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天上掉下五百万全文免费阅读(林成)心中有梦 .小说在线

天上掉下五百万全文免费阅读(林成)心中有梦 .小说在线

2019-12-03 11:54:05来源:QR发布:心中有梦 .

天上掉下五百万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林成经历什么,作者心中有梦 .小说天上掉下五百万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天上掉下五百万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兄弟之间,本来过着和平宁静,相亲相爱的生活,不料,一次突如其来的大奖打破了生活的平静,是弟弟林成意外中奖了,为了得到大奖,哥哥林刚夫妻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拿亲生儿子做诱饵骗到了大奖,但是亲情一旦破裂,伤口往往是血淋淋,弟弟走了极端,为了报复,用了更加残酷的手段,从此兄弟之间,孩子们之间,有了一场愈演愈烈的悲剧。

天上掉下五百万全文免费阅读(林成)心中有梦 .小说在线

天上掉下五百万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天上掉下五百万第4章 【神秘约会】

一切平淡如水,仿佛几个人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唯一发生变化的就是林刚夫妻与弟弟夫妻之间,因为钱的事,老死不相往来,没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林成的心里就会痛,他只是一个打工的,妻子周萍常常骂他没本事,每天只会出苦力干活。假如四百万块钱没有拿出去,结果当然不一样了,他可以做点买卖,丰衣足食的生活,老婆也不至于瞧不起他,孩子也不至于过得拮据。

直到有一天,林成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破了日子的平静。

电话里有一个男人问道:“林成,我想知道,你哥哥的孩子当初被绑架,你给了他们多少钱?”

啊,林成大吃一惊,忙问:“你是谁?这件事你怎么会知道的?我又怎么可能告诉你。”

的确,这样隐私重要的事林成怎么会随便透漏给一个陌生人。所以林成迅速挂断了电话。

电话声再次响起,显然对方有点不耐烦了,声色俱厉的道:“姓林的,你可以拒绝告诉我,但是若不告诉我,我会把这件事公开,到时候,无论你们哥俩,还是我,都不会有好下场,左右都是鱼死网破,不信,可以试试看?”

这句狠话真的把林成镇住了,其实他也想不通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反正他的钱已经花出去了,有没有人知道觉得已经无所谓了,于是低声道:“我中奖的四百万块钱,一分钱没剩,全部给了我的哥哥。”

啪的一声,对方挂断了电话,林成呆呆的瞅着电话,心里痛苦不堪,这个人的话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在心里仍然有些恨哥嫂的无情无义。

电话的另一头,一个男人正怒不可遏的攥着拳头,他的心里充满了恨,想不到自己当初冒那么大的风险,反而成全了别人,不但仅仅得到五十万,而且为他人做嫁衣,被人耍了。

“我要报复。”,一个声音在男人心里响起,瞬间,一个报复计划在脑海产生……

第二天一上班,林成突然收到一封信,上面只有几个字:今晚夜里十一点,去泰祥酒店二零一房间找我,过时不候。

林成本以为这个男人是一个熟人,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他故意整自己,当他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吃惊尤甚,竟然不认识他,既然素不相识,这个男人为何要知道他的隐私,约他过来,他究竟想做什么?

没等林成开口,男人已经看穿了他的心事,首先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是我今天要向你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很重要,关系着你的命运和你兄弟之间的感情,你如果有耐心就听完,若是没有耐心倾听那么请便。”

既然来了,林成也很想知道这个陌生人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坐了下来。

“十年前,我的一个朋友约我商量一件事,一件可以暴富的事,我不用任何投资,做一件小事便可以轻松得到一百多万,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我当然也不相信。”

“但是这个朋友让我做的事虽然很简单,却也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而且弄不好就要吃官司,因为涉及人命。”

啊,最后这一句设计人命把林成吓得毛骨悚然,难道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竟然是一个凶手,若是这样面对他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

林成居然有了立刻逃跑的意思,男人竟然没有阻拦的意思,只是淡淡的道:“你可以立刻逃走,但是你若是不听我把话说完,你会遗憾终身。”

果然林成取消了逃走的打算,在这样凶残的男人面前,他觉得逃生也毫无把握,既然逃生没有把握,那么也只有听完他说的话,搞清楚他想要做什么然后再做打算。

“我的朋友告诉我,他要我去绑架他的儿子,然后向他的弟弟借钱赎回,因为他的弟弟中了大奖,是巨奖四百万,当然是假绑架,毕竟他不可能为了钱真的不要自己的孩子了。”

停顿了一下,男人似乎若有所思,然后道:“我当时就想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虽然是我的朋友,我认识他也已经很多年了,以前他的确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但是如今是不是疯了?一方面是他的亲弟弟,另一方面是他的儿子,他为何要我帮忙绑架他的儿子然后向他的弟弟要钱?

