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苏静雅皇甫御免费阅读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苏静雅皇甫御免费阅读

2019-12-03 11:31:38来源:WXB发布:王族小妖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啪——!!

高级病房的厚实木门被人一脚踹开,刚刚陷入昏睡的苏静雅猛然惊醒,惶恐的望向门口。而守在她身侧前的赵毅,也急速抬头看去……

只见一群穿着黑色西装,黑色领带,黑色皮鞋的保镖面容冷峻,步伐急促,犹如海啸一般,浩荡的走进病房。

赵毅拧紧剑眉,看着保镖心口的衣襟上绣着血红的火焰,他幽深的眼眸一沉,目光落在最后步入病房的男人身上,他惊慌站起身,快步迎上去。

“三哥?!”

可是不容他靠近,赵毅只觉眼前寒光一闪,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心口顿时传来一阵剧痛,他捂着伤处“噗通”一声单膝跪下。缓慢垂下眼帘,只见……一枚红色飞镖深深插在他心口处,而飞镖的翼尾像极了一把正在燃烧的熊熊火焰,几乎要将他烧成灰烬。

鲜血顺着指缝滴在地上,他抬起头望着皇甫御,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未听从皇甫御的命令将苏静雅送往皇陵,而是送到医院,他忤逆了他,所以甘愿接受惩罚。

但是他没想到皇甫御居然动用“赤焰”,要知道赤焰可是……

皇甫御面无表情瞟了眼赵毅,深邃的黑眸全是足够令空气冷冻结冰的寒光,随即他慢慢将眸光投向早已吓傻的女人身上。

迈开修长的腿,皇甫御款步走近,狭长的美眸俯视着她的脸,漆黑的瞳孔如万丈深渊,让人看上一眼,就眩晕于它无底的深度,而他俊逸的脸庞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冷!

这是一个月来,苏静雅第一次见到他,她的心脏噗通噗通跳得剧烈,好似要蹦出来了。

心跳不是心动,而是——畏惧与害怕。

她不得不承认,皇甫御是个令人心惊胆颤的男人,不管是发怒,还是平静,他周身都会产生一股无形的巨大压迫,震慑得每个人心甘情愿臣服于他脚下。

“两条路,要么拿掉孩子,要么马上——死!”他冰冷阴霾的声音骤然响起,苏静雅浑身一震,惶恐地抬头望着他。

呆愣片刻,她拼命摇头:“御,求你不要拿掉孩子,只要你不拿掉孩子,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滚得远远的,再也不招惹你了,这辈子都不出现在你眼前,污染你的眼睛。”

皇甫御不屑冷嗤:“一辈子都不出现在我面前,污染我的眼睛?”

“嗯嗯!”苏静雅拼命点头,泪水顺着苍白的脸庞滑落,一颗颗砸在雪白的被子上,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着痕迹。

皇甫御帅气挑眉,完美的嘴角也扬起迷人的弧度,他点了点头:“一辈子都不出现,这的确是我想的。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那么……我成全你如何?”

苏静雅闻言,不敢相信的抬头望着皇甫御。他愿意放她走?真的吗?

欣喜的想要下来表示感谢,然后有多远就逃多远。谁知她掀开被角,眼前一花,紧接着呼吸一窒,脖子像狠锢着一条毒蛇。

皇甫御大力掐住她,双目血红,咬牙切齿低吼:“苏静雅,如果我是你,早在你做出那件事情后,就选择跳楼自尽了,既然你无耻的如此想活,那么……我就让你每天都活在地狱,生、不、如、死!”

话音刚落,皇甫御没有丝毫怜惜,一把拖她下,粗鲁冷凛地拽着她就往外走……

没有丝毫心里准备,突然被皇甫御狠厉拖下,苏静雅整个人“咚~”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膝盖和手肘磕在冰冷的地板上,钻心的疼痛便飞速传遍她全身每个细胞,直逼她伤痕累累的心脏。

腾出一只手,她小心翼翼护住自己的腹部,一手抓住皇甫御揪着她衣服的手,嗓音哭得沙哑地大声喊道:“御,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御——!!”

“御,放开我,求你放开我!”

“我肚子痛,御——!!”

“三哥,三哥!!”赵毅被皇甫御阴霾恐怖的模样吓着了,顾不得自己的伤口还在流血,他踉跄追上去,拦住皇甫御的去路。

“三哥,你不可以这样对静雅,她刚动了胎气,你再这样,孩子会保不住的!”

