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林甜韩尧坎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知归与归

林甜韩尧坎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知归与归

2019-11-08 12:56:30来源:zzy发布:知归与归

林一甜韩尧坎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总裁豪门类爽作者知归与归,主角林一甜韩尧坎是怎么出场的。本站提供甜入心坎撩夫要用心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甜入心坎撩夫要用心精彩章节免费阅读:林一甜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炸了宇宙的那个人,不然为什么在她欢欢喜喜着要以自己最美的模样嫁给心上人的时候,就魂穿了呢!魂穿了!林一甜含着眼泪想着:我忍!可是这个忍字还没想完,林一甜就直接掀了桌。因为,如果她要回到自己的身体,就必须得让冷血无情的韩尧坎爱上她如今这具身体的主人!这到底是个什么神仙穿越啊?!林一甜仰天大哭:我忍不了了!!

林甜韩尧坎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知归与归

《甜入心坎撩夫要用心》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你个渣渣

林一甜一睁开双眼便看到了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向着她伸来,而那双手的主人却有着一张她全然不认识的脸。

剑眉横飞入鬓,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正潋滟着寸寸星光,高挺料峭的鼻翼,棱角分明的唇角。

分明是好看到了极点的一张面容,此刻却是布满了怒意,一双眼正直勾勾的看着林一甜。

他那仿佛是要吃人的模样吓得林一甜不断的往后退去,却不曾想身后早已是没有了退路,直接从床边摔了下去。

而那双手却还是没有放过她,看到她摔了下去仍是毫不犹豫的扣住了她的脖子。

冰凉的触感让林一甜忍不住打了个颤,然后便感受到了脖颈处传来的窒息感,原本白皙无暇的的双颊也因此变成了不正常的红色。

“你...你神经病啊!”

“快...快点...放手!”

林一甜一边伸手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掰开那双扣住自己脖颈的手,一边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着。

她的话却只是换来了男子的一道轻笑。

“林一甜,你不是手段了得吗?”

“怎么现在知道给我装傻了?”

男子的话一说出口就让林一甜呆住了,他...他为什么认识她?

她觉得此刻这一切定是一场梦,可是那股窒息感却是如此的真实,真实的让她觉得下一刻就要去见阎王了。

明明上一秒她还在满心欢喜的挑选着婚纱,不过后来实在是太累了便忍不住在休息室里小憩了一会儿,结果没想到一睁开眼便看到有人想要掐死她?

林一甜表示此刻很崩溃!

她还要和自己的心上人裴介之结婚呢,她才不想被眼前这个冷漠无情的人给弄死啊!

这么想着她的心中突然就涌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气,手上的力气也暴涨了许多,一个用力竟生生的将脖颈处的手给掰开了!

脖子上的手一松开,林一甜当即就松了一口气,张开嘴狠狠的吸着新鲜的空气。

这个贱男人差点掐死她了!

那人似乎没想到她的力气会大到掰开他的手,一时也有点愣住了。

等到林一甜感觉到不再那么难受时,便抬起头直接凶狠狠的瞪向了眼前正在发愣的男子。

“你是不是傻?莫名其妙掐我干嘛?!”

一个没忍住林一甜直接朝着眼前这人骂了起来,只是这句话刚说完心里便升起了浓浓的委屈,眼眶中也一下子蓄起了两泡眼泪。

然后便委委屈屈的哭了起来。

看到她的眼泪落的愈发的凶猛,男子原本平了下去的眉眼再一次皱了起来,那双修长的手又一次扣住了她,只不过这次扣住的地方不再是她的脖颈,而是她的双颊。

“林一甜,把你的眼泪给我憋回去。”

“我没心情看你的表演,你的眼泪对我不起作用!”

恶狠狠的话又一次的从他的口中说了出来,端的是不懂怜香惜玉的架子。

他的话让原本正哭的起劲的林一甜一下子就止住了大声的哭泣声,低着头扁着嘴小声的抽泣着。

心中暗骂道:你个渣渣,仗着力气大就欺负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  

男人一说完话便冷哼一声,迈着长腿直接走了出去,徒留林一甜一人在内。

等到那人一走,林一甜便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

指着他离开的背影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然后她便在房间里转了起来,结果这一转就发现不得了了,整个房间除了地板和天花板以外居然都是粉红色的,就仿若是进入了一个粉红世界一般。

粉的她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这片粉色给惊掉了!

