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泼辣小娇娘全文免费阅读(田心月夜边铖)叶子花小说在线

泼辣小娇娘全文免费阅读(田心月夜边铖)叶子花小说在线

2019-12-03 11:43:08来源:QR发布:叶子花

泼辣小娇娘又名种田空间:泼辣小娇娘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田心月夜边铖经历什么,作者叶子花小说泼辣小娇娘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泼辣小娇娘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意外穿越到古代的田心月,虽然自带桃园空间,空间内珍宝无数,但面对的却是家徒四壁,还有个傻弟弟的窘迫局面。她发誓,要让自己和弟弟过上好生活……不过,眼下,还是先把她那个在大街上捡回来、昏迷不醒的“丈夫”夜边铖救过来吧!

泼辣小娇娘全文免费阅读(田心月夜边铖)叶子花小说在线

泼辣小娇娘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泼辣小娇娘第4章 炽热的视线

几样菜做好的时候,田心月煮的粥也已冒烟,依照现代葡萄糖水的理念,在米汤里加入了白糖,给病人食用最好,能退烧润肠。

这几样菜香味飘逸,田心月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这时肚里的馋虫也在咕咕叫。

“姐姐,这个包裹玉米的黄色东西是什么?”田宝腮帮子塞满了玉米烙。

“……”

炸成这样,居然还能认出是玉米?小子傻归傻,眼睛还蛮犀利的。

“是一种酥而已。”

田心月吃完晚饭打发弟弟洗碗,毕竟现在床上还有一个躺尸的,她很忙,这些零散的家务给一个七八岁智商的弟弟能做就做了。

田心月决心带着弟弟一起发家致富,不代表要将弟弟养成懒散的恶习。

雄鸡大傲吃饱直接跳上房梁小憩。

田心月端着一碗米汤回了婚房。

看着昏迷不醒的男人,田心月低头猛然一瞧,一脸惊喜,此刻的夜边铖脸消肿了不少,几乎也没有原来这么黑了。

她赶紧从空间弄了一软管和塑料细管子出来,本来想通过鼻子将米汤灌入夜边铖的喉咙,但想到如果处理不好,他反而会被呛死。

想到下午那半个鸡蛋大的熊胆都能从夜边铖喉咙下去,这些米汤更是不在话下。

田心月将米汤从夜边铖的喉咙灌入,没有注意男人浓密的眉毛抖动了几下。

这里洗澡的地方都没有,田心月穿越过来好几天了,身上痒的厉害,加上姨妈来血水没干净,带男人喂完汤水这会儿直想洗个澡。

一共就两个房间,原来父母住的房间,现在弟弟田宝住了,再一个就是自己的婚房。

田心月环顾了一圈,总不能在堂厅洗吧?

最后,她咬牙,只能在婚房洗!

“早点睡啊,明天早起跟姐上山采药。”田心月和弟弟交代了一句就关上了门。

家里连个像样的木桶都没有,田心月准备赚钱后上街买个超大木桶。

她从空间里拖出一个简易浴缸,在里面灌满水后,特意走到床边,男人依然在沉睡。

夜边铖有两次睁眼的“前科”,田心月特意用手将他眼皮撑开,确定他真的沉睡,她又用黑布蒙住夜边铖的眼,这才放心脱了衣服躺进浴缸。

田心月舒服的闭眼享受,缓解一天疲惫,由于太累,她不知不觉有点犯困。

朦胧中,感觉身后有一道炽热的视线!

田心月慌乱回头,那男的还躺在床上纹丝不动,她摇摇头,觉得自己大惊小怪。

但她怎么会晓得身后的男人一直在看着自己的后背……

直到她转过头来,视线又消失,一切如旧……

时间流逝,田心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但奇怪的是:醒来之后水温却是热的?

难道自己只睡了一会就醒了?

