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废物女婿全文免费阅读(陆风)王者归来小说在线

废物女婿全文免费阅读(陆风)王者归来小说在线

2019-12-03 10:51:04来源:QR发布:王者归来

废物女婿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陆风经历什么,作者王者归来小说废物女婿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废物女婿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玉面杀神陆风所率领的第三部队被叛徒出卖而遭歼灭,陆风虽然独活但雄心已死。经过鬼手神医胡青牛的救治和警醒,陆风被换脸隐藏身份,背负着复仇的使命蛰伏都市,当他重新归来,在家人眼里,他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女婿,可在外人眼中,他就是杀神,是那个任何人都为之恐惧的兵王之王!

废物女婿全文免费阅读(陆风)王者归来小说在线

废物女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废物女婿第4章 神医

陆风马上就不笑了说:“你不喜欢我笑,我不笑就是了。”

柳依然就是看不惯他这种软蛋的性格,她喜欢能保护她,让她有依靠,有安全感的男人。

到了公司的门口,柳依然想快点下车,不让陆风被人看到,不巧的是,王副总已经带人准备迎接他们的大客户了,王副总看到开车的是陆风的时候,心中咯噔了一下,陆风心想着昨天要了他两颗牙,这人好像有点不服气,自己应该对他多提点提点。

“你下车来干嘛,我不是说了,让你把车放车库,人就回家的。”柳依然当众怒骂陆风。

“我早上没来得及上厕所,进去上个厕所行吧。”

柳依然指着马路对面没有好气地说:“对面有公厕,你去那里上。”

“老婆,我没纸!”

柳依然觉得她的面子被陆风丢尽了,但是还是从包里拿出来了一包面巾纸。

陆风路过王副总到时候,二人贴脸的耳语了几句。

陆风的口气不再是那个窝囊的废~物男人了:“王副总,牙还疼吧。”

王副总的牙现在还疼的厉害呢,马上谦虚地道:“陆先生,疼,真疼。今天公司是真有大客户来,能不能拿下,就看柳经理的了。这个时候,咱就别计较这些了,好不好?!”

陆风点了点头,听他的口气,看他的样子,心里明白这是学乖了,不敢再明目张胆的对柳依然动歪脑筋了。

这时候,大厦的自动门打开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步伐有力地从里面走出来,后面跟着他的助力,保镖,司机,还有护理应有尽有,王副总看到自己的大客户,把脸裂开了八瓣花,可是人王副总的人根本就不能往前凑,保镖已经提前行动,挡开了所有人。

老者目光平静的扫视了一圈,落在陆风身上的时候,顿时双眼放光,急忙伸出了双手走了过来:“陆神医,我们还真是有缘分,想不到今天又见面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副总完全处于一种空灵的状态,大家都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堂堂的郑大成董事长怎么会认错人呢?他才是公司的副总,才是这次带队的领头人啊。

而且刚才他是笑嘻嘻的伸出双手应了上去的,想和郑大成握手,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搭理他,径直去了陆风的面前。

“你好,我们是大梦集团的。那个人不是。”王副总赶紧的解释。

“知道,你们是大梦集团的,但那位先生是我们郑总的朋友,我们郑总见朋友的时候,请不要打扰。”是郑大成的秘书代为说话。

王副总就是陪着笑脸说:“知道,知道,我们会等着的。”

秘书冷言道:“你们不用等了,我们已经不会跟你们合作了。”

王副总脸色变的瞬间惨白,这个单子不能丢啊,丢了三年的业绩都没有了,公司甚至会垮台。

“为什么,你们一定是听到了竞争对手的诋毁了,我带你们再重新考察一下我们公司。”王副总还在极力的辩解。

“你还问为什么吗?小王,把我们考察的那份报告拿过来。”

“员工纪律性,服务性都不高,环境卫生也不行,技术研发部门力量不够雄厚……”洋洋洒洒的竟然列举了二十四项,最后,他把报告一翻。

“公司里的领导与下属生活作风问题大,严重了影响了公司的总体形象!”这是见到了王副总以后又加上去的,昨天他们都被陆风灌的不省人事了,今天早上衣服都来不及换来等着考察,尤其是王副总,前开门都不关!

“这些足够了吗?综上所诉,我们不相信贵公司能达到我们的质量要求。”

王副总这边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来了,知道公司要完了,自己也要完了。

另一边,陆风倒是跟郑大成聊的很开心,陆风给我讲了许多的养生之道,还看了一下他的面相。

“我昨天就说了,你是长寿之人,就是少走夜路,实在不行,身边还是要多带点人。”

“小伙子,年轻有为,我也是深爱中医,也是废寝忘食地去研究我们国家的养生之道,不过今日与你这么一叙,真是井底之蛙,孤陋寡闻了。”

“你过奖了,我怎么能跟你比呢?”

说的郑大成的脸上都笑开了花了,郑大成突然问道:“陆小兄弟,你今日怎么在这里啊?”

“我送我老婆来上班的。”

“奥,是那一位啊,还不快来引荐引荐?昨日我见你以后,知道你懂圣医之道,又看你年轻,还想做主给你说一门好亲事,想不到小友已经结婚了,我倒要看看,是哪位小姐有这么好的福气?”

“那大爷,你等着,我过去叫她过来。”

陆风过去,想牵柳依然的手,柳依然拒绝了一下,最后还是握上去了。

“大爷人挺好的,想让你过去认识一下。”

听到陆风这么称呼郑大成,脸色瞬间变的十分难看,低声道:“你不懂别乱叫,你是要害死我吗?”

