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穆茜茜权靳琛免费阅读

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穆茜茜权靳琛免费阅读

2019-12-03 11:12:30来源:WXB发布:豌豆九公主

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权靳琛,你下流

“你们是谁?竟然敢炸老子的别墅大门!”

  看着这强大的阵仗,穆振邦心里有些发憷,但想到有刘氏的人在,这才又有了点儿底气。

  而那辆阿法拉最后在众人面前停下,车后,浓烟渐散。

  保镖上前开门,一身黑色高定手工西服,身姿颀长的男人走了下来。

  棱角分明的脸庞,英俊逼人,几近完美。

  穆茜茜看着那个男人,瞳孔骤然放大。

  是权靳琛!

  他怎么来了!

  而那个姓刘的和穆振邦自然认识权靳琛,差一点腿都软了。宋雪莲穆雅柔等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权靳琛可是权氏唯一掌控实权的总裁!

  权氏生意遍布全球,是全世界横跨黑白两道的第一集团,权靳琛的个人身价更是富可敌国,就连他们所在的A国总统见了权靳琛,也是和他平起平坐!

  “权、权少……”

  两人颤颤巍巍的迎了过去,满脸堆笑,差点儿把脸都笑烂了。

  然权靳琛径直朝穆茜茜走去,目不斜视。裴宋上前一步,仅仅是他的眸光冷了冷,就吓得穆振邦和姓刘的不敢动了。

  裴宋可是权靳琛的特助,得罪了他就是得罪了权靳琛!

  见权靳琛离着自己越来越近,穆茜茜渐渐镇定下来。

  虽然她猜不出权靳琛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但她敢肯定权靳琛是来找她的。

  而且当她看到穆振邦那低到尘埃里的样子时,她已经彻底想起权靳琛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这样响当当的人物,在她失去记忆苏醒后的第三天,就已经在财经报纸上看到过了。

  没想到,她昨天竟然把这样的天之骄子给睡了。当真不知,到底是她亏了还是权靳琛亏了。

  “不怕?”

  在距离穆茜茜二十厘米的地方停下,权靳琛薄唇上扬眼神戏谑。

  穆茜茜望着这个男人,嘴角抽了抽。

  她怕不怕关他什么事!

  “你来做什么?”

  穆茜茜的语气毫不客气,并不回答他的问题。

  权靳琛挥挥手,抓着穆茜茜的保镖立即撒手腿软的退到一旁去。

  穆茜茜得到自由,身子有些虚弱,摇摇晃晃的差点摔倒。但一咬牙,继续强迫自己坚持住。

  权靳琛逼近两步:“你偷走我的衣服,我自然要来找你还。”

  说着,权靳琛作势朝穆茜茜的外套伸出手。

  “啊——!”

  裹紧衣服,穆茜茜尖叫一声连连后退,一双冷得像是古井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权靳琛。手里紧紧握着的瑞士军刀反手一挥,差点划到权靳琛的胳膊。

  这个混蛋!他要是敢把她衣服当众扒了,她就和他同归于尽!

  看着像小鹿一般惊慌,眼眸却又坚定地不像话的穆茜茜,在这一霎那,权靳琛有些失神。

  随即,权靳琛看着她冷讽:“看来,你是怕了。”

  “我不怕!”

  “既然不怕,那你刚才躲什么?”

  “我——!权靳琛,你下流!”

  “穆茜茜你竟然敢骂权少!逆女!你还不赶紧给权少道歉!”

  一旁,穆振邦生怕穆茜茜这样会惹怒权靳琛牵扯到穆家,立即朝穆茜茜冷喝过去。早知道这丫头这么能惹祸,当年他就该把她给掐死!

  然穆茜茜只想冷笑。

  道歉?她又没做错什么!

  而这时,权靳琛忽然转身看向穆振邦。

  只一个冰寒深邃的眼神,就吓得穆振邦差点跪在地上。

  “我听说你们要动用私刑,嗯?”

