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凤一萧玄免费阅读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凤一萧玄免费阅读

2019-12-03 11:59:18来源:WXB发布:甲乙明堂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1)

  望着这一幕,还有款步而来的宝贝女儿,王战德暗暗摇头,眸子里掠过一抹怜惜,面上却依旧和煦的笑道:“凤一,没事吧?”

  “没事,来晚了,让几位爷爷、叔父与父亲母亲久等”。

  凤一给父亲行个礼,乖巧的问候,温婉的样子,透着几分柔弱,让人怜爱。

  面对家人,尤其是对她疼爱有加的父母,凤一总是做好一个乖女儿;完全没有私下面对萧玄时的冷傲与酷劲。

  “不碍事。来,让三爷爷给你试试”。

  白胡子老者王保全伸出手,和蔼的招呼道。

  在十二年前,凤一缔造了一个神话,甚至可以说前无古人;

  如今虽然一直停留在一毛二,但因为她年纪尚小,家人还一直保留着某种隐隐约约的期望,希望她这蒙尘珠玉再度焕发光彩!

  当然,笑话她的也不在少数就是。

  凤一无所谓的笑笑,对家人的理想不置可否,转头推着王嫣出去,道:“我还是老样子,就给妹妹测一下吧”。

  闻言,周围围观的小辈顿时失去兴趣,这么多年,人都迟钝了。

  一位头发银白、满脸络腮胡子的老者,淡淡的道:“五个手指也有长短,不能强求”。

  凤一眼皮一抬,冲他似笑非笑一扫,不语,心里亦无起伏。

  二爷爷王保荐,一直被凤一的亲爷爷以及三爷爷压着,心头颇为不爽,每每明嘲暗讽;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凤一总不搭理。

  王战德身旁的那位青年走过来站在凤一身旁,温和的笑道:

  “二爷爷说的是,下次出任务的时候,我带凤一出去历练一下;机缘巧合,没准就能恢复”。

  这个男子,就是如今王家的新星王维,年仅二十,已经达到二星战士,在整个临溪县都是有名的天才

  凤一扭头给大哥一个灿烂的笑容,点点头,“嗯”了一声,依旧不说话。

  王保全暗叹一声,总觉得凤一身上藏着什么连他也看不透的东西,要不然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怎能对别人的讥讽如此无所谓?更何况凤一有多要强他怎能不知?但既然凤一自己都不想多事,王保全亦只得作罢,视线移向王嫣,淡笑道:“来,就让爷爷给你先试一下”。

  战力等级测试,不同级别略有不同。

  二级以下的战力测试,通常由等级更高的人作为测试者,利用战力及特殊手段,直接接触被测试者,进而测定其等级。

  因为每一星甚至每一级之间的差异都非常明显,因此这种测试结果通常都很客观。

  三级四级的测试,则需要等级比他更高的人,以类似交手的方式,激发对方战力,进行测定。

  据说亦有强者一眼就能看出别人的等级,但在临溪县却没有这等强者。

  王保全话音落下,王嫣走上前伸出手,一边报上上一次测试的结果:“二级一星”。

  王嫣是继王维后王家第二天才,她的成绩家族大家都知道;但她照例报出成绩,方便测试者在过去的基础上采取最合适的测试方式。

  王保全点点头,满脸的皱纹亮起,一手握着王嫣的纤手,一缕战力输进去

  很快,王保全就探测到,王嫣的心脏强悍程度,已经非寻常人可比。

  这种情况表明,这是战力提升身体机能的效果,亦即是说,王嫣如今已经达到二级二星的层次,俗称为二毛二。

  战力初步全面锻体,是二毛一的标准;被动使用战力,则是二毛三的标志。

  王保全捋着胡子再探测了一阵,感觉到王嫣的五感等都已全面提升,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脸上挂着一抹笑意,慈祥的道:“已经稳定在二毛二,修炼速度和你哥差不多啊”。

  “二毛二了?”王战德身后杨玲珑有些惊喜的问道。

  “嗯,而且隐隐有种对我战力抗拒的感觉,估计晋入二毛三亦不远了”。

  王保全笑道,说话时亦不经意的看了王保荐一眼。

  王保荐神色有些不自然,不过也无可奈何;众位年轻人则都有些兴奋,家族又出了一个小天才,王嫣现在才十四岁,已经二毛二了,前途不可限量啊。

  王嫣退下来,依旧站在凤一身旁,小脑袋靠在凤一柔弱的肩头,巧笑嫣然:

  “我会像姐姐学习,做刻苦修炼的小蚂蚁;向大哥学习,做最优秀的王家人!”

