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总裁是个追妻狂全文免费阅读(秦诗颖叶昊铭)寺寺小说在线

总裁是个追妻狂全文免费阅读(秦诗颖叶昊铭)寺寺小说在线

2019-12-03 12:05:01来源:QR发布:寺寺

总裁是个追妻狂又名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秦诗颖叶昊铭经历什么,作者寺寺小说总裁是个追妻狂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总裁是个追妻狂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秦诗颖爱叶昊铭,为了他,秦诗颖忍受重重误会,为了他,她的脸变了。为了他,她的孩子没了……再次归来,她不想再见,可叶昊铭却穷追不舍,还把孩子搬出来……她和他到底该是怎么样的?该不该成陌生人?不该吧,命运早就把他们绑在了一起。

总裁是个追妻狂全文免费阅读(秦诗颖叶昊铭)寺寺小说在线

总裁是个追妻狂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总裁是个追妻狂第4章 他爱的人

一转眼,又过去大半个月,叶昊铭在那一晚后就再也没回家,秦诗颖气也没消,他不在,她正好可以冷静冷静。

可爷爷就不那么冷静了,隔三差五提醒秦诗颖一次。

“颖儿,你不是叫爷爷别管你们吗?现在那小子大半个月没回家,你叫我如何不管,今天之内你如果不去找他,那爷爷可不会再信守承诺了。”

听到这个,秦诗颖知道自己非去不可了,前几天还可以用理由搪塞一下,今天爷爷狠话都放出来了,她不得不去。

“嘟……”电话声把秦诗颖拉回现实,她看到桌子上已拨出的电话,诧异的看着爷爷。

“不是不想去找他吗?那就打电话,这个不行再去找。”

“哦。”秦诗颖很慢才拿起那手机,关掉免提颤颤拿到耳边,嘟声已经没有,显然那头已经接通。

“你……什么时候回来?那天晚上的事……哎,药……真的不是我下的。”

秦诗颖吞吞吐吐说完话,那头一片寂静,她又继续小声喂了一下。

“秦诗颖,既然没下你还一直提起它干嘛?我回不回又与你何干?”

秦诗颖听后正要按下挂断键时被爷爷快速夺了过去。

“昊铭,药是我下的,别为难颖儿,她什么都没干。”

爷爷说完后便挂掉电话,轻拍着秦诗颖的被安慰着她。

“孩子,找他去吧,你们需要好好谈谈,别怕他,他只是表面冷而已。”

爷爷,只是对你们表面冷内心热而已,对我,他可以做到很狠心。

秦诗颖看着爷爷点点头,硬生生把这些话咽了回去。

这些,她自己知道就好。

“师傅,跟紧前面那辆车。”

听从爷爷的话来找叶昊铭,刚要下车的她便看到了叶昊铭从公司出来。

秦诗颖本想推门下车,却在看到叶昊铭的样子时犹豫了。

叶昊铭迈着比平常快两倍的步子,领子歪歪斜斜,西装外套没来的及穿被放在了一只手臂上。

他脸上的表情,是秦诗颖从没有在他脸上见过的焦急。

秦诗颖收回想迈出的步子,见叶昊铭车子从停车场一出来她便让司机紧紧跟随。

他这是怎么了?又要去哪里?

一路跟随他到郊外,四周遍布破旧的危楼,寸草众生,隔不远便会有一摊玻璃碎片。

这样的环境,让秦诗颖心里感到莫名的害怕。

叶昊铭到了一间在所有破旧的房子里还算起眼的铁皮瓦房里,生锈的大门紧闭着。

他往后退了好几步,继而猛的往前冲,抬起脚便往门上用力一踢。

门“砰”的一声倒地。

秦诗颖见状赶紧躲进旁边的足够把她掩盖住的柱子上,探出一点点小脑袋用以观察里面的动静。

“呦,叶少还真是厉害,真敢孤身一人来,看来这女人在叶少心里的份量很重!”

