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顾昭云战连决免费阅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前世误信豺狼,终是害人害己!今生今世,她定叫这对渣男贱女苦不堪言!...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顾昭云战连决免费阅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凌燕,怎会是你!?

玉夕领命而去。

顾凌燕一进门便哭出声,“姐姐,凌燕认罚了,你别不要凌燕,行吗?”

一张小脸通红,眼眶也是湿润的,十足的一副可怜相。

顾昭云只是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不咸不淡道:“好。”

顾凌燕满腔的话噎在了喉间,她原本想着,自己照着母亲说的一做,长姐必定会消了气来哄自己的,没曾想顾昭云的态度竟会如此冷淡。

这下是真委屈上了,不用假装,顾凌燕眼泪一滴接一滴,哭了会儿看长姐还是没反应,方才自己抹了眼泪,小心翼翼道:“姐姐,你若真不生气了,我布置了一桌酒席,晚上到我院子里赏花可好?”

顾昭云深深看了对方一眼,意味深长道:“好。”

战壕既是摆开了,岂有不战之礼。

顾凌燕露出笑意,撒了几句娇便高高兴兴离开了。

看着人背影消失,顾昭云招来玉夕,低声道:“进了烟雨院,你便找理由猫在墙角,我一咳嗽,你便装猫叫,闹出点动静。”

玉夕不明所以,却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月上柳梢头,烟雨院遣人来催了几次,顾昭云方才动身。

顾凌燕带人候在门口,一见人来,便迎了上去,故作亲昵道:“姐姐,快来尝尝我三月酿的桃花酒。”

顾昭云淡淡应了声,便跟着人往里走。

紫薇树下,下人搬了桌子来,烧鸡烧鹅八宝熊掌红烧鱼等等四个热菜四个凉菜,外加六碟应时的小点心,顾凌燕捧着酒杯,楚楚可怜道:“姐姐,以往都是我不对,你喝了这杯酒,就当原谅我了,好不好?”

咳。

顾昭云重重咳了两声,少顷便听见两声猫叫,接着更是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姐姐你先吃着,我去看看是哪儿来的野猫!”到底心虚,顾凌燕丢下一句,便急匆匆往外走。

只有两个丫鬟远远守在门口,顾昭云从容不迫换了彼此的酒杯,老神在在之际,却只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莫怕,有我在。”

他竟来了?

顾昭云猛的回头,只看见战连决从墙头翻了进来,随手弹了弹沾上的灰,大摇大摆坐在自己对面。

看院子的丫鬟竟当作没看见一般。

知道他本事大,顾昭云没多说,只是问道:“高航的妻子,是你弄进京师的?”

战连决轻笑着点了点头,“给他点苦头吃。”

顾昭云笑笑,正要说话,却敏锐的听见一阵脚步声,再看对面,哪还有人影?

“原来是只野猫,美酒不等人的,姐姐,我们快尝尝!”顾凌燕举着酒杯劝道,不知为何,今晚心里不安的厉害,明明高航好好的在房里,安排的事也没出半点差错。

顾昭云深深看她一眼,意味深长道:“做任何事之前,都当思虑清楚,女子一生,一步错便是步步错!”

顾凌燕心猛的一跳,却还是强挤出笑脸道:“姐姐要说教也晚些时候,美酒当前,要是不痛饮,岂不是太浪费了!”

既是执迷不悟,那便随她去罢!

