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游前瞻 > 全才神医高手杨羽林紫琪全文免费阅读 杨羽林紫琪小说大结局试读

全才神医高手杨羽林紫琪全文免费阅读 杨羽林紫琪小说大结局试读

2019-12-03 11:48:52来源:zzy发布:林紫琪

杨羽林紫琪小说《全才神医高手》精彩章节推荐

全才神医高手 第18章 居然是真的

杨羽打车回到林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正是吃饭时候,叶家人应该正在吃饭。

杨羽想了一下,将戴在腕上的江诗丹顿摘了下来,装回表盒,随手放在玄关穿衣镜的台子上。

他在林家就是个一无是处的赘婿,忽然戴块几十万的名表回去,会引起群体反应的。

杨羽自己都觉不可思议,几天之前自己还在为了十万块妹妹的救命钱下跪求人,转眼间,就能解决一百多万的欠债纠纷,还戴上了几十万的世界名表。

真是造化弄人啊。

走过客厅,果然客厅里空无一人,倒是饭厅里有人说话。

杨羽转向饭厅,果然林家人都在吃饭,林红鸾和谢峰身后摆着不少礼品,看来是因为假壶的事儿来给林家二老赔罪的。

而他们显然也获得了原谅,因为林家人的满脸笑容,都是在看到杨羽之后才戛然而止的。

“杨羽回来了,快过来吃饭吧。”林良民算是林家对杨羽还算客气的了,加上今天早上误会了他,多少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打了声招呼。

而林紫琪虽然没说话,但是看到杨羽终于回来,眼神中还是有了一丝欣慰。

吕碧池见林良民居然招呼杨羽,顿时不满,“用你说嘛,这个白眼狼什么时候饿过,你不让吃自己都会过来抢着吃。”

林良民皱了皱眉,“都是一家人了,何必说这些有的没的。”

“为什么就不能说?红鸾和谢峰对我好,我就是要向着他们,白眼狼目无尊长,我说还不能说嘛。”

林良民叹了口气,只好闭上了嘴。

谢峰蹬鼻子上脸,“妈,你放心!白眼狼不照顾您,有红鸾和我呢,我们肯定会照顾您一辈子的。”

吕碧池冷笑一声,“你们孝顺,别人可不孝顺,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还吓唬我的,张口就和紫琪离婚,闭口就不再回来,我女儿要不是为了冲喜转运,你当我舍得嫁给你了?”

林紫琪皱眉道:“妈您少说几句吧,杨羽你也坐下吃饭……”

林红鸾弯了妹妹一眼,“你心疼了?你这如意郎君昨天刚刚吃了妈的雪灵芝,都说那玩意儿金贵着呢,少吃个一顿两顿饭,也饿不死。”

林紫琪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知道若是再维护杨羽,接下来大姐两口子和老妈吕碧池带来的反击将会更猛烈。

没办法,谁让杨羽是烂泥做的阿斗,真的扶不起来呢。

不过她想息事宁人,吕碧池可不肯。

她一想起她的养颜美容的雪灵芝,居然被杨羽这个饭桶给吃了,就气的不行。

当然,她是不可能去考虑那雪灵芝是怎么来的呢。

“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雪灵芝你吃就吃了,我也不会让你再吐出来。”

“我只问你,让你去蓬勃企业要得债呢?一整天了,别告诉我你空手回来的。”

“你要是想在我林家吃上饭,就必须给我拿出成绩来。”

林良民一听,别说杨羽,自己都是要不来蓬勃的那笔债的,听老婆的口气,似乎杨羽就别想能在家吃饭了,立刻说:“昨晚那不都是气话嘛,怎么还就认真了,你快让孩子吃……”

吕碧池恼火了,将勺子在桌上重重一敲,“你也造反了是不是?你要和这白眼狼一起对付我是不是?”

“我告诉你林良民,今天要是不把这个白眼狼的嚣张压住,明天他能上天你信不信?”