  凤一捏着妹妹小脸,心头暖洋洋的,轻声道:“你要向自己挑战,因为你可以做的比谁都好”。

  王嫣一愣,王维亦愣了,上座众人亦看着凤一,仿佛喉咙里哽住什么说不出来。

  “哼,不过是个二毛二,得瑟什么劲儿!”

  王蓉在一个角落,不屑的道;但她话里的酸味儿,愈发浓郁。

  她比王嫣大四岁,而王嫣眼看就要赶上她,这种滋味儿,实在不大好受。

  “五十步笑百步”

  凤一嘴唇动了一下,但没说出来。

  如果在这种毛毛的层次就开始取笑别人,实在没品;那,又何必和她计较?

  “来人止步!”

  “轰!”

  众人正在为王嫣的成绩欣喜的功夫,前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伴随着好像有人动手的声音。

  “好大的胆子,还要我在门口等着!”一声娇叱,远远传来,相当的蛮狠!

  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快速的传来,少女的声音更为刺耳:

  “王战德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我可没空在这里浪费时间!”

  “怎么回事?”

  顿时,练武场一阵骚动,上座众人亦站起来。

  听来者声音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听口气则是能吞下一只骆驼,听感觉是老子天下第一?!

  “父亲,我去看一下”。

  王维赶紧给王战德行一礼,飞快的带着几个族中优秀的同辈要出去。

  “回来!”

  王维才走出几步,王战德忽然沉声道。

  听外面的声音,人家已经闯进来了,而且势压很强;估计王维不是人家对手,那又何必吃这个亏?

  “喔,原来都在这里缩着呢。你们王家就是这么待客的吗?好像是练武场,还是鸿门宴?”讥诮的女子声音,愈发接近;而那种厚重的势压,亦紧随而至。

  凤一在杨玲珑的示意下,站到她的身侧,不过还是将风风火火闯进来的一行人看清楚。

  当先一位女子,长得颇为妖娆,丰满的胸部,感觉比她脑袋大;修长的双腿,穿着紧身裤,和大公鸡双腿似的。

  身上穿着大红的袍子,胸口绣着一个徽章,是金字塔的下三层,上面当中顶着一颗星星。

  这个标志,是一星战士,相比于她二十不到的年纪,算是很不错了。

  在她身侧,一位少年,十六七岁;身材颀长,五官精致中透着一种闲雅,一看就是有着良好教育的世家子弟;的双眸带着一丝高傲,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脚下,或者唾手可得。

  他身上穿着蓝色的袍子,胸口亦绣着一个徽章,一般的是金字塔的下三层,但上面顶着三颗闪烁的星星。

  小小年纪,便已经是三星战士,修炼天赋堪称恐怖,真有自傲的资本!

  在他们身后,跟着四个人,看衣着打扮形式模样,无疑是女子的守护者;而他们的实力,估计最少的都在二星“百战”以上,这种阵容,足以横扫临溪县

第5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2)

  王战德扫了一眼,在强悍的势压下,脸皮动了一下,眸子里闪过一抹森然,声音却依旧温和的道:“几位强闯敝府,不知有何贵干?”

  说这话的时候,王战德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但他的手,已经在袖子里攥成拳。

  王维亦带着一干子弟,不经意间站成包围的架势,进入警戒状态;身后还有一些王家家丁,鼻青脸肿衣裳凌乱怒气冲冲的盯着来人一行,看来刚才与对方一接触就吃了不小的亏。

  那个女子站在最前头,修长的脖子拉得很长,下巴斜冲天际,两眼只看见天,鼻子冷哼一声,不说话了;只拿她风情万种的桃花眼看着身侧的少年。

  少年正优雅万分的打量四周的环境,好像没明白少女的意思。

  女子身后一位中年男子冲着王战德冷冷的道:“你就是王战德吗?我们来这有点事,你配合一下。

  这位是紫檀郡少郡主,宋子勋,紫檀郡郡主宋世友的儿子”。

  “哦?”

  王战德无视那人的态度,倒是将视线转向儒雅的天才少年,上下打量一番,沉吟道:“你?”

  多年不见,当年的孩童已经长大;照他如今成就,宋家定能在他手中走的更远,王战德暗想。

  宋子勋眼睛在人群里微扫了一圈,视线刚好落在王战德跟前,文雅的一施礼:“世伯,晚辈宋子勋”

  王战德点点头,不温不火的打断他的话头道:“少郡主登门,不知有何要事?我王家小门小户,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宋子勋保持淡笑,不卑不亢,沉吟着如何回答;自然从容的样子,让人暂时忘了,他是闯进甚至打进王家的。

  旁边的女子等的有些耐烦,冷睇了王战德一眼,冷哼道:“我们是来退婚的”

  “退婚?”

  在场的王家人都是一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陌生女子,突如其来的退什么婚?

