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络蓁蓁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枭晨

杨络蓁蓁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历史军事类爽作者枭晨,主角杨络蓁蓁是怎么出场的。本站提供虎符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虎符精彩章节免费阅读:诸子百家,七雄争霸。鬼谷纵横,乱世纷争。三载潜屿山,一朝动风云。英豪辈出的时代,名剑现世的时局。一只无形的手操控历史走向,因屿山出世少年打破棋盘对弈,引发了庙堂和江湖不同程度的纷乱动荡。迷局,谜局,诡局,死局,这不就是棋盘上黑白的较量,都是为了生存,没有所谓的正邪,只有不同的立场。坐看少年如何斗百家、抗强秦、助赵国、杀匈奴、了恩怨、寻真龙、辅真君、揭谜局。。。。。。...
杨络蓁蓁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枭晨

《虎符》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出兵伐赵

一轮圆月划过清凉的夜空,给高墙内洒下一片高洁朦胧的昏黄的光,咸阳城显得神秘而安静。而远远望去,咸阳宫殿就像是牢牢镶嵌在地表之上;那屋檐上的两条飞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在墨黑的夜色下,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大殿之内,只有三道烛光照应显现的人影,其中一人位居正上,气势威严,王者之气显露无疑,此人正是——秦王赢稷;右下方是一位身着黄金鱼鳞甲,头盔抱在右手中,同样不输于嬴谡的气势萦绕其身,并且伴随着丝丝杀伐之气;左方则是秦国丞相范雎,他一身长袍,装扮儒雅。

左右分立清楚,左文右武,且左为上。不过秦国上下谁也不会小瞧此时在右方的武将,因为正是他率军与赵军决战,将赵军大败于长平,并坑杀赵卒六十万精锐,一战致使赵国国力不足十一,故人称——“战神白起!”

“不知大王深夜召唤吾二人前来有何要事商议?”范雎率先行礼问道。

沉亮的声音在大殿响起,“孤王要发兵攻赵,一举攻克邯郸,活捉赵王,展我国威,让天下诸侯臣服于我大秦!不知二位有何对策可以灭赵?”

白起眼神瞄过旁边的范雎。范雎此人心胸极其狭隘,容不下一丝丝不合,只要得罪过他的人都被他以巧妙的手段处罚,他虽有实才,却未用在治国安民上。所以白起很是瞧不起范雎,认为范雎之前计谋根本不符堂堂大国身份!

况且长平之战后,白起力建秦王挥兵攻赵,趁老秦军士气高涨,荣誉性强大,而赵国兵力仅有区区老弱病残军队不足八万,赵国内人心涣散,无力抗战,所以白起可以十分确定,不出月余就能攻克邯郸!可是秦王赢稷在范雎的劝举之下,不同意白起军事作战计划,命令军队立即回防,而且白起返回咸阳面见自己。

白起知晓,秦王是担心自己实力过于强大,从而拥兵自立,或是窃取秦国上下,成为新任“秦王”,无奈之下白起只能率军回防,白白丢失了良机!

此时白起完全清楚现在出兵攻赵是不可能成功的,只会白白浪费国力,于是他上前作揖,道:“大王想要名扬四海,这一目标早已在长平之战实现,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诸侯国敢侵犯我大秦!山东六国根本不敢踏进嘉峪关一步,因为我老秦军的强弓劲弩会如同黑云般遮蔽明日,击退来犯者。况且……”

“哦?不知武安君这句话是在称颂大王,还是在夸耀自身威严?毕竟长平之战是由武安君打出了我秦军的风采,震慑了四海!”一旁的范雎突然打断白起的话语。同样的范雎也看不上白起,因为两人的政见不同,白起手掌兵权,就是大秦披荆斩棘的利剑;自己辅佐秦王处理朝政,负责大秦稳居咸阳,不希望战事为主拖延国政实施,因此两人不和,而且范雎的政见十之八九会遭到白起的反对!

