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林岑雪赫连峙免费阅读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林岑雪赫连峙免费阅读

2019-12-03 11:53:46来源:WXB发布:千羽兮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好鲜美,好甜

男人在她沉思的时候,也来到了她的身边,一只手将她按倒躺在床上,他便迅速的将她压制住,看着她眼中那抹恐惧的神色,女人终究是女人,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是会害怕。

“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如果是要吃了我,那我请求你,先把我的脖子咬断吧!”岑雪想了一会,横竖今天都是一死,还不如给自己一个痛快,以免受罪。

语毕,岑雪将脖子一扭,紧闭上双眼,等待着疼痛与死亡的来临,男人冷眼看着身下这个傲慢无理的小女人,该说她是太聪明懂得顺从?还是该说她太笨急着去送死呢?

月圆之夜,便是他化身为魔鬼的夜晚,白皙的脖颈就在眼下,他现在只需要跟往常一样,闭上双眼的咬下去便可,可不知为何,今夜的他心神有些混乱,好像是在看到她哭泣的那一刻开始的。

时间一点点流逝,地宫外下起了倾盆大雨,男人在黑暗中的一张脸,也渐渐的变得越来越苍白,他需要血,他需要血……

不能再等了,男人拉起她的一只手臂,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张口便咬了下去,岑雪一直紧闭着双眼,还以为他会咬自己的脖子,没想到他竟然咬她的手臂,疼痛的感觉从手臂上蔓延开来,让她忍不住的哭喊着:“好疼……求求你停下,不是说好给我个了结吗?这样真的好疼……求求你……”

她的血好鲜美,好甜,没有一丝鲜血的腥味,男人贪婪的喜欢上了她的滋味,任凭着她在黑暗中哭喊请求,他却无动于衷的继续吸取着她甜美的鲜血。

失血过多的岑雪,大脑的意识越来越涣散,嘶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弱,直到她快停止了呼喊,双眼沉重的闭上,安静的躺在他的身下,任由着他吸食身上的生命来源。

男人听不到她的哭喊声,便立刻停下了自己的举动,看着身下的小女人,脸色苍白无血色,一点生气都没有,在看看刚才被他咬过的手臂,伤口处一片淤青,看来是他刚才太陶醉于她的甜美了,将她身体里的鲜血吸取过量,才会让她失血过多的暂时性昏迷。

男人舔了舔嘴边余留下的鲜血,慢慢的俯下了高大的身躯,轻舔着她白皙娇嫩的肌肤……

不管是她的鲜血,还是她的身体,都带给他一种史无前例的美妙滋味,男人贪婪的想在她身上获取得更多,撬开她的贝齿。

昏迷中的岑雪,根本就不知道此时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男人已经将自己身上的障碍物褪下,让他们彼此间能坦诚相对,口中那甘甜美妙的滋味让他陶醉,他从不知道,竟然会有如此销魂的女人存在。

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这个女人从头到脚都令他着迷,他一定要得到她,从心底征服她,不过,现在他首先要让她成为他赫连峙的女人……

“唔……嗯……”岑雪那生涩的娇躯,被撩拨得浑身发热,迷迷糊糊间,她觉得身上好像有一把火在燃烧着,让她难受的嘤嘤低吟出声。

男人邪恶的在她脸上舔了舔,低头在昏迷的岑雪耳边低喃了一句:“想不到,你的滋味是如此的美妙!”

“啊……”男人的话刚落下,昏迷中的岑雪顷刻间惊醒,痛楚,让她伸手在他的手臂上奋力一抓,几道血痕立刻涌现在他的手臂上,男人看着她一脸痛苦的醒来,虽然心里有半分的怜惜,但他还是继续着!

“小东西,你醒了?想不到你的身体可以让孤如此痛快!”他后宫的嫔妃美人众多,可没有一人能带给他这样的兴奋。

男人的话音刚落,岑雪便觉得要痛苦的昏死过去,她拼命的挣扎着,可男人依旧无动于衷!

