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娱乐八卦 > 《重生之太子归来》全文免费阅读(我爱大包子)

《重生之太子归来》全文免费阅读(我爱大包子)

2019-10-31 19:16:53来源:ZW发布:我爱大包子

重生之太子归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秦浩天之死!

近来,长生的名头可是锋芒的紧,素有"长安五俊"之一的李云潇被他险些打死,在长安城惊起了一阵沸腾。

起初,李家人忙着为李云潇治伤,无暇他顾。听说最近李云潇醒了,由于身体遭到重创,虽说生命无忧,以后却无法继续习武。为了给李云潇报仇,英国公府上派人到处寻找长生的踪迹。李世绩为人心肠歹毒,自己的孙子被人打伤,这笔账他岂能轻易饶之?

这不,李家便是挂出悬赏重金的消息,抓到长生之人,赏金百两。此消息一经放出,不少人开启了寻找长生的道路。

百两黄金,那可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曾见过的。

秦家不缺金银,但若能抓到长生,李府可就欠了秦府一个人情。

对于秦家,李府的人情可比百两黄金来的更为有价值,诸如长安这些名门望族,从不乏金银珠宝,于朝中行事,英国公的人情,那可是了不得。

"秦公子,他真不是打伤李公子……"

秦浩天径直忽略花涟漪的存在,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来到长生身边,仔细地打量着这位少年,问道:"小子,你老实告诉我,李云潇是不是你打伤的?"

被他人盯着自己,长生侧目注意到花涟漪不停地摇头,好像在示意自己什么。

长生从不说谎,而不言不语,径直离开,恰是最好的回答,他将秦浩天的话视为空气,径直从他身旁走过。

秦家公子问话,也敢置若罔闻,视若无睹,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却见秦浩天怒地转身过来,厉声道:"站住!!"

长生根本不听,想要就此离开,龙儿姐说过,遇到自己不喜欢的人,管他说些什么,离开便是,若是胆敢阻拦,用拳头解决。秦浩天便是长生不喜欢的人,浑身透着一股子虚伪的气味,恶心至极。

"我让你站住,你聋了?!"秦浩天怒道。长安城还没有人敢这般轻视自己,一个不知名的野小子也敢忽略自己?

说罢,秦浩天即可命人将他拦住。

随行的护卫,站成一字,将长生的去路阻拦。而秦浩天则是上前来,死死地拉住长生的胳膊,说道:"本公子问你话,你这是什么态度?"

"松开你的手。"长生面无表情地说。

"你说什么?松开?你小子够狂啊,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竖起你的耳朵听好了,"秦浩天倨傲地说,"本公子乃是英国公之孙,其母乃是当今圣上的亲姐姐,其父是……"

不等秦浩天骄傲地说完他的身份,长生根本不愿听其废话,怒言道:"我不管你是谁,我要离开,请松开你的手!!"

长生不理不睬地态度,使得秦浩天心中莫名地窜上火气,道:"妈的,还他妈没人敢轻蔑本公子呢?你是第一个,相信也会是最后一个,……"

长生实不愿听他的恶言恶语,冷言道:"再不松开,可怪我对你不客气。"

接二连三的被对方打断说话,秦浩天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最是听不得逆耳之言,怒道:"哈哈,对我不客气?这是本公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你一个区区的下贱百姓,我倒要见识一下,你是怎么个不客气法?"

"最后一次警告,松开,不然的话,死!"

"妈的,还没人敢威胁我,想让我死,那我就弄死你!!"