而刚才范雎一句问话更是将白起推到风口浪尖,这表明正是由于战神的凶名才威慑诸国不敢侵犯大秦,并不是因为秦王赢稷的治国安民。把白起抬到了“王”的高度……

秦王平静的眼眸闪过一丝惊动,手掌也不自觉般握紧成拳……

赢稷是秦惠文王之子,秦武王异母弟。公元前307年,秦武王因举鼎而死,赢稷与其弟争位。其母芈八一同样是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她外联义渠王率其义渠部落于秦界纷扰;内用其弟魏冉为将揽拥秦国三军之权扬其秦威。大大打击了赢稷其弟——公子悝的势力,公子悝深知大势已去,无法再挽回大局,便主动退出王位的争夺。

赢稷继位后,为了稳定政权,任命魏冉为将军,四处征战,讨伐其余诸侯国,并培养了许多有名的将领!魏冉一生四次任秦相,在位期间,秦国内部稳定,外部活跃,多次征讨韩、赵、齐等国,使得秦国顺利进军关东,逐一击败各国。并且一手培养出白起此等绝世名将,所以说白起相当于第二位魏冉……

魏冉因为是赢稷舅舅,赢稷不好轻易削弱魏冉权利,直到任用范雎为相,才最终下手……

白起就是魏冉的嫡系,知晓赢稷不会容忍任何人窥取他的权利,可是魏冉知遇之恩,他不能不报,他也在等待一个时机……

白起怎会不明白范雎险恶用心,冷笑一声:“哼……丞相此话怎讲?大秦是大王的大秦,我等长平之战,均是大王臣民,大王的荣誉就是我们的荣誉。可是大王想要发兵伐赵,现在却不是最好的时机。长平之战,我大秦大破赵军,使我大秦威名扬航在八方六合中。此战中战死的将士得以厚葬,并给予家属重金抚恤,而赵国却未能及时安葬将士,也无法及时对伤者治疗,所以赵国上下必定会同心忧虑我大秦举措。若大王现在出兵伐赵,虽然兵力强盛长平于倍,但赵国一定会以十倍之力严备守城。

赵国自长平之战后,君臣惧忧,无一时不在商讨救国方案,对内提拔良才,改善民生;对外以大量珠宝向山东五国出嫁,结秦燕魏,连好齐楚,在防备我大秦。赵,其国内实,国外交,以此之时,未可伐赵!”

秦王道:“赵军未可伐?可孤王有战神!不知将军是否愿意带兵攻赵,再次扬我国威?”

“臣拒绝!此番攻赵定会兵败,不利我大秦国运,更会有损臣不败神话!”

这一句话太过惊人了,面对秦国君主竟公然拒绝,这无疑相当于抗命,按照礼法理应杖毙可是秦王知道此时并不是杀掉白起的好时机,毕竟现在的白起得到军队的拥护爱戴。若是冒然杀掉白起,恐会引起兵乱……这是秦王不敢赌的主要原因!

整个大秦,能够这么直接霸气拒绝王上的提议,也只有战神白起!

“大胆!白起,你以为你是谁?大王的王命你也敢违抗,这不是在和你商议,还是军令!当心府邸家眷……”范雎指着白起正面怒道。

赢稷按压怒火,毕竟现在还不能除掉白起!

白起冷哼一下,磅礴如海的气息瞬间笼罩整个宫殿,并且迅速结下一层冰霜,然后他转身离开。无穷尽的气势让范雎压抑的无法正常呼吸,双股微颤,险些跪倒在地。白起控制无形气息避开秦王,所以秦王只感到一股凌厉气息的危险而没有受到压制。

看着白起离开,秦王一把掷下案板上的酒樽,酒樽撞击地面破碎,其中的酒水飞溅四旁,“早晚有一天孤王要让你坠下幽冥炼狱!”然后平复心情,对范雎道:“除去白起此人,丞相认为何人能够带兵破赵?”

范雎从之前的气势中回过神后,“大王,王陵将军最为合适!长平之战,王陵为副将,功不可没,再言先前大小战役数不胜数,所以他有能力伐赵!”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秦赵交战

四十万老秦军就像是一片墨黑汪洋大海滚滚淹没陆地任何生物,又犹如从炼狱中爬出的幽冥鬼军散发着压人心神的幽冥鬼气!

王陵率军连破赵国数个城池,意气风发,挥剑直指赵都邯郸。四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进发,自邯郸城外五十里外驻扎修整,等待时机出战,攻克邯郸、活捉赵王!

遥望正在修整的气势汹汹的秦军,赵王赵何在城池上长长叹口气,然后精气恢复,道:“廉将军,秦军来势凶猛,是将我赵国看似盘中餐。哼!就算我赵国是一块唾弃的骨头,别人要想吃下,我也要让他难以下咽。请廉将军、蔺丞相助我赵国度过难关!”说完居然向左右两人行礼作揖!