涉及巨额财产,万一他的弟弟不肯给呢?岂不白忙活了,何况涉及法律,容易吃官司,所以我不肯答应。”

听到这里,林成已经满头冷汗,他已经听出,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和他有关,只是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亲人会如此残忍的对待他。

林成此时就像一个死刑犯等待枪决一样,面无表情的等待着这个男人的故事的结尾。

“虽然我不肯答应,但是我的朋友并不肯放弃,他竟然答应事成之后钱与我平分,四百万平分,那是什么概念?一个人一辈子都赚不到,只要与他合作,就有机会得到,所以我动心了,便答应了他。”

听到此处,林成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个男人所说的故事,就是在讲他和哥哥林刚之间的那场交易,可是那件事是何其隐私,何况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对往事了如指掌,这怎能不让林成胆战心惊?

“你究竟是谁?今天骗我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林成终于按捺不住了,一下子蹦起来,指着男人的鼻子责问。

男人本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被打断,而且被毫无礼貌的指着鼻子责问,他却也不生气,淡淡一笑道:“我叫刘成,无业游民,也就是当年绑架你侄子的人。”

啊,林成听了这句话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攥紧拳头怒气冲冲的就要上前打人,毕竟血浓于水,哥哥的孩子被人绑架,兄弟之间因为金钱反目成仇,自己这些年中了大奖反而过得一贫如洗全是因为此人,林成心里所恨的并不是哥嫂,此时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方能解心头之恨。

“等等。我有话说。”,看到林成像发怒的狮子一样要拼命,刘成也是真的害怕了。

林成停住脚步,他的脑子突然有一些清醒,他觉得刘成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他,而且刘成既然话没有说完,一定还有秘密没有说出来,如今可不能一时冲动坏了事,先听他说完,反正人在眼前,他跑不了。

“之所以今天找你来,是因为我一直觉得你的哥嫂少给我钱了,最初说四百万平分。那么我应该得到二百万,可是又说需要与他们夫妻平分,改成了一百三十万,后来竟然说要的钱少,只给了我区区五十万,真是欺人太甚。

当初忍了没有发作,可是这些年把五十万花没了,如今缺钱,想起往事i突然感觉有点蹊跷,便给你打电话,确定了真的是被欺骗了,心里的愤怒更加不可遏制,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你我相会。”

哦,原来是这样。听说哥嫂也欺骗了这个男人,林成心里的怒火降了下来,攥着拳头也松了。

想到哥嫂的阴险狡诈,不但欺骗自己的亲兄弟,而且耍了帮他办事的朋友,就连他们的亲生儿子,也是被利用的工具,林成此时顿时觉得,这世上最无耻阴险下流的人莫过于这对男女。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找我来是为了什么?”,林成的心里对这个男人竟然没有了敌意,有了一丝同情。

“兄弟,我对不起你,是我害得你一无所有,你为何不肯狠狠的打我一顿?今天找你来的目的就是要向你忏悔认错,任凭你处置。”刘成说着,竟然跪了下来……

 

 

天上掉下五百万第5章 【恶毒计划】

林成没有伸手去搀扶刘成,突然他的脸上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一个更加歹毒邪恶的报复计划在他的心里诞生,他在心里暗暗的道:“哥哥对不起,你不仁我不义,是你对我下毒手在先,不是我没有兄弟情义。”

于是林成低头和刘成耳语一通……

这次是刘成震惊了,抬起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林成,他没有想到,这一对兄弟,竟然一个比一个更加歹毒,老大虽然狠毒,但是只是演了一场戏,而这个老二,竟然敢假戏真做。

演戏可以,假戏真做风险太大,刘成的胆量属实不够,所以他用祈求的眼光看着林成,希望他能够改变主意。

看到刘成竟然有所顾虑,林成恼怒了,恶狠狠的道:“如今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假如你不答应我,绝不会放过你的,我会报案让警察抓你,也会向我的哥哥说出你的所作所为,当然你也可以现在杀死我,那样我就没有机会去做这一切了。”

刘成虽然胆大包天,但是还没有到有勇气杀人的地步,所以他先是摇头,然后又低下头去,表示自己的软弱。对于林成的威胁,他的心里是真的害怕了。

林成看出来刘成心里的恐惧,得意的道:“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要出来这笔钱,我们可以平分,绝不会像我的哥嫂那样对待你的,你尽管放心就是。等拿回那四百万,将有二百万是你的,你看如何?”

刘成其实也已经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所以咬牙说了句:“好。”

林刚夫妻正准备接孩子放学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告诉林刚夫妻,小伟出车祸了,在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林刚爱子心切,听到儿子出事,也来不及问问对方是谁,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也没有想过,给学校打电话问问儿子在不在学校,夫妻二人心急如焚,急匆匆开车便往医院跑。

学校门口,学生们已经走的干干净净,林伟焦急的站在门口,等待着父母前来接他,他不明白今天为何父母不来接他,难道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可是如今该怎么办?去哪里呢?