  听到权靳琛这么问,姓刘的心肝颤了颤,立即矢口否认:“没有!权少我没有!冤枉!”

  在A国,法令明文禁止动用私刑。

  他如果当着权靳琛的面儿把穆茜茜带走,不是找死么!

  然见权靳琛还看着他,姓刘的吓得肝胆俱裂,哭丧着一张脸:“我爸爸被穆茜茜杀死了,我只是想带她回去询问事情而已,权少,我冤枉啊。”

  “你父亲死了,会有警局的人来调查,就算抓人询问,也是警军的事情,干你何事!”

  “权少,我错了,饶命!”

  “把他带下去。”

  “是!”

  不过一会儿,姓刘的就被权靳琛的人直接拉走,其余的人被吓得更不敢出声。

  穆茜茜望着权靳琛,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救她?

  不,她和权靳琛除了昨晚那场稀里糊涂的一、夜、情外什么瓜葛都没有。权靳琛这样的人物,除非是有什么目的,否则根本不可能出手救她。

  姓刘的被拖走以后,警军这才赶来,见权靳琛在,立即纷纷恭敬的低下头去。

  权靳琛回头看了穆茜茜一眼,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穆茜茜看不懂的神秘。

  权靳琛回过头,挥了挥手。

  裴宋见状,立即对警军吩咐道:“穆茜茜涉嫌杀死地产大亨刘总,将她关进监狱审问!”

  听到裴宋这么说,穆茜茜紧绷的一颗心这才松了口气。

  被关进监狱,她至少还有一丝喘息和活命的机会。

  然眼瞧着警军朝自己走来,穆茜茜的脑袋开始越来越重,眼前的所有的一切变得模糊,直到最后变成全黑色,彻底昏倒过去。

  “穆茜茜!”

  权靳琛接住她犹如落叶一般的身子,第一次呼唤出她的名字。

  “立刻传唤军医!”

  抱起穆茜茜,权靳琛迅速上车,离开穆家别墅。

  穆振邦擦了把额头的汗水,也不知道穆茜茜还会给他惹出什么祸事来!

  而穆文修紧紧跟着那辆车子直到再也追不上了才停下来。

  空洞的眸子越来越黑暗,充满无尽戾气。穆文修跪在地上,他发誓总有一天他会得到安安好好保护她,再也不会让任何男人碰她,甚至是看她一眼!

  他要把她藏起来!

  A国,沙特思监狱。

  一抹颀长的身影在橘黄的灯光下映出一道黑影,冰冷魅惑。

  “她睡了多久?”

  “回权少,这位小姐自从上次昏倒到现在都未醒来,足足有三天了。”

  “嗯。”

  垂眸看着狱房里那抹小小的蜷缩在一起的身影,权靳琛思索许久,缓缓收回视线。

  审讯室内,裴宋向权靳琛递上穆茜茜的最新资料。

  “上次只查出穆茜茜是穆家的小姐,但我昨天又查出,半年前,穆茜茜曾掉过一次海,不过她命大竟活了下来,只是失去了记忆。”

  “失去记忆……”

  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慢慢翻开那一页页的资料,权靳琛沉思片刻。

裴宋上前,低声说道:“权少,我觉得穆茜茜极有可能就是沐清子!”

沐清子,黑道天绝门第一暗杀特工,但凡是她要杀的人从未有过失手,只除了半年前那一次……

第五章 试探

权靳琛食指在桌面上敲击的越来越快,发出咚咚的声音,微皱着眉头慢慢的思索着。

  裴宋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我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危险,如果真的是,那她肯定是别有目的,需要现在控制起来吗?”

  “不用!”权靳琛眼前闪过那双倔强的眸子,“暂时先把她单独关一个房间,不允许任何人见她,我会亲自去。”

  “是!”

