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王者锋芒韩寅(韩寅)全文免费阅读-王者锋芒韩寅小说最新章节

王者锋芒韩寅(韩寅)全文免费阅读-王者锋芒韩寅小说最新章节

2019-11-08 13:02:28来源:zzy发布:西风漂

王者锋芒韩寅(韩寅)全文免费阅读-王者锋芒韩寅小说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西风漂小说王者锋芒韩寅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王者锋芒韩寅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蛰伏三年,只待一日羽翼丰,所有人都把我当作吃软饭的废物,而我却是为了血海深仇,卧薪藏胆的王者。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王者锋芒韩寅(韩寅)全文免费阅读-王者锋芒韩寅小说最新章节

韩寅小说《王者锋芒韩寅》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 浮云遮眼

“我亲爱的妹妹,你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那些场合从来不缺端庄大方的美女,搞不好就是因为你爱憎分明的特质才让陈先生印象深刻。当时陈先生看似是在帮赵灵雁解围,也许不过为了顾全场面,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在保护你啊。”赵谷峰笃定地说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赵国林点点头,他觉得赵谷峰说得有道理,因为目前为止,只有这个假设站得住脚。

赵国林有些激动,他隐约觉得赵氏公司要在他手上飞黄腾达,完成质的飞跃了。有了澹云居这座靠山,他就是整个家族的绝对霸主,还用得着忌讳韩寅那个废物女婿吗?到时候他爱怎么说怎么说,就算那些元老有所怀疑也无异于蚍蜉撼树,无济于事。

“谷函,最近你少出去喝酒鬼混,好好在家养养你的皮肤。”赵谷峰兴奋地叮嘱道。

“你哥说得对,一会儿爸给你转十万块钱,明天去买几件新衣服。”赵国林说道。

听到这里,赵谷函整个人都沉醉了,不自觉地挺了挺胸,她觉得她人生中的春天来了。

都说女人出嫁是第二次投胎,赵灵雁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而她,如果能成功嫁入澹云居,就会过上万众敬仰的生活,不要说小小的赵灵雁,全上港城的女人都将是她的手下败将。

回到自己房间的赵谷函一时得意忘形,忍不住在姐妹圈里嘚瑟了一番,收获一片羡慕和追捧,但是她觉得还不过瘾,再想起白天赵灵雁可恶的嘴脸,直接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赵灵雁一家正在吃晚饭,王凤琴因为韩寅说忘记要奶茶店优惠券的事刚把他臭骂一顿。

看到屏幕上跳动的名字赵灵雁微微皱眉。

“有事吗?”赵灵雁问道。

“赵灵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即将嫁入澹云居了。”赵谷函骄傲地说道。

“澹云居?”赵灵雁愣住了。

“对,就是那个代表着无上财力和荣耀的澹云居,等我嫁进去,全上港城的女人都只能仰望我的生活,你不替我高兴吗?”赵谷函坏笑道。

“哦,那真是恭喜你了。”赵灵雁淡淡地说道。

“赵灵雁,你真是虚伪,心里明明嫉妒得发疯,还要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不过从今往后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了,有了澹云居女主人的身份,这辈子任你再怎么费尽心机都没有资格跟我平起平坐。”赵谷函冷笑道。

“我要吃饭了,没别的事先挂了。”赵灵雁漠然地挂断了电话。

被挂断电话的赵谷函这回一点都不生气,心里反而更是得意,赵灵雁一定是听到她要嫁入澹云居的消息深受打击,如鲠在喉。

“灵雁,赵谷函那丫头说什么澹云居?”饭桌上的王凤琴警觉地问道。

“赵谷函说她要嫁入澹云居了。”赵灵雁语气很平常地说道。

“什么?澹云居的神秘买主看上她了?”王凤琴瞠目结舌。

“应该是吧,要不然她也不能特意打电话来跟我炫耀吧。”赵灵雁点头说道。

“老天,全城那么多姑娘,为什么偏偏让澹云居的主人看上赵谷函那个死丫头!”王凤琴嫉妒地骂道。

“澹云居能看上咱们赵家的女儿,对家族来说是发展的机遇,现在灵雁也回公司上班了,怎么说都不是坏事啊。”赵国廷劝说道。

“不是坏事难道是好事?那丫头从小到大一直骑在灵雁的头上,长大后论相貌能力没有一样比得上我们家灵雁,凭什么她能嫁入澹云居过全城人羡慕的阔太生活,而我女儿却要每天废寝忘食地扑在工作上。”王凤琴恨恨地说道。

