叹道:"我的腰竟然不疼了?"

"只需要再针灸几次,便能痊愈。"林羽笑道。

"小伙子,真是太谢谢你了,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好的医术,真是年轻有为,上次你替我爸治病的事我还没来的及感谢你呢。"郑云霞拉着林羽的手,笑的有些合不拢嘴,"对了,有对象了吗?"

"小伙子,不是我自夸,我家那闺女跟你年龄相仿,长相身段都没得挑,追她的男生都排队呢,你要是愿意,阿姨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没等林羽说话,郑云霞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闺女推销给他,没办法,她实在是太喜欢林羽了,以前只是听说,现在一见,发现林羽确实比普通的年轻人更加成熟稳重、谦卑内敛。

她看林羽的眼神,大有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的意思。

"阿姨,我,我结……"

"哎呀,行了你,真是的,人家何老弟来给你看病,你说这些干什么!"

没等林羽说完,卫功勋便忍不住埋怨了郑云霞一句。

"不过啊,何老弟,我那闺女确实要模样有模样,要能力有能力,倒也配得上你,你真的可以考虑考虑。"

旋即卫功勋话锋一转,对着林羽笑眯眯说道,宛如一个十足的老狐狸。

"不,不用了,那什么,郑阿姨的病还需要服药调节,卫局要是方便的话,跟我去药店抓几副药吧。"

林羽面色不由红了红,有些在这里坐不下去了。

卫功勋便开车带着林羽去抓药,在车上的时候,林羽手机突然一震,发现卫功勋给自己发了个短信,是一串电话号码。

"我女儿的联系方式,你们年轻人没事多交流。"卫功勋嘿嘿一笑。

林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感觉自己挺吃亏的,江颜是何家荣的老婆,自己明明还是单身,却被冠上了"有妇之夫"的名头,没办法,谁让自己借人家的皮囊活着呢。

"何老弟快看,这里竟然新开了一家济世堂!"卫功勋有些惊讶的喊了一声。

只见前面的路口处新开了一家药房,门口摆着花篮拱门,一红一白两只绣锦狮子正随着锣鼓声欢快的舞动着,周围满是围观的人群。

"济世堂竟然来清海开分店了,他们家的药很不错,我们就去他们家抓吧。"林羽说道。

"好。"卫功勋不觉有些佩服林羽的气量,前段时间他刚跟宋征闹得有些不愉快,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能大度的去济世堂抓药。

这是济世堂在清海的第一家分店,也是济世堂进驻清海的标致,所以无论从地段、规模还是装修上来讲,都是极佳。

宋征的爷爷宋明徽,也就是现在济世堂的当家人,亲自到场主持开业典礼,他身旁站着一众济世堂的徒子徒孙。

宋征作为宋家的长孙,自然也在。

"凡今日进店者,看病抓药,一律五折!"

宋明徽中气十足,接着咔嚓剪断红绸,开门迎客。

"何家荣?"

看到林羽后宋征颇有些意外。

"我来抓药,怎么,不欢迎?"林羽笑道。

"欢迎。"宋征语气冷淡。

"小征,这位是?"这时宋明徽正好走了过来。

"哦,爷爷,这就是我上次跟您说过的何家荣,就是他医治好了郑老的怪病。"宋征瞥了林羽一眼,还是有些不服气。

宋明徽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说道:"小友,听我孙子说你医术高超,而且还能施展问命针法,老头子我仰慕不已,不知道小友今天能否也展露下医术,让老头子我也开开眼?"

宋明徽这番话讲的极有技巧,听起来像是在捧林羽,但实质上多少带着一些挑衅的意味。

济世堂这么多年名声在外,从来都是中医界的标杆,还未曾输给过谁,没想到自己最得意的孙子竟然被林羽给压了一头,宋明徽心里自然多少有些不服气。

虽然已年近古稀,但仍旧有些争强好胜,尤其是在中医学上。

"宋老过奖了,我只不过是稍懂一些医术而已,哪里敢在您老面前卖弄。"林羽急忙推脱。

殊不知他这番自谦的话,在宋明徽听来,更像是一种自大。

"年轻人果然盛气十足,正好我们药店门诊部今天来了不少病人,我们不妨借机切磋切磋,就当互相学习了。"

说完宋明徽直接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林羽进侧堂的门诊部。

"这……"林羽一时间有些为难,输了吧,必定会遭到宋征等人的耻笑,赢了吧,又扫了宋老的面子,毕竟人家今天开业呢。

但现在宋明徽坚决的态度,似乎不容自己拒绝。

"何老弟,你就亮一手给他们看看。"卫功勋怂恿道,似乎也十分期待。

何家荣的医术他见过,年轻一辈中的翘楚,确实担的起神医两个字,而济世堂的宋老爷子则是中医圈公认的巨擘,他们两个比医术的话,定然会是一场好戏!

