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游前瞻 > 《祁少追妻天才萌宝要妈咪》&白璃祁沐风【完结】小说阅读

《祁少追妻天才萌宝要妈咪》&白璃祁沐风【完结】小说阅读

2019-12-03 11:38:31来源:zzy发布:慕容歆儿

慕容歆儿小说作品《祁少追妻:天才萌宝要妈咪》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裤子脱一下

白璃眉头微皱,不想跟他争辩浪费时间,就在沙发与茶几之间蹲下身,但她到底是个没什么感情经验的女人,一想到要让他脱裤子就有些不好意思。

他伤的是腰,如果不脱裤子,又不好敷。

她捏着冰袋,抿了抿唇,假装若无其事的说道:“你把裤子脱一下?”

祁沐风剑眉一挑,脱裤子?

这么直接!

他薄唇微微上扬,勾起一抹玩昧的笑意。

“你来脱。”他曲起一条胳膊撑在沙发上,手掌拖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祁先生,你伤的是腰,又不是手,裤子可以自己脱吧?”白璃驳回他的要求,对他的得寸进尺有些不悦。

祁沐风却耍起赖来:“腰很痛,一动就痛。”

白璃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放下手里的冰块,伸手去解祁沐风的皮带。

手碰到皮带的那一瞬间,她愣住了。

她在做些什么?

她是留下来照顾祁小屹的,怎么三更半夜跑到祁沐风的房间来做这种事?

这要是要人看见,她就是全身上下长满嘴,也说不清了。

可是,他确实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伤的!

白璃一咬唇,松开男人的皮带,把衬衫卷到腋下,裤子往下拉开。

看到撞伤的腰,已经青成一片。

她拿起冰袋,轻轻覆在他腰上,用手掌小心翼翼的揉动。

冰袋里面都是水,她揉动的力道全部被阻挡在外面,觉得这样没什么效果,就找来水盆,撕开冰袋把水倒进水盆里,再把手放在冰水里凉一下,然后直接用手掌贴着他的腰。

她的手冰凉,祁沐风的感知感应到时,身体本能的绷直。

他微微眯起狭长的双眸,看着她一次次的把手放进水盆里,又一次次的覆在他腰上。

让她反复这样敷了一阵子,祁沐风舒服了很多,就把目光移到白璃脸上。

一张鹅蛋脸犹如工匠精心雕刻过,精美绝伦,浅棕色的长卷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有些凌乱,衣服领口有点低,他从上方看下去,把她胸前的春光一览无余。

这女人,也不是一无是处。

仔细一看还挺有美感,嗯……身材也不错。

白璃蹲的脚发麻,就想换个姿势,一抬眼就见男人盯着自己看。

意识到自己蹲在地上时,她反条件的捂住胸口的衣服:“你……你流氓啊!”

“你不就是故意露给我看?”祁沐风身体往一边稍稍倾斜着,手掌撑着沙发,脑袋歪在肩膀上,痞痞的。

白璃顿时满脸都是气,亏得她刚才还在感激他救了她,特意拿了冰袋上来为他冷敷,没想到他思想这么龌龊。

就不应该管他,让他痛死算了。

“祁先生虽然爱慕者众多,但不是我的菜,我白璃宁缺毋滥。”

她冷声说完,起身要走,但因为蹲了太久脚发麻,一个跄踉朝前扑过去,直接扑到祁沐风身上。

男性独特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淡淡的烟草味。

白璃惊了,双臂低着祁沐风结实的胸膛,愣愣地望着他。

祁沐风脸色徒然一沉,目光如剑。

宁缺毋滥?

难道他还配不上她?

手一抬,落在白璃肩膀上,正想将她推开,就见保姆刘妈走到房门口。

刘妈年纪大,睡眠很浅,刚才迷迷糊糊听到二楼有叫声,担心出什么事就上楼看看,见祁沐风房门开着便走过来,没想到就看到——

祁沐风拥着白璃,白璃压在他身上,而祁沐风的衣服被推到腋下,裤子又被解开。

她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那方面,感觉自己打扰了少爷的好事,便不停的说着对不起,走的时候还顺势带上了门。

白璃听到声音转头一看,才发现门口有人。

见刘妈关门离开,她知道她误会了,担心她说出传到祁小屹的耳朵里,就急急忙忙的要去解释,手掌撑在祁沐风身上,借助他的力道起身,另一只手却鬼使神差的摁在了男人的小腹下。