开口说话的是为首的刀疤男,他的两个脸颊上都布满了刀痕,让人一瞧便觉得恶心。

一个穿着病号服,脸色苍白的女人被麻绳吊着双手突然缓缓从空中降下,停在了离地面还有两米多高的空中。

“赶紧给我把她放下来,她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们都给我陪葬!”

秦诗颖看到叶昊铭的目光一直紧盯着被悬吊着的女人,焦急又心疼。

“我有我该爱该保护的人。”

叶昊铭对爷爷说过的话在秦诗颖耳边响起,嫉妒慢慢涌上秦诗颖心头,这女人难道就是他爱的那个她?

“叶哥……哥,别管我……赶紧走……”

悬挂的女人艰难地朝叶昊铭起说出这句话,她的脸色变的更加苍白,嘴唇开始由白转黑。

“别怕,有我在。”

秦诗颖听到这句话时心隐隐作痛起来,作为她的妻子,这句话本该是属于她的,可现在他却带着无尽的柔情对着另外一个女人说出来,这叫她如何不心痛?

还沉浸在痛苦中的秦诗颖突然听到屋子里的打斗声,一探头便看见那一群人拿着锋利武器对叶昊铭又打又踢,叶昊铭虽然身手敏捷,但终究抵不过他们人多。

一刀划过叶昊铭手臂,又一棒打在叶昊铭腿上,秦诗颖捂住自己的嘴,眼眶开始慢慢泛红。

眼看着十多厘米长的刀要刺入叶昊铭胸前时,情急之下没有办法的秦诗颖大吼一声“警察来了!”。

这些在牢里待过的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警察。

虽然不知道警察是否会来,但作为逃犯的他们,为了保住小命,个个连滚带爬离开屋子。

还处在惊吓当中的秦诗颖迈着颤抖的双腿小跑过去扶起满身是伤的叶昊铭,看着血肉模糊的伤痕,秦诗颖的心也微微作痛。

“你跟踪我?”

叶昊铭像甩垃圾一般甩开秦诗颖的手,质问她一句话后又不顾自己的伤,忍着疼痛跳上踏板把被悬挂的女人救下来。

此刻的女人早已晕了过去,叶昊铭打横抱起她,路过秦诗颖身边时没抬头看她一眼,直直往前走。

“我没有跟踪你,只是爷爷让我过来找你时我恰巧看见你匆匆忙忙,所以才跟过来。”

“我匆匆忙忙有你的事?秦诗颖,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挑战我的底线!”

秦诗颖看着叶昊铭的背影,心猛的骤痛,她这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他当着妻子的面抱着另一个女人,到底是谁挑战谁的底线?

秦诗颖的心在滴血,但却只能垂着头默默跟在他们身后。

她走到车前时,叶昊铭早已把那女人安置在副驾驶座位上,他为女人系好安全带,又为她捋了捋头发,把她前额的碎发小心翼翼别到耳后。

一系列的动作,叶昊铭眼里饱含柔情,而看完这些后秦诗颖眼里却饱含泪水。

她的丈夫把所有的柔情都留给了眼前这个女人,把所有的厌恶都丢给了她。

她走过去敲了敲车窗,里面的男人无动于衷。于是她只能大声喊道:

“我的车走了,你能……”

秦诗颖的话还未说完,叶昊铭便启动车子从她身边呼啸而过,车子带出的风速陷些把秦诗颖吹倒在地。

 

 

总裁是个追妻狂第5章 无法抽身

望着汽车消失的尽头,秦诗颖叹了口气,不争气的眼泪蜂拥而出。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什么都没带的她要回家只能靠自己的两只腿。

于是她便大步往前跑,跑过的地方花草都如同遭受台风一般倒向一边,她的泪水如雨水般打湿它们。

这些累,这些痛苦,只有秦诗颖自己一个人扛。

她要坚强!她不能软弱!叶昊铭是她的丈夫,她不能让自己的心属她人!

回到家的秦诗颖忍着两只脚的疼痛勉强笑着和爷爷打招呼,幸好,爷爷没发现什么异样。

“他呢?”