顾昭云不再言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顾凌燕自是相陪,喝完一杯还要再劝酒,脑袋却晕乎的厉害。

“姐姐。”

原先守在院门口的两个丫鬟走上前,一言不发搀了人便往房间里送。

就在这时,战连决竟从墙头一跃而下,正好站在顾昭云面前。

“你最近的功夫倒是越来越精尽了。”顾昭云眼带揶揄,好歹是个世子,翻墙这块倒做的挺好。

全然没有一点被取笑的自觉,战连决在对面坐下,一本正经道:“护得住你便够了。”

两人说话间,房间里传来一阵衣料厮磨声,似乎还有顾凌燕的挣扎,再后来,便是阵阵呻吟。

今生来算,两人都是未经人事,声音太过暧昧,不免尴尬起来。

偏偏两人都是端得住的性子,哪怕内心波涛汹涌,面上依旧不露分毫,一时间,茶水倒是用了好几盏。

战连决瞧一眼对方玲珑有致的身体,喉结难自抑的滚动了一下,心心念念的姑娘就在眼前,他只恨不能化为禽兽。

急不得急不得!

不敢再看对方,他将茶水一饮而尽,又起身后退了几步,强自镇定问道:“将军夫人似是来了,你可能应付?”

顾昭云笑笑,看穿却不说穿,只是道:“你安心去吧。”

草草应了声,战连决难得的红了脸,一跃便跃到了墙外。

人刚走,便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顾昭云脸色一沉,拂了拂衣角,便起身往隔壁的房间走去。

那头林氏率着一众丫鬟婆子,仪抓贼的名头风风火火来了。

四处布置好了人,又特意将丫鬟都聚集在烟雨院,方才佯装焦急道:“小姐的院子,可万万马虎不得,留下几个人守着,其余人都随我搜!”

说罢,便直奔设计好的屋子去。

门被一脚踢开。

“娘!”

“凌燕,怎会是你!?”

看清屋里状况,林氏气得仰倒,若不是有婆子搀扶,定要摔在地上!

屋子里慌张的二人忙用锦被盖住了身体。

“罢罢罢!”

林氏深呼吸了几次,方才勉强稳住身形,凤目一瞪,她朝着一众丫鬟婆子沉声喝道:“今晚的事若是谁敢说出去,小心自己的皮!”

“奴婢不敢!”

身后人跪了一地。

林氏稍松了口气,再看向锦被中的两人,气又不打一处来,只恨不得上前将人打死的好!

再忍不住,大声喝道:“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快将衣服穿起来!”

就在这时,凭空惊现一道声音。

“出什么事了,母亲竟动那么大的肝火!”

林氏心肝一颤,下意识的扭头,果然便瞧见顾昭云正站在门口。

都是人精,岂会不知是算计人反被人算计了

但当下不在理,林氏只得咬着银牙道:“大丫头怎的在这儿?夜里风大,紧着别着凉了,快去歇息吧!”

顾昭云走到前头,看着锦被不大不小的咦了声,故作吃惊道:“凌燕竟如此糊涂,不过也不是甚难事,打发了她便是,只是不知道这男方,究竟是谁?”

第5章 回来了

顾凌燕恼怒交加,分明该在大庭广众下受羞辱的是她!她定是看穿了一切,却故意让自己受这罪,这还是长姐!

再忍不住,她一把掀开被子,怒声吼道:“我替你受了这罪,你还想如何?”

林氏心肝又是一颤,只恨自己竟是将女儿养的这般蠢!

当下便厉声制止道:“胡说些什么!还不快对你姐姐赔罪!”

言罢,又扭头看向顾昭云,强挤出笑意道:“凌燕也受了罚,大丫头莫要再跟她计较,可好?”

一句受了罚,便是将设计之事含含糊糊应了。

顾昭云挑眉,林氏倒是聪明,但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她坦然点了点头,一本正经道:“凌燕喜欢的若是别人,将军府还可十里红妆将她嫁出去,但这高公子嘛,可是听说有发妻,先前在街头上还当着众多百姓发誓永不纳妾的!再者说,将军府的姑娘,做妾岂不是让人笑话了父亲,眼下便只有一条将凌燕送到尼姑庵的路了。”

顾凌燕吓傻了眼,当下便说不出话来。

林氏气得仰倒,再忍不住,只厉声道:“顾昭云,都是一府姐妹,你休要太过分!”

顾昭云冷哼了声,斩钉截铁道:“便是现下禀了爹爹,我也不怕!”