  裴宋下去办这件事,穆茜茜醒来的时候,发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可是看样子又不像是在监狱里,这让她有些疑惑,按照道理来说,她现在不是应该被关起来吗?

  不过,虽然是一个简单的房间,但是四周全部都是密闭的,只有头上一盏孤灯闪烁。

  她心里面微微的有些不安。

  谁这么变态把自己的房间,打造的跟铁桶一样。

  门吱呀响动一声,权靳琛长腿跨了进来,薄唇微抿,就像是一头随时扑杀猎物的豹子,眼睛紧紧地盯在她的身上。

  “睡得怎么样?”

  “是你?”

  穆茜茜微微皱眉,心里面莫名的感觉到有些紧张。

  对于这个危险的男人,她的心里自然的涌起了抗拒。

  她左右看了看,只有他一个人,“为什么是你把我带回来?”

  “带你回来当然是有些事情想要了解,昨天晚上还跟我共度春宵,今天就用这种口气问着我,胆子倒是挺大!”

  穆茜茜只觉得一堵,昨夜被这个男人夺去了贞操,现在竟然还拿来调侃她,她脸上浮现一丝怒意。

  “昨晚的事情,分明是你对我动手的。”

  权靳琛深邃的眸子微微扫了她一眼,复又靠近了她两分,捏起她洁白的下巴,“昨天晚上的滋味倒是不错,给你个机会,若你能够讨好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你忙,毕竟去了监狱里日子可就不能这么好过了。”

  穆茜茜一听到这话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无耻!你做梦,”

  “你没有拒绝的资格。”权靳琛在她说话的时候就一直紧盯着她,探索的目光让穆茜茜眉头皱的更深。

  这个小女人跟沐清子简直就是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不过,谁也不能保证,一个杀手不能成为一个好演员。

  他脸上故意勾起抹邪笑,“怎么?怕了?”

  “像你这种男人,只会引起的我的厌恶,怎么会怕。”穆茜茜不屑的嗤笑一声。

  权靳琛听到她这话闷闷的笑了起来,长大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说厌恶他。

  手上用力,直接将她抱着怀里,让两个人的身体贴的紧密无缝隙,暧昧的在她耳边轻呼,“你胆子比我想象的更大。”

  说完,抓住她的领口,一个用力,只听到呲啦一声,穆茜茜衣服的领口已经破开一个大洞,隐约的露出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最致命。

  权靳琛眼眸变深,而穆茜茜却是神色一变,连忙捂住自己的胸口,抬手就要反抗,却被他抓住了手腕,直接扭到了身后。

  “这点力气对付我可没有什么用处,要是有两分真本事的话说不定还行。”

  穆茜茜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眼眶着急的都变得有些发红,只能愤愤骂道,“流氓,无耻!”

  她挣扎的时候,娇嫩的皮肤划过他的胸膛,权靳琛喉咙微微滑动,脸上的神色更加冷凝,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用力的慢慢握紧。

  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笑容,就算是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蚂蚁一样,“我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不管是谁派来的,也不管你的背后有没有人,既然和爬上了我的床,为了永绝后患只好把你除掉。”

  “你,你住手...”呼吸越来越艰难,大脑一阵缺氧,穆茜茜只能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

  丝丝的惶恐浮上了心间,不行,她不能死,不可以...

  权靳琛冷漠的看着她,只是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意,那种冰冷的气息将她包裹,让屋子里的氛围跌入冰点,染上了恐怖的气氛。

  而他的手,却是一点没有抖,稳稳当当的掐在她纤细的脖子上,一点一点的用力,看着她的脸色慢慢涨红起来。

  穆茜茜整个人被他掐住脖子感觉到呼吸困难,那种死亡的气息慢慢的裹上她的全身,让她心里面惶恐越来越多。

  他竟然真的要杀她。

  脑袋里面胀痛的厉害,双腿在不断的抽搐着,双手用力的想要扳开他的手,可是怎么也做不到。

  明明是她失去了贞操,明明是她被家人算计,为什么死的人是她。

  为什么,凭什么?