然后,她手心触碰到某个东西似乎在变化。

她一愣,旋即,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纵使她床事经验不多,却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不可能不明白他是什么情况。

也难怪祁沐风会误以为她在故意勾引他,一次两次可以是巧合,次次往他身上倒就太不寻常,她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勾引他。

祁沐风的脸彻底黑了,眸中隐隐跳动的怒火,仿佛随时都要把白璃拧起来摔死。

一边说宁缺毋滥,一边又欲拒还迎。

嘴巴毒的很,身体倒是很老实。

勾引男人的手段,一套一套,玩的炉火纯青!

白璃看着祁沐风即将爆发的怒火,触电般的收回了手。

“对,对对……对不起。”她吓得说话都结巴起来,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

看着女人仓皇出逃的背影,祁沐风一肚子的火气没有地方发泄,用力一脚踹在茶几上。

腰间传来一阵剧痛,他仰起头靠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摁住眉心。

这个该死的女人!

本事没多大,心气倒很高!

白璃站在楼梯口,摸着自己滚烫的脸,用力拍了拍额头。

她就不应该起床来喝水,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破事。

万一明天刘妈说出去让祁小屹知道了,他误会她是为了接近祁沐风才对他好的,怎么办?

她越想越烦躁,就到一楼去找刘妈,却找不到人。

早上,白璃带着祁小屹洗漱好,下楼吃早饭,让祁小屹坐在餐椅上后,她去找刘妈解释,刘妈点头说知道了,脸上却始终挂着姨母笑。

她在祁家做事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看到少爷对女人这么感兴趣,虽说两人之前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但没有什么是爱情不能解决的。

况且,小少爷也喜欢白璃。

白璃不知道刘妈在笑个什么劲儿,不放心的又解释一遍昨天她看到的是意外,刘妈笑着催促她去吃早饭。

白璃回到餐厅,恰好遇上祁沐风进来。

想到昨晚的事,她还是觉得很尴尬,不敢看他,匆匆扒了几口饭就起身走了。

祁小屹在房间找到她,一脸严肃的问她怎么了,白璃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解释,就说昨天火锅吃多了,肚子不舒服。

祁小屹怀疑的看了她片刻,然后走出房间,回来时小手上端着一杯热水。

白璃笑着接过,紧紧握在手中,心暖的就像杯子里的水。

忍不住把他搂入怀中,在他稚嫩的脸上亲了一口。

“小屹,小屹你在吗,你看我给你买什么来啦?”一道女人的声音传进房间,带着几分讨好。

第11章 做作

下一刻,房门被推开,陈雨薇出现在门口,看到白璃的时候,她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住。

她怎么会在这里?!

若不是看到祁小屹也在,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别墅。

白璃也很意外,根本没想过会在这里碰见她,想起之前差点命丧她手,眼里就燃起一丝不快。

意识到祁小屹在旁边时,白璃迅速的抹去眸中的情绪。

陈雨薇用了好一会儿时间才回过神,强挤出一抹笑意,朝着祁小屹走过去。

弯下腰,把玩具小汽车递到他面前:“小屹,这是你喜欢的那款限量版小汽车,表姑给你买来啦,你试试好不好玩。”

祁小屹看都没看一眼,小手一挥,小汽车直接飞了出去。

陈雨薇知道他脾气古怪,被他这样甩脸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她不在乎。

为了祁沐风,这根本不算什么。

她微笑着哄道:“小屹不喜欢小汽车了吗,那……”

祁小屹懒得理她,拉起白璃的手就朝外面走。

陈雨薇脸上的笑容瞬间褪去,眼中的温柔变得格外阴冷。

不知好歹的东西!

要不是她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会放低身份来哄一个小屁孩?

她狠狠一脚踹在茶几上,转身下楼,在一楼楼梯口遇到刘妈,就叫住她。

“表小姐来了。”刘妈亲和的打招呼。

“刘妈,白璃是什么时候来的?”陈雨薇收起满心怒火,假装不经意的问。

“白小姐啊,昨天下午来的。”

“那,她昨晚住在这边的吗?”

“是啊。”一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画面,刘妈脸上又是姨母笑。

陈雨薇双手逐渐握成拳,强忍怒意:“她,睡的哪个房间,是客房吗?”

