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总裁你先睡小说全文免费by湛王妃

总裁你先睡小说全文免费by湛王妃

2019-11-08 13:44:25来源:KX发布:湛王妃

总裁你先睡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江彦丞谭璇经历什么,作者湛王妃小说总裁你先睡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总裁你先睡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江彦丞这辈子最落魄的那天遇见谭璇,她冷漠桀骜:“跟我结婚,这五百万归你。”他衣衫褴褛,身上有伤,不解地问她:“为什么?我一无所有。”谭璇毫不在乎:“你的一无所有和口齿不清正符合我的伴侣要求,一年时间,配合我演好戏,我会力所能及给你想要的东西,除了爱情,一切都可以。”黑暗中,江彦丞敛下眉眼,捏着那张支票,唇边的笑容变得森冷而危险。天之骄女如她,曾爱过一个最好

总裁你先睡小说全文免费by湛王妃

总裁你先睡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12章回家好好表现

酒店客房内,谭璇再次清醒时,床头亮着一盏壁灯,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她记得自己喝了好多酒,醉酒后的场景却已经忘了。如果有陆翊在,他绝不会让她喝酒。

她摸了摸昏昏沉沉的头,下床拉开了窗帘,天色微微亮,又是一个白天了。后天就是八号,陆翊和谭菲的婚礼。

妈妈已经郑重告诫希望她不要回去,难不成她要在这酒店里躲上两天,看着陆翊和谭菲尘埃落定,再去当一个乖巧懂事的妹妹?

这是谭家所有家长的期望,她谭璇没有选择。

“Drinkupwithmenow,andforgetallaboutthepressureofdays.DowhatIsay,andI'llmakeyouokay,anddrivethemaway…”

熟悉的手机铃声又响起,谭璇循着声音找了找,在电视柜下的地毯上发现了被她摔掉的手机。

来电显示,宋世航。

谭璇接通,那边宋世航的声音又是那种压抑的迂回:“喂,胖七?”

“嗯。”谭璇努力挤出笑脸,知道他来电是为了什么,“怎么样?打听清楚了吗?他们什么时候领证?”

宋世航难得吞吞吐吐:“他们……他们明天领证,后天婚礼。”

“……”谭璇的耳边什么声音都不再有,只是反复重播宋世航的那句话,明天领证,后天婚礼。

“胖七,你还好吗?”宋世航小心翼翼地问,似乎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宋世航还是叹气道,“胖七,不然你还是不要回来了,他们的婚礼有什么可参加的。你在哪,我去找你。”

谭璇的手又开始发抖,所有事情并没有因为她的慌乱和自我放逐而停止发展,该结婚的还是要结婚,该领证还是要领证,她只是个不相干的人了。

谭璇苦笑,咳嗽了一声,将哽咽咽下去,道:“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开了,这一次去参加他们的婚礼,我是作为妹妹的立场去的,不是作为前女友。一个陆翊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六姐要,我就送给她好了。”

她说了这么多话,宋世航越听越担心,追问道:“胖七,你在哪,我去接你。不管你要怎么做,我都支持你啊。还有叶锦天他们,我们都会给你撑住场子,不会让你吃亏的。”

发小就是发小,六年前为了她暴揍陆翊,六年后为了她鼓气撑腰。

谭璇哈哈笑了:“没事啦,宋世航,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用为我担心。难道分个手,我还要去死吗?放心吧。”

宋世航在电话那边欲言又止:“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你回了锦城就给我电话,我去找你。”

“好。”谭璇应了。

挂断电话,谭璇快速收拾好东西下楼,退了房,径直去了停车场。令她意外的是,她的越野车旁靠坐着一个男人,身上还盖着一条毯子。

那条毯子,很眼熟。

一阵脚步声从车后方传来,一个穿着民警衣服的年轻人走过来,对她笑道:“谭小姐是吗?”

谭璇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个民警,她见多了这种制服,认识它是真的,点头道:“是我,警官,怎么了?”

