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医妃倾城王妃要休夫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顾茗烟段承轩免费阅读

医妃倾城王妃要休夫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顾茗烟段承轩免费阅读

2019-12-03 11:06:59来源:WXB发布:步悠然

医妃倾城王妃要休夫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找到治病的法子

“啪!”

茶杯掉在地上摔成碎片,茶水撒出来溅湿了顾茗烟的鞋子。

“小……小姐……”银翘蹲下身手忙脚乱的捡着地上的碎片,残渣划破了手指,血珠挂在茶杯残身上是那样刺眼,将碎片收好,银翘站起身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顾茗烟,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奴……奴婢不知苏玉婉住哪里,小姐你是要找苏小姐?”

顾茗烟点点头,对于银翘刚才的慌乱与失礼并未放在心上。

嫁给渣男三天,就被渣男伤了两次,流了那么多血都是为了苏玉婉这个女人,她自然是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女人能让段承轩这个渣男如此痴心。

她这一身的伤可是拜苏玉婉所赐,她又怎能不去拜访。

看着窗外已经悄悄爬上夜空的繁星,顾茗烟冷笑。

褚玉苑内,段承轩盯着慕青将他带回来的心头血混合着药材做成药丸让苏玉婉服下后,才放下心来。

轻轻地将苏玉婉拥进怀里,亲吻着苏玉婉的发顶,原本烦躁的心才觉得安定下来。

“轩哥哥……”靠在段承轩怀中的苏玉婉一袭白衣宛若出尘的仙子一般,仰起头看着身后的男子,眼里的笑意灿若星辰。

“婉儿,幸好你没事,幸好你没事。”把头埋在苏玉婉的肩上,闻着熟悉的气息,段承轩不停的呢喃:“婉儿,永远不要离开本王。”

由于长期服药的缘故,苏玉婉的身上有着淡淡的药草香。

听到段承轩的话,苏玉婉的眼里闪过一抹犹疑,不过很快就被涌上的惊喜所掩盖,转过头,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婉儿也不想离开轩哥哥,可是……”低下头,多了几分楚楚可怜,有些哽咽道:“婉儿自由体弱多病,这些年要不是轩哥哥,婉儿恐怕早就,如今又连累王妃为了婉儿的病……”

段承轩向来都是不忍心让苏玉婉受委屈,如今听她这样楚楚可怜的同自己说话,心里更是自责,对顾茗烟的怨恨又多了几分。

抬起苏玉婉的头,低下头一点一点的带着温柔与疼惜的吻去苏玉婉脸上的眼泪,“婉儿不必在乎那个贱人,本王之所以答应娶她不过是为了让她当你的药引罢了,若不是为了你的病,这王妃的位置本该属于你。”拉过床上的被子盖在二人身上,拥着苏玉婉躺下,手轻轻的拍着苏玉婉的背,安慰道:“婉儿放心,等你的病好了,本王就休了那个贱人,娶你进门。”

一想到顾茗烟,段承轩眼里原本的温柔被狠厉所取代,就因为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才害的婉儿到现在还要无名无分的跟着自己。

苏玉婉靠在段承轩胸前,听着这番话眼里闪过一抹得意,不过在抬头又恢复了楚楚可怜的模样:“轩哥哥对婉儿的心意,婉儿自然是明白,只是……王妃是岭南云氏的传人,又有顾家撑腰,婉儿怕轩哥哥因为我得罪了顾家和云家,到时候万一怪罪下来……”

“哼!”段承轩不甚在意的冷哼一身,转头轻轻地吻了一下苏玉婉的额头,重新将苏玉婉搂进怀里,看着窗幔不屑道:“顾家和云家本王不用将他们放在眼里,就算是真要怪罪又能如何,这天下谁人不知本王的心里只有你一人,就算是天下人要说,那也是顾茗烟那个贱人抢了原本属于你的位置,要不是听说她的心头血可以根治你的病,本王又怎会娶那样一个女人进门。”