一旁的韩寅有些郁闷,他不过就是让管家送了一份邀请函去赵家别墅,怎么会让赵谷函误认为自己即将嫁入澹云居的。

“妈,我其实挺喜欢工作的。”赵灵雁说道。

“你们认为住在澹云居的人就没资格选择自己喜欢的事吗?”王凤琴反问道。

赵灵雁无言以对,她妈说得并没有错,很多普通人都以为豪门中都是非常不幸的怨妇,殊不知处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才更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韩寅,你怎么不说话了?我们家灵雁为什么会这么辛苦都是被你给害的,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表达点什么吗?”王凤琴见女儿不说话,又把矛头对准了韩寅。

“灵雁,这三年,对不起。”韩寅艰难地说出这句藏在心中好久的话。

“你…”赵灵雁神情复杂地看着韩寅,她根本没想到韩寅会当着她父母的面向她道歉。

“韩寅,你以为一个简单的对不起就能抹平对我们一家造成的伤害吗?你耽误了灵雁三年最好的青春,毁了她的前程。如果没有你,今天要嫁入澹云居的也许就不是赵谷函,而是我王凤琴的女儿,所以不管你怎么道歉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王凤琴神情激愤地说道。

韩寅很无语,他明明是在跟赵灵雁道歉,王凤琴却非得往自己身上揽。

“妈,说别人的事又扯到自己身上干嘛。”赵灵雁好言相劝道。

“赵灵雁,我看你是昏头了,这个废物什么时候成自己人了?”王凤琴质问道。

王凤琴的咄咄逼人让赵灵雁的心情无比烦躁。

韩寅的心却完全不为所困。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借着王凤琴毫无新意的责难,韩寅倒是想到一件事。

“灵雁,我这阵子做小生意赚了点钱,给你买了辆车,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挤地铁上班了。”韩寅笑着说道。

赵灵雁呆立当场。

这家伙唱的是哪一出?

“什么?买车?”赵国廷惊讶地问道。

“韩寅,三年了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水平吗,说你两句你就受不了了,非要在我们面前打肿脸充胖子?”王凤琴短暂的愣神之后立即反应过来,毫不留情地讥笑道。

“我没骗你们,车就在楼下停着。”韩寅认真说道。

“千万别告诉我楼下那辆银色的奥迪Q5是你买的。”王凤琴轻蔑地说道。

“确实是我买的。”韩寅说道。

“呵,我真搞不懂像你这样爱吹牛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只图一时嘴嗨,完全不需要考虑后果吗?”王凤琴冷笑道。

“有什么后果?”韩寅淡然问道。

“韩寅,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你就是窝囊、没用、吃软饭,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发展到大言不惭、撒谎成精的地步,我王凤琴生平最讨厌的男人特性在你身上全部集齐了,什么狗屁三年之约我不想管了,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王凤琴厉声骂道。

“妈,韩寅说的…”赵灵雁慌忙说道。

“你给我闭嘴,今天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王凤琴打断女儿的话,显示出从未有过的强势,赵谷函即将嫁入澹云居的消息对她精神上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今天她要借着这个机会成功把这个窝囊废赶出家门。

“那如果楼下的奥迪真是我买的呢?”韩寅目光一凝,缓缓开口问道。

“真是你买的以后换我天天给你端茶倒水!”王凤琴自信满满,脱出而出。

奥迪Q5虽算不得豪车,但怎么说也得五十多万,就凭他一个整日游手好闲的窝囊废能买得起?真有这个赚钱的本事还用得着整日在家里忍气吞声、混吃等死吗?