旁观一切的高航从锦被中出来,深施一礼告罪道:“千错万粗,都是高某的错,若是不嫌弃,凌燕嫁过来,我定如珠如宝待她。”

他本以为顾昭云对自己情根深种,如林氏所言,只是抛不下礼法,万万不曾想,对方竟是如此好心计。

也怪自己孟浪了!

然就算顾凌燕再比不上顾昭云,总归是将军千金,生母更是一府主母,对自己的仕途,必定有益!

林氏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口不上不下,若是旁人,她必定要扒了他的抽了他的骨!但这人偏偏是自己找来的,且还是新科状元。

深呼口气,她恼怒的瞪一眼高航,沉声道:“这事等我们商议以后再做决定,家事繁忙,高公子请回吧!”

冷静下来,高航深施了一礼,温声道:“错都在高某,不管夫人如何决定,在下定无二话!”

本该是狼狈的,偏偏人进退得当,也不好挑出什么错来。

林氏不耐的挥了挥手,只憋出一个“去吧。”

偏偏顾昭云不允,轻笑了一声,看着高航意味深长道:“能当众逼高公子发誓不纳妾,高夫人定不是一般女子,你回去可得好好安抚夫人,千万别做什么造孽事!”

对上那仿若高山雪水般的明眸,高航眼神下意识闪躲了一下,似乎自己心底的念头都被对方探知了一般。

可也只是一瞬,他便恢复了平静,冲着对方做了个揖,便镇定自若往外走去。

顾凌燕却是再忍不住,哇一声便哭了出来。她怎会给自己摊上这等麻烦事。

林氏又是心疼又是着恼,当下却也只能安慰女儿。

哭声吵人的紧,顾昭云眉头一皱,沉声喝道:“父亲刀光血雨杀出来的威名,如今就要被你败光,我将军府百余人都将被你带累蒙羞,顾凌燕,你还哭什么?!”

顾凌燕止了哭声,对这几日反常的长姐又是畏惧又是怨恨,只拿眼瞪着她,倒是不再做任何伪装了。

心肝宝贝吃了这般亏,林氏忍了又忍,终是忍不住恼怒道:“大丫头做事有章程,可我也得说一句,大家族里,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凌燕的事,您还请别说出去,否则影响的,可是这一大家子!”

顾昭云却是笑出声,嘲讽道:“母亲莫不是忘了,我早已定亲。雍王妃与亡母私交甚笃,我相信全府上下,都会好好待我的,这个我还是不害怕的。”

“你!”

林氏咬碎了一口银牙,偏偏又无法反驳,最后只得软下语气哀求道:“大丫头,凌燕与你一起长大,若是今晚的事传了出去,你可想过她的后果会是什么?”

“会是什么?遭人唾骂?声誉扫地?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顾昭云彻底冷了脸,一字一句道:“高航是我请来的?桃花酒是我酿的?一切都是我做的局?你既与我说下场,我便问问你,若是中局的是我,那又如何?!”

林氏恨得攥紧了帕子,她竟看走了眼,往日好糊弄的大丫头,如今竟如此软硬不吃!

再忍不住,她端起长辈的范儿,厉声喝道:“顾昭云,你如此忤逆尊长,是要做个不忠不义之人吗?!你行军打仗的父亲可知晓,你竟是如此逼迫自己的妹妹!”

以孝道相压,她还有不听之理!

顾昭云却是不在意摇了摇头,淡声道:“母慈则子孝,若长辈只是只豺狼,只想着谋人性命毁人名声,那若再孝,人便成笑话了!我可不想成为一个笑话!”

“你!”

林氏气得仰倒,连笑了三声,方才冷嘲热讽道:“大小姐竟是如此有成算!还真是我小瞧了你!”

言罢,挥挥手示意下人上前,沉声吩咐道:“大小姐不敬尊长,罚她在房中思过,若是让人或者什么话传出去,你们便小心着自己的皮!”