“可是……”苏玉婉咬了咬唇,眼里盈满了泪水的看着段承轩,“婉儿听慕青说,王妃的血对婉儿的病并无用处,婉儿这病恐怕……”

“休要胡说!”有些不悦的打断苏玉婉的话,用指腹擦去苏玉婉眼角的泪水,段承轩温柔而郑重的许诺:“婉儿你放心,就算是踏遍天涯海角,本王定会找到医治你的法子,你一定能够陪本王白头到老,我们还要生一堆属于我们的孩子。”

“轩哥哥……”一听到段承轩说要和她生孩子,苏玉婉有些羞红了脸,把头埋在段承轩怀里不愿出来,只是那红红的耳朵说明了她现在有多不好意思,这副样子看的段承轩心下微动,伸出手在苏玉婉身上摸索。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段承轩的好事。

“王爷……”慕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段承轩有些不悦的皱眉,却还是翻身下床走至门边打开门,看着外面一身青衫的慕青,段承轩皱着眉开口道:“这么晚,什么事?”

哼!他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打扰他的好事,就等着被收拾吧。

“我找到了医治苏小姐的方法。”

第五章 索要传家宝物

“此话当真?”一听到慕青说苏玉婉的病有救了,段承轩的眼神瞬间都亮了起来,千年不变的面瘫脸上终于出现了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慕青点了点头,越过段承轩看到已经下床朝着他们走过来的苏玉婉,眼神闪了闪,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那淡漠的神色看着段承轩有些迟疑的开口:“只是……”

“只是什么?”段承轩蹙眉看了眼慕青,还以为是缺什么名贵的药材,有些不甚在意的开口:“需要什么药材你尽可让人去准备,只要能够治好婉儿的病,就算是让本王去把国库里的东西拿出来也无不可。”

“王爷误会了。”慕青弯了弯腰,“想要治疗苏小姐的病,其他药材倒是好找,只是有味凤凰胆与玉龙雪世间难寻,恐怕……”看到段承轩越来越凝重的脸色,慕青又笑了笑解释道:“不过我曾经跟随师父学医时,曾听师父说过,岭南云家有两样传家宝物正是那凤凰胆与玉龙雪,但那也是听说,至于这两样宝物是否真的存在,就不得而知,不过顾茗烟既是岭南云家传人,想必她应该最为清楚。”

“轩哥哥,怎么了?”苏玉婉轻轻地挽住段承轩的胳膊,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屋外的月光投射在苏玉婉的身上,盈盈月光下,一身白衣的苏玉婉宛若仙子遗世独立。

原本一脸阴霾的段承轩转头看到衣衫单薄的苏玉婉,又见她这楚楚可怜的表情,古井无波的眸子里满是心疼,扯下身上的披风包裹住苏玉婉,将她整个人拥在怀里才笑着解释道:“没事,慕青说找到根治你病症的法子了,婉儿,你的病有救了。”

“真……真的?”听到这话,苏玉婉有些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段承轩,看到他眼里的肯定后,眼里浓浓的忧郁一瞬间被欣喜所取代,有些激动的抱住段承轩的腰身,哽咽道:“婉儿就知道,有轩哥哥在,婉儿一定会没事。”

抚摸着苏玉婉的头发,段承轩嘴角的笑容愈发温柔起来,一想到以后就可以和苏玉婉长相厮守,心情更加好。

“王爷……”看着二人这番浓情蜜意,慕青很煞风景的开口:“那药?”

段承轩楞了一下,才想到刚才慕青说要救苏玉婉还缺两味药材,看了眼怀里的人儿,段承轩一使力直接将人打横抱起朝着床榻走去:“婉儿,你先休息,本王要随慕青去趟凤鸣苑。”

要去凤鸣苑?是去见那个女人吗?

眼中闪过一抹恨意,不过在抬头又换上了那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抓着段承轩的衣服一脸担忧的问道:“是王妃病了吗?”

