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娱乐八卦 > 《被夺舍之后》全文免费阅读(瑞妞儿)

《被夺舍之后》全文免费阅读(瑞妞儿)

2019-11-05 12:02:04来源:ZW发布:瑞妞儿

被夺舍之后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三章我想要一场旷世婚礼

"小张,你这是?"沉默了几秒,孙相龙这才问道。

"这位柳先生,医术的确十分高超。"张胜春一笑,冲柳牧竖了竖大拇指。

柳牧却是嗤笑一声,转身就走。

"柳先生,留步啊!"孙相龙立马冲过去挡住了柳牧的去路。

这让柳牧感觉十分好笑:"孙相龙,你很搞笑啊,请我来的是你,赶我走得是你,喊我留下的又是你,你觉得我好欺负么?"

"不不不,我只是……"孙相龙一时语塞,憋红了脸不知道如何是好。

"行了,没工夫跟你们逼逼,我要找地方吃饭去了!"柳牧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柳先生,我向您道歉!"孙相龙把牙一咬,立马九十度鞠躬,"小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兄弟,我也是为了维护他才赶您走的,我不知道小张身体有恙,不然我也不会如此中伤您!"

"我爷爷向来嫉恶如仇,他刚才误会您了,我们全家都误会您了。"孙艳红也是一脸无奈,上去给柳牧鞠躬说道。

众人却是沉默不语,谁能知道事情会转变成这样?

"上次在好味斋,虽然你们对我一再中伤,可我还是救了孙相龙。现在来了你们孙家,你们再次中伤于我,这真的让我很生气。"柳牧冷哼一声,

"我本以为你们孙家作为大家族,容易相处,可我现在才明白,你们与那些势利小人,并无区别!"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

"柳先生,此事因我而起,我向你道歉,也替孙家向你道歉!"张胜春缓步走来,站在孙相龙一侧,说着也再次鞠了一躬。

"这,是最后一次!"柳牧冷哼一声,转身坐回到了座位上。

"呼……"孙相龙这才微微松了口气,转身骂道,"你们这些不屑子孙,还不给老子滚出去!"

"走走走!"孙家众人闻言逃也似得跑出了院子。

大家不明所以,见老爷子赶柳牧,这才无所顾忌的开骂了,谁知道闹了这么一出。

幸亏柳先生没走,不然……

"柳先生,还请您不要见怪,我让不二试探您,只是想看看您的功夫。"

"我知道您看出了我的病症,但如果您没有功夫,我不确定您是否可以为我治疗。"

"接下来,我衷心的请求您为我看病!"

三人坐定,张胜春这才恭敬的说道。

抿了口水,柳牧没好气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得到了一本修炼功法,只是这本功法残缺不全,你只修炼了上面的那些,至于后面的,你因急于求成,所以自己琢磨着修炼,却走火入魔,伤及五脏六腑,虽看起来生龙活虎,实则已经油尽灯枯,大限将至!"

"不错!"张胜春身子一颤,连连点头。

本来他对柳牧还抱着怀疑态度,只是柳牧说的一字不差,这让他震惊万分,世间竟真有如此神医?!

震惊之余,张胜春想都没想就跪了下去:"还请先生救我!"

"小张!"此举令孙相龙大惊,立马上前将张胜春扶了起来。

张胜春苦笑道:"这些年,我一直四处寻医,他们虽然可以为我续命,可我却感觉我的生命正飞速流逝。正如柳先生所言,或许下一刻,我就会倒地身亡啊!"