  眼前一阵阵昏黑,她绝望的闭上眼睛。

  忽然,她脖子一松,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不断的捂着自己的脖子,用力的咳嗽起来,感受到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心里面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感。

  权靳琛紧紧的皱起了眉头,看着她的表现。

  她应该不是沐清子,否则刚才那样的情况会下意识的反击,人的本能是很可怕的。

  不过他还是心里面有些不放心,上前两步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然后将她整个人翻过来,接触到她光滑的后背手指微微停顿了一下。

  目光倏地一深。

  “你到底想做什么!”

  穆茜茜忍不住的鼻头和眼眶有些发红,语气却是恨得咬牙切齿的。

  权靳琛垂眸看到她清明的瞳孔,忍不住的心中有些意动

  “你这是在对我无声的邀请吗?”

  真是见鬼,以往哪怕是一个女人在他的面前脱光了,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可是这次他触摸着穆茜茜的后背,竟然有一种舍不得松手的想法。

  他的嘴角淡淡的勾出一个冷硬的弧度。

第六章 舍不得放手

穆茜茜感受到后背的触感,心里更加抗拒。

  “放手!”

  权靳琛眼眸变深了一圈,等到再三确认她的后背没有任何的图案,也没有什么疤痕,这才放开她。

  “叙旧结束了,现在你可以跟我说一说,刘家的人到底是谁杀的,或者说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穆茜茜看着刚刚还流氓的男人,此刻优雅的犹如古希腊的王子,气的脸上一白。

  “那天晚上我有没有杀人你应该很清楚,毕竟你算是我的证人。”

  权靳琛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头,没想到还是一只小刺猬,看着没什么攻击力,有时候去也能扎疼人。

  “小刺猬,在我们遇到的时候你有足够的时间,更何况你说不出为什么会跑到我的房间?”

  穆茜茜突然觉得喉咙里团了一团棉花。

  权靳琛说的很对,她的确没有理由说明自己为什么会从刘总的房间跑到权靳琛的房间。

  她一开始认为一切都是宋雪莲做的,但是依照宋雪莲母女的性格,权靳琛这么一块肥肉肯定不会给她。

  看着穆茜茜脸上一闪而过的迷茫,权靳琛觉得已经没有审讯的必要。

  试探了她半天发现他并没有一点功夫,不过也并不能排除怀疑。

  权靳琛转身离开,裴宋一直在门外等着,就是怕他有什么危险,看到他出来之后就赶紧跟上去。

  “权少,怎么样了?”

  “暂时没有试探出什么结果。”

  “那就这样放走吗?”裴宋有些疑惑,毕竟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点线索,如果放弃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查到沐清子的下落。

  “如果我想要一个人,总会有办法把她找出来的。”

  “警察局那边来人了。”

  “嗯,带走吧。”

  权靳琛发话了,穆茜茜自然就被带走,进了警局,待了一天不到,里面的执法人员就过来把她给放了出去,告诉她已经洗脱了罪名,真正的凶手已经抓到。

  穆茜茜听到这话,一脸的疑惑,云里雾里的出了大门,就看到大门口旁边停着一辆车子。

  此时,车窗打开,权靳琛坐在里面,“上车。”

  穆茜茜你看到他就想起,前不久发生的事情,这前前后后两个人才分开不到一天的时间,这人只能够装作若无其事。

  穆茜茜深深吸了一口气理都没理他,转身就向着相反的方向走。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穆茜茜听到他那么说就明白了,难怪警局的人这么快就把她放出来,原来是这个男人做的,不过就算是这样,她心里面也实在感激不起来。

  “我求着你救了我吗?我是被冤枉的,就算你不救我,警局的人也会查清楚,只不过是迟两天出来而已。”

  “呵!”果然,权靳琛听了之后嗤笑了一声,“刘家的人有什么样的手段你不是不清楚,你以为躲到这监狱里就可以躲过刘家的手吗?如果不是我,现在你已经死在监狱里面了。”

  权靳琛说完,忍不住的皱起眉头,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就像是在邀功一样,忍耐着脾气再次的开口。

  “上车!”

