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冥王盗妃小说全文免费by安凌三十

冥王盗妃小说全文免费by安凌三十

2019-11-08 13:28:40来源:KX发布:安凌三十

冥王盗妃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墨脩冥经历什么,作者安凌三十小说冥王盗妃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冥王盗妃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她穿越异世,砸晕孤山少主孤卿陌,却在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他的时候,他将她推给了冥王墨脩冥。 他说,反正冥王不能人道,不如你嫁给他,给我生娃…… 阴差阳错之下,她成为了冥王妃,以为此后再无交集,岂料再见孤卿陌,她依旧没有出息的没有排斥。 习惯着孤卿陌的冰凉,承受着墨脩冥的温暖,她不知如何是好。 再她终于下定决心放下一人,只为

冥王盗妃小说全文免费by安凌三十

冥王盗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冥王盗妃 第十二章 金玲识蛊

救我?难道她也看见了那个人?奇怪,纳兰嫣然绝对不会认识那个人的好么。

思索了几秒钟,只见纳兰嫣然缓缓伸出胳膊,撩开双腕,一对金色的铃铛在阳光下灿灿发光。

“铃铃铃……”纳兰嫣然双臂抖动,天心猛的一皱鼻子,转身趴在墙角开始呕吐。

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惊骇欲绝!看见青菜恶心就算了,她当是前身不喜欢吃。可是听见这金玲声音恶心,倒是奇葩。

“哼,本公主绝对不是来告诉你,你中了蛊毒。”纳兰嫣然双手放下,依旧鼻眼朝天,还猛然挺了挺自己的波涛汹涌。“我真的只是顺路,顺路哦。”

说罢手指不自知的摸着腰间的鞭子。

天心心中失笑!这纳兰嫣然也是可爱的紧,明明关心你,却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火色的头发给人温暖,再看她,似乎并不是那么讨厌了。

“多谢公主美意。如果公主不嫌弃,可否去天心的无忧小筑做客?”天心一脸打趣,在纳兰嫣然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抓住了她的手腕,拖着便走。

这地方,还是少呆一刻为妙,蛊毒的事情回去再商议,否则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她也是难以混下去的。

身后,阴冷气息再次淡淡略过,天心回头依旧除了纳兰嫣然什么都没有。

而纳兰嫣然糟杂的声音也不给她细细思考的机会。

“喂喂喂,你个庶民,你放开本公主!本公主身份尊贵,岂是你能拖着走的……啊喂,你个庶民,本公主才不要去你的破小筑做客……”

嘴上如此说着,却没有挣脱天心的手,纳兰嫣然鼻子一酸急忙仰头看天。

感受着拉她的圆乎乎的小手,嘴角轻扬,从来没有人愿意拉她的手。原来被人拉着,这么温暖。

哼,本公主才不是贪恋这份温暖呢,本公主这么娇弱,怎敌得过这野蛮庶民……

两人离开后,一名娇小的女子站在茅草屋的顶子上眼神阴鹫的望着她们离去的方向,微风轻拂,面纱随风而动。

天心一路带着纳兰嫣然步行,直让后者叫苦声连连:“你这个庶民,敢让本公主走路,回去之后本公主一定要皮鞭伺候你!”

额!天心额上三根黑线久久不去。

皮鞭伺候,怎么如此滑稽!让她禁不住思想翩翩。

皮鞭,滴蜡,高跟鞋……

天心打了个寒颤,翻了翻白眼,回头看着纳兰嫣然半晌,盯得纳兰心中毛毛的:“这么看着本公主,干……干嘛!”

“我说公主,你这么大声音,是想接着招惹刺客呢,还是想让我这幅落汤鸡的样子被人围观?”这公主到底带不带脑子的呀!

听说胸大无脑,难道是真的?

纳兰嫣然一时语塞,看着天心转身进了一个成衣铺子,轻哼一声,小声嘀咕道:“本公主才不怕什么刺客呢,谁来,我就鞭子伺候!”

