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娱乐八卦 > 《我跟大爷去抓鬼》全文免费阅读(祁大内)

《我跟大爷去抓鬼》全文免费阅读(祁大内)

2019-10-31 19:44:49来源:ZW发布:祁大内

我跟大爷去抓鬼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三章征服校花

虽然这事我也受惊不小,但好在校花算是被我彻底折服,几乎成了我的小跟班,我俩每天眉目传情,虽然她嘴上不说但估计心里也对我有好感。

关于人死后的奇闻怪事,我顺便多讲两句,这些事都是我二大爷讲给我的。

说是文革的时候,牛鬼蛇神都被打倒,但是很多落后山村里的人依然很迷信,由于信息闭塞,和外界联系很少,因此发生过不少诡异的事。说是马家有兄弟两个,自幼双亲早死,兄弟俩相依为命,感情很深,老大无儿无女,三十啷当岁不幸早死,弟弟则娶妻生子,婚后育有两个儿子。

每年清明节、十一,大年三十,都是弟弟去给哥哥烧纸送寒衣,这年清明弟弟生了点病,身体不舒服,就让两个儿子去给大爷烧纸。谁知道当天晚上弟弟家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村头老金家的儿子,说是出事了,让他赶紧去看看,弟弟不明所以,但看金家儿子表情慌张,就急急忙忙跟着去看了。

原来是金家的女人被他哥哥上了身,举手投足、语气声音都和活着的哥哥一般无二,弟弟心里也毛了,就跪在地上问:"哥,你怎么上人家身啊?"

他哥哥说:"你今年怎么没给我烧纸啊?我没办法,才找个阳气弱的传话给你,哥在那边日子过得苦,全靠你每年烧的纸钱过活。"

弟弟心里也纳闷,就说:"我烧了啊。"然后就把自己生病,让儿子给大爷烧纸的事说了。

哥哥说:"那我怎么没收到,你回去再问问两大侄子吧。"

弟弟怕哥哥上身久,那金家女人本就病怏怏的,别要了人家的命,就赶紧说:"那这样,哥,我现在就去你坟头给你烧,你赶紧回去吧。"

弟弟连夜把纸用袁大头印了,就跑去给哥哥烧纸,烧完越想越不对,就回来问两个儿子,原来两个儿子把买烧纸的钱拿去买吃的了。

那个年代的人生活非常紧张,孩子们经常饿肚子,其实也能理解,但毕竟兄弟情深,弟弟一想哥哥在那边全靠自己烧钱生活,这两个儿子还这么不懂事,气不打一处来,把两个儿子给暴揍了一顿。

由此可见,清明烧纸这种事是很玄乎的,绝不能乱烧,更不能不烧,各位谨记。

还有一件事,说得也是兄弟两个,这兄弟俩都70多岁了,老大常年卧床,苟延残喘,老二身体还算硬朗,但一个儿子得了重病,久治不愈,最后不幸早亡。

老二老年丧子,悲痛之情可想而知,但一想到自己哥哥身体不好,就不让家里人告诉老大这个丧讯,老大的儿子也很懂事,就也瞒着父亲,怕父亲受刺激。

过了大概一周,老大就把大儿子叫到床前问:"你二大爷家的老小是不是没了?"

儿子很纳闷,他爸每天卧病在床,最近家里也没来人啊,他怎么知道的?就还接着骗说:"没有啊,人家好好的,爸你瞎说什么呢。"

老大的脸就板下来了,非常生气地骂道:"你个不孝子,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还敢瞒着我,我昨晚梦见你爷爷(死了不知道多少年)带着你这苦命的弟弟来看我了。"

他儿子一听心里就一惊,知道瞒不住,就照实说了。

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无法解释,不仅仅是封建迷信那么简单,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死后的世界谁知道存在不存在?总不能为了证实这个事而自杀取证吧。