“那女人的死活自然是与本王无关。”看到怀里女人一脸委屈的表情,段承轩心里更加疼惜,小心翼翼的将人放在床上,拉过一边的被子盖上,在额间轻轻落下一吻,才解释道:“慕青说岭南云家有治疗你病症的两味药材,本王要去找顾茗烟要,有了那两味药,你的病就有救了。”

一想到要去见顾茗烟,段承轩的语气里满是厌恶,眼里也不再是刚才的温柔,满是狠厉。

只要拿到了药,顾茗烟那个女人,对他就再无用处!

“那……轩哥哥你同王妃好好说,千万不要惹恼了她。”苏玉婉有些担忧的捏着被子嘱咐。

这番关心的话语说出来,段承轩的脸色更加柔和,摸了摸苏玉婉的脸轻笑道:“婉儿放心,本王定会把那药拿回来,那贱人若是不给,本王自然还有别的法子。”

叫了守在外面的丫鬟进来照顾苏玉婉,段承轩才带着慕青离开。

急着去找顾茗烟拿药的段承轩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后,苏玉婉嘴角的那一抹冷笑与慕青眼里的迟疑。

凤鸣苑里,顾茗烟正坐在桌边研习一本医书,要说她来到这古代唯一觉得好的地方,就是可以看很多以前根本看不到的医书古籍。

现在正看到一处讲针灸药理的地方,正想着要找个人实验一下,就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声,正准备让银翘出去看看怎么回事,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看到一脸怒容走进来的段承轩,顾茗烟撇了撇嘴,渣男还真是阴魂不散。

“王爷大半夜到我这里,该不会是想不要和我洞房吧。”扔下手中的医书,顾茗烟示意一旁早已经吓得脸色惨白的银翘出去,倒了杯茶气定神闲的坐着。

“啪!”手中的茶杯被人挥在地上,顾茗烟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段承轩一把从凳子上拎起来,咬牙切齿的问道:“云家的两件传家宝物可是在你这里?”

传家宝物?

第六章 让我陪你回门?

顾茗烟看神经病一样的看了眼段承轩,这人是有病吧,一上来就管她要什么传家宝物,既然是传家宝又怎会在她这里,更别说她才刚来这里根本不知道所谓的传家宝是什么,就算是真的知道,也绝不会给他这个渣男。

刚才被段承轩这样一拎一甩的,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顾茗烟咬牙忍着痛,一脸嘲讽的说道:“王爷这话我可就听不明白了,既然是云家的传家宝又怎会给我,更何况王爷岂不是忘了,我十五岁之后就住在顾家,就算外祖真要把传家宝传人,也定不会给我这个外姓之人。”

“哼!顾茗烟你觉得你说这话本王会信?”一把掐住顾茗烟的脖子,段承轩声音冰冷似是从寒冰地狱出来一般,冰寒的气息让顾茗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世上谁人不知你自小承你外祖云青阳衣钵,一身医术的他真传,而他早已放话以后云家家业全部交你打理,如今你说云家宝物不在你手中,这话骗鬼可以,骗我……休想!”

顾茗烟皱了皱眉,难怪渣男三番五次找自己麻烦,原来这原主还有这么大的来头,医药世家未来的传人,神医的衣钵传人,只是她这神医传人是冒牌的,那外祖长得是圆是扁她都不知道。

更别说那传家宝,不过就看她嫁进来时带的那些嫁妆,也没有一个像是装宝物的东西,既然是宝物,这原主肯定也不会蠢到随时戴在身上,或许人家云家根本就没有把宝物给她。

顾茗烟有些头疼的翻了个白眼,伸出手拍了拍段承轩的胳膊,示意他放开她的脖子,这样总是被掐着,就算是不被掐死,她也会因为气血不顺挂掉。

哪只段承轩只是瞪了她一眼,根本没有要撒手的意思,顾茗烟有些无奈:“我说大哥,既然你都说了我外祖说的是日后把云家交给我,并不是现在,所以那宝物肯定也不会现在给我,还有……”嫌弃的看了眼掐着她脖子的爪子,顾茗烟用手指了指,“求人办事就要有求人的态度,你这样掐着我的脖子不放,我可没看到你有求我帮忙的诚意,这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是为了救你的心上人,就不要把事情做绝了,不然惹恼了我,你觉得云家的宝物你还拿的到?”