无忧小筑的衣服都是异常繁琐且厚重的,所以天心并不喜欢,而且她这幅样子似乎也不适合大摇大摆的走回去吧。

揭开帘子,一脚踩进铺子,却不知脚下有什么东西挡了一下,身形竟然难以稳住,直直向前扑去。

预料之中的与地板亲密接触的事件没有发生,双手似乎撑在了一双温软的手中。

抬头,疤痕蜿蜒难挡眉眼如画。

“好巧!”天心见自己衣衫有些浸湿了他的袍子,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恩,好巧!”墨脩冥微微眯眼,太多的事情,都好巧!

天心那会忘记问人家名字了,所以现在只能如此干干看着,收回手,一时间竟然无所适从。

似乎也觉得这样不太礼貌,便走带他身后,将他的轮椅推到了衣铺中央。

从目瞪口呆的掌柜旁边接过一只小板凳,也不顾自己狼狈,就那么坐在了墨脩晨旁边,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以后别坐在门口,小心进来的人看不见踩了你就不好了!”

墨脩冥一愣,转而微笑着点头:“好!”

“出来的时候带个人,自己也方便些!”

“好!”

“以后莫要往人多的地方去,太不方便了,像你这样多去郊外散散心,比在市集中央好,需要什么的吩咐别人来买。”

“好。”

……

天心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嘱咐他这么多事情,不过就是心理想着这样好看的男子,不应该如此命苦吧。

上天应该垂怜才对。

成衣铺的掌柜,差点就给天心跪了。

啊喂,那可是冥王,冥王!东禹国硕果仅存的一位王爷,皇上的十九弟,晨太子的皇叔!

 

冥王盗妃 第十三章 嗜血冥王

你不跪拜也就算了,竟然敢隐晦的教训起来,还喋喋不休。

你教训也就算了,向来冥王身边方圆七尺不进生人,三尺不进熟人,你直接坐的跟冥王就零距离了,这是几个意思?

天心是没看到掌柜子目瞪口呆一脸错愕的表情,说完后看了看自己狼狈的身子,一脸不好意思。

再一想!我去,小白去哪了?这……不过转眼,就把人家爱宠丢了,这可如何解释?

丢人丢大发了,好忐忑,有木有!

尴尬之间一个男子拖着一袭云锦站在离墨脩冥三尺的位置上拿给他看,眼中很是淡定。

墨脩冥点点头,示意掌柜给天心量身。

掌柜接着错愕!能让冥王如此对待的女子,似乎还是头一次见。

要知道这云锦可是墨脩冥最常用的料子,虽然没有北蚕冰丝珍贵,可产量也是稀缺。

“恩~”看着掌柜今日反应比寻常慢了不止三拍,墨脩冥明显不悦。

“这就去,这就去!”掌柜的一脸吓尿的表情的跑到天心面前,当然也是离着冥王七尺有余。

视线上下扫了一圈,冲着墨脩冥点点头。

天心则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这个掌柜的看上去如此胆小呢!

“付天心,你竟敢如此怠慢本公主!买个衣服至于这么久……冥,冥王?”

她看到了什么?纳兰嫣然揉揉眼睛。没错,十年难得一见的冥王大人,正在一脸和蔼的看着付天心?

而且付天心她还……还坐在冥王身边???

还在三尺以内?

是不是她进门的方式不对?