秦浩天愤怒之下,另一手抓起身边的花瓶,朝着长生的脑袋,咣当一声砸了过去。花瓶碎了,长生的脑袋也流血了。

赤红地鲜血,从长生的后脑勺流淌出来,所有人见之,皆沉默不言,气氛突变得冷清起来。

长生缓缓地扭过头,面无深情地看着秦浩天。不知为何,与他眼神碰撞的一瞬间,秦浩天忽地背后一阵嗖嗖地凉意。

却见长生忽地一凛,神情中闪过可怕的寒意,待秦浩天话音刚落,秦浩天便如同纸鸢一般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噼里啪啦,摔的七荤八素。

一切来得过于突然,秦浩天莫名其妙的飞了出去,所有人一脸愕然,一张张浑然不知的脸上写着"为什么"三个字。

众人不解,但花涟漪却知晓其中内涵,方才一瞬间,长生释放出强大的真气,将秦浩天弹飞出去,神鬼不知,出手于无形之中,不可谓不强。

"好强的内劲!"

只见花涟漪那张倾城绝美的脸上多了一份严肃,想不到他小小年纪竟有着此等力量,就连花涟漪也开始怀疑长生的身份。

逆天少年,身怀绝世武功,今此至长安来,难道也为了参加大武试?

花涟漪心中猜疑,她不敢笃定如此。脑海之中,记忆如同一张张画面闪过,想要凭借长生的招数来锁定他的身份。

只不过,他出手太快,不曾看到清楚,故而无法知晓他的真实身份。

如今,江湖之上,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实力的少年,屈指可数。寻遍记忆,亦不曾有着他的任何讯息,不禁令人怀疑。

此时,秦浩天略显狼狈的爬了起来,他捂着胸口,有着如此实力,竟连从小习武的自己也是扛不住,怒道:"不会错的,这小子一定就是打伤李云潇的人。来人呐,把他给我抓起来!"

他一声令下,冲上来好几个身手了得的护卫。

遭数人围攻,长生毅然不惧,见他脚步挪开的一瞬,须臾间,人已至他们的身后,速度之快,迅疾无伦。

"好快!!"花涟漪惊呼道。

长生面无声色,突至对方身后,双指并驱,从指尖射出数道剑气,正中他们脖颈大椎穴。那些围攻之人,顿时失去了意识,轰然倒地。

见识到长生的本领,那些看热闹的人,无不张嘴惊愕,如这般好本事,面对秦府护卫的围攻,非但不落于败势,反而轻巧胜之,简直太强了。

咯噔!

秦浩天心中一沉,错估了长生的实力,不料想对方有着如此强大的身手,那几个到底的护卫,虽无法与皇城的羽林军并肩而论,却也是身手了得的好手,普通高手,休要从他们身上讨得好处。

当长生将冷冽的目光落在秦浩天的身上,一步步朝着他走来,谁能想到有着"长安五俊"的秦浩天也会感到害怕?

"你……你别过来……"秦浩天害怕的说道。

转眼间,长生已至他的面庞,看着他害怕的模样,说道:"现在害怕已经晚了。"

突然,长生单手掐住秦浩天的脖颈,高高地抬举起来,谁能想到,他瘦弱的身板潜藏着如此大的气力?

却见他随手将其一扔,秦浩天被扔飞了出去,不知天意捉弄与否?巧也不巧,秦浩天被扔至廊道,当他起身来,突然一个不小心,从三楼廊道摔了下去。

他所掉落的位置,正是被他派人杀害的丫鬟的位置。

当秦浩天从三楼掉了下去,一根矗立于地面的锋利竹竿,将他的身体整个穿透,如同一根铁钉,将其死死地钉在地上。就这样,秦浩天当场死亡。

由于死亡来的过于突然,他仰面朝天,死前还未及闭上双眼,便是一命呜呼。

堂堂的"长安五俊",不可一世的纨绔公子,就这么死了?

当长生知道自己杀了人,整个人都呆了,自己并没有想要杀了他,不过是给他些教训而已,怎么会就摔下楼呢?

不知过了多久,从人群中传来:"死人了,死人了,死人了。"

"秦浩天,死了。"

……

一时间,整个百花楼都陷入了沸腾,秦家公子死了,失足跌落楼下,此时就如同一场没有预兆的风暴,席卷着整个长安城。

然而,在看不见的暗处,有人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就好像空气般消失在了人群中。方才一瞬便是他从中射出一枚石子,打在秦浩天的脚踝,他才会"失足"摔落。

 

 

第14章太子之名

秦浩天死了,'失足'跌落楼下,身体被竹竿刺穿肉身,死状何其惨烈?堂堂秦府公子,就这么死了?