正在林伟左右张望的时候,一个声音喊道:“小伟,我来接你来了。”,林成从暗处走了出来。

哦,是叔叔林成,虽然林伟有点意外,对于这个叔叔,很久没来往了,父亲和母亲提起他来也是一脸不高兴,也曾经多次提醒林伟不要和叔叔接近。

但是亲属之间天生的亲情使林伟对叔叔不排斥,看到叔叔高兴的心花怒放,喜道:“叔叔,一定是我爸爸让你来接我的吧?那好,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一起回家吧?”

林成含糊其辞的嗯了一声,牵着林伟的手便走,他故意拉低帽檐,免得遇到熟人看出他,走出学校不远,刘成的车便在那里等着,林成拉着孩子的手,快速的上了车。

林刚夫妻到了医院,看不到孩子,顿时焦急万分,也一头雾水,自己夫妻向来没有得罪人,是谁这么恶作剧,要拿孩子来开玩笑呢?顾不得多想,赶紧去学校,到了学校,大门紧锁,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林刚夫妻心痛欲绝,孩子竟然失踪了,但是仍然抱着一线希望,万一孩子自己回家了呢?

可是回到家里,一直到夜里十二点,孩子仍然没有回来。

“报警吧。”李梅瞪着丈夫道。她的眼睛里满是血丝,人已经接近崩溃。

正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来,李梅慌忙接起来,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男人声音:“孩子现在我的手上,安全的很,你们不用着急。”

李梅一听就急了,忙吼道:“孩子在你那里算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你在哪里?有种告诉我,妈的,我和你拼了。”

李梅连吼带骂,眼泪也流了出来,她听出了对方的语气不善,李梅不傻,知道孩子现在一定有危险,只是她不明白,这个陌生的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林刚一直没有吱声,从李梅接电话的时候,他便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好耳熟,突然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影,于是大吼一声:“原来是你,刘成你若是敢把我的儿子怎样,老子废了你。”

电话那头突然挂了,对方明显的心虚,李梅责备林刚:“你就是听出来他是谁,也不要大声吼他吓唬他,别忘记孩子在他的手里,若是他不肯与我们通话,孩子怎么办?”

林刚不答,他的心里有数,对方既然绑架孩子挑衅,自然有他的目的,绝不会放弃的,他断定刘成还会与他联系的。

果然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林刚一把抓过电话,强行压住心头怒火,淡淡的道:“老同学,你我虽然相交不深,但是我也没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为何要绑架我的孩子?若是你肯把孩子送回来,以后我们还是朋友,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

刘成嘿嘿一乐道:“林刚,你嘴里说的没有得罪我的地方,只怕未必,你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上次我们之间的交易你忘记了吗?你们夫妻给了我多少钱忘记了吗?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耍我?”

啊,林刚惊出一头冷汗,想不到东窗事发,人家是讨债来的,上次夫妻二人留下了巨款,亏欠了人家刘成,的确是不应该,当初林刚并不想这么做,都是李梅做主,结果惹了一身骚,没法收场,若是拿钱,当年的钱已经买车加夫妻二人挥霍所剩无几,如今怎么应付呢?

李梅也是束手无策,但是她知道,如今需要的是把绑匪稳住,不让他伤害孩子,然后再想办法,于是道:“刘成,既然我们认出了你,那么你绑架儿童,肯定会受到法律制裁,会坐牢的。要是你肯悔过自新,把孩子送回来,我们绝不追究这件事,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你看如何?”

刘成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答应吗?当年忽悠我,耍我,不守信用只给了我五十万的是你们,别以为事情过去了就算了,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实际拿到了四百万,如果平分的话我能够得到二百万,就算你们不遵守约定,也不应该只给我五十万,如今知道后悔了是吧?晚了。”

啊,林刚夫妻面面相觑,想不到这个人报复心如此强,当初虽然给他的钱少了一些,毕竟也给了五十万,他只不过协助演戏,也没做什么,却如此的不知足,如今竟然恬不知耻的想要全部,别说钱已经花光,就是还在也不能让他得逞。

但是刘成不给他们足够的考虑时间,听不到回复,知道夫妻二人心疼钱,于是冷冷的道:“这一次与上次不同,这次老子是豁出去了,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期限一过,你们的孩子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

话音刚落,突然传来林伟的惨叫声,显然挨了毒打,随即刘成挂断了电话。

屋里的空气死一般的沉寂,林刚夫妻仿佛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两个人拥抱着坐在地上,期待着世界末日来到,期待着奇迹发现,但是两个人的心里都十分的清楚,无论如何也救不了孩子。

良久,李梅突然道:“有一件事特别奇怪,你有没有发现?”,扭头望着林刚的目光中充满了疑问。

孩子被绑架,这件事有两个疑点,就在刚刚刘成还没有挂断电话的时候,孩子突然发出惨叫声,显然是除了刘成之外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正在毒打孩子,而且孩子的惨叫声虽然痛苦,却没有惊恐声,显然这个人是熟人,若是熟人的话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天上掉下五百万第6章 【林成报复】