  “不!”穆茜茜防备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权靳琛这个人太危险了,她只希望能不招惹就不做招惹。

  穆茜茜走着,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而且距离她越来越近,她正要快步走开,突然一只手伸过来直接拦住了她的腰,然后将她扛在了肩膀上。

  扛着她的人身材高大,力气也非常大她根本挣扎不动,脑袋朝下慢慢的开始充血,她深呼吸一口气。

  “放开我!”

  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处,最后直接被塞进了车里。知道看到旁边的权靳琛,才气的冷冷道:

  “权靳琛,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开车!”

  权靳琛嘱咐司机开车,然后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她,“愚蠢。”

  她愚蠢?

  穆茜茜冷笑了一声,转过头,压下心里的怒火。

  这个人她惹不起,没必要有争执,对自己反而是不利的。

  “你到底想带我去哪?”

  权靳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不屑地勾了一下唇角,“这一次我帮了你,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穆茜茜听了之后点头,巴不得最好是这样,“希望你说到做到,以后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女人怎么那么开心的样子,难道她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爬他的床,取得关系吗?

  欲擒故纵?

  权靳琛侧头,伸手擒住她的下巴,“记住你说的话,要让我听到一点点流言蜚语,否则,我可以把你捞出来也可以把你的送进去。”

  “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放在肚子里,不会透露半分。”

  穆茜茜心中充满了不屑,扭过头去没有再与他说话。

  眼尾只瞥到男人拿出一个笔记本,一直在打一串串的代码,真正的工作狂竟然在这个时候还不休息。

  到了穆家,车子停下来,穆茜茜打开车门下了车

  站稳之后刚想开口说句话,车子忽然之间启动,留给她的是一排尾气。

  “真是……恶劣的男人。”

  穆茜茜到了家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管家出来看到是她微微的愣了一下,接着连忙请她进去。

  穆茜茜一进门,客厅里面那些说话的声音陡然间消失了。穆雅柔,就立刻站了起来,一脸惊讶,尖利着嗓子开口,“你这个小贱人居然还敢回来!不对,你不是已经进了监狱吗?你是怎么回来的。”

  穆茜茜不屑的冷笑一声,“自然是洗刷了冤屈回来的,让你们苦心积虑的想要把罪名安插在我的头上的算计失策了,真是不好意思了。!”

  “你这死丫头怎么说话呢!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宋雪莲听到这话,立刻有些不满的发怒,尖着嗓子道。

  “妈,我看着个贱人就是欠打。”穆雅柔眼神阴狠,手中的鞭子蠢蠢欲动。

  穆文修心里有些担忧,“茜茜能够洗脱冤屈,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警局的人都说不是茜茜做的,刘家的人也自然不能够找麻烦。”

  “家里面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开口说话?”穆雅柔毫不客气的怒怼回去,脸色阴沉沉的。

  穆文修整日跟在穆茜茜后面,整日像只哈巴狗,真是越看这两个人越不顺眼。

  穆文修讪讪的道:“我这不是担心,茜茜洗脱罪名咱们不也是没麻烦了吗?”

