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过去当奶爸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陈述璐然免费阅读

回到过去当奶爸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回到过去当奶爸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回到过去当奶爸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陈述新官上任,竟然与同事喝多了。等他清醒过来,却发现穿越回到了过去......回到九十年代,做奶爸,是怎样的体验?...
回到过去当奶爸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陈述璐然免费阅读

回到过去当奶爸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新商机

陈述听完那两口子的对话,突然想起镇子里有个小型钢铁厂,大约四五百人的规模。原来,厂子里还没有食堂啊!看来自己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反正离集市也不远。要是能在哪里承包个食堂,乖乖,四五百口子人啊!自己每个月多挣个小1000一点问题也没有。

怀着这样的想法,隔天正午陈述拉着全套家伙事儿来到了刚厂门口。可是任凭他吆喝得再起劲,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也没去搭理他。到最后,看门的老大爷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告诉他:“别再白费力气了,外面的东西贵,厂子里的人吃不起,每个月整那么点儿钱,还要养活一家老小呢。”

但是陈述不愿意就这么算了,把心一横他干脆冲院儿里高喊:“免费热饭,不买也来看看呐。”

那老头被陈述这一嗓子吓了个机灵,看了他一眼就随他去了。而院里的人听他这么说纷纷围了上来,毕竟谁也不喜欢吃冷饭,尤其是在能吃上热饭的时候。

“你说的是真的,免费热饭,不要钱”一个高瘦的男人上前问。

“真的,不收钱。”陈述笑脸相迎

“那你赶紧给我热热。”说着男人递上了手中的饭盒。陈述接过来就给放锅里凑着。众人见状,纷纷要求热饭。陈述来者不拒,一会儿锅里就塞满了饭盒,没排上的只好等下一波了。众人站在那里聊天等饭热好,陈述也是不是附和两句。

一会儿的功夫,头一锅饭就热好了。陈述赶紧给拿出来,接着热下一锅。就这样,所有人都吃上了热乎饭。

这时候,吃完饭的工人才给陈述道了谢,顺便问了一句:“大哥,你这赔本赚吆喝的,图个啥呀!”说话时,脸上一脸不解。“是啊,外面东西贵,我们可吃不起。”一个蹲在地上扒饭的小伙子插了一句。众人笑了笑却没有说话,都看着陈述,想听听他怎么说。

“你都没问价,咋知道吃不起?”陈述反问了一句。接着打开了另一口锅上的蒸笼,指着里面的包子说:“就这样的包子一块钱4个,等大小的馒头一块钱5个,大海碗粥加上咸菜5毛随便喝,一块钱米饭、素菜随便吃,还有鸡蛋饺子,面条,烧饼,另外还有免费的大骨汤,放心吧,一个壮劳力肯定吃得饱。”

众人看了看蒸笼里的包子,两个差不多都有一个成年人手掌大小了。对陈述的话不疑有它,但还是有人觉得贵了。

陈述见状。对着众人大声说:“一个人每顿一块钱就可以吃饱,我只做午饭,每天一块钱,如果你们包月的话,可以给你们优惠统一付28就行了。”

“我们怎么知道你的东西好不好吃啊?”有人动了心思说。“没关系,你们可以先尝尝。”说着,陈述从蒸笼里拿出了几个包子,分给众人。前面的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接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往嘴里送。

“味道不错嘛。兄弟,你这是什么馅儿的?怎么还有肉味呀?”吃完后有人对陈述发问。

陈述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只不过是在做包子馅儿时淋上了熬好的大骨汤汁儿。他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等着看众人的反应。

“行了,我们也不能让人家白忙活,有没有凑份子的,咱凑一块钱尝尝他那包子。”一个没分到包子的人说。“我算我一个。”“我也要。”“还有我。”旁边的几个人举着手说。说完哥四个一起凑个一块钱交到陈述手上。