下一瞬便想到了刚才那个清冷出尘的男人,内心嫌弃的啧啧直叹。

没想到啊没想到,长得倒是人模人样,居然这么少女心!

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此时的林一甜心里已经没有了最初时的那份紧张与害怕,她想着自己从婚纱店里的休息室里突然到了这个粉的不得了的地方,定是遭人绑架了。

毕竟她可是燕城里人人羡慕的林家大小姐,如今在她结婚的当口更是有着众多的眼睛在盯着她呢,绑架她无非就是想要钱。

而她家嘛,啥也不多,就是钱多!

想通了这件事后,林一甜便伸了伸懒腰,爬到床上去滚了几圈。

她现在只要安安静静的等着她的裴介之来救她就好啦!

“林一甜。”

“林一甜。”

林一甜在床上睡的迷迷糊糊,耳边似乎是传来了有人喊她的声音。

她掏了掏耳朵,翻了个身,全然当作没听见的模样。

“林一甜!”

那道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只不过这次的声音里夹杂着狠戾,惊的林一甜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

“谁?谁在喊我?”

她的话音刚落,那道声音便又传了过来。

“是我,你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原本已经坐在床上的林一甜又躺了下去,心想:肯定是在做梦!

结果一躺下去就感觉到似乎有密密麻麻的针在刺她一般,疼的她大喊了一声便又坐了起来。

她原先睡的昏昏沉沉的头脑此刻也因为这份疼痛清醒了不少,一双漂亮的挑花眼警惕的看着周围。

却发现整个房间除了数不尽的粉便空空如也了,一点有人说话的痕迹都没有。

就在她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道声音又开口说话了:“林一甜,你魂穿了!你的灵魂如今在我的身体里面了!”

这句话仿佛是一道烟花般,立马在林一甜的脑海里炸开了花!

什么东西?

她魂穿了?

魂穿了?!

足足愣了十秒她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整个人也跟着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就是小憩了一会儿,怎么就魂穿了呢?

那道声音好像是读懂了她的心思一般,干巴巴的笑了一声,然后才道:“我自杀了,你刚好是离我最近的同名同姓的人,又碰巧你在睡觉意识最弱,所以...就魂穿了。”

听到她的解释,林一甜此时很想把这个主人的灵魂揪出来暴打一顿,自杀就自杀为什么还要把她拉上当垫背的?

知不知道她现在要和自己的心上人结婚啦?

这样的话,她以后怎样才能遇见她的裴介之啊?

林一甜此刻又气又恼,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暴走的边缘,她这一辈子都没这么希望过自己能够被绑架!

绑架多好,非得给她整个魂穿?!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挑衅的眼神

林一甜托腮望着虚空处,脑海里一片空白,足足过了近一个小时她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心里无奈的想到:魂穿就魂穿,我忍!十八年后,本甜又是一条好汉!

颇有些壮士断腕的豪情气概。

然后她便认真的问着哪位原主的灵魂:“赶紧把你的生平告诉我,别耽误时间了!”

原主的灵魂嘴角抽了抽,无语道:“让我别耽误时间,你还发一个小时的呆?!”

听到她的吐槽,林一甜不甚在意的挥了挥手,催促道:“赶紧的,别磨蹭!”

林一甜的话刚一落下,便听到原主的灵魂尖叫了一声,刺得她立马把耳朵捂了起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林一甜的心里升起了一股害怕之感。

只是这份害怕还未完全涌入心头,就听到了那道原本中气十足的声音此刻虚弱无力的说道:“你一定一定要韩尧坎那个贱男人爱上你,否则这一辈子你都回不去了!”

“你的身体还在,所有人都在等你!你一定一定要完成我对你的要求,不然你永远都回不到你自己的生活了!”

