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阿斗老公欠调教全文免费阅读(穆锦轩夏清越)伊辰小说在线

阿斗老公欠调教全文免费阅读(穆锦轩夏清越)伊辰小说在线

2019-12-03 11:01:45来源:QR发布:伊辰

阿斗老公欠调教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穆锦轩夏清越经历什么,作者伊辰小说阿斗老公欠调教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阿斗老公欠调教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新婚夜,穆锦轩霸气踹开新房门:“夏清越,你别以为怀了我的孩子嫁给我就万事大吉了,我是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就算娶了你,你也别想拴住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守活寡。“说完他转身就走。”咻“一声,一把飞刀扎在实木的门板上,入木三分。新娘子夏清越眼皮轻抬:”你再走一个试试?“

阿斗老公欠调教全文免费阅读(穆锦轩夏清越)伊辰小说在线

阿斗老公欠调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阿斗老公欠调教第4章 她想静静

邵博文是穆锦轩的初中同学,二人都不太上进,高中毕业后花钱混了个不入流的大学,除了花钱泡妞,啥都不会。不同的是,邵博文的家境也就比普通商人稍强一线,完全不够他败的。因此他家默认他跟在穆锦轩身后当跟班。穆锦轩再差,那也是寰亚的二少爷啊,他随便出面给邵家划拉点生意,就够邵家吃一年了。

虽然有占便宜之嫌,但邵博文却是真心拿穆锦轩当朋友的。他脑袋也不太灵光,但因为家境的关系,对钱却是比穆锦轩要敏感许多:“老大,我也觉得五千万实在是多了点,就我家那厂,我爸说卖了也就三千万呢,李智开口就要五千万…...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这不是帮朋友嘛!”

“那也是,人在江湖飘,出门靠朋友。但是现在夏总不同意怎么办?”邵博文两手一摊,倒也没跟着出谋划策,老实说,他也觉得李智太贪了点儿。

穆锦轩也没想好,只得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事最终还是落到了夏清越的头上,三天以后,李智约她在四季锦饭店吃饭。夏清越叹息一声,看来这人是非得罪不可了。

该来的躲不掉,她换了身衣服,带着甜甜欣然赴约。

包厢很大,能坐下十八人的桌子只有四个人,李智带着的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夏清越瞧着有几分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酒好菜好,李智也相当热情,当该硬起来的时候,夏清越依然寸步不让。

“李三少,说实话,要不是二少非和你谈这笔生意,五百万我都嫌多。您那公司场地是租的,下个月就要到期,最有名气的苏盈岚也走了,就锦鲤现有的艺人,真没值钱的。”原先也不至于差到这程度,但是稍有点资源的艺人早就被他划拉走了,可以说留给穆锦轩的就是个空壳子。

亏得那二货还敢说这是他朋友,夏清越觉得她有些能理解穆锦城的心情了。

李智脸上的笑容早已崩不住,咬牙威胁道:“要不是你从中做梗,五千万我已经到手了。夏七,你搞清楚,省下的钱是穆家的,你何必为了他们得罪我?”

夏清越耸了耸肩:“有什么办法,谁让我捧着的是穆家的饭碗呢!”

“那你是执意要跟我作对了?”

“在商言商,五千万买下锦鲤会毁我名声的。”

“哼,名声。”李智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哐啷”一声砸了水晶高脚杯,狠狠地瞪了夏清越一眼后,气冲冲地走了。

跟在他身边的女孩轻蔑地扫了夏清越一眼,赶紧跟了上去。

喻甜甜皱着眉:“夏总,你说李三少是不是真记恨上你了?”

“那还用说,我可是挡了他的财路呢!”

“李家也不缺那几千万啊。”

“但是他缺啊,得了,来收拾这烂摊子的时候就想到会是这样儿了。以后小心点就是,他也不能明着对我怎么样。”夏清越捏了捏手边的包包,心里稍微安定了点儿。

喻甜甜还是不太放心:“这李三少可不是什么正派的人,咱们明的不怕,可就怕他来暗的。”

“放心吧,我跟在穆总身边时,得罪的人比这有来头多了。”

“那能一样吗?跟穆总谈生意,就算没有你,对方能占去多大便宜?但这次,你可以说是完完全全地断了李三少五千万啊!”