陈述接过钱。转身把包子交给他们。

“兄弟,你这手艺不去做厨师可惜了。”一个小伙儿一边吃着包子一边说。

这下众人彻底放心了,看样子前面几个不是托儿。

一个大哥掏出五毛。对陈述说:“给我两个包子,我要带回去让家里那两小子尝尝鲜”“还有我,我也要给我们家闺女买两个。”一个中年男人说。

“行”陈述应了一句,全部照做。有了带头的,很快众人就开始购买了,毕竟谁都不好意思让人家白干活。

在这种情况下,陈述带来的两蒸笼包子没一会儿就见底儿了。连带馒头,烧饼也卖出去了不少。

这一趟辛苦总算没有白费,陈述很高兴。但他也不傻,知道如果想在这儿把生意长久的做下去,厂长这关是无论如何都不可避免的。

因此在收拾完摊子后,他有意无意的和门卫老头儿套近乎,在得知钢铁厂厂长没事儿喜欢喝两口的事儿后,就急忙跑去集市买了两瓶烧刀子,顺便塞给门卫老头儿一包烟,请他引荐。

哪知道门卫老头儿收下烟。只撂下一句:“厂长没空,下班后再说吧。”之后就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再也不搭理陈述。

老头儿的举动,把陈述的肺都快气炸了。“哪有这样的。拿钱不办事儿。”但这话也只能自个儿在心里说说。眼下,势比人强,陈述也就只能等了。

从下午两点多开始一直等到了下午五点多钟。在陈述等的都快失去耐心的时候,终于看见一个挺着大肚楠的中年男人,从院内走了出来。

在门卫老头眼神的示意下,陈述知道,这一定就是正主儿了。连忙上前打招呼,表明来意。谁知道厂长像没看见他似的,扭头就要走。

虽然开场就碰了个软钉子,陈述也不气馁,连忙追上去说:“厂长,您看现在都到吃晚饭的点儿了,要不然咱们上哪儿填吧填吧。”

见有人请吃饭,厂长犹豫了一下。陈述见状,立马拉着他往馆子里走,嘴里一口一个叔叫的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真的是亲戚呢。

就这样半推半就的,厂长被陈述拉到了镇上的饭馆里。接下来就是陈述表现的时候了。只见他七七八八的点了一大桌子,又一面使劲儿劝酒劝菜。

也许是因为他热情过了头,厂长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拿着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也极少下筷子。

看着厂长的举动,陈述知道,再不想办法。这事儿八成得黄了。

第5章 危机公关

不得不说,关系到自己“钱途”的都是大事儿。这不,酒桌上的陈述就遇上了一次关系到自个儿“钱途”的巨大危机。搞不好身家性命都得搭上。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脑中忽然想起自己看过一本张爱玲所写的《色戒》。张爱玲在书中写到:“要想征服一个男人的心,要通过他的食道;要想征服一个女人的心,要通过她的**。“他打定主意了,心里默默祈祷:”张爱玲小姐,你可千万别坑我啊!“

于是,他站起身来对厂长说:“您瞧,这么个小地方,连一道令您满意的菜都拿不出来,让您不得尽兴,真是不应该,不如让我下厨给您找几个小菜下酒,您看怎样?“

“哦,你还会烧菜?”厂长立刻来了兴趣“

“跟别人学过两手,自己没事也好这口。“陈述很谦虚地说。

“那好,我今天就看看你小子能给我做出什么样的菜来。”厂长拍着陈述的肩膀说。

“好那您稍等。我这就去做菜。”丢下一句话,陈述转身去找店老板。

其实老板早就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因为看见是钢铁厂厂长来这吃饭,老板早就开始留意他们了。

“老板,能让我进你们的厨房做几道菜吗?我的朋友似乎吃的不是很满意。”陈述很是客气的跟店老板说。

老板一脸不屑的表情,他并不相信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能做出什么好菜来。要知道自己这馆子可是镇上唯一一家饭馆,镇上哪个哪个来了不夸自己手艺好,就这个土豹子还挑挑捡捡的。

老板本想拒绝,但又抹不开厂长的面子,叹了一口气,对陈述说:“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说完转身朝厨房去了,陈述自然紧随其后。

到了饭馆后厨一看,地方不大,但是家伙事儿还算齐全,唯一令陈述不太满意的是,厨房里没几样材料了。

陈述看了看,取过一块五花肉,拿上几个青椒和几个红椒,问过店主,翻出一瓶豆瓣酱,接着又找来了一些葱、姜、蒜、一瓶酱油

陈述将所有材料洗干净,除五花肉以外,将葱切丝,姜切片,蒜拍碎,青椒,红椒切成小段,备好料以后,陈述又将整块五花肉下入冷水锅中煮并丢入姜片。等到肉煮到八分熟时陈述迅速将肉捞出,切成薄片。之后。将肉片!与葱姜蒜一起下锅翻炒炝锅,炒出油之后加入豆瓣酱。放入青红椒,继续将肉炒熟。