周围的人听说宋老要跟一个年轻后辈比试医术,也不禁翘首以待,当然,在他们心里宋老肯定稳赢。

"怎么,何家荣,你怕了吗?我爷爷跟你比确实是欺负你,这样吧,我替我爷爷跟你比,你要再不敢应战,那就说明你是个只会装神弄鬼的庸医,就请你以后退出中医界,别再害人!"宋征突然站出来咄咄逼人道。

上次输给林羽后,他一股火气一直憋到了现在,很想利用这次机会打一个翻身仗。

宋明徽也没阻止,算是默认了,他相信宋征能赢,听孙子描述了上次林羽给郑老治病的过程,他感觉林羽倒更像个神棍。

"好,那我便与你切磋切磋。"被宋征一激,林羽便张口答应了下来。

跟宋老比自己会林羽会有顾虑,但对待宋征这种傲慢自大的人,林羽觉得没必要给他留面子,既然他要比,那自己便跟他比!

一听有热闹可看,药店里的一众人药也不买了,纷纷挤到了门诊部。

因为门诊部空间有限,好多人只能挤在外面,伸着脖子往里看。

宋征和林羽分别在诊桌的两侧坐下,接着便开始替病人诊疗。

第一位接诊的客人是位三十来岁的男子,坐下后没有说话,张嘴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林羽只瞧了一眼,便低头开始写方子。

宋征还在给病人把脉,皱着眉头冷声道:"脉不把就能确诊,你当自己是神仙吗?"

"这点小病就要把脉,你是笨蛋吗?"林羽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围观的众人不禁发出一片哄笑声。

"你!"宋征气的瞪了林羽一眼,"那你倒是说说,他得的是什么病,该用什么方子。"

"咽中伤生疮,说不出话,咽喉局部有红肿破溃及分泌物,应该是先前烫伤或者被异物戳伤所致。"林羽淡淡道。

闻言那个患者一下把手从宋征手里抽出来,一边啊啊叫着点头,一边不停的冲林羽竖大拇指。

宋征面色铁青,没错,林羽说的很对。

起初他也看出来了,但他又怕是少阴客热引起的咽痛,所以保险起见还是把了下脉,毕竟这两者病症较为相似,容易误诊。

没想到林羽眼光如此毒辣,不用把脉,一眼便能辨别出病人的症状。

宋征不敢怠慢,急忙开了一个苦酒汤方,往前一推,才发现病人早就拿起了林羽的方子,跟他开的方子一模一样。

病人一边起身,一边连连对林羽竖大拇指。

"再来!"宋征咬了咬牙。

接下来病人是个中年男子,只见他身形消瘦,面色泛黄,手捂着腹部,声音有些虚弱道:"大夫,我已经半个月没好好吃饭了,前段时间肚子不舒服,有些便秘,就吃了一些通便药,结果开始肚子胀疼,饭都吃不下去,吃了不少中药,也没见好。"

林羽和宋征听完他的描述,分别为他把了脉,随后都低头写方子。

只见宋征写的是:桂枝三两、甘草二两、芍药六两、大枣十二枚、生姜三两需切,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分三服。

而林羽写的跟他差不多,只不过药方里多了一味大黄二两。

"你是想吃死人吗?"宋征扫了眼林羽的方子,突然冷声道:"我开的桂枝芍药汤已经足以,你为何还要加一味大黄,药剂这么重,会出人命的你知道吗?"