处理完铁蛋家的事,寒假都过去一半了,年关的时候,二大爷和我爸还是没能回来,打回电话说,机票紧张,没买到,估计初三、四才能回来,我妈和我二婶就都来我爷爷奶奶家过年,二婶说我哥谈了个女朋友,两个人去三亚旅游了,说得我好生羡慕。

三十晚上没什么事,春节晚会的节目都上蹿下跳的,没什么可看,大家就开始给我讲家族过去经历的事,无非都是些鬼故事,这个时候我也不是菜鸟了,毕竟也算是见过鬼的人了,但还是被他们吓得一愣一愣的。

初一一大早,给长辈们磕完头,爷爷就出门去了,说是去参加一年一度各大家族的聚会了,我辈分不够,不能带我去,其实我巴不得不去,女神校花说了,今天请我看电影去,情侣约会的节奏。

一见面校花就说照例,她请我一样,我请她一样,也就是她请我看电影,我请她吃饭。电影不好看,是那种特别脑残的小女生电影,看来我俩频道完全不一样,不过校花看得挺高兴,一会笑一会哭的。

屌丝买了桶爆米花,边看边吃,然后等她伸手进去拿的时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把手伸进去,大着胆子一把把她的手攥住,校花挣扎了几下,我狠狠抓住没放,她看周围有人,就不挣扎了,屌丝心中嘿嘿一笑,哥们我今天算是得手了。

其实我俩这关系别人都能看出来了,只不过是我一直碍着面子不肯表白,拉着手吧又觉得不挑明有点不地道,看完电影散场的时候,我就说:"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校花脸那叫一个红啊,低着头羞答答地点了点头,屌丝心里那个美啊。

就这样,校花顺理成章当了我的女朋友,当然了,我没跟家里说,更不敢跟校长说。又挨了两天,我爸和我二大爷就回来了,一回来就把亲儿子晾在一边,和我爷爷他们三个人关上门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八成也能猜出来,肯定是香港那边的事,十有八九和我大爷的死有关系,都是一家人,况且我现在也算是行里人了,怎么着我也有知情权吧。

过了一会儿,我二大爷出来叫我进去,我心里高兴,终于也把我当回事了。

一进门,看见他们面色沉重地坐在沙发上,我爸爸平时并不抽烟,这个时候居然点了一根,抽了一口就问我去帮铁蛋家的事,我看他脸色那么差,哪里敢有丝毫隐瞒,就一五一十全交代了。

我爸长叹一声:"千算万算,还是让你入了行啊。"听那意思仿佛充满了遗憾。

我二大爷也叹了一声说:"哎,三弟,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咱们家都是行里人,真让他躲过去也不可能。"

我爷爷说:"老二说得也是,别唉声叹气了,这都是命。"

卧槽,我爸这么难过,难道入行和吃药一样,还有什么副作用吗?

我抬起头问我爸:"爸,入行要是有什么副作用我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我爸一巴掌照头就打下来了,骂道:"你以为我们是黑社会啊。"

之后他又说了之前我爷爷不希望我入行的那些话,我听了一句头就都大了,赶紧岔开话问我爸:"爸,你和我二大爷去香港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爸根本就不搭下茬,瞥了我一眼说:"这你就别管了,赶紧好好学习,马上就高考了,不要成天掺和这些事,别忘了你的本职是个学生。"

我说:"我知道,我这不天天写寒假作业呢吗?"