那民警指着靠坐在车轮上的那个男人道:“谭小姐,这个人是你前天夜里送到我们X街道派出所的,但是我们一直找不到他的家庭信息,不知道该把他送到哪里去。我们调查了监控录像,你和他一起从砚山方向进了南津城,所以我们想是不是你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谭璇这才将视线重新投在那个靠坐在车轮上的男人身上,蹲下身体,掀开了遮住男人头和脸的毯子,正对上男人平静如海的黑色眼眸。

男人定定地看着她,神情有一丝惊喜。

谭璇已经注意到他套上了一套红色球衣,胡子也刮过,精神比之前要好很多。

正在这时,男人忽然从毯子里伸出手,将她的手准确地握住。

受了突如其来的侵犯,谭璇本能地想抽手,却感觉到男人将什么东西放在了她的手掌心,她摊开一看,是一张地图,地图上附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请带我回锦城。”

那民警看到了那张地图,解释道:“哦,我们想让他回忆一下家在哪里,但是他一直不肯说,抓着这张地图不放。谭小姐,你和他熟吗?”

那张小纸条明显是一条求救信息,谭璇忽然起了疑心,既然民警查过了监控知道他们是砚山方向来的,南津城是砚山的北出口,如果民警与那群绑匪有交情,也不是不可能。

她将视线又放回近在咫尺的男人身上,他的脸上贴着创可贴,眼神平静极了,莫名地让她觉得放心。

毕竟是共患难过的交情,她将他丢在派出所是不得已之举,也是怕麻烦的意思。带他一起回锦城不过是举手之劳,她似乎没有推辞的理由。

谭璇想了想,将地图上的那张纸条捏在手心里,站起身对民警道:“好吧,我在锦城有朋友是做媒体工作的,也许可以发个寻人启事看看,这样吧,我着急回锦城,就带他一起走吧,那边的公安系统更发达,也许会有办法查到他的家在哪里。”

那民警愣了下,有点不可思议地点头道:“那好吧,你带他走吧。这位同志,你太助人为乐见义勇为了。”

说完,帮着谭璇将男人扶上了副驾驶,系好安全带,趁谭璇往副驾驶走的工夫,民警小万附在江彦丞耳边小声道:“哎呀妈呀,成陌同志,你老婆太有意思了,玩不认识玩上瘾了还?你回家可要好好表现,别再被她揍了!”

江彦丞对他微笑,算是默认了。

谭璇将车移出库,民警小万在一旁挥手相送:“谭小姐,开车注意安全,你的车大灯和保险杠应该维修了。”

车开出去很远,民警小万才摘下帽子扇了扇风,自言自语道:“艾玛,演戏太累人了。”

一旁的另一辆黑色商务车紧接着起动,驾驶座上的周密手握方向盘一脸懵逼——为了蹭上女人的车,他们江少真是用心良苦,那副邋里邋遢的鬼样子要是让人拍到,以后怎么见人?

 

第013章明天去领证

南津城作为锦城的南大门,开车不过一个小时。

上了高速,谭璇心不在焉,连副驾驶上的那个人都忘了,满脑子只有宋世航的那个消息。

如果还有挽回的机会,明天就是最后结局,一旦陆翊和谭菲领了证,她不会再和陆翊有任何联系。

谭家的家教很严,谭璇小时候再疯,可做人的原则始终摆得很正,从不以自己的家世张扬跋扈,唯一的失态都是为了陆翊。

还要去苦苦哀求陆翊不要分手?还是去哀求六姐谭菲放过她的爱情?

明明在她和陆翊最甜蜜的那几年,六姐谭菲曾是最耐心的听众,听她将所有和陆翊之间的事喋喋不休地分享。少女情怀总是诗,诗情画意里一边是陆翊,一边是谭菲。一边是爱情,一边是胜过亲情的知心相交。

因此,在谭璇的潜意识里,六姐谭菲应当是她恋爱过程的见证人,也应当是抚慰者,而不是与她的爱人凑成一对,将她曾经的六年爱恋变成可笑的笑话。

往事历历在目,她已被亲情和爱情同时丢弃,走不出这个无解的囚笼。

高速出口处一个转弯,谭璇没看清,副驾驶的男人忙上手帮她急打方向盘,车身颤了颤又恢复了平静,稳稳地向前驶去。

谭璇吓出一身冷汗,忙将身体坐直,看了眼副驾驶的男人,他目光直视正前方,脸色很平静。

“谢谢你啊,我有点走神了。”谭璇解释,为了让自己不再分神,她没话找话地和他聊天:“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个男人看着她,没有开口,忽然示意她将手机给他。