林良民吓得再不敢吭声了。

谢峰笑着说:“杨羽要是能把那笔钱要回来,我就给他舔鞋了……”

杨羽轻叹一声,从口袋里拿出那两张支票和几张欠据,推到吕碧池面前。

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是一百五十六万的欠款支票,这是蓬勃企业的补偿式先期付款支票,他们答应如果以后再有交易,可以从这里先支出,来做以前占用资金的补偿。”

“不过我没有答应,你要是同意的话自己和他谈。”

杨羽淡淡地说完,有意无意翘起二郎腿,“现在,有人愿意舔鞋就来舔吧。”

杨羽这话说完,林家所有人都沉默了。

“哈哈!”谢峰最先笑了出来,“就你?你要有那本事你还用这么窝囊嘛?”

伸手拿起桌上的支票和欠据,“肯定是假的,现在社会上这些造假证书假发票的多着呢,我家门口今儿还被人贴了张做假票证的小广告。”

“我可告诉你杨羽……”谢峰在灯光下仔细审视着票据,“造假支票和其他票据可是犯法的,你就算要不来欠债,家里也不会把你怎么地。”

“你就是个窝囊废嘛!能把你怎样,但是你要是造了假,这可是坐牢吃官司的大事。”

杨羽撇了撇嘴,懒得跟他口角。

一旁的林紫琪始终在对杨羽察言观色,当看到杨羽这种表情,就以为他示弱了,也就是说,杨羽这些支票欠据等票证确实假造的。

不由地恼怒出声道:“杨羽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中午一再跟你说,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我会跟妈沟通的。”

“可你就是不听,偏偏要去弄这些假东西来骗人,你当大家都是傻得嘛!”

杨羽无奈地说,“这就是真的,是郑强华亲手给我的。”

林紫琪失望地摇摇头,虽然昨天开始杨羽有了一些进步的表现,但是郑强华是什么人,能把杨羽捏成渣渣的强人,杨羽这句话使得林紫琪更加的不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吕碧池从谢峰手里拿过支票和欠据,随便看了看,“居然连自家人都骗,杨羽你行啊你。”

“别说我不给紫琪面子,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你今晚在客厅跪一晚上,我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

林良民刚要说话,被吕碧池一瞪眼,又缩了回去。

“不然你就给我滚蛋,再别进我家大门。一个垃圾窝囊废,能从郑强华手里要回债来,你骗鬼呢你。”

林良民也立刻说道:“杨羽你这事要是这么做确实不对,赶紧认错道歉,我再给你求个情,跪半晚上就可以了。”

杨羽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找到一个网址,在家庭群里群发出去,“你们自己上相关网站查吧,要是国家官网也跟我一起骗你们,那你们就只好认了。”

“倔!犟!看一会儿怎么打你脸!”谢峰嘴里不屑的骂着,一边迅速上网查询。

“咦,不对。”谢峰警惕地看杨羽一眼,噼噼啪啪的敲屏幕,查网站真伪。

“居然是真的……”

“什么?真的?不可能!”已经对杨羽嗤之以鼻,准备起身回房间的吕碧池抢过手机。

“是真的……”谢峰用手指着屏幕,“票据编码,金额,法人姓名都对的上。”

吕碧池立即按照号码将支票进行转存,不大一会儿功夫,手机短信显示,一百五十六万金额转存成功。

林红鸾两口子和吕碧池都是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杨羽这个窝囊废,居然真的就能把钱要回来。

林良民倒是很高兴,“杨羽不错,最近办事是越来越有谱了。”

杨羽对他并不反感,微笑点头表示感谢。

然后转脸对吕碧池说:“这一百五十六万,不知道够不够我这一年在林家吃喝住的费用?”

吕碧池脸色铁青,虽然这笔资金相当重要,等于自己美容院一整年的收入了,但是杨羽这么逼着表态,心里还是十分不舒服的。

低声嘀咕道:“小人得志的样子吧,也不知道怎么撞大运了。”

杨羽又转向谢峰,“我这鞋早就脏了,也不知道谁想舔呢。”

谢峰满脸通红,转过头去,看也不看杨羽一眼。

吕碧池看着谢峰委屈尴尬的脸,心里十分不忍,说道:“你别以为你撞大运要了一次债就了不起了,尾巴都上天了。告诉你,你比姐夫可差远了”。

杨羽直视着她,“我问你我还欠你房饭钱嘛,我是不是可以和林紫琪离婚了?”