就这样,陈述完成了一道,正宗的回锅肉。

接下来,陈述又看到厨房的角落里有一些发好的海带和几根黄瓜,于是他又做了一道拍黄瓜,一道凉拌海带丝。

而整个过程,老板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在短短的半个多小时里,老板的心态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是怕陈述捣乱,在看到他这精湛的厨艺之后,老板甚至有了一种想请他驻店做掌勺师傅的冲动。

陈述可不管那么多,做好菜后,他端着菜就去找厂长了。

话说,陈述走后,厂长一个人百般无聊的,自酌自饮。正当他想去看看这小子搞什么名堂的时候,突然闻见一股香味传来。他不禁咽了两口唾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陈述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眼前。

看着陈述端上来的三个菜,厂长都快忍不住想流哈喇子了,二话不说,上去就伸筷子。

在长乐一口之后,厂长发现自己根本停不下来了,一个人不管不顾的吃得起劲。而这个过程中,陈述一直在旁边看着,一句话都插不上,只是殷勤的给厂长倒酒。

“妈的!这才是人吃的菜呀,突然发现老子这大半辈子都白活了。”吃饱喝足的厂长打着饱嗝说。

见厂长吃完了,陈述吩咐店老板上茶,这才小心翼翼的问:“厂长,您看我这摊子……”

事实证明,男人之间的事情没有什么是一杯酒解决不了的,如果解决不了,那就再喝几杯。

把喝的有了些醉意的厂长从饭馆里扶着出来,又把他一路送回家,陈述这才有了回家的打算。虽然,现在已经八九点了,到家怎么地也得半夜;而且,今晚耽搁了时间,明天上午的生意肯定是做不成了。但是陈述仍然高兴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此刻,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比捞着一张长期饭票更值得高兴的了。至于其他的,他早就顾不上了。

一路飘飘忽忽地回到了家,这时候已经半夜12点了。但陈述发现璐然竟然还没有睡,而是点上一根蜡烛坐在那儿静静的等着自己。

看着在桌子旁不停点头的闺女,陈述心里说不出的高兴。“看来,自己的辛苦都是值得的。”陈述默默在心里念叨。

紧接着又看了看破落的家,破破烂烂的土胚房子,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按照后世的标准,这妥妥的就是一间危房,应该立即拆除。但是现在,这却是自己唯一的家,想到此处。陈述鼻子一酸,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但他还是忍住了。

好不容易使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陈述走上前抱起自己的闺女,把她放在床上,给小家伙盖上被子。叹了口气小声说:“难为这孩子了。”

之后,陈述也就洗洗睡下了。

可能是头一天晚上喝多了酒的原因,第二天整个上午,陈述都是昏昏沉沉的。但是为了不耽误下午生意,他还是强忍着不适,做完了所有的准备工作。

中午,陈述准时出现在了钢铁厂门口,他特意又给厂长做了几道小菜送去,之后便在门口安心做他的买卖。

有了上回的事情做铺垫,加上厂长已经点头了。来买饭的工人们越来越多,陈述的生意也相当红火。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由于自己的估计失误,这回准备的东西不够多。搞得还有一些工人没有买上饭,三五成群的在那里起哄声讨陈述。

没办法,陈述只好陪着笑脸,再三发誓说下次自己一定会把东西准备好,保证让大家都吃上热乎的。这才从工人们的声讨中摆脱出来。

看起来,有时候生意太好也是件令人烦恼的事情啊。!