谭璇用指纹解了锁,将手机递给他,这手机风里雨里都经过了,居然还能好好的,也是奇迹。

手机壳是一只可爱的小黄鸭形状,看这造型,曾经应该是情侣手机壳。

那个男人手指灵活地翻动,捣鼓了半天手机,忽然手机里一串机械的男声念道:“我叫江彦丞,刚回国不到两个月,一个月前从机场回来遭遇绑架,多谢你经过砚山救了我。”

那机械的男声一字一顿地说话,听起来一本正经,谭璇想不到他能想出这种办法,把文字转换成声音,也算是代替了他来发声。虽然语调有点好笑。

“哦,你的嗓子不舒服?是一直这样呢,还是被绑架的这一个月造成的?”谭璇问道。

江彦丞听完这句话,认真看了谭璇一眼,发觉她是无心提问的,没有歧视的意思,这才低头打字,让软件读出来:“不是天生的,但算是有点病根,小时候说不好话。”

软件读完这句,江彦丞又去观察了一番谭璇的脸色,她没有任何异常反应,只有一点同情:“好吧,你回了锦城可能需要再去看看医生。言归正传,你家在哪?我应该把你送到哪里去?”

江彦丞的唇角忽然抿了起来,作为陌生人,她对他没有半点留恋,等不及要和他撇清关系。那些寒暄的问询,不过是为了少一点尴尬。

他又低头打字,好半天才停手:“我在锦城暂时还没有地方去,出国读书很多年,现在在准备创业。创业不太顺利,合作伙伴半路给我使绊子,出了点状况,后来又不知道怎么就惹上了绑匪,我现在很混乱。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把我送去锦城某个派出所也是可以的。”

听到“派出所”三个字,谭璇听出男人的语气不太高兴,他在揶揄她把他丢在南津城派出所。

她自嘲一笑:“没想到你和我一样,我回了锦城也不知道去哪,有家回不了。”

妈妈住在锦城城西谭家老宅,一大家子都在那,谭家家族虽然庞大,不可能让她流落在外,可失败的谭小七怎么有脸回去?

“而且,我还不能和你一样去住派出所。”谭璇开玩笑道,又问,“没有朋友同学什么的吗?你一个海归,不至于混得这么惨吧?”

车驶出了高速出口,一张巨型广告牌竖在那,Fei高定的时尚广告已经无处不在了,广告上的模特身穿大红色高定鱼尾礼服,美艳端庄,动人心魄。

无论是广播、电视还是广告牌,她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谭菲和陆翊的阴影。谭菲的Fei品牌,似乎也在为首席设计师的婚礼庆祝,这一季打出了“花样年华”的主题。

“能在花样年华遇见你,是岁月对我最好的恩赐。”广告词毫不避讳,将谭菲给陆翊的情书公之于众。

谭璇的眼睛从广告牌的刺目红色上收回,忽然一个急转弯加快了车速,可惜除了让车上的自己更颠簸,什么都做不到。

江彦丞也看到了那个广告牌,正在犹豫说些什么时,谭璇忽然开口问他:“你结婚了吗?”

江彦丞一愣,想起昨天在酒店餐厅,她拽着他的胳膊连连说要和他结婚。

仿佛梦境重现,他的心漏掉一拍,摇了摇头。

谭璇又问:“那你有女朋友吗?”

江彦丞再次摇了摇头,身体已经僵硬,预感到她会说出些什么别的重要的话来。

果然……

“那我们做一笔交易吧?”谭璇目光直视前方,没有停顿地提了交易内容:“一年时间,和我假结婚。你不是要创业吗?我不知道你要创多大的业,但我注资五百万,算是这一年契约婚姻对你的补偿。无论一年后你创业失败或是成功,成功到什么地步,我都不会要求划分你的财产。如果你觉得可行,我会拟一份契约书。”

听谭璇说起交易内容,江彦丞的眼睛盯着前方的路,耳边轰隆作响,目光变得异常危险可怕。

过了好半天,等不到江彦丞的回答,谭璇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表情凝重,似乎在思考,这才笑道:“没关系,你可以考虑清楚,答应或者不答应都可以,不用因为我救了你而不好意思拒绝我。”

驶入市区,车流多了起来,又是早晨上班时间,越来越堵,车子半天都挪不了几米远。好在他们都不着急,时间是足够的。

谭璇的手机终于发声,是江彦丞打出的字,机械声在问:“为什么是我?”