下人们面面相觑,谁人不知大小姐在将军心里的地位,可夫人也是当家主母,手掌全府人的生杀大权啊…

两相为难之际,却只听见门房来报。

“西北大捷,将军回来了!”

这一声喊让几个正不知如何是好的下人皆松了一口气。再看房内情形如一团乱麻,林氏不由心虚,欲出门相迎,却又怕将军问起来,自己实在不占理。

“昭云。”她只得先放低姿态开口,“你爹得胜归来,为他接风是要事,这些琐碎咱们暂且搁置好不好?”

顾昭云不言,她只得又讨好:“你也不想看到你爹爹方下了战场,便又为家中事烦心吧?”

这话她倒是说得在理。

顾昭云不是不知父亲几年征战有多辛劳,刀口上舔血的日子终于过去,好容易归家,叫他舒心最要紧了。

她前些日子才对玉夕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第6章 如意郎君

那便叫她们清静一会儿罢,毕竟往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说的也是。”顾昭云点点头表示同意,“既然如此,母亲便快些为父亲备好茶饭热水,他一路舟车劳顿,想必也无心处理这些琐事了。”

林氏如获大赦,赶忙点点头,领着一众婢仆出去了。却忘了自己那心肝女儿还赤裸着身子坐在床上。

顾昭云冷眼看着自己的好妹妹,嗤笑一声:“怎么,你是打算以这幅模样和父亲见面吗?”

顾凌燕气急恼羞,却无力反驳,只得在锦被下匆匆将衣物穿戴好,模样好不狼狈。

这一切顾昭云看在眼里,心中暗爽。

林氏吩咐厨房做了一桌丰盛菜肴,自己领着全府上下的人在门口迎接顾将军。

此时正值黄昏之时,只见几匹高头大马从远处奔来,落霞相衬,马上之人好不威风。

林氏欢喜地迎了上去,一口一个老爷。

顾城风尘仆仆下了马,开口却道:“昭儿呢?昭儿可知我回来?”

一句话噎得林氏脸色十分难看,恨恨地瞪向了方出门的顾昭云。

“爹爹!”顾昭云朝父亲奔去,面上喜色难掩。

父女俩拥在一起,皆是欢喜又想念。

顾昭云此刻无比庆幸上天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前一世,她可是再也没机会见到父亲了。

而如今父亲活生生站在她面前,一切都还来不及发生,一切都等着她去改写。

“爹,这些年苦了您。”她道。

顾城轻抚她头发:“打仗不苦,倒是想昭儿苦。”

说罢他上下打量一番女儿,无比欣慰:“昭儿长大了。”

这时,顾凌燕也走了过来。

若是换做往日,此时她定风风火火赶来,半真半假也要哭啼一番,向父亲倾诉自己的思念之情。

可方才发生了那种事,又被顾昭云警告过一番,她此时也只得扭扭捏捏走上前来道了一句:“爹,您回来了。”

顾城点点头,道:“凌燕也长大了。”

林氏在旁看的心中嫉恨,走过去有意无意将顾昭云从丈夫身边挤开,挽起丈夫的手道:“老爷这一路舟车劳顿,也该饿了,快些回去换洗换洗,咱们一家子,可是许久没吃顿团圆饭了。”

“没错,”顾城又将最疼爱的大女儿揽回了身边,说说笑笑进门了。

待他换洗了衣物,菜也都上齐了。一家四口围着坐下来,看上去其乐融融。

顾昭云笑意盈盈替父亲夹菜,罢了又夹了一筷子,送去了林氏碗里。

虽然从前的她也常这样做,可这次林氏却是感觉得出来,不一样了。

从前的顾昭云听话温顺,给她夹菜是真心实意,而此时分明就是做做样子罢了。

此时的顾凌燕似乎还未回过神来,林氏赶忙支起手肘碰了碰她,使了个眼色。顾凌燕半晌才回过神来,强颜欢笑着给父亲夹了一块猪脚。

“爹爹,您吃。”