刘妈本想说不是,但想到今天早上少爷交代过,昨晚的事不能说出去,就改口道:“是唉,是客房。”

说完,刘妈就笑嘻嘻的走了,陈雨薇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有说实话,顿时脸都绿了。

她从小就喜欢着祁沐风,小时候觉得是亲情,长大后才发现是爱情。

从初中开始,她就用尽各种手段剔除他身边的闲花杂草,庄心玉是个例外她没有办法,但好不容易等到她要死不活,半路又杀出来一个白璃。

她不折手断想要得到的男人,竟然被白璃捷足先登。

这个贱女人!陈雨薇简直要气炸了。

白璃带着祁小屹在别墅的花园里玩,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别墅的结构布局,为以后偷偷来看祁小屹做准备。

陈雨薇找到花园来,恶狠狠的蹬着白璃:“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朝着泳池边走去。

白璃不想把她们之间的恩怨,在祁小屹面前表现出来,就低头看着祁小屹,摸一摸他的脑袋:“小屹你自己先玩一会儿,阿姨去去就来。”

祁小屹抬头,担心的看着她。

白璃笑着说没事,就朝着陈雨薇走了过去。

祁小屹站着没有动,待白璃走到泳池边,他才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一小步,再走一小步,警惕的盯着陈雨薇,生怕她会做出什么对白璃不利的事情。

“白璃,你还真是有手段,果然婊子就是不一样。”一想到她不仅勾引了祁沐风,还讨得了祁小屹的喜欢,陈雨薇就气的龇牙咧嘴。

白璃脸色一沉,语气已有几分怒意:“陈小姐,说话请自重。”

“你以为阿沐是真的喜欢你吗?别自作多情了,不过是个发泄工具而已。”越想,陈雨薇就越生气,样子变得有些可怕。

闻言白璃皱起眉,莫不是,陈雨薇以为她和祁沐风上了床?

脑洞这么丰富,这么不去做编剧!

懒得理她,白璃转身要走,陈雨薇一把拽住她的胳膊:“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庄心玉的事阿沐不会就这么算了,只要她一日不醒来,你就一日不会有好日子过。”

白璃用力挣开她,恰好祁沐风走进花园。

陈雨薇心头一闪,觉得机不可失,假装被白璃推开的往后一仰。

扑通一声,她掉进身后的泳池里。

白璃是扯出的手,完全没有往外推,所以陈雨薇掉进泳池让她愣了一下。

还没有反应过来,祁小屹已经快速跑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怕她也掉进去。

白璃被小家伙暖的心都要融化了,笑着揉一揉他的小脸,眼角余光瞥见祁沐风走过来,当即就明白了陈雨薇的举动。

泳池很大,但水不是特别深,陈雨薇在池子里挣扎了一会儿站起身来,池水才淹到她的肩膀。

“表哥。”似乎委屈极了,抿着嘴泫然欲泣。

“起来,去换身衣服。”祁沐风云淡风轻的说着,也没有要下去帮她的意思。

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冷漠,陈雨薇一愣。

她本想向他哭诉白璃推她,现下看来怕是不行了,就立即换了个法子,脸上委屈的表情一下子变成痛苦,微微倾斜着身子:“表哥,我的腿,腿抽筋。”

祁小屹满脸不屑的翻了一个大白眼,做作!

祁沐风微皱着眉,知道陈雨薇的心思,不太想管她,但母亲常常在他耳边说:小薇与你姑姑的关系紧张,你对小薇好一点,你姑姑在婆家就过得好一些。

真烦,长辈的事也要他来管!

祁沐风正要脱鞋子,祁小屹小手揪住他的衣角,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前厅,找来佣人帮忙。

陈雨薇气的发抖,凶恶的眼神直直盯着祁小屹,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即便白璃没有对视陈雨薇的目光,也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赶紧走到祁小屹面前,用身体挡住他的视线。

抱起他,快速地离开了花园。

午饭过后。

祁沐风让司机送白璃离开,祁小屹抱着她的腿,满脸不舍。

白璃也舍不得,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短暂的分离都让她觉得很不安,却也没有办法。

她蹲下身,握握他的小手,给他一个wink:“小屹,阿姨要工作,没办法一直陪着你,你在家里要听爸爸的话,要乖乖吃饭,好不好?”

