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娇红记小说全文免费by孟称舜

娇红记小说全文免费by孟称舜

2019-11-08 13:02:16来源:KX发布:孟称舜

娇红记又名娇红记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王文瑞经历什么,作者孟称舜小说娇红记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娇红记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娇红记》取材于北宋宣和年间一个真实的故事,并根据元代宋梅洞小说《娇红传》改编。由明朝孟称舜所写,描述王娇娘和书生申纯的爱情因不被准许而双双殉情的悲剧。《娇红记》所表现的男女青年争取婚姻自由的主题,在元明间的戏曲中曾被反复表现过。但是,《娇红记》没有停留在它以前的爱情作品已达到的高度,无论在人物形象的塑造或反映现实的深度上,它都有其自身的特点,闪烁着新的思想的光辉,

娇红记小说全文免费by孟称舜

娇红记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十二、妓饮

申纯却并不是说来就能来的。

申庆夫妇,为王家拒婚苦恼了数日。申庆认为,王文瑞是有意嫌弃申家非官非宦,故而托辞相拒。一气之下,再不许申纯到王家行走。夫人却左右为难,既不好数落自己兄弟,又无力反驳丈夫。申庆夫妇只有指望申纯能热衷科举,金榜题名,娶个名门之女争回这口气!

申纯哪里还会有心学业!

刘婆捎回来的信,像火一样灼着他的心。每每对月伤心,赏花泪下,心中所念,无非娇娘。

申纯未遇娇娘前,与成都府色艺双绝的名妓丁怜怜极相厚善。怜怜风流俊俏,曾得帅府公子顾盼。申纯妙年秀丽,怜怜一见便生倾慕之心。但申纯自与娇娘分手还乡后,怜怜屡次遣人请申纯前往,申纯总是托故推辞。申纯的好友陈仲游,也是一位贵介公子。见申纯每每临风对月,惆怅无限,硬是拉申纯到怜怜家散心解闷。

怜怜一见,喜从天降。温存款曲,置酒招待。申纯只是借酒浇愁,对怜怜的百般询问终不答一言。

借酒浇愁愁更愁,连饮数觥之后,申纯已是酩酊大醉,伏案不醒。怜怜见状,只得请其女友伴姐陪侍仲游另寝别室。自己忙着亲铺枕褥,焚香薰被,要侍候申纯安寝。

“娇妹,娇妹,你让我想得好苦!”

怜怜收拾完毕,刚要从案前扶申纯上床,忽被申纯一把抱定,只听他口中连呼“娇妹”不绝,怜怜既感愕然,又复不悦。她轻轻挣脱申纯,自顾走向一边,冷笑一声道:

“怪道我连着四次派人请你不来,来了又是这般不瞅不睬的模样,让人心里好不纳罕!原来是你早已另有新欢,早已将我弃置不顾。既然如此,何不爽快直说,让人闷兮兮的心里难过!”话未说完,已潸然泪下。

申纯的酒本已醒了三分,怜怜这一激,又醒了七分。他见怜怜呜咽低回,其情甚是孤凄幽怨,心内细想道:

“此事都是因我而起。以怜怜对我的情份,本不应如此冷落她,但我心中已有娇娘,岂可再有狎妓邪行?但若不向怜怜实说,却也对她不起。我只有向她实说,绝了她的念头才好!”

言念及此,长叹一声,却不知觉信口吟出两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怜怜闻言,心内一惊,接口便问道:

“申相公你并未成婚,怎么吟起元微之的离思诗来了?可见我适才并没有错怪你!”

申纯只得将自己与娇娘相遇订盟之事和盘托出。

怜怜醋意并未消除,追问道:

“娇娘是谁家女儿,竟得你如此倾心?”

申纯答道:

“娇娘乃是我眉州舅家表妹我与她一见钟情私定终身,并有婚姻之约,前日遣媒人去议婚,竟被拒绝。我心中抑郁,却又时刻不能忘怀于她。我本不应再到你门上,又碍不过陈仲游的面子,让你受了这番委屈,真是何苦来哉?天已不早,我也该告退了!”说罢,长揖到地,便转身欲夺门而去。

怜怜此时方恍然大悟,但好奇心驱使她拉住申纯道:

“申相公慢走一步。我且问你:娇娘是名门闺秀,奴是风尘女子,自不可同日而语。但我对你并未有婚姻之想,不过是你欢我爱,及时行乐。为何要如此绝袂而去,令人难堪?难道她真的美到令你如此痴情的地步吗?”

申纯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不愿再损伤怜怜的自尊心。妓女也有自尊心,尤其像丁怜怜这样色艺冠绝一时,整日被男人包围的名妓。

但丁怜怜逼得他不得不说!

