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免费阅读作者锦黎小说全文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免费阅读作者锦黎小说全文

2019-12-03 11:32:05来源:zsy发布:锦黎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他是商业帝王,清冷孤傲,拥有人神共愤妖孽脸,却不近女色!她是绿世界女王,冰冷高贵。“乔小姐,听闻你有三禁?”乔薇气场全开,“禁孕,禁婚,禁墨少!”某少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禁婚?禁墨少?”乔薇秒怂,“墨少,你不近女色的~”“乖,叫老公!”某女白眼,拔腿就跑~某少愤怒反扑,“惹了我,还想跑?”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免费阅读作者锦黎小说全文

乔薇墨景琛小说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推荐章节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第4章 捡了个儿子

“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就是打了个电话,小宝就丢了……”墨景琛弟弟墨钧予跪在床上,一脸无辜的望着自家大哥。

墨景琛一脚狠狠地踹在墨钧予的胸口上,“滚,找不到小宝,你就别回来了。”

“别介啊大哥,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小宝一定能找到的。

”吗,墨钧予拂袖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吓得大气儿不敢出。

海城,谁不知道,墨书衍就是墨景琛的心头肉,掌上明珠啊。

别看他是亲弟弟,也抵不上他儿子的一根头发。

墨钧予心里那个绝望啊,生无可恋。

“墨少,还没找到小少爷。”

“墨少,酒店方说也没有。”

“老宅那边也没有。”

大厅外走进来三名保镖,上前,一一回复着。

墨景琛面色阴沉似墨,冷眸微眯,睥睨着墨钧予,“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找?一个小时之内,找不到小宝,你们也就不用回来了。”

“是是是,大哥,我这就去找小宝。

”墨钧予不敢耽误。

“墨少,希尔顿那边找到了小少爷,不过小少爷在车内闷坏了,送去医院了。”

此时,一名属下回来禀告着。

“车内?”

一记凌厉目的扫向墨钧予,“墨钧予,你最好祈祷小宝没事儿!”

他弟弟的德行他还能不知道?

把小宝落在了车内,一定是又跟哪个美女煲电话粥。

这种事儿,他墨钧予可没少干。

“滚!”

墨景琛厉声呵斥一声便大步流星的离开大厅,直接去了医院。

高级VIP病房内,慕浅一直坐在床头守护着小家伙,看着那萌哒哒的小脸蛋,慕浅止不住思念起远方的妍妍宝贝儿。

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脸颊。

可床上的小家伙却突然醒了,睁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慕浅,又望了一眼手上的吊针,嘟了嘟嘴吧,“要抱抱……”

“啊?”

慕浅有些怔楞,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脸颊粉粉可爱的小正太宝贝儿醒来之后,竟然不是哭嚎撒泼,而是让她抱抱。

可是……

他都不怕她会拐卖他吗?

忍不住一笑,伸手将他从床上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避开吊水针管,将她放在怀里,“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你身上有妈咪的味道。”

小家伙答非所问,在她身上嗅了嗅,感觉很熟悉,梦里经常梦到的感觉。

“噗……”

慕浅被小家伙给逗乐了。

伸手捏了捏他粉嘟嘟的小脸,“妈咪?不要胡说,我可不是你的妈咪。

你叫什么名字啊?”

“妈咪!”

慕浅:“……”

这个孩子,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叫人妈咪?

“你爹地是不是墨景琛?你爹地马上就来了,让他带你回家好不好?”她又安抚着小家伙。

“不要,我就要妈咪。”

小家伙高傲的冷哼一声,依偎在慕浅的怀里。

“墨书衍,不许胡闹!”

蓦然,病房内充斥着一声呵斥。

一大一小回头一看,便见着墨景琛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

“我滴乖乖,小宝,小叔总算是找到你了。

你丫的是想要吓死我了吗?”墨钧予见到小家伙差点没高兴的跳了起来。

走过去就要去抱他。

“哼,妈咪,他是坏人!”

小家伙直接躲在慕浅的怀里,指着墨钧予控诉着。

墨钧予:“……”

what?

妈咪?

