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娱乐八卦 > 《点痣相师》全文免费阅读(步争)

《点痣相师》全文免费阅读(步争)

2019-10-31 19:58:51来源:ZW发布:步争

点痣相师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三章迷失

叔公慢条斯理地说:"年轻人,有话好好说,火气不要这么大嘛!我们只是转一转就走,要不了多长时间,不会耽误你们的事的,行个方便吧?"

眼镜怒吼道:"死老头,你怎么犟啊?是不是要逼我们动手?"

眼镜不但态度恶劣,还骂了叔公,我如何都看不下去了。我走到叔公和眼镜之间,将他们隔开,面对着眼镜,毫不客气地说:"你给我放尊重点!"

眼镜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伸手推了我一下,说:"你想怎么着?是不是想打架?要不要我把警察叫来,将你们带走?"

我拨开眼镜的手,说:"你今天敢动手,我对你不客气!"

眼镜带来的几名男子听我这么说,冲上来将我围住。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了马暐虢的声音:"你们让开!"

那几名男子让开一条路,马暐虢走了过来。他走到我跟前,看了看我,不无惊讶地说:"唐海名,没想到真的是你呀!"

我也感到很惊讶,这个富二代放着书不念,来这儿干吗呀?后来一想,今天是周末,他父亲工地开工,他过来凑热闹,这很正常。

而且我还没退学的时候,马暐虢经常给班上同学看他参加他父亲公司活动的照片。他告诉我们,他父亲之所以带他参加公司重要的活动,是想锻炼他,让他开开眼界,见识见识大场面,将来好接他的班。

那时,我就暗暗感叹,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还没出社会,父母就煞费苦心锻炼他们。哪里像我们这些条件不好的学生,没人操心!

眼镜听马暐虢这么说,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你认识我们马大少?"

我不置可否,马暐虢拍了拍我肩膀,说:"这是我同学!"

眼镜脸上才有了笑容:"原来是马大少同学,真不好意,刚才在气头上,语气有点冲,别见怪!"然后识趣地退到一旁。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马暐虢家里很有钱,平时和班上有钱的同学关系很好,和我根本就没有交情。高中两年多,我和他没说过几句话。今天在这儿遇见他,我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见我发愣,马暐虢拍拍我肩膀问我,来这里干吗?我敷衍他说,没干吗,随便出来走走。大概是看出我不大想和他说话,马暐虢和我随便聊了几句就走了。没走多远,他回过头告诉我,班里同学今晚聚会,要我一定要去。我说了句回头再说吧,将他给打发走了。

眼镜却是还没离去,要我们别在这儿妨碍他的工作。他的态度虽然没刚才恶劣,语气却是非常坚决。

一直冷眼旁观的叔公拽着我的手,说:"海名,咱们走!"

我细看叔公,见他脸色凛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里一阵不安,低声问道:"叔公,怎么了?"

叔公不愿多说,只一个劲儿地要我回去。

金玲玲按捺不住地问叔公:"老师傅,你不是要找到主阴眼,给我们化解掉三角痣的吗?"

叔公满怀歉意地说:"刚才发生的事,你们都看到了?人家不让咱们在这儿,我也是没办法呀!"

穆奶奶也耐不住性子,问道:"那以后还要不要找主阴眼?"

叔公说:"这个回头我再考虑一下吧!"

金玲玲和穆奶奶刚才也看到了眼镜的态度,也是没办法,心情很低落地跟在我和叔公的身旁。我能理解她们的心情。找不到主阴眼,三角痣就没法化去,等待金玲玲和穆奶奶孙子的只能是悲哀的结果。

我们刚走没多远,边上的几台推土机便轰鸣着开始推土。我往那边瞥了一眼,见一名身穿白衬衫的男子,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在推土机旁指指点点。这名男子年近六旬,红光满面,大腹便便,头发梳得光亮,陪在他身旁的还有马暐虢。从他们俩那相似的脸部轮廓不难判断,这人是马暐虢的父亲。