我爸又抱怨说:"你们这学校也是,也不补课,都要高考了,学校还这么放松。"说的无非都是些学习上的事。

其实我虽说学习不是很好,但是考上大学还是有希望的。我二大爷对这些大学、课本、补课的事看得就没我爸重,这也是我爸爸不经常搭理他的原因之一,我二大爷就对我说:"确实该好好学习了,考上大学才是你的出路。"然后他俩和我爷爷你一言我一语地劝我好好学习,说了大半天。

我奶奶的出现拯救了我,她来叫大家吃饭,可算是堵住他们的嘴了,吃饭的时候,二大爷悄悄告诉我,让我明天去他那一趟,我看他笑嘻嘻的,八成有好事。

晚上吃完饭,我奶奶又在厨房里对我说,说你爸都是为了你好,你赶紧考上大学堵住他的嘴就好了,奶奶是全家上下最疼我的人了,上次给我的灵符都是她压箱子底的宝贝。

我说:"奶奶你放心吧,我一定考上大学。"

第二天一早,我屁颠屁颠就去二大爷家了,二大爷一见我就说:"你二婶出去买早点了,你先坐,咱们一起吃。"

我又问他我哥带女朋友出去旅游的事,我说你也没问问。

我二大爷为人洒脱,我这哥哥得到遗传,比起他老子来过之而无不及,果然我二大爷就说:"你哥长大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等会你二婶回来,你可千万别提,要不然又得叨叨一整天。"

然后他又说你现在也算行里人了,全家上下本来不打算让你和你哥这一代人再入行了,但没想到阴差阳错你还是进来了,看那样子他好像还挺遗憾。

其实长辈们的心思我都懂,无非是希望我能过一些正常老百姓的生活,我又何尝不想,但耐不住命运使然,既然是命中注定的,我还想那么多干嘛。

 

 

第十四章坟地练胆

二大爷感慨了半天,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对我说:"好吧,家里的事总得有个人给你交代交代,虽然你是我的侄子,但是咱们这行,只有师徒,没有亲戚,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师傅,当然了,这只是个名分,你平时喊我二大爷就行了,要知道不当你师傅,按照规矩,东西就不能传授给你。"

我一听卧槽,这尼玛不是金庸小说的桥段吗?这feel简直碉堡了,我就问二大爷说:"二大爷,咱家的秘笈在哪呢?什么大环丹,麒麟血的您也赶紧给我,我最近老感觉身体不太舒服,补补总是好的。"

二大爷被我几句话问得愣住了,好半天才缓过神说:"你小子想什么呢?有这好东西还轮得上你,我自己不早吃了,我这就几本书,你拿回去背吧,这个寒假你必须得背完,要不然家法伺候,除了这个,以后每月逢单数的晚上,我带你去练胆。"

练胆这事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咱现如今也是见过鬼的人了,但我翻了翻书,不由得一头雾水,这书上全是繁体字,很多我都认不全。

二大爷看我犯难,递给我本《康熙字典》说:"你对着看吧,这都是些口诀,有些绕口,需要下苦功,入了咱们这行就得学这个,基本功没办法,看你有没有天分了。"

我看这几本书连个书名都没有,还都是线装的,得像清朝人一样从右往左读,书角都被磨破了,看样子确实有年头了,我就点点头说行。

二大爷还是不放心,又叮嘱我说:"你给我好好看,有一条,千万别弄丢了,这都是祖宗的心血,丢了的话,不光我饶不了你,你爸都会宰了你祭祖的。"

这句话听得我直冒汗,我点点头,心想:看来这几本书果然很重要,确实要下下苦功夫了。

过了不大一会我二婶就回来了,买了油条豆腐脑和豆浆,我和二大爷边吃边聊,二婶却在一旁翻箱倒柜,最后从柜子底拿出一个枣红色的木盒子,里面放着一个看上去非常古老的罗盘,但是和普通的罗盘又不一样,个头要小得多,比IPHONE大不了多少,二婶对我二大爷说:"你收徒弟,也不给个见面礼。"然后二婶转过头来又告诉我说:"孩子,以后用得上,咱家这罗盘可准着呢。"