“静雅?”皇甫御冷冷一笑,下一刻犀利冰冷的目光犹如利剑般狠狠射过去,“称呼还真亲切。不过赵毅,身为我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你眼光怎么这么烂?如此下作的女人,你也看得上?”

赵毅清晰地捕捉到皇甫御可怕的眼神,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让道,可是,他双脚好似被钉子订在地上,任凭他如何用力,就是无法迈开哪怕一步。

“三哥,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我觉得……”

“闭嘴,滚开——”皇甫御雷霆万钧大呵一声,整栋房子都剧烈摇晃,冷声警告,“只有三秒钟的时间,你恐怕比谁都清楚,激怒我的下场是什么。”

“三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静雅?她……”

“你们那群废物杵那里做什么?把赵毅给我拖回去,严刑伺候!”皇甫御冲着身后的保镖冷声吼道,玄黑的眸子愈发幽深阴鹜,“如果弄不回去,我会让你们一个个死无全尸!”

听了皇甫御的话,保镖们通通吓得面如死灰,呆愣三秒上前制服赵毅,不顾他的挣扎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架走。

“三哥,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三哥,我求你别这样!!”

“三哥!!”

赵毅拼命挣扎,额角青筋突兀,眼睁睁看着苏静雅不知体力耗尽,还是吓傻了,她纤细的身子一点点倒下去,他几乎快要发疯发狂。只不过,他没那个能力与皇甫御对抗,毫无悬念被带走。

皇甫御冷瞄了眼马上就要不行了的女人,他嘲弄的勾了勾嘴角,拖着她继续走向走廊的尽头。

刚过去,手术室的门立即开了,一大群医生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

皇甫御脸色不佳,不耐烦地命令道:“马上手术,孩子拿掉,子.宫切掉!”

他冷酷无情的言语,像晴天霹雳,“轰”的一声在她脑中炸开,良久猛然惊醒过来,抱住皇甫御的腿,惶恐的哭着乞求:“御,不要拿掉我的孩子,我求你不要让我进手术室,我给你磕头,求你不要对我这么狠心!”

皇甫御一脚踹开她,嘲讽的一笑:“求我不要这么狠心?苏静雅,当初你狠心对她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不要那么狠心?你当初害她变成什么样子,我今天就要把你变成什么样子!”

转而,皇甫御冲着医生呵斥道:“把她拖进去,记住,能搞多残废就给我搞多残废,如果残废得让我不满意,我就会让你们变成残废!”

他的声音,低沉而阴霾,携带着一股可怕的阴寒冷风,仿佛他刚从地狱袭来一样。

“是是是!”医生护士们吓得瑟瑟发抖,连忙上前想要把这倒霉的女人抬进手术室。

可是……

第5章

哭得几乎岔气的苏静雅,卯足全力伸出手,抓住皇甫御的裤脚,她蓄满泪水的大眼又红又肿,满是伤心与绝望。

皇甫御只觉裤脚一紧,蹙眉缓缓低头……

苏静雅直勾勾望着他,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一颗颗下滑,她精疲力竭却歇斯底里地喊:“皇甫御,你承认吧,你爱的人是我,现在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掩饰你对过去的背叛,你只不过是想要……”

“闭嘴!!”皇甫御突然一反常态,变得暴怒不已,原本漆黑迷离的眸子,此刻仿佛能喷出火龙一般。

倏然蹲身,他恶狠狠地掐住她的下颚,强迫她抬起头迎上他玄寒透着厌恶与仇恨的眼睛:“爱上你?你怎么够资格?像你这样歹毒而富有心计的女人,我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皇甫御说得有些咬牙切齿,而扣住她下颚的手亦越发用力。直到瞧见她痛苦的拧起秀眉,眼泪更肆意滑落,才厌恶的一把推开她。

“你说的不是真的!”苏静雅不相信摇头,“绝对不是!”

“呵~!”看着她倔强的模样,皇甫御不屑冷笑,“苏静雅我该怎么说你好呢?如果我喜欢你,又怎么可能舍得伤害你?还故意让你怀孕,再让你经历一遍孙晴空经历的痛苦?”

“我告诉你,我爱的人是她,这辈子永远只爱她。而你……”

“在你想要完全得到我而一劳永逸,杀害她的时候,你就是罪人,是我皇甫御这辈子最大的仇人。所以……”

“苏静雅,你就等着——下地狱吧!”