"我可以为你治疗,但是你天资如此,必须要放弃更进一步的机会,否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根本救不了你!"柳牧说着,十几根一次性银针已经摆在了茶桌上。

"多谢先生,老朽定当铭记于心!"张胜春抱拳,一本正经地说道。

其实张胜春的问题,十分容易治疗,只是那些所谓的神医,修为根本达不到那个层次,即使知道如何治疗,也无可奈何。

短短半小时,柳牧就帮张胜春疏通了经脉,修复了五脏六腑,将当初走火入魔的隐疾全部消除掉了。

而当拔下银针的那一瞬间,张胜春更是忍不住仰天长啸,一拳轰向地面,竟将地面轰出了一个二十多厘米的小洞,一股强大的气流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散去,给人感觉微风拂面,仅此而已。

"噗!"

扭头吐出一口黑血,张胜春红光满面,再度对着柳牧深深地鞠了一躬:"柳先生,谢谢你,我现在感觉自己回到了二十年前,甚至比巅峰时还要强上一筹!"

"只要你自己不再做死,我保证你可以长命百岁!"柳牧点头,坐回到了座位上。

"我本想突破,再进一层,看来,只能是奢望了。"张胜春苦笑一声,也跟着坐了回去。

"你能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修炼到炼气第八层,已经很不错了。"柳牧敲了敲桌子,"这是一条逆天而行的路,很多渴望强大的人,最后都会不得善终。"

"老朽记下了!"张胜春心中似乎有了几分明悟,连连点头答道。

"爷爷,张爷爷,酒宴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就在二老准备在说什么的时候,孙二宝从外面走了进来喊道。

"柳先生,我们先吃饭,然后再详谈吧!"孙相龙也不好再说什么,立马起身冲着柳牧做了个请的姿势。

"请!"张胜春也连忙起身。

两人的命都是柳牧救的,不管他们在外人面前如何,但是在柳牧面前,却是保持着绝对的尊重!

席间,十几人,全都一言不发,规规矩矩的吃饭。

刚才对柳牧不敬,已经被老爷子一顿狠批,他们可不敢再触老爷子的霉头了。

两位老人家也只是在聊着曾经的故事,偶尔奉承柳牧几句。

直到酒过三巡,孙相龙才终于正色说道:"柳先生,刚才还没来得及说,您救了我,更救了小张,不知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没什么要求,不过我需要一场可以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婚礼,如果我将婚礼主办权交给你,不知你有没有把握?"柳牧考虑了一下,盯着孙相龙问道。

"先生要结婚了?!"孙相龙一愣。

当然不止孙相龙,近乎所有人都满脸疑惑,毕竟整个云城,又有谁能配得上柳牧?

"父亲,柳先生要娶任家三女儿,任春雪。"孙胜真位于下首,此时起身回答道。

"任春雪,那个丑女?还是个傻子那个?!"孙相龙脸色一变,立马站了起来,"柳先生才貌双全,云城又有谁能配得上您,怎么能娶小户人家的痴傻丑女?!"

"我是入赘任家。"柳牧笑着摇了摇头。

"什么?!"这句话,直接让孙相龙站了起来,"柳先生您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啊,您如果真想结婚,若不嫌弃,我可以做主,将艳红许配给您,何必去当倒插门啊?"

"爷爷。"孙艳红却是幽怨的看了孙相龙一眼,脸色微红,低下头去。

"有些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你只要告诉我,能不能搞定?"柳牧再度摇头。

"当然可以,我可以保证这绝对会是一场旷世婚礼!"孙相龙不敢再多言,立马点头答道。

"婚礼日期,九月十四。"柳牧这才点头,"另外,我需要你为我做一对东西,等会儿我会将图纸交给你。"

"没问题!"孙相龙拍了拍胸脯。

"我也没什么可送的……"见孙相龙这么干脆,张胜春有些尴尬,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柳先生,这张卡,是花旗银行限量发行的至尊黑卡,全球只有一百张,额度十个亿,有了它,您可以成为任何一家银行的超级会员,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享受最尊贵的待遇,我将它赠送给您了!"

"小张,你有心了。"孙相龙哈哈一笑,立马接过黑卡双手奉到柳牧面前。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柳牧也没推辞,接过来放进了口袋。

这老小子一看就是人傻钱多的主儿,不要白不要!