可她记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啊。

难道……

田心月赶紧穿好衣服走到床边,夜边铖和原先没两样,依然蒙着黑布,没有动过的痕迹。

她将黑布从夜边铖眼上拿下来,要弟弟将浴缸里的水处理掉,偷偷将浴缸放回空间。

没过多久,田心月开垦出来的荒地被她开发成了水田,稻苗也种上了,长势飞快,出的稻穗金黄金黄的,看得村里其他人都眼馋!

田心月自从拜堂后,田家就被成为村人暗中观察的目标了,如今她开垦的水田,长得这么好,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这会,陈笊篱在田地里干活,看着田家大闺女背着竹篓上山越想越郁闷。

“娘,这怎么看有点邪门?”

陈笊篱在地里忽然停下干活的动作,满脸狐疑。

那个背篓他看过,里面除了些苦笋子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草外什么都没有,但偏偏田家总冒炊烟,还不时飘肉香味,那味比普通肉味还要香上百倍,闻的他直流口水。

陈婶蹙眉,砸巴几下厚嘴唇,“或许田家有暗道,藏到暗道里也说不定。”

陈婶这么一想,觉得自己千算万算,但最终还是失策。

“我说娘啊,这可都是上好的白米,咱吃惯了面食,这白米可是能换很多白面呢。”

陈笊篱多次拿陈婶偷偷拿回来的上好白米去卖,可捞了不少银子呢。

“你说的对,我要去瞅瞅!”陈婶这么一说,放下锄头,“探探风。”

说是探风,还不是趁机揩油去偷!

陈笊篱的儿子陈泥巴居然“逞英雄”,不知道从哪边的破洞口溜了进去开门。

这段时间陈婶都每天带回来一些吃的,陈泥巴的嘴早就被养叼,把田家当自己家恨不得什么都拿。

田心月没想到陈婶一家这么过分,她今天下山早,采了草药后刚回来就看到门开了,弟弟田宝被陈婶和她孙子陈泥巴拉出来正在被推搡。

原来陈笊篱的儿子陈泥巴,看到田宝拿着糕点笑嘻嘻的吃着,上来就要抢夺。

陈婶这一家子不仅缺德还坏的流脓!都不是什么好货!

陈泥巴虽年纪不大,却长的很魁,这点遗传了陈笊篱,粗旷凶猛,把田宝推倒在地,弟弟就是不给,那熊孩子居然把弟弟的头撞出个包。

院子里的动静将房梁上的大公鸡吵醒,等田心月仔细再一看,大傲已经和隔壁家的二婶子一家猛烈激战。

大傲不愧是猛将,就算是两个雄壮的男人加一起都应付得游刃有余,如钢刀般的鸡爪在祖孙一家身上留下不少痕迹。

陈笊篱显然是个横的,见自己打不过一只鸡,气愤的抱起身边的石头就向田心月的头砸去。

田心月曾经也练过一些功夫,身子往旁边灵活,轻易躲开了陈笊篱的袭击。

但是田心月的弟弟田宝却是个傻子,杵在原地也不知反击。

眼见陈笊篱从地上蹲起个扁担就要朝田宝砸去,一声磁性带有低气压的男声响起。

“住手!放肆!”

一声怒吼,让陈家老少三个人浑身发颤,动作僵住。

三个人颤颤巍巍地转身一看,赫然发现添加的所谓的上门女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了,正站在门边冷冷的锁定他们!

 

 

泼辣小娇娘第5章 太多的狐疑

田心月顺势扭头一看,男人脸上的肿胀已经完全消退,恢复了原来的白皙,她眼底闪过一抹惊艳,竟没想到这个男人长着一张绝美的妖孽之脸。

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身上的气势强悍,气场强大。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只是站在那边就感觉风起云涌!