夏清越抚额作深沉状:”甜甜,你不懂。”

“五百万?夏清越你有没有搞错啊,有你这么还价的吗?”穆锦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站在夏清越的办公室里冲她吼:“你让我以后出去还有什么脸见朋友?”

夏清越差点内伤,抚了抚心脏安慰自己,别跟脑残一般见识,然后对门外高声叫道:“甜甜,进来。”

穆锦轩双手“砰”的一声压向桌面,咬牙道:“夏清越,我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我不跟脑残说话,怕我智商被拉低。你也别跟我吼,在一边听着,听完以后再说话。”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就凭你想把这个公司做好,想让你爷爷看着,你不是个废材。”

穆锦轩被废材两字噎到,想要反驳,却不知怎滴,啥话也说不出来了。夏清越板着脸气场全开,还是那张甜美的娃娃脸,却是让人半分不敢忽视。

喻甜甜推门走了进来:“夏总,你找我?”

夏清越扔给她一个文件夹:“给二少好好念念,锦鲤现在还剩啥?哦对了,顺便把这几个小艺人的身价给他讲明白,五百万?呵,五十万我都不想接手。”

穆锦轩狐疑地看向她:“真这么不值钱?锦鲤之前瞧着发展得还不错啊,苏盈岚带着,不也红了好几个吗?”

喻甜甜道:“是有那么几个,不过有点名气的那几个已经被李三少划到他大哥的公司名下了。目前锦鲤仅剩的十五个艺人都是露过脸但没火起来的。甚至他们公司的经济人,内勤,HR都已纷纷离开,公司场所也已到期,咱接手的,除了这十五个艺人,只有一个锦鲤的商标了。跟空壳子没什么两样。”

穆锦轩目瞪口呆,半晌才道:“你骗我的吧?”

夏清越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是我骗你还是你所谓的朋友骗你,麻烦你用你那已经生锈的脑袋好好想想。甜甜,准备一下,明天开始招人,对了,HR和首席经济人我已经找好了,明天他们会来报到,你让保洁阿姨把他们俩的办公室整理一下。特别是经济人的办公室,定要做到纤尘不染,他有洁僻。”

“那咱要重新注册一个公司吗?”

“这就要看咱二少的意思了。”夏清越挑挑眉,看向表情已从愤怒转向茫然的穆锦轩:“二少,五百万,锦鲤你还买吗?”

“啊?”穆锦轩奇道:“你不是已经谈崩了吗?”

“五百万你不看在眼里,但也不是什么小数目,李智不会放弃的。”

穆锦轩咬了咬牙:“买,他不仁我不能不义。”

莫说夏清越,就连喻甜甜都被他这清新脱俗的脑回路给打败了。

办公室静谧了半分钟,夏清越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

她需要一个人静静。就这么个货,她很怀疑自己是否真能顺利完成任务。

 

 

阿斗老公欠调教第5章 怀孕

“Oh,mygad。亲爱的小越越,你这里真的好空啊。”上午九点半,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走进十六层,翘着兰花指,娘里娘气地发表了自己的高见。

夏清越翻了个白眼:“不空我找你来干嘛?陈炎珂,能不能把你那娘娘腔的做派收一收?”她看着真觉辣眼睛,私底下这家伙也不这样儿啊。

“你不懂,我这是职业需要,不娘一点,不好跟人谈价钱啊。首席经济人必备技能,你就别管了。还有,请称呼我的英文名John。”陈炎珂给她抛了个媚眼:“我的办公室在哪儿?”

“跟我来吧,甜甜,给他泡杯咖啡,加五颗糖。”这人嗜甜如命,亏得他每天吃那么多糖还能保持这么苗条的身材,说来也是惹人羡慕。

五颗糖?