"对了小张,你这次来看我,说是有要事来此,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孙相龙红光满面,非常高兴,却是话锋一转,突然将话题引到了张胜春身上。

张胜春眉头微皱,没想到孙相龙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先是看了柳牧一眼,这才回答道:"我来云城,是为了云山的一件宝物。"

 

 

第十四章最后一把,我还是押小!

"宝物?"十几人一愣,全部看向张胜春。

孙相龙更是兴致盎然:"我们在云城生活了这么久,怎么一直没有听说过,到底是什么宝物啊?"

"这个消息,是一位高手透露出来的,知道此事的人少之又少,其实我们也是过来碰碰运气。"张胜春说完,对着柳牧一抱拳,"柳先生医武双绝,不知有无兴趣,一起深入云山以探之?"

"我最近都比较忙,以后有时间再说吧!"柳牧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却记住了这件事。

柳牧拒绝,张胜春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这件事情是绝对保密的,柳牧救了自己,自己不好隐瞒,他相信孙家不会出手,但柳牧可不一定。

见柳牧表现得并无兴趣,张胜春打了个哈哈,立马将话题引向别处。

直到深夜,孙相龙才命孙艳红将柳牧送回好味斋。

一路上孙艳红也是不断从后视镜偷看柳牧,这让柳木很是无奈:"大姐,我脸上有花吗?"

"没。"孙艳红脸上浮过一丝慌乱,"我只是比较好奇,像你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会入赘小小的任家。"

"有些姻缘,是躲不开的。"柳牧仰身微闭双眼,淡淡的说道。

孙艳红咬了咬嘴唇,沉默了足足十分钟,才再度开口道:"爷爷说的那件事,我没意见。"

"哪件事?"

"没什么……"

孙艳红一撇嘴,哪里敢再说下去,场面一度陷入沉默,直到柳牧下车,孙艳红才长舒一口气,小脸犹如熟透的苹果,通红通红的……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柳牧跟王婷借了两千块钱,去了那家赌场。

刀疤脸早已恭候多时,见柳牧到来,顿时一声冷笑:"没想到你真敢来,倒是出乎我的意料,钱呢?"

"别着急,等我赢了就还给你。"柳牧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千元。

"你他妈耍我?!"刀疤脸脸色一变,砍刀又从怀中抽了出来。

"怎么,怕了?"柳牧嗤笑道,"赌场就是打开大门让人来赌的,你是怕我把你这个赌场的钱都赢光是吧?"

"我会怕你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此话一出,刀疤脸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欢迎,只要是来赌的,我们都欢迎,请吧!"

"那我就不客气喽!"柳牧微微耸肩,进入了赌场之中。

"疤爷,我们去趟赵家?"一名小弟,上来请示道。

"先别着急,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玩出什么花儿来!"刀疤脸摇了摇头,"给我盯死他,如果敢出老千,立马剁了他的双手!"

"没问题!"两名小弟闻言立马跟了上去。

换了筹码之后,柳牧四处转了一圈,直接来到了赌大小的台前。

就一个骰子,庄家来掷,一二三为小,四五六为大,赔率两倍。

这个比较简单,此时台前已经聚集了七八人玩着,柳牧想都没想,就将两千块放到了小这一栏上。

庄家通过耳机,早就得到指示,此时手法一变,骰子在台子里滚了十几圈,最终在三与四之间微微旋转起来。

"三三三三三……"

"四四四四四……"

"艹,一定要四点,四点啊!"

"……"

随着众人的大吼,骰子最终停留在了四点上。

"赢了!耶!"一时间,押大的人兴奋的吼了起来。

"还没结束!"一人却是双眼一眯,突然发现骰子又动了动。

就好像有机器控制一般,本来已经四点的骰子,硬是成了三点。

"这怎么可能?明明是四点,不会是有猫腻吧?!"