  片刻,凤一抬起头,望向宋子勋,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诡异淡笑,带起冷漠的弧度。

  宋子勋忽然转过视线,迎上凤一的双眸。

  那双眸子,那么美丽,那么干净,又那么深,不论放进去什么,都能看见一个美好的小影。

  凤一亦不避不闪的看着他,灵慧的眸子试问:这么轰轰烈烈的上门退婚,想表明什么呢?

  哈,真无趣!眼珠子一转,凤一连冷笑都不屑了,面上露出无趣与慵懒。

  宋子勋一怔,凤一淡淡的漠视,与凛然冷傲,让他心中微生不悦,有些怀疑。

  一个女子,为何可以对他这样身份地位的天才登门退婚这种事表现的如此,如此的淡漠?

  她不过是个一毛二,十二年的所谓的天才一毛二、估计此生都难以有大的进展,在这种强者为尊的世界绝对是最垫底的存在;

  可是,何以她眼里又为何会有那种让人灵魂都为之颤抖的威压?

  宋子勋突然有种男人的天性里的,想冲上去将她狠狠揉碎,将她的无趣嘲讽挖出来统统踩脚底下再蹂躏上一百回!

  但,他毕竟是宋子勋!少年天才!

  深深一吸气,凝神

  很快,宋子勋脸上又恢复了优雅的淡笑,他知道,凤一此举,不过是弱者的色厉内荏,不值什么。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者再伪装,也永远是弱者!

  凤一眉头一皱,淡淡一笑,恢复了恬淡的样子,安静的站在杨玲珑身侧,乖巧可爱。

  二人目光对撞时,整个练武场亦陷入安静,凤一一闪而逝的凌厉锋芒震慑。

  甚至那个骄傲的大公鸡女子,亦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当嚣张女子的眸子对上凤一时,似乎,她看到凤一眼底的那抹,轻视与不屑

  四位守护者,在下一次眨眼的时候,忽然都浑身一颤,就连他们,竟然被凤一看的有些毛骨悚然!

  “此女,不是凡品!”

  四人对视一眼,眼里,带着警惕。

  “退婚?七出之条我姐犯哪一条了,要你打上门来退婚?瞅你这副德行,我姐还不稀罕呢!”

  王嫣忽然打破沉寂,眼看姐姐吃亏,心里又气又怒,比伤着自己更甚!

  她袖子一摞,纤手指着宋子勋责骂。

  虽然未说明,但凤一和紫檀郡少郡主有婚约一事,举郡皆知,现在这情形,怎能看不出来?看出来亦无所谓,宋子勋淡淡一笑,眼底带着淡淡的傲意,腰板挺直,文雅的道:

  “这个世上,强者为尊。

  我身边的女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力量,才能有立足之地!”

  说着话,宋子勋瞥了凤一一眼,像她这种废柴,成不了强者,也别指望得到强者的尊重。

  凤一唇角浮现一抹吊诡的温婉笑容,犹如三月春风般和煦。

  弱者,是不配得到尊重;但她不是弱者!

  一个人,只有拥有坚强的性格,和大智慧,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拥有最后的尊重!

  王战德却顿时冷了脸,气息强势了很多。

  他虽然看似无所谓,但实在最讨厌人家说他女儿弱、永远一毛二,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斯可忍孰不可忍!

  杨玲珑则干脆哼一声:她的女儿,才不是弱者,亦不要低三下四!

  王保荐叹了一声,道:“唉,这也是我孙女儿没福本来可是个百年不遇的天才啊”。

  其他人亦是叹息,弱者,在这个世上,确实没地位,怪不了谁

  凤一连看都没看王保荐,这老狐狸,话听着好听,但谁不知道,这么多年因为她定了一门好亲而多有忌惮和不爽;现在又能巴结少郡主,他自然要给对方一些面子。

  宋子勋微微点头,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面上笑的愈发温文尔雅:“所以还请世伯将祥云诀赏还;晚辈这里有省城二星炼器大师铁一鼎炼制的铜阶一星梨花软剑一把,作为交换”。

  说着话,宋子勋递上一柄做工极好的软剑。

  剑身四尺多长,通体银亮;剑柄镶着一颗晶石,散发出淡淡的风力,让宝剑看起来愈发灵逸,看起来很适合凤一实用。

  “嘶!”

  宝剑亮相,周围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铜阶一星的武器

  这出手也太阔绰了!