第5章 :继续,他的疯狂

“啊……你这个吸食人血的恶魔,放开我,你放开我……”岑雪痛苦的哭喊着,身体不断的颤抖。

不管岑雪怎样的哭喊,男子还是跟开始那般,对她的哭喊无动于衷,此时的他沉醉于她美妙的感觉,那份销魂让他一再的失控,她那楚楚可怜又带着倔强的眼神,让他更想深深的占有她……

岑雪知道,自己再怎么求他,他都不会放过自己,紧闭双眼,屈辱的承受着他的侵占,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在她身上奔驰的男人又是谁?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不知所措,眼前一黑,便再次失去了所有意识!

看到再次昏厥过去的她,男人依旧继续着他的疯狂。

如此诱惑人心的小妖精,直接杀了太可惜,伸出略显粗糙的手指,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仔细的打量着已经昏厥过去的岑雪,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一个满意的计划!

古色古香的房间内,一张软榻锦被的檀木雕花床上,岑雪缓缓的再次张开疲倦的双眼,看着这陌生的环境,她稍稍的挪动了下身体,但身上立刻传来一阵酸胀的疼痛感,让她不觉的皱紧了眉头。

昏迷前的记忆瞬间涌现在眼前,不过看看四周这环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天爷是不是在耍她?每次醒来都是在这种地方,那么等会她是不是又要被莫名其妙的带去某个地方呢?

无巧不成书,她刚想到这,这次门又被人从外边推开了,她以为会进来一群太监什么的,看着进来的人,竟然是两名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不过她们的打扮有些奇怪,身着素纱罗衣长裙,头上还梳了发髻,虽然她不是历史学家,但这些基本的常识,她还是懂得的,现代人除了演戏作秀之外,谁还会去弄这样的一身打扮!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呀?”两名宫女将手里端着的食物放在八仙桌上,岑雪看她们都是孩子,便趁机礼貌的向她们打听,也许能在她们口中得知发生了什么事。

两名宫女互相对看了一眼,其中一个看似年纪稍大些的女子,走到岑雪的身边,必恭必敬的回答:“姑娘,这里是位于伊斯顿大陆的楼兰国,这是楼兰国的王宫,奴婢叫文清,她叫文杏,奴婢们都是这后宫中的宫女。”

“楼兰国???”林岑雪听完这话,大脑中全是问号,难道这又是一场梦境吗?

“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手臂上的伤口疼,奴婢给你带了药过来,这药消肿止疼可有效了,让奴婢来为您上药吧?”宫女文清见她突然不说话了,机灵的拿着一个精致的瓷盒走到她身边,刚想把被子拉开,岑雪就紧张的拉紧被子往床角里躲。

“你要干嘛?”岑雪提防着打量着眼前这两个丫头,楼兰国?王宫?她们说的话,实在是太诡异了。

楼兰国是一个消失在历史上的文明古国,从公元前176年以前建国,到公元4世纪前后消亡,距今粗略估计有1600年的悠久历史,刚才那丫头说的楼兰国,是不是就是历史上那个神秘消失的古楼兰呢?

无论如何,这也实在是太荒谬了吧?

不过,想想她在那海啸中醒来后遇到的一切,还有她手臂上的牙印和这浑身酸胀疼痛的感官,她能确定,那昏迷前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她真的被那群太监送进了地宫,被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男人吸了大量的血,还被他该死的侵犯了,可恨!

两个小宫女看着她这诧异的模样,刚才那名回答她的宫女又进一步的告诉她:“姑娘,这里是伊斯顿大陆,在这片土地上有三个国家,其中最富强的就是我们楼兰国,其次是东瓯和天晔,周边荒凉的地方,还有许多的外族部落分布在各地。”

再次听着这小丫头的话,岑雪好像明白了什么。这里根本就不是中国历史上那座神秘消失的古楼兰城,这是伊斯顿大陆上的楼兰国,而这伊斯顿大陆根本就不存在于中国的历史上,更没有东瓯和天晔这两个国家的记载!