田心月味蕾天生特殊,先前陈婶一家三人说话的元素漂浮在空气,经过她鼻尖就感觉苦而臭,而这个男人仅仅只说了一句,却清新而甜润,她甚至有点爱不释嘴。

所谓傻弟弟田宝与自己所谓的上门相公比起来,实在不是一级别。

这个相公身上隐藏的气息让田心月感到忌惮。

“陈氏,你胆子挺大!大白天居然带着儿孙抢上门,没有计算过后果?”夜边铖的眼眸冰冷的扫过每一个人,如尖锐的刀子刮的陈家人通身恶寒。

陈笊篱刚才的狠劲刹时间烟消云散,这会儿很怂的堆笑,“公……公子,真的是误会,完全是一场误会而已。”

陈笊篱说完,赶紧把手里的扁担扔在地上。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怕这个“上门乞丐”,但就是莫名按倷不了骨子里的奴性,这还是他第一次向一个男人如此卑躬屈膝。

陈婶没料到夜边铖是个狠角色,硬着头皮笑了几下,“呦,田当家的,醒了?恭喜啊!”

田心月摇头失笑,陈婶说的话和她表情截然不同,此刻显得很滑稽。

但这乞丐什么时候成了田家当家的了?

“奶奶,我要吃他那个东西。”陈泥巴还不死心的指着陈元雨手里的蛋糕。

田心月惊了,田宝打架都不忘护住蛋糕,这会当着陈泥巴的面一口就将剩余的蛋糕塞进嘴巴里。

这下倒不傻了!

陈婶见夜边铖脸色不好,一把拍掉孙子举起的手,“这娃子不懂事,你别介意啊,田当家的。”

夜边铖依靠门栏,两眼迸射火光,“那就带回去教育,不要猖獗,不然我不保证你们还能活到明天!”

话落音,陈婶的脸成了猪肝色,别说陈家,田心月都没料到夜边铖会如此决绝。

赤裸裸的警告!

说完夜边铖手里多了把长剑,剑锋犀利,闪出耀眼迫人的寒光。

陈笊篱还想试图恶从胆边生,指着夜边铖申讨,“你,你想大白天杀人吗?”

陈笊篱大有控诉的节奏,但手指却抖成了筛子,语调也跟着结巴。

夜边铖阴恻恻一笑,“我不过才苏醒,拿剑当拐杖,怎么?怕我杀了你?”

“没有没有,我儿子不懂事,田当家的莫怪,一切都是误会。”

陈婶说完赶紧将儿子和孙子一起拖到身后,生怕得罪了这位黑面神。

夜边铖气势骇人,加上手中那把闪烁冰冷杀气的长剑,叫人不寒而栗。

“是误会就行,我也不想脏了我的剑,现在都给我走。”

夜边铖冷冷说完,陈婶一家从围墙都翻了过去,连经过田家后院再回自家的勇气都没了。

“哇,姐夫好厉害啊,田宝好崇拜你哦!”田宝傻傻的,单纯的做出敬仰,恨不得匍匐在夜边铖的面前。

人一走,夜边铖一口黑血吐出,正好喷在田心月的身上。

下一刻男人眼一黑晕了过去。

两人将夜边铖驾进房间,田宝坐在床边问田心月姐夫怎么了,田心月摸了摸夜边铖的头还有点烫,她叫弟弟看着,好给他拿热汤喝了出汗继续散热。

这时夜边铖悠悠醒来问向田宝,“这个女人是什么人?”

“是我姐姐呀,你前些天嫁到我家来的。”田宝虽傻却不呆,俱实陈述。

夜边铖皱眉,“嫁?”

他脸色阴沉起来。

这时田心月进来,夜边铖视线正好锁住她。

田心月被看的浑身不舒,转移视线朝弟弟开口,“你先出去。”

“姐姐,姐夫吐血了,怎么办?”田宝苦着脸。

看来这小子是真的担心他“所谓的姐夫”。

有这个认知,田心月不悦的将弟弟支开。

房间忽然安静下来,甚至一片死寂。

夜边铖冷冷开口,“我们拜了堂?”