此消息一经传出,整个长安城都为之震惊和沸腾,秦浩天身死一事,震骇朝野内外。

若非长生之故,秦浩天怎会失足跌落?所有人亲眼目睹一切,究其原因,长生自是负主要责任。

皇城。

天方刚明亮,黎明第一缕曙光刺破大地,来自承乾门的呐喊声传至深宫,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唐王李牧尘从睡梦中惊醒而来,问道:"何人于外吵闹?"

不多时,太监来报:"回陛下,来者之人乃是晋王公主和驸马爷。"

"此二人清晨来访,可知所谓何事?"

太监如实奏报:"于昨日,秦家公子在百花楼与人发生争吵,结果……"

"结果怎么样?"

"秦家公子命丧当场,失足跌落楼下,死了。"

"什么!!"

听闻此讯,李牧尘忽地惊醒,最后的一丝困意也随之消散,秦浩天乃是皇亲国戚,其母晋王公主,可是唐王的亲姐姐,也就是说秦浩天是皇上的亲外甥。

如今秦浩天被人杀害,此等大事,绝技是轻饶不得。

李牧尘从床榻上翻身下床,不待婢女为其穿衣,他随后抓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便是出了寝宫。

"传令下去,命四品以上官员,即可进宫,不得有误!!"

各大臣们接到旨意后,慌忙赶往皇城,于含风殿内召集他们。待群臣赶至,唐王早已等候多时。

一旁的晋王公主,以泪洗面,眼睛哭的通红。其身旁的秦怀玉,则满是愁容,毕竟死了儿子,可是高兴不起来。

"列位臣工,于昨日百花楼发生的恶行杀人事件,诸位可都知道了?"

众臣皆低头不语,以沉默回之。

"看来各位大人的消息,比朕还要灵通啊。"李牧尘说道,他眼神扫过群臣,若不是长公主御前告状,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心中自有些不悦。

随后,李牧尘摆手,就此不再追究众人隐情不报的罪过,他说道:"方才皇姐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于朕,杀人者真是胆大包天,天子脚下,亦敢当众杀害皇亲国戚,实在胆大妄为。"

"今此朕召诸位前来,便是商榷此事,杀人者该如何判罚是好?"

杀害皇亲国戚,此罪名不小,若不严加惩处,律法何在?大唐之威压何在?自唐王李牧尘登基以来,想来公正严明,执政期间,始终将律法贯彻始终,故而四海升平,百姓得意乐业安居。

此时,刑部尚书贺之敬站了出来,居前而说:"陛下,臣有话要说。"

"哦?贺大人身为刑部主事,自然是有着发言权,还请说来!"

贺之敬,自从掌管刑部以来,深得唐王器重,他秉公执法,将历年来的陈年案卷归档整理,审查冤假错案百余起,其功劳不小。

而他亦是狄仁杰力荐之人,乃是朝中不可多得的好官。贞观时代,由于受到他人排挤,始终无法施展抱负,自永徽二年,被擢升刑部尚书以来,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

不仅如此,贺之敬的儿子,亦是"长安五俊"之一,名叫:贺兰山,乃是取自'莫作兰山下,空令汉国羞'。

贺之敬躬身回道:"依照大唐律法,杀害皇亲国戚,乃是诛九族的大罪,杀人者,固然不可轻恕,亦不可随意杀之。"

"如你这般,朕尚有不解,若非杀人者故意为之,浩天如何能够坠落而亡?在场之人亲眼所见,皆可作证,何以言说不可随意杀之?"

"陛下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

"哦?难道其中还有内情?"

"臣身为刑部主事,自当要公正判罚任何案件,不可错漏任何细节。不可轻信一家之言,那杀人者固然有罪,但纵观整起案件,却非他一人之过。"

听到贺之敬为犯人开脱,晋阳公主做不出了,她怒地站了出来,厉声质问:"贺大人到底是何意?吾儿惨死百花楼,那日来往之人皆可证明,如何不能轻信?"