呵。

顾昭云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低头吃饭,殊不知早做好了打算。

一顿饭吃毕,林氏还在那儿诉说丈夫不在的这些日子自己是如何操持整个家的,忽而一声轻咳传来,几个人齐齐看向了顾昭云。

一双眸子暗藏玄机在仨个人身上来回看了一遍,顾昭云轻轻拉起了父亲的胳臂。

“父亲,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家里发生好多趣事呢。”

一句话便吓得席间另外二人脸色煞白。

那说话之人却是眉眼含笑,仿佛当真想起了一桩桩有趣的事。

“哦?”顾城看女儿这般神态,也颇有兴趣,“是何趣事,为父听听。”

那双眸子便有意无意瞟向了顾凌燕。后者紧握着筷子,将一块排骨死死钉在了碗底。

“旁的事倒是没什么可说的,”顾昭云道,“只有一件,女儿觉得甚为有趣,且父亲也该听听。”

不等顾城说什么,林氏便抢先道:“老爷路途奔波,也累了,不如先休息,有什么稍后再说。”

“无妨,”顾城摆了摆手,“既是有趣的事,便说来听听。”

气氛有些说不出的诡异,有人担惊受怕,有人幸灾乐祸,亦有人兴致勃勃,等一件趣事怡情。

顾昭云承认自己在幸灾乐祸。可那母女二人惊慌失措的模样,仍然不足以弥补她们带给她的痛苦和伤害。

还不够,远远不够。

不待她开口,沉默的顾凌燕却忽然抬头道:“凌燕觉得最有趣的,当属姐姐和她那位心上郎君了。”

呵,先发制人?

顾昭云饶有兴趣地看过去,等着看她接下来怎么说。

顾城亦是看向了顾昭云。

“哦?昭儿与雍王世子之间有什么趣事?”

他与雍王慕容渊同为武将,惺惺相惜,曾为彼此的两个孩子结了姻亲,此刻几乎是下意识便认为,顾昭云的心上郎君,自然是战连决了。

此话一出,在坐三人都是一愣。但顾昭云很快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掩嘴轻笑,俨然是一个被说中心事的娇羞少女。

意料之外的是从父亲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时,她脑海中竟当真浮现了那人的面容,俊朗五官和那一抹恣意又无耻的笑,来回闪现。

若不是父亲提醒,她竟不知自己真的红了脸。

顾城被她这副模样逗得开怀大笑,道:“看来你们二人相处地还算融洽。”

至此,高航这个名字顾凌燕仍然没能说出口来。

她甚至根本插不上嘴,顾城眼里似乎只有那一个女儿,她坐在一旁,甚至不如桌上的碗筷有存在感。

心中对顾昭云的嫉恨愈发强烈,却只能发泄在手中那两根细长的筷子身上。

那边,顾昭云与父亲谈笑之余,仍然有暇注意这母女两个的反应,她们脸色越是不好看,她心中便越是痛快。

心中估摸着也该说些什么了,她理了理鬓角的碎发,道:“爹爹,我和雍王世子之间无甚趣事,倒是凌燕她,和一位翩翩公子两情相悦,正等着爹回家来给她们做个主呢。”

这下顾城的注意力总算在顾凌燕身上了,后者却又心虚到眼神飘忽。

“怎么回事啊,凌燕?”

第7章 怒极

顾城并无什么情绪地问了一句,顾凌燕却是吓得一抖。

“爹爹无需担心,”顾昭云温和道,“也不要责怪妹妹,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若是遇到好儿郎,免不了会动心。昭儿倒是觉得,妹妹和那位公子般配得很。”

一字一句无不是为顾凌燕着想。

林氏听得脸色复杂,忙插话道:“昭云说笑了,凌燕才几岁,哪里懂什么情情爱爱。”

“懂不懂也不是旁人说了算的,”顾昭云干脆给她碗里又夹了一筷子菜,“那日我见妹妹与那位公子在一处,相谈甚欢,光是看着便觉是一对天造的璧人。”

明明语气温和,嘴角带笑,顾凌燕却是越听,脸色越难看。

顾城把两个女儿来回看了一遍,摸着下巴上的短胡须似乎在思索什么。

半晌,他道:“说了这么多,凌燕中意的那位公子,到底是个什么人家?”

