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封墨沉许星眠免费阅读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婚前,许星眠想着怎么虐渣。婚后,许星眠只想怎么离婚。京城皆知封家二少手腕铁血,处事雷厉风行,无人敢惹。偏偏他那个小祖宗作天作地,继整垮了许家以后,她竟又不怕死的惹上了苏家!封二少表示,有这么个小祖宗,能怎么办?宠着呗!许星眠惹了一身债回来,以为封墨沉能气得一脚踹了她,却发现他看她的眼神更深情了。展开全部...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封墨沉许星眠免费阅读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结婚热搜

许星眠没拒绝。

公司的事情也差不多都处理好了,她便跟着封墨沉一同乘车前往民政局。

也不知道封墨沉是哪来的本事,居然提前将她所有的证件都准备好了。

许星眠一上车,坐在前排的江南便递给她一袋冰块。

“这是总裁吩咐的。”

她有些愣愣的接过,然后朝身边的封墨沉看了一眼。

封墨沉被她那眼神看的心里有些发虚,连带着心跳都快了半拍,瞪了她一眼:“赶紧敷,你也不想一会儿结婚证上你的脸是肿着的吧。”

原来是怕照片不好看啊……

许星眠收起自己那一瞬间的自作多情,什么都没再说,只是将冰块贴在脸颊上。

封墨沉虽然没说话,但一直在关注着许星眠。

发觉她的情绪突然低落,他微微眯了眯眼眸。

这小妮子,在不高兴什么?

跟他结婚,她就这么不情愿?

***

半小时后,许星眠从民政局出来,她看着手里那鲜红的小本本,有些恍惚。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将结婚证从她手中拿走。

许星眠回头,皱眉:“你干什么?”

“结婚证放我这里。”封墨沉将结婚证放进西服口袋,一副坦然的表情,“我怕你弄丢了。”

许星眠也没工夫去跟他计较这些,她抬手看了眼时间。

“我得去趟警局。”沈砚安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她得亲自去一趟。

“我还有事,让司机送你去。”封墨沉说,“完事后给我打电话。”

他说完,对许星眠伸出手。

许星眠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干什么?”

“手机给我。”封墨沉瞥她一眼。

许星眠乖乖递上,现在这男人才是大佬啊。

封墨沉将自己的手机号输入进去,在设置备注那一栏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输了两个字上去。

看着那备注,他眯了眯眼眸,露出一抹邪气且肆意的笑。

做完这一切,封墨沉才将手机还给她。

“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他想了想,不放心的嘱咐。

“知道了。”许星眠点点头,也没去看手机,收好便上了车。

等许星眠走后,封墨沉才上了自己的车,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那两本结婚证。

他的心情颇好,还拍了照,发给了自己的母亲,并配言:

【我已经找到结婚对象了,以后别给我介绍那些歪瓜裂枣。】

当然,这一切许星眠是不知道的。

不过两小时后,当她登上微博热搜榜首的时候,想不知道也难了。

***

许星眠这次是要将沈砚安往死了整的,自然不会让他轻而易举的就逃脱罪名。

在警局做完笔录出来,已经是两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虽然累,但这一切让她内心感觉无比畅快。

坐上车,她正要拿手机给自己的好朋友兼闺蜜楚玥打电话时,楚玥率先给她打来了电话。

许星眠刚接通,就听见楚玥在那头吼道:“卧槽,我是瞎了吗?!你他妈居然跟封墨沉结婚了?!”

许星眠听见这话,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你怎么知道的?”

她原本是打算打电话告诉楚玥的,但楚玥怎么提前知道了?

“姐姐你是不看微博的吗?”楚玥声音里全都是震惊,“要不是我看到热搜,我还不知道你已经从里面出来了,亏我这几天想办法替你筹钱,想把你捞出来呢!”

“热搜?”

许星眠忙打开微博,刚点进去,就看见热搜榜首上挂着自己跟封墨沉的名字。

果然,就跟楚玥说的,整个微博全都是讨论许星眠跟封墨沉的事情。

前几天许星眠这名字上热搜,还是因为破产负债呢。

可今天却是因为跟封墨沉结婚。

“你什么时候跟封墨沉勾搭上的?”楚玥在那头迫不及待的问道,“快满足一下我八卦的心理,你真不够意思啊,跟封墨沉结婚,我居然还是通过热搜才知道!”