我点点头问她有没有说明书,我二大爷一巴掌就打下来了,真不愧和我爸是兄弟,两个人打的位置都一样,我们家人怎么都好这一招。

二大爷说:"这玩意儿哪会有什么说明书,给你的书里都有,看懂了就会了。"然后他又给我介绍了家族的状况,其中大部分都是上次参加大爷葬礼那些人。

所谓行里人,并不是只指捉鬼先生这一类,他还包含很多,其中就包括像寡妇这种鬼差,还有做棺材、纸扎、寿衣的也算一类,那些看风水的阴阳也算一类,还有些算命的高人也能入行,还有诸多探路的,也就是行事之前捡舌漏探地形的也在其中,他们类似于行里的工兵,总之包含的工种很多,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单一,甚至严格来说,就平时靠当孝子哭丧挣钱的那些人都算。

所以自然而然,在行里就形成了很多个家族,但是最大懂得最多道行最深的只有四家,其中就有我们祁家,我爷爷就是我们家的龙头,我们以捉鬼为本;

我外公是他们家族的龙头,我外公姓刘,他们是专看风水的;

还有一家姓李,龙头和我爷爷外公一辈,行里人称李五爷,大家见了他都叫五爷,他们家的人数最多,网络洒满了全国各地,属于工兵,全国上下行里的事很难瞒过他们的眼睛,几乎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

还有一家是复姓,姓东方,主攻的是算命看相,但是文革期间几乎绝了手艺,现在只有我叔叔辈的几个人挑大梁,他家老爷子的名字很革命,叫东方亮,据说行里人背后都管他叫六只眼,因为他道行比几个儿子要强上很多,看相算命的时候仿佛能看穿一切,所以得了这个诨号,不过这些年他已经很少出山了,和我们家老爷子的情况很相似。

我对这个家族地位还是比较在意的,以前看过好多香港黑帮电影,所以对辈分这种东西很敏感,我就问二大爷说:"我算第几辈啊?"

我二大爷很不屑的瞅了我一眼说:"别问了,看见和你差不多的就叫师兄,和我和你爸差不多的就叫师伯,看见你爷爷那样的就叫师公,没有比你小的了。"

我一听,心里难免有落差,情绪一下就低下来了,搞了半天,原来我只不过是个小弟啊。我还以为我们祁家的人在行里都是属螃蟹的呢,没想到我是属皮皮虾的,顿时就没有加入组织的积极性了。

我二大爷一看我兴趣大减,就又耐着性子跟我说:"你先念完这几本书再说,别成天瞎想,还有啊,这事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这嘴确实得安个把门的,二大爷不说我准满世界嚷嚷去,但是我女朋友已经知道了,我就对二大爷说校花已经知道了。

没想到二大爷并不在意,他坏笑着说:"不要紧,你让她不要说出去就行了,看你最近轻飘飘的,是不是拿下了?"我二大爷在这方面一向开明,但我还是没敢说,就呵呵一笑,算是默认了。

二大爷说:"没看出来挺厉害啊。"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二婶就在一边骂我二大爷不正经,回过头来又让我不要耽误学习。

第二天早上我又起了个大早,俗话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昨天二大爷给我的书我得好好研究研究,但看了一会儿,就发现其中有好多字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只能边翻字典边读,感觉非常枯燥。

等把第一本书不认识的字标完拼音之后,都下午四点了,差点没把我累死,好在有了拼音读起来顺畅多了,但是一读之下总觉得似曾相识,越读越上口,那感觉就像突然听了一首好久没听的歌,然后跟着调子哼出来一样。

仔细回想,这不是我妈小时候教我的童谣吗?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她当时骗我说这是她们老家的方言,现在一看我妈果然留了一手。

想到这我就说不出得高兴,屁颠屁颠的就去找我妈了,我妈看我着急上火的还以为我又闯什么祸了,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那意思是千万别让我爸听见。

我一手拿着书,一手指着上面的字对我妈说:"妈,原来小时候你教给我的童谣全在这本书里啊。"

我妈妈一听我原来是要说这个,就长出一口气说:"那时候是我自己在背,压根没想让你学,我是为了增强记忆力才让你和我一起学的,现在看来,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原来如此,看来这一切真是命中注定。"我自己小声嘀咕着。