说来也奇怪,刚才天气还好好的,晴空无云,阳光灿烂。推土机响起没多久,天便突然暗下来。一阵阴凉的大风,不知从何而起,嗖嗖地盘旋着,将地面的野草吹得东倒西。

我们的位置和旋风的位置相距不远,旋风从我们身旁席卷而过的时候,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浑身哆嗦了一下。所幸,旋风没有正面袭击我们,而是朝着推土机的方向席卷而去。

叔公看着那阵风奔去的方向,十分惋惜地叹息了一声。

眨眼间,那阵风已经逼近推土机和旁边的人群。此时,风力骤然加大,呼呼作响,先是打着旋儿,而后如决堤之水般,朝推土机和人群奔涌而去。大风所过之处,惨叫声四起,人群东倒西歪,惊呼声连连。

风过之后,人们站稳身子,发现推土机竟然莫名地停了,几名司机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刚才那名戴眼镜的领导模样男子走过去,使劲地拍打窗户,大喊道:"干吗停下来?继续工作,叫你们继续工作,听见没有?"

被他叫喊的那名司机,根本没反应,仍然一动不动地趴着。眼镜站不住了,拉开车门爬上去,使劲地推搡那司机。司机还是没动,眼镜伸手去探了一下司机的鼻息,惊恐地大叫起来:"不好了,死人了!快来人啊......

人群顿时骚乱起来,马晙辌手忙脚乱地指挥着手下,他那被风吹乱的头发像一堆杂草,狼狈不堪。他身旁的马暐虢看上去又紧张又惶恐,刚才不可一世的神色全不见了。

天色愈发暗了,气温也骤降,我觉得有点冷,正想喊叔公回去。却见叔公突然掉头加快步伐,往白骨岭西北方向的一个低洼处走去。我喊了叔公一声,叔公没有回答我。我生怕他有闪失,便跟了过去,至于穆奶奶和金玲玲,我全都顾不上了。这儿情况这么危险,我要确保叔公的安全。

叔公的步伐越来越快,起初是小跑,后来好像一阵风似的撒腿狂奔。我不明白叔公到底出了什么事,快急哭了,也撒开腿疯了似的狂奔,边跑边大喊着,让叔公等等我。

脚下的野草很多,我跑得踉踉跄跄,有好几次摔倒在地。我生怕被阴气入侵长出三角痣,每次摔倒之后都是先用双手撑住地,防止身体其他部位接触到地面。我的手上抹有朱砂,手掌撑地阴气是无法入侵的。

按理,叔公的脚力是比不上我的,可不管我如何发力狂奔,都追不上叔公。快到低洼处的时候,叔公突然不见了。低洼处齐腰高的狗尾草,在阵阵大风的吹拂下,使劲地摇摆着,呼呼作响。

我以为叔公摔倒在狗尾草里,竭尽全力狂奔过去,在狗尾草草丛中翻找叔公,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穆奶奶孙子和金玲玲都是在白骨领被极阴之气入侵长出三角痣,我生怕白骨领地下的阴主伤害叔公,想拿出身上的治鬼之物拯救叔公。可是,我的手脚突然不听使唤,怎么都动不了。

我没少做被人追赶的梦,梦中被追赶的时候,我想拔腿跑快点,可双腿怎么都不听使唤。眼下这种情况跟梦境很相似,我怀疑我是在做梦。可是不对啊,刚才我明明跟叔公还有穆奶奶和金玲玲在一起的,而且这儿又是白骨岭,我怎么可能在这里做梦?使劲掐了一下自己,很痛,显然这不是在做梦。

天色更加昏暗了,还刮着寒冷的风,好像寒冬的傍晚。我使劲地想活动手脚,却只能转身和转头,手脚还是不能动弹。

正瑟瑟发抖,突然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肩膀上被什么冰凉的东西给拍了一下,转身一看,一个黑乎乎的脑袋近在咫尺。这个脑袋下面没有身体,上面也没有东西悬挂着,就这么漂浮在我眼前,它眼睛细小,鼻子塌陷,呈三角形,嘴巴翕张,露出一口冒着寒光的白齿,牙齿又尖又长。

我吓得打了个寒颤,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你是谁?"