皇甫御俯身在她耳边阴鹜吐出最后一句话,便无情推开她,示意医生动手。

而苏静雅早已心如刀绞,他冰冷无情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狠狠刺进她的心窝。

原来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爱过她,原来她那么辛苦,拼尽全身所有力气,好不容易再次站在他面前,却抵不过那个“冒牌货”,原来……她是全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

“啊——!!”

苏静雅死死抓住门口的椅脚,见所有人都面无狰狞想要把她推向死亡的深渊,于是情绪完全失控,悲凉绝望,好像发疯了一样恐怖尖叫。

她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撕心裂肺,医生拔不开她的手,只得给她注射麻醉剂。

尖锐的针头扎入她的肌肤,她却感受不到痛,因为最痛的是她的心。

她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直直望着皇甫御,干裂并且看不到丝毫红色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皇甫御,你对我的好,我一直放在心底最深处,一直那么小心翼翼珍藏着,呵护着,如果我真的让你那么痛苦,那么……一切的一切就到此为止吧!”

苏静雅凄凉一笑,下一秒在所有人还没缓过神的时候,她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重重撞向墙壁……

皇甫御幽黑的瞳孔骤然收缩,见她想要寻死,眼疾手快推了她一把。

咚——

虽然没有直直撞击在墙壁上,但是她的额头还是擦在墙角,鲜血肆意流下,染红了她的视线和眼泪。

“苏静雅,你想死,我不拦着你,但是死之前必须把孩子给我流掉,你死,我也不会让孩子留在你身上。”皇甫御站在走廊里,居高临下冷漠睥睨着她,完美无缺的俊脸勾起迷人心魄的帅气微笑。

明明那么好看,那么令人心动,那么令人痴迷,可是这一刻她深刻读懂了他背后隐藏的嗜血。

终于,他再也不会因为她哭泣而慌张,不会因为她的眼泪而心疼,也终于……她站在他面前,而他永远也认不出她了。

苏静雅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拼命抑制着心里翻滚着的剧烈疼痛,她忽而低低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却歇斯底里哭起来,沾着鲜血的眼泪,一颗颗砸在冰凉的地上。

这时的走廊,安静到极点,只有她悲痛的低低哭声一遍遍盘旋回荡着。

皇甫御站在原地,看着哭得悲痛绝望的苏静雅,心莫名的抽痛,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拽成拳头,而当他意识到那本不该出现的可怕情绪再次涌现,他气急败坏冲着似乎被苏静雅的哀伤感染的护士医生大吼:“你们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把她给我拖进去!”

这辈子,除了乐乐,他绝对不可以喜欢上其他女人,绝对不能对其他女人有任何一丝不该有的情愫,绝对不能背叛乐乐,更不能辜负她,所以……一切爱上他的,或者他爱上的女人,都必须死。

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

当初如果不是她的突然出现,不是她,他又怎么会恍惚,竟然错误把她当成“乐乐”,而害真正的乐乐伤心难过?

更可恶的是,这个女人不仅故意假扮小时候的乐乐,四处蛊惑他,还该死的把晴空骗去无人的郊外,一顿极大羞辱后,竟然开车将她撞飞,害死了她肚子里三个月大的孩子,并且还害她变成植物人。

而原因居然是:这个女人,为了皇甫家的钱财,为了皇甫家少夫人的位置,不惜杀人灭口。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原谅这爱慕虚荣、贪得无厌的女人,坚决不,绝对不!

医生和护士听了皇甫御的怒呵,连忙手慌脚乱上前把苏静雅抬进手术室。

可是苏静雅却冷冷瞪着他们,大声喊道:“不需要你们动手,我自己进去!”

既然如此,那么……一切都结束了吧。

带着身上的剧痛,她缓缓站起身,佝偻着瘦小的身躯,扶着墙壁,步履蹒跚走向手术室的门。

她的脚踝好似挂了铅球,每走一步必须用尽她的全力。

这像极了在美国做康复治疗的情景。为了重新站在他面前,她每天反反复复练习走路,手掌与胳臂在支撑她时被磨得血肉模糊,她虽然哭着,却是笑着落泪。

只不过在这一刻,她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原来走向他和离开他,同样举步艰难。

不知是麻醉剂起作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她觉得脑子晕乎乎的,眼前一片模糊。

拼命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前方,可是什么都模糊不清,却惟独过去的记忆清晰如昨。

“哥哥,你长得好漂亮好帅,520好喜欢你。哦,我忘记介绍自己了,我是编号520,也就是孤儿院收养的第520个孤儿……”

第6章

彼时,夏正浓。蔷薇花开得正盛的季节,身材矮小的女孩,成天追逐着一个清瘦的男孩,成了孤儿院最美丽的风景线。从此编号520的眼里心里,只有眼前这个冷漠英俊的小小少年。

“哥哥,你怎么不理我?你都不说话,其他小朋友都笑话你,说你是哑巴,你偷偷跟我说话,证明你不是哑巴好不好?”