喻甜甜错鄂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淡定。

“办公室还不错,挺宽敞的,比我之前那个强。”陈炎珂说着在桌上摸了一遍,瞧着手上干静依然,满意地勾了勾唇嘴。

夏清越靠在门边,双手环胸:“别摸啦,知道你那臭毛病,昨天让人彻底搞了一次卫生,顺遍还消了毒。”

“还是亲爱的你最了解我。”

“崇怀就没你那么多毛病,一大早来报个到就干活去了,你什么时候上工啊?”

“我这不是来了嘛,刚见面就开始压榨我,你真是越来越像黄世仁了。公司现在还剩下几个艺人啊?一个小时后让他们集合,我给你好好挑挑。红不了的趁早让他走人,省得浪费公司资源。”

“这个你说了算。”

喻甜甜敲了敲门,将一个白骨瓷的杯子放在办公桌上:“陈经理,你的咖啡。”

夏清越在他问话前开口:“放心,已经消过毒了。”

“亲爱的就是贴心,我都要爱上你了。”阿炎珂冲她抛了个飞吻。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还在说我像黄世仁。”夏清越呵呵两声,对他的恭维不以为然。

“夏总,李三少那边来人了,说是过来签转让合同。”

“二少到没?”

“我打过电话了,说是刚起床,马上过来。”

本来也不指望他,夏清越倒谈不上失望,吩咐道:“行吧,你先招呼着,到二十三楼叫上方律师,条款什么的弄明白仔细了。等二少过来直接让他签字就是。”

交待好事情,夏清越便开着自己那辆红色的别克离开了公司。比起工作,今天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每月十号,是夏家准许她去看妈妈的日子。

说来可笑,她和亲妈妈见面,居然要经过别人的同意。不过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而且现在的自己的确不够强大,夏清越也只能认了。

二十五年前的夏氏正如日中天,刚过四十的夏正邦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过得那叫一个风流快活。然后,他便遇上了堕落风尘的落魄千金谢微澜。作为小三,谢微澜无疑是相当成功的,她成为了夏正邦最后一个女人。

夏正邦原先在外风流的时候,女人不少,孩子也没少生。生下就通通抱回家,但是女人却是只养在外头的。唯独谢微澜被他带回了家,家中仆人尊称她为二夫人。

当然,大夫人和她的孩子私底下都管她叫贱三,狐狸精。

因为得宠,谢微澜也的确嚣张了好些年,仇恨值拉得满得不能再满。夏夫人和她的孩子们视她们母女为眼中钉肉中刺。但有夏正邦护着,她们娘儿俩的日子过得并不算差。夏清越读大二以前,过的都是千金小姐的生活。

如果夏正邦能活到她嫁人,也许她这一生就顺遂了,可惜人生总是祸福难料。五年前,夏正邦突然暴毙,夏天讼掌了权。

翻身成为皇太后的夏夫人林淑第一件事就是拿她们娘儿俩开刀,夏清越的人生瞬间倾覆。要不是穆锦城关键时候帮了她一把,她现在大概尸体都凉了。

“对不起七小姐,你不能进去。”走到门口,夏清越被保安拦住了。

夏清越拿出手机,指着上头的日期道:“今天可是十号。”

“我知道,但这是夫人吩咐的,你还是别为难我们这些打工的了。”

“我打电话问问。”夏清越心凉了半截,肯定是因为她没乖乖赴赵利仁的约,夏夫人才通过这种方法逼她就范。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腹,算起来,离那天晚上已经过去十天了。

收起手机,她直接开车离开,中途在药店买了一根验孕棒,然后匆匆回了家。

第二条杠显示出来的时候,夏清越坐在马桶上无声地哭了起来。她从没想过,她的孩子竟会以这样充满算计的方式到来。她甚至无法保障他的未来,只是想要利用他跳出夏家的泥潭而已。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这已经是最好的一条路了。

纤白细嫩的手轻轻抚摸小腹:“宝宝,妈妈对不起你。但是你放心,我定会竭尽全力保护你,给你最好的生活。”

哭够了,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给小路打电话。

小路是夏家疗养院一个不起养的员工,她已悄悄收买,不用她干别的,只希望她能帮忙看看妈妈的状况就好。

“七小姐,你今天怎么没来啊?夫人等了好久呢!”