他沉吟了片断,只得尽量委婉地答道:

“娇娘的容貌可与西施、王嫱媲美,但她的丰韵、气质更要超过西施、王嫱。我实在无法向你形容她的神韵,因为在她面前,一切美的语言都要显得笨拙和无能为力。”

怜怜不禁黯然。

沉思良久,她忽然自言自语,冒出一句话:

“既然也叫娇娘,又如此艳绝人寰,是否就是那位小名莹卿的佳丽呢?”

申纯愕然失声道:

“怜怜,你从哪儿知道她的小名?”

这证实了丁怜怜的猜测,但她还怕是偶然巧合,于是又问道:

“去年帅府的公子将要求婚,这位少爷倒也怪僻得很。他说过:本少爷酷好美丽,只求殊色,门弟高下不以为念。帅爷倒也对他百依百顺,竟不惜重金,命画工于成都近地十郡,求间伺隙画美女图来献。只是佳人难得,至今也只是得到几幅。娇娘便是其中之一。画上那位美人,色莹肌白,眼长而媚,爱作合蝉鬓,神态中常有忧怨不足之状。我常去帅府内室,见之令人有出尘之想,原以为不过是画工神乎其技,并不信人间真有此等美人。总因画得太美,令人有‘我见犹怜,何况老奴’之想,便记下姓名。这娇娘果然有画上这么美?”

申纯并没考虑后果,信口答道:

“你如能亲见其人,怕不比画上要美十分。”

怜怜幽幽叹了一口气,说道:

“有美如斯,也难怪你视我如土木之人了。申相公,你的心上人真是天上的仙女,我只恨没这福气罢了。”稍顷怜怜又道:“以公子和我以前的情份,我尚有事相求,不知公子能否答应?”

她带着乞求的目光凝视着申纯。申纯知道,他与怜怜的缘份至此已尽,惟其如此,这最后的乞便难以推拒。

“只要我能办到,自当尽力!”

“我只求你今后若到彼处,求她的旧鞋一双送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男人都喜欢别人说自己的心上人美丽,而任何青年女子却从不愿在自己所爱的男人面前称赞别的女人美丽,丁怜怜却由衷地赞美娇娘,甚至崇拜娇娘的美,单凭这一点,申纯便从内心赞许丁怜怜是自己的半个知音。他爽快地答应了丁怜怜这个近乎荒谬可笑的请求。

但要想再见娇娘又谈何容易?

 

十三、装神

秋去春来,申纯终于因与娇娘再期杳杳,伤感成疾,形销骨立,卧床不起。

父母为此心急如焚。问他生病的缘由,他只说是夜夜要做一个恶梦,梦中只见三个女子,在身畔缠绕厮闹,他又无力反抗,白日只觉头痛欲裂,饮食无味。看来只有请善驱鬼神者,作法让之,庶几可以有救。

刘婆子引荐了成都有名的张师婆。事前却早已得了申纯的银子。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刘婆与张师婆商量妥当,势必要救申纯一命。

张师婆要申家备办好三牲酒礼,设坛祭神,请申庆拈香毕,作起法来。只听她口中念念有词道:

道香,德香,宝惠香,通三界香。吾奉九天玄女娘娘敕令:三界直符使者,十方从驾威灵,当境土地龙神,诸处城隍社庙,幽冥列圣,远近至真,以此真香普同供养。伏以神威至赫,祛百魅以迎祥;法力无边,扫群妖而育物。今有本府本县本坊申庆,为因孩儿申纯,梦境随邪,病魔为祟,特于今年今月今日今时,敬请神官,奉行摄勘,有鬼捉鬼,有怪捉怪,稽首拈香,万祈鸿鉴。

申庆恭恭敬敬地在祭坛前拈香礼拜。心中默祷道:“祈愿神灵大施法力,驱除魔魅,庇护我儿申纯早日康复!”

“啪”的一声,只见张师婆用桃木剑猛击灵牌,高声喝道:

“一击天清,二击地灵,三击五雷,速变真形。赫赫扬扬,日出东方。金牌一响,神将来临。”

喝罢,忽而仆地不起。过了片断,只见他双目翻白,身子直挺跃起,手持木剑,声若雷吼,剑剑吹向卧于床上的申纯。并语作男声:“何方冤魂,竟敢扰我公子?”

病榻上的申纯,忽而缩作一团,却发出女子之声,道:

“我们三人,与申生是婚姻簿上注定的,你若赶杀我们,岂不犯了天条?”

张师婆仍是黄巾力士之声,大声喝斥道:

“你这三个死鬼听着,若能改邪归正,九天玄女娘娘可让你等重新投胎做人。若继续害人,定让你们魂灵灰飞烟灭,永劫不复!”