第6章 陈大刘出事了

钢铁厂的生意稳定下来之后,陈述每天都有200多块进账,加上每日在集市上挣得三四十,陈述的日收入都稳定在230以上。每个月的纯利都有2000多块,这让陈述很是满意。现在才刚刚初秋,还不到10月,到年底还有三个多月。如果一切顺利到年底自己不但可以还清债务,还能住上大瓦房了。只不过,现在自己每天连轴转迟早会顶不住,该去找两个帮手了。

正当陈述在为将来做打算时,村子里的广播响了起来,村长在广播里通知,每家每户来一个人,到祠堂开会。村民们三五成群的往祠堂方向去,陈述也随着人群向祠堂方向走。一路上村民们议论纷纷,不明白发生了啥事儿。

等到众人都到了,就看到村长和就屠夫正端坐祠堂里,边上站着一个面生的小伙子。而他人只能围在他们身边,没办法,他们两个一个有钱,一个有权,自然在村民们面前说一不二。

见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村长轻咳一声,才开口说道:“乡亲们,事情是这样的。咱村二虎子前两天在小王庄和别人起了冲突,一气之下砸了人家不少东西,还把人给打了。”顿了顿村长又说:“现在二虎子让人给扣下了。这不,人家要咱拿两百块去赎人,这事儿就算完了。”说着,村长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小伙子。

“事儿是他二虎子惹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就是,大伙不能跟着吃瓜落儿”

“谁干的找谁去。”……

一时间,村民们议论纷纷。整个祠堂里人声鼎沸,跟过年似的。

过了一会儿,村长才不耐烦的大叫了一句:“够了,都别吵了!”

顿了顿,村长说道:“现在人家都已经找上门来了,这事儿今天不管怎么样都要有个说法,你们看咋办?”

“还是那句话,谁干的找谁去跟我们没关系。”一个村民说完就扭头往外走。

“我家衣服还没收呢。”

“我家谷子该晒晒了。”

“我家孩子怕是醒了。”

……

最后村民们连借口都懒得找,直接扭头回家去了。

“这,这,可咋办呐。”那个小伙子见此情形愁容满面地对村长说。

“哎!你也看到了,二虎子在村里也没啥人品,大家没少被他祸害过。今天这事儿就这样了。人任你们处置,你先回去吧。”说着村长把小伙子往外推。至于刘屠夫,早就随大伙儿一块儿回去了。

“这,这,这咋说也是你们村的人呐,你们就不管管?”小伙子还在挣扎。

“我也很想帮你,可这情况你也看到了,乡亲们根本不会管这事儿。”村长装作一脸无奈的说。

没法子,小伙子只好准备回去了,不过,一步一回头地,似乎是在想回去怎么交代。

看着小伙儿落寞的背影,陈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叫住了他。

“小兄弟,你等等我和你一起去。”说完进屋在自己存钱的盒子里掏出两百块钱,就跟着那个小伙子往小王庄赶。

倒不是陈述傻,只是现在他觉得,在村子里自己好歹需要个帮手,这样好歹自己以后能说的上话。

至于陈大刘,陈述了解过,他从小父亲病亡,母亲改嫁,一直和自己唯一的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年纪大了,不知道怎么管教他,没有父母在身边,又让他受尽了别人的白眼,这才养成了暴躁易怒的脾气。其实他人不坏,对奶奶十分孝敬。

说来也是,一个能靠自己给奶奶养老送终的人又能坏到哪儿去?相信他的坏脾气只是一种自我保护罢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小王庄。那小伙子十分高兴,因为他知道只要陈家村来人了,自己就不会被乡亲们迁怒。

带着陈述直接来到了村长家里,此时,村长家已经围了一大圈儿人。

陈述二话不说,数出两百块钱放在桌上,看着村长问“人在哪?”

村长数了数钱,看了他一眼,这才朝后面挥了挥手。只见两个身材高大的农村汉子,拉着陈大刘从后院走出来。而此时,陈大刘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脚下也一瘸一拐的,很显然,他已经被“问候”过了。“事情算了了吧?”陈述问村长。

“钱到手,事情当然了了。”村长看了陈述一眼笑眯眯地说。看起来他对陈述带来的钱很满意。

在得到村长的首肯之后,陈述带着二虎子准备离开,村长还笑呵呵地让那个带着陈述来的小伙子送他们一程。只见那位小兄弟一脸好奇的望着陈述,因为只有他知道这200块钱是陈述一个人出的。别人一个月都不一定能挣到200,可这小子却一下掏了出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看着陈述朴素的穿着,任谁不相信这个穷小子会有这么多钱。

好奇归好奇,可那个小伙子还是什么都没有问,而是遵照村长的话,将陈述他们二人送到了村口。

陈述带着二虎子回了村,一路上陈大刘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在到了村口时,不解地问了陈述一句:“为什么要帮我?”