  “你给我闭嘴!”宋雪莲冷嗤了一声。

  穆文修脸憋的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

  穆茜茜冷眼旁观者这场大战,不由得嗤笑了一声,这个家还真是让人有些发冷。

  “我累了要先回去休息,没什么事情不要过来打扰我。”

  说完就直接上了二楼,碰的一声将门关上,阻绝了外面的那些声音。

  她之所以还留在这里,需要把属于她和她母亲的一切全部都拿回来,不能够白白的便宜了这群人。

第七章 阴险

宋雪莲气的发疯,正准备上去将人给揪下来,穆振邦有些不耐烦的发火,“行了,一个两个的就知道添乱,暂时还不能够动她,你们没发现昨天是权少亲自带她走的吗?说不定两个人认识。”

  穆振邦心里有些期望。

  如果她这个女儿真的跟权少认识,别说是拯救自己家的公司,哪怕是刘家的人他也不会放在眼中。

  只是传闻权少向来不近女色,这么多年来也没有跟哪个人传过绯闻,都说他喜欢男人,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宋雪莲眼神微微的闪烁了一下,双手紧握,冷哼一声。

  那个贱人会有这么好命,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也绝对不能够让她成功。

  “就你那个大女儿不解风情,能获得权少的喜欢吗?还不如让雅柔试一试,雅柔长的可比她好看多了。”

  穆振邦没有反驳,只是在沉思着。

  就在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他脸色大变,怎么又是刘家的人,难不成是他们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慌里慌张的接了电话“刘总,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说你女儿出监狱了?”

  刘明话里里带着一丝疯狂和不甘心,他想整治的人还从来都没有逃走。

  如果不是权少阻拦恐怕他早就已经成功了。

  “我知道你一直想让我给你的公司注入资金,也知道你的公司最近出了一些问题,只要你把你的女儿乖乖交给我,剩下的事情我们都好商量。”

  穆振邦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面有些犹豫,“可是权少那边好像不太好交代。”

  “穆振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老东西,心里面在想什么,你真的以为权少会帮助你吗?也不想想你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权少那么忙,那天估计也只是碰巧而已,转头就已经忘了一干二净,你可要好好想清楚,机会就在你的眼前。”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穆振邦气的忍不住的啐了一口,一个毛头小子,竟然也敢骑在他的头上,要不是因为公司出了问题,也不需要这么点头哈腰。

  不过,他那个大女儿的事情确实应该好好想想,毕竟这件事情要是处理的不好就得罪了刘家。

  “怎么了?”宋雪莲好奇的询问,穆振邦就像刚才的事情跟他说了,宋雪莲听到这话,眼睛里闪过一抹欣喜。

  “我也觉得刘少说的对,权少那么忙怎么可能会管这些闲事,而且两个人究竟是不是旧识还不一定呢?万一得罪了刘家,就怕我们公司是真的要保不住了。要我说不如先送茜茜监狱里住一段时间,如果权少真的喜欢她,到时候你再亲自把她接出来,妇女之家稍微说两句好话,她不就听你的了吗?”

  宋雪莲将这里面的利弊关系分析的头头是道,一副为他们家着想的样子。

  那个死丫头,如果能够在监狱里面活下来也算是命大,活不下来那也只能认命。

  穆振邦最后点了点头,晚上的时候,宋雪莲却意外的上楼来叫她下去吃饭。

  “茜茜,你回来也休息够了吧!我要下去吃点饭的,更何况你爸爸还在那边等着你,而且你爸爸说有些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过她也想下去看看,这一家子又准备玩什么鬼把戏。

  她关上电脑,穆氏集团最近缺少资金,需要尽快资金回流。

  既然决定要拿回来公司,就要准备一下。

  穆振邦一见穆茜茜摆出了一家之主的姿态。

  “茜茜,经过这次的事情我想你心里面应该也长一点教训,这段时间父亲在心里面也非常的担心你,上一次在医院的事情你也不要责怪我,我只是一时间听了那个消息,对你有些痛心疾首。”

  穆茜茜听到他这么说,嘴角有些冷笑。

  对于穆振邦这个父亲,她心里面真的没有太多濡慕之情,尤其在经历了刘少的事情之后。

  “有什么话您不妨直说。”

  “你这次回来我虽然很欣慰,可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不知道你用什么样的办法脱困的,可是该你承担的责任,你就应该承担起来,明天刘少的人会来接你。”

  穆茜茜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回来之后,穆振邦竟然准备把他送去刘少那里。 “原来你说了这么多,最终目的只是想送我回刘少的身边,为了讨好刘少竟然逼死自己的女儿,这就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吗?”