“我有事来不了了,小路,我妈妈怎么样?”

“还行,就是有些想你。”

“那就好,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状况,请随时联系我。”

小路满口答应下来,这活轻松,拿的钱却比她的工资还高,自然不会不上心。

得知谢微澜平安无事,夏清越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如今已成功怀孕,剩下的就是拖时间了。夏家那边不能这么快翻脸,妈妈在他们手里,万一夏夫人发狠,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她输不起。

这般想着,她便又给夏夫人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又停,直到第五遍的时候,那边才响起林淑高高在上的声音:”夏清越,我以为多有骨气呢!年轻人有骨气是好事,可也得分分情况,瞧瞧,你不一样得回来求我吗?”

这调调夏清越早就听腻了,闻言波澜不惊,只是问道:“为什么不让我见我妈?”

“为什么你不清楚吗?明天晚上,乖乖去金海湾赴约,在让赵老板满意之前,别想见到你妈。”

“哦,要让赵老板满意啊?那他要我陪他上床我也要答应吗?”

林淑刻薄道:“呵,你还当你那身子多金贵呢,赵老板要玩,你就好好陪他玩,听到没有?惹得他不高兴了,没你好果子吃。”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阿斗老公欠调教第6章 赴约

夏清越握紧了拳,口中却是凉凉地问道:“怎么?你两千万聘金收到手了?这鱼要是上了钩,你觉得赵利仁还能再撒饵?”

那头沉默几秒反了口:“夏清越,你毕竟是我们夏家的女儿,出去记得矜持点。别见男人就往上扑,没得丢光我们夏家的脸。”

虽然话说的刻薄,但有那个意思就成了。夏清越讨价还价:“去哄哄那暴发户也可以,不过明天上午我要去看我妈。”

“后天再去。”

“夏夫人,你也别拿我当傻子,我要是稳住了赵利仁,你翻脸怎么办?胳膊拧不过大腿,这种险我可不敢冒。”

“夏清越,你搞清楚,我们夏家也不等着那两千万救命。我就只是想给你找个好婆家而已,你爱去不去,搅和黄了你就等着我让你妈在疗养院里面呆一辈子吧。”

夏清越眯了眯眼睛,嘲讽地道:“真不缺吗?那算了吧,正好我对那老男人也没多大兴趣。至于我妈,她在里头有吃有喝的,想来暂时没见着我也没什么大不了人。K市这么多外地来打工的年轻人,哪个不是一年回去一次啊,我也不是非要每个月见我妈一次。”

林淑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去,吧!”

夏清越满意地挂了电话,不缺钱?骗鬼去吧。夏天讼阴谋诡计玩儿得不错,但真不是管理公司的料。江山都守不了还天天想着开缰拓土,夏氏现在也就是个面上光。项目开得太多,拖得太久,资金迟迟无法收拢,亏空已经大得没边儿了。

就算真弄到赵利仁许诺的两千万聘礼,顶多也只是解个燃眉之急而已。可他们还是不顾名声地把自己推了出去,看来离穷途末路已经不远了。

呵,她就等着看好戏便是。

夏家的疗养院建得很是阔气,各方面都无可挑剔,再加上夏氏的名声,许多有钱有权的老人都选择来这里疗养。前头十三栋别墅已经住满了七八成,这也是夏氏现在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夏正邦本打算自己退休了也来这里长住的,哪知却成了他最爱女人的变相囚禁之所。

林淑自然是不可能让她住别墅的,她住的是疗养院西北角的一个杂物间,且与住着客人的疗养院完全隔绝,平日里除了打扫卫生和送饭的,根本就连个人影都没有。

小路就是里头送饭的。

时隔一个月,这个小房间并没有任何变化。正对房屋的黑色牌位依然如故,衬得光线不好的杂物间越发阴森。谢微澜却是不太在意,看到夏清越还挺高兴的:“越越,你来啦,妈看看,最近有没有瘦了?”

“妈,我没事儿,倒是你,不是让你把这个拿布遮了吗?”