左旁是一位一身白色儒装,素蓝色长披风,腰系玉带,英俊无匹的脸容从容祥和,没有透露丝毫内心的情绪。此人正是赵国丞相——蔺相如!

右方之人身着明亮铠甲,挺拔的体型在在显示出非凡的气魄,充满力量和信心,像一把出鞘的宝刀,佩剑散发丝丝祥和气息。

此剑名曰‘宛云’是为软剑,剑身薄如蝉翼,轻柔无比,剑走如风动云流,柔曼的剑迹中剑气迸射,刚柔并济,剑过巨石可不留剑痕,而巨石骤然间一分为二!

楚威王二年,太史令唐昧夜观星象,发现霸星,急抱威王。正值威王梦游虚弥仙境巧遇仙子,见仙子身浮祥云,腰配柔剑,并告其知楚国福音将至。楚威王又闻霸星所临,大喜,定为天兴大楚,故宴请铸剑名士共同打造仙子浮云之剑!

“秦军中飘扬的乃是‘王’字,就可知此次带兵之人是王陵而非白起。从这一点便知晓秦王与白起之间的隔阂正在扩大,况且范雎早年受到过白起的侮辱,两人之间的矛盾更是难以调和。君臣、朝臣间不和就是秦国内政不稳的表现,这或许是我们的一个机会!而针对王陵,我相信廉老将军肯定会有办法对付!”然后轻轻的向赵王和廉颇微笑。

廉颇威猛气势不减当年,又因这几年休养便潜心修炼攻打,所以现在气血充足,他说道:“秦军行军有序,后勤兵马粮草充足,战车装备精良,我们各个想要突围的地方均有精兵防守,足见王陵考虑周全,具有大将风范!不过,他这次面对的是我数万保家卫国的好儿郎,怎么怕他无所谓的布兵。”

赵王虽然听到丞相与将军信心十足,心中却仍有一丝不安,“这次让‘隐卫’也出动!这一仗我们要痛击秦军,向天下表明我赵国依然不可抗!十日之后,出城抗秦!”

战国时期,为敌双方不会出现所谓的夜袭。两军交战,就是要拉开阵势,以自身绝对的实力激战对方,而其中也会包含一些阴谋,这些阴谋却是密谍刺探情报,或是调离君臣关系……

一条黑“丝带”飘动,老秦骑兵的攻势发动了,五千骑兵催动战马,铺天盖地地向赵军杀去,呐喊声吼叫声马蹄奔腾声,响彻了原野。

“弓弩准备!”赵军这方一名青秀小将,他着银色战甲驾在马上,手持蛟龙渊洁枪,发号施令。此人是在秦军新起之秀——李牧!廉颇居统帅指挥,并将冲锋重任交于李牧手中。

第一排的弩射士兵半跪下来,用膝盖和臂膀拉弦上箭,调整角度斜角向上,食指扣住了悬刀,呼吸渐渐地屏住,眼睛眯成了一线。

两军在相近两百步时,李牧率先射出一箭,利箭在喧嚣的两军旋转突破空间的阻力,直接将秦军最前方的一校尉射落马下。

一千弓弩手像是得到信号般,同时放出弩箭。弩箭如同飞蝗一样遮盖住了天际,甚至是让天空也暗淡下来了。无数的飞蝗迅疾无比的扑进秦军的阵地。

秦军中瞬间响起了惨叫声,大批士兵像刺猬般倒地。有些士兵仅仅只中一箭没有伤及要害,但是还不等他们站起身来,就被后面的骑兵撞翻,最后被战马无情的践踏而死。

虽然秦军骑兵有伤亡,但是骑兵速度很快,三息之后,无穷尽的秦军战马骑兵硬生生的撞击到赵军步兵中;强大的冲击力,瞬间撞死、撞飞数十名赵兵;秦军挥动着无情寒冷的战刀,冷酷的收割敌人的生命,崭亮的战刀已经被鲜血侵染成深红色;轰击声、骨骼破碎声、兵刃声、嘶喊声……交织在一起。

骑兵对战步兵,无疑以绝对的优势碾压敌方!