那脑袋不说话,猛然一张,竟然张开一个盆子般的大嘴,朝我咬来。大概是因为我身上藏有镇妖镇鬼法物的缘故,那个脑袋快要将我吞噬的时候,突然发出一声天崩地裂的怒吼声,迅捷地往后闪退。

我本能地想拔腿奔跑,可双腿还是不听使唤。我怀疑,眼前的这个黑色脑袋可能就是白骨岭地下的阴主。我之所以动弹不了,是被他的阴气给罩住。

急中生智,我突然想到,鬼魂、阴魂都害怕红色,眼下唯有红色才能帮我逃脱。我毫不犹豫地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将血液和口水混杂在一块儿,然后张开嘴,往四面八方使劲地吐。

这一招果然有效,含有血液的口水喷射出去之后,原本僵硬的手脚渐渐地能动弹了,我慌不择路地狂奔。没跑几步,我听到叔公焦急的叫喊声:"海名,海名......"

叔公?我怎么把叔公给忘了?

我返回狗尾草草地,扯开嗓子大声喊道:"叔公,叔公,你在哪儿......"

叔公喊道:"海名,叔公在这儿,叔公在这儿......"

 

 

第十四章聚会

我环顾四周,却不见叔公。仔细一听,叔公的声音好像来自地下,难道叔公被阴主给劫到地下了?想到这里,我又惊又急,伤心地大哭起来:"叔公,你快出来,快出来,我不许你离开我......"

叔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辛辛苦苦把我带大,我还没孝顺过他,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会痛不欲生的。我什么都顾不上了,趴在地上,用自己的双手使劲地扒土地。哪怕掘地三尺,我也要将叔公救出来。

扒了很久,我累得筋疲力尽,寒气的入侵使我浑身哆嗦,我终于动弹不得,伤心地流着眼泪,嘴上喃喃地呼喊道:"叔公,你不要离开我,叔公,你快回来......"

我的意识渐渐地模糊,恍恍惚惚中,我又看到了那个黑乎乎的三角形脑袋,它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几次张口想吞掉我,却又突然缩回去。反反复复好几次,三角形脑袋终于不见了,耳边传来叔公的呼唤声:"海名,海名......"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映入我眼睑的是叔公那张写满焦急的沧桑老脸。而我则躺在白骨岭的草地上,底下还铺着一张红布。

"叔公......"

我费力地坐起来,和叔公相拥而泣,叔公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原来,那阵妖风袭击了绿橙集团的人的同时,一阵余风袭击了我,使我产生了幻觉,看到叔公在狂奔,于是拔腿狂追。实际上,叔公还在原地,叔公见我莫名狂奔,深知大事不妙,赶紧拔腿狂追。可他的脚力根本比不上我,被我甩得远远的。我跑到低洼处,被一阵更强的旋风给困住,在旋风漩涡中发狂地大叫。

叔公气喘吁吁地赶来,往那阵旋风中扔了个狗血炸弹,那阵旋风才消失无踪。叔公这才费力地将我从那片繁茂的狗尾草中背出,来到我们进入白骨领的入口处,这儿阳气较为旺盛。叔公从我脚底的涌泉穴开始,在我身上多个穴位先是揉捏然后再抹朱砂驱出阴气,我全身才慢慢地有了血色。

听完叔公的讲述,我十分感激,要不是叔公冒险相救,我肯定被白骨领的阴主给吞噬!