吕碧池恨死了杨羽的趾高气扬,却又无能为力。

只好像谢峰一样给他来了个不理不睬。

杨羽轻蔑地一笑,对林紫琪说:“麻烦你明天带着身份证,户口簿去民政局。”

林紫琪从他的支票被证明是真的就一直没有说话。

听了他这话,脸色忽然变了,将手中筷子摔在桌上,“你说离婚就离婚了?我早说了就要离婚也是我提才可以。”

“你凭什么先和我提离婚。”

“你要是真有本事了,你就去把西山人家给我拿回来,把我林家丢掉的脸面再拿回来,我就答应你。不然你就只能等着我来跟你提离婚!”

全才神医高手 第19章 这本来就是我的

西山人家是坐落在龙岩市中心绿湖公园的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

因为地处市中心,风景又好,有山有水有人流,所以曾经风靡一时,差点成为龙岩市低价最高的一个高档小区。

林良民十几年前就是这个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商,可惜由于某些不可预见的原因,项目中途流产,导致到如今西山人家也没有完成开发。

以林家目前的经济实力,只怕永远也完不成这个项目了。

他成为了林家所有人印在心口的一个痛。

林紫琪说出这个条件后,就生气的起身回房间了。

其他人都是看热闹的心态看着杨羽,这么高难的条件,你这个废柴赘婿该做不到了吧。

杨羽想了一下,对待林紫琪还不能太过分,毕竟他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他决定今晚留下来住,看看有没有其他的选择。

林家人厌烦他,所以他想和林紫琪离婚,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不让林家在外面丢脸,因为自己而下不来台。

就算林紫琪再看不起他,讨厌他,他也不愿意她被人家说三说四。

可是林家人并不能理会他的一番美意,反而是变本加厉的为难他。

要是一周以前,一提起西山人家,杨羽根本想都不敢想,那就不是他这个层面可以想象的事情,但是现在,已今非昔比。

杨羽回到自己房间,打坐练了一会儿“噬魂诀”,

下午在蓬勃企业,因为长久的打斗,杨羽发现“噬魂诀”新开发出一项技能,就是脑海中会出现一些神奇的符文一类的东西。

而且虽然从未有过类似知识,但是自己却天然就认得这些符文符号代表的各项含义。下午给郑强华画的那个符就是杨羽的第一个符文杰作。

练了一会儿收功,正准备去洗漱,忽然听见里间并没关严的房门内。

林紫琪打电话的声音,“静静,小慧,明天我们去25小时消遣一下吧。”

“我请客可以,条件是你们要带几个帅哥来,我这些日子过得太苦逼了,我要放松……”

“……对呀,越帅气越好。”

林紫琪毫不掩饰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对这些话她根本不必忌讳,不过感觉到杨羽投过来的目光,立刻“啪”地一声把门重重摔上。

杨羽多少有些生气,不过还是忍了下去。

这一夜都没怎么睡踏实。

第二天早上,客厅里忽然传出吕碧池大呼小叫的声音,杨羽和林紫琪都吓了一跳,连忙双双冲到客厅里观看。

原来吕碧池和林良民发现了昨晚杨羽随手放在玄关镜台上的江诗丹顿名表。

“天呀!居然是江诗丹顿。崭新的,这是刚买的。”

“听说这表能值几十万呢。怎么随随便便就放在这儿了。”

吕碧池仿佛见了鸡的黄鼠狼,整个人都有了神采。

“哦,这表¬--¬”杨羽犹豫着是不是把表拿回来,可惜吕碧池根本就没理他。

“紫琪,是你给你爸买的礼物?”

林家人每年也不少赚钱,车子房子都不错的,又有些许古董,花销巨大,所以基本没什么富裕现金来买这些奢侈品。

林紫琪苦笑:“我倒是想买,我赚的钱都给你了,哪里买得起这几十万的东西。”

吕碧池点头,“嗯,真委屈我二女儿了,每个月还要花钱养白眼狼。”

“那就肯定是你姐夫买来孝敬你爸的了。这俩孩子也不容易,昨天就拿来不少礼物了。”

林良民小心翼翼的说,“也不一定是送我的吧,你看人家特意摆这了,你别说的人家不好意思自己戴了。”

吕碧池非常确定地说,“不可能,他自己买就自己戴了,放在这儿干嘛?”