秦诗颖低下了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今天下午的事情已经够难堪了。

“颖儿啊,不是爷爷说你,幸福掌握在你手里,你连叫他回家都办不到,拿什么套住他心?还叫爷爷别管你,我不管的话你们不出一年就要离婚了!”

爷爷说完失望的对着秦诗颖摇摇头,径自扶着楼梯上楼。

待爷爷进房后秦诗颖才卸下伪装,“咚”一声,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幸福掌握在自己手里,她也明白,只是力不从心,就比如现在,她只能独自痛苦。

爷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不怪他。但是叶昊铭却不同,说她心里不怨是不可能的。

叶昊铭估计现在在安慰着被吓坏的女人了吧,那女人估计会和吃了蜜糖一样幸福吧?

再一次和叶昊铭见面是几天后在医院里,秦诗颖由于那天跑步太过激烈,导致大腿小腿肌肉拉伤,疼痛使她不得不上医院。

叶昊铭和那天那个女人一起说说笑笑,往日对她的那份冷漠无处可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柔。

他小心扶着女人走路,女人的手搭在叶昊铭的腰上,时不时还把头靠进他的胸膛。

秦诗颖这次也忍着脚上的疼痛,大步走上前,用极其冷淡的语气说了句:

“这么巧?你也在?”

话是对叶昊铭说的,可秦诗颖的目光却落在他身旁的女人身上。

“你来干什么?”

又是不耐烦的语气,又是质问的语气,秦诗颖真的很想问难道他连一丝丝温柔都不肯给她吗?

“你,给我过来。珊珊,你先回病房,照顾好自己,我等会回来。”

明明是同一个人讲出的话,前半句有着地狱的冰冷,后半句却有着天堂的温暖。

“你永远别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

“叶昊铭,我才是你的妻子!我被你逼迫履行了妻子的义务,你也应该履行你丈夫的义务,而不是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

“啪”一声响,秦诗颖承受了叶昊铭一个重重的耳光,她的脸被打偏,嘴里迅速蔓延起浓浓的血腥味。

“你,只是我法律的妻子。我承不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再让我听到这类话,我听一次扇一次!”

秦诗颖楞楞呆在原地,她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呵,下手真狠啊。

“叶昊铭,法律至上,你不承认又怎样?我就是你的妻子,没和我离婚你就是不能和那女人在一起!”

“啪!”还没缓过来,秦诗颖的另外一边脸颊也重重遭受一击。

“只要我想离,有的是方法逼迫你,现在不动你完全是因为爷爷!给我滚!”

秦诗颖两边的脸颊都火辣辣的,痛的她直抽气,但这些都不及她心里的痛的万分之一!

她怨恨的看着叶昊铭,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拉开着他们的距离。

刚转角,那女人不知何时走出来,挡住了秦诗颖的去路。

“叶哥哥不爱你,你最好赶紧离婚,别妨碍我们。要不是你,我现在早就已经是叶太太了!”

言珊珊瞪着两只大眼睛狠狠地说道,一副恨不得现在立马杀了秦诗颖的表情。

秦诗颖看着她那张凶恶的脸,和刚刚温柔可爱的截然不同,真是厉害。

“恶心,你如果有本事那你确实已经是叶太太了,可是你没有呢。让开,我要离开。”

秦诗颖有些幸灾乐祸的说着,这个却彻底激怒了刚刚还洋洋得意的言珊珊。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言珊珊抬起手就要给秦诗颖一耳光,秦诗颖快速一退,伸手挡下了她的耳光。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她的两边脸颊都已经挨了耳光,他们还想怎样?

一气之下,秦诗颖一手抓着言珊珊刚刚落下的手,抬起另一只朝言珊珊脸上拍去。

“啪!”重重的一落,言珊珊惨白的脸上瞬间多了个五指印。

懂得反击,秦诗颖真想问问叶昊铭她这个反击他是否还满意?

