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深爱你成劫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莫斯年林染免费阅读

名门婚深爱你成劫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名门婚深爱你成劫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名门婚深爱你成劫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林染嫁给莫斯年的第二天,被他亲手送进了监狱。五年后,她出狱,无怨无悔地回到他身旁,换来的却是他的二度伤害。他一枪射进她的心脏,打消了她所有的希望。然而命运,却注定让他们纠缠一世,不死不休。这是两个冷血动物相爱相杀的故事。很久以后莫斯年才明白,这世上只有一个林染。爱他胜过爱生命。...
名门婚深爱你成劫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莫斯年林染免费阅读

名门婚深爱你成劫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4. 他的儿子

从白家出来只有一条路。

莫斯年给林染的发小宋致远发了条简讯,让去白家附近接人。

做完这些,他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脑海里却诡异地浮现出林染绝望地那一眼。

她说:“莫斯年,我们两清了。”

他应该高兴才对,总算摆脱这个麻烦,但莫名的,心里有点说不出来的烦躁。

“白家这边算是解决了。”傅沛看了眼后座的男人,提醒道,“先生,白纤楚下周回国。”

“嗯。”

莫斯年没抬眼皮,淡淡应了声。

几乎就是同时,手机震响。

居然是他父亲莫庭生打来的电话。

莫斯年略有意外地挑了挑眉,接听了。

“爸,什么事?”

莫庭生在那头焦急地喊道:“你赶紧回来!小离高烧一直不退!”

莫斯年闻言眉心轻皱,吩咐傅沛调头回老宅。一面继续问电话那头的莫庭生:“请高医生来看了吗?”

高维是莫家的私人医生,虽然年轻,但出生医学世家,医术卓绝。

“人已经到了,在给小离做检查。小离烧糊涂了,一直在喊爸爸,你赶紧回来吧!”

莫斯年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担忧。

小离是他的儿子,四年前莫庭生把人抱到他面前时,还扔给他两份DNA比对报告,宣告着他和这小孩的血缘关系。

后来莫斯年反复又验过好几次DNA,无奈接受,这小屁孩的确是自己的儿子。

但莫斯年很清楚,他绝对没有在外面玩到给自己留个种的地步,而且他碰过的女人屈指可数。

他想查清楚这孩子的来历和他的生母,但查了一段时间,毫无收获,莫斯年也懒得再花心思。

对这个凭空多出来的儿子他有点无所适从,一直交给莫庭生照顾。

车很快开到了莫家老宅。

古色古香的宅子,一砖一瓦都是宝贝需要人精心打理,所以老宅里佣人不少。

莫斯年一进门就被管家刘叔领着,直奔小离的房间。

他推门进去时,莫庭生和高维正说着什么,一见他来,双双打住了话音。莫斯年也没在意,只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就去看躺在床上的小离。

小孩一只手垂在床边在输液,额头上贴着散热贴,小脸烧得通红,意识有些模糊,但还是认出了他,糯糯地喊:“爸爸……”

莫离比一般孩子要聪明许多,但身体弱,感冒发烧是常态。

莫斯年有些心疼,回头问高维:“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高维扶了扶眼镜,“等输完液,应该就能退烧了。”

“辛苦你这大半夜的跑一趟了。”莫庭生主动说,“我送送你。”

“那就有劳老爷子了。”

离开房间,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高维谨慎地回头看了眼,确定莫斯年还在房间里,听不见他们说话,他这才低声开口:“老爷子,小离现在年龄小,病情还能控制。但再过几年就不好说了,得尽快找到合适的骨髓,进行移植。而且用一母同胞兄妹的血髓替换治愈率最高……”

莫庭生神色阴沉,不知想些什么,几秒后,沉沉地道:“这事我会想办法。”

高维点了点头,临走前犹疑着问:“小离的身世来历,您真的要一直瞒着斯年吗?”

莫庭生眼神一下子就变得犀利起来:“当年的事你要是说漏嘴,别怪我不顾两家情面!而且斯年的性格你也清楚,他要是知道真相,谁都别想好过!”

高维讳莫如深,朝莫庭生欠了欠身快步走了。

5. 为什么我没有妈妈

房间里。

小离已经清醒了,说口渴,莫斯年倒了杯水喂他。

他实在不太会伺候人,尤其还是这么一个小孩,动作笨拙,水漏到了小孩衣服上。

莫斯年抽了两张面巾纸,潦草地替他擦干。

小离有点嫌弃:“爸爸笨手笨脚的……我想要妈妈。”小孩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有点难过,闷闷地问,“别人都有,为什么我没有妈妈?”

四岁的小孩,比同龄人成熟聪明许多,但到底只是个孩子。

莫斯年半倚着床柱,思虑片刻,反问:“莫离,你对你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还行。”小离答得很勉强。

“……”莫斯年轻咳了一声,“既然你对你现在的生活没有什么不满的,那有没有一个妈妈也无所谓吧?反正你从来没见过……”

莫斯年没有继续往下说。

因为他发现小离的神色明显黯淡了下去,小脑袋耷拉着,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衣服上那一小滩水渍,有些委屈地撇嘴:“我要是有妈妈,她肯定比你会照顾我。上次去医院看媛媛的时候,她妈妈就会给她唱歌,讲故事,还会哄她睡觉……”

他声音越来越小,却压不住里面的羡慕。

这些事,莫斯年的确不会做。

他静默地看着儿子,心里终归有些不忍,他的确算不上一个合格的父亲。

“小离。”莫斯年伸手轻拍了拍他毛茸茸的小脑袋,“你要是答应我,不再随便感冒生病。我就答应你,把妈妈找回来。”

“真的?!”小离猛地抬起头,眼睛都亮了,伸出小手要和他拉钩,“骗人是小狗!”