顾昭云几乎是不假思索,丝毫不给那母女二人说话的机会:“是新科状元,高航。”

“高航。”顾城反复念着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没有!”

隐忍许久的顾凌燕终于沉默不下去了。

“姐姐许是误会了什么,我与高状元并无任何关系。那日我与他一处,只不过是有一首诗词不懂,向他请教了一番而已。”

顾昭云几乎要被她逗笑了。果然人一急,什么荒唐的话都说得出来。

她不慌不忙将手伸向腰间,取了一件东西出来,放在桌上。

众人皆看过去,只见是一枚精致的吊坠,通透的白玉上缀着一颗碧绿翡翠,墨色穗子编成精致的结,看上去昂贵而独特。

这是。

林氏才觉眼熟,顾凌燕便一眼看出了这是何物,登时大惊失色。

“这正是皇上亲赐给高状元的坠子,玉夕在妹妹门口拾到,又寻不见妹妹,便先叫我收起来了。”

顾昭云一边说着,一边似笑非笑看着顾凌燕。

她故意让她提心吊胆,却又始终留有一丝余地,不把真相说出来。

事实上那枚坠子,是她方才在二人行欢的床上发现的。

事发突然,那两个人狼狈收场逃走,她不过叫玉夕轻轻翻了一下被子,便有这宝贝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一世,似乎老天终于站在她这一边了。

面对这坠子,顾凌燕早已说不出话来了。它让她想起方才床上的事,一想起便愤恨不已,恨不得手刃这个此时洋洋得意,胜券在握的女人。

不该这样啊。

那个温顺乖觉唯唯诺诺的顾昭云,缘何忽然性情大变,变得让她感到恐惧,让她生出支配不得的无力感。

可她此刻什么也不敢说,只能偷偷去看父亲的表情。

顾城此刻盯着那枚吊坠,神情早已阴鸷下来。

男子的吊坠出现在女子闺房门口,不消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在林氏还试图说什么时,他忽然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吓得候在一旁的几个家仆登时纷纷低着头跪了下来。

“成何体统!”

顾凌燕慌忙起身,也颤巍巍跪在了一旁。

“爹,我。我。”

她还能说什么替自己争辩呢,方才她和高航在床上那副样子,可是被府上那些俾仆们看了个遍。

事到如今,林氏恨恨地瞪了一眼顾昭云,也跪了下来搂着顾凌燕,开口便是一通指控。

“老爷,凌燕还小,她什么都不懂啊!这一切,都是您这个好女儿设计陷害的!”

她指向顾昭云,眼中杀意难掩。

然而顾城却头都不回,又是重重一掌拍在桌面上。

“昭儿是什么样的人,我难道不知道吗?做了如此不体面之事,竟还想着诬陷别人?!”话音未落,便将一个白瓷碗狠狠摔在了地上,当啷一声脆响。

父亲生这么大的气,其实在顾昭云意料之中。虽知道父亲奔波劳累,好不容易回到家中,发这么大的脾气她实在心疼。

可回想前世,也是父亲归家这般情形,她隐忍谦让,尽量让父亲开心,林氏母女二人却是暗地里先说起了她的不是,害她与父亲生出嫌隙。

她若不先下手,历史便要重演。

她决不允许。

“爹爹莫要生气。”

顾昭云上前安抚着父亲。

“事已至此,气也无用。昭儿倒觉得,那高状元也并非不可靠,不如择日与他见上一面,谈妥了,便将妹妹嫁与他,也算是成人之美了。”

顾凌燕瞪大了眼睛,频频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的爹爹,应该嫁给高航的是姐姐!”