"有个屁的猫腻,老子赢了你就说有猫腻,你赢得时候怎么没见你说?!"

"对,我们就是赢了,还特么不快点儿拿钱!"

一时间,周围炸了。

抱怨了几句,大家也不再多言,毕竟有输有赢,谁也没法掌握。

柳牧哈哈一笑,将四千块钱又雅在了小这一栏上。

尽管庄家已经使了手段,可点数就是不按照他的意思出现。

转眼十二把,把把都是小,柳牧已经赢了五百多万。

当然在五六把之后,大家就注意到了柳牧,接下来每一把都跟随柳牧来压,也让大家赚了个盆满钵满。

可怜赌场,在短短十分钟内,输了两千多万。

"小子,你他妈出老千!"闻讯赶来的刀疤脸,怒声骂道。

"你是不是有病啊?"柳牧当时就乐了,"骰子是你们的人扔的,我们只是押了下大小,自始至终都没碰过桌台,你居然污蔑我?"

"就是,这小兄弟除了押钱的时候,就没碰过桌台,你凭什么说人家出老千?!"

"平时我们输钱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我们出老千,我们一赢钱,你就不乐意了?!"

"说得好,你们赌场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们赢钱了,你就不让我们走了?!"

旁边赢钱的众人,态度十分强硬。

"对,我还就是不让你们走了!"刀疤脸冷笑一声,二十多人立马将众人围了起来。

"刀疤,你想干什么?!"一个戴着眼镜,六十余岁的老者脸色大变,不禁瞪着眼睛质问道,"我在这儿玩了一年多了,输进来了两千多万,我今天就赢回来了二百万,你居然要这么对我?"

"赌博么,有输有赢很正常,但是这小子把把都押小,把把都赢,那就是有问题了!"刀疤脸又将砍刀缓缓抽了出来,"今天,不把这事儿搞清楚,谁都别想走!"

"刀疤,你到底想怎么样?"柳牧一笑,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翘着二郎腿问道。

"你就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我可不信你有什么好运气!"

"我也调查过你,你这二十二年过的连狗都不如,做服务员都经常被欺负,你这种人应该是衰神附体才是,凭运气你能赢钱?!"

"现在,我来做庄,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赢!"

刀疤一把将砍刀插进桌台,将庄家推出去三四米远,握住骰子,沉声问道。

"既然你想玩儿,那无所谓啊!"柳牧微微耸肩,将八百多万筹码全部扔到了小上,"我还是押小!"

"那你可就输定了!"刀疤脸冷笑一声,吹了吹骰子,往桌台上扔去。

骰子顿时在桌台中旋转了起来,刀疤脸满脸自信,盯着柳牧说道:"柳牧,今天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要知道运气这东西,在赌场根本不靠谱!"

"小?又是小?!"此时,旁边一人突然大声喊道。

刀疤脸瞳孔一缩,果然见骰子停到了两点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刀疤脸一拳砸在桌台上,声音近乎盖过了整个赌场。

"谢谢你,让你赢了一千多万。"柳牧冲刀疤脸微微抱拳,"三百万,是我替我叔叔还给你的,剩下的,我可就拿走了。"

"我说过,你不能走!"见柳牧拿起筹码转身就要走,刀疤脸恶从心来,一个箭步冲上桌台,拔出砍刀高高跳起,对着柳牧的脑袋砍去。

"砰!"

柳牧早就料到刀疤脸会有这么一出,头也不回的踢出一脚,正中刀疤脸胸口,刀疤脸直接入皮球般飞了出去。

"疤爷!"众小弟大怒,直接将柳牧给围了起来。

"都给我住手!"一声娇喝从远处传来,令众人身子一颤。

远处,一位一袭红裙,一头红色短发的女子缓步走来。

她的身旁,居然是赵凯,点头哈腰,一脸谄媚,犹如一条狗那般。

 

 

第十五章你敢打我的狗?!