“大爷就是大爷,人家年纪也一大把了,总不能叫大哥吧。”

柳依然狠狠地陆风的腿上狠狠地踹了一脚,不疼,但是陆风装的很疼的样子。

“老婆,你怎么踢我啊。”

柳依然白了他一眼,跟着陆风一起过去。

“大爷,这就是我老婆,怎么样漂亮吧。”

郑大成点点头:“小友,学富五车,知识渊博,女友自然也是美若天仙。”

听到了郑大成的夸赞,柳依然自然是心花怒放。

“金秘书!”郑大成浑厚的声音,金秘书马上就上前来。

“叫他们的销售总监过来吧。”

柳依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轻声说道:“郑总,我就是销售总监。”

郑大成瞪大了眼睛,表示惊讶异常,而后是爽朗一笑:“不错,不错,不仅美若天仙也精明能干,以后的合同我就跟你签了!”

在一边的王副总,惊讶的下巴都掉在地上了,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依然的废~物老公不仅认识郑大成,而且还就这样,把合同给签了。

“我这次破例,对人不对事,以后我们集团的所有合同只跟这位柳经理谈,你去那,我跟你的合同就会签到那!”

金秘书是个合格的秘书,做事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公对公的口气说:“柳经理,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能暂时借用你的办公室一下吗?我现在就把合同打出来。”

“可……可以……”柳依然都不会说话了,王副总赶紧的跟上去,以后他虽然是公司的副总,但是能拿下郑大成的单子,还有刚才说过的话,这以后,她就是自己的老大了。

“走,我马上安排人,二位请稍做休息。”王副总开始亲力亲为了。

郑大成叫陆风出去坐坐,陆风也欣然的同意了。

郑大成所在的地方,是都要清场的。

“小友,我有一件事相求。”郑大世做事光明磊落,说话也是开门见山,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种性格陆风十分喜欢,力所能及的一定帮。

“大爷,你说。

郑大成有位朋友,得了一种怪病,希望陆风去帮忙诊断一下。

“什么病?什么症状的病?”

这个郑大成就笑而不语了:“竟然小友能精通中医,自然是去了一眼便知,我多做赘述,岂不是伤了小友的雅兴了?”

果然是糟老头子坏的很呢,郑大成就是精明,这是来试探自己呢。陆风腹黑了一句!

“我下午可能有时间,那下午一起去吧。”有挑战才有点意思,不然生活太乏味。

陆风跟郑大成回来的时候,金秘书跟柳依然的合同已经全部签订了,一共有两份,一份是公司的,一份是个人的,因为郑大成说过“对人不对事”柳依然去那里,那他们集团公司的合同就跟到哪里。

人走了,柳依然很不能理解,陆风还是自己那个废~物老公吗?他怎么认识郑大成?

“老婆,中午了,我们回家吧,我早起给你煲的汤,你还没喝。”

柳依然看着他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气愤道:“吃吃吃,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一个大男人,不把经历放在事业上,早上起来煲汤,你很光荣吗?”

“因为你是我老婆啊,我给你煲汤,就是光荣。”

“对了,你是怎么认识郑总的,我怎么以前都不知道?”

“这个……”陆风捏了捏自己的鼻子:“我碰巧救了他一命,这样认识的。”

柳依然也觉得是差不多这样的,这个无能,无知,还窝囊的男人,一定是扶老人家过马路,这样认识的,一定是这样的。

“老婆,你等着,我回家给你做饭,送来给你吃。”

柳依然跟他多说一句话,他都觉得这是浪费人类宝贵的空气,单位上还有许多事要忙,陆风就爱干嘛干么去了。

因为郑大成的事,柳依然的位置直接从销售总监提拔到了副总经理,也有了自己的办公室。

中午的时候,陆风害怕办公室的空调太冷,柳依然感冒,他把空调温度调低了,自己在一边帮她扇风。

咚咚咚!

下午,有人来敲门,是郑大成的贴身秘书金秘书,来接陆风去病人的地方。

“虚,小点声,没看到我老婆在睡觉吗?”陆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金秘书哭笑不得,这还是郑董嘴里的那个神医吗?!

 

 

废物女婿第5章 应得的

这么一个妻管严,金秘书也是服气了,不过郑大成可是提前交代过了,一定要以礼相待。

柳依然睡熟了,陆风把温度才稍微的低了一些,盖上件衣服,对金秘书说:“好了,我们走吧。”

陆风跟金秘书一起走,公司里的人都看着目瞪口呆,金秘书亲自来接的人,他真的是个窝~囊~废吗?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表现的这么窝囊?

“欠虐吧!”

金秘属暗自摇头。

来到了半山腰上的别墅,这里不是寸土寸金,是你有钱也不一定能在这里建别墅,势力又是不可小觑啊。

金秘书是万金油,只要她领来的人,保安不会拦着。

“郑叔叔,你真的给我找来了一位神医?”女子幽怨的声音,他的玉手撑着精致的额头,郑大成只是品茶,多余的话一句都不说。

“人来了!”金秘书带陆风进来,陆风先看到了廖清幽,气质脱俗,美貌动人,不说千中无一,也是万众南寻。

廖清幽微微抬抬额头,看到金秘书身后的人,她皱眉紧缩,脸露寒霜。

“这难道不是一个乞丐吗?”

“郑叔叔,这就是你满口对我保证的神医?我廖清幽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乞丐给我看病了?”