宋征这话其实有些夸张,虽然大黄久服确实会伤损脾胃,而且还有可能引起恶心、呕吐、头昏等症状,但不至于要人命。

不过好容易逮到林羽的空子,宋征自然要把后果说的严重些,而且他说的也并不全无道理。

或许林羽加的这些剂量对常人而言没有什么,但是这个病人恰好是脾胃受损,此时再加大黄,对脾胃而言确实是一种负担,容易引发其他并发症。

闻言,门诊部围观的众人顿时一阵骚动,尤其是在他们听到大黄能吃死人之后,开始对林羽颇有微词。

"太不负责任了吧!"

"怎么当医生的,开错一味药,就能害死之人的知道吗?"

"这么点常识都没有,还看个屁的病!"

宋征见成功挑起了众人的怒火,不禁满脸得色的望向了林羽,暗想让你得意,没想到自己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吧。

 

 

第15章高手过招

面对众人的指责,林羽神色依旧安定自若,开口解释道:"加一味大黄确实药剂偏重,但是他这个症状必须得加大黄,你的方子治宜温阳活络,力难胜任,加大黄以泻实导滞,方能治愈。"

"笑话,他这病本属于太阳病症候,因为误服攻下药,邪陷太阴,脾伤气滞络淤,以致发生腹满疼痛等症状。"宋征刚才把脉颇为仔细,认为自己不可能看错。

"你说的没错。"

林羽点点头,宋征心里不由有些自得。

不过林羽接着道:"但是腹满疼痛有轻有重,这位大哥每次疼起来的时候,恐怕很严重吧?"

"非常严重,就跟有人拿钻子在我胃里钻一样。"病人急忙点头。

"刚才我为大哥把脉的时候,脉象沉稳,但症状不减,营卫不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哥很有可能已经服过这个方子了。"说着林羽把宋征写的药方往他面前一推。

病人低头看了眼药方,眼前一亮,连忙道:"不错,就是这个方子,我吃了有一个多星期了,也没见效,听到济世堂今天开业,所以便赶过来了。"

宋征瞬间面色大变,不可能啊,为了怕出错,自己特地多把了一会儿脉呢。

众人不由一片哗然,纷纷为自己刚才误解林羽而自责,"不好意思小兄弟,我们误会你了。"

"原来某些人光顶着个少年才俊的名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是啊,趁我们不懂,在这忽悠我们呢,好在还有比你更厉害的人在这!"

面对众人的奚落,宋征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青一阵白一阵。

"你按我这个方子去抓药吃,不出几日,便会好转。"林羽把自己开的方子推到了病人面前。

接着林羽抬头安慰宋征道:"你的诊断其实没有错,但是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你下次记得多问问病人,便可少走很多弯路。"

其实宋征是有真材实料的,年纪轻轻能有如此医术,已经很不容易,林羽对他也有些敬佩,只可惜这个人为人太高傲了。

"哼!"

宋征一别头,林羽的安慰在他听来更像是嘲讽。

"宋老,您看这药方……"病人还是有些不相信林羽,毕竟他看起来实在是太年轻了。

"你按照他的房子抓吧,没问题,三剂便可治愈。"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宋明徽叹了口气,接着站起身,冲宋征摆摆手,示意他把座位让开,打算亲自上阵。

"爷爷,我跟他还没比完呢!"宋征十分的不舍气。

"不用再比了,你不是人家的对手,从明天开始,功课加倍。"

这么多人看着呢,宋明徽脸面上着实有些挂不住,虽然自己的孙子并没有犯什么大错误,每次诊断也都合理,但跟人家林羽比,老是差那么一点点。

在医学上,用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来形容,丝毫不夸张。

现在换了宋明徽亲自坐诊,林羽不由谨慎了许多,除了一些有把握的病症不用切脉,其他的都要认真把一下脉,随后再开方子。

每次开的方子,林羽跟宋明徽的几乎一模一样,就算不一样的,也只是稍有出入,不过相较而言,林羽的更优,所以整体来说,林羽算是稍稍占了上风。

两人越斗越有兴致,越斗也越发钦佩对方,每次看到对方跟自己开的方子相同,都会相视一笑。

宋明徽对林羽的偏见早已经一扫而光,反而内心生出了几分敬意。

很快门诊的病人就被诊治的差不多了,天色也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围观的众人目睹了这么一场精彩绝伦的比斗,也是大呼过瘾,在门诊病人都被诊治完之后,众人齐声鼓起了掌。

在他们看来,这场比斗最后是以平局收尾。

就在此时,从门外突然挤进来一对年轻夫妇,扫了眼屋里,忙问道:"请问哪位是宋明徽宋神医?"