言珊珊捂住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诗颖,这个女人竟然打了自己?

秦诗颖见她没有收敛之意,使劲一推放开抓着她的手,言珊珊华丽丽跌倒外地。

“你干什么?!”

突然出现的叶昊铭,刚好撞见秦诗颖的手落在言珊珊脸的那一幕,愤愤推开她。

“叶哥哥……她……我只是想认识一下她,可她却……”

言珊珊故意把捂住脸的手放下,让那一抹红映入叶昊铭的眼。

“叶昊铭,我是打了她,可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要再一次误会我。”

“不是这样是哪样?啊?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

叶昊铭吼着秦诗颖时候,还不忘把身旁的言珊珊搂进怀中,眼里含着满满的心疼。

这一举动,在秦诗颖看来,格外刺眼!

“那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把她杀了,只要你没看见我就没干过这事,对吗?”

听完这话的叶昊铭有种把秦诗颖捏碎的冲动,这女人,一句话便了激怒他的怒火。

“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杀谁,最后又是谁会没事。你要是敢动珊珊一根汗毛,我要你陪葬!”

狠狠丢下一句话,叶昊铭继而又温柔搂走言珊珊,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走远时,秦诗颖才卸下强撑起的面具,瘫倒在地。

忍了那么久无法再忍的眼泪,终于掉落。

都说,哭是一种发泄方式,可她却越哭心越痛,痛到无法呼吸。

无法抽身的她到底该怎么办?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总裁是个追妻狂第6章 搬出去

那天回来后,叶天宇看秦诗颖魂不守舍的样子,眼睛红肿的不像样子,想要询问却又不想扯出她内心的伤心事,肯定是昊铭这小子惹的祸,想去替诗颖教训他一下,又怕把事情搞的越来越糟,只能两手一摊,啥事都不管为妙,他已经强迫他们结婚把他们弄成这样了,不该再去添乱了。

叶天宇像想明白什么似的,把秦诗颖和叶昊铭都叫回家,一个多月没相互见面的新婚夫妻终于被叶天宇拉到同一饭桌上。

“今天主要就是想和你们讲一件事,你们搬出去吧,现在就是你们该自己生活的时候了,感情的事,我这个老头子插不上手,你们就去外边解决吧,省的我看着心烦。昊铭,你不是一直像自己生活吗?现在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带着诗颖一起去别墅吧,老宅留给我。”

叶昊铭和秦诗颖都觉得奇怪,老爷子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叫他们回来,又突然说这一番话。

“爷爷,他想搬出去就让他搬出去吧,我不会走我会陪着你。”

秦诗颖率先开口,叶昊铭两手交叠放在胸前,面无表情,一个字都没吐,看不出是什么态度,秦诗颖只好找表态。

“你糊涂!见过有新婚夫妻分居的?见过新婚妻子不去陪丈夫陪爷爷的?”

叶天宇呵斥一声,秦诗颖突然住嘴,一时语塞,她的确是想陪着爷爷,和叶昊铭相处太累,她必须要有极大的心里承受能力,随时做好被羞辱的准备。

“爷爷,你真的想好了?我们出去住?”

叶天宇拄着拐杖,冷哼一声,就知道他这孙子不孝顺,现在一听到自己自由了,估计心里乐开了花了吧。

“不让你出去住,你也一个星期不着家的,你早就搬出去住了不是吗?”

又一句把叶昊铭咽的语塞,这话确实也没毛病,现在他的确有自己的房子,只不过和珊珊一起罢了,出去住了他就不用总是回来报道了。

一瞬间,客厅气氛冷到极点,三人各有所思,一句话没说,静的一枚小小的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秦诗颖大气都不敢船,两个气势相当的男人坐在身旁,她一个弱女子敢干什么?