廖清幽十分气恼,她现在用的地毯都是名牌的,陆风的脏鞋踩在了上面,简直就是对她身份的侮辱。

“福伯,你马上再为我定制一张新的地毯,这张已经脏了。”

未来长春集团的掌舵人,她对自己的生活要求可是很高的,这个家里,进进出出的人,身价没有下百万的。

这让郑大成也很没面子,不过他是老狐狸了,这种事一笑了之。

“那我就来为你们介绍……”

“不必了!”廖清幽十分生气,她要回房间休息了,陆风这种人,不配跟他多说一句话,知道名字也不行。

“对不起,廖小姐,这是我的工作失职,我知道您是一个生活品位精致的人,只是为了赶时间,匆忙没有注意细节。”金秘书赶紧解释道。

“这不是细节的问题。”廖清幽转身。

“呵呵!”陆风忍不住笑了,带着嘲弄的意思。

“你是什么身份,有资格在我家里发出这种不屑的笑声?”廖清幽不满道。

陆风过去对郑大成说:“大爷,这就是你说的怪病?医院也检查不出来?”说完了又补充上了一句:“是的,医院里当然检查不出来,一群死东西,怎么有我的眼睛好用?”

“大爷?”廖清幽都无语了,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额头,这是有郑大成在,不然她会发飙了。

郑大成老奸巨猾的,倒是好奇了起来问道:“小友?你看出来了,这病从何来啊?”

“简单!”陆风口袋里拿出来了烟,廖清幽彻底的疯了,火气是怎么按都按不住了。

“你这人有没有点素质,这是我家,不是你家,抽烟滚出去抽!”

陆风不以为意,烟叼在了嘴上,暂且不点。

“脾气暴躁,夜间盗汗,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总是懒散什么都不想干,今天早上,脸上开始长痘!”

廖清幽的脸上,出现了不解的表情,症状都对,而且,她怎么知道,是从今天早上自己的脸上开始出现了痘痕的?

金秘书也是一脸的错愕,看看廖清幽,看看郑大成,这陆风说的都是对的吗?

“大爷,烟不是好烟,要不要一起抽一根?”

郑大成笑呵呵的接过来了,廖清幽吩咐佣人去拿烟灰缸。

“小姐,家里没有烟灰缸的。”

“没有出去买啊。”廖清幽的强势大家都知道,但她最近才这样的,以前也很温柔。

“小友,这是什么病啊。”

“更年期!”

金秘书不敢说话,她都想躲出去了,廖清幽今天才二十二岁,房间里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郑大成是气定神闲的,廖清幽气的全身都哆嗦起来了,这时候的郑大成就成了和事老了说:

“不妨就听他把话说完吧。”转头又问陆风:“那这病该如何救治呢?”

陆风捏着下巴想了一会说:“拿纸笔来吧,我给你开个药房,一天见效。”

“我去拿!”金秘书赶紧去找人,陆风的字体钢筋有力,大有一种将军的风范,郑大成也是喜欢这舞文弄墨的,看到了陆风的字也是自叹不如。

“没事,金秘书就送我回去吧。”该干的事都干完了,郑大成还是暂时先叫住了他说:

“这药,能治标又治本吗?”

“不能,有治标又治本的办法,这药都不用吃。”陆风坏笑了一下:“只是怕这位大小姐听了也不高兴,高兴也不会用。”

倒是勾起来了郑大成的好奇心:“小友不妨说说?”

陆风叹了一口气:“找个男朋友!”

廖清幽跟金秘书的老脸都是一红,刚才陆风说病情的时候,她对比了自己一下,好像也都有。

“你说什么?”廖清幽实在是忍不住了,陆风这次是真的把该说的都说了,没有保留了。

“走吧,这里还离市区挺远的,去晚了,赶不上我老婆下班了。”

“哈哈哈,那我也告辞了。”郑大成笑着也站起来了,廖清幽想气又气不起来,她过去把时间都扑在了学习上,现在又是事业上,她其实从心底也想有个疼爱她的男人。

……

“金秘书,你把我送到这里就行了,不用送我进去。”来到了公司的楼下。

金秘书的眼神有点不悦:“你是怕你老婆误会吗?”

“我是还有事,还要交代一下,路边就一起办了。”

但是陆风没进去,就是坐在了门口等着,金秘书都出来了,他都没走的,金秘书没好气地看他一眼:“这个男人就这么怕他的老婆吗?真是够窝囊的。”

可还是打了一声招呼,人就开车走了。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回家做饭吗?”柳依然提前出来了,她下午约见了另一位大客户,提前去预定酒店。

“老婆,我不是等你下班的,你想吃啥,我们埋着回家我去做给你吃哈。”

柳依然一下午都忙的焦头烂额的,心情不是很好,可是看到了陆风以后,态度稍微有点好了说:“我下午不回去吃饭了,约见个客户,这单能成,提成有三十万左右吧。”

“三十万,这么多啊,能买好多猪尾巴吃了。”

“吃吃吃,你天天满脑子除了吃,还有什么吗?我走了!”柳依然带着合同,陆风从后面跟上去。

“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你喝酒了我开车也是好的。”

柳依然彻底的怒了:“你是不是不信任我?我跟你在一起,如果有事早就有事了,不用等到现在!”

陆风这次端正了一下自己的态度说:“老婆,我不是不信任你,人心险恶,你真的吃了亏,你也没有反抗的能力,我在你身边,我能保证我不会跑到你的前面去。”

这句话,其实柳依然心里还是暖暖的,想了一下说:“你就跟着,就说是我司机!”