说完这一切,整个房间刹那间就变成了死一般的寂静。

坐在床上的林一甜一脸懵逼!

这到底是个什么神仙穿越?!!!

她原本都做好要代替这个人好好的活下去的打算了,结果被告知她还可以回到原先自己的生活,代价只要是让韩尧坎爱上她?

可是谁来告诉她韩尧坎是谁啊?!!!

气的林一甜直想掀桌,委屈着抬头仰天大哭:我忍不了了啊!

哭着哭着她便想到了她在燕城的时候。

可是那明明是前不久的事情,如今想来却仿若是已过千山万水,已跋千里之涉那般的遥远。

她是林家大小姐,燕城独一无二的存在。

那可是人人羡慕巴结的对象,从小到大她都是最耀眼的存在,可以这么说,她林一甜就是燕城的小公主!

就好像是应证她的名字一般,她在燕城只尝过一种味道,那便是一一甜味。

从未受过一丝一毫的委屈。

可是却在她结婚之际,她突然魂穿了!

穿到了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最最艰难的是她居然对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半点都没感应到!

你说说,这以后该怎么混下去啊?!

林一甜红着双眼,抽抽嗒嗒的在心里想着。

“哐铛”一声,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人依旧是先前的那名男子,只不过他的脸色比之前还要难看了许多,进来的气势也比之前更为的冷漠。

他以一种冷冽至极的眼神扫向了坐在床边的林一甜,淡声道:“起来,和我走。”

哭的好不伤心的林一甜听到这话一脸懵逼,然后便眼眶红红的瞪了他一眼,道:“你神经病啊?我为什么要和你走?”

她的这句话还没说完,男子就直接大步上前扯住了她的手臂,二话不说的把她从床上拽了下来。

林一甜吃痛的喊了一声,道:“放开我,疼!”

她的抗议换来男子的一道轻笑,不过却还松开了她的手,转过身抱起手臂一脸嘲讽的看着林一甜,说道:“你以为我想碰你?!”

看到他那嘲讽的表情,原本还在心里伤心的林一甜立马就认真了起来。

她林大小姐什么时候让人用这样挑衅的眼神瞧过?

这么想着林一甜那如兔子一般红红的眼眶里,立马就跳跃出了愤怒的小火苗。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回怼道:“谁要你碰了?我还不乐意你这个贱男人碰我呢!”

说完还附带了一个嫌弃加不屑的眼神。

本以为眼前这人听到她这话会生气恼怒,结果没想到他竟然笑了,仔细一看,那俊美如嫡仙般的脸上仿佛还带了一份满意。

然后便听到他说:“林一甜,这是你说的,你要好好记着这话。”

他这幅阴测测带着算计的样子,看的林一甜心里毛骨悚然。

顿时心中就升起了一股子的不安,却还是嘴硬道:“我说的就是我说的,我林一甜说到做到!”

得到她的保证,眼前这位从见面以来一直对她臭着一张脸的人终于对她绽放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看到眼前这人突然对她笑了起来,林一甜一下子就愣住了。

不为什么,只因这人笑的着实是太好看了点。

就如同高山冰雪上的哪一抹暖阳般温暖惬意,又如同夏日烈阳里偶然携来的凉风般舒适自得。

林一甜想,她以前觉得她的未婚夫裴介之才是这个世上最最俊美无双的好男儿,可是如今看着眼前这人,她的心中竟出现了丝丝的动摇。

还没等到在心中将两人好好的做个比较,这家伙就直接粗暴的开口打断了她的想象:“看你什么看!跟在小爷身后赶紧走!”

林一甜撇了撇嘴,默默的跟了上去。

而眼前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林一甜一个没注意便撞了上去。

只是还没等她痛呼出声,一道饱含怒意的声音便抢先说了出来:“孽女,跪下!”

林一甜被撞的两眼冒星星,又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喝震的耳膜生痛,然后便当作没听见般的准备掏掏耳朵。

结果手刚摸上耳垂,便被狠狠打了下来。

林一甜当场就震惊了,是那个小崽子居然敢这么用力的打她?