“行了,就这么定吧,你们出去住。不过,有一个条件,每个周末回家来看我,陪我吃个团圆饭,不在我面前,你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但没到回老宅那天我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着来,结婚了就要有夫妻的样子。”

叶天宇轻叹一声,孩子长大了,终究还是会离开的,只不过烦就烦在人越老越害怕孤独啊。

叶天宇站起身来,似乎准备走。

“爷爷,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会按照你的意思来办,明天我就让人把我们的东西搬到别墅,每个星期天晚上我们会回来陪你。你一个人在家好好照顾自己,公司还有事,我得去处理。”

叶天宇把话说的非常正式,从他语气中听不出他任何的感情,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在例公行事。

而秦诗颖这头,早已红了眼眶,她一不想离开爷爷,二不想和叶昊铭靠太近,尽管自己喜欢他,但目前他们相处的状态来看她还是不太想离他太近,离刺猬太近,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刺伤满身。

“爷爷……我真的……不……”

带着点哭腔与撒娇,秦诗颖希望爷爷可以回转心意,别让她出去和叶昊铭独处,可爷爷也是说一不二的人,哪里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心意。

叶天宇拍拍秦诗颖的背:“孩子,爷爷相信你,坚持对昊铭好,总有一天他会被你感动的,他不是绝情的人。”

叶天宇也不想,但是他只有放他们离开,要求他们每周一起回一趟家,他们才有独处的空间,不然的话,像现在两人一个多月不见面的事会常有发生。

“想爷爷了就自己回来看看,爷爷哪里也不去,就在家玩弄玩弄花草。”

叶天宇摸了摸秦诗颖的头后便起身拄着拐杖自己慢慢回房,秦诗颖看着爷爷年迈的背影,眼泪突然流下。

爷爷想让她和叶昊铭和好,像一对真正的夫妻,而让他们出去住,可秦诗颖真的没把握,或许这次要让爷爷失望了。

从那年来了叶家老宅后,秦诗颖就没再离开过,现在真的要离开了,她实在不愿意走,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了。

叶昊铭说到做到,说搬就搬,第二天一大早就让人来搬了行李,秦诗颖想阻止却又不敢。

“可不可以……不搬?”

秦诗颖小心翼翼的走到叶昊铭跟前,低着头问着叶昊铭,早已经做好被谩骂一番的准备。

“你跟爷爷说了吗?他说了不搬吗?爷爷没发话,你有什么资格出声?”

秦诗颖虽然已经做好被说一番的准备,但是真听到这些话时自己心里的气还是蹭蹭蹭往上涨了起来。

“叶昊铭,出国留学那么多年不在爷爷身边陪他,现在有机会了,爷爷随便几句话你就真的搬了,你问过爷爷一句真的想让我们搬吗?你是真的以为爷爷想要我们搬出去吗?”

叶昊铭两只眼冒着怒气,直盯着秦诗颖,意外她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突然戳中他愧疚的点,不理会她径自离开。

秦诗颖见他有一丝动摇立马追上去,语气稍微缓和了些许。

“求求你,去和爷爷说我们不搬好不好?”

秦诗颖大胆的扯着叶昊铭一个衣袖的一角,很真诚的问道。

叶昊铭条件反射似的,立马一挥手,秦诗颖的手被他狠狠甩开,一脸的厌恶与嫌弃。

“求我?你有什么资格求我?”

扔下一句话,叶昊铭便大不迈出门。秦诗颖一时愣在原地,现在她连求他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秦诗颖大步追上去,站在叶昊铭面前:“我用叶太太这个身份来求你,够资格了吧?”

叶昊铭冷笑一声:“叶太太?我承认了吗?秦诗颖,别太自以为是!”

这次秦诗颖没再追过去,自己一个人呆在原地久久没回神,喜欢你时最卑微说的可能就是她这样的吧。

 

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总裁是个追妻狂第7章 怀孕

搬出来一个多月,秦诗颖除了每个星期日见叶昊铭一面外,其他的日子都是自己孤身一人,自己一个人住一整栋别墅确实有点寂寞,可能有什么办法呢?难道她还要出去拿根麻绳把叶昊铭绑回家不成?