思毕,纳兰嫣然果然倒退几步出了万绣楼,使劲的眨了眨眼睛,摇了摇脑袋,半晌再次跨入。

“鸣沙国纳兰嫣然见过冥王,冥王千岁。”纳兰嫣然收起傲娇,向墨脩冥行礼,火色的头发跳跃,如同精灵一般。

这次,轮到天心怔在凳子上。

到底不是本身的记忆,有些东西没消化完,但是此刻她却记起来了。

冥王墨脩冥,先帝十九子,武功盖世,嗜血善战,冰冷绝情,十年前十五岁的他带领铁血奇兵远赴边疆,生生将北疆蛮人赶出东禹境地,扩展疆土五十里。

曾今因为爱将痛失战场,屠了鸣沙国一座璃城。

曾今因为母妃中蛊,搅的南疆巫医族天翻地覆。

曾今娶妻两位,一名惨死,一名疯癫坠湖。

传闻冥王中毒武功不如往昔,传闻冥王身残不能人道……

一朝受陷,身处困龙坡,多方围剿,大败而归,半身残疾。

从此方圆七尺不近生人,三尺不近熟人。

东禹龟缩疆土,面对边境逍遥而不得战。若不是付战凭借诡异的兵法守住边疆,成为定国将军,恐怕此刻的东禹帝都以沦为荒土。

十年,磨砺的万古枯将,已经淡漠出人们的视线,铁血奇兵也消失在忙忙人海,嗜血的冥王沉寂府邸。

十年前,付天心才六岁,冥王一朝败裂,可见此事对东禹的影响有多大。

脑海中的印象与面前白色衣衫男子重叠,天心呆怔片刻,再看看自己与他的距离,错愕半晌,便恢复了神情。

冲着墨脩冥淡然一笑。嗜血无情,她不知道。

生人勿近,她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今日,她天心扶起来的残缺男子即使面部有伤痕也难挡他的眉眼如画。

“原来是冥王呀,恕臣女眼拙,一时竟没认出来。”天心娇俏的打趣道,眼睛萌萌哒装着无辜。

反正,我是真的不知道!

“无妨。”墨脩冥淡淡一笑,也吓坏了身后的流觞。王……王笑了?

太特么惊悚了,从他跟着王开始,他就没见王笑过,也没见过他周边三尺有谁接近过。

不对,接近的人都见冥王好兄弟阎王去了。

例外的只有那只小虎豆豆。

瞥见墨脩冥的眼色,流觞奔到天心面前不远处站定:“付小姐,这是王刚才选的料子,感谢小姐中午的搭救之情,还望小姐笑纳。”

“这不行!”天心拒绝,中午她不过是顺手而已,实在犯不上用什么礼物回赠,况且她看冥王爷蛮顺眼的。

要是现在拿了人家的东西,像个什么样子!

“付小姐,您就收下吧,您不收下王他心里不会舒坦的。”流觞道,“您就别为难小的了!”

“那个,豆豆,我真的不能要,不过是顺手而已。”天心以为冥王那会说的豆豆是面前的这个面容清秀的小子,直呼其名。

流觞一愣?豆豆?他啥时候变成那虎逼了?

赶忙解释:“付小姐,小的叫流觞。豆豆是王捡回来的一只小老虎。”

 

冥王盗妃 第十四章 冥王赠衣衫

“老……老虎?豆豆?”天心懵逼了,今天一天是怎么个情况?

想一想那会还以为小白没有名字,还自以为是的给取了名字,哪知道是冥王不跟她计较罢了。

想到这里,天心心中对墨脩冥的好感油然而生。

这么温和,哪里嗜血来着!

说谁谁来,小白呦呦一声蹿到墨北晨的毯子上,继续被一指暴栗弹下,哀怨的满地打滚。

店里几人同时嘴角抽搐……这么小,这么赖皮,还呦呦的叫。这货,真的是老虎,不是阿猫阿狗么?

纳兰嫣然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冥王了,一个箭步冲过去抱起小白就挤进了自己的波涛汹涌之间肆意蹂.躏:“这么可爱的老虎,还真么见过,怎么看怎么像只猫咪呀,哎呀本公主可不是喜欢你,本公主是好奇,好奇!”

得,这公主又傲娇起来了。

天心笑了笑,小白在就好。

反正东西她是不能收的,结果转眼就见掌柜一脸贼笑的抱过流觞手中的布匹,狗腿的冲着冥王笑了笑。

“这付姑娘的身格小的已经目测好了,王爷不必担心,小的一定设计最新的款式给付姑娘裁剪衣服。只要一做好,立马送到付姑娘府上。”

“这……”天心翻了翻白眼,你知道我是收还是不收呢你就给我做衣服了!讨好冥王您能换个方式么:“掌柜的,这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冥王赏赐是你天大的福分,还推脱什么呀!姑娘您就等着成衣就是了!”