然后她便将一直低着的头抬了起来,想要看看到底是谁打的她,却没想到这一抬一看就发现不得了了。

好家伙,眼前竟站满了人!

那简直是用人山人海来形容都是丝毫不夸张的场面!

而打她的那人就站在她面前,正怒目瞪着她,一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两鬓斑白的头发竟也有着因生气而向上立起的趋势。

林一甜一看,立马就怂了。

心想:八成这人是和原主有关的人,既然不知道那就赶紧闭紧嘴巴不要说话。

这名中年男子看她没有反应,便又朝着她大喝了一声,道:“你这孽女听到没有?跪下!!”

孽女?

林一甜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这个关键的字眼,原本有点没有底的心中立马就充盈了点,暗道:都叫孽女了,这人肯定是原主的父亲!

想通这一点,林一甜赶忙利索的跪了下来。

面子这些身外物在大事大非面前,还是可以不要的。

毕竟此时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林一甜才不想为了一时的面子而白白遭罪受。

因此向来霁月风光的林大小姐跪的是一点心里压力都没有,反而是坦然的很。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一落千丈

如林一甜所言,眼前这位怒发冲冠的中年男子正是原主的父亲一一林山海。

林父看到她听话的跪了下来,怒气满面的脸色终是稍微好看了些,只是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一眼。

林一甜眼观鼻,鼻观心的当作没有看到他这一记眼神,在一旁默默的跪着,想着把自己的存在感尽量降到最低。

就在她跪的快要睡着的时候,背后腰间的软肉突然被人掐了一把,疼的她差点大喊出了声。

等到她把那道痛呼憋了回去,便立马转过头去想要看看是谁掐的她。

映入眼中的仍是先前那个在粉色房间看到的男子。

她柳眉一竖,怒道:“你掐上瘾了是不是?又掐我!”

男子并未看她,只是将削薄好看的唇凑到了她的耳旁,轻声道:“给小爷记住你刚才对我说的话。”

而林一甜从未被人对着耳朵说过话,不习惯的很,且男子说话间的热气直直的喷到了她的耳朵上,使得她的耳朵痒得不行,因此他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不过她还是敷衍的答道:“好好好,我知道了,赶紧把你的嘴巴离开我的耳朵,痒死了!”

说着就伸出手一直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耳朵,仿佛是想将刚才的哪股子热气揉散一般。

那家伙看到她这幅模样,毫不犹豫的抬起手往她脑袋上弹了弹,凶巴巴的说道:“记住,你要敢耍小爷,爷我弄死你!”

弄死你个大头鬼!

林一甜瞪了他一眼,没吭声。

这时原本已经好久没说话的林父突然指着她,说道:“孽女,你自己说,这件事怎么解决?”

突然被点名的林一甜一脸问号?

这件事?哪件事?

林一甜在心中泪奔,她现在完全没有原主的记忆,她怎么知道这件事是什么事啊!

一时之间急的她脸上的汗水齐刷刷的掉了下来,整个人也是心虚的厉害。

如今这里这么多的人,她不敢随意开口说话,万一要是说错了,那后果可就是真的是不堪设想了。

虽然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大家的思想也都比较开放了,可魂穿这种事情还是极少真实发生的,要是被这些人知道了,保不齐就把她送给国家去搞研究了!

光是想想那画面,林一甜就觉得可怕的厉害。

整个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放在了她的身上,这样热烈的目光,即使林一甜此刻低垂着头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她心里的紧张不安又是上了一层,口干舌燥的厉害,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答。

或许是上天垂怜她,一直端坐在沙发上戴着金丝边眼镜面容儒雅的一位中年男子开口转移了话题,道:“尧坎,你说这件事怎么决定?”

尧坎?

这两个熟悉的字一下子就窜进了林一甜紧张不安的心里,她记得原主就是要让她找这个叫尧坎的人!

此时她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早已因“尧坎”这两个字而丢到了一旁,一双顾盼生辉的美目正认真的看着四周,生怕一个没注意就错失了见到韩尧坎的这个机会。

只是未见其人而先闻其声,一道沉稳好听的男声首先进入了林一甜的耳朵里。

“无所谓什么决定,一拍两散方为最好!”