“遮了他们也会打开的,再说了,那是你爸,供奉着他的牌位本来也是应该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会把牌位供在房间里,左不过是林淑折磨人的手段罢了。夏清越深呼吸一口气:”妈,你再忍忍,我已经想到法子,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把你接出去。”

谢微澜灰暗的眼中染上一层喜意:“真的?”

旋即又道:“越越,妈在这里挺好的,有吃有喝遭不了什么罪,你别为了让我出去答应他们家什么条件。她林淑抓不住男人的心关妈什么事,不是我也会是别的女人。她要出气,咱就让她出下好了,知道吗?”

“妈,你放心,有学长帮我呢!”

“唔,你那学长待你倒是真不错。越越,你年纪也不小了,要是你学长有那个心,你就早点答应了吧。有他护着,夏家就动不了咱们了。”

“妈,你说什么呢,学长对我哪有那个意思?”说实话,夏清越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只是现实终究比较骨感。

“要好好把握啊,与其让夏家把你随便嫁个什么人,锦城可好太多了。”

“行了妈,你就别幻想了啊。穆家现在在K市什么地位你也知道,学长现在哪里是我能配得上的?”

“妈看他事事都帮着你,肯定对你有点意思啊。越越你别犯糊涂,就算当不了正妻,给他做小咱也不亏,你看你爸活着的时候,妈过得哪点比林淑差,越越啊......”

夏清越闭了闭眼:“妈,靠男人哪里能长久,爸一死咱俩就从天堂掉到了地狱,这几年你过的这种日子,难道还不够你认清现实吗?”

谢微澜一脸伤心地看着她:“越越,你是不是在怪妈......”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算了算了,咱们母女俩难得见一面,就别说这些了,我陪你出去走走。”

“不去,外面太阳那么大,会把皮肤晒伤的,对了,我上个月要你帮我带的护肤品和化妆品你带了吗?”

夏清越有气无力地道:“带了。”

她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她妈现在还有心情化妆打扮。不过有事做总比没事做好,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力满足她的需求,比如说Ipad,网卡,有了网,就算是被关着也不至于太无聊。而她妈,显然很能苦中作乐。

见谢微澜状态不错,夏清越放心不少。

接下来,就是应付赵利仁了。肚子里的孩子,让她有了底气,跟穆锦城通过气以后,她更是放心不少。

金海湾临海而建,十几家店面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不管哪一家都透着金碧辉煌的贵气。着实是把妹显摆的最佳的场所。赵利仁选的是一家西餐厅,夏清越被侍者引着到了临窗的位置时,心里松了口气,不是包厢就好。

赵利仁收拾得不错,至少衣服和鞋子看得出来是高定的,头上打了摩斯,梳理得溜光水滑。如果他不是那么黑那么胖的话,看起来应该还可以。但媒老板暴发户的模样和气质太过突出,着实让这套高档服装失色不少。

手上金光闪闪的大金戒指到是跟他的气质颇为相符。

夏清越长相甜美,怕被吃豆腐特地选的衬衫牛仔裤更是让她看起来像是小了好几岁。赵利仁见到她眼睛就亮了,他就喜欢这种年轻清纯的。简直是越看越满意,于是对约她几次都约不出来的怒火一下子就散了。

“夏小姐长得比照片上还要好看许多呢!快坐快坐,要吃点什么随便点,不用和我客气。”

“菲力牛排七分熟,再来一份水果沙拉。”

 

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阿斗老公欠调教第7章 撞破

夏清越其实很想按林淑的吩咐,好好讨好讨好眼前这位赵老板,毕竟她还想拖时间,现在还不到和夏家撕破脸的时候。

但是这真的很难。

整个用餐过程,赵利仁就不断地在打量她,从头到角,时不时还猥琐地笑两声。夏清越被他黏腻的目光看得毛骨悚然,格子衬衫长袖下的手臂,每一个毛孔都处在打开的状态,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

更何况还要时不时应付赵利仁的咸猪手,他逮着机会就要在她手上摸一把。要不是面对面地坐着,而餐桌又够宽,她怀疑他摸的就不止她的手了。

她真是一句话也不想说了,只想赶紧吃完饭走人。

但是赵利仁显然不想放过她:“听说夏小姐在寰亚上班,是不是很忙啊?我约了你好多次呢,这可才是你第一次赴约。”

夏清越道:“忙倒是不忙,不过是跟夏家的条件没谈好罢了。”

“什么条件?”