  器物和炼器师一样,都是以金银铜钢铁划分为五等级,每一等级各有不同星次。

  炼器师按等级不同,由低至高分别称为:铁匠(不入流级,和一毛二毛相仿)、炼器师(炼器入门级,和战士相仿)、炼器大师、炼器宗师、器神。

  在临溪县这种小地方,连个地道的炼器师都没有。

  寻常人用的器物,都是铁匠打出来的。

  技术过关、能力强悍的铁匠,最多打出个铁阶三星的高级武器,就是战士以下人的抢手货。

  而随便一件钢阶武器,都足以在这种小县城引起轰动。

  至于铜阶器物,不但其本身极为强悍,削铁如泥吹毛断发,都不在话下;还能和主人的攻击加成,简直无往不利。

  在这种小县城,用无价之宝来形容,都不为过。

  像这种铜阶梨花软剑,若有一剑在手,就算凤一才一毛二,估计对上三星战士以下都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这么强悍的力量,又怎么能不让人眼红?

第6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3)

  宋子勋看了一眼宝剑,心下亦略有些不舍;但祥云诀是定亲信物,他必须要拿回去。

  人生就要不断努力拼搏向上,一个废物妻子,不在他的预期之内。

  大丈夫当舍即舍!

  宋子勋收回视线,抬眸,手往上一抛;宝剑飞起,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潇洒的轻叩剑柄,宝剑便犹如一叶扁舟,飞快的划过时空,优雅的落在凤一眼前

  一股暗劲,压得凤一有些气喘,但很快就诡异的过去了,和平时凤一身上力量消失的方式完全一样。

  眼看剑要砸到面门,凤一随手将它接在手里,唇角微勾,抬眸扫了宋子勋一眼。

  宋子勋微抿了下嘴,眼里闪过一抹诧异:刚才的暗劲虽然不会损害凤一丝毫,但按理能将她撞的退后二步;好让她知道,没有能力,连到手的东西都抓不住。

  但,她竟然稳稳的接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短短的交锋,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众人的视线只是随着铜阶宝剑转移,眼中都有一点贪婪。

  王战德亦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挥挥手,用尽量平稳的口气说道:“说起来祥云诀只是钢阶二星风属性战诀,比起梨花软剑或许稍差一些;但是”

  说着话,王战德扭头看一眼凤一,这个女儿凡事都有自己的想法,他想看看女儿的意思。

  “祥云诀,我不会炼;梨花软剑,我也不需要!”

  凤一声音是淡淡的,但其中所蕴含的气势,却让人侧目。

  战诀,能帮助修炼者吸收一种或者多种天地元素,提高战力。

  但对于三级以下的人来讲,其本来对战力的掌握就不够,这种加成更没有用武之地。

  祥云诀,作为聘礼,原本是给凤一留着的;但她一直到不了战士水平,这战诀也就没什么用

  话虽如此,但祥云诀作为一种代表符号,凤一不会随便交出去。

  对着父亲,凤一星眸一亮,淡笑道:“请父亲做主”。

  她是不在乎这桩婚事,凭你再好,没感情的婚姻要也无用!要退就退呗,有啥啊!

  但有些事关乎王家的脸面,凤一亦不干涉父亲的决定,她一向是个乖女儿。

  “哼,就你这种废柴,还想修炼祥云诀?给你把铜阶软剑就不错了,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

  旁边那个女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哼,凤一,不过是一个小县城的小姐,竟想还敢挑三拣四,摆什么谱,真是!而且宋子勋好像对凤一有些注意,这让她愈发不舒服,态度更是差了很多。

  “这位小姐是”王战德看着宋子勋好似极为随意的问道。

  就算知道她来历不凡又如何?他王战德还没怕过谁。

  既然人家无礼,他也没必要以礼相待,全当是宋子勋的跟班,当然没必要特殊接待。

  宋子勋谦和的介绍道:“她是省城沈家沈梦菡,沈家主的掌上明珠!”

  省城沈家,那可是省城第二大家族,甚至隐隐有赶超第一家族的势头;被这样的女人倒追,做为男性,多少有些得意!

  而听到宋子勋的口气,沈梦菡的脖子愈发扯得直,下巴都快抬上天了。

  “哦,找着靠山来了!沈家真是大户人家啊,管的还真宽,连八字都没一撇的女婿未婚妻家都要过问!”

  王嫣抢先开炮,她打一开始就看这女的不顺眼,本来还对宋子勋抱着一点儿未来姐夫自家人的观点让着些;现在听得这话,顿时将怒气都发泄到沈梦菡头上!

  宋子勋堂堂男子,又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傲气也不小,现在听这意思,被人指着鼻子骂靠女人裙带关系,极没面子!