“您是长辈,端茶倒水就算了,以后别在家大呼小叫就行。”韩寅说道。

“什么?我大呼小叫?你个牛皮吹上天的废物,竟敢说我大呼小叫!”王凤琴抓狂了。

韩寅摇摇头,女人这奇怪的关注点,难道最应该关心的不是她一会儿输了该怎么挽回面子吗?

“走吧,下楼带你们去兜兜风。”韩寅掏出了兜里的车钥匙。

银黑相间的车钥匙熠熠生辉,赵国廷心中汹涌澎湃,难道韩寅说的都是真的?

第14章 耍心眼

王凤琴心中警铃大振,她头一次看到韩寅胸有成竹的样子,再联想到刚刚赵灵雁被她粗暴打断的半句话,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难道这个废物真的突然开窍了,从哪里投机倒把倒腾出一辆车来?

下楼的时候赵灵雁实在忍不住小声跟王凤琴说道:“妈,车真的是韩寅买的。”

王凤琴原本就开始动摇的自信心瞬间被侵蚀大半。

但是有些人,就算到了黄河心死,嘴却依然锋利得能杀人。

很明显,王凤琴就是这样的人。

随着韩寅帅气的扬手,昏暗的夜色下那辆让赵国廷每次路过都忍不住多看两眼的奥迪Q5车前大灯亮起犀利的光芒。

“韩寅,这车还真是你买的啊?”赵国廷直接上手,语气中难掩激动的情绪。

韩寅笑了笑,转头对着王凤琴问道:“妈,你要不要跟爸一起坐上去试试?”

“你问这话什么意思?别跟我在这阴阳怪气的!这车就算真是你买的,就冲着让你在我家白吃白喝三年,我王凤琴也有坐的资格!”王凤琴黑着脸说道。

“您是灵雁的妈,当然有资格。”韩寅也不生气,还打开车后门坐了个请的手势。

王凤琴丝毫不客气,拉着赵国廷理直气壮地坐进了车内,两个人跟没见过市面的孩子似的,眉开眼笑、四处乱摸。

看样子王凤琴已经“不经意”地把跟韩寅打赌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对不起,我妈她…”赵灵雁面露尴尬地说道,她觉得自己老妈的所作所为实在有些丢人。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只是跟妈开个玩笑。”韩寅笑着说道。

“灵雁,你不上来看看吗?”王凤琴推开车门下车,兴高采烈地问道。

“不了,天这么黑,明天再看吧。”赵灵雁摇摇头,她可不敢告诉她妈自己都坐过好几回了。

“对,明天白天慢慢看,反正这车是你的了!”王凤琴又把头转向韩寅说道:“韩寅,你刚才说车是给灵雁买的,我们都听得一清二楚,你可不要反悔。”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话算话。”韩寅笑道。

“妈,车是韩寅自己挣的,他现在也开始慢慢在外面做上生意了,没有车办点什么事肯定不方便。”赵灵雁急忙说道。

“车库不是有他的电动车吗?我看骑电动车办事效率更高,一点不堵。”王凤琴理所当然地说道。

没有家族人脉的生意哪有那么容易,这辆车的钱还不知道这个废物从哪儿倒腾来的,弄不好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纯粹靠运气。一个人的运气总有用完的时候,以后是亏是赚还不好说,王凤琴认为眼下自然是能抓到一点算一点。

赵灵雁刚想说话,被韩寅的眼神及时制止。

“妈说得对,我骑电动车早都习惯了。灵雁你现在是公司市场发展部经理,经常要出去办事,甚至还要跑工地,整天风吹日晒的,你比我更需要这辆车。”韩寅故意说道。

“可是…”赵灵雁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

“别可是了,灵雁,他毁了你的大好前程,区区一辆车远远不足以弥补你的损失,所以他给你什么都是你应得的!”王凤琴强调道。

吃到嘴里的肉岂有吐出来的道理。

赵灵雁孤掌难鸣,只得放弃争辩。

韩寅心底暖暖的,刚才赵灵雁跟她妈说的话,分明就是站在他的立场上考虑的。

回到家后韩寅麻利地把碗筷收拾了,洗碗的时候老丈人赵国林史无前例地凑到他跟前小声问道:“这车你总共花了多少钱?”