“赵老板聘金从一百万加到两千万,应该知道嫁给你不是什么好选择。夏家想要拿我的婚姻来换聘金,自然也得许我些好处才行嘛,赵老板你说是不是?”

“嫁给我你还要谈条件,你知道老子身家多少吗?”赵利仁这几年被捧得太高,就算背地里嘲笑他的人不少,可也没有人敢当面对他说这种话,顿时那张本就黝黑的脸上染出了几许青气,气的。

夏清越道:“先别气嘛赵老板,夏家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你也不希望我们结婚后,他们还找你要钱吧?”

“那不可能,两千万娶个老婆已经是天价了,你们别想得寸进尺。”

“所以咯,我当然得跟他们讲清楚才行。”

赵利仁高兴了,给了夏清越一个赞许的笑容:“不错,还没进门就知道护着夫家的财产,我很满意。”

夏清越想吐。

她放下餐具:“好了赵老板,饭也吃完了,我就先回去了,咱们下次再约。”

赵利仁连忙站起来,一把拉住她的手。

肥胖油腻的手掌抓着她的,夏清越只觉头发都要竖起来了,挣扎了几下居然没挣开。想到现在还不能翻脸,只能在心里默念忍字决。

“夏小姐难得出来一次,不如到我家去坐坐,以后那可就是你家了。”

这可是晚上,约个女孩子去自己家,打的什么主意猪都知道。

夏清越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皮笑肉不笑道:“不好意思赵老板,我出来的时候夏夫人交待了,聘礼还没到手,姑娘家可得矜持一点才行。”

赵利仁梗了一下:“你倒是听她的话。”

“赵老板,空手套白狼可不行呀,时间不早,我就先走了,你自己慢慢享受吧!”

她踩着帆步鞋,假笑着同他挥手告别,然后迫不及待地走出了这间让她难受至极的餐厅。

餐厅里,赵利仁眼中划过一丝怒气,玛的,居然敢跟他拿乔,等她过门以后,看他怎么收拾她?不过这女人是娶回来传宗接待的,倒也不用逼得太紧。反正让他泄火的女人多得是,隔壁的舞厅不就是个好去处么。

“夏清越。”

夏清越三步并做两步地离开,刚出大门却被人叫住了。

这里也能碰到熟人?她面无表情地回头,就见穆锦轩气冲冲地向他走来:“你要嫁给赵利仁那头猪?”

“是啊,赵老板聘金出得多,足足两千万呢,夏家接了这个橄榄枝。咱这圈子都快传烂了,怎么二少你现在才知道?”

“谁有空去打听他的事啊?不就两千万嘛,我帮你出了,以后离这头猪远点儿。”毕竟是跟了自己一夜的女人,穆锦轩可不舍得让她落得这么个下场。

虽然不清楚赵利仁的人品,但他的年纪都能当夏清越的爸爸了,哪里会是什么良配。

夏清越不妨他会说出这种话来,好笑之余也算是有了丝欣慰,她伸手拍拍他的脸:“二少,谢谢你了。不过有些事情并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

穆锦轩拽下她的手:“别毛手毛脚的,跟你说正事儿呢,不是你说他聘金出得高吗?”

“两回事儿,夏家什么资产,两千万,呵!不过是夏夫人看不惯我们母女,想着法儿地折磨我罢了。”

“那你就由着她欺负,夏清越,这可不是你的脾气,你在商场上的杀伐决断呢?都被狗吃掉了?”穆锦轩越想越气,合着这女人就只会对着自己横。

跟这脑子少根弦的二傻子说不清,不过他能有这心,夏清越还是很高兴的。想着以后还要嫁给她,她忽然便来了耐心。

你别说,刚对着赵利仁吃了一顿饭,穆锦轩这张脸还真是怎么看怎么下饭。

那牛排她只吃了两口,这会儿心情一好,倒是有些饿了,她挑挑眉:“二少有兴趣听故事么?有的话不如换个地方请我吃顿饭,我给你慢慢讲。”

“那我跟博文说一声。”今晚他是跟邵博文过来的,两人说好吃了饭去隔壁的舞厅乐呵乐呵,没准还能来场艳遇。

不过眼下还是先解决夏清越的事儿吧。

夏清越闻言愣了愣:“你不是跟钟小姐来的?”