“好来,老婆,那我们去那里啊……”

二人开车来到了酒店里,现场已经来了三男两女了,中间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所有人都是围着他在转。

柳依然来晚了,中年男人脸色不太高兴。

“这位是。”廖义华开口问陆风,陆风没说话,柳依然赶紧介绍说:“这是我的司机,我今天来,就是想跟廖经理好好的喝一杯。”

“哼。”廖义华不屑的发了一下鼻音:“你也知道,我长春集团的实力,你们这个小公司,如果能攀上我们的高枝,一个单子能顶你们十年的收入。”

陆风撇了撇嘴,还是没有说话,柳依然其实也挺尴尬的,不知道是该说什么好了,开始叫服务员上菜。

陆风体会到了,柳依然真的是挺不容易的。

“合同带来了吗?”廖义华让柳依然不要那么麻烦了,直接开口说:“合同我也不看了,但是如果要签,你必须跟我去上面的包间里面去签!”

柳依然马上怒目而视,全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她本能的看向了陆风,陆风也是眼神深邃。

“那柳总,我下去给你开房间,你先去房间里等着廖总。”

廖义华欣慰地笑了笑,陆风的性格他很喜欢,柳依然的手颤抖的更厉害了,看着陆风的眼神也更加的犀利起来了。

她的眼神好像是再说:“陆风,难道我不是你老婆吗?你也知道他上去会对我做什么。”

陆风完全装作没有看懂的模样,快速的去开了房间,还用自己的身~份~证,自己的私房钱,还亲自把房卡交到了柳依然的手上。

柳依然彻底的崩溃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公,自己的男人,会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来,为了钱,让自己的女人去陪别的男人。

“好,我上去等着!”柳依然的心已经彻底的死了,也是赌气,也是看不到希望了,拿着合同,拿上了房卡,一个人去了楼上的包房。

“小伙子,你很会办事,我欣赏你。”廖义华敲敲桌面,手下马上拿钱摔在了桌面上对陆风说:“拿着,这是你应得的,回去吧,明天一早再来接他。”

然后陆风,把门一关,狼一样的眼神,炯炯有神的闪亮了出来了。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废物女婿第6章 林老

“什么意思!”廖义华看陆风把门关了,顿时大怒了起来了。

“这合同不签了,就这个意思!”陆风人往凳子上一座,把腿往桌子上一放。

“不签了?”廖义华很吃惊,奸笑道:“你一个开车的司机,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说话,你知道我们长春集团的实力吗?今天你这个单子不签,以后也别谈什么合作了。”廖义华的脸上充满了威胁的表情。

“我说不签就不签,我管你是什么狗~屁长春集团,今天这个场上,我就说了算了。”

“你怎么跟我们老总说话!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廖义华的左右站起来了,廖义华抬手,让他们先不要动。

“小子,是我看走眼了,还以为你会办事,原来是~个~傻~逼,今天,你走出这个门的唯一道路,就是从我的裤裆底下钻过去!”

廖义华站起来了:“你们两个给我上,先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的胳膊给我卸了!”

“谁上谁死!”陆风低声一句,廖义华感觉,野兽在放出他的利爪。

两个人都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还真的不敢上了,觉得陆风这不是在装~逼。

“谁说不签的?”房门突然一开,走进来一位风姿卓越的美女,她戴着一张眼镜,站在了门口,廖义华突然起身,从他的表情上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不简单。

“是你?”

廖义华赶紧地让开了位子,廖清幽走了进来,看到了陆风的这幅做派,她的嘴角扬起了冷灭的笑意,显然她还是有点瞧不起他。

“又见面了,这三个混蛋是你的人?”陆风语气轻蔑地说。

“是我的人,所以教训他们也是我来教训,长春集团内部的事,你管不了。”廖义华站着毕恭毕敬的。

“那这个老混球,打我老婆的主意,是你来管还是我来管?”

廖义华陪笑道:“误会,误会了,柳小姐身体不适,我让她先上去休息,有事我跟这位先生谈,合同我马上签,马上签。”

能在廖清幽面前,还能淡定自若,霸气如常的男人,肯定是个大人物,从二人的对话也能听出,二人是认识的,可能关系还很特殊。

“我说要签了吗?”听到了廖义华说要签合同,廖清幽又变了脸色。“在长春集团是我说了算,你还不够格,廖义华!”

廖义华的老脸觉得没地方放了,说也是错,不说也是错,廖清幽厉声道:“带着你的人赶紧滚,作为对你的处罚,我会把你以前做的那些肮脏龌龊的事,都一一的查清楚!”

廖义华知道自己要完蛋了,但是留在这里会死的更快,廖清幽给他了一个台阶下,赶紧的灰溜溜的跑路了。

陆风起身准备走,廖清幽厉声道:“站住,你去那?”

“吃饭去啊,在这里你请我吃法吗?”

“哼,陆风,你别以为你看准了我的身体,我就能任你摆布,你想的美,做梦去吧。”

“我调查过你了,你就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在这里装成公司员工,打我长春集团的主意。”

陆风一脸的无所谓:“随便你好了。”

陆风继续要走,廖清幽在外面,有谁能这么不给她面子的,而且这次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

“我让你走了吗?”

“你有事就一次性说完,我要上去看看我老婆。”

廖清幽看着陆风的眼神,千刀万剐都不解恨,最后说:“我为我员工的粗劣行为,向她道歉,一起上去吧。”

廖清幽先出去了,陆风在后面摇了摇头:“挺好的一个姑娘,干么要把自己伪装的高冷女总裁?”

柳依然此时正在房间里发呆,因为一时的意气用事,要把自己陷入这种万劫不复之地,其实想想,如果当初不是……

突然房门响,思路也被打断了,她陷入了无尽的无辜与绝望之中,下意识的冲过去,用身体把房门给挡住了。

“你们出去,你们都出去!”

“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陆风,你把门打开!”