陈述淡淡一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要求虎子对这件事情保密,答应村民的时间还没到他可不想这么早就被人追债,和陈大刘商量好对外就说,他们拿虎子没有办法,就打了一顿给放回来了。

之后陈述便独自回了家,留下陈大刘一个人站在村口,看着陈述的背影发呆。

这一刻,陈大刘的心里五味杂陈。上回自己去陈述家逼债,这完全是村长的意思。本以为帮了村长个忙,他也会关照自己,帮自己说个话,所以在自己被扣下时,他首先就想到了村长。可万万没想到,最后来救自己的,竟然是一直被自己欺负,自己瞧不起的陈述。

想到这里,陈大刘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或许,自己以前真的做错了。

第7章 又见逼债

陈述本以为自己吩咐了陈大刘保密就没什么大事了。但是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小王庄那个小伙子的嘴。因此,才过了几天他的麻烦就上门了。

原来,自打那天陈述走后,那位小兄弟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小王庄的村民们,可能还进行了语言加工,反正就是对陈述的阔气举动大肆吹捧了一番。再加上小王庄离陈家村不过也才四五里地,没几天这事儿就传到了村民们的耳朵里。

这下可就麻烦了,炸了锅的村民们一起来到陈述家里讨个说法。

看着激动的村民,陈述知道惊天只有破财免灾了。否则自己今天就别想善了了。

但是,眼下自己手上只有不到两千块。虽说把债还上没有问题,但是以后自己就别想做生意了。现在自己的摊子铺的这么大,所需要的成本可不是个小数字。

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正常经营,陈述只能试着和村民们商量能不能先还一半。但是,在气头上的村民们没有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直接了当的告诉他,如果今天不把大伙儿的钱还清,他的生意以后就别想做了。

陈述当然不会让步,因为这关系到自己的生意;不过,他也没有理由硬气,因为他也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他并不怨陈大刘,或者说现在的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抱怨。

眼下债务问题是一定要解决了。但是陈述找不出任何两全其美的办法。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看着村民凶神恶煞的样子,缩在角落里的璐然都快哭了,但她又不敢,只能忍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陈述自是看到了自己闺女的凄惨模样,但眼下他根本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管女儿。

屋子里没人说话,静的可怕。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人出现在大家眼前!

陈述定睛一看,原来是陈大刘来了,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

原来,自从那天自己被陈述救出来之后,陈大刘就成天和自己几个哥们儿吹嘘陈述的侠义举动。今天他从兄弟嘴里听说村民们来找陈述麻烦了,起因还是上次救自己的事情。

这还了得,陈大刘一下就炸锅了。陈述可救过自己的命,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还怎么混。估计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二虎的那帮哥们儿,再听他吹嘘得几天陈述的侠义之后,也是十分敬佩,都想见见这个豪横的哥们儿。所以陈大刘一声招呼,哥几个就直接杀奔陈述家来了。

“都吵吵什么呢?上回不是说好年底还钱的吗?现在时间都还没到,你们激动个啥?”陈大刘一进门就气势汹汹的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咋的有钱不还还有理了。”一个村民反呛回去。

“就是,有钱就应该先把账还上。”一旁有人附和。

“反正我们今天到这儿就没打算空着手回去。”有妇人直接撒泼了。

“行了。”陈大刘不耐烦的大喊了一声。

“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儿,当初,是你们答应的,年底还钱,现在时间还没有到,你们没有上门逼债的道理。今天谁要是在这儿胡搅蛮缠,就先问问我们哥几个的拳头同不同意。”说着,陈大刘紧握双拳,蓄势待发,而他身后的兄弟们也是一个模样。

一时之间,村民们被陈大刘的气势吓住了,话都不敢说。

这时陈述知道自己该出来打圆场了,否则再闹下去对大家都不好。

只见他拍了拍陈大刘的的肩膀,用眼神示意他退后。接着,陈述走到众人面前,态度诚恳地说:“这件事情,错在我,是我考虑不周。乡亲们为了这事儿生气也是理所应当的。”说完,便给四周的乡亲们鞠躬道歉。