“你!”段承轩被顾茗烟这话惹恼了,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顾茗烟觉得自己胸腔里的气息越来越少,大脑开始一片空白。

“王爷!”慕青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一幕,淡淡的出声。

“哼!”看了眼身后的慕青,段承轩才一脸嫌弃的将顾茗烟甩开扔在地上。

伤口撕裂开来,一大片血渍印出来,染红了身上的衣服。

渣男,禽兽!

顾茗烟心里暗骂。扶着桌子站起来,看着房间里多出来的一个人,心里思量着,看这人的打扮和那若有若无的草药味,该不会就是那个给苏玉婉治病的庸医吧。

“可有找到?”

慕青皱眉看了看脸色有些苍白的顾茗烟,摇了摇头:“都找遍了,没有找到我们要的东西,想必那东西不在她的身上……”

顾茗烟听得这话总算明白过来,原来这两人跑她这里是找东西来了,还真是愚蠢,那东西要真是在,就算是她拿去喂狗也绝不会给他们。

“我说二位,你们到我这里大张旗鼓的要云家的宝物,是要救苏玉婉?”看了眼慕青,见他并未有什么犹豫和迟疑,又冷笑着开口:“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要的宝物是什么,但是我想知道,就算你们拿了那宝物要怎么使用。”

捡起地上的医书,胸前的伤口隐隐作痛,扶着桌子慢慢坐下来,“据我所知,有的宝物既可以救人,又可以杀人,要是用的不好,不但不起作用,反而会适得其反,我想知道你可有依据?”

慕青皱了皱眉,他倒是没想到顾茗烟会问这个问题,看着顾茗烟的眼神也多了些探究,“我已经翻阅过古籍,凤凰胆加上玉龙雪再配以十七种名贵药材练成丹药,再加上我亲手研制的药浴让苏小姐使用,不出三月,苏小姐的病自然会痊愈。”

凤凰胆?玉龙雪?那是个什么鬼玩意儿?

不过他们既然要这东西,那她自然有法子应付。

握着茶杯思考了一会,顾茗烟重新抬起头看着段承轩道:“想必王爷今夜不在我这里拿到你要的东西是不会罢休。”看到段承轩又要发火,无奈的扶了扶额头,“只是那东西确实不在我身上,王爷若是想拿,我倒是可以帮忙,只是……”

“只是什么?”段承轩有些不悦的凑进一步,大有顾茗烟在说出什么惹恼他的话,他就会一掌了解了顾茗烟的意思。

“王爷是否忘记我回门的日子,这都过去三日,明日若是我还不出现在顾家,到时候就算外祖有那两样东西,也不会给你。”

顾茗烟的话果真让段承轩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冷笑着看着顾茗烟,“想让我陪你回门?”

第七章 回门的条件

顾茗烟点点头,看白痴一样的看了眼段承轩,她都说的那样明白,这男人还真是蠢。

“交出宝物,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

顾茗烟翻了个白眼,“我说王爷,你的记性也太差了吧?我不是告诉你了?你要的宝物我这里没有,你找错人了,这回记住了吗?年纪轻轻怎么就得了健忘症了?”

“放肆!”段承轩勃然大怒,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敢跟他这么说话,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要不是因为云家的传家宝还指着这个女人,段承轩真想现在就杀了她。

顾茗烟被这一吼吓了一跳,嘴硬道:“我的耳朵没有聋,你大呼小叫干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段承轩闻言一把攥住了顾茗烟的胳膊,用的力气之大仿佛要把顾茗烟的骨头生生捏碎。

顾茗烟疼得呲牙咧嘴,拼命拍打着段承轩的手:“你放手!我胳膊要断了!我要是有一点好歹,你这辈子都别想拿到宝贝!”