廖清幽在后面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叫自己老婆开门,还这么轻声细语的。”

不过她有点羡慕柳依然,因为有个男人,愿意为她挡风遮雨,回头又是温柔呵护。

想到了陆风下午在家对她说过的话:“找个男朋友……”

“陆风,你这个窝~囊~废,没用的混蛋,你为了钱,你的老婆的清白都能不顾的吗?我当初选择了嫁给你,真是我瞎了眼,如果今天你们敢硬闯进来,我就敢从这里跳下去,大家鱼死网破!”

“老婆,你可别干傻事,救我一个人来的,你先把门打开,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陆风着急的模样,让一边冷眼旁观的廖清幽,从心底充满了渴望,她甚至都再想,其实陆风这样的男人天下第一。

我这是想什么呢,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廖清幽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到全身发冷。

“陆风,你今天就是要逼死我。”

“好,你在里面冷静一下吧,我不敲门了,我就在外面等着你。”

这就怂了?廖清幽无语极了,请报上说的一点不错,他就是个窝~囊~废。

“让我来!”廖清幽白了他一眼,咚咚咚!

“柳小姐,您好,我是长春集团董事长廖清幽,请你把门打开,我们谈谈合同的事。”

柳依然悄悄地从猫眼里观察,就两个人,一男一女。

她这才把门给打开了,陆风就蹲在门口,笑嘻嘻地看着,也不动。

“你不进来?”廖清幽看着陆风。

“我老婆不让我进,我就不进去。”

真的不是廖义华,那么廖义华呢?这个廖清幽又是谁,都是听说,未曾见过,长春集团的董事长,是位风华绝代的大美人,想不到竟然会这么年轻,比自己还要年轻。

“柳小姐,第一我为我的员工对你提出侮辱性的要求道歉,第二,这个人蹲在外面实在是令我感觉不舒服,让他一起进来吧。”

陆风就是笑嘻嘻,像个傻子。

“你也进来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依然还不明白,陆风其实刚才已经想动手,了结了他们三个人的命,因为他们要侮辱自己的老婆,先让她,这样就能摆脱掉嫌疑了。

刚好,廖清幽及时赶到了,这件事才没有闹大了。

“我们先来谈谈合同的事吧。”柳依然还被蒙在了鼓里,廖清幽作为长春集团的第一责任人,她就要担负起来这份责任,合同上的每项条款,他都读的仔仔细细。

“柳小姐,合同是没问题的,但是我们作为大集团公司,我要为我的员工负责,为用户负责,这份合同我还是不能签的,我会亲自去贵公司考察调研,从总体的实力情况去看。”

柳依然还没从这些事情中缓过劲来,不过听到廖清幽这么说,她的心中还是沉甸甸的,这是个大单子。

廖清幽突然白了陆风一眼:“不要因为某些人对我有过帮助,我会网开一面,我这人做事向来如此,就事论事。”

这话说的倒是有点酸酸的,而且眼神一直没离开过陆风的脸上。

“那好吧,我请你们吃顿饭吧,也算是表达一下我的歉意。”

“那多不好意思啊,还是我们请你吧,希望我们能日后合作。”

“对,吃饭去,有些话,边吃边谈最好了。”陆风插嘴道。

谁知道两个女人竟然异口同声地说了同一句话:“你给我闭嘴!”

陆风不说话了。

想不到,饭局上,柳依然跟廖清幽竟然相谈甚欢,不过柳依然总是字里行间的想要打听关于陆风的事。

廖清幽能掌管这么大的公司,自然也是人中凤雏,陆风的行为做事颠三倒四,但郑大成对他器重,今天的发生的事也是有情有义,跟他得到的情报,这是个无用之人,吃软饭的窝~囊~废,出入太大。

可是陆风这一味的讨好柳依然,夹菜倒水,二人又不像是夫妻关系,让廖清幽百思不得其解。

大家吃饱喝足了以后,两个女人竟然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了。

“你别跑!老小子可算是让我们把你给抓住了,看你还往哪里跑?”

大厅里乱成了一团了,七八个保安按着一个男人,这时候一个青铜树掉在了地上,滑到了一个人的脚边上了。

“你还想跑,你这个骗子,我玩了这么多年的鹰了,怎么能走了眼?我承认你这个东西虽然复古工艺是做的巧夺天工,但假的就是假的,还想十万块卖给我?”

“这是真的,就是十万,你不要还给我。”

“你天天在我们酒店里,兜售假货,我们都抓了你这么多天了,跑的比兔子都快,今天就要送你去警察局!”

这时候,陆风看到了这一幕了,走上前去问道那老板模样的人说:“你要不要,不要我要了。”

那人拿着青铜树,看着陆风,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

“年轻人,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你真的想要吗?”

这时候又站出来了一个人,此人风度翩翩,像一位学者,刚才的老板看到此人的出现,感动的有点不知所措。

“林若现,林老!”

 

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废物女婿第7章 别有洞天

林若现,大学教授,古玩界的孙猴子,火眼晶晶,从来没有被打过眼。

办的最经典的一次,一百块钱从地摊上收购的画作,被他发现了画中画,竟然是唐伯虎的“秋落枫叶图”从此一战成名。

“真的是从没打过眼的林老啊。”

“今天他能来,这里一定是有宝贝啊。”

“实在是没想到能在这种地方遇到林老。”

林若现还是很低调的,今天就是在这里帮朋友鉴定一个古玩,恰好遇到了。

林若现对陆风说:“小伙子,这东西就是假的,别说十万,一万都不值。”

“你看,林老都发话了,这东西不值钱。”一位老板模样的男人,脸上多了许多殊荣的模样,陆风伸手去接过来那件青铜器:“那就让我再好好的长长眼?”