接着他又说:“乡亲们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谁不担心自己的钱没了?钱,我这里也是有一点儿的。今天既然大家都来了,我就先拿出1000块还给大家如何?”说完。拿眼看着众人的反应。

村民里本来还有不情愿的,打算上前说两句,但是在陈大刘等人可以杀人的目光中,硬生生把到嘴里的话憋了回去。

之后,事情就简单了。

村长吩咐村里的会计,拿出账本,按照上面所记录的,陈述先一家还了一半。当然,拿到钱的人挨个上前摁手印,这个环节是必不可少的。

拿到钱的村民脸上虽然还有些不愿意,但也没人再说什么,渐渐的都散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众人散去之后,陈述悄悄叫住了村长,把欠他的46块钱一并还清。临了还许诺下次帮他带瓶好酒回来,并且请他去安抚村民们的情绪。

二话没说,村长答应下来,笑呵呵地走了。

看到村长那张老脸,陈大刘几次有想揍人的冲动,但碍于陈述在场,他始终没有动手。

村民们来的时候是下午,这会儿已经到了晚上了。为了表示感谢,陈述决定请二虎和他的兄弟们吃晚饭。

虽然事先没有做好准备,饭菜十分简陋,但是陈大刘的兄弟们还是对陈述的手艺赞不绝口。陈述没有骄傲,毕竟前世自己也是拿到了二级厨师证的人。

席间,陈大刘一个个的把自己的兄弟介绍给陈述认识,并且让陈述以后直接喊自己虎子这样比较亲切。

经过他的介绍,陈述也渐渐认识了这群兄弟。

这个胖胖的家火,叫墩子。

那个最壮实的叫大壮。

还有那个光着脑袋的叫石头。

那个瘦瘦高高的叫李勇,外号竹竿……

虎子兄弟个个都是大肚汉,酒量自然也不差。陈述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自己带着烧酒过来,但酒一上桌也就没了不喝的道理。

可以说是托他们的福,一顿酒喝到半夜,弄得第二天,陈述总算是睡了一个上午的好觉。

虽然,第二天上午的生意是黄了,但昨晚陈述从墩子的口中得知,他的父亲就在钢厂上班。而且陈述还知道了,墩子一家哥四个,还有一个妹妹。不用说家里的负担肯定轻不了。

前几天还想给自己找个帮手,现在这不就有现成的了吗?相信凭家里的状况,陈述提出的要求墩子父亲是断然不会拒绝的。

下午喊上墩子去看看吧。陈述心里有了打算。

第8章 招兵买马

打定主意的陈述,立刻做好了所有准备,并且跟陈大刘打了个招呼,让他带上墩子中午去钢厂找自己。之后,陈述正常给钢厂送饭。

到了中午,陈大刘带着墩子如期而至。他们到了钢厂门口,看见陈述摊子前围了一大帮工人,而陈述却热火朝天的忙着,丝毫没有注意他们的到来。

也不废话,二人就上前帮忙。2而陈述只是对着他们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有了他们的帮忙,速度倒是快了不少,没一会儿,排队买饭的长龙就消失了。

“你们俩都还没吃吧”清闲下来后陈述问他们。

“没”两人闻言都摇着头。

陈述见状,赶忙装上两大海碗白米饭递到他们手中,然后指着摊子上的几样小菜说:“随便吃点吧,就当谢谢你们。”说着又一人给装了一碗大骨汤。

二人没有客气,端起大碗,一顿猛造,之后又把大骨汤一口给干了。看他们的样子,陈述知道,他们还没有吃饱。

于是,陈述又对他俩说:“没事儿,不够再盛,管饱!”

听见这话,他们彻底放开了,继续埋头猛吃,有风卷残云之势。

他们的体型上陈述知道他们能吃,可没想到他们这么能吃。尤其是墩子,已经吃了三大海碗米饭,喝了两大碗汤了,却还抓着包子,烧饼什么的往嘴里猛塞。又吃了五六个包子,三四张饼。墩子才憨憨一笑说:“吃饱了。”

乖乖,这一个人吃的,都能顶上三四个人的口粮了。陈述被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他觉得墩子要是去参加后世的大胃王比赛那就是稳稳的冠军得主啊!