“五十六万。”韩寅答道。

“这么贵呢!”赵国廷感叹道。

韩寅笑了笑,他有些同情他这个老丈人,明明曾经也是个小富二代,虽然是私生子,但凡有点心机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

“发动机多大马力的?百公里油耗多少?”赵国廷又问道。

“我不太清楚这些,随便买的。”韩寅说道。

“这么贵的车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买了呢,肯定得事先弄清楚配置和性能啊!”赵国廷震惊了,这又不是去菜场买块豆腐,怎么能这么随意呢。

“爸,您说得对,下次我一定注意。”韩寅有些尴尬地说道,买辆Q5对他来说还真跟买块豆腐差不多,代步而已,有必要弄得那么复杂吗?

“下次?你还有下次?口气真不小。”赵国廷觉得跟他这个女婿话不投机半句多,悻悻地走了。

韩寅无奈地摇摇头,继续洗碗。

“你太不懂车了,要是真有下次,一定要带上我!”赵国廷走到客厅又回过头对着韩寅的后背喊道。

“我争取吧。”韩寅头也不回地说道。

韩寅憋着笑,他这个老丈人整天在手机上看测评汽车的视频,时间久了还真把自己也当成一个懂车的专家了。

韩寅收拾完厨房,又去快速地冲了个澡,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赵灵雁正坐在床上看书,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她沐浴后的香气。

赵灵雁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裙,睡裙有些宽松,却依然隐藏不住好身材,长腿暴露在空气中。

韩寅的喉咙发干,忍不住心中咒骂,这该死的夏天,每个夜晚对他来说都异常难熬。

等韩寅躺到地上后,赵灵雁轻轻放下手中的书。

“你干嘛要告诉爸妈买车的事?”赵灵雁说出心中疑惑,在她看来韩寅今晚完全是自找麻烦。

“反正他们迟早会知道。”韩寅说道。

“这不是你选择主动说出来的原因。”赵灵雁说道,她可没那么好敷衍。

“其实我是想让你收下这辆车,它原本就是特意为你买的。”韩寅只得老实交代。

“所以你就故意在我爸妈面前宣布,让我没法不答应?”赵灵雁问道。

“是的,你一直拒绝,我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韩寅一脸无辜地说道。

“韩寅,以前真没发现,你还挺会耍心眼的啊?”赵灵雁歪着身子盯着床下的韩寅说道。

“呃,我这是突然之间灵光一闪,谈不上耍心眼吧?”韩寅下意识地摸摸鼻子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给我买车是像我妈说的,为了弥补我吗?”赵灵雁问道。

“说实话买车的时候没想那么多。”韩寅如实回答。

“那你是?”赵灵雁追问道。

“跑工地风吹日晒,不适你。”韩寅回答道。

“怎么就不适合?别人能做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做?”赵灵雁不甘心,继续追问道。

韩寅被追问得有些奇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他好像又看到了那天坐在他电动车后座上的赵灵雁了,眼中有光。

“你这么漂亮,我怕你晒黑了。”韩寅顿了顿说道。

赵灵雁心中切了一声,这家伙明明是在心疼她,嘴上却不愿意承认,死鸭子嘴硬。

不过韩寅刚刚承认并不是出于愧疚的弥补,反而让赵灵雁很是满意。

这一刻赵灵雁忘记了那个日益临近的三年之约。

这是他第一次夸她漂亮,就因为怕她晒黑专门给她买车,赵灵雁觉得这个男人心中应该是有她的。

韩寅的回答跟她潜意识里想要的答案非常接近,赵灵雁自己都没察觉自己脸上的笑意有多浓厚,心满意足地关灯睡觉。

躺在地上的韩寅却很是不解,这女人怎么说不理人就不理人了?是在怪他的关心太过霸道吗?

“那个…车钥匙我就放在门口的鞋柜上了。”黑暗中韩寅没话找话道。

“不用告诉我。”赵灵雁说道。

此话一出,韩寅心中顿时觉得胸口堵得慌,三年了,就算两个人没有夫妻之实,起码也能有点日夜相对的情谊吧,赵灵雁就这么抗拒他的一片好意吗?