“就是买给你的,结果昨天被这个白眼狼搅得忘记了。谢峰这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说着把表拿出来套在林良民手腕上,神采飞扬,“还别说,正合适,看来你还真说对了。”

林良民也高兴了。

杨羽大是尴尬,不知道怎么往下接,看着林良民这么高兴,怎么也不好意思这时候走过去给他摘下来。

“喊他们出来问问。”吕碧池说,昨晚她留下林红鸾和谢峰打麻将,晚了就没让他们回去,反正家里房子够大,房间很多。

“谢峰呀!小峰!”吕碧池大呼小叫的,有意要在大家面前削杨羽的面子。

“这块表是你给你爸买的礼物吧?”叫喊声中,谢峰和林红鸾穿着睡衣就走了出来。

“妈你喊什么啊,还没睡醒呢。”林红鸾揉着眼睛,不满的说。

“没喊你,我喊小峰呢。这块表是你买给你爸做礼物的吧?”

吕碧池喜笑颜开的看着谢峰说。“啊这表呀,江诗丹顿的呢!”

谢峰看了林红鸾一眼。两口子互相对视,仿佛明白了什么。

“你们这俩孩子也真是,昨天就没少拿礼物来了。”

林良民不忍的说,“这又何必呢,这表得不少钱吧?”

林紫琪落寞的看了杨羽一眼,心想什么时候你能也送我父母一次这样贵重的好东西呢,这样他们也就不会再看不起你了。

“这孩子,就是爱弄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吕碧池看着谢峰,目光满是满意和喜爱。

谢峰和林红鸾再次对视一眼。

谢峰说道:“看您说的,那不就是孝敬我爸一块金表嘛,也没啥了不起的。本来还想给您个惊喜的。”

说着手里暗暗使劲,林红鸾也立刻说“是呀,这不是想一天给你们一个惊喜嘛,昨天礼物,今天就送名表了。”

“是呀,爸妈,你们高兴就好。”

吕碧池用手顶着林良民,“怎么样?我就说嘛,就是他们俩孝敬的。”

“好,好孩子,谢峰你很好。”林良民高兴地说。

“爸,看您说的,我们是因为前天那个紫砂壶的事儿,对不住您了……”

林红鸾借题发挥,要把前天的事情一起摆平。

“你这孩子,我跟你妈就没怪过你们,你们也是被人骗而已。”

事到如今,杨羽也不好意思就去把手表要回来,为免尴尬,转身想要离开。

哪知道吕碧池却不肯放过他,“谢峰这孩子我是一致看好的,倒是某人吗,我是一直不看好的,做了一年的窝囊废,好容易做出一点而小事情,尾巴立刻翘到天上去,这不服那不服的。”

“你真有本事,也买块好表来孝敬我。”

吕碧池翻着白眼,对杨羽说:“你还看什么,我就是说你呢。看看你姐夫是怎么做的?”

“都是我的女婿,为人处世可大不一样,你也好好学学吧。”

林紫琪小声说道:“妈,昨天杨羽刚给您要回了一百多万的欠款呢,你还要什么呀。”

“那是给我要的嘛?那是给他自己要的,他自己说要走,我才给他算的那笔账,我可没求他去要。”

“不然他这一年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住我的,哪一样东西不是要钱的?”

林红鸾也哼一声说,“就是,好容易有个妈能用的雪灵芝,好家伙还让他自己给吃了。”

“那是你们不信,我给你们你们谁要吃了?不是都说臭死人?”杨羽想起这事也来气。

“哎呦你还有理了,你是送人的嘛,妈不要你就再给呀,难道要她求你。”林红鸾瞪着杨羽。

“行了行了都别说了,说起这个我更来气了,我就问你,几十万的买不起,几万块的买不买得起?”

吕碧池点着杨羽的鼻子说。

杨羽懒得理她。

林紫琪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很窝囊,怒哼了一声。

“行了别吵了,来看看我这新表,怎么不走呢?”