  眼神闪烁着火光,盯着王嫣看了一会儿;最后,他还是忍下来,保持着优雅的微笑,静静的看着说话的二人;好象这件事,他不过是个旁观者。

  “你这个丫头,胡说什么?!”沈梦菡怒了。

  她是来抢亲的,但一个省城大小姐和一个县城废柴小姐抢亲,一旦挑明就有些难听了。

  “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们王家说话!不过是个三毛一;长得没我姐好看,性子也没我姐好呸呸呸,还什么一枝花呢,拿你和我姐比,简直太糟蹋我姐了!”

  王嫣自知不能正面得罪宋子勋这少郡主,但对上还不着边的省城第二家族,她可没这么多顾忌;轻轻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呸了几声,仿佛真脏了嘴似的。

  杨玲珑在一旁看着,几个半大孩子吵架,大人本不便插嘴;有王嫣替凤一出头,再好不过了;她脸上露出略爽的笑容,大有让王嫣上去揍对方一顿的气势,若是王嫣够本事的话。

  王战德苦笑摇头,这个夫人,总纵容孩子;不过心里也还是蛮爽的。

  沈梦菡心情可没这么好,顿时给气跳起来了。

  她三年前因为那该死的缘故,惨遭反噬,脸上留下一块疤,久治无果,只能纹了一朵花遮掩;也因此搞得省城甚至京城世家女孩子们都常常借机嘲笑她。

  她一向心高气傲,好不容易遇到了宋子勋,人物才华都是一流、前途不可限量;她自然是贴心巴肝的好。

  现在连这种糗事,亦被王嫣拉出来踩,她登时什么都不顾了,“唰”的一下拿出佩剑,指着王嫣怒道:

  “没教养的小贱人,你说我哪点比不上这废物?今儿若是你们不肯退婚,我就踏平了你们王家!”

  她为了跟宋子勋好,那柄梨花软剑亦是她提供出来以防万一确保退婚成功的

  岂知凤一这么不给面子,连铜阶武器都搞不定,这实在太让人生气了,气的她大小姐脾气发作,忘了大小姐的礼仪,干脆豁出去了!手上宝剑隐隐有风声发出,竟然又是一柄附加风属性的铜阶战器!

  “嘶!”

  众人一阵倒吸气,果然,省城大家族,底蕴就是丰厚,远非他们这种小县城所能比。

  王战德忙将王嫣拉在身后,盯着沈梦菡;身上战力涌动,隐隐有种风力压迫,在掌心凝聚。

  王家其他人亦如临大敌,外围家丁纷纷拿出战器,准备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气氛,猛然紧张;血战,一触即发!

  宋子勋后退半步,站入沈梦菡的四位守护者保护圈;而眼眸,则扫向凤一

  对照王嫣的话,他才发现,凤一,身材虽然还未发育完全,但娇小玲珑、凹凸有致,别有一股青涩甜美的味道;五官犹如精雕的美玉,又好似看不透;她的黑眸,微敛动人光华,时而气息凌厉,时而乖巧动人,甚至于她的五官,亦随着她的心意改变不同的风致。

  她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那种气质,淡雅中自带一种无言的风骨,淡漠恬然,让人又敬又爱;她的唇角,不时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不自觉的有种妩媚天成,让人沦陷。

  宋子勋眼里闪过一抹惊艳,这么奇怪的组合,竟然在她身上达到一种完美的和谐,她实在是诱引男人征服的最佳对象!

  宋子勋小腹竟然也在这一刻燃起一股邪火,心下惊叹:她做他的妻子确实不合格,可做为一个女子,却非常诱惑男人的眼神。

  凤一扫过宋子勋,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冷笑与厌恶;视线转向沈梦菡,轻声道:“沈小姐的教养,比起我妹妹可差多了。”

第7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4)

  凤一不客气的冷笑:“你喜欢男人,自己想办法去倒贴;犯不着在我家耀武扬威,我王家不稀罕”。

  妹妹维护她,她自然不会让妹妹吃亏,为了妹妹,凤一的话亦说的极重。

  这样的女子,静如处子、动如狼虎,美的让人爱;骨子里的冷傲,让人隐隐有征服的!

  宋子勋望着凤一,黑色的眼眸浮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你这臭丫头!”

  沈梦菡一声娇喝,看到宋子勋眼中的一闪而过的时,更是怒到极致!

  若非王嫣揭她伤疤,她至于那么失礼、让宋子勋看在眼里吗?

  一对恶毒的姐妹!

  我一定一定一定要灭了她们!

  但话到半截,又生生忍住,很是憋屈的收了剑;故作姿态的补了一句,“懒得和你一般见识!既收了梨花软剑,又留着祥云诀不还哼,你王家不过势力贪财而已”。

  王保荐忙走出来,打手势让家丁收了战器,一边说道:“孙女儿年纪小不懂事,沈小姐宽宏大量,让人敬佩。

  至于退婚之事,不如容我们细细商量,再给少郡主一个答复”。

  宋子勋回过神来,笑容和煦,淡然说道:“理当如此,但晚辈出来历练,时间有限;因此”

  王战德看了一眼沈梦菡,转头平静的问宋子勋:“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令尊的意思?”