“我和公鸡拜的堂。”田心月直言不讳。

夜边铖紧抿薄唇,“那是因为我昏厥,公鸡不过是代替。”

“所以你不用负责,伤好你随时可以离开。”

田心月还年轻,穿越过来还没恋爱就莫名进入了婚姻的坟墓,她可不想这么早就结婚。

何况这男人来历不明,看来像乞丐却气势滔天,怎么看也不像个普通人。

“我暂时没有走的打算,伤养好再说。”夜边铖眼底那层炙热的视线一直未曾褪却,“对于你救了我,谢谢你。”

田心月见夜边铖没有走的意思,环抱双臂开门见山,“如果你真的觉得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就请你伤好之后早点离开。我父母已经跑了,不管我了,自己事我自己做主,我们不相识,你不需要嫁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断送一生。”

话落,不料夜边铖冷冷一笑,“随意揣测对方,你也太过冒险。”

夜边铖不是没看出,眼前这个女人一直在怀疑他的身份,她眼里太多狐疑。

此刻他才恢复记忆,身份绝不能暴露,所以他必须警告对方不许妄加揣测,不然横生枝节只会祸事连连。

田心月被看穿,不置可否。

“我饿了,可否弄点吃的?”夜边铖摸摸肚子顿觉饥饿,语气客气,却不容拒绝。

这个男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糊弄,如果是昏迷,今天她上山前提前煮好的粥只需要从桃源空间拿工具热一热就能吃了,如今只能去灶房了。

大傲等了一上午,见田心月去了灶房,直接跳上灶台要白米,一副不给就要掀锅盖的架势。

田心月没二话,直接从空间拿了一大把白米给大傲,如果不是大傲勇战祖孙三人,估计再陈笊篱拿石头砸向她头时,她就要从空间里拿出火枪反击了!

好不容易煮热一锅粥,她端进房间,夜边铖起身一看,条件反射作呕。

之前夜边铖是虚弱,才对田心月手指塞熊胆软管灌米汤而没阻止,不代表他没意识。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泼辣小娇娘第6章 王兰花的嫉妒

田心月习惯性的抬高男人的下巴,见对方脸色阴沉,被冷恻恻的目光寒到了,她赶紧松手,刚才差点就要伸手去空间拿灌粥的管子了。

看夜边铖半不吃却盯着她看,田心月不尤的脸红,刚放下碗田宝走进来,可怜巴巴的望着粥,“姐,我饿了。”

哎,差点忘了这家伙还没吃饭呢,该是到了做中饭的时间了。

田心月嘱咐傻弟,“喂他,我给你做饭。”

她走后,田宝拿起碗递到夜边铖嘴边,他皱眉,“你喝。”

没想到傻弟弟还真自己喝起来了。

“做……午饭……”田心月失笑。

穿越之前她从不做饭,以往囤货都放进空间能携带又保险。

现在夜边铖醒了,她想开小灶是难上加难。

当今乱世,世风日下,动乱不堪,还好这几天她琢磨会了用灶石做饭,农村这点原始技术分分钟被她KO。

灶房什么材料都没,田心月去了菜园,虽然有些菜已经被陈婶一家祸害了,但有些绿色蔬菜没遭殃,芋头幸运的也逃过一劫,她顺手拔了一颗大的。

田心月弄了个红烧豆丝,凉拌西红柿。

土豆切丝,将糖放水烧成糖汁,芋丝浇上糖汁做成拔丝土豆条。

做好后,她诧异的是,这个上门相公居然要和他们一起吃饭。

“你没喝粥?”田心月蹙眉,“还饿?”

夜边铖淡淡一笑,带有一丝玩笑语气,“怎么?不欢迎我和你们一起吃饭?”

这男人长着毒舌眼睛吗?