  穆振邦一时间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仿佛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一样。

  他当然不希望传出去,他为了讨好刘家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害死,这样的说法。

  宋雪莲有些幸灾乐祸,嘴里却假惺惺开口:

  “哎呀,你看看你这孩子脾气实在是太着急了,怎么跟你父亲说话呢?不管怎么说你父亲都是长辈,你这样做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不过也难怪,你母亲去世的早,倒显得我没有好好的教导你。”

  “我母亲确实去世的比较早,才会允许别人来鸠占鹊巢。”穆茜茜这话说的毫不客气,简直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所有人的脸上。

  从昨天开始,她心里面就一直憋着一股气。

  先是得知,她被家人当成一个利用的工具,送上了一个老男人的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发生了一些阴差阳错的误会,但是家人得知这个刘总死了之后,第一瞬间就是想要杀人灭口。

  “口口声声说什么为我好,说到底,你们就是怕刘家的人。”

  穆茜茜挑了挑眉头,将这一切都说开,没有任何要遮掩的意思,眼底里压抑着的伤心慢慢的消散,最后带着几分讽刺。

  “胡说八道什么!”穆振邦有些不满的瞪了她一眼,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的话他的名声非常的不好听,“大家只是关心你而已,想让你回头是岸,没想到你不仅知错不改,还敢跟长辈犟嘴了,这是越来越没有规矩。”

第八章 我觉得你很眼熟

“爸,我觉得没有规矩的人,应该用鞭子好好的教训一下长长记性,要不然你干脆把姐姐交给我,我来替你教训一下。”

  穆茜茜握紧手指,看着穆振邦神色松动,心口一紧。

  把她交给穆雅柔,从穆雅柔手里到了刘明手里,一定没有活路。

  “我看雅柔说的挺对……”

  “爸。”穆茜茜突然冷声打断宋雪莲的话,“我知道你心里面在顾及些什么,无非就是刘家的事情让你心里面没有底。实际上,刘明说不定就是在借着这件事情,借题发挥,如果真的把我交给了刘家,刘家的人真的会愿意放过你吗?恐怕不会吧!说不定还会接着这一次的借口,直接吞并公司。”

  “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助父亲度过这次的危机,毕竟跟陌生人比起来,亲生女儿才更有可信度不是吗?”

  “嗤~别开玩笑了,你能够有什么办法?我看你就是在诓骗父亲。”穆雅柔连忙开口,嘲讽的瞪了她一眼,“到了现在还敢骗父亲,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

  说着手中的鞭子就直接甩过去,,而且这一鞭子是冲着她的脸颊而去的,目的就是毁掉这美丽的脸。

  穆茜茜惊讶的挑挑眉,没想到她说动手就动手。

  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抓住鞭子,又准又快。

  穆雅柔愕然的看着穆茜茜,没想到她竟然可以抓到自己的鞭子,用力拽了拽,却纹丝不动。

  穆雅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恼怒:“穆茜茜,你给我松开。”

  穆茜茜微微勾唇:“你是不是不把爸放在眼里,毕竟我也是他的女儿。”

  “你这个贱人,有什么资格做爸的女儿,我今天非要教训教训你!”

  穆雅柔铆足了力气,将鞭子抽出来,再次狠狠的甩过去。

  穆茜茜闪避开来,这一鞭子打在她面前的汤碗上,瞬间支离破碎,飞溅了一桌子的汤汁。

  穆振邦看到这样的情况脸色阴沉的厉害,觉得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没了,猛然间站起来,对着从来都不发火了二女儿第一次发了脾气。

  “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这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穆雅柔第一次被穆振邦骂,脸色一阵不舒服,当即就不依不饶。

  宋雪莲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连忙哄着穆雅柔,一边又狠狠地瞪着穆茜茜,恨不得吃了她。

  穆茜茜看了下手,不知道自己刚刚怎么条件反射接下了穆雅柔的鞭子。

  此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接着脸色就是一变,连忙出去接电话。

  “你这个大记者怎么会有空打电话给我?”