叔公不敢在白骨领多停留,领着我和金玲玲和穆奶奶走路去附近的公交车站坐车回家。穆奶奶和金玲玲目睹了白骨岭的恐怖,脸色很不安。

回到家之后,叔公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喉咙里仿佛卡着什么似的说。"海名,都怪叔公不好,叔公没好好照顾你,害你担惊受怕了!"

我用力地反握着叔公的手,安慰叔公说:"叔公,是我连累你了,刚才是我自己不小心被阴气入侵,思维混乱,行为失常,不关你的事。"

我把刚才被旋风包裹住时看到的那个黑色三角形脑袋告诉叔公,然后问道:"叔公,那个三角形脑袋到底是什么鬼?它会不会是白骨岭地下的那个阴主?"

叔公说:"很有可能是的!至于,这个三角形脑袋到底什么鬼,叔公就不知道了。想要揭开谜底,必须将白骨岭下面埋藏的东西给挖出来才行。"

叔公担心我体内还有阴气,顾不上歇息,熬了姜水给我喝下。

我喝完姜水,见叔公眉毛几乎全拧到一块,双眼透露出深深的忧虑。我从来没见过叔公如此表情,慌了神,说:"叔公,我这不没事了吗?你甭担心我了,好吗?"

叔公慈爱地拍拍我的手,说:"叔公知道你没事!你要是有事,叔公早不知道急成什么样了!"

"可你为什么愁眉不展?"我问道,迅疾想起了白骨岭的怪事,说:"叔公,您是不是还在为搞不清白骨岭地下的阴主而烦恼?"

叔公点点头,叹息说:"今天又出了条人命,绿橙集团的推土车司机突然就没了,那是一条人命啊!"

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感到后怕,说:"叔公,要不咱以后别再插手白骨岭的事儿了,好吗?反正这事跟咱们无关,咱就当没发生过。祖训也禁止咱们点三角痣,以后再有人找咱点三角痣,咱们坚决拒绝就是了。"

叔公深深地叹息了一声,感慨地说:"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啊!咱们这行是有行规规定不能点命痣没错,但是,不给人点命痣,等于见死不救,这是要折寿的。刚才眼看着妖魔作乱,将推土车司机害死,叔公却无能为力。作为一名相师,叔公觉得自己很无能!"

"叔公,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咱的心意已到。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会看在眼里的,您不必自责!"

我搜肠刮肚,想尽好言安慰叔公,叔公眉宇间的忧愁仍然无法消除。叔公告诉我,任何一个人的一生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迟早都要经历一些挫折。有的人年轻的时候经历挫折,有的人中年走霉运,有的人晚年才运衰。

因为最近有好几个长三角痣的人前来点痣,叔公感觉蹊跷,忍不住给他和我占了一卦,结果是凶卦,这个结果令他很不安。

"叔公都这把年纪了,不管发生什么事,叔公都不担心自己。叔公担心的是你啊,你还很年轻!"

我不以为然地说:"叔公,你别担心我了,我又不是小孩,我已经是个大人,我会勇敢地面对各种困难和挑战的。"

话虽如此,想到去白骨岭遇见的种种诡事,我心里也很不安。我再次劝叔公,别再插手白骨岭的事,至于金玲玲和穆奶奶孙子,继续遵照行规,不给他们点痣,当做没有发生过这回事!叔公苦笑说,是祸躲不过,一切随天意吧!

从事堪舆看相这行的人最信命,叔公话语中的苦涩带给我一丝忧愁。我透过玻璃窗看着深邃的夜空,暗暗感叹生命的神奇。人为何来到这个世界,最终由往何方而去?这是个不解之谜!多少年了,社会再怎么发展,人类终究还是没能破解这个谜语。每个人都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去演绎一个个或悲伤或欢乐的故事。

如果前方在等待我的是挫折,那我只能准备好坚强的盔甲,做好应战的准备;如果前方等待我的是悲伤,那么我将蓄积好眼泪,到时候痛快地流!