第6章 :今晚,绝不放过她

难道是她在那场世界灾难后,被神秘的力量带到了另外一个空间的国度去了吗?目前最能解释这一切的,就只有这个说法了。

两名宫女站在床前,看着她呆呆的好像在想事情,也不敢上前去打扰她,静静的站在一边,等着她的吩咐。

回过神来的岑雪见她们还在,肚子突然发出咕噜咕噜的预警声,算一算时间,她好像好久都没吃过东西了,可真把她给饿坏了。

看着她们刚才端进来的东西,她就更饿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她们:“那个文清,文杏,请问那些东西是拿来给我吃的吗?”

“回禀姑娘,这些饭菜都是为您特意准备的!”两名宫女回答得很干脆,她也毫不做作的立刻下床,先将肚子喂饱了,才有力气去将这整件事一探究竟。

舒适的泡个热水澡,岑雪越来越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了,看着手臂上那清晰的血牙印,昨晚那个男人真的是王上吗?那么他岂不就是楼兰国的王上喽?

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会在地宫里吸女人的血,这算是什么事,他到底是怪物还是吸血鬼呀?

带着重重的疑问,岑雪这IQ200的科学家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听文清那丫头说,早几日东宫王后刚刚过世,现在宫里都在为王后吊丧,各宫的人都不许随便走动,本来还想去一探究竟的,看来现在只能窝在这里,走一步算一步了。

入夜,岑雪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想不明白,另外还有一点,她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着,就怕那个活死人会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越来越困,岑雪的双眼也不听使唤的开始昏昏欲睡,这会都已经是后半夜,料想他不会来了,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便闭上双眼睡着了。

暮然……一个黑影慢慢的走近了床榻,隔着窗幔看着里边熟睡的人儿,肤白如雪透着淡红,眉目如画美不胜收,昨夜第一眼见到她,便被她身上那特别的气息和倾世的容颜所迷醉了,第一次,他破例留下了她的性命,并将她带回了后宫!

岑雪在迷糊中感觉到身上痒痒湿湿的,艰难的张开刚刚睡下的朦胧双眼,眼前的一幕让她睡意全无……居然有个男人压在她身上,还用他那极富魅惑的双眼看着自己,在仔细看清这男人的长相,一副俊朗邪魅的脸庞,还有他那霸道冰冷的气息,这从天而降的男人到底是谁?

“啊……”三秒钟过后,一声尖叫在床幔内响起,岑雪慌乱的小手在身前想要推开他,可他好重,又死死的压在她无力的身躯上,让她除了手臂外,根本就无法动弹。

“小妖精,看来你恢复得还挺快,那正好,现在就来为孤暖床吧。”他冰冷的眼睛里藏着火种,正预示着他此刻浓郁的欲望。

岑雪心里恐慌不安,他说话的声音和用词,都跟昨晚那个活死人如出一撤,难道他就是那个强 暴自己的男人?是这楼兰国的君主?

“不要!我的身体还没好,还是好疼,求你放过我吧……”她的身子现在还在瑟瑟发疼,怎么能在经受得住他的摧残呢?很没用的低声哀求着他,虽然她知道这样很没骨气,但为了将来的大局着想,为了她此时的身体着想,她还是低头一次吧。

男人一脸邪魅的看着她,这外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是那么的引人遐想,只要他每每想起昨晚那痛快淋漓的纠缠时,他就冲动的立刻想要冲过来。