大爷,你这是唱哪一出?几个小时不见,就多了个妈咪?

“别胡闹。

过来!”

墨景琛阴沉着脸,走到慕浅面前,“麻烦你了,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谢。”

“墨少!”

慕浅冷着脸,没好气儿的说道:“你能不能有点责任心?这么小的孩子,你把他关在车内?你知不知道他差点就要死了?真是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父亲!乔薇竟然能看上你!”

自此之前,慕浅真的觉得墨景琛真如乔薇所说,为人有责任感,很不错。

但经此一事之后,她对墨景琛的看法却不是那么的好。

甚至,好感度直接将至零点!

“慕小姐,你救了小宝,我自当重谢。

但,我墨家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

素来高高在上的墨景琛从未被人如此训斥过,更遑论一个女人!

“妈咪说得对,他就不是好爹地。

哼!“

小家伙直接搂住慕浅的脖颈,小脑袋瓜儿往他怀里蹭了蹭,像极了听话的小猫咪。

“小宝,既然你爹爹来了,就跟着你爹地回家吧。”

慕浅对着小家伙笑了笑,苦口婆心的说道:“虽然你爹地做错了事情,但今天是你爹地跟你乔薇妈咪订婚的日子,难免疏漏你了。

你要学会原谅,懂不懂?”

说着,又伸手点了点他鼻子,“要听话,好不好?”

“不要,不要,不要!”

小家伙脑袋摇的好似拨浪鼓,看着慕浅,居然红了眼眶,然后哇第一声大哭,“呜呜……小宝好容易找到妈咪,妈咪不要小宝,呜呜……”

慕浅无言以对。

搞什么嘛,就是回了一趟国内,怎么就捡了个儿子?

“别闹!”

墨景琛厉声呵斥。

俯身要去抱小宝,谁料小家伙一见到墨景琛要抱他,小宝就开始挥手,这一闹,牵动了手背上的吊水针,直接出现回血的迹象,小家伙的手背也鼓了个包。

“呜呜……妈咪,疼,呜呜……疼……”

小家伙嗷呜一声的哭了起来。

“医生,赶紧叫医生过来。”

慕浅见着小家伙的模样,竟然心底一阵骤然紧缩,心脏泛着疼意,有些心疼。

墨景琛心疼小家伙,见到他的模样有些心疼,便也不吭声。

不一会儿,医生来了,给小家伙换了针,就好了。

慕浅无奈,抵不过小家伙的纠缠,只好在医院的病房里陪着他一会儿。

抱着小家伙打吊针,小家伙果真不闹了。

依偎在她的怀里,安静了下来。

墨钧予走了。

墨景琛则坐在病房里,面色阴沉似墨的坐在那儿,宛如一尊大神。

病房寂静无声,三人沉默不言。

不多时,小家伙睡着了。

“喂,过来。”

见着小家伙睡着了,慕浅瞪了一眼墨景琛,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墨景琛起身,走到她的跟前,俯身靠近她,从她怀里接过小宝,但因为小家伙睡着了,又在打吊水,所以两人格外的小心翼翼。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第5章 闺蜜的心意

难免会有些摩擦与触碰。

他俯身的一瞬间,来自于慕浅身上特有的淡淡清香气息扑面而来,似曾相识。

很浓烈的一阵感觉,令墨景琛一阵背脊发麻。

怀中抱着小宝,他略显失态的注视着慕浅,拧眉道:“我们……真的没有见过?”

可为什么,体内一股熟悉的感觉由人而生,似乎,两人就真的认识过。

只不过他确实什么也想不起来。

慕浅眸光微眯,忽而一笑。

“墨少?你撩妹的法子可真low。”

她伸手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方包,冷眼一瞥,“你,最好别让我发现有什么对不起乔薇的地方。

否则,我不介意让你难堪!”

拿着自己的方包,转身就离开病房。

舟车劳顿一整天,慕浅早已经累的疲惫不堪,回到预定的酒店就早早的休息了。

毕竟,明儿还有很多工作等着她处理。

翌日,晴空万里,阳光大好。

MY律师事务所,总部。

慕浅坐在总裁办公室里,正在整理着公司的资料。

忽然,门外传来一道响声。

叩叩——

“慕总,墨氏集团墨总来了。”

助理芳柔推门而入,走了进来,说道。

慕浅合上手里的文件,忍不住问道:“他来做什么?”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好像跟墨景琛之间没有什么私交吧?