……

“哥哥,你都不笑,虽然板着小脸帅帅酷酷的,但是我喜欢你笑哎!”

……

“哥哥,你就笑笑嘛,我会唱歌,还会跳舞哦,你笑一笑我就唱歌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滚——!!”那是他第一次开口对她说话,虽然语气不善,但是她却又唱歌又跳舞庆祝他再次开口说话。

……

“呜呜,哥哥,你是不是特别讨厌520?呜呜,可是520真的喜欢你,想要和哥哥在一起!”

“如果哥哥真的不喜欢520,那520就再也不来烦哥哥了好不好?”

……

“哥哥,你编号是1314哎,第1314个孤儿!”

“我不是孤儿——!!”他恶狠狠的强调。她怔怔地望着他的凶神恶煞,最后委屈撇嘴一哭,“我知道,其实我也不是孤儿,我是被我爸爸和妈妈故意抛弃的,其实我也不是孤儿!”

……

“哥哥,为什么你要叫欢欢?我要叫乐乐?”

“……”他不说话。欢欢乐乐,表示他们的日子只有快乐,没有悲伤。

……

“哥哥!!”

“一百二十八遍,不准叫我哥哥,叫我欢欢!”他气愤难当转过身冲着追着他跑的她吼。

“……可是你明明大我三岁,你不是哥哥……”那是什么?她撅着小嘴一脸憋屈反驳。

“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哦,你明明大我三岁……”

“闭嘴!!”

“哦!”

“乐乐,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哥哥,乐乐很喜欢很喜欢你,才不要你死呢!呜呜,你死了,乐乐怎么办?”说着,她晶莹剔透的泪水已经滑落。

“……”他已经无言到想要撞墙的地步。

……

“乐乐,你找死吗?怎么跑这里来了?我找了你一整天!”

“呜呜,欢欢,我看见我爸爸和妈妈了,我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却再也认不出我了!”

……

“你个该死的乐乐,怎么又躲起来了?告诉我,你脸上的巴掌,谁抽上去的?”

“……”面对他的雷霆万钧,她吓得不敢说话。

“是不是那个该死的679?”他快要爆炸地咆哮。

“……”她搅动着手指,撇嘴哭着。

“该死的679,你给我等着,我去揍她!”

……

“爸爸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爸爸!”她哭着惊醒。

“乐乐,你怎么了?”他被她哭喊声吓醒,快步跑到她的身侧。

“欢欢,我梦见我爸爸妈妈又不要我了?呜呜……我该怎么办?我好想他们,真的好想!!”她搂着他脖子放声大哭,泪水渗透他的衣服,浸透他的肌肤,直逼他的心脏。

他一言不发,只是把她抱他腿上坐着,紧紧搂在怀里。

“欢欢,我没有爸爸妈妈了,我只有你。”

他温柔地拍着她后背,在她耳边低声安慰:“乐乐乖,不要哭。乐乐,不要再哭了。乐乐,你再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乐乐,你……”他在榕树下找到哭得像个泪人的她,想要说话,却无话可说。

“欢欢,你是个大骗子,你明明说过,你会永远陪着乐乐的,现在你要跟你爷爷回家,你也不要乐乐了!乐乐讨厌你,真的讨厌你,一辈子都不要理你了!”

“乐乐,对不起。不过,我会回来找你的,我发誓!”

“你是骗子,你的话我再也不要听了!”她抽噎得厉害。

“我没有骗你,是真的。欢欢乐乐,不会分开的!”

“你滚开,我不想看见你!”

“……”

“滚啊!!”