  初夏跟她原本是一次机缘巧合才认识的,也就是在失忆之后没有多久,两个人聊得来自然就成为了朋友。

  “你这次闯大祸了,我问你,你跟权少是什么关系?”初夏语气里明显带着一丝严肃,“你上了权少车子的事情,已经有人拍了照片,正准备发到网上,我是得到内部消息所以才给你打电话通风报信的。”

  穆茜茜听了之后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有人拍下来想要放到网上?

  只要是稍微长脑子的人,都知道权靳琛是一个得罪不起的人,跺跺脚别说是这个城市,就是A国都要抖上三抖,根本没有人敢把他挂在网上,就算是发现了什么绯闻也绝对不会上传,给自己自找麻烦。

  偏偏有人敢顶风作案,这么大的胆子,到底是谁?

  “那你那边的内部消息可以查到,是谁把这个照片传过去的吗?”

  “我去帮你查查吧!你能不能得到消息?我就不敢肯定了,反正这段时间你小心一点,权少的花边新闻一旦传出来,到时候恐怕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我知道了,对了你知道艾米果住在哪家酒店吗?”

  “为什么问他?我们刚刚得到他的消息,等一下我发到你的手机上。”

  初夏又不放心地叮嘱了她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收到初夏的地址后,穆茜茜的心终于放在了肚子里。

  艾米果手里有个项目,只要拿下来,就可以令公司转危为安。

  穆茜茜勾勾唇,回到餐厅的瞬间收获了几记眼刀。

  “我有办法可以使公司的危机转危为安,但是同样的我有一个条件,我要公司一半的股份,如果没有我的帮忙到时候公司陷入了危险当中,就算爸的手中握有全部的股份,也最多只能成为废纸。”

  穆茜茜这一开口就将在场的人全部都吓了一跳。

  宋雪莲此时忍不住的尖叫一声,“我看这丫头是疯了吧?竟然敢在这个时候狮子大开口要一半的股份。”

  “这些事情我并不着急,你们可以慢慢考虑,想想到底是跟你这个亲生女儿合作安全一点,还是跟一个姓刘的外人合作安全一点。”

  回到房间之后她不由得捂住胸口松了口气,她不过是剑走偏锋想要将自己的价值体现出来,这样父亲才不会逼她去认莫须有的罪名。

  第二天一早,穆茜茜很早就起床出门,想到从初夏那里得到的消息,穆茜茜很快到了“睿翼大酒店”。

  “请问,艾米果先生居住在多少号房间?”

  “抱歉,这一点我们不能够告诉您,在我们这里居住的每一个顾客,都需要保密他们的信息。”

  穆茜茜听了之后皱皱眉,不认输的走到电梯口,穆茜茜走到电梯口,发现进入电梯的每一个人都需要刷卡。

  她一时间有些苦恼,她在这转了半天,电梯门口的保镖已经看了,她好几眼,对她有着明显的怀疑。

  就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一群人,个个西装革履,身材高大肌肉紧绷一看就是保镖,那这些保镖中间围着一个气势强大的男人。

  穆茜茜看到这样的情况,眼底闪过一丝狡黠,这简直就是上天给她制造的机会。看着这群人进了电梯,飞快的跟上去。

  “亲爱的,等等我。”

  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秒她终于挤了进去,缓缓地舒出了一口气,整个电梯里面压抑极了,所有的保镖都在看着她。

  穆茜茜摆出友好的姿态,“不好意思我刚才认错人了,我觉得对你们家老板没有任何的意思,我跟他也绝对不认识。”

  “我觉得你有些眼熟呢。”

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