话音刚落,韩尧坎便一脸淡然的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而跪着的林一甜此刻已然再一次惊呆了!

这...这这...这人不就是在房间里的那个贱男人吗?!

林一甜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她原本还期待着韩尧坎会是一个像裴介之一样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结果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没皮没脸,动不动掐人的混蛋?

林一甜觉得这一秒她还是当场去世比较好,她不想面对这个现实怎么办?

韩尧坎刚才一直隐藏在人群之后,因此他的突然出现着实也是让众人大吃了一惊。

今天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韩家和林家的亲戚,当然也有少数其他家族有声望的人。

这些人来这里无非就是为了看看名门望族韩家如何解决与落魄小族林家的婚事。

原本之前的林家也算得上是一个大家族,只不过前几年非的搞一个什么企业转型,结果没想到型没转成,老本倒是给亏完了。

硬生生的让自己从一个中上游的企业变成了在中游以下徘徊的企业,可谓是一落千丈。

所幸的是,林家与韩家自小就定了娃娃亲。

这定的自然是林家大小姐林一笑与韩家太子爷韩尧坎的亲,可没想到,就在两人好事将近的时候,林家二小姐林一甜进来插了一脚。

她竟把自家的姐夫睡了,要是这件事两家人私底下好好解决也就罢了,偏偏这林二姑娘是个胆大的人,将这件事情闹的满城风雨。

现在这景川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林二姑娘上了自家姐夫这件事?

原本林家或许可以因为这次的联姻东山再起,如今出了这么一桩丑事,能够保住现在的产业不被韩家打压就算不错了!

要知道韩家在商场上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被林家如此算计不以牙还牙才怪!

不过这些都是在场众人心里的想法,林一甜并不知晓。

此刻的林一甜内心极度的无语,她实在是没有想到房间里的那人竟然就是韩尧坎!

现在想想原本和她说话说的好好的原主灵魂突然之间就消失了,恐怕就是因为当时韩尧坎快要来了,这才把她吓走了吧?

想着她便再次悄悄的用余光瞄了他一眼,却不曾想到被那人逮了个正着。

她看到那人的眼神里带着威胁。

猛然的,林一甜想起了他们两人之前说的话,她的心里升起了丝丝不好的感觉。

果不其然,韩尧坎开口了。

“之前林二小姐可是亲口对我说她不稀罕我,因此韩林两家的婚事就此作罢即可。”

听到他的话,林一甜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她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抱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这个韩尧坎就是在坑她!

虽然说她不知道原主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她明白为了完成原主交代的任务从而使得自己顺利回到本身,就不得不使韩尧坎口中韩林两家的婚礼顺利进行。

只有这样,她才有与韩尧坎接触的机会。

这样想着林一甜便朝着韩尧坎扬起了一个假笑,然后就将脸扭了过来低下了头。

在场的众人看着她这一系列动作不禁有些愣住了,心想:这林二姑娘是想要做什么?

不过下一秒他们就立刻明白了。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我稀罕你

只见原本跪在地上的林一甜站了起来,将先前低下去的头抬了起来,好看的眼眶中蕴满了水汽,看的让人好生怜惜。

然后她便伸出手眼巴巴的看着站在前方的韩尧坎,惨兮兮的说道:“我没有说过不稀罕你,我说得是老稀罕你了,你听错了。”

语罢,便将伸出的手轻轻的扣住了韩尧坎垂在一侧的手牵住了,看向他的眼神里含情脉脉。

她的话和动作让韩尧坎一阵恶寒,他的嘴角紧紧抿着,带着厌恶与讨厌的情绪。

似是怒极反笑,韩尧坎道:“林一甜,你真的确定你是这么说的?”

他这反问的话,却让林一甜听出了肯定与威胁警告的意味。

莫名的让林一甜心里“咯噔”跳了一下。

似乎是眼前这人又要发怒的迹象了。

林一甜在心中默默地想了一下。

静了一会儿,就在众人以为林一甜会顺从韩尧坎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委屈的哭声。

“嘤嘤嘤,我就是这么说的,我就是老稀罕老稀罕你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林一甜就是老稀罕韩尧坎了!”