第二个疑点是,我们当年只给刘成五十万,而我们拿到手的是四百万,这件事除了你的亲兄弟林成,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也就是说,刘成如今知道了当年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刘成告诉他的。

啊啊啊啊啊,林刚惊讶的连声惊呼,他的头上因为恐怖,已经全是冷汗,如果妻子李梅第二个推断正确的话,那么第一个神秘人物肯定是弟弟林成无疑。

毕竟是亲兄弟,此时林刚的心里真的很痛,如果绑架案只是面对的刘成,他还有勇气拼个鱼死网破,但是如今自己的亲弟弟也牵涉其中,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懦夫,没用的东西。”,看到林刚犹豫不决的样子,李梅知道他顾念亲情,于是厉声呵斥道:“以前他是你的弟弟,如今伙同他人绑架了你的孩子,便已经不是你的弟弟了,他如今是我们共同的仇人,我们不但要把孩子救出来,还要复仇,不然有他们在,我们的好日子真的过到头了。”

“嗯。”,林刚不能不承认妻子说的对,适才心里仅有的一点亲情被恨包围了,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对弟弟真的恨之入骨了,但是想起儿子还在他的手上,真的一筹莫展了。

“你说梅,林成会真的伤害孩子吗?按说不会,毕竟孩子是他的亲侄子,就算得不到钱,他真的会丧心病狂伤害自己的亲人吗?”

呸。李梅怒不可遏,她想不明白丈夫怎么就这么笨,林成既然敢伙同他人绑架孩子,那么逼急了他就敢狗急跳墙,更何况还有一个凶神恶煞一样的刘成,这一次刘成与上次不同,他真的会豁出一切报复的。

最关键的问题是两个人如今已经没有钱了,当初的事过来了这么多钱,除了买车之外,其余的钱已经挥霍一空,拿什么给刘成赎回孩子呢?若是这两个人拿不到钱,与上次不同,这次既然毒打孩子,也就有可能杀害孩子。

“报警吧,我要报警。”,林刚歇斯底里的喊道。他的心里乱成一团,但是有一点清楚,如今拖延的越久,对孩子的威胁就越大,与其这样,不如报警还有一线希望。

“住手。”,看到丈夫要拨打报警电话,李梅突然上前几步,打落了他的电话,顺手狠狠的给了他一记耳光,喝道:“报警,报警,就知道报警。别忘了,这一次对方可是有两个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条件杀害孩子,如果因为报警而使孩子受到伤害,你就是死一万次也无法赎罪。”

“那我该怎么办?”,林刚这个男子汉大丈夫,也一筹莫展,双手捂着头蹲了下去。

“我有一个办法,我们可以试一试。”,李梅道。

与刘成相约的地方仍然是泰祥酒店二十一号房,林刚夫妻看到的是只有刘成一个人在等候,看不到孩子。

李梅突然上前瞪着刘成道:“姓刘的,你把我们的孩子藏到哪里了?快点交出来?否则我们夫妻今天就和你拼了,谁也别想走出这里,还有林成现在哪里?让他出来和我们见面?”

最后这句话显然出乎预料,刘成抬起头打量着林刚夫妻,尽管他知道这对夫妻,尤其是李梅,十分的诡诈聪明,但是他们能够猜出自己与林成合谋还是出乎刘成的意外。

的确刘成一个人与林刚夫妻见面,林成在暗处控制着孩子,有孩子做筹码,刘成相信这对男女会老老实实听话的,他不相信林刚夫妻敢不要孩子伤害自己,所以毫不在乎。

“其实废话不用多讲,上次你们夫妻骗了我,过去的事我也不想多提了,但是亏欠的钱就一定要补上,而且要加倍偿还,所以这次除非你们夫妻带了钱来了,否则免谈。”刘成傲然道。

“夫妻?什么夫妻?谁和谁是夫妻?”,李梅突然反问刘成。

刘成瞪了一眼这个女人,心里想莫非这个女人,儿子被绑架受了刺激,可能是有点疯癫,但是这样最好,刘成最怕最担心的就是李梅,李梅若是疯了,林刚脑子像猪一样,一定会拿出来那笔钱。

李梅突然走到刘成面前,拿出一张纸给他看了看,然后迅速的收了回去,似乎害怕刘成抢夺,又或者是这张纸十分的珍贵。

“离婚证?”,他妈的,这又搞的哪一出?刘成已经看清楚了,这的确是离婚证,上面有法院判决书,林刚与李梅在这个关键时刻,竟然离婚了,他们为什么离婚,他们想做什么?