对她那点心思一眼见底,被识破,田心月干笑一声,“没有,只是怕你毒素还没清全。”

“先前吐出了淤血,身体里的毒素差不多清干净了。”夜边铖顺势坐在田心月对面陈述。

“既然这样,你的伤再养几天就可以……”

“姐姐,这个好好吃。”田宝偏偏打断田心月的话将土豆拔丝的盘子要拖到跟前,被夜边铖筷子直接按住。

夜边铖严肃的眼神将田宝吓到,傻弟弟不甘的收回手,夜边铖动作优雅,筷子却一点不慢。

刚吃完中饭,田心月就将笋子抹了盐去苦味,腌制了几十十小瓶后,又去田里收了些稻子,偷偷将空间里的熊肉切上三斤,做成糯米香肠,全部放在驴车上,这是田家唯一的一头驴子。

村里家底殷实坐马车,但能拥有马车的寥寥可数,驴车也没几户人家有的,田家还算有点底子,才有头驴车。

“去哪?”夜边铖倚靠门框幽幽的问田心月。

她没料到夜边铖这时候会醒,她也没打算隐瞒,“去市集。”

“去镇上做什么?”夜边铖皱眉,虽是问,已经将东西全部搬到了车上。

“大傲。”田心月喊了一声,大傲直接跳上车昂个脖子喔喔喔叫了几声,你不料鸡爪还没站稳捂热,就被夜边铖直接丢了出去。

“喔?”大傲傻眼,被夜边铖抛出去时撞在篱笆栏上,掉了两根漂亮的羽毛。

田心月侧脸控诉夜边铖,“你干啥呢?知不知道大傲能将你全身啄成窟窿?”

对方笑笑,拍拍手,“你信不信我马上将它变烧鸡?”

“……”

见田心月不说话,脸上满是气愤,脸羞的通红,夜边铖坐上驴车莞尔一笑,“要说保镖,我总比一只公鸡有用吧?”

这倒是!

夜边铖今天还没出,陈婶一家已吓的屁滚尿流,看他配有长剑,出招应该非常狠戾吧……

田心月没说话,跳下车从灶房取了把米洒在地上,“大傲,在家好好看着傻弟,我很快回来,赚钱给你买更多的米,知道吗?”

“喔喔喔!”大傲兴奋的叫了几声就吃起米。

有大傲,田心月倒是不担心傻弟会被欺负,但要提防陈家人偷盗。

田心月临走前交代弟弟要关好门窗等她回来,就和夜边铖去了集市。

集市离古田村有几里路,夜边铖驾驴车经过田地时,忽然车轮卡到了什么东西,夜边铖下车去看。

这时,下田的人都来看热闹,尤其是王狗子家闺女王兰花,古田村出名的骚花,身段婀娜,走路像水晶盘里的珠子抖动个不停,长的也妩媚。

王兰花见到夜边铖的第一眼,眼都直了,恨不得脚下生风直接飞到男子面前。

“呦,这不是田家上门女婿吗?我说心月啊,你可真有福气,大街上随意拉个,都能娶到这么帅气的相公。”

王兰花和田心月平时素无交集,这会表面客气,语气也不乏讥讽,眼眸流转,不忘挑丨逗夜边铖。

田心月不怒反笑,故意倒抽一口凉气,“哪来的酸醋味,不过我被熏的很爽。我就喜欢闻那些嫉妒的发酵发酸的味道,越酸我越爱,继续继续。”

王兰花确实嫉妒田心月,本想讽刺几句,过过嘴瘾,好舒缓一下心里不甘,毕竟像眼前这样男人找不出第二个,比绝世妖孽还要美。

女子有点尴尬,眼睛滴溜一转,她要是被田心月激将,只怕以后都没机会勾丨搭夜边铖了,只有和她走近才方便下手,到时候再好好的朝对方耀武扬威。

“心月,我是真心为你高兴,你瞧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真是误会我了。”

王兰花虚伪笑笑,又朝夜边铖风情一笑,暗送秋波,见夜边铖起身,急忙挽上田心月的胳膊,“心月啊,我正好也去镇上买东西,不如给我搭个顺风车吧。”

话落,王兰花不顾田心月意愿直接跳上车一屁股坐下去。

“喂,不行!你下去,我们有事!”