李牧驾马上前,率领赵国仅存骑军出战。李牧一马当先,蛟龙渊洁枪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一枪刺杀最前方的两名秦兵。“赵家好儿郎,随我杀敌!”说话之间,李牧推动体内真气,注入蛟龙渊洁枪仿佛具有了灵智,在无形的枪势变化出无数虚影,包围着数十名秦兵,然后,李牧收枪转而继续杀敌。只见那些被虚影包围的秦兵和战马身上显出数道伤痕而亡!

“好胆,快快受死!”秦军中一主将看到李牧英勇无比,便驾马驶入,强悍的大刀连战马和赵兵一起斩杀!

秦将率先一刀横砍而去,重大百斤的巨刀带动呼呼风声。李牧见对方来势凶猛,心中有了计较,不等敌将大刀挥到,他便抢占了先机,双臂贯力,挺枪便刺,长枪如一道黑色闪电,瞬间刺到了秦将胸前。秦将没想到对方的速度竟然如此快猛,他心中暗吃一惊,闪身已来不及,双手执刀杆向外架去。

当枪尖和对方刀杆碰撞在一起时,长枪的速度陡然间变慢了,就仿佛拖上了千斤重物,沉重地压制住了刀杆。秦将感觉对方长枪重若千斤,他竟无法将长枪架出去,眼看着枪尖一点点向自己前胸刺来,他吓得魂飞魄散,身体向后躺去,但长枪却如山一样向他压下来,枪尖却对准了他的咽喉。

此时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被对方枪穿咽喉,要么弃马,他大叫一声,身体翻身落马,大刀也脱手了。秦将刚要爬起身逃跑,只觉背心一阵剧痛,他惨叫一声,当场毙命,锋利的枪尖刺穿了他的后背,李牧毫不留情地将敌将刺死在地。

这一战历经一整天,战场上依旧弥漫着硝烟,而无数尸首交错在一起……这一仗以秦军战败结束,可是赵国却付出了举国兵力,仅仅还有三万精兵和近万伤兵!

天子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布衣之怒,血溅五步,天下缟素!

秦王大怒,以王龁替代王陵,并增兵三十万继续伐赵!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遭到暗杀

清风吹过,一阵阵花雨飘落下来,好似将原本挂在空际中的七彩丝带铺满了整个大地!林间鸟鸣声起伏不断;溪流清澈明亮涓涓并没有按照山势自西向东流动,而是反向流动。在万物遵循自然之道生存时,却独有清流反逆自然!

“佳人不在兹,取此欲谁与?巢居知风寒,穴处认阴雨;不曾远别离,安知慕俦侣?”歌声荒寒悲壮,充满一种流浪天涯和醉酒高歌的凄凉味道,非常感人。

一个人影行走在林丛泥泞道路,身着紫檀服饰,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簪交相映辉;修长的身体挺拔笔直,整个人丰韵俊朗中又透露着与生俱来的高贵,腰系玉带,背负朴素无华剑胎。

明明是一儒雅睿智的男子,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可在他身旁有一三岁左右小男孩儿,手拿一片落叶观察其纹路!

此人名杨络,字子固,醉迷山水林间三年再而出世!

“爹爹,你看。这片树叶的纹路好像夜晚星空无规则的连线。是不是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是暗自符合天地乾坤的运转规律?”

“其实世间并没有任何存在,一切虚空均是虚幻假象。直到盘古开天辟地,打破了混沌,自身化为了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我们眼前的一切原本都是盘古的身躯,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是有联系的,不过联系并不是绝对的,只有事物内部的诸多要素是相互联系的,因此有些东西我们根本看不出两者之间的联系。

根据世间联系的普遍性,我们可以把乾坤自有的先天真气与自身相连,从而在对战中加以利用,给对方以绝杀!夜晚星空的深邃,充满着无穷神秘的力量,只要能够看透星空各处的轨迹,便能成为如孔仲尼、李耳、墨翟等人般开派立宗,著书立说!

其实我们的身体就像星空,是一座尘封的宝库,只是常人无法寻找到打开宝藏的钥匙,有人终其一生都在研究自身的‘钥匙’,想突破身体筋骨枷锁的桎梏,成功与自然的天意联系,成为天下至臻宗师。”杨络把自己所知所学尽数的教给果果。

“嗯,爹爹,果果明白了!每个人都有多道枷锁困阻,而且在武学上的提升,每次突破的枷锁又会各不相同,所以才会导致学武之人不同程度的功力。”果果很是认真的听完杨络的教诲,根据已知推理出这样的结论。

杨络哈哈一笑,宠溺的摸了摸果果的头……

一人一剑一酒樽,山林山水两逍遥。清流中再次响起贯彻林涧的歌声,不过此时的歌声不再是之前那样的凄凉而是愉悦轻畅,“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突然杨络站立不动,道:“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现身?”