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让他进来吧。”

“好的。”

助理芳柔走了出去。

墨景琛进来,身后跟着一名助理,提着公文包。

他则大喇喇的走到沙发上,宛如上位者一般,兀自坐在那儿。

薄唇微启,“慕小姐,过来跟你谈个合作。”

“合作?”

慕浅不明所以,“我一个小小的律师事务所跟墨氏集团有什么可合作的?”

“昨天你救了小宝,为表谢意,墨氏集团打算跟MY律师事务所合作,从今天开始,你们将可以跟模式集团签署终身合同。”

言外之意,从今天开始,MY律师事务所,就算没有了任何生意,只要有墨氏集团在,就能保住MY律师事务所蒸蒸日上。

“墨少说笑了。

我们律师事务所主要负责刑事案件以及离婚案件,对于商业方面,不精通。”

虽然墨景琛给的福利可以说是空前的优厚。

可一旦签约了这一份合同,那么日后,墨景琛就是她的老板。

直属上司!

以后见面,未免太……低声下气。

慕浅着实需要考虑。

若是墨景琛的人品还行那没的说,可经过昨天的事情,她发现,墨景琛根本不似乔薇说的那么好。

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着他。

“不精通,可以学。”

男人语气淡漠。

“这……”

“是薇薇的意思。

她知道昨天你救了小宝,心里感激,让我过来跟你谈的合作。

”墨景琛对着助理挥了挥手。

助理将合同放在桌子上。

“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过期不候。”

男人态度冰冷,话音落下,便悠然起身,欲离去。

“等等!”

见他要走,慕浅喊了一声,问道:“真的是薇薇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墨景琛现在跟乔薇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慕浅自然笑着要跟墨景琛保持距离避嫌。

面对墨氏集团长期合作的大馅饼,她不可能不动心。

为了公司长远发展,还是完全可取的。

毕竟,她慕浅不是那种假清高的人。

“你觉得我会说谎?”

他侧目,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便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见他离去,慕浅走到桌前,拿起那一份合同,看了看合同内容,陷入深思。

叮铃铃——

突兀间,手机响了。

打断了慕浅的沉思。

掏出手机,一看,是乔薇的电话。

“薇薇,怎么了?”

“我让景琛过去跟你们公司谈的合作,怎么样?签了没?”电话那端,传来乔薇的声音。

“合同啊,我……正在看呢。”

慕浅目光落合同上,恍然大悟,原来墨景琛过来谈合作真的是乔薇的意思。

现在想想,方才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墨景琛是乔薇的未婚夫,两人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还是比较好的,省的被闲言碎语缠身,影响她跟好闺蜜之间的关系,就不好了。

“听景琛说,你昨儿救了小宝,他非常感谢你。

但景琛这个人比较闷,不善于表达,你可别介意呢。”

乔薇笑了笑,又道:“还有哦,他这个人看着凶巴巴,挺沉默寡言的,总归,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告诉我,我帮你跟景琛说,那样也方便一些。”

虽是这么说,但是明里暗里的意思都是希望慕浅跟墨景琛少一点接触。

慕浅也没多想,权当做是好闺蜜对自己善意的提醒了。

“嗯,没问题。

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毕竟好闺蜜给介绍了这么大一单生意,如果不感谢一番,倒也说不过去。

“好,晚上吧。”

“嗯,好哒。

拜。”

慕浅挂断电话,走到沙发前坐下,瞄了一眼合同,已经是身为律师的职业习惯。

不过,看了合同之后才发现,墨景琛给的福利可真不是一般的好。

不愧是墨氏集团总裁,阔气!