谭璇明白他的意思,既然是契约婚姻,为什么结婚对象是他,她明明可以有更多选择吧?

“大概是仗着我救过你,对你有一点点恩惠,因此你比陌生人略微值得信任一点。还有,你说话不太方便,也就不会太多话,毕竟是契约婚姻,我还是希望能保留彼此的空间,不会过多干涉各自的自由。总的来说,你挺符合我的伴侣要求,就这么简单。”谭璇笑着解释。

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孩,睡梦中哭着喊另一个男人的名字的女孩,对待婚姻的态度如此凉薄,只用冰冷的契约合同来打发自己的婚姻。

她选择对象的方式真特别,有理有据,他的口齿不清和狼狈无措成了他被选中的理由,他真要感谢她的抬举。

江彦丞再次沉默。

谭璇也不在意,一点都不勉强他:“如果你觉得为难,那就算了,我可以找别人。五百万也许买不来爱情,但可以买来一年的婚姻,我相信这不太难。你觉得呢?”

江彦丞的手在身侧紧握成拳,终于一点一点松开,脸上的情绪也缓缓地纾解,他打出一行字,让机器声读出来:“好,我答应。你说得对,五百万很难得,正是我目前所需要的,我们各取所需吧。”

听到机器声念出答应的句子,谭璇的视线放低,看了一眼江彦丞的手上她的手机。

她以为她结婚的时候可以肆意对陆翊撒娇,她以为陆翊会给她一个完美的求婚和婚礼,现在她找到一个结婚对象,甚至连正常说话也不能,让一个手机软件、让声卡代替他答应结婚。

是她在求,是她在买卖,她自作自受。

谭璇的眼眶有点热,扭开头看了看拥挤的车流和人行横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勉强将那些情绪都冲散。

她呼出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道:“那好,可能我的要求有点过分,但时间比较紧,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见,你的材料能不能准备好?如果来不及准备,或者你临时变卦不肯来都没有关系,我会再找别人。合同签订之前,我们都是自由的。合同签订之后,你需要履行一些条款,具体我会写在合同上,到时候你看看……”

她说得很详细,很有道理,江彦丞沉默着听。

车开到路口处,江彦丞忽然解开安全带,示意谭璇将车停下,他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没有再让机器发声,而是直接给谭璇看:“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见,我先走了。你开车小心。”

 

第014章未来的江太太

他走的很急,像是再也受不了她高高在上的语气,有钱又怎么样,这样不平等的交易,也许并没有人愿意去做。

五百万买一年婚姻,她是不是太自信?

谭璇的心情异常低落,可她也并没有任何理由和立场将江彦丞拽回来,她甚至还不清楚他名字里的那三个字,具体怎么写。

姓江还是姓姜?机器读出来的名字,她只记了个模糊的发音。

所以,谭璇一句话也没说,交易而已,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见,双方已经达成协议,不需要再多费口舌。

目送那辆越野车被车流淹没,江彦丞气得揪住了球衣的领口,暴躁得连一件球衣都穿不住,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他的心里流窜。

刚刚在车上,只差一点他就要爆发,他就会狠狠地将她按住,撕碎她,自轻自贱自暴自弃的女人,她正在以极度倒贴的方式廉价地兜售她的婚姻。

可相比于她伪装出来的高高在上,他更轻贱,为了五百万答应了她的结婚契约。

五百万呵。

“江少,你怎么在这里下车了?”

周密一直紧紧跟着谭璇的车,怕江彦丞再遭遇什么意外。

江彦丞平复了一下心里的暴躁,一把拉开商务车的后座坐了进去。车窗摇下来,他开始慢条斯理地脱衣服,将一身狼狈的破球衣换下。

周密一边开车一边询问道:“江少,我们现在是去哪?回江家吗?”