这道声音在山林中回荡,尔后出现三道人影矗立在杨络面前,惊起片片鸟群飞掠。

三道人影两男一女,其中一男子名曰季澜约四十,却精力充沛,一身绝妙剑术曾享誉齐鲁大地,未遇十回之敌;另一男子是安诂,不过二十出头,很明显他是江湖上新秀,佩剑细长,擅长巧劲应用;最后一名女子看似是三人中最弱的。

“哈哈……不愧是当初名动天下的人物,只不过这三年间各大诸侯国甚至整个九州都出现了新的领袖,你还是不是当初的你?”季澜抚摸胡须说道。

杨络牵起果果的小手,并在其中释放一丝先天真气,使果果能够充分享受自然先天的保护!然后说:“出手吧……让我领教现今江湖的实力!”

季澜冷笑一声,长剑出鞘,一股凌厉的剑气现世。季澜催动自身真气,率先攻击,漂泊的剑气瞬间汇聚一起形成更加威猛的剑刃;安诂以己为中心形成了小型的风暴,迅速向杨络袭去;而那名女子就像是消失了般,没有一丝关于她的气息!

杨络面对两人的攻击,泰若自然,右手探出,准确把握住两人的攻击线路。当他准备反攻击时,却罢手防御。因为他想要知道对方进一步的行动。不过杨络身形轻快,总是能躲避过季澜的攻击;他就像是深海磐石,安诂呼呼风暴只能在海面卷起千层浪,却无法撼动海底礁石!

“哈哈……果然你的功力自从三年前那一战受伤后不进反退,看来今日你必定受首!”季澜察觉到杨络只是在被动防御,毫无反手之力,所以信心大增!

忽然,空气凝结住了,一道寒光刹那闪过,仿佛天地间就只剩那道亮光,其余的均是陪衬!杨络退离几步,手臂上浅显出一道血痕,血滴在地面上绽放出鲜艳的“红梅”。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三人刻意的安排,以季澜和安诂做为佯攻,那名女子悄然掩盖自身气息,当杨络在专心对敌不能分心时,等待那个一剑封喉的机会!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万无一失的安排居然让杨络逃过必死之击!杨络也瞬间知晓这三人中以那名女子为首。

“奴家蓁蓁,想必阁下并不知晓奴家,那你一定知道名震七大国的‘陨落’,奴家正是陨落人员!”蓁蓁腰肢纤细,容貌姣好,正如她的名般美貌。

“陨落……原来是他,不过……哼,无所谓了,只要你们敢挡我的路,不要怪我手下留情!”杨络威严自起。

蓁蓁把玩手中的短刃,就是这把短刃藏在衣袖中,然后骤然出击擦伤杨络。蓁蓁再次出招,体内真气注入短刃之中,带动空气疾速流动,短刃就像一只滑翔的雄鹰击空,而蓁蓁左掌暗自蓄势,准备第二击;季澜也是正面出剑,长剑在空中幻化出数十道剑影,封闭对方上空退路;安诂爆发全身力量,自后方如猛虎下山,直取对手首级!

可以说对方三人已经在人数上占据了优势,并且期间配合默契,不像是临时组合,而是经过了千百次的磨合,才能在一开始就显示出强大的战力。对于任何人都不能轻敌固然没错,可是在准备之前却没有做好情报工作,没能正确认识对手的实力,也会是导致失败的重要环节。

此次蓁蓁不再隐藏自身实力,因为刚刚那绝好的暗杀时机没有得手,同样的招式不能对同一个人重复使用,对让对手抓住其中隐秘的破绽,一举瓦解所有的杀招。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新的敌人

展现出实力的蓁蓁在气息上已经超越了季澜和安诂,从而也正式表明了她在这次击杀中的地位。

面对三人配合的攻击,杨络并没有显示出任何恐惧,只见他右手抬起,指成剑式,在空中咒画字符,无数飘落青叶汇聚在杨络周旁。那三人凌厉的剑刃乱舞,已经轰然进入那簇青叶之中,可是那簇青叶忽然扩散四周,而杨络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就连丝毫气息都不曾残留!蓁蓁、季澜、安诂的攻击一下成空,并无一不惊讶杨络的实力……