MY律师事务所,是三年前慕浅和好闺蜜锦甜甜一起创建的公司。

创建之初,她出了大部分的资金,在公司占据份额也比较高。

不过这边公司一直交给锦甜甜打理。

但前一阵子,锦甜甜突然闹着要出国去分部。

两人商量之下,慕浅决定回到滨城管理MY律师事务所总部,锦甜甜则负责国外的分部。

慕浅刚刚接手总部,自然一堆的事务需要熟悉和了解,足足一上午的时间忙的是焦头烂额。

叮铃铃——

午饭过后,慕浅刚刚坐在大班椅上,手里拿着一份资料正在看着,办公桌上的座机就不停地响了起来。

刺耳的声音打断了慕浅的工作,她不悦的拧了拧眉,伸手摁了免提键。

“什么事儿?”她冷声问道。

“慕总,大厅有个小萌宝找你,自称是你儿子。

”前台接待员如实告知。

“儿子?”

慕浅嘴角一阵狂抽,她只有一个女儿,还在国外。

哪儿就冒出个儿子?

“应该是弄错了,你们打电话报警……”

她一句话没还没得及说完,便听见电话那边传来脆脆的声音,“妈咪,我是小宝,呜呜……妈咪,小宝想你了。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第6章 小宝来袭

好熟悉的声音?

慕浅双眉颦蹙,思虑一瞬,恍然想起小家伙应该是墨景琛的儿子,墨书衍。

“我的天!”

无奈的伸手扶额,着实被小家伙被征服了。

不过是四岁的孩子,竟然还能找到她这儿来。

那可是她未来boss的儿子,岂容怠慢?

“带小家伙到我办公室吧。

”无奈之下,慕浅只好让前台带着小家伙上办公室来。

挂断电话,慕浅拿起手机,给乔薇打了个电话。

可电话拨通之后,响了几声却无人接听。

没办法,慕浅只能给助理芳柔打个内线电话,让她联系墨氏集团,告诉墨景琛,他儿子在这儿。

“妈咪?妈咪?”

慕浅刚刚挂断手机,办公室门自外推开,探进来一个小脑袋,对着她嘻嘻一笑,奶声奶气的喊着她。

“慕总,孩子给你带上来了。

”前台美女对着慕浅微微颌首。

“嗯,下去吧。”

她挥了挥手,又立马吩咐道:“等会儿。

你还是帮我去买一些小零食吧。

”慕浅从钱包里抽出三百块钱递给前台。

“好,我这就去。

”前台美女离开了办公室。

小宝墨书衍身着白色衬衣,脖颈系着领结,搭配黑色背带裤和黑色小皮鞋,俨然小正太模样。

白皙脸颊粉雕玉琢一般,粉嘟嘟的婴儿肥,尤其是那一双漆黑如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嘻嘻一笑便成一弯月牙,可爱极了。

“妈咪,小宝好想你哦。”

不知为何,小宝自第一次见到慕浅就觉得格外的亲近,似乎能从她身上感受到妈妈的味道。

慕浅面容微囧,起身,弯腰抱起小奶包,伸手捏了捏他粉嘟嘟的脸颊,“小奶包,你妈妈是乔薇,不是我。

知道吗?以后,你可以叫我小阿姨,但不可以叫妈咪。

不然,你乔薇妈咪会伤心哦。”

虽然小宝是墨景琛抱养的孩子,但乔薇也是孩子名义上的妈妈。

若以后小宝每一次都叫她为‘妈咪’,让乔薇听见,指不定心里该多难受。

小宝双手环住慕浅的脖颈,对着她的脸颊吧唧一下,嘬了一口。

嘿嘿一笑,摇了摇头,“你才是小宝妈咪,乔阿姨不是我妈咪。”

小小年纪,一本正经的跟慕浅讲着大道理,“乔阿姨以后会跟爹地生宝宝,那才四他们滴小宝宝。

”许是因为年纪小,连发音都还不标准。

慕浅无言以对。

现在的熊孩子都这么聪明?

“小奶包,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工作?”

慕浅不想针对方才的问题继续跟小宝纠缠,便转移话题。

谁料,小宝竟然挑了挑眉,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妈咪亲一亲小宝,小宝就告诉你哦。”

慕浅:“……”

过分了啊,竟然跟她谈条件。

不过,小宝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却逗得慕浅忍俊不禁,对着他的脸颊轻啄一口,“muma。”

“嘻嘻,妈咪真好。”

小宝抱着慕浅,笑嘻嘻的说道:“小宝从小叔那儿打听到的,然后打车过来的呢。

肿么样,四不四好腻害?”