  “哼,宋郡主那里我会解决,不用你操心。

  仗着当年救过他一命,就非要将废柴女儿送给他儿子、想耽误他儿子一辈子,这不等于是救了老子杀了儿子么?你王家真够自私又恶毒!”

  沈梦菡被宋子勋的样子气得够呛,亦被王战德的拖拖拉拉的模样气的要死;她现在还不敢对着宋子勋发脾气,就冲着凤一家一通冷嘲热讽,想让她们家知难而退

  “对,家父欠世伯一份天大的人情,他会用别的办法弥补。

  至于凤一可以做我的妹妹;这柄梨花软剑,便是我的一点心意”

  想起父亲总是对他特别严厉的态度,宋子勋心头小有不爽,对王家靠着救过父亲一命便硬将一个废柴女儿塞给他的做法很反感;因此语气虽然文雅,却不自觉的透出一种傲气与软刺。

  王战德摆了摆手,懒得跟这群孩子较量,斟酌了一下言辞,平和的道:

  “少郡主,这婚约既是我与你父亲定下;若非你父亲当面,怕是无法解除。

  若是你真有意,那便等成年后有权决定自己事情时再来。

  沈小姐不用急着插话,理儿我放在这里,你听不听随便。

  少郡主一个孩子胡闹,算不得数。

  若是我允了,便是我先毁约,这种事我王家不会做;几位沈家的长者想必亦能理解吧。

  至于我与宋郡主的事,还轮不到你们几个小辈来褒贬”。

  这个世界的规矩,男子十八成年,女子十六成年,成年后便有权决定自己的事情。

  沈家四位守护者相视一眼,都是苦笑。

  王战德话说到这份儿上,他们再要插手将王家踏平了,那就实在有些不讲理。

  再说虽然王家示弱,但要临死反击,怕也够他们四个人吃一壶的。

  而王战德沉稳厚重的一席话,颇有些分量;让沈梦菡亦有些冷静下来,毕竟她堂堂一个沈家小姐,该有的家教多少还有些。

  既然她的守护者都低头了,她亦只能含恨闭嘴。

  事情到了这份上,强扯下去并不是他的作风;宋子勋微一思索,对着凤一很是真诚地道:

  “凤小姐,一个人只有靠自己才能立足于世。两年后,我会再来的”

  “恩‘贱’,拿走”

  “恩‘贱’,拿走”。

  轻声一语,凤一似乎无所谓,唇角一勾,浮现一抹醉人的微笑;明眸注视着宋子勋,里面闪着一句话:或许,两年之后,该我休你了。

  上前二步,凤一将梨花软剑交与宋子勋,温柔笑问道:“不用送吧?”

  宋子勋眼神一跳,望着凤一笑容中的讥讽,伸手接过宝剑,努力保持清雅的微笑道:“留步”。

  “哇嗷,姐姐好厉害!不用送吧?”

  望着那些人灰溜溜被气走的样子,王嫣抱着凤一胳膊,一蹦三尺高,摇头晃脑的学着凤一刚才的口气,娇笑不已。

  宋子勋和沈梦菡强闯王家,凤一当然不觉得他们还需要“送”出去。

  王战德摇了摇头,面色不太好看,心情有些沉重。

  当初订婚,是宋世友一腔热情,那没什么;但现在要悔婚,这几乎是朋友变成敌人,还不如陌生人。

  以后王家还要在紫檀郡立足,一旦宋子勋有了实权,麻烦可不小啊!

  王保荐抚着胡子叹道:“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又何必将事情搞到这一步。

  一份用不上的祥云诀,拖累我们一家,划不来啊;若是现在去弥补,或许”

  王蓉在一旁插嘴道:“沈小姐和少郡主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们还不如现实一些的好”。

  “是啊,这是个实力说话的地方,没实力再怎么也难啊!”

  她身旁几个年青的女孩子唧唧咋咋,刚才碍于外人不开口,这会儿好好发泄,字里行间都是一个意思:

  一个废物,当然配不上人家少郡主。

  哈!退了活该!

  看她还有什么可得意的!

  天才的一毛二!

  被休的一毛二!

  呵呵

  王战德望着凤一,面对整个家族,有些话他终究不便开口,只能委屈了女儿

  “哼,怕什么!我女儿还怕他不成?走,母亲才给你裁了几件新衣裳,去试试;过几天去姥爷那里去修炼。

  我杨玲珑的女儿,十年前的绝世天才,两年后照样是惊世之才,比他更强!”