不久,距离她们五丈远的地面落下的花瓣再次浮起,聚集成人形,并且再次脱离飘落,只见杨络奇迹般出现在那里。本来他们三人与杨络东西相距五丈,现在却成杨络与他们东西五丈远,也就是说杨络在一瞬间移动了十丈的距离,并且化解了他们的攻击。

“雪后初晴!这是道家心法,唯有嫡传弟子方可修行的功法,难道说你是道家的人?”蓁蓁分析道,然后她真气激出,短刃居然发出丝丝破风声,剑刃越来越大,好似要吞噬一方空间,很直接的笼罩杨络;季澜飞身向前,银光闪动,长剑宛如鹰击长空。

杨络左脚轻轻一跺,天地间的浩然正气犹如决堤洪流加聚在他身上,随后手掌轻轻推出,无穷无尽的浩然正气又海浪般冲出,摧枯拉朽般直接溃散对方分别的攻击!

季澜、安诂内力根本无法抗拒这样的力量,而连续倒退数十步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颤抖险些颓然倒地。蓁蓁虽说抵御下了杨络随意的攻势,却也不禁后退两步并且手指滴落三两血珠,她一脸的惊异,“儒家的‘浩然正气’!你究竟是什么人?隶属诸子哪家?为何道儒家不二心法你竟然会?”

杨络不语,面前隐现出“金木水火土”五字分列五方位,相互接连逐渐扩大并快速旋转。当然那五行的分列,并不是真正的字体出现,而是蓁蓁、季澜、安诂三人恰好处于八卦阵型图范围内。杨络手掌向空中打去,只听“嗖……”声响,周旁高木树梢瞬间整齐切割坠落!

就在树干下坠时,杨络身上有一股墨色真气取代浩然正气萦绕,再次激出将落叶划割为二。见其落叶只是中间有一道整齐裂痕,其划痕连贯光滑,足见那股墨色真气的凌厉!

季澜终于知道眼前人不能力敌,应该是本根没有与其在一个层次。现在的江湖也不再是之前那个平静的江湖了,如果他要是再晚些入世,那齐鲁还会再有季澜立足之地吗?想到这里,季澜想要逃离的心思越来越大,不仅是季澜,安诂也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蓁蓁忍不住的主动后退两步,因为一股恐惧感油然而生,深深的笼罩着她。蓁蓁虽说曾经遇到过江湖高手,却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惊恐,这是绝对力量的碾压,毫无疑问,就算是再来五个“蓁蓁”也不可能击杀对方!

紧接着他们三人又感觉大地微微颤动,地面细小颗粒不住的跳动!杨络再次向前一步,一道浅显的裂痕便顺势向前袭去,蓁蓁等人怎么会无动于衷,立即跃向旁边。那道裂痕继续前行正中一棵古松,古松骤然轰然倒地,掀起尘土飞扬……

杨络三招分别运用了阴阳家的“聚气成刃”、墨家“非攻”和农家“刚猛力道”。

“鬼谷纵横!”

只此一句话,就足以表明杨络的身份,或者说每一位鬼谷弟子出世均会搅动天下大势的走向!

杨络转身就要离开,说:“如果你们还想继续完成陨落的任务,就请出招吧!”突然杨络停顿了一下,“他们三人是你找来试探我实力的试验品吗?”后一句明显是对着除去蓁蓁季澜安诂以外的高手说的。

果然在杨络五丈之远出现了六道身影,其中两男三女,分列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位,正中央的则是另一名男子。他一身黑衣,冷峻的双眼透露出摄人心神的不凡,腰间佩剑散发出阵阵杀意,他正是这五人的首领——陈成!