“楚玥,我一会儿再跟你说,我先挂了……”

许星眠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楚玥解释了,她现在只想赶紧给封墨沉打电话,弄清楚这一切。

挂了跟楚玥的电话后,许星眠便打开通讯录找封墨沉的电话。

可是翻到底,她居然都没看见封墨沉的名字。

就在她疑惑时,突然看见置顶的那个联系人,备注名居然是‘老公’?

看到这名字,许星眠差点吐血,封墨沉这是什么骚操作?

但现在她也没工夫去想这备注的事,她直接拨了过去。

没一会儿,电话便被接通了,那头传来封墨沉慵懒惬意的嗓音:“喂?”

“封墨沉,热搜是怎么回事?”许星眠一急,就忘了自己如今的身份,哪里有资格这么质问他。

“热搜?”封墨沉愣了愣,“什么热搜?”

“热搜现在全是我们结婚的事情!”许星眠急道,“我以为我们之间是隐婚!”

许星眠一向低调,可最近几天,她将自己这辈子所有高调的事情都干完了。

尤其是现在。

许星眠已经因为热搜的事情急成了这样,封墨沉还不紧不慢的。

“照片不是我放上去的。”他悠悠说,“是你婆婆。”

“我婆婆?”许星眠一愣,“你……你把这事告诉你家里人了?”

“我结婚可是大事。”封墨沉道,“事情忙完了吗?”

许星眠没想到他话题转换的这么快,怔在那儿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刚才看到热搜的时候,她得承认,自己脑子都快炸了。

可是这会儿逐渐冷静下来,她才想明白,自己之所以不想让那么多人知道她结婚的事情。

是因为,她跟封墨沉之间,不是因为感情才在一起的。

“过来吧。”封墨沉直接报了个地址,“正好,介绍些朋友给你认识。”

许星眠似乎没有可以拒绝的理由。

她挂了电话,让司机改道去了封墨沉那里。

坐在车上,许星眠再次打开微博看了一下那些热搜。

目前最热的是他们俩的结婚证。

那结婚证一看就是封墨沉拍的。

许星眠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她怎么有种封墨沉是故意的感觉?

她原本没想跟封墨沉有这么多的牵扯,可是如今,事情似乎已经按照她无法掌握的方向发展了。

第5章 断他的腿

许星眠到了封墨沉说的那个地方。

那是京城最大的一间娱乐会所,许星眠以前从没来过。

她进去时,江南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他领着许星眠去了封墨沉所在的包间。

包间里,除了封墨沉外,还有其他两个公子哥。

两人气质各不相同,一个健谈活泼,另一个则是沉默寡言。

“小SZ,我叫乔牧。”乔牧满脸笑意的走过来,“这是苏明玦。”

“你们好。”许星眠对他们笑了笑。

“过来。”封墨沉对她勾勾手指,昏暗灯光下,他的脸庞显得更加硬朗帅气。

许星眠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喝什么?”封墨沉问。

“我不会喝酒。”

许星眠摇摇头:“封墨沉,我来找你,是有话要跟你说的。”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封墨沉似乎喝的有些多了,双眼十分明亮。

他靠在沙发上,长臂搭在许星眠身后,无形之中似乎将她圈入了自己的领地。

许星眠也知道这种状况说不了太多,只能闭了嘴。

正好乔牧过来敬酒,许星眠随手端过桌上一杯看起来像果汁的东西抿了一口。

但这一口下去,她就感觉自己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她平常是滴酒不沾的,自然也不知道那种像果汁的酒,实则很烈。

“封墨沉……”许星眠忍不住伸手去抓封墨沉的衣袖。

“你怎么了?”

封墨沉回过头来,见许星眠一张小脸已经红了起来。

他顿时皱紧眉头,冷眼瞪向旁边的乔牧。

乔牧连忙举手道:“二哥,我可没灌她酒。”

“明天再跟你算账!”

封墨沉没理会他,直接将许星眠抱起来,朝外面走。

乔牧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摸了摸鼻子,看向旁边的苏明玦:“你怎么一晚上都不说话啊?”

“没什么。”苏明玦收回一直落在许星眠身上的视线,淡淡道,“都回吧,下次再聚。”

而封墨沉这边,他带着许星眠上了车,直接朝‘梨园’去了。

“许星眠?”