祁小屹收到wink,想回她一个,又担心被祁沐风看出端倪,就乖乖点头,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

尽管两个人已经够小心翼翼,还是让祁沐风剑眉微皱。

他们两个,是在打暗语吗?

白璃坐上车,车子驶离别墅,祁小屹追上去,到大门口才停下来。

看着汽车渐行渐远,他小脸沉下来,拉的老长。

白璃一回到家,就赶紧找来纸笔,把祁家的别墅画下来。

她记性很好,很多东西看一眼就能记住,因此早上那一会儿,她把别墅的布局大概都记住了。

看着画好的别墅图,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等过段时间有空,就去看祁小屹。

白璃打算先找份工作,在家里翻箱倒柜没有找到设计稿本,却找出来一袋小孩子的衣服。

她打开袋子,里面全是崭新的衣服。

第12章 他的女孩要醒了

看的出来,衣服布料都非常好,款式独特而新颖,就是做工难看了点。

这些衣服,都是白璃在怀孕期间闲来无事,自己设计,再一针一线亲手缝出来的,一岁的,两岁的,三岁的……一直到十岁的都有。

她想着,以后不能陪着孩子,就多做点衣服给他,也算是有妈妈在身边。

当年孩子出生后,白璃看到孩子被抱走,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走下手术台,把袋子拿给护士,拜托她一定要交给孩子的家属。

可是等她醒来时,装着衣服的袋子,原封不动的放在她枕边。

光滑柔软的布料,白璃的手摸过,却像刺一样扎手。

一件件地拿出衣服,最里面的一件衣服里还裹着一个平安符,也是她去庙里求的,希望可以保佑孩子平平安安长大。

可惜,都没有给出去。

脸上划过一阵凉意,白璃轻轻抹去,回想起在手术台上听到的那一声孩子的哭声。

突然地,她想去找那个孩子。

四年了,她从来不敢有这样的想法。

这一刻,想要找到孩子的念头却来的十分强烈。

尽管当初签下合同,孩子出生后与母亲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没有亲眼看见他过得好不好,她哪里放心,又如何甘心。

就仿佛一刻也不想等,连衣服都来不及收拾好,白璃起身出门,找到当年分娩的医院。

当时她的主治医生是男方特意聘请的个人医生,所以她根本找不到,唯一记得的,是从医生手里接过孩子的那个护士。

在妇产科找了很久,白璃才找到那个护士,时隔多年护士却已经记不清了,在白璃耐心的提点下,她才逐渐想起来,却不肯说。

白璃又是塞钱又是说好话,护士才松口说是个男孩,她又问孩子身上有没有什么胎记,护士说真不知道就走了。

男孩,十一月八号出生,到现在,四岁了呢!

可是京城市四岁的男孩千千万万,她要如何去找?

心里的无助和不甘心,几乎要将她击溃,整个人都恍惚着。

也不知道要走去哪里,撞在墙上才反应过来。

捂着额头愣了愣,她转身正要离开,只听一道熟悉的男音不知道从哪里传过来:“确定是有苏醒的迹象吗?”

白璃四处看了看,只见斜对面的阳台上,站着两个男人。

一个身穿白大褂,另一个则是一身休闲服,颀长的身子慵懒的倚在栏杆上,指尖夹着香烟,眉宇间都透着喜悦。

阳光从他头顶洒下来,照着他精致硬朗的五官。

远远看上去,温润如玉。

身穿休闲服的祁沐风,比穿着西服的他,多出几分亲切感。

医生说话的声音很轻,白璃听不到他说了什么,却见祁沐风帅气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心玉能醒过来就太好了,辛苦你了,再多照看一些。”

是庄心玉苏要醒了啊!

白璃反身靠在墙上,脑子里浮现出那张漂亮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的脸。

庄心玉要醒了。

那么祁小屹……

她和祁小屹,以后是不是很难再见一面?