凭着儿时的记忆,第一本背完差不多只花了不到一周时间,接着的几本难度逐渐上升,但是有了信心,慢慢地也就熟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还是说说二大爷带我练胆的事吧,那段时间,我俩晚上几乎跑遍了郊区的每一个坟地,我还被他逼着一个人去了好多个冬天停工的工地。而我自己为了自我锻炼,每次上高楼,都是走最幽闭黑暗的楼梯间,尤其是那些灯泡时好时坏的旧楼道,那叫一个爽。

二大爷带了我几天后,就开始让我一个去坟地练胆了,还说都是给我特意挑的。

这天我俩又到了一个坟地,这是一个城市边上的公墓,开车来的路上二大爷为了制造恐怖气氛,给我讲了不少和坟地相关的鬼故事,气氛渲染得那是相当的销魂,我下车后他不放心,怕吓不着我,还在我额头上抹了一把,帮我开了眼,生怕我看不见鬼。

说来也巧,大概是我最近运气好,去了那么多坟地工地,愣是一个鬼影都没见着,二大爷这两天绞尽脑汁的到处打听闹鬼的地方,肚子上的肥膘都忙瘦了一圈。

今天这个坟地基本上就是个乱坟岗改造的,现在城市规划得很清晰,附近的乱葬岗基本上都摇身一变成了公墓,记得以前这里更荒凉,我小时候还和同学来过这一带,那时候也不懂,最喜欢去些偏僻的地方玩。

都说坟地里磷火比较多,冬天天冷,也比较干燥,按理说磷火应该更容易形成,但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有几个新坟上放着几盏煤油灯。

这个煤油灯在坟地里出现其实是很有讲究的,一般刚死的人坟头都要有灯,孝子贤孙每天擦黑来点上就行,意思无非是给故人照去往阴间的路,传说阴间黑暗无比,其实也难怪,给鬼差连个制服都不发,哪里还有钱搞市政建设,所以必须要给投胎的人点灯,要是没有这盏孤灯,去往阴间路上的鬼魂就很有可能就走去岔路,从此变成孤魂野鬼。

而关于点灯也是非常有讲究的,一般来说,点够三七二十一天就够了,首先是头七回魂,之后二七去阴间过堂,过完堂就到了三七,如果有罪就留在阴间受刑,无罪就领指标去投胎。有的人为了表孝心,就点七七四十九天,更多的点一年的也有,当然这也没有什么坏处。

 

 

第十五章小脚老太太

大冬天站在空旷的坟地里本就膈应得慌,四周光秃秃的树杈子在月光下一照显得张牙舞爪狰狞万分,再加上对着这些忽明忽暗的煤油灯,一个个坟冢在我面前此起彼伏,风一吹,坟头上的半人多高的荒草便摇摇晃晃,任我再大的胆子也不由得有点哆嗦,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就努力不去看四周的环境,而是低下头来集中精神看坟头前的一个个墓碑。

我们这的墓碑和电视上演得不太一样,并没有死者的照片,只有死者的姓名,偶尔有几个还在墓碑后面刻上墓主人的生平。

而墓碑上写的东西也是非常有讲究的,所有的文字数量加起来必须是单数,绝不能是双数,意思很简单,这种事不是好事,不能成双,言下之意死一个就够了。看着看着,远远就看见一个墓碑长得挺奇怪,看那样子年代很久了。

我走上前一看,果不其然,居然是民国时期的坟,墓碑的棱角处都快风化了。

看着看着,我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无意识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墓碑上面趴着一个一脸阴郁的老太太,一张大白脸上的皱纹特别多,只要稍微一动,感觉就能夹死不少蚊子,看上去特别不舒服,她的身体非常的瘦,像个火柴棍一样戳在那里,大脑袋上没剩多少头发还都盘在脑后,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我,猛不丁看见这么个主,吓得我差点喊出声来,往后一个趔趄,几乎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