“刘成,我知道你与林成合伙绑架我们的孩子是为了钱,是为了那四百万,只可惜太晚了,若是你们早下手钱还在,如今,唉,对不起,钱已经被我们挥霍了。拿不出来钱,我们夫妻已经无路可走了,只有离婚,这样孩子我可以不要,再嫁一个男人我完全可以再为他生一个孩子。”

说完这句话,李梅竟然有点得意忘形,而林刚一脸的沮丧,仿佛亲爹去世。

这一下有点麻烦了,刘成知道,这两个人离婚,判决书上竟然把全部家产判给了李梅,这样一来李梅拿走了全部的财产,只剩下了一贫如洗的林刚,那样林刚有心无力,拿什么来赎回孩子呢?即使刘成狗急跳墙,强行撕票杀了孩子不但得不到什么,而且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真的是得不偿失,还搭进去一个好朋友林成。

刘成明知道这是李梅的计策,却又无可奈何,他不由不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了,这个女人实在太厉害了,智商太高,自己完全不是她的对手,这样骑虎难下,该如何是好?

就在刘成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咳嗽声,几个人顿时一惊,知道此时出现的人,肯定是来者不善。

门推开了,林成走了进来,看到林刚夫妻,毕竟是亲兄弟,彼此之间有点尴尬,但只是短暂的沉默后,林刚问道:“兄弟,你既然躲在门外,刚刚我们之间的话你一定都听到了?那么你究竟要对我的孩子,你的亲侄子如何,给我们一个交代,可以吗?”

李梅慌忙扯了扯林刚的衣服,林刚回头看到妻子满脸怒色,心里已经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了,暗骂自己糊涂,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抹不开面子的。

于是林刚换了口气道:“林成先生,事到如今,兄弟二字,再也莫提,我们只是路人,以前我的确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如果你能大人大量,能够放过我的孩子,那么我这个人任凭你们处置。”

说完林刚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

听到亲哥哥称呼自己林成先生,林成的心里一酸,眼泪掉了下来,他知道,兄弟之间的感情从此付诸东流,想起自己结婚之前哥哥对自己的诸多关爱,而且在这个世上,他可是自己唯一的哥哥,唯一的亲人,自己真的要为了钱去伤害他的孩子,让他从此伤心一辈子吗?

林成的心一软,几乎就要对哥哥说出孩子下落,让哥哥去救孩子。

刘成察言观色,已经看出林成心软要坏了大事,于是急忙道:“林成啊林成,你真是一个笨蛋,亲人不亲人有啥用?在金钱面前,亲情就是不重要,你难道忘记了,当初你的哥哥和嫂子是如何算计你的吗?如果不是你的嫂子骗走了你的四百万,你怎么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呢?兴他们不仁,就不许你不义吗?你赶紧醒醒吧?”

 

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天上掉下五百万第7章 【兄弟反目】

​​​李梅在林成的身边,眼看着林成有点顾念亲情,想要改变主意,不禁心头暗暗窃喜,虽然与丈夫林刚离婚,但是复婚也是很简单的事,只要能够救了孩子,无论夫妻什么样的结局都不重要。

但是看到刘成劝说后,林成看向林刚的目光中不再是怜悯而是仇恨,心中不由暗暗叫苦,更是将刘成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顿,心知若不是刘成从中作梗,夫妻二人用亲情感化,不但可以获得林成的原谅,而且不用花钱,太可惜了。

林成并不搀扶跪在地上的哥哥林刚,怒气冲冲的道:“当年我中了五百万大奖,如果我一个人用这笔钱,完全可以不用打工,也可以生活的很好,我可以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而不是现在……”

想起长相粗俗不堪,又丑又老的妻子周萍,林成的心里难受,但是实在是无奈,娶她的时候手里没有钱,也正因为没有钱也只能娶这样的了。

自己一个堂堂五百万大奖获得者,这么多年各方面生活的如此的不如意,都是因为哥哥与嫂子用诡计骗走了自己的钱,害得自己仍然拼命的干体力活,混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而他们却生活的十分幸福,真是岂有此理。

林成越想越气,忍不住狠狠地踢了跪在地上的哥哥一脚,林刚被踢的人仰马翻,爬起来脸色铁青,心里对这个弟弟也是恨之入骨。

“林刚先生。”,这次林成也不再喊哥哥了,他的脑子里已经将哥哥这个名称抹去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对男女,曾经用诡计陷害过自己,他们是仇人,而且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虽然你们很精明,李梅很擅长算计,但是你们别忘记了,有一个人最了解你们,那就是我,所以假离婚啦,用亲情打动我啦,这些伎俩都没有用,拿不到钱,我们无法保证孩子的安全。”

李梅看到林成这么说,知道今天他是不会交出孩子的,于是道:“林成,你与刘成都在这里,无法分身去伤害孩子,你们是两个人,我们夫妻也是两个人,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大不了今天我们拼了,孩子会有人救出来的。”

林成深知李梅的脾气,知道她说得出做得到,她既然想拼命还真不好办,几个人若是真的在宾馆里打起来,很容易引来警察,那样谁也走不了,绑架孩子的事也会浮出水面。想不到算计的好好的,李梅竟然技高一筹,打乱了全部的计划。

刘成的心里有点恨林成了,他若是一直不出来,任凭李梅有多么狡猾,总归投鼠忌器,绝对不敢闹翻,如今真的像李梅说的那样,容易两败俱伤,但是真的答应李梅的要求,交出孩子却又万分的不甘心。