江彦丞正在系衬衫的扣子,心不在焉,拿自己的手机捣鼓了一下,手机里的软件发声道:“周密,把我的个人材料准备好。”

“嗯?做什么用的?”周密追问。

“结婚。”江彦丞的手机答道。

“……”周密手中的方向盘忽然就打偏了,车身一个震荡,险些将江彦丞的额头给磕破了。

江彦丞的眉头已经蹙死,今天他身边的人一个两个都变成了马路杀手,心理素质一个个这么差劲!

“抱歉,抱歉,我耳朵可能出问题了。江少,我没听错吧?结婚?你要结婚?”周密不可思议地重复了好几遍。

江彦丞的手机回答:“我不知道国内结婚需要什么手续,但是务必在明天早上九点之前将材料准备好。”

“哦……”周密吞咽了下口水,居然语塞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道:“那董事长和夫人那里……”

江彦丞不理解:“我结婚需要他们出具什么证明材料吗?”

“应……应该不需要吧。”周密一头汗,这是要不经过所有家人的同意直接去领证了?

锦城首富江振业的儿子,风华娱乐的执行总裁,还没有在公众面前亮相,媒体甚至还不曾见过他的真面目,回国的第一件大事居然是结婚。

见他老板不再说话,周密又忍不住了,询问道:“未来的江太太是谁?江少,给我一点心理准备,我也好应付夫人和董事长的问话啊……”

江彦丞的手机声线特别奇怪,变了腔调的人声,语气和频率都变了,有点电音的味道:“在我没有公开之前,暂时不用和他们说。公众那边也是,我的资料暂时也可以写成未婚。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他拿了别人的五百万,自然要全听雇主怎么说,她要公开就公开,要隐婚就隐婚,他没有任何损失。

周密终于提起了最担心的那一点:“可是,展悦小姐那边会不会……江少也知道展悦小姐……”

半天没得到回答,周密从后视镜里一看,江少正盯着IPAD,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

车在慕少扬的私人公寓紫禁豪庭小区停下,江彦丞一边上楼一边将IPAD递给周密,上面有一行字:“去买这个型号的相机,和准备好的材料一起给我。暂时别告诉江家我回了锦城。”

周密被下了命令,也不能再跟着江彦丞上楼,搜索了一下相机的型号,是专业摄影师用的,价格不菲。

江少什么时候开始对摄影感兴趣了?

自从遭遇了绑架,他老板的一切言行举止都变得特别奇怪。

周密任务繁重,他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准备好老板的结婚所需材料和相机,周密也不敢耽误,忙上车去民政局。

……

“朱朱,你家的钥匙还是在鞋架右边的第三只鞋子里吗?”

谭璇将车拿去维修,随后拨通了大学室友朱梦琪的电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靠,谭年年,你记忆力这么好,你咋不上天呢?”朱梦琪从小奔着当医生的理想去的,现在如愿在仁信医院工作。

听着电话那边婴儿的哭泣声和嘈杂的种种奔跑、说话声,谭璇的心紧了紧,还是笑开:“朱朱,我回锦城了,没地方去,求收留。”

“你回锦城了?”朱朱一听,语气立马就变了,走到无人的角落里,压低声音道:“你赶回来参加陆学长的婚礼?上次我给你电话,只是想告诉你一声,不想让你不明不白地呆在外面……”

作为大学室友,又都是锦城南津城圈的人,两人在大学里关系很不错,朱朱也因此见证了谭璇所有爱情的过程。

谭璇强笑道:“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他娶别人,我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听见,当做不知道。可他要娶我姐,以后的家庭聚会他都会在,早点回去晚点回去总是要面对的。”

朱朱的暴脾气一上来,恶狠狠地咬牙骂道:“他妈的陆翊,真不知道这渣男藏得这么深!道貌岸然的样子,瞎了我们所有人的狗眼了!”