“你!”段承轩投鼠忌器,不得不松开手,怒瞪着顾茗烟。

“你什么你,王爷既然想要我家的传家宝,总不能连回门都不去吧?更别提你也算是我外祖父的孙女婿了。”顾茗烟眼珠一转,顿觉这个什么宝物对段承轩十分重要,决定好好利用。

段承轩斜睨了顾茗烟一眼,“痴心妄想,什么孙女婿,顾茗烟,你最好摆正你自己的位置,你不过是暂时替婉儿保住这个位置,时机一到,你就给我立刻滚蛋,可千万不要生出什么非分之想。”

顾茗烟听的一噎,心里腹诽道,不用你说,一有机会姑奶奶我就远走高飞,谁稀罕这个什么破王妃?

只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顾茗烟心里再骂段承轩,面上也只能答应着:“多谢王爷提醒,我顾茗烟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段承轩满意的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顾茗烟顺势接口:“我知道我该做什么,王爷是不是也得配合一下我?毕竟只有我在王府过得好了,外祖父才放心嘛。要是外祖父知道,王爷连回门都不肯陪我,说不定一生气就把我接走了,那王爷的心上人不就危险了?”

段承轩一时被顾茗烟唬住了,觉得这女人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不由板着脸勉强道:“那本王还非得陪你回门不可了?”

顾茗烟顺杆爬:“非但要陪我回门,还要表现出一副十分宠爱我的样子,这样外祖父才能放心啊。”

段承轩黑着一张脸,狠狠盯着顾茗烟:“好,我就陪你回门,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

从顾茗烟处回来,刚进院子,就看见苏玉琬站在房门前等着,衣衫单薄,连忙飞奔过来,心疼的要将苏玉琬揽入怀里,苏玉琬轻轻制止了段承轩,欲言又止的看了段承轩一眼,犹豫半天,终于开口:“你…轩哥哥…婉儿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来了…”

段承轩闻言有些好笑,看着苏玉琬垂首静立在门前,露出一段莹白如玉的颈子,乌黑的秀发调皮的垂下一缕,随着微风轻轻在而后一摇一摆,搔的段承轩心里痒痒的,想起刚刚离开前没来得及进行的事情,段承轩心里一荡,握着苏玉琬的手,往屋内走去。

云歇雨住,段承轩像苏玉琬解释了在顾茗烟的那里耽搁了一会儿的原因,并告诉苏玉琬,明天要陪顾茗烟回一趟门,嘱咐她在家乖乖等着自己。

苏玉琬听段承轩说要陪顾茗烟回门,心里悚然一惊,随后沉住了气,试探的开口道:“轩哥哥,你真的要陪王妃回门吗?”

段承轩拦着苏玉琬的肩膀,轻声道:“婉儿放心,我不过陪她回去演场戏,好方便拿到药材治你的病。一旦药材到手,那贱人也就在王妃的位子上做到头了,一切就都会回归到正途,你才是本王唯一明媒正娶的王妃。”

苏玉琬靠在段承轩怀中,眼里满是怨毒,顾茗烟竟然要求轩哥哥陪她回门,她也配!不知廉耻,仗着顾家和云家的威势,硬是拆散了自己和轩哥哥,该死!