  杨玲珑一边说着,一边就将凤一拉走;这里的气氛不好,再呆着也无趣。

  一句话堵了众人的嘴!

  要知道杨玲珑的娘家仍是紫檀郡第二家族杨家;就算比不上省城沈家和紫檀郡主宋家,但也是有些分量的存在。

  望着妻女的背影,王战德叹了一声,忽然严厉起来,对家族众人道:“王维,你们继续修炼。

  只要我们家实力上去了,看谁还敢这么瞧不起我们,又有谁还敢给你妹妹难堪!”

  “是!”

  王维沉声应和,领着族中优秀子弟很快就拉开架势,豪气冲天!

  “飞儿,我们女儿,不会给你丢脸的;她会找到你,还能让我们阖家团圆”

  低低的喃喃声,落在影子里,目送王战德离开。

  正院正房内,凤一换了一身鹅黄色新衣,上衣贴身剪裁,裙子自然垂落;头发绾了个精巧的发髻,用同色布带绑了,长发如瀑布一般披在后背;简朴中有一股清雅韵致,让人爱不释手。

  杨玲珑拉着凤一转了几个圈,将她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好好打量一番,欣喜的笑道:

  “我女儿才是真正的一枝花呢,人家是人靠衣装;我看衣还要靠我女儿来装。

  不论什么衣服穿在你身上,都犹如美玉上穿着的绳子,身价倍增”。

  凤一嫣然一笑,给刚进来的王战德行了一礼,又倒上茶,乖巧的道:“母亲说笑了。

  别说我长得一般;像我们这种寻常人家,长得越好,只怕祸事反而越多。

  平淡一些,未尝不好”

第8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5)

  王战德喝着茶,赞许的点点头,叹道:“你也别太难过,小小年纪,口气倒像是个老者”。

  凤一笑笑,不置可否。

  她明白父亲的意思,宋子勋天赋不错、家世背景不错、长得也不错,好像,还真是个乘龙快婿哩。

  望着父亲的神色,凤一轻轻说道:“倒是女儿太过任性,让父亲为难了”。

  王战德摇头叹道:“这怎么能怪你呢。

  这事当初父亲就不大愿意,怎奈宋兄好像我不答应他就要去寻死似的。

  经不起他死缠硬磨,我也想着嫁女嫁高、我们与他差的亦不算太多,父亲一时就犯了糊涂倒是让你吃了大亏,是父亲对不起你了”。

  凤一还要说什么,杨玲珑忙插话:“你们父女二个这是做什么,是那混小子找茬,你们又检讨什么?再说了,退婚就退婚,我女儿还愁嫁不出去啊。

  我这么好的女儿,他将来一定后悔到去死!等过几年女儿长大了,好好找个更好的男人;能力啊容貌啊都是其次,首先一定要一心一意的对你好。

  哼,如果再冒出个要高于顶的混小子,我就一掌拍死他!”

  杨玲珑手掌一挥,犹如拍苍蝇似的,要将未来女婿拍扁!

  凤一靠在她怀里,哼哧娇笑:“嗯,我们让他后悔到去死!”

  穿着新衣裳,在园子里逛了几圈,凤一心情亦好了很多。

  虽然她和杨玲珑长的一点都不像,但杨玲珑对她可是和王嫣一样好。

  退婚的事,折辱的不仅是她的面子,还有父母的面子,她没必要一个人哀婉。

  当然,她凤一的脸,旁人可打不了;看着吧,会有找回场子的时候。

  莲步轻移,不疾不徐,凤一淡淡的,琢磨着应该用什么她力所能及的法子

  “哟,凤一妹妹,好漂亮的新衣服!”花荫下,一个女孩停在那里,满脸笑容,青春美丽。

  “哦王蓉姐”。

  凤一一愣,停下脚步,淡淡一笑。

  “凤一妹妹,什么衣服穿在你身上都特别好看,明天我们一块去逛街吧?带你去散散心”。

  王蓉笑的特别和煦,像个十分贤良淑德的大姐。

  “哦,不了,谢谢王蓉姐”。

  凤一随口淡淡的道。

  她们虽然是堂姐妹,但好像除了特殊情况外,还真未一块出门玩过;现在这情况,呵,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没好事。