老板看他的模样,一脸的不屑,这种土包子打扮的人,他见过真正的青铜器吗?一只手轻蔑地递上去。

“走了,你在这里做什么?”柳依然看到陆风又在没事找事,当然没有什么好的口气。

林若现叹了一口气说:“这样吧,我一万块收了。”

“啊,林老,这东西真的另有玄机吗?”一听林若现要一万块收了,那人都是围上来了,林若现愿意出一万的,那转手十万就有了。

啥东西,只要经过了林若现的手,就是十倍的增量。

“那林老的这一万块,我出了,全当交个朋友。”林若现看他,自己可没有这么不入流的朋友,一笑了之。

“这个十万我收了!”陆风已经检查完毕了。

“你这人是有病吧,林老看上的东西,你都敢抢?”

林若现眉头拱起,但没说话,只是这个毫不相干的人,跳的比谁都高。

“小兄弟,我收了他就是想助人为乐。”林若现有点不爽陆风的态度。

那富人更是变本加厉起来了。这是喝了点酒,一狠心直接说道:“你看你这个穷酸样,一万块你能拿的出来吗?”

“两万块,我收了,你这个托也就别演了,不然我就打电话报警抓你们两个。”

“报警?抓我们两个?抓我们什么?”陆风一笑,林若现的脸上再也没有笑容了,把手一甩。

“既然,你们愿意演,就随便你们吧。”林若现觉得自己这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了。

陆风没钱,一分钱都没有,舔~着脸去找柳依然,柳依然目睹了一切,看着自己辛苦的钱,被陆风拿来打水漂吗?她愤然道:“我没钱,你有钱你就买!”

“老婆,我也没钱啊,但是……”陆风趴着耳朵对柳依然说了一句话,柳依然表情惊讶,眼神闪闪,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激动,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难受。

“你说的是真的?”

“老婆,相信我。”柳依然想了想,插着手坐在了一边的位子上,闭目略有所思。

最后,柳依然走到了陆风的面前:“好,我答应你了,十万块钱,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一张银行卡直接拍在了陆风的手上,转头就去到一边去,到底就是想要看看他,陆风能怎么办?如果他现在愿意回头,自己还是会给他机会的。

林若现都无奈的笑了,只是他的身份,不会这么公开的嘲笑陆风这种精神病的行为,古玩这行当就是一脚天堂,一脚地狱,自己看过的东西,虽然不能保准百分百,但是这个东西,十万绝对不值。

“呵呵,原来是个找老婆要钱的窝~囊~废,今天我还真是大开眼界了。”

“一个男人跟着老婆吃软饭能吃的如此的厚颜无耻,我也真是见识到了。”

富人对卖青铜器的人说:“古玩的这个行当,就是售出以后概不退换的哈。”

表情添油加醋。

周围人的也是一阵的窃喜,这种不懂装懂的傻子,真是越来越少见了,而且还是愣头青,一根筋,林若现说过的话都不听。

“老板,古玩界的规矩,刚才那位大爷也说了,售出以后概不退换。十万块你拿着了,那这个东西就是我的,你不能反悔了。”

“他反悔,我就当场吃地板!”那富人张扬地说道。

“大爷,你这牙口,可真是消化不掉这地板砖,太硬了,倒是厕所里有你能消化的东西。”

“你!”陆风让他去~吃~屎,这话他还是能听的明白的。

“等一下!小兄弟,你让我再看一眼可以吗?”林若现突然反悔了,他察觉到了,这个青铜器内藏玄机了。

“林老,这样不太好吧,东西已经是我的了,我不想让你看。”陆风尴尬的笑了笑。

林若现就想确认一件事,听说陆风不给他看,干脆直接道:“你十万买的,二十万出给我!”

“林老……你这是……”周围的人开始不淡定了。

“不卖。”

“你不卖,你为什么不卖?这钱是你出的吗?”柳依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陆风走了狗屎运,一反一正的赚了十万。

柳依然走上去,跟陆风抢走了,可是陆风马上又抢回来了:“这东西不能卖!”

语气跟眼神都没有这么如此的坚定过。

林若现从不夺人之美,怪就怪自己走眼了,这个青铜器是假的,但是里面藏着玄机呢,但里面的东西应该不会很值钱,充其量五十万。

“五十万,小兄弟,这东西卖给我。”

“五五五五……十万……”周围人都傻了,刚才还是一万块都不值的东西,摇身一变五十万了?

这时候有人开始劝说陆风了:“该卖的就卖了吧,五十万啊。翻了四倍了。一般人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啊。”

陆风知道了,林若现是有真才实学的,不过这次他也真是看走眼了,这里面的东西不是古董,也不是文物,但是这个东西,价值连城。

“林老先生,我还想回去拿着先给我岳父岳母先过目的,既然你也发现了,我就把它打开吧。”

打开以前,陆风又卖起来了关子说:“林老先生,你猜这里面是什么?”

林若现现在让陆风搞的哭笑不得的,打了一次脸了,还能被打了第二次脸吗?倒是爽快道:

“里面是古代的货币,而且数量不多。”

陆风笑了笑:“战国的刀币,差不多也就是五六十万的价格,林先生,这次你又走了眼了。”

陆风无奈的表情,让林若现有些恼怒起来了,看他的年纪,衣着打扮,自己在弄文物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玩泥巴呢。

“今天你开出什么,我收什么!”林若现有点跟陆风较劲了。

陆风不想继续让他难堪,希望他能知难而退的说:“林老先生,这东西你买不起。”

“你开吧!”