“……”

“好,你不滚,我滚!”说着,她就哭着起身想要抛开。

“乐乐,你别滚,我滚!”他拉住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最后大步离开。

她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趴在大大的榕树上放声大哭,他听了,脚步不由自主转了弯,重新走回去,站在她背后看着她瘦小的身子因为哭泣而颤抖得厉害。

……

“欢欢,欢欢哥哥,不要走,不要!!”她哭着跟着黑车轿车跑,死死抱着怀里小熊。

“欢欢,不要丢下乐乐,欢欢,你不要走。乐乐不生你气了,欢欢!!”

“呜呜~,欢欢哥哥,不要丢下乐乐!!”

她拼命追逐,用尽全力,却只能看着车子越来越远。

慌乱中,她抄近道,从小坡上跑下去,眼看着就要追上了,却被迎面驶来的车辆撞飞。

“咕~欢欢,不要离开乐乐,咕!”鲜血顺着她嘴里涌出,她却一遍又一遍喊着他的名字,而殷红的血却染红了她怀里雪白的小熊。

那只小熊,身子很白,但是脑袋却有些扭曲。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爸爸妈妈将小白熊塞进她怀里,她兴高采烈站在街头对小熊又亲又抱,却没发现身边早已没有父母的身影。

她哭着在大街上找了一天一夜,却再也找不到爸爸妈妈,更找不到回家的路。

后来她抱着小熊哭着进了孤儿院,当天晚上就拿剪刀把小熊脖子剪了。直到欢欢出现发现那只被她丢下的残破小熊,他一针针把小熊脑袋缝上,当她抱着有些七歪八拱的小熊时,哭得很是伤心。

……

躺上手术台的刹那,苏静雅渐渐处在混沌状态,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身上和心脏痛得一收一缩,喉咙好像被什么掐着,她呼吸都快要停止了,而她仿佛掉进了万丈冰水里,拼命挣扎着,却只能往下沉。

死亡的恐惧,严严实实包裹着她,她惊恐的近乎绝望地大哭大喊道:

“欢欢,救我!!”

“欢欢哥哥,不要离开乐乐。欢欢——!!”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只有你了!”

……

皇甫御斜倚靠在门框上,听着她的哭喊,眼底瞬间聚集着两团怎么也浇不灭的熊熊怒火,无法抑制地倏然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怒不可遏地大声咆哮:“苏静雅,你不要再做戏了,你不是乐乐,不要再骗我,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后面几个字,皇甫御几乎从牙缝挤出。

第7章

脖子突然被人掐住,愈发不能呼吸,脖子的疼痛刺激着苏静雅敏锐的神经,她褐色的瞳孔缓缓有了焦距,一点点清醒过来,而皇甫御愤怒到狰狞的面孔也渐渐映入眼底。

咬着嘴角,静雅流着眼泪喑哑道:“欢欢哥哥……”

皇甫御怒红着眼眸,恶狠狠地瞪着她,见不怕死的居然还冒充乐乐,他阴霾的眼睛骤然浮动着浓浓的杀气,他咬了咬牙,猛然加大手中的力道。

“苏静雅,有本事,你再冒充乐乐试试?”他的声音阴狠而毒辣。

静雅见皇甫御一点也不相信,她拼命摇头,握住他掐住她脖子的手,她哭着说:“欢欢,我真的是乐乐,我是编号……”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嘹亮响起。

皇甫御的巴掌力道很到,静雅被他抽的趴到在地,脑袋嗡嗡作响,而眼泪在巴掌落她脸上的瞬间,划出一道道弧线,几颗飞溅在皇甫御脸上和嘴里。

房间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皇甫御双目血红地望着爬在地上嘴角流着鲜血的女人,他咬牙道:“苏静雅,你给我听清楚,这辈子我只爱孙晴空一人,与小时候的记忆和承诺无关,我爱的就是她的现在,所以你不要再利用乐乐破坏我与她之间的关系,我皇甫御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你这个歹毒的女人!”