封墨沉伸手拍了拍她滚烫的脸颊。

许星眠自己都没想到那一口酒,竟然能让她难受成这样。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封墨沉的怀中。

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可偏偏眼前的人却天旋地转,转的她头疼。

许星眠直接抬手,“啪”的一声,双手捧住封墨沉的脸。

“你别晃……”她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大舌头了。

封墨沉满脸的黑线:“许星眠,你给我清醒一点!”

这还是头一个敢这么拍他脸的女人,要换了其他人,他非得把她手卸了不可!

“你凶什么……?”

许星眠双眼一红:“你们都欺负我……许家、沈砚安……全都看我好欺负,是不是?”

从出事到现在,许星眠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可是此时,她却在封墨沉的面前红了眼。

这让封墨沉心中对她的怜惜更多了几分。

若早知道沈砚安是那种男人,他当初就该打断他的腿!

“你喝醉了。”封墨沉将她的手捉住,放到自己心口,柔声说,“从今往后,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了。”

许星眠没有再说话,也不知将封墨沉的话听进去没。

她靠在封墨沉怀里,睡了过去。

这几天,她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可是此时在封墨沉的身边,她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让她就这样睡了过去。

在她睡着以后,封墨沉原本脸上的所有柔软与心疼,顿时全都换成了冷冽阴戾。

他冷冷开口:“沈砚安的案子,几天能判下来?”

前面开车的江南回答道:“现在证据确凿,只需要法院判就行。”

“判决结果出来之前,废了他一条腿!”

封墨沉满脸的冷漠。

敢欺负他的女人,他定要沈砚安付出代价不可!

“是,总裁。”江南犹豫了下,又问,“那么许家那边?”

“许家暂时不用管。”他垂下头,看着已经睡着的许星眠,眼神变得缱绻,连语调也不自觉放柔和,“她自己会处理的。”

许星眠不是软弱之人,谁敢欺她,她也定会加倍奉还回去!

*

三十分钟后,‘梨园’别墅区。

封墨沉抱着许星眠进屋放到床上,她不吵不闹的,睡的很香。

他坐在床边,有些贪恋的看着这一幕。

过去几年里,他曾无数次幻想这一幕的出现。

他自然有的是手段将许星眠抢到身边来,但是他知道,许星眠一定不喜欢这种方式。

所以他才一直等到了现在。

迫不及待领了结婚证,他才终于感觉踏实下来。

许星眠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梦,撅着小嘴,一副不满的模样。

封墨沉忍不住俯下身,吻住她。

她的唇又软又香,让封墨沉忍不住一探到底。

就在他吻得如痴如醉的时候,许星眠突然面露痛苦,‘哇’的一声吐到了封墨沉的衣服上。

封墨沉顿时黑了脸,他怎么想一巴掌拍死这丫头?

***

翌日清晨,许星眠浑身绵软无力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在一个熟悉的房间里。

她坐起来环视了四周一圈,才发现这是昨天自己醒来的地方。

身上衣服已经换过了,似乎是件男人的衬衣,穿在她身上略显宽大。

她还未来得及确认自己遭遇了什么事,便听见房间门被打开。

一抬头,封墨沉出现在门口。

看见他,昨晚上的记忆也瞬间涌入许星眠的脑海。

她记起自己靠在封墨沉怀里的事,小脸‘腾’的一下蹿红。

封墨沉抬唇微微一笑:“醒了就起来吃早餐吧。”他的嗓音略带嘶哑,慵慵懒懒的。

大早上听着这声音,许星眠感觉自己心跳都快了半拍。

她不敢看封墨沉的脸,只胡乱点了点头。

见她这样,封墨沉倒是生出几分想要逗弄她的心思了。

他靠在门框上,双手环抱,好整以暇道:“你还打算在床上赖多久?”

许星眠揪着被角,红着脸道:“我的衣服呢?”

她总不能穿着封墨沉的衬衣在屋里到处晃吧。

“洗了。”他道。

“洗了?”许星眠抬起头,讷讷,“那我的衣服是谁换的?”。

封墨沉唇角笑容渐起,眼眸划过一抹戏谑:“除了我,你觉得还有谁?”

闻言,许星眠白皙精致的脸上顿时染了一抹红。

这男人……成心的吧?