要是爷爷知道她这么无能的话,估计都被气死了。

一开门,把自己的高跟鞋脱掉,随手把包包扔在沙发上,自己瘫倒在沙发上,应酬了一天,确实挺累,脸都笑僵了。

她深呼一口气,强撑起自己的身体,慢慢走到浴室,当那些温热的水尽情撒在她身上时她才觉得自己总算是活了过来,明天一天又还有很多应酬,留给她睡觉的时间不会多,她匆匆洗完便出来。

打开衣柜挑选明天穿的衣服时,无意间看到自己抽屉满满的卫生巾,算了算时间,自己的例假已经晚了两个星期,不好的预感突然占据她整个心头,还没从这反应过来,开门的声音就把她拉回现实中。

他回来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秦诗颖刚想出去,还没迈出房门,叶昊铭便自己先进来,她对上他的眼,感觉里面装的全都是怒气。

一瞬间,两人本来还是有些许距离的,叶昊铭猛冲过来,把秦诗颖按在床上,猝不及防,秦诗颖惊呼一声,和他一起双双倒在床上。

“你干嘛?”

有些害怕,却又不甘示弱,秦诗颖睁大两只眼睛看着叶昊铭。

“能干嘛?当然是干夫妻该干的事。”

对,两人既然是夫妻,她的确有必要尽一个妻子的义务,叶昊铭上次对她那样,他的确有这个权利,她也不可以剥夺。

“叶昊铭,我今天不想。”

“不想?”叶昊铭微微眯着眼,冷笑出声:“是今天在外面被男人喂饱了吗?今天没料到自己的丈夫回来,把所有精力都给了别人是吗?”

秦诗颖微微一怔,心中一痛,刚刚的她是有点不想,那么现在她就是非常不想。

“我真的累了,夫妻一场,让我先休息可以吗?”

叶昊铭没有理会秦诗颖,已经开始自己的动作,不顾秦诗颖反抗。

“不要勉强我。”

“秦诗颖,你以为我今晚回来是和你谈感情的吗?不干这个干什么?谈恋爱吗?我们之间可没那东西!”

秦诗颖抓住叶昊铭不安分的手:“就算我们没有感情,请你也不要强迫我,我们是夫妻,是平等的。”

甩开秦诗颖的手:“秦诗颖,我强了你又如何?别忘了,当叶太太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叶昊铭没有再给秦诗颖反驳的时间,上前覆盖住她的柔软,让秦诗颖无法言语。

他今天到底怎么了?他爱的不是言珊珊吗?现在怎么舍得背叛她了。

哦,她忘了,言珊珊半个月前出国了,说是出国学习,可却跟着一个男人出国的。

“你现在是忘了言珊珊吗?你这样做最对不起的是言珊珊。”

叶昊铭突然愣神,丝毫没有预料到秦诗颖会把言珊珊搬出来。

“是你的言珊珊把你抛弃了,所以你现在欲求不满,想找人安慰吗?你现在如果回答是,我随便你摆布。”

如果说刚刚叶昊铭的强迫只是为了教训让今天终于吃饭被一圈男人围住的秦诗颖,那么现在他就真的彻底被激怒了,言珊珊的事情,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现在这个女人轻轻松松谈起,还不忘取笑他,现在是时候该让女人付出代价了,让她知道惹怒他的后果。

“很好,秦诗颖,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多有能耐!”

秦诗颖以为叶昊铭会因为言珊珊而放过她,没想到他愣是被自己给激怒,突然不知所措,在她愣神的片刻,叶昊铭已经把秦诗颖的睡裙给褪去。

想起刚刚反应过来自己例假半个月没来,秦诗颖本来想从了他的,忽而又挣扎起来,忍无可忍时突然抬手去打叶昊铭,可却被他轻松拦住,他两眼泛红,就像是想立马吃了秦诗颖一般。

“秦诗颖,你越是挣扎,我就越会努力进攻!你所受的一切都是你自己自找的!”

“叶昊铭,你混蛋,不要碰我!”