林成却胸有成竹,知道李梅是色厉内荏,就算按照她所说的那样,几个人打起来惊动警方,固然能够救出孩子,也能够将刘成与林成抓起来,但是刘成也会将林刚夫妻诈骗大奖,雇人假绑架孩子的事和盘托出,那样他们夫妻也同样触犯法律,恐怕少了三五年出不来。而且当初诈骗的那笔钱,也要交工,这是李梅夫妻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林成断定,李梅是绝不会铤而走险的。

果然,李梅真的不敢硬拼,看到林成毫无惧色,知道他已经看穿她的内心,于是服软道:“的确我不敢豁出一切和你们拼命,但是前提是在没有伤害到孩子的情况下,如果你们伤害了孩子,我们几个一起完蛋就是。只要你们不伤害孩子,一切都好商量。”

林成要的就是她最后的一句话,于是道:“两败俱伤也无所谓,我也是有底线的人,我答应你不伤害孩子,但是前提是你们夫妻必须把钱拿来,否则一切后果就像你所说的那样,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

“我们现在真的没有四百万了,就是杀了我们也拿不出,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也应该看到,买车还有一些琐事,花钱很多,钱已经挥霍一空。”李梅黯然道。如今她真的不在乎钱了,既然斗智斗不过,只有拿钱赎回孩子的命,但是她真的没有钱了。

“好吧。”,林成其实也知道,她拿不出这么多钱,如果硬逼她,两败俱伤对谁也没有好处。

“看在我们曾经是亲人的份上,一百万,再也不能少了,否则大家拼了也无所谓。”林成道。

刘成有点不满,林成只要一百万,钱若是到手他和林成平分只能得到五十万,费尽心机只得到五十万,他有点不甘心,可是他也十分清楚,林刚夫妻的确拿不出那么多钱,除了退让一步,也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

“但是就算是一百万,我们现在也的确拿不出来,需要给我们十天的时间凑数。”,林刚道。如今为了儿子家里所能卖的东西只有都卖了,但是需要时间,就算这样也凑不够一百万,只有再向朋友借点钱凑上。

刘成和林成只能同意,反正孩子在手里,今天能够避免了流血冲突,对方又答应了交出一百万,也只能这样了。

回到家里,林刚愁眉苦脸的问道:“媳妇,你真的要给他们一百万吗?我们哪有那么多钱?”

“姓林的,请叫我的名字,我们已经离婚了,孩子这件事情,法院已经把孩子判给了你,应该由你想办法解决,我是帮不到你的,对不起。”李梅突然像换了一个人,恶狠狠的道。

林刚大吃一惊,说好的假离婚,她竟然当真了,而且真的要抛弃自己父子,蛇毒妇人心,这句话一点没错。

“梅,你再好好的想想,我知道当初的钱没有花完,虽然买了车,但是剩余的不止一百万,都在你那里存着,为了孩子,你拿出来好吗?求你了。”目前只有李梅能够救孩子,而且林成那边开出的条件要一百万其实并不多。

“就是有我也不会给你的,我要再婚组建新的家庭,生出一窝孩子,也不用纠缠在这种恩怨之中。”,李梅似乎有点厌倦了。

林刚知道李梅的脾气,不但古怪而且变化大,实在拿她没有办法,好在离期限还有很长时间,他希望李梅能够改变主意,那样孩子还有救。

但是林刚想错了,几天后,李梅突然不辞而别,偷偷的走了,而且走的奇怪,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带走,只是单单走了一个人。

李梅竟然跑了,林刚不敢报案,但是他几乎疯了,家里的钱都被妻子掌握,她突然跑了,让他如何凑够这一百万天文数字?不幸中的万幸是她没有开走车,也没有带走家里任何值钱的东西,这件事林刚虽然心里有点疑惑,却也顾不得多想了。

两个人虽然商量的是假离婚,但是事实上的确是离婚,而且孩子也的确判给了林刚,作为孩子的监护人,林刚有义务保护孩子的安全,孩子出了任何事,的确与李梅无关。

尽管林刚在心里无数次骂李梅无情无义,但也无可奈何,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也不能眼看着孩子受伤害,只能尽量的凑钱然后去赎回孩子。

交易的日子很快到了,六月三十号,仍然在泰祥酒店,看到哥哥林刚如约而来,刘成很高兴,但是他心里有点纳闷,那个足智多谋的女人李梅哪里去了?千万不要再有什么花招?