另一男子名为子羽,一头素白的长发披散在到腰际,儒装素雅,洁白衣裳宛如天神,手中一把竹笛更加衬托出其飘逸潇洒;

其后男子则是田凌,身着褐黑服饰,伴随幽冥的鬼气犹如炼狱出世的魔王,只有经历过无穷尽的厮杀才会散发出这样浓烈的杀意;

钰莹淡绿长裙,清澈的眼眸中仿佛洞穿人心,精致的锁骨衬托出玲珑的身躯,其侧身拂袖,熏熏淡雾升腾。

晓梦则是寐蕴春水,脸如凝脂,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手持一飘渺拂尘,单足伫立在一片绿叶上,一如入世谪仙;

最后一名女子名曰静雅,身袍上绣有阴阳鱼,淡淡的清香更加秀丽。

自从这六人出现,一股绝对的气息压抑着这一方空间。蓁蓁感觉自己很难移动步伐,因为心生恐惧,那恐惧的心理覆盖了她的意志,所以身体根本无法移动!可是她见杨络却丝毫不受其影响,可想而知他的功力至少不在这六人之下,心想:“如果刚才他使出全力,那我们三人恐怕早已被斩杀!世上何时出现了这么厉害的人物,只怕堪比底蕴丰厚的诸子百家!”

突然那股压制的气息消散了,蓁蓁打算使尽全力逃离,可是只感觉脖颈处微疼,就再无意识。季澜、安诂根本没有看到是谁在出手,蓁蓁就已经慢慢倒下死去,简直太可怕了!况且地上的血没有溅开而是聚在一起,说明是死了以后才从伤口慢慢流出,一剑切断喉咙而不使血喷出,说明杀人者所持的绝不是一把普通平凡的剑!

陈成道:“只有这点实力就想冒充‘陨落’成员,若果陨落成为这样,那就再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也违背了组建陨落的初衷!”

季澜、安诂向陨落作揖表示歉意,便要离去,也就在他们快速离去的三息之后,只见子羽飘逸潇洒,不远处季澜、安诂已经身亡躺地,子羽手中竹笛已被三两婕羽取代,后发制人也能一招制敌!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纵横睥睨

在苍茫的大地上,林木葱立,一只墨鸦飞跃枝头,向着西方离去!飘落的树叶旋转落地,静寂无声,只有呼呼风起带动枝桠声响。

陨落六人位列西方,而杨络则居东部,双方相距十丈远,可杨络的气势丝毫不弱于陨落。

“师兄,三年未见,虽然你并未流露出一丝气息,我也知晓你的剑势犹胜当年!今日出世,想必是要回击当年的不甘吗?”陈成双目注视着杨络所有的举动。

杨络丝毫不曾畏惧,即便是面对名动天下的“诛杀”组织——陨落。他道:“你做的很好,在短时间内就让陨落的名声响彻九州大地,况且每一位人员都是深藏不露的至臻宗师!”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故事,或是悲情、或是遗憾,只是他们没有把它倾诉出来,而是选择了自己默默承受!可是世间的冷漠让一些人看穿了人性的善恶,懂得了阴暗和光明之间的灰色地带!因此,陨落成员均是有共同的初衷,才不会像其余组织不经剿杀。”

杨络明白身为鬼谷纵横传人的陈成眼光是何其高,既然能够成为陨落一员,并且与他平坐陨落交椅,就足以证明这五人的能力!还有就是这五人分别代表了儒家、道家、墨家、阴阳家和农家,正是诸子百家中最为强盛的门派,陈成选择他们就更加值得寻味了……

陈成看到果果面对危险根本没有透露出丝毫的畏惧,反而那明澈清亮的双眸仿佛能够让人心静如水,放下心中的争斗。

“既然我们本是没人喜欢没人爱,何不做我们自己最初的决定,去浪个天翻地覆,让这世间再也无法束缚我们。什么手中持剑,还需天意成全!天意?哼,不过是弱者给自己的失败寻找的借口。何为‘陨落’?是所有固定的规则和高不可攀的王室宗亲,全都陨落入平凡人生,打破王室持承的权力,也就是所谓的‘变革’!”陈成说出了陨落成立的初衷。

杨络明白陈成的想法,在鬼谷山上陈成就多次表示对诸侯王室天生坐拥至高权力的不满,并且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希望可以把诸侯王室拥有的权力下分些到天下百姓,如此便能遏制连绵不断的战事。

虽然杨络知道这样想法的美好,但他终究只是憧憬,在现实中根本不会实现。至少在近百年中不可能实现!

“你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收到林家的委托阻止我的吗?如果是的话,那就不要多言,出剑吧。让我看看你步入江湖三年是否有所退步?”杨络直接一副主战的姿态。

“哈哈……好!那就让我看看究竟是你的‘荒天决’强大,还是我的‘洪天决’厉害!”