说着就将原本牵住韩尧坎的手松开了,直接一把抱住了他精瘦的腰,并且将一张小脸深深的埋在了他的怀里,顺道把鼻涕眼泪一并擦在了他昂贵的衬衫上。

低着脸哭泣的林一甜心里一阵得瑟,暗道:让你刚才坑我的话,现在气死你!

韩尧坎被她突然一把抱住,整个人都往后退了退,等到站定时便感觉到了胸膛前的一片湿润。

整个人愣了半响后才反应过来这片湿润是什么!

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居然把眼泪鼻涕蹭到了他的衣服上!

韩尧坎心中顿时就掀起了一阵狂怒,一双修长的手死死的扣住了林一甜的手,道:“林一甜,谁给你的胆子?!找死!”

话音刚落,便将怀中的人毫不犹豫的推了出去,生生地将林一甜推到摔倒在了地上。

随即一旁的人赶忙递了一包纸巾给他,韩尧坎阴沉着一张脸看着被推到地上的林一甜,将纸接了过来。

这个女人简直是不给点颜色看看不知道什么叫做分寸!

上次趁他一时不备给他下药把他骗上了床已经是到了他忍耐的极限,今天居然还不识好歹的将鼻涕眼泪蹭到他衣服上来?

她是嫌命长还是如何?

看来这个婚不仅是要退了,就连林氏企业也都该好好打压打压了!

被推出去摔倒在地上的林一甜现在完全是懵的状态,她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下手这么狠?当着如此多的人竟还敢如此嚣张?

她林一甜不要面子的吗?!

过分!!!!

只是这句过分还没想完,便听到了周围有人大喊了一声:“看,林大小姐出来了!”

林大小姐?

林一甜反射性的看向了自己,心想到:我不就是在这里吗?

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已经魂穿了,如今的她早已不是燕城里独一无二的林大小姐了。

随即便想到了众人口中林大小姐的身份了,恐怕这位林大小姐就是原主的姐姐了。

这么想着,一时之间她都忘了站起来,只是顺着众人的目光朝着哪位林大小姐看了过去。

只见一位穿着浅粉色连衣裙,长发及腰面色温柔的女子从楼上走了下来,身姿绰约脚步莲莲。

只是简单的一眼,林一甜的眼泪却立马涌了出来,鼻尖发酸,委屈地喊道:“姐姐!”

话音一落,林一甜就呆住了。

现在的林大小姐于她而言不过就是一个陌生人罢了,可为何一见面她就忍不住委屈落泪了呢?

林大小姐林一笑缓步从楼上走了下来,周身都散发出了一种温柔的气质。

周围的众人都被她这独有的气质给看呆了,心中暗暗惊道:都说这林大小姐是出了名的端庄大方,今日一瞧果不其然啊!

只是当她看到林一甜坐在地上周围竟没有一人去扶她起来的时候,那份温柔里便夹杂了一抹沉重。

“一甜,快站起来。”

林一笑看向坐在地上的林一甜柔声说道。

她温和的态度让林一甜有些不知所措,她在燕城的时候是林家唯一的孩子,没有过兄弟姐妹,从来都不知道有姐姐妹妹会是什么感觉。

没想到如今魂穿到了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竟有幸能够得到一个如此温柔的阿姐。

这么想着,林一甜原本委屈的眉眼软了软,冲着林一笑扬了扬嘴角,模样乖巧的很。

林一笑缓步走到了林一甜的身边,将她扶了起来,然后便脚步沉稳的走到了韩尧坎的身边。

此时的林山海看着自家的大女儿下来了,心里生出了一点不悦。

他分明今早吩咐过她让她不要下来,现在事情本就是一团乱麻,她过来不是更加添乱吗?

这么一想,林山海便沉着脸对着林一笑说道:“一笑,这里没有你的事,你赶紧上去!”