陆风用力的一掰,大家的眼睛都变直了,怎么会这样,这青铜器中不仅仅是内藏玄机,而且五彩的霞光迸发而出,等霞光散去,里面的东西才逐渐的显现出来。

这是……

“这是什么?”

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似龙又像虎,造型奇特,而且上面还有一层天然的石蜡包裹的外层,这就是为什么刚才打开的时候会有霞光满天的原因,林若现看到了它的时候,身体完全撑不住巨大的打击,向后快速的撑退了两步,最后还是坐在了地上。

如果,这是人工雕刻,又是人工上石蜡,这东西不过就是一块根雕,但是……

他是完全的天然而成的,绝对是大自然的巧夺天工,已经是价值千万了。

“好香啊,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很奇特的香味,好像心情都愉悦了呢。”

“我也闻到了,这味道太……”

“不对,你们看,就是它上面散发出来的……”

陆风手上的根雕,阵阵香气向着四面八方飘散出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沉香木,价值连城。”林若现喃喃自语。

“哎,原来我们才是傻~逼啊。”

“他妈的,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吗?这么好的东西……”

所有人都是痛心疾首的,都想着:‘如果自己刚才能勇敢一点,那么这以后世世代代不就吃喝不愁了吗?’

“老婆,我们回家吧。”陆风笑呵呵的说,柳依然也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陆风,竟然用十万块买来了这么一块天然雕刻而成的沉香木,价值连城?

“我把这个送给我岳父岳母,他们一定会喜欢。”

柳依然一惊:“你要把这个送给我爸妈?”

柳依然觉得这件事很不可思议,他不是换了钱,出去吃喝嫖赌?

“老婆,我还没给我爸妈送过什么礼物呢,一个小小的沉香木,这算什么啊、”

“他妈的,这小子不装~逼是不是会死啊,一个小小的沉香木?”现在都是敢怒而不敢言了。

这一切,都被还没有走的廖义华看在了眼里,本来是想看热闹,陆风出丑,但是沉香木出现的时候,他的眼睛就盯着沉香木再也没有离开过一下。

廖义华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谁的不知道,只是他的眼神很冷,口气更毒辣的说:“有个叫陆风的窝~囊~废,他的手上多了一件了东西,你去把人给我干掉拿回来,我保你的下半辈子,吃喝不愁!”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废物女婿第8章 就这么厉害

回到了家中,陆风的岳父与岳母,正在看一档相亲节目,二人一起回来了,岳母就是看着陆风指桑骂槐的,说现在的社会,是个男人的条件都比陆风的要好。

陆风倒也不急不躁的说:“爸妈,今天在外面吃饭,买了一个小礼物,我想送给你们二老。”

“礼物?你吃我们女儿,喝我们女儿,给我们买礼物?”

陆风把这个沉香木打开了。

“这个……这个……”陆风的岳父,疯了一般的冲了上去,把陆风推到了一边,双手抱着那块沉香木,眼中都要流出激动的泪水了。

这种发自肺腑的激动之情,实在是令人难以动容。

虽然他不是很懂,但人老了,都喜欢弄点根雕文物之类的东西,他周围的或邻居,最近老王头,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了一块根雕,说是他女婿给我弄来的,天天的跟他显摆,这肚子一直都窝着一股对陆风的火气呢。

“这根雕……这根雕……”重要的就是这个形,还有这上面的这层浆,不管是龙还是虎,都是有着重要的寓意的。

“那老王头,我看你这次跟我怎么显摆!”岳父这就开始找鞋子了,要给那老王看看。

岳母嗤之以鼻,阴声阳气地说:“就是一根破木头,有什么好的。”

“你这妇人之见,这可是纯天然的,要形成这么好的形状,还有文理,那少说也要万儿八千年,这可是个好东西,好东西啊。”

柳依然小声地对自己的母亲说:“妈,这个东西好像价值连城!”

岳母还是不相信,看了看陆风:“就他?能送我们超过一百的东西吗?”

柳依然也不太相信,反正当时的情况就是那样的,然后她突然想起来了,问自己父亲。

“你知不知道有个见林若现的人?”

正要拿着沉香木出门的岳父,突然停了下来,听到了这个名字,他都要肃然起敬了,回头猛然道:“你刚才说是谁?林若现?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没有,陆风买这个东西的时候,有个叫林若现的人是在场的,说这个根雕叫什么沉香木!”

噗通!

陆风眼睛手快,接住了自己的岳父,可是沉香木掉在了地上,摔掉了一块角,陆风的岳父不但不感觉陆风,一把把他给推开了。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过来扶我干什么,你把我的沉香木摔坏了,你赔的起码?”

“哎呀,我的沉香木啊,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让我找到这么好的沉香木,你把我的角给摔坏了,你这个不孝的东西啊。”

“你给我滚,给我滚,你这个混蛋!”岳父趴在了地上,哭的就像个孩子失去了自己的心爱的玩具,柳依然跟岳母一起上去,赶紧地扶助自己的老公父亲。

柳依然愤怒道:“陆风,你怎么还看着,快点帮我跟我妈扶我爸去床上啊。”

“不用你们扶我,我自己就能起来。”陆风的岳父站起来了,赶紧去找沉香木。

“你这个老东西,你的头都摔破了,还要个破木头干么啊。”这是陆风带回来的,当然是把怨气都发泄在他的身上了。

“你搞回来的烂木头,都把你爸给搞疯了,你这是存心的吧,你是不是就是盼着我们家都死绝了,这个家以后就是你说了算了。”

柳依然也气愤道:“你怎么变傻了啊,你快点来帮忙啊。”

“奥。”陆风无语极了,但是看到岳父这样高兴的样子,差点抽风过去。

“没事的,让我来!”陆风上去,在他的身上点了几下以后,这人比刚才好了不知道多少了。

“沉香木,沉香木……”岳父还是抱着最里面不停的念叨。

沉香木只是一个传说,真是得意见上一次,死了都觉得值了。

岳父也只是听说,不过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又问自己的女儿。

“你真的见到了林若现?”