“妹妹!”顾昭云厉声打断她,随即却又温软下来,“姐姐知道,高状元有妻一事让你心中不服,放心,你好歹也是大将军的女儿,无论如何。”

“那姓高的竟已有妻室?”

顾城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丑闻,气的整个人后退两步。顾昭云忙上前扶着他。

“来人,取我的剑来,看我不宰了那个姓高的!”

地上跪着的母女二人早已吓得抱作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爹!”顾昭云强拉着父亲重新坐下来。

“您别生气,这件事可以圆满解决的,您别气坏了身子。”

“圆满?怎么个圆满法?我堂堂顾城的女儿去给别人做妾就是圆满吗?”

战场上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此刻却被一点家事气得几乎口不择言。

“来人,去沏一壶热茶来。”顾昭云吩咐一旁跪着的下人。

几个下人像是听到了赦令,低着头逃也似的离开了。

这才终于像是尘埃落定,在场的人都没了话。顾昭云替父亲顺着气,道:“爹爹莫要生气,昭儿有办法。”

顾城克制着怒气,转头看着她:“什么办法?”

“妹妹若执意嫁高航,遂了她的意便是。那高状元虽有妻子,可妹妹嫁过去了,也未必要做妾。只消昭儿去和他说两句,叫妹妹和他妻子平起平坐便是。”

顾城陷入了沉思。

堂堂大将军的女儿嫁给当今新科状元,其实不算一件坏事,甚至可说是一桩美谈。他气得是小妾这个名分。若能解决这一件,倒也无需再说什么了。

毕竟她已失身于高航,还能说什么。

第8章 择吉日成婚

“爹爹,现在最紧要的,便是您和高航见一面。”顾昭云道,“见一面,探探他的意思,若他同意,一切好说,若不同意,这种始乱终弃之人,杀了也无妨。”

一个咬牙切齿的杀字,吓得地上的两个双双煞白了脸。

然而顾城也正有此意,当下便点头应了,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顾凌燕,甩手回房了。

他一走,母女二人紧绷的身子也瞬间瘫软下来。林氏恨恨地看向顾昭云,顾昭云回之以一抹冷笑。

“怎么,我这么处理不好么?”她在二人面前缓缓蹲下来,“难不成要告诉爹爹实情?你们猜,他若知道了真相,会怎么处置你们,还有姓高的?”

“你这个贱人!”顾凌燕抡起巴掌便朝顾昭云脸上扇过去。

方到半空里,便被顾昭云拦下,反给了她一巴掌。

“什么东西!”她凑近顾凌燕那张精致的巴掌小脸,眸中闪着寒光,“我替你找了个好归宿,你该好好感谢我才是。”

说罢,甩开顾凌燕的手站起来,对下人道:“收拾收拾,给老爷去放洗澡水。”

下人应声,她便再不逗留,大步离开。

身后那两道怨毒的目光,她全然视为无物。

这一番风波之后,方过两日便有人去了高航府上,将他带去了将军府。

顾城威严坐在会客厅中,将进门行礼的高航视若无物。

“小生高航见过顾将军。”高航恭恭敬敬地行礼,“小生自幼便听闻将军战无不胜,威严四方,今日得见,实属荣幸之至。”

他面上看似平静,实则内心却并不踏实。此番顾城忽然召见他,究竟为了什么,他也不是不知。一个不小心,兴许会丢掉半条性命。

见顾城半晌不理他,高航又转向当家主母林氏作揖。

林氏对他也是恨得牙痒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毁了她女儿的清白,亦毁了她的大计。

还是顾昭云终于说了句话。

“高公子,坐下说。再这么站下去,茶要凉了。”