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素来听话的林一笑今日听到她父亲这话却始终没有动。

一时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凝滞。

站在一旁的林一甜有些不解的看了林山海一眼,为什么自己的大女儿下来就非的让她上去?

心中这么想着便直接问出了口,道:“为什么要让姐姐上去?”

她的这个问题仿佛是让原本与林一笑僵着的林山海找到了个豁口,看着林一甜直接大骂了出声:“你个孽女,闭嘴!这里没你插话的分!”

被骂的林一甜翻了个白眼,只是还没等到她回话过去,林一笑便开口说了话:“爸,我为什么要回去?这件事本来就和我有关,那我就有资格来处理,你也没必要如此凶一甜。”

她的话直接让一直隐忍着怒火的林山海发了飙,斥道:“处理?你来处理什么?!”

“不要脸的是你妹妹,有你何干?!你给我好好呆着就可以了!”

站在一旁没有开口的林一甜又一次躺枪,心里顿时就生出了一股子的恼怒: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的女儿不要脸?

这么一想,林一甜心中登时就忘了自己没有原主记忆这一事,气冲冲的开口说道:“你说说,我怎么就不要脸了?我哪里让你丢脸了?”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一道轻笑声。

林一甜扭头一看,是韩尧坎那没皮没脸的家伙发出来了。

因心中恼着刚才他推倒自己这一事,林一甜不轻不淡的看了他一眼就将脸转到了一边。

她现在真的是很不想看到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韩尧坎看着她这幅嫌弃的模样,眉宇之间闪过一丝阴鸷,他韩大少爷什么时候让人用这幅嫌弃的模样看过?

顿了片刻,然后便开口说了话,只是这说话的声音是又冷又嘲讽:“林二姑娘怕不是忘了自己做过什么事了吧?”

“看来在自家姐姐快要结婚的时候与自家姐夫滚床单这种事情于林二姑娘是很荣幸的事情啊!”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不能了断

韩尧坎的话一说出口就将原本气势汹汹的林一甜惊了个里焦外嫩!

和姐夫滚床单??

和姐夫滚床单?!

滚床单!!!

脑海里面将他那句话自动的循环放了几遍,林一甜觉得此刻自己的脑袋瓜子已经是不够用了。

这原主也是...忒...忒大胆了吧!!!

虽然说她林一甜在燕城也是一个出了名的小混蛋,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她一向是能够保持着十分清醒头脑的,是断然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即使这位姐夫还只是名义上的!

林一甜在心中悄悄地为自己捏了把汗,她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林父要一直喊她“孽女”了,也算是知道原主为什么自杀了!

作出这样对不起自家姐姐的事情,不羞愧而死才怪!也难怪她之前一看到林一笑就忍不住哭了,这恐怕就是原主自己心里的内疚不安罢了!

哎,真是说不出的无语啊!

等到林一甜把这些想清楚明白后,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话去反驳刚才韩尧坎的话。

她觉得此刻无论她说些什么都是不讨好的,索性便闭紧了嘴巴不再与韩尧坎争辩。

原本韩尧坎还想要看看她是怎么来接这个话的,结果等了半天却是一句话也没等来,心里莫名腾起了一股怒火,刚想要开口继续讽刺林一甜,林一笑却先是说了话。

“三爷,你我之间的婚事可以取消,但是!你和我小妹之间的事却不可以就此了断!”

三爷是外界对韩尧坎的称呼,因他是韩家的第三个孩子,前面有两个姐姐,故此以三爷而称。

林一笑的话让韩尧坎将原本到嘴边针对林一甜的话收了回答,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个未婚妻,道:“林大小姐好口气,你说事情不能了断就不能了断吗?”

“我韩尧坎不想做的事还没人能够逼迫的了!”

一番话,霸道强硬的很。

他的这些话听在众人的耳里,让众人顿感一阵唏嘘,心道:看来这林家不禁要赔了一个女儿,恐怕这以后在景川城都混不下去了吧!