半晌,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陈述,有些感慨地对墩子说:“你爹能养活你真不容易!”说完便和一旁的陈大刘哈哈大笑起来。

之后,三人便进了钢铁厂去找墩子的父亲。门卫老头没有阻拦,这得益于陈述这些日子以来,隔三差五的都给厂长送酒送菜的,厂子里他都混熟了。

因为家里孩子多,负担重,墩子爹的日子过的紧巴巴的。这不,等三人找到他时,他正扒拉着碗里的冷饭。陈述很清楚,他是厂里为数不多的从来没有到自己摊子上买过饭的工人之一。

看到他这副样子,陈述感到一阵莫名的心酸,似乎想起了什么。

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看见墩子的爹一直盯着自己,陈述也不废话了,直接表明来意。并且许诺,只要墩子爹答应帮忙,以后不但午饭免费,每个月还能拿100块回家。

对于这种好事儿,墩子爹哪肯错过?刚赶忙答应了下来。100块抵得上自己半个月工资了,还有免费的午饭吃,这样家里又可以省下一口粮食了。

不过仔细想想后,他又有些犹豫,因为他怕厂长那边会有意见。

在得知他的担忧之后,陈述豪爽的说了一句:“这个事交给我吧。”这些日子以来,他和厂长已经很熟了,就这点小事不是什么问题。

这不,陈述到厂长办公室给他提了一嘴。厂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但要求不能影响钢厂的正常工作。

在得到厂长的首肯之后,这事儿便定了下来。以后,陈述只要提前把做好的东西和全套家伙事儿送过来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敦子爹就行。

接着,陈述又问二虎和憨子愿不愿意给自己当伙计?累是累了点,管三顿饭,每月两百块工钱。

陈大刘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敦子有些不知所措,被他爹在脑门上抽了一巴掌,连忙憨笑着答应下来。

和他们约定明天上班,陈述就和二虎收拾东西回去了。

有了这两员大将的加盟,加上敦子爹的帮助,让陈述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他是个闲不住的人,现在就开始琢磨,等把二虎和憨子锻炼出来,就把摊子交给二虎看管。自己带着敦子把这附近十里八乡红白喜事的活揽过来。

做个司仪或者是风水先生,陈述认为没有什么难度。要是有啥喜宴丧宴的,也可以接过来。

如果真能这样,陈述相信自己的收入又能高一大截的。一想到这儿,陈述就高兴得睡不着觉。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陈述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上午带着墩子和虎子去集市做生意,顺便把钢厂的饭送过去,交给墩子爹。下午收摊以后,就和虎子回家准备第二天所需要的东西。因为墩子家住的远,所以这些事他没时间做。但为了公平起见,陈述将每天上午给钢厂送饭,下午去钢厂收摊的活交给了墩子。自己和虎子则专心做着集市上的生意,而墩子送完饭后也要回来帮忙。

值得一提的是,陈述没有忘记他自己之前的打算,因此一有空,就对虎子和墩子进行厨艺培训,希望他们能早日独当一面。

对此他们二人并不排斥,虎子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可脑子灵光,教啥东西只要学几遍就会了。

敦子虽然有些迟钝,但胜在认真刻苦有毅力。

也是,穷人家的孩子有几个吃不了苦的。

而陈述教他们的东西也是有讲究的,别的先不学,先学做大锅菜。要知道,这大锅菜可是农村宴席上的主角。

其实大锅菜也没有什么难度,重在对火候,调料和味道的把握。

所以,二人学了一个多月就做的有模有样了。为此,陈述还专门让他们在自己家里做了顿饭,意在看看他们是否能够出师了。

结果令陈述很满意,不用说,他俩达标了。陈述当场数出两百块交给虎子,并对他说:“干了一个月了,这是你的工钱。”虎子本来还不肯收,现在他脑子里还是一股子哥们儿义气。但最终还是拗不过陈述,只能接受了。

至于墩子,因为和他爹早就有言在先,陈述决定第二天把钱直接交到敦子爹手上。

对此墩子没有意见,看来他也知道父亲一个人养家也不容易。

发完工钱后,三人继续喝酒酒吃菜,陈述也对他们说了,自己将来的打算。并且还告诉他们,等将来生意做大了,一定给他们涨工钱。

对此,他俩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反而一脸憧憬地想象着未来自己有了钱的样子。

回到过去当奶爸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回到过去当奶爸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回到过去当奶爸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