  凤一暗暗摇头,与她话不投机半句多,转身就走。

  “凤一妹妹!”王蓉忽然叫道。

  “哦,王蓉姐还有事?”凤一停下脚步,侧眸,看着王蓉,面带微笑。

  “那,我记得你上次那把油纸伞挺好看的,既然你不去逛街,明儿借给我,可以吗?”王蓉犹豫了一下,还是错开凤一的眼神,笑着说道。

  “哦”凤一拉着长音,想了一会儿,在王蓉期待的目光下,轻声道,“我得回去找找,不知道放哪个角落了,被虫咬了亦说不定”。

  “我跟你去。

  刚好你跟那把伞搭配的包也很好看,反正放着也是放着”。

  王蓉上前二步,伸手,要拉着凤一一块往凤一那里去。

  凤一却停下来,手轻轻一闪,躲开王蓉;唇角慢慢勾起,弯出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淡漠冷笑,轻声道:“我院子除了我父母和王嫣外,并无别的客人,你知道的”。

  凤一素来喜静,长辈出于某种缘故,虽然没明说,但心底都藏着一份敬畏,从不会打搅她;而同辈,不论是出于对天才一毛二的鄙视,还是凤一拒绝,总之从无人进过她的小院。

  甚至可以说,凤一的小院,类似一个禁地

  穿过小花园,慢慢踱回自己院子。

  凤一的院子,位于王家最东边靠溪的角落,从正院过去,有一段距离。

  凤一慢悠悠的走着,练武场上传来断续的呼喝声,让她心情好了几分。

  说句实在话,王家的整体实力,已经超过临溪县排在第二第三的家族;但因为和紫檀郡郡主的关系,王战德反而特意低调,这,亦对凤一的性子造成很大影响。

  强,或者不强,未必要摆出来给别人看。

  一如王家,只要能稳步提升,偏安一隅,不也挺好?

  不过,有了宋子勋的话,以及沈梦菡的敌视,以后的麻烦,不会少。

  “那又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耸耸肩,凤一站在小院门口,纤手伸出,轻轻一推,便是自己安静的小世界。

  院子里,很普通,几棵绿树,几株小花,一丛浅绿的玉叶蝶,淡雅的就像她的性子。

  这是母亲最喜欢的花,是临溪县所没有的品种。

  十二年前,母亲走了,只留下这株似草非花的植物,一年年慢慢生长,花开无声。

  母亲走后,凤一喜欢一个人清净,更喜溪水湍湍,父亲就将这个院子留给她一个人住。

  刚开始杨玲珑经常来陪她,唯恐她一个三岁的孩子生活不能自理;几年后,确认凤一没问题了,杨玲珑才回到正院;但,对她的宠爱可从未改变。

  “母亲”,真是个博大精深的名词;她有两个母亲,又何其有幸!

  凤一勾唇浅笑,继续往屋里走去,该洗衣服了。

  “咚!”

  平白无故的,凤一抬脚,和空气狠狠相撞,身子在惯性驱使下,亦重重的撞上去!

  “噗咚!”

  还是一个狠狠对碰,就像撞上钢板似的,凤一笑容僵在唇角,眼神忽然凌厉起来!

  “唰”

  “唰”

  面前一阵风吹水面的皱褶过后,一阵清风,卷着凤一就往屋里扑去!

  “噗通!”

  凤一被那个鬼风给卷的晕了头,一息之间,重重跌倒,一只大手,毫不犹豫的掐上她的脖子。

  “怎么是你?!”

  四目相对,二声低呼,在二个人喉咙滚动,四只眼里都冒着煞气!

  凤一抬起头,一边用力去掰脖子上的铁钳,一边冷冽的盯着眼前的人,死死的盯着他:萧玄!

  萧玄轻咳一声,略微松了下手;但并未收回,只是一般冷酷的盯着凤一,眼里两条玄龙闪烁,带着无比强悍的威压!

  凤一一股怒火中烧,妈的今儿她没来大姨妈,干嘛这么倒霉,一个两个破男人和她过不去!猛的从地上爬起来,凤一怒喝:“如果嫌我救了你非要我负责的话,改天你睡着了我会砍了你的!”

  真tmd让人喷血,救个人还给赖上了,竟然躲在姑奶奶我闺房里,还刚掐我!靠!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愤怒,一股子无名火从脚板底烧到头发梢,小巧圆润的胸脯急速起伏着,若不是这会儿干不过这个男人,凤一绝对二话不说就将他砍了!

  萧玄亦真生气了,好好的修炼疗伤被打断,还险遭反噬,他本就气的要杀人。

  谁知道竟然还是这个丫头,这个一次二次让他下不了手的丫头!最讨厌意志被别人干扰了,尤其是被一个女子干扰!萧玄怒极反笑道:“怎么,偷亲了我,还想和我睡觉?”

  凤一气的心口疼,压抑的前世本性火山一样喷发,十几年没生过这么大气,今儿要活活被气死了!

  这混蛋躲她闺房不说,还坐她的床;坐她床亦就罢了,还敢念念不忘偷亲的事!

  妈的

  不是为了救你,我偷亲个屁啊!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