林一笑仿若是未曾听到他话里的不悦与威胁一般,淡然开口说道:“我林家虽如今大不如前了,但曾经好歹也算是名门望族,你将我家小妹吃干抹净就想不负责任,那我告诉你,我们林家即使是倾尽一切也不会让你们韩家好过!”

林一笑的这番话竟是说的比韩尧坎还要强硬!

在场的人几乎都已经傻眼了,为了一个名分竟要如此的拼吗?!

莫说众人,一旁的林一甜都已经是呆住了!

她原本以为这个姐姐会怨恨她抢了自己的未婚夫,从而对她心存不满,结果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的护着她?

可是转念一想又隐隐约约的觉得不太对劲,现在都已经是新世纪了,众人对于这些男欢女爱啥的都看的比较开了,虽说原主和韩尧坎那混球滚了床单,但是如果他们韩家不愿意,她大可以在找其他人啊!为什么非要吊死在韩尧坎这颗歪脖子树上?

而林一笑将这话说完,未等韩尧坎开口便又快速的说道:“如果三爷不介意我将那件事说出去,大可以不娶我家小妹。”

温温柔柔的话里却裹着威胁的利刃。

原本是一副吊儿郎当态度的韩尧坎听到这话,好看的眉宇间不自觉的携上了冰霜,轻笑一声道:“看不出来我这温润的前未婚妻竟这般的伶牙俐齿!”

话语里已蕴满了浓浓的不满。

两人之间似是打着哑谜一般的话,听在林一甜的耳里一团雾水,暗道:那件事?是什么事啊?居然能够威胁到韩尧坎这家伙?

林一甜觉得有点不可置信。

这时先前那名带着金丝边眼睛的中年男子开了口,道:“尧坎,好好和林大小姐说话!”

语气里压着不悦。

一旁的林一甜看到韩尧坎的脸色因为这位中年男子的话变得更加的难看,心中对那件事的好奇又上了一层,仿佛是猫抓一般的心痒痒。

可奈何此时又不好问出口,就只能死死的抑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韩尧坎那棱角分明的唇向上弯了弯,眼神晦暗不明的看着林一笑,一言不发。

林一笑也不惧怕他这渗人的眼神,坦然的回望着他。

望着他们两人之间那暗搓搓的对峙,林一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此刻是真心想不通为什么原主要在韩尧坎与林一笑之间插一脚?

就在她快要再一次无聊的睡着的时候,韩尧坎开口说了话。

“好,我答应和林一甜结婚,但是!不要妄想我给她婚礼!”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惊住了。

这韩家三爷的话是再清楚不过了,他娶林一甜明显是被林大小姐话中的那件事给威胁到了,而不给婚礼则是韩家赤裸裸的羞辱与不满。

试问豪门大家的联姻只剩下那两张证,象征宣告身份的婚礼仪式却没有,这不是赤裸裸的羞辱与不满还能是什么?

即使这林二姑娘嫁过去恐怕也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的!

听到他的话,林一甜眼前的瞌睡虫立马就跑的无影无踪了,忍不住抬手掏了掏耳朵,一副全然不敢相信韩尧坎这自大的家伙竟然接受了这威胁!

而现在她面前的林一笑却是扬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对于他不肯办婚礼仪式这事也没有过多的纠结,应声答了句“好,这是你说的。”

而作为当事人的林一甜竟没一人问过她的意见,林一甜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她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

如果她选择拒绝也就相当于选择与韩家摆脱关系,那么她和韩尧坎就不会再有联系,而这样的话她就无法完成原主要求她的任务了,她也就再也回不到燕城的那个林一甜了。

向来过惯了惬意生活的林一甜生平头一次感受到了无可奈何与别无他法。

这时默了半响的林父终于开口说话了,对于如今的这个结果他是很满意了。

虽然韩尧坎是不满意的模样,但是至少他的女儿还是嫁给了他们韩家,以后林氏企业在这景川城多多少少还是有了点底气。

只听到他道:“多谢各位来到这里,今天晚上咱们韩林两家的事已经彻底解决了,望以后咱们还能够多多关照!”

甜入心坎撩夫要用心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甜入心坎撩夫要用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甜入心坎撩夫要用心全部章节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