吃过晚饭,叔公在房间盘腿打坐,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梁凌英打来电话,要我去参加同学聚会。

读高中的时候,我因为性格较为内向,和同学的关系普遍不大好。梁凌英倒是有一点点不一样。他是那种好客热情的人,恰好坐在我左边。课间休息时间,他没少跟我聊天,算是跟我走得比较近吧。我退学后,他还把我送出校门。

尽管如此,我和班上绝大多数同学都谈不来,根本不想去。可是梁凌英说,再过一段时间就高考了,这是高中同学的最后一次聚会,一个同学都不能少。同学们正在四处打听我的联系方式呢,他好不容易遇到我,我要是不去,他会去我家把我"绑架"过去。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了。

聚会地点在百乐KTV的一个豪华包厢。等到了那里,我才知道,这次聚会不是AA制,而是马暐虢请客,全包了。参加他请客的聚会,我总觉得好像欠他什么似的。说真的,要不是梁凌英热情邀请,我真不想来。

看着同学们三三两两围在一块儿说话,我感觉自己像个外人。我找了个无人角落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着,打算待会儿趁同学们不注意,偷偷溜走。

才刚坐下没多久,一个名叫黎亮的男同学发现了我。这个黎亮嗓门非常大,而且话非常多,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大喇叭。

黎亮大声叫喊起来:"唐海名,你怎么也来了?真是稀客呀!"

黎亮这么一叫喊,同学们都把目光聚集到我身上,我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起身朝同学们欠了欠,算是打招呼。我多么希望,同学们把我忽略掉,继续像刚才那样交谈,把我当成空气。

可是,这个黎亮还不放过我,大声地继续说:"唐海名,听说你退学后跟你叔公学点痣是不是?"

在同学们面前,我最不乐意被人提及点痣的事情,总觉得低人一等。这个黎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点了点头,用低得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是的!"

黎亮走到我跟前,指着上嘴唇的一个黑痣,说:"海名,我这儿有个黑痣,你帮我看看,这个痣代表什么意义,对我的人生有什么影响?"

男人上唇长痣,说明此人话特别多,容易招惹是非。这个黎亮话特别多,被人起了外号大喇叭。看来,痣能暗示一个人的命运真的不假啊!

我虽然知道他的黑痣代表什么运程,却不愿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告诉他。毕竟,给人点痣不是什么高尚而多金的职业。

我淡淡地说:"痣不就是个黑点嘛,能代表什么意义?"

"不对!"黎亮不依不饶,说:"很多书上都说,痣能暗示一个人的命运。今儿,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罚你喝三杯!"

说完,黎亮果然倒了一杯酒端在手上。

 

 

第十五章争执

点痣这行因为要经常上门给人点痣,人身安全是个大问题。为了防止出事,叔公从不让我喝酒。我一点酒量都没有,真要被黎亮灌三杯,今晚非横着出去不可。

无奈之下,我只好告诉黎亮,他上唇的黑痣代表的意义就是话多。

黎亮感慨地说:"嘿,你说得还真准!我这人就是爱说话,要是让我一天不说话,我会憋死的!"

本以为应付完黎亮就没事了,谁料到,其他同学听我说得这么准,围拢过来,争着要我看他们身上的痣。我一下子成了众人的焦点。

正忙着给一位同学看痣,突然听到一男同学大声喊道:"关佳佳脖子后面有个大黑痣,唐海名,你快给她看看!"

关佳佳是我们班的班花,长得非常漂亮,弯弯柳眉,樱桃小嘴,白皙光滑的脸蛋,闪亮的大眼睛,亭亭玉立的身材,紧身的校服将她的胸部挺得很高。不用说,关佳佳是我们男同学心目中的女神,我当然也不例外,不过,我有自知之明,从来不敢对她有丁点非分之想。

几名同学将关佳佳推到我跟前,我看到她雪白的后颈上果然有一颗绿豆般大小的黑痣,一下子怔住了。

相传,故去的人过奈何桥的时候,有极少数人不愿喝下能抹去人前世记忆的孟婆汤,孟婆便在这些人身上做上记号,这个记号便是脖子后面正中位置的痣,也就是苦情痣。做完记号,这些人必须忍受千年的水淹火烧之苦,然后带着这个记号去轮回,去跟前世的恋人再续前缘。不过,他们的恋爱将充满波折与苦痛,苦情痣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

没错,这是一颗苦情痣,关佳佳竟然长有苦情痣!