“呵呵……你说一头饥饿的猛兽,会放过他的美餐吗?”男人冰冷的黑眸里充满了欲望,仿佛随时都可有能点燃。

大手一撕,岑雪身前的衣襟便被他强行的撕裂开来,贴身的大红肚兜出现在他眼前,二话不说低头就吻上她的唇,她口中的甘甜令他尝上了瘾,已经让他变得欲罢不能了

“唔唔唔……”身子被压制住,手臂也根本推不开他,口中那厌恶的味道让她窒息,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一找到机会,便朝他的舌咬去。

“啊……”男人口里一阵疼痛感传来,这女人居然有担心敢咬他,那好,今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第7章 :你的第N号女人

“越辣越够味,小东西,今晚孤会让你知道,得罪孤是什么下场!”男人的大掌一挥,岑雪身上的衣物应声裂开,从未有任何一个人的肌肤会完美到这种程度,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瑕疵,洁白晶莹如玉。

“禽兽……”岑雪挣扎着想要拉过身边的被子,遮盖住撕裂开的衣服,不知道他刚才对自己做了什么,她身上的衣服全都莫名的撕裂开,赤裸的出现在他眼前。

在她的挣扎中,男人已经褪下自己身上的袍子,露出精壮的胸膛,黝黑而光滑的肌肤,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快速的压附在她身上,岑雪感觉好像被一条冰冷的黑蛇缠住了自己,一动也不敢动的望着他那嗜血的黑眸:“啊……你要干什么?你的王后刚死,你是不是应该要为她守灵才对?”

“哈哈哈……小东西,你还真是有意思,你见过哪国君王会去给王后守灵的,而且孤早就想杀了她!”男人哧之以鼻,轻薄的嘴角闪现出一丝残酷的笑意,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捏着她尖细的下巴,微微粗糙的指尖都渗透着他的不屑一顾。

也对,像他这种高高在上的禽兽,怎么会去在乎一个女人的死活呢,说不定那个王后就是他下手杀害的!

“小东西,在想什么?孤告诉你,别妄想打什么主意能离开这里,只要是孤看上的女人,一辈子都只能老死在这楼兰王宫里!”对上她清澈的眼眸,男人对她霸道的宣示着。

岑雪脸色一僵,看来这禽兽是铁了心不会放过她,身子被他固定住,她没有半点方法能从他身下逃开。

男人看着她挣扎时的俏模样,脸上也露出得意的笑容,春宵苦短,他怎么会错过这具白玉般的娇躯呢?

他毫不怜惜,岑雪全身剧烈的颤抖,她咬紧着嘴唇,泪流满面的闭上双眼,让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远离她的世界。

“告诉孤,你叫什么名字?”

“这不关你的事……”咬紧牙根,对于他的问题,她不想说,更不想回答他。

“啊……”腰肢上突然传来的疼痛,立刻让她惊呼出声,男人使劲捏住她的纤腰,似乎想把它捏碎,他冷酷的黑眸压得很近,那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道:“小东西,你最好识相的学会屈服,要不可有得你受的,孤可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男人!”

腰间的疼痛在他话落后,不禁又加重了力道,热泪连绵不断的滑落,她唯有轻声的说了三个字:“林岑雪!”

她总算明白,只有暂时顺从他,他才会温柔的对待她,若她违逆他,他就会像野兽一般进出的令她生不如死,男人含着她的耳垂,温柔的低喃道:“林岑雪……岑雪,好名字,孤喜欢!”

身体被操纵的无法抵抗,一种灭顶的疼痛感席卷得她快要失去意识,许久之后,他终于结束了这场激烈的掠夺。

男人面无表情的冷酷面容,紧盯着她苍白虚软的脸颊道:“无论你以前是谁,或是什么身份,但是从这一刻开始,你只能是孤的人,因为你全身都有孤的烙印,只有孤才有资格享用你那美丽的身子!”