“想什么呢你,跟灵毓来的,我能半道抛下她请你吃饭?做梦去吧!”穆锦轩一脸嫌弃。

他给邵博文打了个电话问夏清越:“你开车没?”

“开了。”

“那成,我坐你车走,省得博文一会儿泡到了妞还得带人打出租,那也太丢人了。”

夏清越:......

二世祖的世界她看不明白。

她已经有些后悔让他请吃饭了怎么办?

穆锦轩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嫌弃了,上了车又开始发表自己的高见:“哎,你好歹也是夏家的七小姐,怎么开的车这么破?啧,看这车的价值不会还不到三十万吧?”

夏清越忍了忍:“我穷,买不起好车行了吧?”

事实上这就是辆代步车,包括牌照上路一共不到十七万。没办法,老爸一死,夏天讼就直接断了她的零花。谢微澜倒是存了点钱,可惜人被弄到了疗养院,存的那些钱更是被缴得分文不剩。

这车还是她到寰亚上班以后攒着工资买的。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也算是我们公司的CEO了,开这车实在跌份,这样,我做主,你账上支钱去买一辆,两百万以下的都不用告诉我,直接买了就是。”

真大方。

夏清越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对每个跟你上床的女人都这么大方?”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阿斗老公欠调教第8章 飙车

“我倒是想,可也得我有钱才行啊。”穆锦轩两手一摊,颇为遗憾,哪个男人不想一掷千金呢。

“公司账上的钱不能动。”

“切,刻板。得了,明天带你去小爷的车库挑,除了我上个月买的法拉利,别的你随便挑。别看是旧车,当初可都是花了大价钱的。”

夏清越斟酌一二,问道:“你能做主?”

“当然。”

“那行,我也不挑了,你随便弄一辆自己看得上眼的给我就成。”

两人挑了家清静的私房菜馆,穆锦轩大方地道:“想吃什么随便点。”

夏清越捡了两个清淡的菜,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还点了一盅乌鸡汤。

见她吃得挺喜欢的样子,穆锦轩高兴了,道:“不是说要讲故事吗?给我说说呗,我可不信你真能看上那头猪。”

“你都看不上的人,我能看得上?”夏清越喝了口鸡汤道:“说到底就是夏夫人看我不顺眼呗!”这其实没啥好说的,夏家那点子事儿,上流圈子里的人门儿清。

穆锦轩道:“看不上你别去啊,他们还能押着你不成?”

“二少你大概不知道,我妈给她们关到夏家的疗养院去了,妈在他们手上,我还能怎么办?”

“夏家的疗养院挺好的呀,我爷爷还总说要过去住呢,说是里头有不少老朋友。”

夏清越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的耐心都给他了:“要是真那样就好了,你知道我妈住哪儿吗?她住在一个杂物间里,空间小不说,夏夫人还给摆了张灵桌,供奉着我爸的排位呢,你说她过的是啥日子?”

穆锦轩张大了嘴巴。

他倒是没傻到说出报警这样的傻话,只是皱着眉头道:“那就没别的办法了?”

夏清越幽幽地看了他一眼:“有。”

“啥办法?”

“找个有权有势压得住夏家的男人嫁了。”

比夏家有钱有势的,穆锦轩在心里划拉了一通名单兴奋道:“你可以找我大哥啊。”

夏清越心道已经找了,不过你哥算计上了你。当然这话不能说,她低头继续喝汤。

穆锦轩哪里知道自己已经是他们瞄中的猎物,犹在那儿指点江山:“我说你是不是傻,跟在我哥身边那么多年,怎么就没拿下他呢?当不上正室当个小情儿也不错呀,我哥还能亏待你咋滴?有他护着,夏家还敢蹦哒?”