叶昊铭又一次冷笑:“你是我的叶太太,我碰你是我的权利。我这是在喂饱你,省的你每天出去祸害那些有家室的老男人。”

秦诗颖的心突然抽痛起来,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以前那个见她有危险赶紧过来救她的阳光男孩已经不见了,她心里泛起一阵阵苦涩,自己爱错了人。

无力抗衡,秦诗颖一整个晚上都处于意识模糊的状态之中,不知道被叶昊铭折磨了多少次,只感觉自己飘飘欲仙,整个身体不再属于自己。

第二天醒来时,叶昊铭已经不在自己身旁,要不是床的一侧留有塌陷的痕迹,空气中有留有他的味道,她都会以为昨晚的就是一场梦,一场过于真实的梦。

她倒也很希望这就是一场真实的不能在真实的梦,可一看自己身上的斑斑点点,就提醒着她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

昨晚叶昊铭没有当她是他的妻子,而是他的一个床伴,不免心生恨意。

可她再恨又能怎么样?如今的一切是她自找的这一句话一点也没错,是她自讨苦吃。

为了遮盖身上叶昊铭留下的痕迹,秦诗颖在六月天时还穿着长裤长衣,连来做饭的阿姨都看不下去。

“太太,其实不用这样的,你这样就如同此地无银三百两,大大方方露出来,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懂的。”

秦诗颖尴尬的笑笑,她倒也是很想露出来啊,但那可不是恩爱过后的象征,是虐爱过后的痕迹啊,她敢露出给谁看?

“吴妈,我没事,是这几天有台风,我怕着凉。”

吴妈心疼的看着秦诗颖,脸色煞白,被咬破的嘴唇还有些血迹,很是不放心。

“太太,要不我帮你请假然后叫医生来一趟家里?”

秦诗颖一听,连忙摆手,说到医生,她今天还得亲自去一趟医院验验血,看是不是真的有了。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总裁是个追妻狂第8章 流产

“吴妈,你去忙吧,我吃完就去上班,放心吧。”

来到公司也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多在秦诗颖身上停留一会。

秦诗颖也还好,知道大家八卦,也没多在意他们的目光,一直埋头苦干,赶紧做完自己的工作去医院。

一个上午秦诗颖都不太舒服,空调吹着还觉得热,可又不敢脱下衣服,骨架疼的厉害,小腹隐隐在痛,她去了好几次厕所,发现有些许血丝。

原来是要来了,可是明明以前她不会痛的,现在怎么痛了一上午,赶紧找来卫生巾给垫上。

看来不是怀孕,可能就只是因为换了个环境,需要适应所以才推迟两个星期而已,是自己想多了。

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小腹越来越痛,秦诗颖忍不住,打了好几次热水,还特地泡了红糖姜水,可都无济于事。

临近下班时,同事找她一起去吃饭,推门进入才发现她倒在办公室中央,旁边还有被子。

秦诗颖被送到医院时,是王泽然接收的急诊病人,检查一会儿后才把她送进妇科。

王泽然是叶昊铭的好兄弟,两人一起出国一起回国,多少风风雨雨一起分担。

如今看到兄弟的媳妇进了医院,知道他不是很喜欢她也还是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自己则时时关注着秦诗颖的动静。

叶昊铭赶到医院时,秦诗颖已经做完手术好几个钟后,只不过还没醒过来而已。

王泽然一直在办公室等他,见他进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等的我想入睡。”

“既然那么闲,那我不介意让医院多派点病人给你照顾。”

叶昊铭径自走到王泽然会诊病人的转椅上和他面对面的坐着。

“她人呢?”叶昊铭随手翻来王泽然桌上的一本书,不经意间问道。

“已经从手术室出来几个钟了,在普通病房躺着,差不多也该醒了。”

叶昊铭停下翻书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自己昨晚是强迫了她,可也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怎么就进手术室了?

王泽然从叶昊铭脸色上得知他对秦诗颖怀孕的事情一无所知叹息了一声无奈的道:“你老婆流产了,听护士们说纵欲过度,是你干的好事吧?”