不知道为什么,白璃突然觉得心里一空。

旋即,她用力摇了摇头,双手捧起脸挤出一个笑容来。

庄心玉醒了就太好了!她可以再找祁沐风求求情,或许爸爸可以提前放出来。

那么,趁现在,就多陪陪祁小屹。

白璃猜测祁沐风可能交代过保安,不让她进别墅,就在别墅外面蹲点,等保安去厕所时,偷偷地进去。

奈何别墅保安好多个,她试了好几次都被逮住了。

一开始还很有礼貌的请她离开,后面被弄烦了,直接提着扔出去。

白璃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想到了顾程君,不知道他会不会愿意帮忙。

用手机给他打去电话,意外的是,顾程君爽快的答应了。

白璃高兴的“耶”了一下,欢天喜地的跑去找顾程君,躲在他汽车后备箱进入别墅。

为了避免被别墅其他人发现,白璃特意定做了一套女佣服,现在她穿着女佣服,不仔细看的话,根本认不出来。

祁小屹等了好几天也没等来白璃,心情很不好,坐在沙发上发呆。

听到楼梯口有脚步声,他连忙看过去,却见顾程君走上来。

眼中期待的光,一下子烟消云散。

顾程君被气的想哭又想笑,走过去蹲在他面前,捏捏他的脸:“你就这么不想看见你叔啊?”

祁小屹看着他,墨黑的大眼珠转来转去。

似乎,顾叔比爸爸好说话,不如让他带自己去找小璃阿姨吧!

想着,小手就开始行动,拿出便签纸写上一行字:顾叔,你带我去找小璃阿姨吧?

顾程君起身,往他旁边一坐,双臂横在胸前,有点傲娇:“可以啊,但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我有钱,我给你钱。

“你顾叔我也有钱,我才不稀罕你的钱。”

——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什么都可以吗?”

祁小屹点头。

只要带他去找白璃,要什么他都给。

顾程君扬唇一笑,正儿八经的想起来,楼梯口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白璃跑上二楼,看到祁小屹的瞬间,立马笑成一朵太阳花。

冲过去,一把抱起他,吧唧两口就亲在他脸上:“宝贝儿,阿姨想死你了。”

生怕有人上来看见她,抱着祁小屹就往房间跑,顺手关上门。

留下顾程君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欲哭无泪。

祁小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眼里闪过暖暖的笑意,却假装不高兴的板着个小脸。

她明明说常来看自己的,却隔了这么几天才来一次。

不开心。

白璃多多少少知道一点他的小心思,就故意去挠他的胳肢窝:“小屹有没有想阿姨?有没有?”

祁小屹终于绷不住了,跳着躲开,脸上露出笑容来。

又扑到她怀里,小手搂着她的脖子,心里别提有多开心。

白璃搂着他,就像搂着一团棉花,心都跟着软的不像样。

“下午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祁小屹脸色微微一变,明显是有些抗拒。

抗拒安全城堡外的一切人与物。

“我们去吃冰淇淋,去玩跳跳床,去买好看的衣服,好不好?”白璃知道自己与他相处的时间不会太多了,就想带他去外面玩。

让他走出心里那道障碍。

祁小屹微抿着小嘴,犹豫过后,拿出便签写道:小璃阿姨,我们就在家里玩好不好?你喜欢乐器吗?我可以弹钢琴给你听,也可以谈吉他,贝斯架子鼓,我都会哦。

他喜欢音乐,尽管四岁,样样乐器,手到擒来。

白璃失望之余,又是满满的惊讶。

他这么小,就会这么多乐器吗?

如果以后走音乐这条路,一定红遍大江南北。

“好,我们就在家里玩。”他不想出去,白璃也不勉强,有些事情还是得慢慢来,“那,阿姨去看看小屹都有什么乐器好不好?”

祁小屹用力点头。

起身,拉着白璃走出房间。

正准备上二楼,就听到楼下有佣人说:“少爷回来了。”

两个人一愣,同时看向对方。

祁沐风回来了?

不会吧,这么巧!

白璃探出脑袋往楼下看了看,就看到一抹颀长的身影朝着楼梯走来。

她吓得不敢呼吸,抱起祁小屹就钻回房间,慌张的找地方藏身。

相对来说祁小屹要冷静许多,有条有理的把房间里两个人的痕迹消除,拿出智力立体拼图摆放在茶几上。

祁沐风上楼,到书房拿了文件,见祁小屹房门关着,就去敲了敲门。

推门进去,看他一个人在组装拼图,走到他身边坐下来,笑着摸摸他的脑袋:“爸爸陪你玩。”

祁少追妻:天才萌宝要妈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祁少追妻:天才萌宝要妈咪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祁少追妻:天才萌宝要妈咪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