陈成缓慢抽出水月剑,刹那这一方空间充斥着抑制天地的剑气,化作炙热的烈炎笼罩着杨络,而周旁花木被吸收了生机,失去了原本的光彩。

陈成率先出动,水月剑划下的瞬间,只见得前方的天空都像是波荡起了涟漪,那种感觉就犹如是划过水流一般,下一瞬间,剑光陡然爆发,一道雄厚的剑气,带着无匹的凌厉,唰的一声,撕裂天际,当头便是对着杨络所在地暴斩而下。

当他一剑撕裂虚空发起进攻时,之前压迫杨络的炙热气劲突然消散,取而代之是一股阴寒彻骨的气势,把他紧紧包裹,无孔不入的在侵蚀消融他的真气和意志,就如在烈日曝晒的干旱沙漠,忽然转移到冰天雪地的环境中,那种冷和热的突然变换,刹那的虚无飘荡,更使杨络惊叹!

可杨络丝毫不为变转的剑气所动,唇角飘出一丝笑意,“锵”地一声,背后剑胎离鞘而出。这把剑胎虽然朴素,毫无生气,可在杨络运气发力之际,骤然散发出震动天地的无形之气,这股气息本属于宇宙洪荒,现在却转而对抗天地压制!

杨络持剑前动,直接挽化出两道剑影抵御陈成冰寒和炙热双重夹击,而第三剑则是趁机与水月剑针锋相对,丝丝剑光迸发!

陈成一掌激出,狂啸的真气凝聚呈现出一轮的风眼,强大的吸引力直接将落叶摧毁无形,又恰好遇上第三道剑气。但是杨络剑胎散发的剑气遇到陈成的掌力后变得更加凶悍,一刹那之间,撕碎雄厚掌力。

陈成并不惊奇,因为他们都师承鬼谷,如果仅仅只是这么一些实力,那简直就是有辱鬼谷之名!况且陈成现在也只是动用了五成功力!他左手一挥就将那残余的剑气溃散。

陈成顺势水月剑锋扩展,如同汪洋波涛一道接连着一道,源源向杨络袭去。只见杨络剑胎把之前飘落的落叶汇聚,带动空气的流动形成旋转的球状。两人同时出招,剑气与落叶相触瞬间,所有的落叶骤然分离,仅仅留有几片落叶充当防护阻挡剑气的袭击;其余的落叶漂浮空中旋即向陈成爆射而去。

可是水月剑如同巨星般透露着震慑的光辉,如同涟漪般快速扩大围成一堵厚重的交织剑影网,密不透风承接所有急射而来的落叶,将其引落一旁,屹立排站的树干洞穿破烂不堪,树叶同样缺空数个!看似简单的落叶却被些许真气缭绕,再加上爆射速度,完全可以媲美锋利剑刃,或者更甚!

两人分别施展一招,然纷纷后退几步,而周遭草木早已被凌厉的剑气削斩剩半。陨落成员若不是率先用真气护体,或许现在已经伤痕道道……

陈成不想给杨络喘气之际,便要出击,却发现前面有一股难以觉察的气息在蛰伏着。原来杨络飘退前发出剑气,在退走路线布下一重气网,便迫得对方无法趁势穷追猛打。

陈成手中水月剑化成漫空点点晶芒,暴风雨般往杨络洒去,竞直接撕碎之前杨络布防的那道剑气。

面对如此凶猛的战斗,杨络别无选择,不退反进,借势加速,像一颗流星般投入陈成那仿似笼罩天地的剑网去。剑胎化作丝丝光缕,直刺入敌手剑网的核心处,剑胎凝起的寒飙,有若冲开重重障碍,破出缺口的洪流,把陈成的阴寒气劲追得往两旁翻滚开去。千万点剑雨,倏地消失无踪,变回一柄握手处漆墨朴实无华的剑胎。

杨络没有丝毫的停留,天地磅礴纯真的真气自虚空丝丝汇聚环绕剑胎,骤然发出,却不似先前气势汹汹。

可是陈成见杨络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剑,实则蕴含充塞宇宙般无有穷尽的变化,不敢怠慢,挽起一团剑花,再如盛开的鲜花般往剑胎迎去。

只见两道人影在月照下闪跃腾挪,鏖战不休,双方均是以快打快,见招拆招,剑刃交击之声不绝如缕。

虎符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虎符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虎符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