申纯口中,一阵嘤嘤叽叽,似有三个女鬼争吵一番,片时,一女声道:

“罢,罢,你如今赶得我们紧,我们且暂时回避,过得五七天,再来找申郎相会,怕你护他一辈子不成?”

须臾,申纯昏睡过去。

张师婆也忽而昏厥倒地。

良久,张师婆悠悠醒转,又变成了女声道:

“鬼魅已去,可以唤醒申公子了。”

刘婆子上前摇醒申纯。他醒来了,恍恍惚惚,对刚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但精神却已好多了。

申庆夫妇大喜,连忙吩咐下人备办厚礼,答谢张师婆。张师婆却正色说道:

“申公子数日内便可见好,但这三个女鬼不会善罢干休,五日之后要重来厮缠,那时老身虽可再施法术,只怕更要大费周折。”说罢,掐指筹算半晌,又说道:

“这几个女鬼,都是申纯前世结下的夙世孽缘,黄巾力士也拿她不住,只有速令公子到西南方数百里外躲避一年半载,才能保得无事,否则,公子难保无虞。此事要越快越好!”

申庆夫妇不禁又急又愁道:“这西南方数百里外,我们无亲无故,纯儿病体恹恹,一人在外,我们如何放心得下?”

刘婆“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说道:

“员外、安人真是急糊涂了。西南方数百里外,不正是申相公舅舅王通判家吗?新亲不成,旧亲还在,申相公虽作不成女婿,总还是外甥嘛!”

申庆夫妇深以为然。申庆也早将王家拒婚的芥蒂置诸脑后,一面修书一封,派人急送眉州舅家,一面替申纯收拾行装,择日起行。

舅舅家果然很快有了回音,欢迎申纯重返眉州。

……

 

十四、重聚

娇娘独坐门外秀溪亭中。溪水流至亭下,聚成小潭。落英缤纷,桃花片片,落入水中,娇娘不禁看得呆了。父母拒婚之后,她盼着申纯的音讯,只恨无鱼雁传书。怕只怕申纯在绝望中另择新人。数日前,成都姑母家来信,才知道申纯卧病在床,病得却又甚为凶险。直到父母当即复信,叫申纯速来眉州养病,她才放下心来。她知道,父母还是喜欢申纯的,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断然拒绝这桩婚事呢?

她想得头痛,便不去想它,只是强迫自己再去看那在水面上挣扎的瓣瓣桃花……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并未在意,以为不过是哪位侍女过来照应。忽然又隐隐觉得不对,因为这脚步声来自与大门相反的方向!

惊鸿照影。水面上映出自己和一个男子的身形。娇娘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形,她不敢回顾,心头只觉扑扑乱跳,又羞又怒,想道:“什么人如此大胆无礼,到此地乱跑乱闯?”

但秀溪亭虽是通判府一景,却筑于大门之外,自己无人陪伴,偷跑出来,本来便已于礼有碍,斥人又无异于斥己!

她只盼这人是个匆匆过客。快点过去,便快点结束这难堪和窘迫。

水波不平,涟漪微兴。水中仍是映出两个人的身影。娇娘心内更怒更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

“似曾相识燕归来”?不,应该是“惯曾相识燕归来”!这叹息声是如此熟悉,以致娇娘心为之颤!

娇娘转过身来,与申纯四目相对,相思苦、别离泪、团聚情,尽在不言之中。

此时无声胜有声!

申纯耳际,仿佛又响起娇娘的话:

“只要你不变心,我便等你三年五载,等你一辈子,也管保你回来重见春风花笑拥!”

春风依旧,佳期难再。申纯担心娇娘身不由主,被父母许配别家。他急着想去见舅父舅母,套个准信。

娇娘却拦住他道:

“爹娘今天一早被邻居王寺丞邀往天宁寺赏牡丹,说好了晚上才回来。我们就在这儿坐着说会儿话,慢慢进去不迟。”

“娇妹,这几个月你还好么?”申纯问娇娘。

娇娘仍那么美得迷人,只是目光中平添了几分幽怨。她端详着申纯,并不正面回答,却带着关切道:

“表哥,你太不知爱惜自己了。半年不见,为什么瘦成这个样子?现在又到这儿来干什么?”

申纯的心沉了下去,他怕自己的担心已成为现实:娇娘若是真的名花有主,移情别恋,自己的一片痴心岂不付诸东流?