朱朱一骂人连自己也骂进去,越骂越凶:“你六姐的外公是我们仁信医院的院长,渣男还真是会挑人,将来一定步步高升。我觉得他这么多年了,一直在等一个这样的机会,借着你家的背景上位,挑你六姐结婚比你更划算。”

毕业就分手,爱情被现实玷污得如此不堪,连天之骄女谭璇也还是败给现实,普通人更没的说了。

见谭璇不说话,朱朱的火气也慢慢降下来,明白自己说得太过了,忙又安慰道:“好啦,年年,多谢渣男不娶之恩,愿他和他的老婆一辈子没有性生活!我们家年年一定可以找到更棒更好的老公,秒杀渣男一万次!”

谭璇想笑又笑不出来,一边往前走,一边道:“你现在在医院,让人听见你诋毁院长的未来外孙女婿,你的医生生涯恐怕要到此结束了。我刚回来,还没有找到房子,先去你那挤两天啊。”

朱朱留在仁信医院工作后,家里给她出首付贷了个小房子,谭璇曾去住过。还没有结婚的闺蜜,蹭住是平常的事。

朱朱却在电话那边欲言又止:“那个……谭年年,答应我只挤两、天好吗?我男人这周出差,下周回来,你最好不要让他看到你的美貌和撩人的身材,否则我会被嫌弃的!”

谭璇惊讶:“朱朱你什么时候谈的男人?居然没告诉我?”

“才三个月,三个月而已嘛,你远在千里之外的藏区,我难道要带着男人打飞的去给你看啊?我还怕高原反应死在那呢!”朱朱理直气壮地解释。

谭璇叹气:“朱朱你现在霸气了,交往三个月就同居,和全世界一样,把你心爱的谭年年给甩了!”

“呸!”朱朱骂道,“你以为我像你啊?和陆翊谈了五年还是个处!没出息死了!对了,陆翊那渣男是不是不孕不育啊,不然面对你这样貌美如花的小可爱,他怎么忍得了?有机会一定要建议他去看看男科!”

正说着,谭璇已经到了朱朱家门口,从某一只鞋里掏出了大门钥匙,恍恍惚惚地开门。

一扭开门,居然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客厅里,背对着她换衣服,正在脱裤子。

听见门口有声音,那男人回头,看到谭璇站在那,惊讶地大叫了一声,紧接着被脱了一半的裤子绊倒,“扑通”一声栽在了地板上。

 

第015章慕少住隔壁

“啊——”

“怎么了?”听见尖叫声,朱朱在电话里问道。

谭璇很镇定地转过身,将空间留给趴在地上龇牙咧嘴哀嚎的那个男人,对电话里道:“朱朱,你真是出息了,居然和李明喻勾搭上了,你说的男人居然是他?”

朱朱在电话那边有点紧张:“唉,不是,不是的,年年,你听我解释啊。不能因为陆翊是渣男,我就不能和他的室友谈恋爱,对吧?李明喻虽然是长得一般了点,但是他安全啊,用起来也还行,凑合着用用吧。咦,他提前回来了?”

“是啊。”谭璇听着穿衣服的摩擦声,答道。

“你怎么着他了?”

“我刚开门,看到他在脱裤子。”谭璇的声音生无可恋,最近两天总是这样,不是给男人脱衣服检查身体,就是看到男人在脱裤子。

“……”朱朱疯了,“谭年年,你马上去住宾馆,不准来我家!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招待你不方便!快走!把我家明喻吓坏了你死定了!”

“宇宙重色轻友第一典型,朱梦琪。”谭璇恨得咬牙,正想把钥匙扔到沙发上,李明喻已经穿好衣服出来。

看到谭璇,李明喻结结巴巴道:“那个,年年啊,你回锦城了哈?那个……我去朋友家挤挤,你晚上和朱朱住吧,你们好好聊聊天。”

作为陆翊的大学室友,他们分手后,李明喻见到谭璇总有点尴尬,毕竟陆翊背上了渣男的名号,可兄弟还是要做的,只好一面尴尬一面硬着头皮交往。

谭璇好像忽然明白了,也没着急走开,只是问李明喻道:“听朱朱说你出差了,提前回来是为了参加他的婚礼吗?”

她说的“他”,李明喻明白。

李明喻个头不高,长相普通,被陆翊和谭璇这一对的颜值秒成了路人甲,他大学毕业后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从医,而是选择了医疗器械方面的销售工作,目前两地飞来飞去,工作虽忙倒也很乐在其中。

“是……是啊。”李明喻笑道,“年年,你也知道我们玩得不错,他结婚,我们这帮室友不好不去的吧?”