慕浅点头如捣蒜,学着小宝的口吻说道:“嗯嗯,腻害,腻害!”

不多时,前台买了一兜零食回来。

慕浅将零食放在茶几上,抱着小宝坐在沙发上,问道:“小奶包,想吃什么?薯片?巧克力?棒棒糖还是薯条?”

“嗯~”

小宝一双大眼睛在一兜零食里扫了一遍,指着巧克力,“小宝要吃巧克力,妈咪帮小宝拆开吧。”

“好,那咱们就吃巧克力。”

慕浅贴心的为小宝拆开包装袋,递给他。

小宝接过巧克力,笑得合不拢嘴,“谢谢妈咪。”

小手捏着巧克力,咬了一口,咀嚼着,一边点头一边挑眉,“哇偶,好好吃哦,一点也不难吃,爹地骗小宝。

哼,坏爹地。

他一边咀嚼着巧克力,一边自言自语。

慕浅颇有些不解,“你爹地不让你吃巧克力吗?”

大人为了不让小孩子吃甜食,编一些拙劣的理由也不难理解。

可她怎么瞧着小宝好像从来都没有吃过巧克力似的。

“是啊,坏爹地从来不让小宝吃巧克力,哼,太坏了。

”小宝大口大口的吃着巧克力,还不忘吐槽墨景琛。

“哎呀呀,慢点啊小奶包,又没人跟你抢着吃。”

见着他狼吞虎咽,嘴角便都是巧克力屑,忍不住嗔怪着,伸手抽出纸巾为他擦拭着嘴角。

“嘻嘻,妈咪对小宝真好。”

小宝乐的咯咯一笑,模样可爱翻了。

不过一小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吃了三条巧克力。

叩叩——

办公室门叩响,助理芳柔推开门,说道:“慕总,墨总来了。”

“快让他进来吧。”

慕浅应了一声,便伸手捧着小宝的肥嘟嘟的脸颊,“小奶包,你爹地来了哦。”

“哼,妈咪你太坏了,小宝不爱你了。

你出卖了小宝,哼!”

小宝气的哼哼,愤怒的嘟着嘴巴,双手环抱着,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看着特搞笑。

“墨书衍!”

墨景琛走进办公室,凌厉目光落在小宝的身上,沉声道:“谁让你乱跑的?嗯?”

小宝瞥了一眼墨景琛,嘟着嘴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你肿么来了?”

“你……”墨景琛气的眉心直突突,不明白墨书衍怎么会一反常态,一直粘着慕浅。

“墨少,这事儿,你也有责任。

身为孩子的父亲,他走丢了,你该负主要责任。

”慕浅实在不愿见到墨景琛训斥小宝,便插了一句话。

闻言,墨景琛浓眉微扬,冷眼扫视着慕浅,“你救过小宝,我给了你相应的回报。

但,并不代表你能干涉我的私事。”

他墨景琛曾几何时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训斥?

该死的,仗着救过小宝就能为所欲为?

“干涉?”

慕浅被墨景琛的话气的够呛,“墨少,你想多了。

我慕浅从不愿意多管闲事,那烦请你下次管好你自己的儿子。

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对一个年纪尚小,不懂事的孩子发火。”

什么人?

真是越来越怀疑他的人品。

孩子走丢了,到她这儿来,她放下手里的事情抽出空闲陪他的儿子。

可墨景琛不说声谢谢,竟然还要对他耀武扬威。

太过分了!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第7章 拙劣把式

被慕浅怒怼他‘无能’!

墨景琛冷峻面庞当即阴沉下来,凛寒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她,“你在挑衅我?”