明明麻醉剂都起作用了,可是皇甫御那一巴掌彻底打醒了她。

静雅呆呆望着一脸决绝的皇甫御,连眼泪都忘记掉了。

“不要杵着,马上手术。不过这一次,拿掉孩子的时候,给她注射‘安乐死’!”皇甫御侧过身,面无表情地说。她害得晴空变成植物人,一辈子无法醒过来,这女人就应该偿命。

医生一听,吓得瑟瑟发抖:“御少,注射安乐死?会不会……”

“出问题,我一个人扛着,你们赶快行动!”皇甫御冷冷道。

“是是!”医生吓得用衣角插着额头的冷汗。

正当他们要动手的时候,手术室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而皇甫御在瞧见门口出现的人的瞬间,幽冷的黑眸兀然迸射出一股骇人的黑色风暴。

“三秒钟,滚——出——去!”他低低的却无比阴霾开口,恍若地狱修罗刚从黑暗袭来,阴戾的气息在空气中凛冽铺开……

踹开门的刹那,东方炎犀利的黑眸立即看着被按在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冷峻却宛如雕刻般俊美的脸庞立即席卷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凛冽杀气,让人望而怯步。

他只是站在门口而已,围在手术台上的医生护士被他冷冷扫了一眼,便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今天,他们到底是犯小人?还是时运不济?怎么短短一个小时不到,他们就招惹到……两位死神的降临?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们碰她一根头发丝,试试?”这是东方炎的开场白。

皇甫御见东方炎丝毫没将他刚才的警告放在心上,不由怒火中烧,垂在身侧的手,猛然一瞬,紧紧拽成拳头。

安静到死寂的病房,立刻响起清脆却阴鹜的骨骼交错的声响,下一秒,皇甫御单挑一道眉,怒极反笑道:“的确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语气很轻,很淡,笑容也很柔和与漫不经心,但是医生和护士在瞧见皇甫御这表情时,惊恐的浑身颤抖得愈发厉害。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皇甫大少最生气和愤怒的时候,不是暴跳如雷,而是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闻言,东方炎察觉到皇甫御的怒气,收回视线看向皇甫御,迈开修长的步子,走到他面前与他平视,低低开口:“御,这是我最大的限度,也是我最后一次退让,倘若你下次还敢伤害她,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着,东方炎绕过皇甫御,想要上前将苏静雅抱走。而苏静雅在看见东方炎进来的瞬间,早已泪流满面,委屈的,痛苦的,绝望的,却也是惊喜的。

每次只要她遇到危险,快要死掉的时候,他就会像天神一样突然出现来解救她。

“……炎……”苏静雅吃力勾起嘴角,刚喊出他的名字,“唰~”的一下,皇甫御冷森可怕的目光如利剑一般狠狠朝她飞来,她吓得浑身一抖,脸色也惨白了几分。

东方炎走过去,刚要把她抱起来,谁知皇甫御却伸手阻止,东方炎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他,咬牙低吼:“皇甫御,你知不知道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面对东方炎的呵斥,皇甫御眼眸褪去所有温度,他将嘴角抿成一条直线,半晌才启动:“我很清楚自己现在做什么。既然她当初胆敢伤害晴空,那么现在就应该有本事接受我的惩罚!这是她罪有应得!”

皇甫御恶狠狠地说,语气生冷与阴狠。

东方炎一听,压抑在心口一年的火气终于爆发,他怒发冲冠红着眼眸一把推开皇甫御,揪着他的衣领,大声咆哮道:“罪有应得?皇甫御,你到底是白痴,还是被那个孙晴空迷惑得完全失去理智?你到底知不知道,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其实是孙晴空她……”

“闭嘴——!”一直安静躺着的苏静雅,突然激动的一坐而起,她抓住东方炎的衣袖,哭着大喊,“那一晚的确是我不好,是我歹毒,是我争风吃醋,是我开车撞飞孙晴空,是我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所以炎,不要在说了!”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东方炎半晌才回过神,他有些不敢相信地扭过脑袋:“静雅,你是不是疯了?”

居然承认了?

在明白自己说了什么以后,静雅拽着东方炎衣角的手,终于无力垂下,她双眼有些呆滞地望着脸色黑沉阴霾的皇甫御,仿佛傻掉了一样。

“很好,你终于承认了!”皇甫御兀然敛起面上最后一丝温度,变得无比阴森冷厉,黑眸迸射出的毒辣狠光,好像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戳骨扬灰,“你明明知道我在乎晴空,她就是我的命,你居然还对她痛下毒手,苏静雅,我会让你深深明白:我皇甫御的手段,并不是一个传说!”