天心竟然无语凝噎,几个人合起来要塞给自己衣服的节奏呀!

“付小姐身上的衣服还未干透,不如先挑选成衣换上吧。”墨脩冥看了看天心,又将铺子另一侧的衣衫扫了一眼,指着其中一件白色衣衫:“就那件吧!”

额~天心继续懵逼,怎么都不问问自己的意见?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到底是谁要买衣服穿?

可是这些人都是为了自己好,又不是让人厌恶的人,她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语气来坚决的拒绝,心里微微的暖了暖。

推脱下去,肯定会浪费很多时间。

算了,以后有机会还一点别的东西回去吧。刚要从狗腿的掌柜手中拿起,忽而想起一件异常重要的事情——她貌似,没带钱?

顿时面色为难。

掌柜的也算是做了好多年生意,察言观色的本领还是有的,立马道:“这件衣裳颜色这么好,肯定很配付小姐,难得这么有缘分,不如就送与付小姐吧。”

天心扯了扯嘴角,好蹩脚的理由!好陈旧的台词!

终了直接被掌柜推着进了试衣间。

后半辈子的靠山可就在此一举了,不成仁,就成鬼好了。

掌柜拍了拍胸口,随后狗腿的跑到墨脩冥面前点头哈腰求夸奖,却没敢进七尺之内。“王,小的做的还不错吧。”

“恩,不错。”墨脩冥恢复了冷傲,声音淡淡的道,“通知所有分店,以后付姑娘的衣衫全部记在本王的账上。”

“还有再来的北蚕冰丝,分给她一半。”

掌柜一听喜上眉梢,看来这次是巴结对了。

那北蚕冰丝一年只有一批,如同雪色晶莹,能做四件衣衫,这一分就是半批,可见冥王对这位小姐的态度。

也不管周遭的低气压,赶紧又抱了几批成色不错的彩色料子远远地给冥王看。

流觞默默站在一旁看纳兰嫣然玩小白玩的不亦乐乎,暗地里掐指一算,王平常很少说话,今日虽然说得也不多,可加起来的总数,竟然是平常至少三天才能说完的。

而且还送出了自己最喜爱的北蚕冰丝。

看来以后,付天心要列在千万不能得罪的行列里。

不一会,天心换好了衣衫出来。

不得不说店家的款式还真不错,一袭白色长裙落在脚尖,腰间的青色束带让天心的身形显得修长。

萌萌的大眼不好意思的转了一圈。

“臣女谢过王爷,改日定会将衣裳钱还给王爷的。”天心才不是随便拿别人东西的主,没钱没关系,咱可以赚呀!

不会赚没关系,咱是谁,盗中之王!

墨脩冥的眼中漏出淡淡惊喜,却点头不语,流觞赶紧道:“纳兰公主,付姑娘,我家主子累了,就先带他回去休息了。”

人刚一走,众人松了口气。

冥王要是再呆一会,大家都得去穿冬衣了。

纳兰嫣然抱着小白凑过来,胳膊肘捣了捣天心:“喂,你是怎么认识冥王的呀!那么可怕的一个人,站在他身边本公主感觉气都喘不过来。本公主绝对不是好奇,绝对不是!”

 

冥王盗妃 第十五章 蛊

天心挑眉看了一眼纳兰嫣然:“你可以去问冥王呀。”

“付天心,你耍本公主!”

……

两个女人走路一般都不会很快,况且纳兰公主如此娇滴滴,回到定国府已经是傍晚了。

管家董伯早已经侯在门口,“纳兰公主吉祥。”

纳兰嫣然轻哼一声,扬起头直接向里走去。天心便指了一个婢女先带纳兰公主过去。

“小姐,老奴已经重新筛选了一批婢女,都是家底干净,没有污点的。”董伯低声道。

天心刚想拒绝,转头一想,若是身边没有个可以伺候的人,的确不太好,“董伯阅人无数,您挑选的人我自是放心。”