不过是三言两语,气氛便陷入冷凝之中,剑拔弩张。

小宝见势不妙,立马走上前,小小身板挡在慕浅前面。

双手叉腰,昂头对着墨景琛怒道:“哼,爹地,男银欺负女银,算什么男子汉?真是替你羞羞脸。”

小家伙说话间,嘴巴一张一合,墨景琛一眼便看见他那洁白的牙齿上残留着的棕色的东西。

不禁双眉颦蹙,立马蹲下身,大掌捏住他的嘴巴,质问道:“张嘴,我看你吃的什么东西?”

“吃的巧克力哇,可好吃了呢。”

小宝不悦的鼓着腮帮子,冷哼着,“爹地,你骗人。

巧克力明明可好吃了,哪儿难吃了嘛。”

“巧克力?”墨景琛当即面色一沉,抬眸看着慕浅,“谁让你给他吃巧克力的?!”

“小孩子吃点巧克力怎么了,你凶什么凶?!”

慕浅厉声反驳着,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哎呀,唔……疼……”

正在此时,小宝捂着小腹,连连倒抽气,疼的哼哼着。

小脸拧巴着,似乎疼的不轻。

“小奶包,你怎么回事?”慕浅立马蹲下身,问道。

墨景琛一把拂开慕浅的手,“怎么回事?当然巧克力过敏,会要命的,你知不知道?!”说完,立马抱起小宝朝着外面跑去。

“什么,过……过敏?”

慕浅微微一怔,颇有些难以置信。

过敏?

小奶包也会巧克力过敏?

怎么那么巧合,小妍妍也巧克力过敏呢。

但慕浅也顾不了那么多,拿起外套和包包立马追了出去。

小孩子巧克力过敏有轻有重。

轻则呕吐,腹痛,出疹子,重则影响呼吸,胃痉挛。

不过看着墨景琛那担忧的模样,应该很严重。

海城,中心医院。

慕浅惴惴不安的在走廊上徘徊着,目光时不时打量着急救室内亮着的灯,心急如焚。

她紧紧攥着斜挎包,眼角瞄了一眼倚靠在墙壁而立的墨景琛。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微微垂首,神色凝重。

“抱歉,我不知道小奶包有巧克力过敏的症状,所以……”

“跟你没关系。”

墨景琛打断慕浅的话,缓缓抬眸看着她,“手机给我。”

“啊,什么,你要手机做什么?”

目前疑惑不解的问着,可手却很诚实的将手机递给墨景琛。

墨景琛接过手机,输入一串手机号码,拨打了出去,直到他那边响起手机铃声,方才挂断电话。

他并没有把手机直接递给慕浅,而是霸道而又直接的备注上‘墨’字。

“以后,小宝再去找你,直接跟我联系。

”把手机还给慕浅,叮嘱着。

“哦。”

慕浅木讷的应了一声,有些懵。

不明白小奶包为什么总是来找她,叫她‘妈咪’。

“那个……”

慕浅站在墨景琛的面前,抿了抿唇,说道:“能不能看好小奶包,尽量不要让她来找我?”

毕竟乔薇跟墨景琛订婚了,乔薇以后就是小宝的妈妈。

小宝若一直来找她,一次又一次的叫着她‘妈咪’,总是会对乔薇有所影响。

而且因为小宝的缘故,会频繁的接触到墨景琛,似乎……

更不好。

慕浅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懂得避嫌的道理。

“你很讨厌他?”

墨景琛剑眉紧拧,冷峻的面庞写满了不悦。

“不,不,不,你误会了。

你跟乔薇订婚了,我只是希望我跟你,跟小奶包之间保持距离。

”女人嘛,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

最近不是流行一句话‘防火防盗防闺蜜’吗?

“呵,自以为是。”

男人冷眸微撇,深邃的湛蓝色瞳眸流露着嘲讽与轻蔑。

慕浅脑子一瞬间的短路,没明白男人为何这种反应。

皱眉深思片刻,恍然大悟。

“墨景琛,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搞什么鬼?

是刚才没有说清楚吗?

难怪刚才墨景琛露出那样不屑的眼神。

原来是墨景琛把慕浅话里意思理解为:他对慕浅有别的歪心思,故意利用小奶包来接近她!

所以才露出鄙视的眼神,觉得慕浅完全是自恋!