"龙姑?她老人家居然亲自出面了?"

"这小子看来要倒霉了,记得一年前红姑出面,一个出老千的小子四肢都被砍断了啊!"

"咱们离着远一些,可别溅我们一身血啊!"

见到来者,众人皆是一惊,纷纷四散而去。

而柳牧,视线一直在龙姑身旁的赵凯身上,疑惑的喊道:"叔?"

赵凯看着飞出去的刀疤脸,当时就怒了,上去一脚踹在了柳牧的屁股上:"你这臭小子,谁让你来的?是你把疤爷打成那副模样的?"

"我赢了钱他不让我走,还要杀我,我没杀了他已经给他面子了。"柳牧冷声哼道。

"你赢了钱?你以为你是谁啊?天天就知道端盘子的服务员还能赢钱?你怎么不说你是赌神在世啊?!"

"小王八蛋,你知道疤爷是什么人么,你敢打他?"

"我已经求龙奶奶给了我七天时间,你来这儿闹事,岂不是坏了我的好事?你这个畜生!"

"说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还不信,你他妈就是根搅屎棍啊!"

赵凯黑着一张脸,愤怒的骂道。

"我赢了一千万,还给赌场三百万,我们还有七百万。"柳牧嘴角微搐,沉声说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就你还能赢一千万?你……什么?你赢了一千万?!"赵凯撸起袖子准备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听到数额,却是一惊。

"赵凯,你在这赌场输了少说也有五百万了,结果被你侄子一下全部赢了回来,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没想到他居然是你侄子,你可算是走运了!"

"不过你们打了龙姑的人,这下可好事变坏事喽!"

周围人听到爷俩的对话,皆是幸灾乐祸,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可恶!"赵凯也是脸色发白,扭头对着龙姑躬身说道,"龙姑,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儿就算了吧?"

"刚才还喊龙奶奶,这么快就改成了龙姑,你变脸的功夫,还真是登峰造极啊!"

"你侄子打伤了我的狗,你觉得这事儿能就这么算了?"

"你这侄子,连押十三把小,都赢了,这老千,出的也真是精妙绝伦呀!"

龙姑嘴角一撇,掀起了一个很大的弧度。

"刀疤脸是你的狗?我们拿出两百万向你赔礼道歉,拿走五百万,你没意见吧?"柳牧淡淡的问道。

"小王八蛋,怎么跟龙姑说话呢?"赵凯大怒,又是一脚踹在柳牧屁股上。

龙姑是什么人,他可比谁都清楚,别说任天成,就算是孙家都得让她三分。

她背后的家族,是可以将孙家覆灭十几次的那种!

"你这侄子,倒是有趣啊!"龙姑扭头看向柳牧,双眸中闪过一道妖冶的红芒。

"彼此彼此,龙姑过奖了!"柳牧心中冷笑,仰头回视,丝毫不惧。

这龙姑难怪能撑得起这么大的场子,居然是一名修士,不过区区炼气期,就想暗算于我,那可就想多了!

"啊……"没由来的,龙姑呻吟出声,脸色瞬间大变。

"龙姑,您看……"赵凯抓住柳牧衣领将他往后拉扯了三四步,弓着身子,可怜巴巴的问道。

"把钱全部留下,你们与我,再无相欠!"龙姑站得笔直,沉声喝道。

"主人,不能让他们走!"刀疤脸从角落里爬出来,满脸鲜血,虚弱的说道。

他这辈子,还从没有受过这等欺负,他觉得胸骨碎了好几根,就算好了,下半辈子也废了!

"听我的还是听你的?!"龙姑大喝一声,手中骰子狠狠掷向刀疤脸,扭头指着赵凯骂道,"你们,滚!"