而林刚看到刘成的身边没有孩子,也是脸色一变,看不到弟弟林成,他的心里若有所悟,知道这两个人算计很深,信不过林刚夫妻,所以这一次两个人没有全部露面,只由刘成出来交涉,而林成仍然在暗处控制着孩子,这样一来,李梅的破釜沉舟之计策也不奏效。

“钱全部带来了吗?”,刘成迫不及待的问道。林刚夫妻当初拿了四百万,无论怎么挥霍,剩余一百万绝对是没有问题,只要这么点钱,刘成的心里也有点不满意,但是看到李梅的手段很多,他也不得不做出让步。

“对不起刘成先生,我已经卖了车,还向亲戚朋友们借了一些,但是只凑够了五十万,请你们大人大量,看在过去的情份上收下钱放过孩子吧?”林刚低头道。的确他只差没有卖房子了,全部家当就这五十万。本想把房子卖了凑够钱,但是李梅走了,他不想领着孩子流落街头,所以思前想后,还是硬着头皮带着五十万来赎人。

他不知道带着这么少钱来的后果是什么,万一激怒刘成和弟弟,恐怕孩子会遭遇不测,但是他已经顾不得了,如果五十万不能满足对方的胃口,林刚的下一步选择只有报警。

“玩我是吧?你是不是想找死?”,刘成真的愤怒了,他根本就不相信林刚会只有五十万,他可是四百万的身家,如今这样明明是另有诡计。

刘成气的抬手就想打人,但是手举起来发现对方并没有躲闪的意思,而且发现另一个奇怪的事,李梅并没有一起来,所以刘成停手了,他隐隐感觉,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只怕另有诡计。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天上掉下五百万第8章 【肮脏交易】

“为什么李梅没有和你一起来呢?”,刘成问道。

“这也是我为什么带这么少钱来的原因,李梅拿走了家里所有的钱,而且放弃了孩子,因为我和她已经离婚,已经没有权利约束对方,就算她在也不能从她的身上拿钱,所以拿她一点办法没有。”林刚道。

“无论你有什么理由,也不能拿这两个钱糊弄我啊。”,刘成真的愤怒了,本来要一百万已经是最少的数字了,因为还要与林成平分,他所能分到的只不过五十万而已,可是对方竟然带来区区五十万,那样分赃之后,自己只能得到二十五万,这让他的心里如何能够平衡?

看到刘成不买账,不肯收下这五十万,林刚也着急了,如论如何他也拿不出钱了,可是儿子还要救出,按说林成也有孩子,林刚完全可以绑架林成的孩子交换人质,但是林刚夫妻真的没有这个胆量,更何况林成早有准备,早就让孩子躲了起来,等交易结束以后才能现身,所以此时林刚真的无计可施。

他的脑子本就反应迟钝,不像李梅有那么多点子,此时此刻,他真的希望李梅能够在身边,就算她不肯拿钱,帮他出出主意也是好的。

刘成看到林刚拎着钱进退两难,木讷的样子,心里有气,他真的不稀罕这两个钱,忍不住大吼一声:“滚。”

林刚一愣,想不到刘成翻脸这么快,穷途末路之时,他也有最后的一招,就是报警。

但是刘成明知道逼急了林刚会报警,为何还要让他滚,难道他真的就一点顾虑都没有了吗?

林刚决定报警,除此之外,他也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于是他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等等,你赶紧回来,我们还有的商量。”,见林刚竟然真的敢走,刘成慌忙阻拦,说真的他并不相信林刚的手里

只有这点钱,所以故意试探他,见他竟然真的不顾一切要走,这才肯定他是真的没有钱了,刘成哪里敢让他出去报警,那样的话,刘成犯有绑架罪,敲诈罪非得锒铛入狱不可。

哼,看到刘成软了下来。林刚从鼻子里不屑的哼了一声。冷冷的道:“刚刚你不是很神气吗?还嫌弃钱少,还让我滚,怎么,我真的要滚了,你却让我回来?今天把话说清楚了,我就这点钱,随你怎么着,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把钱收下,放我儿子,二是让我出去,然后报警,等待警察来抓你,虽然我也会进局子,但是这是你逼的,别无他法。”

当然,你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把握杀死,这样你所有的秘密都会石沉海底,只可惜,就算你杀了我,还有一个知道这件秘密的人,那就是李梅,恐怕我死后秘密更加隐瞒不住。

的确,林刚若是失踪,李梅极有可能报警,那样的确麻烦,所以林刚料定刘成不敢对他下手,也知道刘成的胆子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没有男子汉大丈夫气魄。所以索性反客为主,硬逼他。

“那怎么办?你给我的钱的确太少了,能不能多给我一点,我保证立刻就放你的儿子回去。”,见威逼不成,刘成哀求道,经历这么大的风波,才能得到二十五万,他的确不甘心。

“我有一个办法,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不感觉亏了。”,林刚突然神秘兮兮的道。说完,附耳和刘成说了几句。

刘成一听,顿时喜形于色,但是突然又有点忧郁,喃喃自语:“这样做的话,有点对不起林成,何况,他会放过我吗?”