慕浅心里那个冤枉呐。

百般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我可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墨景琛皱着的眉拧得更深,站直身体,俯视着她,沉声道:“那你什么意思?”

他锐利如鹰一般的眼神宛如浩瀚大海,深不见底。

盯得慕浅浑身发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意思就是,希望保持男女之间该有的距离,省的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可不希望被人误会。

特别是好闺蜜。

身为律师,她接过太多离婚官司,其中多数就是婚内男人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导致离婚的。

她也算是严于律己。

见她步步后退,墨景琛步步紧逼,直到慕浅退无可退的抵在人行道的墙壁上,他手肘撑在墙上,圈禁着她,俯身,淡淡气息喷薄在她的脸颊上,沙哑着嗓子说道:“你这种故意吸引我注意的拙劣小把式我见的太多了。

所以……”

“收起你的小心思。

我墨景琛,对你这种女人不感兴趣。”

虽然说昨天慕浅救了小宝,他心存感激。

但今儿,小宝竟又来找她,倒不得不让他怀疑她的手段!

这么多年,跟慕浅用着同样手段,利用小宝蓄意接近他的人没有五十也有一百。

碍于她是乔薇的闺蜜,他也没多想。

可慕浅刚才说的那一番话,确有故意吸引他注意的嫌疑。

“什么跟什么?”

慕浅怒了。

伸手,猛地用力推搡开墨景琛,怒道:“见过自以为是的,但没有见过你这种自以为是到自恋的极品!真的以为你是墨氏集团总裁,全世界的女人都该喜欢你吗?”

慕浅气的胸腔起起伏伏,纤长细指狠狠地戳了戳他的胸口,“过度自恋就是妄想症。

这儿是医院,建议你去看看精神科!”

真是服气了。

到底也没明白乔薇喜欢墨景琛哪一点。

分明就是个变态,横看竖看,都是一副欠揍的棺材脸。

墨景琛眉心拧成‘川’字,低着头,眼眸死死地盯着那一只戳着他胸口的纤长细指,眼底审过一抹森冷气息,“女人,你是不是活腻味了?当真以为你是薇薇的闺蜜,我就不能奈你何?”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第8章 不需要

“墨少?”

突兀间,一旁有人忽然喊了一声。

两人寻声看去,便见着不远处站着一名西装革履,带着金丝边框眼镜,温润如斯,文质彬彬的男人。

“靳言?”

“学长?”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话音落下,两人收回目光,四目相对,看着彼此,眼中却多了些许诧异。

墨景琛收回了手,笔挺而立。

慕浅则站直身体,理了理衣服。

司靳言朝着两人走了过来,温润一笑,眼神却落在慕浅身上,“浅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告诉我?”

慕浅耸了耸肩,爽朗一笑,“昨天回来的,闺蜜的订婚典礼,陪了她一天,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这样啊。

真是好久不见。”

司靳言伸手推了推金丝边框眼镜,上前一步,展开双臂,那柔情万千而又炙热如火的眼神落在慕浅身上,看得她颇有些不适应,却倍感温暖。

慕浅微微一笑,张开双臂与他来一个朋友之间的礼仪拥抱,而后松开。

“好久不见,学长又帅了。

”她不吝夸赞。

“你还是那么能说会道。

”司靳言揉了揉她的脑袋,眼底满满的都宠溺。

见着他们两人聊得热火朝天,被晾在一旁的墨景琛脸色越发的阴沉。

握拳的手置于唇前,清了清嗓子,轻声咳了咳,“咳咳……”

司靳言收回眼神,看向墨景琛,“景琛,你怎么在这儿?你们……认识?”他挑了挑眉,蓦然想起刚才看见的那一幕,心下疑惑。

“小宝过敏了,带他来医院看看。

”说着,墨景琛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这事儿说起来话长,回头再说。

对了,你不是去了欧洲么,怎么今儿就回来了?”