话毕,皇甫御恶狠狠剜了她一眼,冷沉着俊脸转身离开。

尽管只是一眼,却让在商政两界打滚多年的东方炎浑身一震。

第8章

东方炎见皇甫御离开,深知倘若现在不解释清楚,那么只要他踏出手术室,接下来苏静雅绝对没有一秒钟好日过。

定会要死不死,却比死还难受。

皇甫御在整个春城,不管是商政两界,还是黑白两道,都没有人敢得罪的大人物,各个领域都有自己的秘密暗卫,得罪并激怒他的人,下场必死无疑。

“御,你先等一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御……”东方炎未加多想,迈开步子想要追出去,可是他的手却再次被静雅抓住。

“静雅放手,再不解释,你真的会有危险!”东方炎大呼出声,“你放开我,我去把那一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你赶快放手啊!”

静雅却死死拽住他,拼命摇头:“炎,不要告诉他,就算我求你,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了!”

“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插手?无论如何,今天我一定要把孙晴空那歹毒的人皮面具撕开,让皇甫御那个笨蛋知道!”东方炎气急败坏的用力甩开静雅的手,大步追出去。

静雅一着急,想要跟着出去,谁知动作弧度太大,她直接从手术台上摔下去,肚子一阵绞痛,她捂着腹部,情绪完全失控地咆哮:“东方炎,你给我站住!你把那晚的事情说出来,会害死他的。如果他死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绝不!!”

东方炎听到呐喊,步子猛然一顿,他僵迟地转过身。

静雅泪流满面地说:“你明明知道,我舍不得他受到一点点伤害,苏静雅就是为了皇甫御而活着的!”

……

皇甫御站在vip电梯里,急速下降的电梯,让他有种坠往地狱的错觉。他目光阴冷地盯着倒影出自己身影的金属壁面,见自己的模样因为愤怒与疯狂而变得愈发扭曲狰狞,他觉得自己全身每个细胞都浸泡在仇恨的氤氲里,不能自拔,都在疯狂冲击着。

苏静雅,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伤害乐乐?就算你伤害我,我无话可说,为什么要伤害她?

紧了紧拳头,皇甫御一拳重重击在壁面,电梯突然受大力撞击,左右摇摆不定,而好似镜子的壁面顿时凹陷进去,他倒影在上面英俊帅气的模样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苏静雅,这一次无论如何,我绝对不放过你!”他一脸阴霾恶狠狠地咬牙道。

叮咚——

电梯突然开了。

皇甫御修长的腿刚迈出去,只见……两排衣着统一的黑衣保镖急速在电梯门口一字排开,那排场像极了黑帮迎接老大。

黑衣人群的最后,一名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毕恭毕敬双手交叠放在腹前,看见皇甫御的刹那,他礼貌弯腰鞠躬,微笑道:“大少,老爷子有情!”

闻言,皇甫御英挺的剑眉一蹙,狭长锐利的黑眸扫了一眼管家,沉默片刻,他点头的时候已经迈开脚步往医院大门口走。

“大少,这边请!”管家见皇甫御这次如此爽快答应见老爷子,不由松了口气。

皇甫御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在管家指引下,最终钻进豪车。

……

皇城,坐落于春城最奢侈地段的别墅群聚集地,占地千亩,风格各异的别墅如雨后春笋,参差不齐耸立在各个角落。

而之所以用“皇城”命名,原因很简单,这千亩地盘上的别墅全是皇甫家的,没有出售,没有租赁,更没有外人,宛如皇宫一样被圈划起来,只供皇甫家族的人居住。

一辆黑色的超级豪华的加长林肯车突然驶入皇城,急速却平稳奔向构建最宏伟的主宅。

行驶了足足十分钟,林肯车刚停下,后面又驶来十二辆价值不菲的小车。小车刚停稳,衣着统一的保镖整整齐齐从车里钻出来,恭敬地目送皇甫御步入主宅。

主宅大厅,皇甫御刚走进去,犀利的目光便落在坐于沙发上看报纸的皇甫本身上,他微微挑眉,踌躇片刻大步上前:“爷爷,找我回来有什么急事吗?”

皇甫御在皇甫本侧身站着。

皇甫本闻言,抬头看了皇甫御一眼,继续埋头将手头最后一条财经新闻看完后,才一边收拾报纸,一边低声说:“坐!”

皇甫御点头坐下。

皇甫本取下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定定看了皇甫御半晌,在皇甫御极度不耐烦的时候,他突然问道:“孙子,什么时候搬回来?”

皇甫御眉头一拧,揣摩着皇甫本这句话后蕴藏的弦外之音。早在他能自食其力的时候,就从皇城搬了出去,现在外面拥有自己的别墅——皇甫别院。这么多年,过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让他搬回来?