第6章 从中作梗

许星眠被封墨沉那几句话弄得心神意乱,早餐都没吃多少。

好在封墨沉要去忙公司的事情,倒是没那么多时间管许星眠。

临走时,封墨沉交给她一把钥匙。

“这是家里的钥匙,以后你就住这儿,需要什么东西,直接给我打电话。”

许星眠已经同意了要住一块,自然也不会再做作的拒绝。

“好。”她点头。

等封墨沉出门后,许星眠也收拾收拾离开了梨园。

她原本是打算去公司看看,虽说已经被封墨沉收购了,可还有些事情需要她去处理。

可她才刚到公司,就看见许露西坐在里面。

助理见许星眠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小跑过来道:“老板,她一大早就过来了,说要见你。”

许星眠摆摆手:“没事,你去忙吧。”

她话音刚落,那边的许露西便一脸愤怒的走过来:“许星眠!没想到你手段竟然这么狠!”

许星眠以为她说的是自己报警将沈砚安抓走的事,她冷嗤了声,淡淡道:

“比起你们来,我这手段还真算不得什么。”

“沈砚安的腿被打断,是不是你找人做的!”许露西咬牙,一张脸满是嫉妒以及不甘,“你别以为自己嫁给封墨沉了,就可以一手遮天了!”

许露西昨天看到微博热搜的时候,才知道许星眠竟然跟封墨沉结婚了!

她就奇怪,许星眠是怎么从拘留所里面出来的。

感情是傍上了封墨沉这条大腿!

“你说什么?”

许星眠微微皱眉:“你说沈砚安的腿被打断了?”

尽管在悲愤至极的时候,许星眠是想要了沈砚安那条狗命的。

可到底是谁,跟她同样恨着沈砚安呢?

还不惜打断他的腿。

“你少在这里装糊涂!”看着许星眠一副不知情的模样,许露西就觉得气从心来,“有了封墨沉,你想要沈砚安的命都可以,你还在这里装什么无辜?”

“你说的对,有了封墨沉,我想要谁的命都可以。”许星眠突然笑了,笑的眉眼弯弯十分美,偏又渗人,“所以,许露西,你现在最好别惹我,否则,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语气里的寒冷,听得许露西骨头一凉,竟生出几分胆怯来。

“封墨沉知道你跟沈砚安的事吗?他要是知道了,还会那么护着你吗?”许露西握紧拳,说的毫无底气,“你信不信,我去跟封墨沉告状,说你跟沈砚安……”

“闭嘴!”

她话没说完,便被许星眠打断。

“你敢到封墨沉面前去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了你这张嘴?”

许星眠目光阴狠的瞪着她,脸上笑容已尽数消失,余下的,只有冰霜。

不知怎么的,看到这样的许星眠,许露西竟然吓得浑身一抖,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许星眠可没那么多时间陪着她瞎耗,她直接让助理叫了保安上来,将许露西拖出去。

回到办公室后,许星眠看着昨天封墨沉坐过的那张椅子,才长叹了一口气。

她倒不是怕许露西去封墨沉面前说什么。

她只是……莫名的不想让封墨沉卷进这些肮脏的事情里来。

不过……

想到刚才许露西说的,沈砚安被打断腿的事情。

许星眠觉得,目前有那个能力做到的,也就只有封墨沉了吧。

她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拨通了封墨沉的电话。

等了一会儿后,电话才被接通。

“喂?才一会儿工夫不见,就想我了?”男人那标志性慵懒缱绻的嗓音透过听筒传过来,带着一贯的戏谑。

听的许星眠耳朵一热。

这男人,怎么一大早的就这么诱惑?

“我有事要问你。”许星眠轻咳了两声,让自己忽略掉心里的那抹悸动,“沈砚安的腿被人打断了,是不是你做的?”

电话那头迟疑了大概一秒,才响起声音来:“怎么,你心疼了?”

不知道是不是许星眠的错觉,她总觉得封墨沉在问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变得低沉了几分。

“当然不是。”许星眠解释道,“我只是奇怪。”

“是我做的。”封墨沉也没否认,“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他敢欺负你,只是废他一条腿,都算便宜他的。”

许星眠轻轻咬了咬嘴唇:“谢谢你。”

“你的谢意就只是口头说说?”封墨沉忽的笑道。

“那你想要我怎么感谢你?”许星眠抿了抿唇,声音明显变得紧张了些。

“等我想到再说吧。”好在封墨沉也没有要为难她的意思,“先挂了,有个会。”

许星眠没有再多说什么,道了声好后,便直接挂了电话。

屏幕上还显示着封墨沉自己改的那个备注。

许星眠的视线在那备注上停留了两秒,逐渐红了耳尖。

她将手机黑屏,到底也还是没将备注改掉。

而封墨沉这边。

他挂了电话,心情好到不由自主哼起了小曲儿。

一旁的秘书要不是心理够强大,几乎要以为自己是见鬼了。

替封墨沉工作这么多年,她还从没见过他心情这么好的时候。

不过这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

江南皱着眉从外面推门进来,让秘书出去后,才道:“总裁,沈砚安被人保释了。”

曲调一停,封墨沉眉眼逐渐变得冷凝:“谁干的?”