"我就是。"宋明徽急忙应道。

"宋神医,求求你,救救我丈夫吧。"女子声音里带着哭腔。

一旁的男子面色虚白,神情痛苦。

"别急,先坐,什么症状,慢慢说。"宋明徽赶紧让这对夫妇坐下。

"宋神医,我前段时间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后背就跟火烧似得,全是汗,感觉特别烦躁,但是我从小腹下面开始,又老是发凉,就跟泡在凉水里似得,老是尿频尿急,而且,而且……"

男子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周围的人,压低声音对宋老说道:"而且我隔个三四天都会梦遗一次。"

"我们在老家看了好多医生都没看好,所以就赶来清海治疗,打听了一下,得知济世堂今天正好开业,我们便赶了过来,求求您一定救救我丈夫。"女子声音急促而恳切。

众人听到这种症状都一脸诧异,一半身子热,一半身子凉,这个症状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过,没想到竟还有这么奇怪的病。

"来,张嘴我看看。"

宋明徽检查过男子的口腔后便开始把脉,面色稍显凝重,过了片刻,展颜一笑,神情颇有些自信,冲林羽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他给这个病人也瞧瞧,随后便低头开始写方子。

等他写完方子之后,见林羽一直坐在旁边没动,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了,小何,怎么不诊断啊,我们的切磋还没结束呢,你该不会认输了吧,不过也难怪,这种病症确实极少见。"

人群顿时也发出了一阵哄笑声,不过全无恶意,因为刚才林羽的医术已经彻底把他们折服了。

"小伙子医术高超,但还是年轻了些啊。"

"这个怪病我听都没听过,他不会看,倒也正常。"

"是啊,这小伙子已经很优秀了,这么多疑难杂病都能给看的明明白白,已经很厉害了。"

"放眼整个中医界,这么年轻就这么有能力,恐怕也只此一人吧!"

众人对林羽丝毫不吝赞美之词。

卫功勋在一旁不由的挺了挺胸膛,似乎也因为认识林羽而自豪。

"再厉害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输给了我爷爷。"一旁的宋征紧握着拳头,满脸的不服气。

"那也比某些有点成就就沾沾自喜的人强吧。"

"就是,某些人技不如人,就只会说风凉话。"

"年轻人要懂得谦卑,看看人家何神医。"

众人不再买他的账,纷纷奚落起他来。

宋征被人说的面色通红,有些无地自容。

林羽在一旁一直未说话,看着宋明徽此时脸上宛如孩子般的笑容,他实在有些不忍跟他说破,其实这个病,自己不需要把脉,就已经诊断出来了。

通过刚才的一番较量,宋老也赢得了林羽的敬意,现在能一门心思扑在医学上,不为名利,尽心尽力为病人服务的医生已经不多了。

济世堂的药材很好,价格很合理,甚至稍稍有些便宜,足以看出宋老的宅心仁厚。

而且宋老这副孩子般好胜的性格,让林羽想起了自己的外公,莫名就有一种亲切感。

他很想就这么认输,让宋老能够开心开心,但他看了眼痛苦的男子和男子一脸急切的妻子,心里不由一紧。

本着对病人负责的态度,林羽还是张开了口,"宋老,服药见效太慢,我有个更快的法子。"

正兴高采烈嘱咐病人如何煎制汤药的宋明徽不由一怔,疑惑道:"更快的法子?小何,莫非你已看出他的病因?"

林羽点点头。

"可是你根本就没有把过他的脉啊。"

"不用把脉,我以前见过这种症状。"林羽神色镇定道,确切来说,是他的祖上见过这种症状。

围观的众人顿时一片哗然,宋明徽脸上也有些诧异,自己虽然以前听过这个病症,但今天也是第一次见,林羽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就见过这种病状呢?

"哼,吹牛不打草稿!"

宋征冷哼道,他才不相信林羽见过这种症状,猜测他又要搬出神棍那一套来,但林羽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大为吃惊。

 

最佳女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佳女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最佳女婿小说全文

上一篇: 《成仙》全文免费阅读(小酒轻狂)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