林良民半是解围,半是认真的说。“谢峰你看看这是咋回事?”

吕碧池机灵的说,“是不是该上发条了,老式的机械腕表都要拧发条的。”

谢峰也凑过来看,“不会吧,我看看。”

几个人咕哝了半天,江诗丹顿依然不肯走动。

“怕不是坏了吧?”林良民疑惑地说。

“不可能,几十万的表,刚买来就坏了?又不是假的。”

吕碧池也疑惑的看了谢峰一眼。

谢峰不敢接话,从表盒里翻出英文说明书看起来。

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块名表走动起来。

林良民怒道:“谢峰,怎么回事,你给代理商打电话,怎么几十万就买了块坏表回来。”

谢峰含含糊糊不敢答应,表不是他买的,他既不知道经销商电话,又没有证明表明这表是自己买的。

杨羽叹了口气,走过来拿起手表。

“你干什么杨羽?”吕碧池紧张的说,“这可是几十万的东西,你可别给弄坏了。”

林紫琪也慌了,本来杨羽就不受待见,如果这块表再被他弄出问题了。那他以后在家中的地位将会越来越惨。

杨羽说道:“这是指纹热感应式解锁方式,必须是表主本人的指纹才能解的开。”

他说着将手指贴在感应区,然后又按了一下。只听“滴答”一声轻响,手纹解锁成功,秒针开始滴滴答答走了起来。

“那你怎么就解开了?”林良民奇怪的问。

“因为这块表就是我的。”

全场立刻寂静下来。

全才神医高手 第20章 过不了我这关

谢峰和林红鸾满脸铁青,半羞半恨的离开林家。

杨羽的解开谜底,把这两口子脸打的毫无人色。

什么为了赔罪,什么客气客套,都是扯淡。

他们是颜面扫地了,杨羽倒是很解恨。

不过林良民也是白高兴了,比谢峰两口子好不了多少的吕碧池报复般给杨羽安排了一大堆保姆干的家务活。

这还不算,还没事找事的又骂了他半天。

到了晚上林紫琪要去和朋友玩儿,也被吕碧池要求杨羽必须跟着同去。

林紫琪当然不乐意,但是吕碧池坚决要求。

她的意思很明显,她是知道林紫琪约的两个朋友是有多么看不起杨羽的,所以特意要让杨羽去遭遭罪,受受林紫琪朋友的侮辱,好出她自己的一口恶气。

林紫琪和杨羽只好妥协。

两人一路出门,上车,开车走,谁都没有说话,车内空气冷冰冰的。

林紫琪不说话,杨羽也就不吭声,只是一心观察着林紫琪右手腕上戴着的那串桃木佛像手链,这东西上面的邪气愈发厉害了几分,已经笼罩住林紫琪的下半身,这么下去再有个四五天,林紫琪就将被这煞气包围,丧命于灾厄之中。

杨羽冥思苦想破解之策,脑海忽然闪出一个新的符文种类,叫做“祛邪符”,正式专克此类的煞气侵蚀。

可惜车上没有纸笔。杨羽闭目凝息,用手型捏出几个“祛邪符”,设定为不可消散,凭空丢在林紫琪车内各处。

虽然没有纸笔写的符文那么作用明显,但是起码也能发散一些围绕林紫琪的恶意满满的厄煞。

忙活了一会,邪气已经大为消减。

杨羽这才舒出一口气。忽然手机叮咚响了一声,一条信息发了过来,却是郑强华发的。

郑强华昨天回去找到了那张符,带着出门,却是依然免不掉各种祸灾,唯一的好处就是灾祸造成的后果貌似减轻了很多,但是情况已很危险,他的人几乎快要崩溃了。

杨羽知道那是第一天,他的符文还不够威力,加上被扔进垃圾箱过,所以减低了大部分威能。

“明天我去看看。”杨羽回复他。

“不行!我快受不了啦!你现在在哪里?”