贺之敬朝着晋王公主恭敬地说:"公主不要生气,微臣之意并非有意偏袒杀人者,而是身为站在主审官的角度。"

"我儿被人杀害,目睹者何止百人有余,此案还有什么好审的?贺大人身为刑部主事,即可派兵捉拿便是,而今在陛下面前,却要曲解其中事由,莫不是与那杀人者有着不可告密的勾当不成?"

"臣能理解公主心中痛意,发生此等事情,皆非我等之所愿,可公主说臣与杀人者有着勾当,实乃冤枉了臣。"

晋阳公主大怒,亦可理解,毕竟身为人母,儿子死了,若是可能保持着理智,便不会来此宫中大闹,请求唐王为她做主。

"哼,方才之言,皆处处维护凶手,我家浩天为人正派,从未干那些缺德事,若不是杀人者凶残暴力,下此狠手,他何以陨死当场?"

秦浩天为人正派?他没有干过缺德事?不知说出这些话来,晋王公主是否会觉得羞愧?要不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对于孩子的诸般溺爱,秦浩天何以养成纨绔脾性?

又怎会在百花楼与人发生口角?又怎会失足跌落楼下而死?

李牧尘身为一国之君,当朝天子,他如何能不知道秦浩天是何德行?若非念及皇姐之情,他早就想派人捉拿问罪。

此时,唐王站出来说道:"皇姐,你且息怒,贺大人办事,想来刚正不阿,若是凶手有罪,必定难逃法网,还浩天一个公道。"

"陛下,浩天可是你的亲外甥啊,如今他惨遭凶手杀害,你一定要为他做主啊!!"晋王公主哭诉着说。

看着皇姐发声大哭,李牧尘心中也不好受,说道:"请皇姐放心,朕一定秉公处理,绝不会放过杀人者的。"

晋王公主也非不识时务地之人,唐王亲自站出来调停,自己也不好再故意撒泼胡闹,便是讪讪作罢。

"贺之敬!你继续说,什么叫朕知其一,不知其二。"李牧尘问道,刚刚被晋王公主打断,故而忘记了再问。

贺之敬回道:"陛下不知,百花楼发生此案,杀人者固然有罪,然则,究其原因乃是秦公子主动与人挑事动手,而杀人者不过是被动防御采取的还击措施。"

对此结果,李牧尘也基本猜到了,依照秦浩天的纨绔脾性,发生此事不足为奇。

"所以说,杀人者乃是被动犯罪,于法理而言,可从轻判之。"

李牧尘眉头微皱,说道:"不知该如何个轻判法?"

"可免去他的死罪,将其捉拿归案,戴罪立功,以赎其罪孽。"

"你这话何意?"李牧尘不解地问,捉拿归案亦是无可厚非,犯人锒铛入狱,老死狱中,也算他罪有应得,何以言说'戴罪立功'?这便是令人不解。

"陛下有所不知,此人实力奇高,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就此关押牢狱中等死,实乃帝国一大损失。"

贺之敬此言,倒是引起了唐王的好奇心,他问道:"实力高强?不知有多强?",李牧尘本就是习武之人,听闻臣子言语之中实力强大,便不禁问了一句。

"此少年的实力有多强,臣不敢断言,臣只知道,此少年仅用了一招便打败了中原镖局的总镖头。"

"一招击败孙百战?这不会又是坊间传言吧?"

"陛下不相信,尽可派人去查,这件事整个长安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李牧尘乃是惜才之人,若真他说的那般,当真是不可轻易杀了,唐王问道:"此人姓甚名谁?"

"这……"

"怎么?不好说?难不成他无名无姓?"

不怪贺之敬如此,只因他的名字……

"他叫……"

"叫什么?"

"叫……"

"说!!"李牧尘怒道。

"此人姓李,名长生,李长生!!"