田心月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女子,古代女子不是都很娇羞柔弱的吗?今天她算见识了。

“算了,都坐好了。”夜边铖淡淡的瞥了一眼王兰花,撂下一句就驾车出了村口。

只一眼,王兰花以为夜边铖对她有意思,屁股还没坐热就按奈不住了直想去勾丨搭。

“哎呀,这里好闷,心月啊,我出去透透气啊。”王兰花笑笑,眼底闪过一抹算计,猫着腰掀帘子走了出去。

“哎呦,里面好闷啊,这位公子不介意我坐你这凉快凉快吧?”王兰花这边问着,那边已经坐下了。

夜边铖脸色难看,不悦反问,“日头这么毒,何来凉快?”

 

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泼辣小娇娘第7章 坠河

王兰花尴尬落了一地,干笑一声,“我就是想问田公子,你怎么会看上心月的?你怎么会去做上门女婿?听说田家已经穷的就剩下两间茅草屋了!”

“……”

王兰花见夜边铖不说话,以为她的话正中下怀,风丨骚发作,放胆忍不住朝对方坐近,满脸娇媚凑到夜边铖耳边,“其实我王家田地多,还有马车,可比这驴车好多了,不如你来我这,我一定叫你吃香喝辣,我……”

话还没说话,女子就被夜边铖吓的噤了声,差点从驴车上栽下去。

夜边铖甩起鞭子朝驴子狠狠一抽,驴子嗷嗷叫了一声朝前狂奔。

王兰花身体惯性没扶稳,额头一下撞在车柱上。

“哎呦喂。”女子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田心月抬起布帘,正好看到王兰花额头撞出个大包,顿感滑稽。

只是她所谓的相公看起来很恼怒,成了猪肝脸,她知道王兰花坐他们车一定别有用意,但不知道这货之前鬼鬼祟祟对夜边铖说了什么,看起来他要爆发了。

驴车猛的刹车,这头驴子不是一般的猛烈,在夜边铖的驾驭下,或许是感受到主人的怒气,野性被放大,冲出好远,眼见就要冲到高粱河里去。

“啊!”

王兰花顾不得额头的疼,发出杀猪般的连连惊吓惨叫,田心月危急下扶住车边儿才不至于被丢进河里。

但王兰花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先被撞,后因驴子冲的太猛毫无预警的停住,直接把她甩进了河里。

“啊,救命啊!”王兰花不会游泳,在水泡子里瞎扑腾。

“你驾车速度这么快做啥?这下倒好,她掉河里了,你去救。”田心月没有一点要救人的意思,直接朝车里一坐。

夜边铖看都不看女人,直接就要驾车继续朝前跑,田心月急忙阻止,“王兰花不会游泳,你不救她会死。”

“是她自己掉进河有没人动她,既然你不喜欢,又何必管她?”夜边铖说的云淡风轻,好像人命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田心月忿然,“不喜欢归不喜欢,人命贵人命,我不会游泳,难不成你让我去救?你就不怕真出人命?”

夜边铖叫驴子停下,转脸迷人一笑,“既然夫人发了话,做相公的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水里,王兰花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一向勾丨搭公子就没有失手,没想到这男子居然这么不解风情,害得自己还摔进水泡子。

这会儿王兰花想发作,但是又不敢,只能扯着嗓子喊,“我说两位能不能等回家再打情骂俏?我快坚持不住了啊!”

田心月回想这女人在村里经常勾丨搭男人,害的好几家妻离子散。

这会儿她环抱双臂,幽幽地看着王兰花,“那你说勾丨搭我男人错没错?掉进河里是不是活该?”

王兰花本想回骂,但怕得罪了田心月丢了小命只能语气软下来,“我……对,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救救我。”

田心月冷笑,“可我相公并不想救你啊,怎么办?”

王兰花一听当时就急了,“不要啊,心月,咱们怎么说都是一个村儿长大的,你就叫你夫君救救我吧,求求你了。”

“哎。”田心月叹息一口,摸着下巴做思考状,“只要你以后能改邪归正,救你不过是分分钟的事,不然你被浸猪笼是早晚的事。”

这会,她没劲再折腾,力气在渐渐抽空,“只要能救我,我一定答应你。”

“救她。”田心月对夜边铖淡淡的要求。

夜边铖没二话,找了根长长的树枝,一把将王兰花拉了上来,脚都没沾水。

王兰花猛烈咳嗽着,夜边铖看都不看她,朝田心月温和的开口,“上车。”

她蹙眉,本想带王楠秦一起上车,但想想也挺糟心,“我们先走了,你还是回家去换衣服吧。”

车子渐远,徒留气的个半死的王兰花。

田心月,我不会让你好过!