“我不是你的,我的心只属于我,我的身体只属于生养我的父母,永远不可能属于一个恶魔!”岑雪本就是一个高傲独立的女人,根本无法接受他的专治霸道,这样的男人,要是换了在现代社会,早就会被人鄙视了。

“你只能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能窥视!”男人紧搂上她的纤腰,将她美丽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他身上,他是至高无上的王,绝不允许任何人忤逆他的话。

“真是可笑……我是你的什么?用过就丢的布娃娃?还是你的第N号女人?又或者你想封我做嫔妃?”岑雪那高傲倔强的性子,让她还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之中,可还是不忘讽刺这个高高在上的恶魔。

“小东西,你可真是懂得抓住时机提要求,嫔妃?你觉得你有资格吗?”他冷眸里的叽笑不言而喻,还以为自己拣到一个宝,原来也不能免俗,同样经不起权贵利益的诱惑。

第8章 :那个禽兽的魔爪

“别说只是一个嫔妃,就算把你的位置送给我,我林岑雪也不会稀罕!”坚定的眼神瞪着他,看来他已经把她当成那些爱慕虚荣的女人了,别以为他的王就了不起,她偏偏就不吃这一套。

男人看着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他相信,天下间不在乎名利的女人是少之又少,特别是长得如此美貌的女人,那就更少了!

被他的黑眸看着全身发毛,他每次这样看她,就让她觉得浑身的不舒服,小手又朝他推了推,他的靠近让她厌恶,更让她憎恨到极点!

“有趣的小东西,不管你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你现在只是孤王暖床的女奴,只要孤想要,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你都必须臣服在孤身下!”伸手钳住她的下颚,冰冷的告诫着她。

岑雪挣扎开他的钳制,一脸不屑的扭过头道:“你可以控制我的人控制我的身体,但你想让我完全臣服于你,很抱歉,这点你想都不用想,绝对不可能!”

“你……哼!孤会有办法让你完全屈服的!”

她几次不堪痛苦的晕厥……

“姑娘……姑娘……该醒醒了,现在都已经快响午了!”宫女文清已经进来过好几回了,可每次都是见到她还睡,担心她不吃不喝的会出事,还是决定将她叫醒。

岑雪勉强的张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看到文清那焦急的脸孔,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那个恶魔显然已经离开了,看着窗外阳光明媚的天气,看来她得想办法离开这里,尽快逃出那个禽兽的魔爪。

“姑娘你在想什么?昨夜是不是王上来过了?”文清看着她发呆的样子,又瞥见床榻上一块发着金光的腰牌,那不是王上的贴身之物吗?又看看姑娘这疲倦的样子,她也大概也猜出了真相。

岑雪瞬间被她的问题吓到了,她怎么会知道那个恶魔来过?尴尬的看着她,只是微微一笑,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文清好似看出了她的处境,伸手将遗落在床榻内的腰牌拿起,仔细确认的看了看,在将它递给岑雪道:“这个腰牌是王上的贴身之物,奴婢以前在惠贵妃那伺候的时候,就见过王上腰间就挂着这块腰牌!

岑雪接过腰牌,仔细的对她手里的东西观察着,这腰牌由黄金打造而成,上面还刻有字迹,只是她不认识这里的字,根本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但是听文清这么一说,它肯定就是代表着君王的一种象征!

“姑娘,看来王上很喜欢您呢!”文清兴奋的欢呼起来,只要她得宠,那她就不会给人欺负了,这王宫里的生存规律就是那样,只要主子得宠,那她宫里的所有人都会跟着沾光。

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岑雪只是淡淡的一笑,脑子里已经想到了一个逃跑的计划,她手里现有他的腰牌,相信要离开这个王宫,应该不难,只要离开了王宫,他就不可能在找到她了。

昨夜被他折磨了一整夜,岑雪这会全身好像是被车碾过似地,身子疼得厉害,她这人整天就喜欢窝在书房里,连运动都几乎是少之又少,这下可把她折磨惨了。

现在不是抱怨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就是要逃离这里,至少她必须先离开现在居住的这个院落,不能任由他摆布自己。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