 

 

第15章父子相见不相识

李长生!

当贺之敬努力的从嘴里面挤出这三个字,鬼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勇气。自唐王登基以来,在位执政十三年,从没有哪位臣在敢在他的面前提及"李长生"三个字。

十三年前,皇太子李长生坠入东海溺亡,此乃李牧尘一生的痛。

却如今,长安来了一位逆天少年,其名与当年的太子一模一样,如何不让唐王心生联想?

果不其然,唐王李牧尘的神情为之惊变,或许是那三个字尤为刺耳,即便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敏感如初。

朝上,气氛陷入沉寂之中,大臣纷纷低着头,沉默中带着惶恐,其心中则在咒骂李长生,叫什么名字不好,偏与逝去的太子重名。

唐王的目光从他们身上经略过,说道:"朕懂了,难怪你们知情不报,原来如此。"

秦浩天被杀,当他们得知杀人者是一位叫"李长生"的少年后,所有人默契的选择了沉默,害怕触及圣上的逆鳞。

十三载之光阴,足可平复一切伤痕。太子之死,的确让他受到了无比沉重的打击,可唐王李牧尘不是脆弱之人,身为帝王皇上,肩负国之重任,必须要走出来。

只不过,没有走出来的是膝下的臣子罢了。

唐王李牧尘问道:"贺之敬,那叫'李长生'的少年,现居何处?"

"他正住在城里一家客栈之中。"

"有意思,杀了人竟是不跑,反而明目张胆的住在客栈。还真是个令人好奇的少年,朕倒是想见识一下,那一招打败孙百战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唐王说道。

不怪唐王有着这般好奇心,就连在场诸位大臣们也想见识一下那少年到底是何模样?他们也仅听于他人言说,自己却是不曾见过。

"李君羡!!"

"臣在!!"

"你即可率领一支羽林军,前往李长生下榻的客栈,将其押解入宫。朕着实心奇,想看一看他是否真有三头六臂的本事。"

由羽林军大统领亲自率领前往,足可见唐王的重视。若真如贺之敬所言,李长生想要拘捕不从的话,也只能由羽林军亲自出马。

临走前,李君羡问道:"陛下,若是凶手拘不从之,又当如何是好?"

"普天之下,皆朕之臣民,朕想要抓拿之人,谁人敢不从?!"唐王豪气冲天地说道,"他要是拘捕不从,那便是违抗圣旨,可无需请示,杀!!"

古之帝王,乃万民之君,他之言,便是圣旨。若是谁人胆敢违抗,那便是忤逆圣意,为正其法,定当斩杀以儆效尤。

李君羡领命之后,不敢迟疑,由他钦点一支羽林军,雄赳赳地出宫而去。

……

------

------

朱雀大街,一支巍然凛冽的军队,如闪电般闪过。由羽林军大统领亲自出马,可实在是少见的。

最后,这支威武的军队停驻在一家客栈前,引来过往路人瞩目。

李君羡下马而来,挥了挥手,说道:"将客栈包围起来,不准放过一个人离开。"

待其令下,便是有着一群人,将这家算不得大客栈围得水泄不通。李君羡扫过附近,便是闯入了进去。

羽林军突然闯入客栈,免不了引起不小的轰动,于一楼不少打尖果腹的过客,纷纷投来讶异的神情,不知突然到访的官差是何缘由?

官人面前,老百姓怎敢造次?客栈老板佝偻着身子,脸挂着笑容,毕恭毕敬地说:"不知各位官爷来小老儿客栈所谓何事?"

李君羡亦非蛮横之辈,他先是亮出御前腰牌,问道:"老板,你老实回答我,在你的店中可有叫李长生的人入住?"