一到集市,热闹非凡,夜边铖帮田心月把所有的坛子都从驴车卸下,她端着个盘子在街上到处找人开始试吃。

夜边铖把摊子摆好,走进人群,“你在做什么?”

“不给尝,人家怎么买?现在是动丨乱年间,银子本就不好赚,你当人都傻?”田心月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继续向路人展示与介绍美食。

夜边铖失笑摇摇头,这女人还真是喜欢搞特殊,鬼点子挺多。

之前他迷糊时,就听田心月自语说要发财致富,原来是这么个发财方式。

看着田心月巧笑倩兮的绝美模样,夜边铖心里某根弦被拨动了一下,仿佛激起涟漪的心湖。

本以为会没人光顾,却没想生意火到爆炸,很快摊子前聚集了很多人。

“我来三坛腌笋片,这味道真好,这小娘子的手艺真不错。”一年轻的汉子一下就要了三坛。

“给我三瓶酸辣酱,我家老婆子这几天胃口不好,正好拿这个下饭。”一位驼背的劳尔娜好不容易挤进人群说道。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

“他家的酱菜真好吃,我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酱菜了,我又来买了!”第一笔开张的年轻汉子,又回来了,再次买了三坛子的笋片。

田心月心中暗自高兴,看来她的手艺得到了老百姓的认可,发家致富又多了个门路。

夜边铖也很很高兴,他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田心月发自内心的笑容。

很美!

只是整整一下午,所有的腌制品全部卖了出去,居然赚了五两银子。

田心月买了一些肉还买了一些必需品,尤其是大澡盆,夜边铖负责跑腿拿东西,跟班了整整一下午才回来。

经过村子时,正好看到王兰花找上门,那样子哪还有半点之前矫揉造作的样子?简直横冲直撞,来势汹汹。

“田心月,我说你就是这样教育你弟弟的?瞧你弟弟看的好事!”

真是泼妇一声叫,全村都来到,这会田家被围的水泄不通……

“怎么了?”田心月蹙眉问道。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泼辣小娇娘第8章 各执一词

“叫嚷什么?有什么话不会好好说吗?”

田心月回到了家,看着周围围上一圈儿看热闹的人,自己的傻弟弟田宝站在中间,都快要哭了,显得弱小又无助,她一瞬间怒火中烧,语气都变得有一些急躁。

“你家弟弟偷了我家的稻子。这件事情你该怎么说?无论如何,当着这么多父老乡亲的面,你也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吧。”

王兰花看着眼前的人说道。

她脸上的神情也是带着愤怒,旁人看了会觉得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委屈,才会这样生气。

“你先把事情说清楚,这件事情还没有一个所有人就直接说我家弟弟投了稻子,难免时有失公允吧。无论如何,这件事情既然涉及到了两方的人,总不能只听你一面之词,偏听偏信不是。”

田心月虽然生气,但是知道生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看着在场的人不急不缓的说道。

傻弟弟看到姐姐回来直接躲在了田心月的背后,不敢出声。

虽然这件事情并不是他做的,但是因为心智不成熟,所以惧怕这么多人过来指责。

“别害怕,有姐姐在呢。”田心月对着傻弟弟田宝安慰道。

田宝看到田心月回来原本害怕的心也安心了许多。

“既然你说是我家田宝偷了你家的稻子,那么你可有证据,若是没有证据的话,你这可是诽谤呀。”田心月淡淡的开口对着王兰花问道。

旁边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

本来村子就不大有屁大点儿事儿都会引起一堆人的关注,这里的百姓也是无聊,日常也没有一个消遣的东西,所以去教人家的舌根,或者是看人家的笑话,是最大的消遣娱乐方式。

“你去看一看,我家的稻子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一家离开稻田之后,有人看到你家田宝过去我家稻田,等我们再回到稻田的时候,到天就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里面稻子被人偷走的那么多。”