“那春华,要不要老奴……”董伯说着,比了一个咔嚓的手势,眸中带着淡淡的嗜血,丝毫不加掩饰。

天心蓦的明白了什么,恐怕这董伯,并不是表面上这般满身寂寥的书生之气,即使左脚还跛着,依旧抵挡不住身上的煞气,这是久经沙场的人才能磨炼出来的气势。

从付天心记事起,董伯就一直付家做管家,虽然他并不怎么关注原身,但是以付战看人的眼光,应该不会有差。

可是,天心也不是什么残忍的人,若非如此,前世身为杀手之王徒弟的她,怎么可能只是一名盗中之王。

她从小练的杀人技巧,只有自保的时候才用,更多的时候都是让人重伤而不伤及性命。

说罢又迟疑了半晌,若有所思的开口道:“春华倒是不用我们大费周章,背后之人自然不会放过她,派人盯着就好。倒是您最近有没有碰见过那种,气息异常阴冷的人。或者是,会用蛊人?”

“蛊?”董伯微微诧异,小姐并不会无缘无故这么问,难道小姐自身已经碰到了?

但是小姐不说,必定有她自己的想法,近两日他以明显感觉到小姐身上气息的变化,已不复当初那般善若可欺。

“老奴,会注意的,一但有所发现,必会告知小姐。还有,老奴付府暗卫首领从剑派遣至您身边,保护小姐周身安全,小姐可随时传唤。”

暗卫?一想之下天心便明白了。这应该是每个府邸都有的不为人知的隐秘力量吧。

回到无忧小筑,一推开门,便看见纳兰嫣一脚踩在凳子上,手里的皮鞭在双手间一扯一扯。

一旁跪着瑟瑟发抖的秋实,手腕上血痕清晰触目,明显是刚刚被鞭打出来的。

天心疑惑的望了一眼,秋实见她回来了,戚戚然的跪着匍匐到她脚边:“小姐救救奴婢,奴婢不是藐视公主,是真的怕自己的脸冲撞了公主。”

天心哑然,反正有些事情她也想确定,便借着纳兰嫣然的名头顺水推舟道:“无妨,公主想看你便给她看,如若冲撞到了,我给你担着。”

秋实身躯一僵,缓缓抬头,眼中先是委屈,再是惊讶,随后变得惊恐,瑟瑟发抖:“小姐救我,小姐救……”

说罢身子一颤,鲜血顺着嘴角流出,染湿了面巾,向着一旁倒下。

若有似无的阴冷气息在窗外一掠,天心冲过去推开窗户,什么都没有,湖面也是异常平静。

这是后窗,后面就是湖水,很难藏人。

叫了从剑,从剑也说没见到人。

纳兰嫣然耸了耸双肩,用鞭子抽开秋实的面纱。

“本公主果然没猜错,蛊族傀儡。”只见秋实的面上并不是什么痘印,而是一条条盘根错节如同树根般的红色血管。

天心疑惑更重了。

那日风吹起秋实的面纱下,没有痘痘,也并没有今日这般红色血管,而是光洁如玉。

难道说,不是同一个人?

“本公主就说一进来,她就闪躲本公主。”似乎看出来天心的疑惑,她解释道:“本公主的金玲,铃心乃是百蛊蟾蜍,是我母亲给我保命用的,可使蛊毒难以近身。”

“金玲一想,万蛊现形。而你这婢女,虽说是蛊族傀儡,但明显炼化时间不久,以至于还有自身思想,才会向你求救!”

“哼,本公主才不是想要帮你,本公主只是好奇,好奇而已。”

天心感激的看了纳兰嫣然一眼:“施蛊之人,距离傀儡多近,才可以控制杀死她?”

“千米之内吧。”纳兰嫣然忽而抬头盯着天心:“此人,在定国府?”

“从剑,让董伯查一下府内最近有无可疑人物。顺便让人来清理了尸体。”

虽然没有听到回应,但是天心感知的到他已经去了,这才坐下去,看着一桌子饭菜,饥肠辘辘。

可是身旁躺着个死人,怎么也吃不下。

冥王盗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冥王盗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冥王盗妃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