即便心中对这女人十分不爽,也不得不听话乖乖入了客座。

顾城此刻才冷哼一声,看向高航,眼中怒气难掩。高航心虚不已,只得低头抿茶掩饰慌张。

“想必高公子一定知道,我们顾家今日见你是为了什么。”顾昭云道。

纤细漂亮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周身气场是一派掌控全局的淡定自若。

高航几乎是下意识便看了顾凌燕一眼。后者低垂着头,一言不发。他又看向顾昭云,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和不解。

这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顾昭云。

本来自己的计划只差一步了,只要和顾昭云成了亲,他离飞黄腾达也就不远了。可事实却是一切都背离了他当初的期望。

究竟哪里出了差错,他又实在想不明白。

如今顾昭云这么一问,他也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半晌,只得自认倒霉,又从座上起身,走到厅中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小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今日前来,早就做好了领罚的准备。无论将军如何惩治小生,小生都是罪有应得。”

“哼!”顾城嘲讽地冷哼一声,“领罚?你可知本将军今日叫你来,是叫你领死的!”

高航只得把头埋得更深,言辞更加恳切。

“小生的确该死,若是死能解将军心头之恨,还二小姐清白,小生定当以死谢罪!”

顾昭云眸中寒光一闪。她早听出了此人言外之意。

听上去似乎诚恳得很,实则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就算他死了,二小姐的清白又怎能还得了?

此人极其精明,定早已想到最坏的结局不过打他一顿,叫他娶了顾凌燕罢了。若是他死了,顾凌燕这辈子哪里还能嫁的体面?

既然如此,那便遂了你的愿。

顾昭云轻轻抿了一嘴茶,道:“高公子,听你的意思,是宁愿死也不对凌燕负责了?”

高航恶狠狠瞪着地面半晌,才抬起头来,早已转换了一副恳切的模样:“非也。能娶二小姐,高某荣幸之至,只怕是高某没有那个福分。”

顾凌燕抬头朝他望了一眼,眸中满是嫌恶与委屈。

“即是如此,”顾昭云站起身来,踱步至厅中,对着顾城微微欠身,“父亲,高公子的心意我们已经明白了。为今之计,便只有将凌燕许给他,方不会遭人非议了。”

顾城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才强压下心中怒火。

“你家中已有妻室?”他问道。

高航忙答:“不敢隐瞒将军,有。”罢了便又伏在地上满口罪该万死。

“无耻之徒!”顾城握起茶杯狠狠摔了过去。

这一砸准头极好,命中高航额角,登时便裂开了口子,渗出了血来。

可这何以能让他解气,杀惯了暴徒的大将军此时恨不能把那厅中跪着的人大卸八块。

“父亲。”

顾昭云的喊声让他回过神来。

“姓高的,”顾城道,“本将军若将女儿许配给你,你给她什么名分?”

高航当即举手发誓:“小生在此向将军起誓,二小姐嫁过来后,小生定以发妻之礼相待!”

顾昭云冷眼看着高航跪在那里,假模假样的起誓。

“二小姐嫁过来后,小生定以发妻之礼相待,不让她受半分委屈。”

咬文嚼字,可不愧是状元郎。

顾昭云在心底嗤笑,这人光说发妻之礼,却丝毫不提及发妻名分。顾城征战沙场,武力上几乎无人可敌,但他不拘小节,亦粗心大意,自然没有发现高航措辞上的漏洞。

若顾昭云此时拆穿,高航定免不了被教训一通。

但她选择了闭口不言。

她有她的计划。

顾城就这么被糊弄了过去。他沉默了半晌,终于恨恨地吐出一句话。

“择吉日成婚。”

这于顾凌燕来说无异于当头棒喝,高航走后她独自在房中大发脾气,将家具杂物摔得一片狼藉,而后又痛哭一场。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她会被顾昭云搞到如今这么窘迫狼狈的局面。

林氏在外面敲了半天门,她才终于肯来开门。只见一张小脸上满是泪痕,妆花得不成样子,两只大眼睛亦是红红的盛满了眼泪。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