“查不出来是谁,不过应该跟那位有关。”江南低声答,“这件事,需要让许小姐知道吗?”

“她会知道的。”封墨沉眯着眼,脸上露出抹邪气又嗜血的笑,“还想跟我斗,好啊,我倒是要看看,这次他还有什么手段!”

那人妄想用许星眠来对付他,简直是做梦!

***

沈砚安被人保释出来的消息,许星眠是在下午才知道的。

警察亲自给她打的电话。

“他从你账户里转移走的财产,已经尽数归还,再加上有人担保,他认错态度良好,警局没办法把他一直扣押。”

“到底是谁担保了他?”许星眠咬紧牙,浑身洋溢着煞气。

她原以为这一次绝对能将沈砚安整的无法翻身,可偏偏,有人从中作梗!

第7章 慈善晚会

“很抱歉,许小姐,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如果你一定要追究,只能通过法院提出诉讼,警局无权关押他,再见。”

警察没有跟许星眠再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许星眠面无表情的坐在办公桌前,想着沈砚安究竟有什么办法脱身。

这个担保人绝对不会是许家的人。

不然,许露西也不可能会过来找她。

可这背后人是谁,许星眠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就在许星眠头疼的时候,楚玥的电话打了过来。

“姐妹儿,今晚上的慈善晚会,你还去参加吗?”

这慈善晚会是几个月前便定下的。

只是那时候还没出这么多的事情。

许星眠原是不想去参加的,她正被沈砚安的事情搅得头疼。

可是转念一想,慈善晚会许家也会出席,许露西肯定在。

她既然跟沈砚安在一起,那么肯定知道沈砚安被保释出来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许星眠心中有了计较。

“我会准时到的。”她说。

“那就好!”楚玥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见了面,你可得好好跟我说说,你同封墨沉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跟楚玥是电视台主持人有关吧,她对于八卦显得格外感兴趣。

……

慈善晚会是由国内外商界名流举办的盛会,被邀请参加的几乎都是知名人士,除了商界政界的人,也有不少如今正当红的明星。

长长的红毯旁几乎挤满了记者,迫不及待的想要拍下昨天才刚登上热搜榜的封墨沉许星眠夫妇。

只不过许星眠来得晚,她到时,那些知名人士几乎都已经进去了。

但两旁记者依然不少。

许星眠跟楚玥穿着礼服从车里下来,所有的镁光灯便聚焦到了她们身上。

楚玥是见惯了这些摄像头的,并不觉得有什么了。

许星眠鲜少参加这些场合,如今见到这些记者,心中不免有些慌乱。

“只要笑就行了。”楚玥给她支招,“别管这些记者问的问题,免得他们胡说八道。”

许星眠默默点了点头。

两人才刚踏上红毯,便有记者举着长枪短炮对着许星眠:

“许小姐,您的丈夫封墨沉先生呢?为什么您是单独出席这次的慈善晚会?”

一边的楚玥闻言,微笑着说道:“怎么,你们都当我不存在啊?什么她就是单独出席了?”

那些记者仿佛没听见楚玥的话一般,依旧怼着许星眠问。

就在记者为难许星眠的时候,路边另外一辆车悄然而至。

“谁说她是单独出席?”

一道富有磁性以及淡漠的嗓音响起。

封墨沉长身玉立,走到许星眠的身边,手臂十分自然的揽着她的腰,将她圈入自己怀中,而后面露淡笑的看着那些记者:

“我不过是来晚了几分钟而已。”

封墨沉浑身上下气场全开,压得那些记者竟然一时间谁都不敢开口说话了。

许星眠有些诧异的微张着嘴唇,想要问他怎么会来这里,但是想到记者们还在,只得将想说的话都压了下去。

楚玥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直在心里叫着卧槽!

她是知道这男人有多帅的,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帅!