近来长安城,一连发生的两件大事,老板自是识得,听闻他昨日害死了秦家公子,非但没有把腿跑路,反而稳如泰山,逍遥自在。

老板指了指坐在一楼靠窗位置的地方,说道:"官爷,您们要找的人,就是他。"

李君羡顺势看了过去,却见那少年,正是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坐在他对面的还有着一位妙龄女子。

身为羽林军大统领,实力自是不俗,当李君羡第一眼看到长生和龙儿二人,他眉头不禁蹙了起来,仅是目观,便知他们的实力深不可测。

"就连我都无法窥探他们的实力,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李君羡心说道,他不禁有些惊骇,观此二人年纪不及弱冠,却有着此等实力,真是令人喟叹啊。

李君羡下意识地紧握住手中的剑,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靠近来,才听到他们说些什么。

"少喝酒,多吃菜,你个臭小子,见了酒比爹娘还亲。都怪你馋酒误事,现在好了吧,让官府的人盯上了。"龙儿嘴上在训斥长生,可手中的筷子不停地给他夹菜。

长生一个劲地傻笑,明知道官府有人要来抓自己,他却不慌不忙,该吃吃,该喝喝,全然不做理会。

"嘻嘻,此事也怨不得我,只怪那家的酒实在太香了,我没忍住,所以就……"

"所以你就跑到了人家姑娘的闺房中!!"龙儿汗颜道。

长生摸着脑袋一个劲的傻笑,当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龙儿以后,以为等来自己的铺天盖地的破口大骂,没有想到是龙儿非但没有骂自己,反而大赞干的漂亮。

"长生,记住我的话,我们不从招惹是非,但也绝不畏惧他人的威胁。秦浩天死了,只能说他命该如此,怨不得别人,你无需自责,亦无需害怕。"龙儿说道。

长生不停地点头,聆听龙儿姐的教诲。他自幼生活在蓬莱仙岛,可以说,龙儿既是他的家人,又是他是恩师,教会了长生好多做人的道理。

"人来了,你且跟着他们走一趟,不必害怕惊慌,天塌了,由我替你盯着。"龙儿豪气地说道。

"知道了。"长生听话地说。

正说着话,李君羡径直走了过来,说道:"你就是李长生?"

"我就是!"

长生站起来行礼,,龙儿从小教育他何为涵养,无论面对任何人都要保持谦虚的风度,无需妄自菲薄,亦不可狗眼看人低。

"传陛下旨意,于昨日百花楼,由于李长生之过,致秦浩天失足摔落楼下死亡,今此命我等前来押解你入宫受审。"

长生没有反抗,而是主动的跟着李君羡一起,如他这般,倒是让李君羡颇为惊讶,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简单,本以为会是一场追逐大战。

于窗台处,龙儿目视着押解长生的车队缓缓地驶向远方,直至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命运,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冥冥之中,似是有着无形的牵绊,而这种牵绊可以跨过千山万水,甚是跨越时空。"不知过了多久,从龙儿嘴里面说出这句话来。

时隔十三年,当李长生和李牧尘再次重逢,不知唐王是否会认出这位少年便是自己遗落于民间的亲生儿子?

……

长生还未曾来过皇城,当他坐在囚车上面,沿途经过富丽堂皇的大殿,还是会忍不住惊讶到合不拢嘴。

如此宏达浩荡的规模,放眼全世界,恐唯有大唐帝国才会具有此等雄厚的实力。

"哇~~,好大的房子。"长生惊呼道,他的嘴巴微微张开,一张稚嫩单纯的脸上,写着"震骇"两个字。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李君羡将长生拷上沉重的锁链,至大殿外,他先行禀告:"启奏陛下,犯人李长生带到!!"

"传!"

不多时,听到铁链拖曳地面发出的声音,李长生一步步走上这大雄宝殿,在群臣百官的瞩目下,一步步来至朝堂之上。

百姓初见圣颜,定要低头款步前行,此乃规矩也,长生走至殿中央,跪地口头:"草民李长生,叩见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唐王说道:"原来你就是李长生,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长生知道圣意不可违,于是,他缓缓地抬头起来,与唐王的目光对视的一瞬间,二人心中咯噔一下,皆不知缘何如此。

 

重生之太子归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太子归来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太子归来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