"走走走,小兔崽子快走!"赵凯大喜,立马拉着柳牧向外跑去。

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龙姑转身回到了专属的办公室,几乎刚刚关上房门,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一个趔趄跌倒在地,脸上满是怨毒:"柳牧……姑奶奶一定让你家破人亡!"

"叔,我看这龙姑不是等闲之辈,你居然可以跟她要来七天时间,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交易啊?"路上,柳牧狐疑的问道。

"老子救了你的命,你还在这儿瞎逼逼?"

"我能要来七天时间,是我本事大,要你跑来坏老子好事?!"

"如果不是我的面子大,够你死八回的!"

"滚蛋,别跟着我!"

路上,赵凯越想越生气,见柳牧开口,立马骂了起来。

早知道柳牧运气这么好,他完全可以带着柳牧去赌场,可现在闹了这么一出,赌场以后是去不成了。

"我还有点儿钱,给一萌买点好吃的,别忘了去参加我的婚礼,带上爷爷。"扔给赵凯一万块钱,柳牧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总觉得赵凯身上有问题,可一时间又看不出来,似乎……是少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曹尼玛,往老子身上扔钱,把老子当乞丐还是怎么着?"

"吃我家的住我家的,还敢给老子甩脸色?"

"真他妈养了个白眼儿狼!"

赵凯低头看着散落一地的钱,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捡着,一脸的愤世嫉俗……

经过两天三夜的施工,好味斋已经焕然一新。

看着整洁如新的大厅,柳牧与王婷并肩而站:"姐,你已经通知他们来上班了吧?"

"通知了,后厨已经去买菜了,中午就能营业!"王婷自信地说道,"不过这几天关门,可能会丧失一批客人,我打算做两天活动,只要是来吃饭的,都打八折!"

"老板就是老板,果然有生意头脑。"柳牧冲王婷竖起了大拇指。

"得了吧,今天可是你成为大堂经理第一天上班,好好表现,姐姐看好你呦!"王婷丢了个白眼儿,扭动着挺翘的臀部往二楼走去,留给柳牧无限的遐想空间。

对于柳牧成为大堂经理这事儿,大家都没有异议,也顾忌柳牧新官上任三把火,没有一人敢偷懒。

直到中午过去忙的两个多小时,一名服务员才过去偷偷地说道:"柳经理,你看到角落里那家伙了么,我觉得他不正常!"

"不太正常?"柳牧笑了,"就因为他要了一盘花生米一瓶二锅头,一坐就是俩小时?"

"您刚才太忙,根本就没注意,他是一盘一盘的要,已经连要了十二盘,而且花生还必须是剥了皮的。"服务员苦笑着摇了摇头,"正好是最忙的时候,这家伙每隔五分钟就喊一次服务员。"

"这个我注意到了。"柳牧点头,说着来到了那人面前,"朋友,我们店的花生米,您觉得味道还行吗?"

"还行吧,就是服务员不太行,上菜太慢。"男子推了推眼镜,笑呵呵的回答道。

"您只要剥了皮的花生米,我们后厨需要处理,上菜必然会慢。"柳牧十分客气地说道。

"砰!"

此话一出,男子一盘子花生米全部掀在了柳牧身上,怒声骂道:"这就是你们饭店的态度?!"

"抱歉,可能是我们做的不太周到,我重新再给您上一盘,另外这顿饭,打五折!"柳牧再度说道。

"重新上一盘就不必了,将地上的这些,一颗颗帮我捡起来吧!"男子冷笑一声道。

"小赵,帮这位客人把花生米全部捡起来。"柳牧眉头一皱,随即扭头指向一位服务员。

"你他妈就站在这儿你让别人捡?不知道讲究人人平等么?"男子一拍桌子,"蹭"的一声站了起来,"你,给老子趴下一粒粒的捡起来,少一个粒儿,老子砸了你们饭店!"

 

被夺舍之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被夺舍之后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被夺舍之后小说全文

上一篇: 《科技致富小专家周洋》全文免费阅读(与恩)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