“日月未久,何故相忘?你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了吧?娇妹,和你分别之后,你知道这半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这几个月,我是食不甘味,坐不安席,寝不着枕。行止坐卧,无非是想着你!回去后请命父母,寄希望于媒人,而老天终不从人愿。我相思成疾,几欲不治,百计重来,百计重来,以践旧约,你却问我又到这儿来干什么?”申纯毕竟病体孱弱,说到这儿,已近乎哽咽,稍息片刻,起而长叹道:

“唉!我真傻!竟不知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如此失于算计,也难怪你诘问我此行的目的了。”

娇娘笑靥如花。她站起身,拉着申纯的手轻轻地摇着说:

“表哥,你果然心如金石!我该怎么谢你才好?”

她柔荑般的小手在用力握着申纯,眼神中却是歉意、欣悦和满足。

“表哥,我带你进去!”

不需要更多的语言。眼意心期早已将两人融在一起。

二人携手进入申纯原来的书房……

……

晚间,舅父舅母回府。申纯拜谒甚恭。这倒使王文瑞夫妻喜出望外:看来,申家并未因拒婚一事心存芥蒂。因此,王文瑞特别交代申纯,务必在此安心养病家中若无事,就不要再闹着回去。

申纯不敢怨恨舅父舅母,因为他们给了他新的机会和希望。

一春一夏,申纯和娇娘重温着去年的温馨,一次次品尝着“禁果”的滋味,每一次欢会后,都觉得对方又平添了新的魅力。他们带着既满足又永不满足的心情和神态在期待着对方。

 

十五、诟红

这情形使飞红甚感酸涩。

有人说,女人的姿色是她们的资本。仿佛男人的才气,若无人赏识,便会有怀才不遇的感忿,美丽的女人,若无心上人怜爱,便会自叹红颜薄命,这实在是一种变相的自尊。

飞红虽是侍女,却也同样有这种自尊。她颜色虽不及娇娘,却别有一番野趣,喜谑浪、善应对、快谈论,文才诗情,几与娇娘相埒。但二人的禀性绝不相类。娇娘清丽丰韵,持重少言,飞红却是俏丽泼辣,快人快语。

飞红无法使自己成为申纯注目的中心,但她绝不甘心失败,去年申纯来到府上时,飞红常无事找事,接近申纯,每当她与申纯说了几句话,这一天便感到充实和满足。而今,申家求婚被拒,更给了飞红希望,她要千方百计赢得申纯的心!

女人为了占有“爱”,不惜伤害任何人;男人却并非个个能做到“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这应该是“痴心女子负心汉”的另一种诠释。

娇娘和飞红都懂得这个简单的道理。

飞红刻意打扮自己,每日里青螺秀黛,衣惹熏风。与申纯中庭相遇,定要调笑一番才罢。有几次,申纯几乎被她撩得起性,只是因为他心中只能有娇娘,才克制住自己。

娇娘撞见几回,申纯一见她便面有窘色,而飞红却毫无忌惮,动手动脚,言笑戏谑。

娇娘并不是卖笑争宠之人,此事又不足对外人道,但心里的疑云却与日俱增。

忽一日,申纯忆及丁怜怜的嘱托,与娇娘谈笑时乞求道:

“娇妹,你这双金莲真是让人爱煞。有旧鞋能给我一双么?”

“你先告诉我,旧鞋要去做甚?不说实话,休想要我给你!”娇娘追问申纯。

申纯曾与妓女相好之事,当然不敢告诉娇娘,他只能诡秘地笑娇娘小器,心内暗道:

“若实说出来,娇妹又要发好大的闷气。也罢,寻个机会,从她闺房中偷一双旧鞋就是了。”

好容易寻着一次机会,趁娇娘不在屋内,他窃到一双尖尖曲曲的红绡鞋,来不及赏玩,就被舅舅派人唤到熙春堂陪客。只得置于寓室,匆匆而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飞红一直尾随申纯,她发现这双旧鞋,以为是娇娘私赠申纯的信物,便不声不响地收了起来。待到申纯返室,索鞋无有,不觉心内怏怏不乐。

傍晚时分,娇娘问申纯:

“我放在枕边那双红绡鞋呢?既有胆量偷去,就应有胆量拿出来!”

申纯无奈,只得摊牌道:

“这双鞋确是我盗去,但未及收藏便不翼而飞,谅你早已到手,又何苦来戏耍我!”

其实,飞红早已将鞋还给娇娘。但娇娘从此更疑心申纯与飞红有染,否则,申纯为何不敢扯出飞红?

无独有偶。一次申纯与飞红在花园扑蝶玩耍被娇娘撞见,娇娘以过于喧闹为由,申斥了飞红一顿。申纯自觉没趣,早已溜之乎也。而飞红却存了一个心眼!定要找个机会报复娇娘。

娇红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娇红记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娇红记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