司靳言前些天有事去了欧洲,导致昨天他的订婚典礼也没能参加。

所以,没能遇见参加订婚宴的慕浅。

“事情处理完了,我就回来了。

我的一位学生得了绝症住院,我过来看看,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你们。

”说来,还是缘分使然,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慕浅。

“小宝怎么样?还好吗?”他问道。

提及小宝,墨景琛冷眼一瞥慕浅,眼底说不尽的厌恶。

摇了摇头,“不清楚,还在急救室。”

不多时,小宝被推了出来,转危为安,在VIP病房里挂着吊水,睡着了。

见着小宝并无大碍,只是浑身起了点点红色疹子,墨景琛坐在陪护椅上,寸步不离的陪着他。

有那么一刻,看着他那样心疼小奶包,慕浅觉得,墨景琛应该算是个好父亲。

可,就算是个好父亲,也不见得是个好男人。

“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儿陪陪小宝。”

病房内一阵沉默,墨景琛率先开口说道。

“那好吧。

我跟浅浅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司靳言走到墨景琛跟前,拍了拍他的肩,“医生说了,并没什么大碍,别太担心。”

慕浅扯了扯唇,想要说些什么,可到底什么也没说,跟着司靳言转身离开了房间。

只是……

瞧着病床上躺着的小奶包,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心疼,愧疚。

两人走出了病房,进了电梯。

司靳言问道:“你跟景琛怎么认识?”

“他啊?我闺蜜的未婚夫。”

“哦,我说呢。

”司靳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道:“才回国,你现在住哪儿呢?”

慕浅无奈一笑,“还没来得及找房子,现在住酒店呢。”

“就知道工作。

还是以前的性子,一点也没变。

”司靳言摇头一笑,“我楼下正好有一套公寓出租,价格不贵,你要不要去看看?”

“真的吗?远不远?”

“龙泉路。”

“太好了。

我正为找房子发愁呢。”

慕浅欣喜不已。

她清楚,依着司靳言的性子,只要是他愿意住的地方,环境一定不会太差。

“你今天有时间吗?要是有空的话,带我去看看房子好么?实在不行,你把地址给我,我让我助理去看看也成。”

“没问题,现在就成。”

两人出了医院,走到医院门前。

慕浅看见路对面的水果店和营养品店铺,忽然想到了什么。

便对司靳言说道:“学长,你能不能等我一会儿?我想买点东西送上去。”

“嗯,没问题。”

女孩子,心思比较细腻,可男人对于买东西这些事儿并不擅长。

“好,我很快的。”

慕浅对着司靳言勾唇一笑,立马穿过马路,买了果篮和营养品,拎着东西回到了病房。

气喘吁吁的站在病房外,伸手敲了敲门。

不多时,病房门打开。

墨景琛站在病房门前,冷眸扫视着慕浅,不悦的蹙眉,“你还来做什么?”

“我刚在外面给小奶包买了点水果和营养品。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失误,让小奶包遭罪,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她的女儿也跟小宝一样的年纪。

这么小的孩子就要挂吊水,躺在医院,看着着实可怜,令人心疼。

“不需要。”

男人眸光清冷,并未感激,反而是往后退了一步,作势就要关上病房门。

见状,慕浅立马上前一步,挡在门前,怒道:“你什么意思?我给小奶包买点东西也不行吗。”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墨景琛做的可真够绝的。

“真搞不明白乔薇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男人!”

慕浅嗤声一哼,无视他阴沉似墨的面庞,绕开他,走进病房,将东西放在病床旁。

站在病床旁,看着小奶包,一脸的心疼。

可想着司靳言还在楼下等着她,便也不好多逗留,转身就要走。

“妈咪,呜呜……妈咪,你不要走,哇……呜呜……”

谁料,刚走了两步的距离,身后就传来小奶包的声音。

软萌的声音令慕浅心头一暖,有那么一刹,就好似听见自家闺女在叫她似的。

回头,看着病床上已经苏醒的小宝,走了过来,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小奶包,醒了?感觉好点了么?”

小宝点了点头,“好多了。”

“小奶包,小阿姨跟你道歉。

都是我不好,不知道你不能吃巧克力,不然的话,怎么也不会让你吃那么多的巧克力。

知不知道,刚才你真是吓死我了。

不过,现在见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慕浅坐在床边,拉着他的手,话语轻柔的说道。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