"唐海名,佳佳脖子后面的那颗痣代表什么运程?"一同学问道。

我迟疑了一下,将苦情代表的意义说出来。同学们顿时议论纷纷,好几个同学怀疑我说的不准。也难怪,关佳佳长得这么漂亮,多少优秀男生想追求她呢,她的感情经历怎么会波折?

我说:"相书上是这么说,具体准不准,我也不敢肯定!"

马暐虢的一声叫喊打断了我的话:"什么狗屁点痣!唐海名,你就吹吧!"

同学们全都把目光聚集到马暐虢身上,只见他头发梳得光亮,浑身名牌,手里拿着一瓶拉菲,满脸傲气与不屑。

没等我回答,黎亮说:"暐虢,你还别说,海名看痣看得挺准的!"

"是吗?"马暐虢讪笑了一下,说:"在我看来,所有算命看相的人都是神棍!海名啊,海名,你当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去当一个点痣师?多丢人!你要是实在混不下去,你跟我说一声,我把你安排进我爸公司,只要你干得好,混口饭吃是没问题的。"

我心里暗自感慨,但凡有权有势的人,大都目空一切。在这些人眼里,只有他们最大,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要他们相信风水相信命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马暐虢便是这种人。面对这种狂妄自大之人,我说再多都没有用。

我冲马暐虢淡淡一笑:"兄弟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这人命贱,除了给人看痣点痣,什么都不会!"

黎亮插话说:"暐虢,唐海名看痣真的挺准的,要不,你让他给你看看呗。"说完,不顾马暐虢和我的感受,黎亮对我说:"海名,你看到没,暐虢左眼眼睑下方有颗黑痣,这黑痣揭示出什么样的运气?"

这个黎亮,人家马暐虢都不想让看痣,他这是操哪门子心?没有经过马暐虢的同意,我自然不能帮他看痣。围观的同学见我不说话,大概都知道我的心思,把目光集中到马暐虢身上。

马暐虢举起酒瓶,灌了口酒,说:"唐海名,既然这么多同学都跨你看痣准,那你就给我看看,要是真说得准,我给你发个大红包!"

围观的同学鼓掌,齐声要我给马暐虢看痣。

我感到很为难,左眼睑下方靠近鼻子的黑痣是妨父之痣,意思就是会妨碍父亲的发展,严重的话,甚至克父。今晚同学们聚会是为了寻乐,我要是如实说出来,那多扫兴?可是不如实说出来,我岂不是撒谎,成了"神棍"了?

马暐虢不耐烦地催促道:"唐海名,我眼睑下的黑痣代表什么运气,你快说呀!"

我实在不想扫同学们的兴,只好撒了谎,说:"你的痣是吉痣,代表的运气是少年得志,个性张狂!"

马暐虢又灌了口洋酒,笑了笑:"说的不错!可是,我想知道,我未来怎么样?"

我说:"这个痣预示的就是这么样的一个运气和意义,我只能说这些!"

马暐虢微微地点了点头:"还行!我马暐虢说话算话,刚才说要给你红包绝不食言!"掏出钱包,抽了几张百元大钞递给我:"这是给你的红包!"

我笑笑:"暐虢,咱俩是同学,我给你看痣,不是想要你的钱,而是看到大家都这么热情,图个热闹和快乐,你要是给我钱,我给你看痣可就变味了。快收起来吧!"