“对不起。”韩寅黯然说道,赵灵雁大概是怪自己不容拒绝的送礼方式过于强势了。

“我车技不好,你要是有空就送我上班。”赵灵雁抿着嘴唇说道。

黑暗掩饰了她脸上的娇羞。

第15章 茶不错

“送你上班?”韩寅激动得坐了起来,地狱天堂只在赵灵雁的大喘气之间。

“不愿意吗?”赵灵雁翻过身背对着韩寅问道,她实在太害羞了,就算韩寅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她也不要朝着他的方向。

“愿意,当然愿意。”韩寅高兴地答道。

“那还不赶快睡觉?”赵灵雁催促道。

“好。”韩寅满心欢喜地躺下,恍惚觉得空气里弥漫出一丝甜甜的味道。

枕香而眠,一夜好梦。

早上吃过早饭,赵灵雁跟韩寅心照不宣,一前一后出门。

今天的赵灵雁身穿纯白色的法式立领小衬衫,下身搭配一条明黄色的包裙,乌黑的长卷发散落肩膀,一颦一笑摄人心魂。

不过在韩寅眼里,赵灵雁任何时候的样子都是美的,所以他根本没发觉,今天的赵灵雁精心打扮过自己。

路上赵灵雁忽然想起昨天在公司发生的事,转头对韩寅说道:“昨晚一打岔忘记了,谢谢你送的下午茶。”

“一点小事,不用特意感谢我。”韩寅笑着说道。

“小事?我看明明是声势浩大,惹人非议。”赵灵雁嗔怪地看了韩寅一眼。

“惹谁非议了?赵谷函?”韩寅问道。

“你还知道?我刚进公司,你就给我整那么大阵仗,太高调了。”赵灵雁无奈笑道。

“大家喜欢就好,不用管那几位怎么想,最好能把他们气得吐血。”韩寅无所谓地说道,他原本就是故意的。

“韩寅,是你过去太会藏还是最近有什么契机促使你改变,我怎么发现越来越看不懂你了?”赵灵雁身心放松,忍不住问出最近一直埋在心底的疑惑。

这个问题还真是难回答。

“我一直没变。”韩寅目视前方,眼里满是坚定的神色。

他没有直接回答赵灵雁的话,但是赵灵雁听懂他的意思了。

跟她心中猜测的一样,他,从来也不简单。

“你生意刚处在起步阶段,以后不要这么铺张浪费了,就为了气赵谷峰赵谷函那样的人完全没必要。”赵灵雁叮嘱道。

“好。”韩寅点点头,心中满是被关心的喜悦。

区区一个下午茶而已,不要说赵家公司了,就算是全上港城他也请得起,不过此时他只需点头答应,因为这是赵灵雁对他的体贴。

送完赵灵雁,韩寅给陈嘉良打了个电话就往澹云居开去。

时钟指向九点,赵家别墅的赵国林父子都没去上班,穿上各自最好的西装准备前往澹云居赴约。

“爸,我在家等你们的好消息。”赵谷函心潮澎湃地说道。

“嗯,在家好好打扮一下,时刻做好被陈先生邀约的准备。”赵国林点点头说道。

“妹妹,咱们赵家未来能不能飞黄腾达可全都寄托在你身上了。”赵谷峰宠爱地摸摸妹妹的头发说道。

“哥,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咱们赵家争光的。”肩系家族的荣辱兴衰,赵谷函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重要过。

赵国林和赵谷峰步行至通往澹云居的步道入口,门口有两个专职保安站岗,赵谷峰连忙递上手中的邀请函,保安通过内线电话跟澹云居的管家确认后放行。

“爸,依我看澹云居不但售卖的价格惊人,就冲这安保服务,还有专用道路设施的维护,每年管理费的数额也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赵谷峰感叹道。