皇城有他不好的记忆,他绝对不会轻易搬回来。

“爷爷,我不明白你这话什么意思!”皇甫御淡淡开口。

“既然你不明白,我也不和你兜圈子。皇甫家祖训有规定,但凡皇甫子嗣,不论男女,结婚时都必需回皇城居住至少三个月!”皇甫本缓言道,“你作为皇甫家长孙,是皇甫家第一继承人,结婚时更不能破坏规矩!”

“结婚?”纵使皇甫御如何稳如泰山从容不迫,但是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他还是错愕得目瞪口呆,“和谁结婚?”

丝毫不将皇甫御的惊愕放在心上,皇甫本淡然地吐出三个字:“苏静雅!”

纵使皇甫御如何稳如泰山、从容不迫,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婚事,他还是无法淡定起来,尤其对象还是他最深恶痛绝的女人。

倏然从沙发上站起身,黑沉着完美无缺的俊脸,语气颇为生冷:“让我娶那个女人?绝不可能!”

话音落下,皇甫御转身想要大步离开。

皇甫本一脸轻松,仿佛根本不担心他不答应,倾身把眼镜放在矮几上,再次缓缓开口:“不管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必须娶。婚礼订在三天后!”

“爷爷!!”皇甫御见爷爷根本不听取他的意见,只是一味满足自己,他不由大怒,转过身红着眼眸大声咆哮道,“你明知道我讨厌你的摆布与掌控,所以不要逼我。”

“我不是逼你,而是你身为皇甫家第一继承人必须这么做。延续皇甫家血脉,是你首要义务。”对于皇甫御的大吼大叫,皇甫本只是轻微挑眉,“你年纪已经不小了,不愿意结婚就算了,还把那些赏给下属,好不容易苏静雅怀孕,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所以,当初你也是这样逼迫我爸娶叶青?”皇甫御见皇甫本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由冷冷笑了起来,“如果你不逼迫我爸,他也不会带着我妈和我一起私奔,那么也就不会发生意外。害死我父母的人,其实……”是你!

“闭嘴!!”皇甫本彻底被激怒,抓过放在沙发上的拐杖,冲上前重重打在皇甫御的腿上,“皇甫御,你知道什么?男人最重要的是责任。”

“是叶青不要脸,在我爸酒里下药!”皇甫御咬牙反驳。

“你……”皇甫本气得不浅,捂着心口剧烈咳嗽,最后只得摆手,“这种话,你当着我的面说说就好了,千万不要当着你弟和小妈说。”

“呵~,叶青那女人永远不会是我小妈,她的儿子也不是我皇甫御的兄弟。我告诉你爷爷,这辈子,我只有乐乐一个亲人!”皇甫御愤恨的瞪着皇甫本,完美的嘴角紧紧抿成冷凛的弧度,他一字一句地说,“早在你当年执意让叶青进皇甫家,在孤儿院不让我带走乐乐开始,你就不是我爷爷。还有,我只爱孙晴空,只会娶她,如果谁敢拆散我们,我一定——大开杀戒!”

皇甫本自认阅人无数,什么暴戾的狠角色没见过?可此时此刻,看着皇甫御全身上下都围绕着骇人的阴狠黑气与杀气,就算驰骋沙场多年的他,居然也打从心里畏惧。

皇甫御逼视着皇甫本,缓缓俯身在他耳畔补充道:“不管对方是谁!”

话毕,皇甫御嘲弄勾起嘴角,冷漠离开。

然而就快要走到大门时,皇甫本浑厚的声音响起:“你不答应也行,那就等着给孙晴空收尸!”

“爷爷!”

皇甫御缓慢转过身,黑沉着俊脸冷冷地问道:“苏静雅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她哪有资格嫁进皇甫家?不要动晴空,更不要把我逼急了,否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苏静雅没资格,那孙晴空就有资格了?”皇甫本似乎不想与皇甫御多说什么,起身,一边上楼,一边说,“单凭苏静雅怀着皇甫家子嗣,她就比孙晴空有资格。孙子,你应该清楚爷爷我向来不说假话,我的手段你是见识过的,回去好好想想!”

皇甫御愤愤握了握拳,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瞪着皇甫本的背影,阴鹜的眼底几乎要喷射出熊熊火龙来。

瞪了半晌,他才气愤难当地转身。想他皇甫御在春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时候吃瘪了?而今天因为那个女人,他已经吃太多了。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