“傻了啊你,你不会跑吗?有了钱去哪里生活不一样?”林刚愤怒的骂道。

“更何况,像你这种人,又何必心存内疚,在意是否对得起别人,包括我与林成,我们都是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主,又何必假惺惺的做好人呢?”林刚嘲笑道。的确他说的是实话,让刘成无法反驳。

嗯。刘成答应了,如今除了这个办法,实在也没有好的办法了,尽管有点愧对林成,那也顾不得了,反正有了这些钱,可以挥霍一段时间,林成就算恨自己,也找不到自己,随他怎么样了。

刘成快速的收好这五十万,打车来到郊区的一家出租屋里,林成躺在床上睡的正香,旁边的一间屋里关押着人质林伟,林伟的脸上,身上都有伤痕,显然林成因为一直要不到钱而对他毒打过。

看到刘成进来,林伟惊慌失措,以为又要挨打,刚刚要惊呼,刘成慌忙用手势制止,并指了指门外,林伟突然福至心灵,刘成解开了林伟的束缚,拽着他轻轻的推门出去,越过了几个胡同,林刚正在胡同口焦急的等待,看到刘成遵守诺言带出儿子,林刚喜形于色,连声道谢。

刘成突然有点内疚,惭愧道:“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我们曾经是老同学,如今我放了小伟,也算是将功赎罪了吧?希望你能放下过去,我们还是好朋友,可以吗?”

林刚轻蔑的一笑,反问道:“江水可以倒流吗?太阳可以从西边升起来吗?这次你放了小伟,只是遵守诺言,而且是为了独吞那五十万块钱而已。我们之间的感情再也别提,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曾经认识过你姓刘的。”

林刚大义凛然的说完这些话,拉着儿子的手,坐上出租车绝尘而去。

刘成咀嚼着林刚的话,若有所思,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道怎么了,都说友谊无价,可是他与林刚之间,为什么会闹的这么僵?还有他即将失去一个朋友林成,但是他已经顾不得了,拿着这笔钱,他要躲一躲,躲开林成的视线,开始新的生活。

林刚回到家里,有喜有悲,喜的是虽然被敲诈了很多钱,所幸儿子安然无恙,悲的是妻子离家出走,自己该怎么对儿子解释?这么小的孩子失去母亲,这对他幼小的心灵是一个沉痛的打击。

突然外边传来敲门声,林刚打开屋门一看,父子都惊呆了,来人竟然是林刚的妻子李梅,儿子一下子扑到妈妈的怀里放声大哭。

劫后余生,母子都特别的激动,林刚也是心里又惊又喜,只是有点纳闷,妻子既然离家出走了,为何又突然回来,而且是在儿子刚刚救出来的时候回来?这是巧合还是其中另有原因?

无论如何,妻子肯回家了,林刚的心里还是万分的激动。

李梅笑眯眯的看着丈夫林刚,柔声道歉:“亲爱的,对不起,本来我应该和你说明白,但是又怕你说漏了嘴,那么儿子想要赎回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对方狮子大开口,我们只能拿出所有的积蓄,那么我们以后也没法生活,林伟拿什么继续读书呢?

所以我只能假装与你分手,等你山穷水尽,没有钱交给他们,而他们迫于压力,又不敢伤害孩子,只有勉强的拿走那点钱释放儿子,如此的话,我们既省下了钱,又救了儿子,何乐而不为呢?”

林刚不得不对妻子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平时他以为妻子很普通,想不到她的智商不但高,而且手段层出不穷,林成和刘成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若不是妻子想出来这个计策,他的下场真的很惨。

但是就在一家人沉浸在欢乐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林刚拿起电话,对面传来林成的声音。

“林刚,你为何不守信用,没有给我钱便伙同刘成,偷偷的把林伟领走,天底下有你这么做事的吗?我真瞧不起你,刘成现在去了哪里,你快点告诉我,欠我的五十万,啥时候还给我?”林成在电话里怒不可遏,就差张口骂人了。

林刚不答,突然哈哈大笑,很久,知道林成已经等待的不耐烦了,于是道:“林成啊林成,你是不是疯了,还是傻了?我的儿子被你绑架,敲诈勒索钱财,我想方设法把他救出来,这是一件好事啊?我凭什么给你钱呢?若是要钱也可以,那就向你的战友,铁哥们刘成去要吧?他卷走了五十万,那些钱本该有你的一半。”

天呐,怎么会这样。林成彻底崩溃了,辛辛苦苦的一场设计,反而为他人做嫁衣,如今落得两手空空,不但被哥哥耍了,而且被刘成一个外人耍了,这一刻,林成死的心都有。

但是哥哥林刚不给他任何安慰,冷冷的挂断了电话。

林成回到家里,发现妻子周萍冷冷的看着他,像在看一个犯人,顿时林成的心里一股凉气扑面而来,他知道妻子一定察觉到了什么?

果然妻子问道:“自从遇见你,嫁给你,日子过得一贫如洗,就没有嫌弃过你穷,可是这些年,与你的哥哥之间的关系特别微妙,亲兄弟之间如同路人,这究竟是为什么?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原因?而且最近突然发现你与你的哥哥通话频繁,还有意躲开我,究竟你有什么事在隐瞒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话说清楚,否则请你在这张纸上签字。”

 

天上掉下五百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天上掉下五百万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天上掉下五百万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