柳依然也觉得奇怪,从手机上查阅到了关于林若现的一些事,眉头就皱的更紧了。

她还以为,这是陆风的圈套,照片上的人跟她见到的人真的一模一样。

“咚咚咚”

有人敲门,陆风第一时间是去看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十一点了,陆风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

“谁啊!”陆风的岳母完全没有防备的,准备去开门,想看看到底是谁。

“物业上的,最近这里有人反映有人经常丢东西,我们是来进行检查的。”

“别开门!”陆风大喝了一声,但是这时候陆风的岳母已经完全的控制不住了,门就打开了一点的缝隙,突然无数个大汉都冲进来了。

率先的一个人,直接捂住了陆风岳母的嘴巴,低声对其他人道:“别出声,不然我就弄死她。”一把明晃晃的刀,就架在了陆风岳母的脖子上。

陆风倒吸了一口凉气,握紧了拳头的手,缓缓地松开了。

柳依然带着愤怒的眼神,看着陆风,陆风没有轻举妄动,反而是悄悄地躲在了最后面去了。

柳依然的心如死灰,这种没用的废~物,自己到底留着他还有什么呢?

“你别伤害他,你们是谁,要多少我出,我出。”

“你出?”这些人都戴着头套,眼神明晃晃好像手上的刀子,一只手握着刀,一只手指着陆风岳父手上的沉香木。

柳依然跟自己的母亲,那里见过这样的架势,毕竟电视剧上的故事,再现实中真实上演的时候,但柳依然立刻就明白了,他们就是冲着沉香木而来的。

“爸爸,快点给他们吧,他们就是冲着这个沉香木来的。”柳依然想喊又不敢喊,急的眼泪都出来了,陆风的岳母更是吓的六神无主,反抗都不会,被人刀驾着脖子。

“不行,这是我的宝贝啊,你如果想要它,干脆要了我的命好了。”陆风的岳父把沉香木抱在了身后,好像真的老婆都不想要了。

“爸,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妈的命最要紧啊,你都活这么大年纪了,难道这点你也想不明白吗?”柳依然其实也吓的双腿发软了,可是还能保持着清醒,也实属不易了,怪就怪自己,当时那么多人在场,一定是早就被人给盯上了,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林若现都说了,这沉香木价值连城,在这么巨大的利益面前,这群人真的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的。

“爸,交给他们吧,下一次,我给你弄个更好的来。”陆风这时候悄悄地走上去,语气也是十分的无奈。

可是他还是死死的抱着,不肯放手,所以陆风也只好也上手了,老头的手松了一下了。

“爸,妈有心脏病,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我保证,这沉香木它跑不了。”

老头也不是见钱不要命的人,或者说,他能用自己的命换沉香木,但不会用自己老婆的命去换。

老头这才松手了,陆风一只手拖着对这群人说:“一手放人,一手拿东西。”

虽然廖义华给的命令是,杀了他们,但杀人这种人毕竟不是杀狗杀猪,稍微做了一些思想斗争。

“好!”

放人的同时,陆风把沉香木也丢了上去,马上有人稳稳地接住,柳依然第一个跑上去,把自己的妈妈也扶起来。

“走!”倒是也遵守了一些江湖的道义,他们没有伤害人,陆风看了一眼自己的岳母,就是被吓的不轻,身体没有什么大碍,看人出去了以后,他也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外套。

“你去那?我妈要送医院。”柳依然眼神充满了愤怒。

陆风淡淡地说:“我出去抽根烟,马上就能回来。”

“你到底把我妈的命看的还不如一根烟重要吗?亏了他们对你这么好。”

柳依然哭了,这时候陆风的岳母终于是缓过来这口气了,柳依然破涕为笑。

“让他走,让他走,我不想再见到他,你看看,他把我们家都害成什么样了,一块破木头,差点把我这条老命都要搭进去了。”她现在还是有点心律不齐,说起话来也是断断续续的,柳依然愤恨地看着他:“我妈不想见到你,你还不快点走。”

陆风披上了外套,朝着地下车库而去了。

“东西放下,你们能走!”这时候一辆车的大灯一开,照出来陆风的影子是高大又威猛!

“刚才是个怂逼,现在一个人出来逞英雄了,你们几个跟我下去,收拾了这个傻~逼。”

“哈哈哈,这是非逼着咱们哥几个过过瘾啊。”

“咱们活动一下筋骨,这一大单后,咱们去夜总会好好只要几个娘们玩玩!”

面包车上,齐刷刷的下来的都是人,陆风淡定的点上一根烟,几个人张牙舞爪的冲上来,纵使这些人手上都有着武器,可是一根烟的功夫,直接把人都打趴了。

“这小子,怎么这么能打?”一个个都躺在了地上哭爹喊娘的。

“我~日了狗了,这他妈的不是玩咱们吗,这么能打,刚才还装的那么窝囊。”

“这就是玩咱们。”

“滚!”陆风嘴上的烟,烟灰都不掉一下的,狠狠地吸上一口。

“走,快走。”能走,对他们来说,能保住命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

陆风过去捡起来了地上的沉香木,然后对着墙柱后面,淡淡地说上一句:“出来吧,没事了。”

廖清雅一只手端着手机,缓缓地走出来。

“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要装怂?”

 

废物女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废物女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废物女婿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