好在我现在心理素质还算不错,虽然几乎要尿裤子,但是还是忍住了,再说了,咱来的坟地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练胆吗,一个小老太太都能把我吓个半死,以后还怎么在行里混。

我就硬着头皮,以不变应万变,咬了咬牙,装作没看见她,继续看墓碑上的字,但是还是能感觉到有双贼溜溜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大冬天的,冷风一阵接一阵,别提多冷了,但我却汗流浃背,被冷风一吹,又浑身打冷颤。

我只好聚精会神,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墓碑上,一般来说,墓碑上会有此墓的风水情况,死者的籍贯、性别、身份、生卒,而且一般都会加一些表示尊敬的词,如果死的是立碑人的父亲,则一般称考或者显考,如果里面埋的是立碑人的母亲,则一般是妣或显妣,其余还有后代子孙都有谁,不肖子孙某某某的字样,而在墓坑里,还会放一个石板或者一块红砖,上面刻上死者下葬的日子。

这其中最有讲究的,可能就是墓碑上的字数了,墓碑上的字数有着很严格的要求,一般是要按"生老病死苦"五个字循环,其中落在六、七、十一、十二、十六、十七的"生"、"老"二字为吉;落在"病"字上中等;落在"死"、"苦"二字上,则不吉。所以古代拟中榜之字时,都尽力用吉兆格式的数字,如:"澄新江社十九世浩封奉政大夫考泉源邱府君佳城",长达21字,正合"生"格,最为吉利。

如果墓里是合葬,把夫妻二人名字都写在碑上,则按左尊右卑来排列,男左女右。民国二十二年《河南通志•睢县采访稿•陵墓》上就有记载:"袁尚书可立墓在(睢州)城南五里,骆庄南里许,碑刊明资政大夫正治上卿兵部尚书袁节寰(袁可立)墓。"这个大家感兴趣的可以查查,古籍里面都有记载,如果家里办过白事的,应该多少也了解一些。

但是到了近代很多小户人家,也就是平头老百姓没那么多要求,所以一般就会出现什么"XXXX之墓","不肖子孙xxx立",尤其在比较正规,甚至有人炒墓地的那种公墓里,更少看见这种古老的规矩了。

此刻我眼前的这个墓碑并不简单,虽然已经很破旧了,但依稀还是能看出,上面是按照古礼写的,仔细观瞧,就能发现墓里埋的是个女人,我琢磨着八成就是现在看着我这个老太太。

现在的人讲究快餐文化,干什么事都要简单快捷,古时候的人可不像现在的人这么省事,那时候死了人,稍微有点地位有点钱的都会给死者立传,然后刻在墓碑上以供后代敬仰,最有名的就是乾陵武则天的无字碑了,她比较另类,想让后人来评价她。

现如今,人们无非就是在追悼会上念念这个人是做什么工作的,生平都做了什么事,几个儿子几个女儿,为社会做了什么贡献,平时为人多么多么出类拔萃,无非都是些好话。

一般来说,墓志铭都刻在碑文的后面,也就是墓碑的反面,我确实有心了解下这个老太太的生平,但是她正趴在上面,我哪有胆子绕到后面啊,只依稀看清她叫张什么花,中间那个字已经很模糊了,月光微弱我实在辨认不出来,我就假装看向周围,然后用眼角又扫了一眼她。

咦,老太太怎么又不见了,难道是我刚才眼花了,不至于啊,刚才我还感觉有人老看我呢,算了,可能是她觉得没意思走开了。我一看她走了,就赶紧绕到墓碑后面,蹲下来想看清墓碑后的字。