在我的再三推辞下,马暐虢把钱收了回去。

虽然没收马暐虢的钱,但我心里还是很不安。跟随叔公给人点痣多年,叔公不止一次教导我,前来点痣的人大都是带着诚心而来,千万不要撒谎欺骗。马暐虢是我同学,而且今天还请客,我真的不想欺骗他。

趁马暐虢上洗手间的时候,我在洗手间门口拦住他,说:"暐虢,我有话跟你说!"

"我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

"你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

"嗯!你要么向我追要刚才不好意思要的红包,要么让我把你安排进我父亲公司工作,我说的没错吧?"

我笑了笑:"暐虢不是这样的!你太小瞧我了,我还没势利到那个程度!"

马暐虢还是不相信我的话,他伸出右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说:"兄弟,你就别装了!你家的条件这么差,我理解你的!说吧,你要那样?"

我推开马暐虢的手,很认真地说:"暐虢我真的不是问你要钱和工作,我想跟你说说你眼睑上的黑痣。"

马暐虢不解地看着我:"你刚才不是已经告诉我了吗?"

"刚才很多同学都在听,我不想扫大家的兴,拂你的面子,没告诉你真实情况。"

"哦,那你说说看!"

我小声把马暐虢眼睑上的黑痣所预示的内容告诉他。

马暐虢突然放声哈哈大笑起来。洗手间就在KTV包间里,马暐虢在如此大笑,很快吸引了同学们的目光。

黎亮走过来问:"暐虢,你笑什么?"

马暐虢指着我说:"唐海名竟然说,我的黑痣是妨碍父亲!哈哈哈……"又狂笑了一阵,对我说:"唐海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你肯定是嫌弃我刚才给你的钱少,想吓唬我,让我给你点痣,然后索要更多的钱,对吧?海名啊,海名,我都说过了,你想要钱就直接跟我说,咱俩是同学,你尽管开口,只要不太离谱,我都会满足你的。你何必耍这种龌龊的小伎俩呢?"

我感到很委屈,原本好心想维护马暐虢的面子,却被他如此奚落,我真是冤死了!我大声说:"马暐虢,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

"误会你?"马暐虢走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唐海名,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请全班同学聚会吗?"

见我不解的样子,马暐虢继续说:"我今天把同学们请来聚会,除了让大家放松放松乐一乐,还有一件事。我父亲最近要开发白骨岭那块土地,盖商品房。咱们班谁要是想买房,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们要到特价房!"

马暐虢刚说完,黎亮赶紧拍马屁说:"像暐虢这么大方的同学实在太少,同学们想买房的可别错过机会啊!"

马暐虢把目光转向我:"海名,听说你和你叔公现在还租房住对吧?你想买房,我同样可以给你最优惠的价格,机会很难得,你可别错过啊!"

一提到白骨岭,今天发生的一幕幕顿时在脑海里回放。这个马暐虢也真是的,绿橙集团的推土车司机今天才刚刚在白骨岭出事,他竟然一点都不放在心上,还张罗着为他父亲卖房。这也太不把白骨岭地下那阴主放在眼里了!

我脱口说道:"暐虢,你又不是不知道,白骨岭那里闹鬼!"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马暐虢好心帮我买房,我说这话岂不是打他的脸?

果然,马暐虢脸色一沉:"唐海名,你这话什么意思?"见我不说话,他大声说:"唐海名,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就算是有,老子也不怕!你要是不信,老子现在就跟你一块儿去白骨岭,你敢不敢?"

白天去白骨岭都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情,晚上我哪里敢去?我不理睬马暐虢,这个富二代从小娇生惯养,已经养成了老子天下第一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估计绿橙集团出再大的事他都不怕。

马暐虢见我不吱声,还想继续大做文章,梁凌英把我拽出来,满怀歉意地向我道歉,让我先回去。跟马暐虢闹翻,我也没面子还待在这儿,于是告别梁凌英离去。

 

点痣相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点痣相师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点痣相师小说全文

上一篇: 《我在婚姻里枯萎》全文免费阅读(苏月华)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