“那是自然,要不然怎么能称得上上港城的金字塔顶端呢?”赵国林说道。

“看来传言并不假,陈嘉良的财力已经到了可以跟三大家族抗衡的地步了,现在商界甚至都有人把他掌管的天下金融称为第四财团了。”赵谷峰心中不无敬佩地说道。

“真是奇才啊,他来上港城不过短短三年,少说把公司资产翻了上百倍,这样的高度恐怕是我赵国林穷极一生都无法达到的。”赵国林感慨道。

“爸,那是以前,如今咱们一家得到陈嘉良的青睐,不谈登峰造极,飞黄腾达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赵谷峰踌躇满志地说道。

“你说得没错,咱们父子俩在上港城扬名立万的机会来了!”赵国林受到了儿子的鼓舞,精神状态仿佛年轻了十岁。

蜿蜒曲折的步道被他们走得虎虎生风,仿佛这不是普通的山路,而是他们父子俩通天的黄金大道。

等他们走到澹云居的时候,时间也不过才九点半。

父子俩在门口踌躇了半天才按响了门铃,韩寅在监控室看着这一切,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冷笑。

管家把赵国林父子引至一楼客厅。

客厅硕大的沙发上坐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

“是陈先生吗?”走在前面的赵国林试探性地问道。

沙发上的男子缓缓站起,转身。

“爸,真的是陈先生!”赵谷峰小声提醒道,声音里有难以抑制的兴奋。

“欢迎二位光临寒舍,请坐吧。”陈嘉良笑道。

“陈先生太过谦虚了,如果澹云居都算是寒舍,您让我们下面的这些人如何自处?”赵国林满脸堆笑地恭维道。

陈嘉良笑笑,坐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管家先生,让负责茶水的阿姨给两位客人上茶。”陈嘉良说道。

赵国林笑得满脸褶子,云雾环绕的澹云居,一切都如他所期望的美好。

赵谷峰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飘飘欲仙,以后他可就是澹云居的大舅子了,出去混谁还敢再瞧不起他?

“能收到澹云居的邀请是我们赵家的荣幸,只是不知道陈先生是有话要对我们说吗?”赵国林等了半天不见陈嘉良表明心意,只得主动开口询问。

“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单纯想请二位过来坐坐,咱们都住在名人世家,也算是邻居了不是?”陈嘉良笑道。

“陈先生实在是抬爱了。”赵国林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陈嘉良见到他们父子丝毫没有架子,甚至表示要以邻居的关系相处,这应该就是陈嘉良为了日后的提亲做铺垫吧。

场面异常融洽。

有阿姨来上茶,赵国林父子一脸谄笑地对着陈嘉良,根本没太在意。

“赵先生,请用茶。”一个略带熟悉的声音响起。

赵国林父子纷纷转过头来,他们看到了什么?!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赵国林父子瞬间血气上涌,呆立当场。

是樊慧芳!

赵国林和赵谷峰头皮发麻,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樊慧芳,竟然就藏在咫尺之间的澹云居。

而且还如此不避讳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甚至还带着笑容,分明是一种无声的挑衅。

客厅是装有监控设备的,韩寅在二楼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二位这是怎么了?”陈嘉良疑惑地问道。

“啊…没,没什么,这茶看着不错。”赵国林连忙端起茶杯掩饰自己的慌乱。

“是…是,一看就是好茶。”赵谷峰如法炮制。

“那一会儿让阿姨再给你们上一杯。”陈嘉良笑道。

“不…不用了,陈先生不用费心了。”赵谷峰满脸的抗拒。

“陈先生,我今天公司还有事,就不方便久留了,改日我做东一定请陈先生赏脸。”赵国林觉得他们父子二人再呆下去很容易就会被陈嘉良看出破绽,索性狠狠心找了个借口告辞。

赵谷峰匆忙放下茶杯。

“既然这样,我就不耽误二位的正事了。”陈嘉良点点头说道。

管家先生负责把赵国林父子送出了澹云居。

二楼监控室的窗前,韩寅目送着父子二人走远。

“少爷,您原本是打算自己亲自出面震慑这父子俩的,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王者锋芒韩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王者锋芒韩寅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王者锋芒韩寅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