短短一句话便将那群记者堵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走吧。”

封墨沉揽着许星眠朝里面走,他的手臂触碰到许星眠后背露出来的部分,眉眼闪过一抹不满。

他将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披到了她身上。

嗯,这才像话。

封墨沉扬了扬唇,内心终于满意。

“我不冷。”许星眠想将衣服脱下来还他,但还没来得及脱,就被他按住了手。

“露太多了。”封墨沉一脸严肃,“我可不想自己的妻子,被那么多人看。”

许星眠有些无奈的笑了,但到底没将衣服脱下来。

楚玥自然是识趣的先走了。

她不想走也不行啊。

封墨沉那双眼睛在她身上转了转,仿佛要吃人一样。

等进了宴客厅后,没了那些记者,许星眠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来了?”她问封墨沉,“你没说要来啊?”

“你也没问我要不要来啊?”

封墨沉慢悠悠道:“再说了,我要是不来,明天热搜岂不是又爆了。”

他们不过新婚一天,媒体肯定要逮着他们写的,两人若是不一同出席,只怕会被外界编排为感情不和吧。

“也是。”许星眠了然的点点头。

两人说着话,有不少人过来跟他们打招呼。

其中便有乔牧跟苏明玦。

“小SZ,又见面了。”乔牧脸上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完全一派公子哥的模样。

“你好。”许星眠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有生意上的人在那边等着,过去见见吧。”苏明玦则是对封墨沉说道。

他没跟乔牧那般,与许星眠打招呼,甚至连看许星眠的眼神都是带着淡漠的。

不知怎么,许星眠总觉得他对自己有一股莫名的敌意。

“跟我一起?”封墨沉垂眸,低声征询许星眠的意见。

他是不放心让许星眠一个人在这里面晃的,有许多不安好心的人。

但许星眠却摇了摇头:“你去忙你自己的,我也有事情需要处理,一会儿处理完后,我再去找你。”

她已经看见了许家的人,得过去一趟。

“那好吧。”封墨沉没问她是什么事,只道,“有什么事的话,就来找我。”

许星眠应了声。

两人这才分开。

等走远后,乔牧才忍不住问:“二哥,你对小SZ认真的?”

他认识封墨沉这么多年,还没见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

“关你屁事?”

封墨沉瞥了他一眼:“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别往我面前带。”

跟封墨沉母亲一样,乔牧也喜欢给他介绍女人。

毕竟他年纪不小了,这么多年竟然都没开过荤。

要不是这次许星眠的出现,他们都要怀疑封墨沉的性取向了。

“知道了知道了。”乔牧撇撇嘴,“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封墨沉懒得理他。

他朝许星眠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她正朝着许家那边走去。

封墨沉微微眯了眯眼睛。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许渊当年发家,靠的,还是许星眠的母亲吧。

第8章 一亿拍卖价

这一次的慈善晚会,许渊是带着许露西一同出席的。

许星眠过去的时候,这父女俩正在跟某权贵交际着。

许露西看见她过来,顿时沉了眸,直接抬脚朝她走去,拦住她的去路。

“许星眠,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有几句话想问问你而已。”许星眠淡淡道,“沈砚安被人救出来的事情,你知道吧。”

怎么说许露西都算是沈砚安的女朋友,这件事情,她肯定知道!

“我知道怎么样,不知道怎么样?”一听许星眠是想知道这件事,许露西的脸上顿时扬起一抹得意来,“许星眠,你当真以为自己嫁给了封墨沉,就能一手遮天了不成?”

“一手遮天倒是不至于。”许星眠扬唇笑了,“但是要捏死你这么只小蚂蚁,还是易如反掌的。”

“许星眠!”

许露西低声怒斥:“你少得意,我告诉你,你的好日子没几天了!”

“什么意思?”

许星眠微微眯了眯眼:“看来你们是又在背后打什么坏主意了吧。”

“咱们走着瞧吧!”许露西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蓦地一副高傲的模样。

“这么有底气啊?”许星眠唇角浮笑,“你不会以为沈砚安出来了,你们就又跟我斗的资本了吧?”

“谁要靠沈砚安?”听见这名字,许露西的脸上浮起抹不屑的表情来,“我告诉你,背后那个人,可比封墨沉厉害多了!”

比封墨沉还厉害?