借着月光也只能看个大概,原来这老太太是当时镇长的母亲,看样子他儿子,也就是这个镇长,似乎是个大清官,那碑文写的意思就是,儿子当官两袖清风,老太太到哪都很受群众欢迎,不过这种事不好讲,一般墓志铭这种东西都是往死者脸上贴金,民国那么乱,不贪污能当官?想到这,我就小声嘀咕了句"去他妈的,鬼才信。"

突然,那老太太的大头悄声无息地从我左边肩膀探出来,死气沉沉对着我的左耳说:"怎么你不信?"这冷不丁的一句话,终于把我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卧槽,这下可真的把我吓坏了,我猛然听见耳边有人说话,肩膀上还耷拉着个大脑袋,不由得我腿不软啊。

不过好在我多少有点被吓的精神准备,努力平复了下,就看见老太太一脸坏笑地看着我,就像个干了恶作剧的孩子,再仔细一看,原来她是个驼背的小脚老太太,就跟鲁迅笔下的豆腐西施似的,像个圆规一样杵在地上,身上穿的都是民国那种大红大绿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寿衣。

她这一笑我反倒更吓尿了,俗话说得好,宁听鬼哭不听鬼笑,这会笑的鬼一般都是有了道行的,就我这三脚猫功夫,还不分分钟被KO啊。

这个时候心理素质就显得极为重要,我也不着急起来,说实话这个时候我也起不来,腿确实软得厉害,我看她半天没动静,就战战兢兢地问:"我说老太太,您这是干嘛呀?吓死我了。"

老太太一听我说话,突然就不笑了,怒目而视,我心想这老太太翻脸比翻书还快啊,搞得好像是我吓着她了似的。老太太说:"我儿子就是个好官,有什么不相信的?"

我连忙说:"信!信!信!"

老太太脸上又转怒为笑说:"那就对了,小伙子,你半夜来看我有什么事啊?"我一看,这老太太分明就是个疯婆子。

这让我怎么回答,难道我说来练胆的?我就满口胡诌说:"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出来溜达溜达散散心。"

老太太说:"你别蒙我了,一看你就是行里人,是不是来捉鬼的啊?"

我毕竟道行浅,听她把我拆穿,就心里一惊问她:"你怎么知道?"

老太太笑着说:"我又不是傻子,普通人哪里能看见我,你肯定开了眼啊。"

我心说也对啊,麻痹,早知道那时候就装作看不见她了。但是再一想也不对,她猛然吓我,不由得我不反应啊。

我看也骗不了她,就说:"实不相瞒,我确实是行里人,但确实不是来抓鬼的,我只不过是来练胆子的。"

老太太哈哈一下就又笑了,麻痹,这老太太表情转换太尼玛快了,我都有点跟不上节奏。只见笑着她说:"哎,我也不是故意吓唬你,看见你们行里人我是高兴啊。"

我心说:去你大爷的,鬼看见行里人高兴,这尼玛和强盗看见警察高兴有区别吗?但是我嘴上又不敢这么说,就问她为什么?

她说:"你刚才也看了,我有个儿子。"说着用她那干巴巴、指甲奇长的手指头指了指旁边,我一看那也有个坟头,不过没立碑,看上去就像突然塌陷下去一样。

她就说:"这就是我儿子的墓,我儿子真的是个好官,也是个孝子,他爹死得早,所以他死了以后就立遗嘱,要把尸首埋在我边上,说是死了给我尽孝,我本想着等着他一起去投胎,但没想到,他的魂几十年前被附近一个恶鬼给勾去了,那恶鬼生前作恶多端,就是被我儿子下令给枪毙的,没想到好人没好报,死了以后那恶鬼居然还来报仇,我在这一直想等一个行里人伸冤,除了这个恶鬼,放我儿子回来,我们母子也好一起去投胎。"

我一听,卧槽,这尼玛包青天、狄仁杰的节奏啊。

 

我跟大爷去抓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跟大爷去抓鬼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跟大爷去抓鬼小说全文

上一篇: 《驴友诡事》全文免费阅读(雀马鱼龙)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