“田宝,告诉姐姐你去过她家的稻田吗?”田心月不相信这件事情是田宝干出来的。

田宝虽然傻是傻了点,但是心地总得来说还算是善良,况且这样的事情也是没有任何理由去做的。

“姐姐我没去过。我只不过是路过那边玩儿了一会儿而已,并没有去弄稻子。”田宝的解释是由一些显得苍白。

但是在田心月这里就已经足够了,确定田宝没有去过就已经可以了。

“田宝虽然心智不成熟,但是是不会做出来这种事的,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人,田宝也算是大家都看着长大的,这样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大家都应该知道的。”

“虽然我们家里头现在过得并不是很好,但是日常的生活却是勉强可以支撑的,还不用到偷窃的地步去做事情,去维持生活。”夜边铖站了出来看着大家淡淡的说道。

夜边铖的话并不能服众,王兰花听到夜边铖过来帮助田心月辩解,立刻就炸毛了。

“你是她相公,你们拜过堂成过亲的,你自然是站在她那边的,但是她弟弟是什么样的,你又怎么清楚,你也只不过刚过来这里几天而已,怎么就能够保证他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王兰花不放过任何一个攻击田心月的机会,对这夜边铖咄咄逼人的说道。

“就算是她真的做出了什么,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你也是会站在她那边包庇她的,你的话根本没有任何能够取信于人的地方。”王兰花看着夜边铖说道。

在场的其他人也觉得王兰花说的有道理,也跟着在下面纷纷议论。

“我觉得这田家姐弟真的是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如今他们生活过的这么艰难,若是想要偷一些稻子的话,也不足为奇。”

“我可不这么觉得。就算是真的的话,那么也不至于被人发现这大白天的去偷阿。”

“生活都过不下去了,管他白天黑夜呢。”

看热闹的村民们并没有顾忌田心月的心情,在一边指指点点。

田心月现在也没有心情去跟这些人计较,事实是最能说话的,只要田宝没有做这件事情,田心月无论如何都会去证明田宝清白的。

“既然现在大家各执一词,那么不如我们去稻田那边看一看损失如何,这样子的话,就算是有了结果,也知道这结果是怎么样的。”

夜边铖站出来看着在场的众人说道。

夜边铖的话虽然简单,但是却格外的有信服力。

他站在众人当中,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但是夜边铖的气场却让所有人不自觉地被他吸引而去。

“去就去,你们看了我家田里面的损失就知道是不是这个人偷的我家稻子了。”

王兰花并不想要就这样松口,好不容易有一个能够将田心月姐弟两个人搞臭的机会,怎么能轻易的放过?

“在场的各位父老乡亲,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还希望大家一块儿过去,也权当是帮我们做个见证了。”田心月看着在场看热闹的这些人,对着他们说道。

“走吧,一起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田心月和夜边铖并肩而行,走在人群当中。

王兰花虽然气愤,但是却知道眼前的情况,对自己是有利的。

一旦夜边铖看到田地里边的损失,那么田氏姐弟两个人都会难辞其咎,自己有人证物证,无论如何,这两个人都是要被搞臭名声的。

到时候没有了田心月,夜边铖就是自己的了!王兰花在心里边默默地想着,丝毫忘了之前自己被丢到了水里边的事情。

王兰花一心想要将这两个人分开,就算是夜边铖现在是帮助田心月的。

但是王兰花看得出来,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很深的感情,如果自己能够把握住机会趁虚而入的话,夜边铖一定会成为自己的人。

王兰花认为对比田心月而言,自己家大业大,如果做上门女婿的话,夜边铖一定是会选择王兰花的。

 

泼辣小娇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泼辣小娇娘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泼辣小娇娘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