因为关系亲密的缘故,大学的这帮同学都知道谭璇的外号,跟着陆翊都这样叫她。可是这个昵称现在越听越刺耳,如果没有了陆岁岁,谭年年是什么?

谭璇也不想再追究这个昵称的意义,提起总比装作不知道更尴尬,她无力挽回,只好笑道:“当然了,你们关系那么好,去参加婚礼是应该的,我也要感谢你们出席呢,毕竟也是我们家的喜事,谢谢。”

她环顾了一下朱朱的小公寓,人也准备退出去:“那就婚礼当天见吧,我就不打扰你和朱朱了。好好照顾她啊。”

她关上门,拎着行李包进了电梯。

下楼后,谭璇站在那不知往哪里走。看着行色匆匆的年轻人,散步的老人,带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小区里总有各种面孔。摄影师的职业病,她喜欢观察人、观察景色和细节,陌生的环境有时让人兴奋,有时又让人害怕没有归属感。

朱朱拿了房子的那天,她、陆翊还有李明喻等人曾在小区的草坪上疯跑,那是青春最后的痕迹。

最无助的时候,人往往最想念已经去世的人。

一个小时后,天平山墓园,谭璇将一束鲜花放在了一座墓碑前。

爸爸去世得早,她当时只有十二岁,据说是子弹打穿了他的心脏,国旗包裹着他的遗体回到了锦城。追为烈士,成为英雄,从此只活在传奇和故事里。

墓碑上的那张照片太年轻了,她长得并不太像爸爸。

她在墓碑前蹲下来,喋喋不休地告诉他一些心里话:“爸爸,有时候我想,我是不是太小题大做,太没有出息了?你为了国家牺牲,而我为了一点小情小爱就要死要活。我没有成长在你的年代,我长成这样一个我,非要如此不可的我……”

“就让我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否则我将无法面对以后的生活,一年,一年时间就好,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照片上的爸爸目光矍铄,直视前方,刀一样的锋利,万难摆在他的面前他都毫不退缩。

谭璇抱住墓碑,低下了头。

公墓的风总是很大,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安抚。

折腾了几个小时,半下午的时候谭璇到了紫禁豪庭。

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可怜,其实也是有地方可以去的,不回谭家也可以去她名下的那套公寓住。

那是爸爸和妈妈的婚房,来不及入住就成了遗产,划归谭璇的名下。

本来打算她和陆翊结婚的时候装修一下,也变成他和她的婚房。后来一切计划都变了,她也不愿再去那里住,去朱朱那更有人气,谁知现在竟也不合适了。

可总是住酒店也不是办法,出入都不方便,谭璇最后还是回了位于市中心的那套公寓。

紫禁豪庭,顾名思义,有价无市的地方,保安系统严密,出入都是有身份的人物。

八楼的高度刚好,采光也非常不错,房价是这一片最为惊人的。

她总说失去陆翊她已经一无所有,可这话太矫情,这套房子够她一辈子活的了,她只是没有经过太多挫折,她只是不甘心。

到了八楼,谭璇走下电梯,迎面走来一个娃娃脸的小鲜肉,西装革履,皮鞋踩在地上十分有节奏,腰背挺直,目光直视前方,表情不苟言笑,有点当过兵受过训的意思。

谭璇从小见过的人太多,眼神比一般女孩毒辣些。

看到谭璇的那一眼,对面的小鲜肉也愣了下,甚至回头看了看801的门牌号码。

谭璇不知他什么意思,掏出钥匙开了802的门,入目的是一片白色的防尘罩。很长时间没人住,家具都套上了防尘罩,她得费不少时间收拾。

周密目送谭璇进了802,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来801给他老板送材料和他指定的相机,谁知道会在这里遇到这个女孩子?

世界太小了,如果他老板知道那个将他扔在马路上的女孩住在慕少隔壁,会怎么想?好像听慕少说他老板想拿下这个女孩?

莫非,她就是未来老板娘?可他老板没说啊。

周密的脑袋不够用,也不知道是该上去报告这件事,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总裁你先睡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总裁你先睡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总裁你先睡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