“可是,轩哥哥,我担心…”苏玉琬抬头看向段承轩,一脸忧色,“王妃自从来了王府,因为婉儿的病,受了那么多委屈,要是回门的时候告王爷一状,顾家人冲王爷发难的话,王爷,婉儿舍不得您受一点委屈。”

苏玉琬重新把头靠到段承轩胸膛,娇弱的声音带着令人心疼的坚决:“不然让婉儿代替王爷去吧,无论他们做什么,婉儿都不怕,为了王爷,婉儿做什么都可以。”

段承轩听完,心疼的用力揽紧苏玉琬。从小婉儿身体就不好,师傅严厉,段承轩刚入师门的时候还带着皇宫里养成的傲气,几乎天天被师傅责罚,跪祖师爷成了家常便饭,婉儿那时就经常偷偷带着吃的来找自己,还去帮自己向师傅求情。从小婉儿就护着自己,现在,婉儿命在旦夕,治好她,是段承轩心里最大的愿望,为了达成这个愿望,倾尽一切也在所不惜。

段承轩温柔的看向苏玉琬,苏玉琬鬓间插着的一只白玉簪子,在月色下泛着清冷的光泽,映着苏玉琬苍白的肤色,让段承轩觉得似乎眨一眨眼,苏玉琬就会香消玉殒在他眼前,温柔的目光下,出口却是再狠厉不过的话语:“婉儿不必担心,那贱人的家人自然也是贱人,本王娶她进门是为了什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贱人若敢借此向本王发难,本王不吝让他们知道一下得罪本王的后果。你若是不放心,跟着一起去就是了。”

苏玉琬听完,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眼中的得意一闪而过,声色柔缓的靠在段承轩胸前道:“轩哥哥,你真好……”

顾茗烟,想要和我斗,你还太嫩,这个男人只能是我的!

第八章 戏精的戏真多

翌日清晨,顾茗烟按约定好的时间,一早就带着青黛和银翘在二门等段承轩,没想到坐等右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段承轩人影,眼看着就要日上三竿了,顾茗烟终于沉不住气了,本身前几天就受了那么重的伤,身体整虚弱,又在风口站了那么久,顾茗烟感觉到自己都快虚脱了,青黛刚刚照顾茗烟的吩咐去催段承轩了,顾茗烟只好吩咐银翘去给自己拿昨天配好的药丸。

银翘前脚刚走,青黛就面带怒色,气喘吁吁的回来了,脸上还带着两个肿的老高的巴掌印,张嘴带着哭腔:“小姐,王爷也太欺负人了,奴婢不过在门外催了一声,王爷就发了好大的脾气,还赏了奴婢两个耳光,今天竟然还要带着那个苏玉琬一起回门,这也太不成体统了,哪有王妃回门,小妾跟着的!”

顾茗烟听了,无名火直冲脑门,抬手扶额踉跄了两步,青黛赶紧上前扶住顾茗烟,担忧的看着。

欺人太甚!顾茗烟抬脚就要往苏玉琬院子里去,她倒想问问段承轩,青黛做错了什么,要招他一顿毒打,也顺便问问他,昨天晚上是怎么答应的,还想不想要他心心念念的云家宝物了。

没等顾茗烟走到苏玉琬院子,就见不远处,段承轩扶着苏玉琬一步三歇的走了过来,刚到跟前,段承轩就冷冷的看了顾茗烟一眼,语出不善:“看在婉儿给你开脱的份上,今天我不跟你计较,再有下次,打扰了婉儿休息,你自己禁足,丫鬟直接杖毙!”

顾茗烟站住了脚,不气反笑,双手紧紧攥成拳头才克制住自己没有气的发抖,怒声质问段承轩:“王爷不说这个还好,既然王爷主动提起来,我倒想问问,青黛犯了府上什么章法,让王爷动这么大的怒,亲自动手惩罚?”

段承轩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看向顾茗烟的眼神多了几分嘲笑:“顾茗烟,你脑子有问题?我刚刚说的很清楚,她打扰了婉儿的休息,我赏她两个耳光是轻的,你要是想回门,那就别废话,要是不想回门趁早说,正好婉儿没休息好,身体正虚,大太阳底下,晒出个好歹来,你拿十条命也赔不起!”

苏玉琬似配合似的当真晃了一下,段承轩立刻紧张起来,对顾茗烟开口的时候语气带上了森然的怒火:“还不赶紧让开!要不是为了婉儿的病,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能站在这里跟本王说话?”