叶昊铭微微皱起眉头,怀孕?昨晚她为什么不说?

“叶昊铭,叶总裁,你说你干的是什么事?现在间接杀死了你的孩子了,你老婆那么瘦小一个女人,哪里经得起你这心狠手辣的人的折腾?要我说,你真不喜欢的话,赶紧离婚得了,别耽误人家。”

叶昊铭看着他,还是头一次看他那么帮一个陌生女人说话。

“怎么?你是想劝我早点放手离婚后你好接手?”

王泽然又无奈,要不是眼前的是自己的好兄弟他还真相给他注射一瓶安乐死,让他上西方极乐世界玩去吧。

“叶昊铭,你不就是看到昨天她和一群男人吃饭你吃醋才这么对她的吗?你还是在乎她的,既然在乎就好好对她,不然的话,她迟早绿了你!”

叶昊铭突然沉默了几秒:“她在哪里?”

叶昊铭离开王泽然的病房后没有立即去病房,而是在走廊上站了好一会,回想着昨晚的事情,一路下来,秦诗颖没有吐出一个关于她怀孕的字眼,如果她说了,他一定会停下,欲火再盛也依旧会克制自己。

可是她就是这么倔,愣是一个字都没提。还是说昨晚她也不知道自己怀孕?

推开病房门,发现秦诗颖没有躺着,笔直的靠着墙壁坐着,穿上病号服的她把昨晚他留下的痕迹都露出来,格外刺眼。

叶昊铭慢慢走过去,秦诗颖没有回头看他,他也就没说话。

在她床边站了许久,又顺着她的视线看向窗外,什么东西也没有,于是才开口。

“在看什么?”

“发呆。”秦诗颖淡淡吐出两个字,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刚刚的男音好像有点熟悉,一回头看到叶昊铭站在自己床边,吓了一大跳,使劲往另一边缩去,没想到一下缩的太厉害,病床又太小,她突然感到重重不稳,整个身体往后仰。

叶昊铭没想到秦诗颖会被吓成这样,眼尖的他立即俯下身子,把两只手绕到秦诗颖背后,稳住她不让她摔到地上。

这样一来,秦诗颖半个身体都被叶昊铭包裹在怀中,自己的整张脸贴着他的胸膛,叶昊铭身上特制的香水味道扑进她鼻子,让她莫名感到一阵心安。

“没事?”

秦诗颖愣住,却也没忘记向他摇摇头,惊讶他竟然会过来扶自己。

把秦诗颖慢慢放回床上,确定她不会再有危险时,叶昊铭才松手,之后自己坐到了旁边的坐椅上。

“什么时候的事?”

秦诗颖一时之间愣住,没弄清叶昊铭在问什么,再仔细一想,才明白过来,那刚刚他对自己的温柔也就情有可原了,他这是在愧疚,愧疚他间接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秦诗颖突然冷笑一阵:“我们一共在一起过夜就两晚,还用问是什么时候的事吗?”

秦诗颖误会了叶昊铭的意思,他只是想问她知道自己怀孕是在什么时候,没想到她竟然又生气。

“好,秦诗颖,你可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怀孕,不打算要这个孩子,算计好让我间接杀死他,然后对你抱深深的愧疚。刚刚你得逞了,高兴了吧?”

秦诗颖看着他,满眼的不可理喻。

“现在,你是不是又心里算计着怎么借别人的手让爷爷知道你没了孩子,而且是因为我没掉的,好让他继续强迫我,强迫我和你这么一个心机女人在一起?”

秦诗颖眼眶开始泛红,鼻子开始发酸:“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不择手段,连自己亲生孩子都会算计的女人吗?”

叶昊铭冷哼一声:“不然呢?你要是不去不择手段,怎么把爷爷的心收的服服帖帖?怎么当的了叶家的叶太太?”

秦诗颖眨了眨双眼,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掉,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总裁是个追妻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总裁是个追妻狂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总裁是个追妻狂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