许星眠眉眼一沉。

自从拘留所里出来以后,她就一直在想,公司莫名其妙欠了那么多钱,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沈砚安也没有那个能力。

这件事情,肯定是有幕后推手的。

可她不记得自己得罪过哪个大人物。

“看来,你们是找到大靠山了。”许星眠眉眼冷冷的,淡淡说。

许露西满脸的得意,刚要继续说什么,突然就被打断了。

那边,慈善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宾客们几乎都已经朝着拍卖厅走去了。

许是被这么一打断,许露西突然意识过来,自己刚才是被许星眠套路了。

“你套我的话!”她咬牙。

“你终于发现了。”许星眠眉头轻挑了下,露出抹极淡的微笑来,“不管你们背后的人是谁,我都会将他揪出来!”

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要害她!

说完这句话后,许星眠便转身离开了。

正好封墨沉也跟人谈完了话,正过来找她。

“聊了什么?”封墨沉淡淡扫了一眼不远处气得满脸通红的许露西,问。

“随便聊了聊。”许星眠一面答着,一面十分自然的挽住封墨沉的手臂。

看着她这个小动作,封墨沉还挺意外的。

他嘴角噙着一抹笑:“一会拍卖会,看到什么喜欢的,尽管告诉我。”

他的小祖宗,无论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

许星眠没注意他这句话,满心都想着刚才跟许露西聊天的内容。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告诉封墨沉这件事了。

她的事情,总不能全都依靠封墨沉来帮忙。

……

拍卖现场,主持人一一拿出拍卖物品。

这其中不乏奇珍异宝,也陆陆续续被人拍卖走。

压轴上的,是一件梨形蓝钻,起拍价一百万,古欧洲文明时期的王室物品,价值连城,也是首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看到那蓝钻,即便是许星眠一贯对这些珠宝不感兴趣,却也忍不住双眸微亮。

“喜欢?”封墨沉注意到她的眼神,轻声问。

许星眠摇摇头:“没见过,感觉惊奇罢了。”

那蓝钻起拍价就是一百万,在场估计很多人对它都是势在必得的。

最后也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天价成交。

“那就耐心等一会儿。”封墨沉如此说道。

许星眠感觉有些不对劲,扭头看他:“你不会要拍下来吧?”

“有何不可?”男人微扬着唇角,说,“咱们结婚,我也没送你什么像样的礼物,正好就趁着这次机会。”

“你疯了不成?!”

许星眠心中大惊,极力压低音量:“你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啊!”

短短一分钟内,那蓝钻已经被叫到一千万了。

尽管许星眠知道封墨沉不缺钱,但是这样花钱也不是个事啊!

封墨沉刚要说什么,突然被一抹声音打断:

“五千万。”

五千万?!

这价格一出,整个拍卖会的人都差点沸腾了。

众人不禁朝那叫价的人看去,当他们看清楚是谁后,脸上的震惊又全都换成了了然。

那不是封家大公子吗?

五千万买颗蓝钻,也不算什么。

许星眠也朝那人看了一眼。

那男人的眉眼看着,竟跟封墨沉有几分相似,只是他给许星眠的感觉,却跟封墨沉完全不一样。

封墨沉外表看着虽冷,可至少还是有血有肉。

而那个男人,眼睛心底,仿佛都是冷的。

许星眠正想收回视线时,那男人却冷不丁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那眼神看的许星眠浑身微微颤了一下。

“那是谁?”许星眠问。

“封千屹。”

封墨沉收回凌厉的眼神,低声道:“我同父异母的大哥。”

听他这么说,许星眠便明白了。

封家的秘辛京城人几乎都知道。

封千屹是封家的私生子,十多岁的时候才被接回封家,但身份一直得不到承认。

外界对封千屹的传闻并不多,许星眠自然也没见过他。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封千屹的身上,仿佛盛满了阴鸷戾气,刚才那一眼,看得她到现在心里都还有些凉。

“你跟他关系不好?”许星眠轻声问。

“算不上好。”说这句话的时候,封墨沉脸上一副意味深长。

在两人说话的时机,叫价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自从封千屹叫了五千万的价后,便无人敢再跟。

当主持人准备敲下这笔交易时,封墨沉却举起了自己的号码牌,斩钉截铁的声音响起:

“一个亿。”

“一个亿?!”

“我的天,这两兄弟是杠上了?”

周围人大惊失色。

连许星眠也忍不住扯了扯封墨沉的衣袖,脸色略微有些泛白:“封墨沉,你疯了?!”

可封墨沉却是握住她的手,轻轻握了握,仿佛是在让她宽心。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