说罢,就带着苏玉琬要往门外的马车上走。

“轩哥哥…”苏玉琬站在原地,拽住段承轩,向顾茗烟行了个礼,道:“顾姐姐安,自从顾姐姐进门,婉儿就一直想去拜访,奈何婉儿身体不争气,王爷一直不许婉儿多走动,今天见到姐姐,婉儿要向姐姐道谢,若不是姐姐奉献相救,婉儿恐怕撑不到今天的。”

段承轩连忙把苏玉琬扶起来,看向苏玉琬的目光中,除了怜惜又多了几分欣赏,回头看向顾茗烟的时候,却一脸嫌弃,这两个女人在他的心里此时高下立现。一个是通情达理气质卓然的青梅竹马,一个是不知羞耻举止粗鲁的贱人,段承轩对苏玉琬的愧疚又深了一分,竟然让这么一个人占据了原本应该属于苏玉琬的位置。

顾茗烟此时才有功夫认真打量了一边苏玉琬,不是她先入为主,只是苏玉琬这一幅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的样儿,真是像极了她穿越前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那种白莲花,可男人们却偏偏就吃这一套。

段承轩的一脸嫌弃顾茗烟已经习惯了,完全当作没看见,慢慢的向苏玉琬走过去,弯腰对比她矮了将近一个头的苏玉琬道:“苏小姐不用谢我,毕竟我也不是自愿的,你不会天真到真的认为有人会拿自己的心头血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吧?我非但不是自愿给你的心头血,我还恨不得从你身上割点什么好把我的心头血补回来。”

顾茗烟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的认真配着脸上的微笑,有种说不出来的渗人。段承轩离的稍微远一点,尚且因为感受到顾茗烟身上流露出来的恨意一惊,更遑论与顾茗烟的脸三寸之隔的苏玉琬了。

苏玉琬看着近在咫尺的顾茗烟的脸,心里先是一惊,以为顾茗烟知道了什么,随后又觉得自己多想了,这事儿这么隐蔽,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连段承轩都被蒙在鼓里,顾茗烟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苏玉琬放了心,于是半真半假的被吓得跌倒在地上,焦急的呼唤:“轩哥哥——”

表情变得那叫一个快,从怨毒的盯着顾茗烟,到梨花带雨的娇弱美人儿,前后也不过几秒的时间,让顾茗烟不得不感叹,这演技,要是到现代去,绝对轻轻松松拿下所有最佳女主角啊。

只不过还没来得及痛快的在心里吐槽,顾茗烟就感到自己突然腾空而起,然后胸前一痛,伤口又裂开了。段承轩这个禽兽,竟然拎着脖子把她甩到了一边。

“小姐!”青黛和刚取药回来的银翘赶紧飞奔过来,扶起顾茗烟。

那边段承轩来不及进一步教训顾茗烟,紧张的把苏玉琬打横抱起来,大声喊到:“慕青!慕青!婉儿,你怎么样,伤到哪里了吗?”

苏玉琬伏在段承轩怀里哭的伤心不已,断断续续的道:“轩哥哥……你不要……不要管我了……婉儿还是死了吧……婉儿活着只会让大家……大家都不痛快……婉儿就是你的累赘……”

闻讯赶来的慕青见状直奔苏玉琬而去,此时苏玉琬身边已经围了一群人乱做一团,又是打扇又是遮阳,左一个奴才该死右一个主子万福,而苏玉琬也十分配合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声弱似一声,几度差点晕过去。

顾茗烟在青黛和银翘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鲜红的衣服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只是也就一会儿,青黛看着顾茗烟胸前衣襟的滚边觉得有些不对劲,电光火石间,青黛惊呼起来:“快来人啊!小姐胸口的伤又崩开了!”

医妃倾城王妃要休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医妃倾城王妃要休夫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医妃倾城王妃要休夫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