“感情的事,哪里是说得准的。”

“那也是,我以前可真不敢想,我还能睡到你。”

夏清越一口汤呛进喉管,惊天动地地咳了起来。

穆锦轩一边给她拍背,一边嘟囔道:“我也没说错啊。”

......

虽然出了个小小的插曲,但这顿饭还算颇为愉快。没对比就没伤害啊,和赵利仁吃过那顿倒胃口的饭以后,穆锦轩虽然口无遮拦还无脑,但至少颜值高啊。

夏清越坐上车拉好安全带问道:“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这么早就回家了?”穆锦轩瞪大了眼睛,抬起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看了一眼,才九点。

“这个点对我来说已经不早了,或者你继续去娱乐,我自个儿先回去?”

“算了算了,小爷我今天心情好,就送你回去好了,你家住哪儿呢?”穆锦轩觉得自己大概是脑抽了,怎么会觉得夏清越一个女孩子回家不安全呢?

夏清越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直接踩了油门。

K市被称为不夜城,九点钟,街上的霓虹灯影正是最热闹的时候。街上车辆川流不息,开过最堵的一段路,夏清越的车速总算快了起来。

穆锦轩开始还没感觉,但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儿了。他握紧手中的安全带,瞄一眼车速表,车速已达一百三。

“夏清越,你疯了吗?这里可是大街啊,你赶着投胎啊?”

夏清越沉着换挡,拐着车又超了一辆:“笨蛋,没发现我们被跟踪了吗?”

穆锦轩吃喝嫖赌样样沾,自然不可能不会玩儿赛车,闻言立刻发现问题了,后边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对着他们紧追不舍。

他一愣,苦着脸道:“我最近没欠高利贷啊!”

夏清越:......

别克比商务车小巧,夏清越凭着高超的车技在几条车道中穿行,惹得一众司机破口大骂。她没法儿去在意,只是专心开车,终于在又过了两条街后甩了那辆黑色的商务车。

穆锦轩大呼刺激:“哇,真看不出来,你车技这么好啊?下次我们去棋盘山赛车的时候,你也来啊!”

“不去。”

“别啊,你这车技不去赛车多可惜啊。”

“我从不赛车。”

“骗鬼去吧,不赛车能有这车技?”

夏清越深深看了他一眼:“我这车技是帮你哥开车磨出来的,生死关头练出来的车技,自然比你们这帮公子哥的玩乐要好得多。”

穆锦轩一愣:“我哥?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慢慢悟,实在悟不出来就想想你哥的司机换了几茬了。”有些话嘛,点到即指就好,自己悟出来的总比别人告诉的要来得深刻。夏清越继续开车,结果,却开不动了。

她骂了一声,开门下车,只见左后轮已经瘪了。也不知刚刚是撞上了啥。

穆锦轩看了一眼道:“你这车实在是太菜了,还好咱们已经摆脱后面的追兵了,不然还不知该怎么办呢?”

夏清越没理她,直接打电话给保险公司,等人来拖车,亏得他们这会儿所在的位置有点偏,不然非造成交通堵塞不可。

这么场车开下来,夏清越有些累,她开了车门直接在后座上半躺下来:“我休息一会儿,你自便。”

“说起来我也有些累了。”穆锦轩嘟哝着开了车门,还没上去就叫了起来:“夏清越,他,他们追上来了。”

夏清越豁然起身,手一探便抓住了自己的包。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包,快跑吧。”

“我反正是跑不过车的。”

她从容地下了车,看得穆锦轩都傻眼了。

黑色的商务车很快开到近前,车子停下,两个胖瘦不一的男人从车上跳了下来。唯一相同的是他们挂在唇边那不怀好意的笑容。

胖子脸上有道疤,再加上满脸横肉,看起来格外狰狞,此刻他便笑得份外张狂:“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阿斗老公欠调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阿斗老公欠调教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阿斗老公欠调教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