杨羽苦笑,只好把此行的目的地发给他,等他一会儿来找。

“是古慧欣约你了?”林紫琪冷眼旁观,心中十分不爽,终于忍不住问。

“你想去就去吧,我自己去见朋友。”

杨羽一愣,“谷姐?不是,是郑强华,他问我另一张支票的事,我让他自己跟你妈去谈。”

林紫琪听说不是古慧欣,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你昨天要债,也是求古慧欣帮的忙吧?”

“那是我自己去办的,并没有找她。”

“你说实话会死?”林紫琪又爆发了,“就凭你?你怎么会让郑强华那样的大恶人还你钱。”

“郑强华的车出问题了,我帮着他推了好一会儿,才推到修车处。”

“他挺高兴的,人家是大富豪,根本不在乎百八十万,这才还了我钱。”

这时的林紫琪刀枪不入,说实话是不能信的,所以杨羽就编了个理由。

想不到这个编的理由林紫琪倒是信了。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要的回来那么多钱?这么说,郑强华这人还不错了。”

“怎么说呢,也就那样吧。”杨羽不置可否。

“杨羽你记住了,以后少去招惹古慧欣,她可不是省油的灯。”

林紫琪看了杨羽一眼。“你没见那天马鸣怕她怕成什么样?这种女人你惹不起,翻脸比书还快。”

杨羽疑惑地说,“不是吧,我看谷姐那人很好的。”

林紫琪恼了,“好个屁,我说的话你到底听不听?”

杨羽笑了:“我当然听。”

“那块表是不是古慧欣送你的礼物?”林紫琪忽然想起这件事来。

“表是郑强华送我的,你不信可以查产品编码,都有购买人信息记录的,便于将来产品维护。”

一番解释下来,林紫琪的脸色舒缓了不少,却还是说了一句,“我才不查这些破事,她有钱养你就养你好了。”

杨羽又是一笑。

不一会儿,车子来到二十五小时迪吧会所。

这里装饰华丽,满墙的彩灯流光溢彩,好多衣着时尚的男女来来回回进出。

两人找地方停好了车。刚好看到一辆兰博基尼也停了下来。

两个漂亮时髦的大美女下了车,这两人都是高贵冷艳,穿着名贵的性感晚礼装,露出白皙丰满的肌肤,看的好多人自惭形秽。她们正是林紫琪关系最好的两个闺蜜,一个叫梁静静,一个叫岳小慧。

“紫琪,好巧啊。”两女欢笑着跑过来和林紫琪拥抱。

梁静静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杨羽,满眼的鄙视。

“我们姐妹聚会,你跟过来干嘛?”

“是我妈一定要他来的,我也烦呢。”林紫琪连忙解释。

“来就来吧,为什么不能穿的像样一点儿?”

梁静静还是很不高兴,她们姐妹三个全身上下穿的都是大名牌,尤其是她,一身衣服没有十万也有七八万,而杨羽一身衣服加上鞋子也不到三百。

杨羽尴尬一笑,并不做声。

岳小慧连看都不看杨羽一眼,挽起两人手臂说:“我们先进去吧。”

三人并肩走到门前,岳小慧站住,等杨羽过来,拦在他面前。“杨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早点放手吧。”

杨羽问,“你什么意思?”

“你冲完喜就赶紧离婚,不要耽误我朋友的大好青春。听懂了?”

“我离不离婚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当然和我有关系。”岳小慧高傲地抬起下巴,不屑地看着杨羽,

“你就是没本事的窝囊废,你根本配不上她的。”

“我们这种人过的生活,你根本就适应不了。离开她才是最好的选择。”

“岳女士!你太自傲了,我也没你说的那么不堪。”

“大家都是龙岩人,都不瞎,往下看好了。”

杨羽不卑不亢地说,“终有一天,我会在龙岩富甲一方,你只要不死就看的到。”

杨羽说这些话时整个人其实都变了,一股强大的威压镇的岳小慧说不出话来。

“至于所谓你们的生活圈,实话告诉你,要不是紫琪的妈妈,我根本就不想参与进来。”

“而我离不离婚,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算老几?真可笑。”

“你你你……牛皮吹得挺大,看看你的衣服吧,我告诉你杨羽,你想娶紫琪,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吧。”

岳小慧惊慌逝去,眼神中透露出一股自信。

全才神医高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全才神医高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全才神医高手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