莫斯年和他勾手约定,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

说实在的,他自己也很想知道那个生下他儿子的女人,究竟是谁……

林染醒来时,只有一个感觉——痛。

五脏六腑都火烧火燎的。

她动弹不得,只能两眼空空地盯着白到炫目的天花板,鼻腔里塞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染染,你醒了?”宋致远的脸出现在她头顶上方,他有些紧张地问,“感觉怎么样?”

“我怎么了?”她嗓子哑得快冒烟了。

宋致远扶她坐起来,喂她喝了两口水,一边解释:“你被车撞了,还好没什么大事。不过我赶过去的时候,那辆车已经逃了!”

他不得不放下肇事者,先送林染来医院。

林染捂着发疼的脑袋,费力回忆了一番,依稀记起昏迷前发生的事。

当时有辆白色轿车突然窜出来,横冲直撞地奔她而来,她反应敏捷地闪躲,还是被撞伤了,加上刚刚挨了一顿折磨,体力不支就昏了过去。

多半是白凌宇的人……

“谢谢你救了我。”

“都过去了。”宋致远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温声说,“放下就好。”

林染苍白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宋致远抿了抿唇,出去找来医生护士给林染做检查。

她情况很稳定。

医生临走前忍不住皱着眉说:“年纪轻轻的,身上怎么那么多伤?”

不过二十五岁,身体已经是满目疮痍。

林染抿着唇,不吭声。

那天晚上,林染做了几个混乱的梦。

她回到了十七岁,和莫斯年初见的那天。

她以为她忘了,可所有细节都历历在目。

那是她人生中最不堪的时刻,被林家那母女设计,诓卖去了夜场,她以为她这辈子就这么完了。

莫斯年就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买下了她。

当时她一身戾气,只想着无论是谁买下她,敢对她胡来,她就和他同归于尽。

那天晚上,她带着这样视死如归的心跟着莫斯年回了家。

她是冰冷又拘谨,浑身上下都是戒备,随时会竖起刺来。

“你别碰我!我会杀了你!”她这样警告他。

莫斯年只是瞧着她淡淡地笑,眼神像在看一个闹脾气的孩子。

她手腕被尼龙绳磨破了皮,他拿了医药箱来,屈膝半蹲在她面前,一只手捏着她的手臂,她下意识地想缩手。

他手指收紧,她便动弹不得。

“乖一点。”他垂眸替她上药,不知想到什么,缓缓说,“女孩子家,身上留疤总归不好。”

语气里是真的疼惜。

林染鬼使神差地就不动了。

他问她饿吗?

她不吭声,肚子在响。他轻笑,摸小狗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系上围裙亲自下厨。

林染就躲在一旁偷偷地看。

没有人为她下过厨。他袖口松松挽起,露出紧实的线条,做菜时他神情很专注。一身烟火气,竟然半点不沾。

很简单的两个家常菜,一荤一素。

还有一碗面。

林染愣住,看着面条里白腾腾的热气窜上来,她僵在桌前。

莫斯年点了支烟,倚在一旁,随意地问她:“多少岁?”

他买下她之前,就看过她的资料。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但资料上出生年份被刻意隐去,只剩下具体的日子。

林染说:“十七。”

“真小。”他在青白色烟雾里淡淡笑了一下,说,“生日快乐。”

她想莫斯年永远不会知道,他是第一个对她说生日快乐的人。

她的出生,似乎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意外的耻辱。

连她那个做小三的母亲似乎都恨她,责骂,侮辱,殴打……都是家常便饭。生活没有丝毫温情可言。

十七岁的林染,听到了第一句生日快乐,来自一个陌生男人。

那男人有一双疏离而慈悲的眼睛。

她一眼沦亡。

莫斯年扔了把钥匙在桌上。

“吃完,你可以选择回家,或者留下来跟我。”

林染没有走。

后来她从傅沛的口中知道,莫斯年买下她的那一天是他母亲的忌日,而她多么有幸,在他生命里最珍贵的女人死亡那日诞生。

他的温柔与孤独,是一场与她无关的缅怀。

可她沦陷得那么彻底。

她想给莫斯年,也给她自己一个家。

她差点就做到了……

林染还梦到了自己那个刚出生,就夭折的孩子。

他尚在襁褓中,漂浮在血泊里哭喊着,仿佛在向她求救。她拼了命地朝他靠近,却始终够不着她,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血水吞没。

……

林染半夜从梦中惊醒,一摸脸颊,满面冰凉的泪水,心脏在胸腔里悲悯地跳动着。她看见宋致远还睡在旁边的小沙发上,她在黑暗里,死死地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6. 你可以叫我莫太太

林染在病床上躺了两天,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

她接到了继母江毓秀发来的一张照片:林天华躺在病床上,戴着氧气罩,奄奄一息。

宋致远送早餐进病房的时候,就看见林染已经脱掉病服,换了套便装。

“你要去哪儿?”宋致远有些紧张。

“筹钱。”林家的情况他都知道,林染也不瞒他。

宋致远拦住了她的去路。

“需要多少?”他低低地问。

林染抬头看着他,提醒道:“这个你帮不了,林家的事掺和进来对你没好处。”

宋致远的父亲和林天华是多年好兄弟,受过林天华不少恩惠。正因为如此,现在林天华出事,宋家更要避嫌。

她感激宋致远,也不想拉他下水。

宋致远也知道权衡利弊,这蹚浑水他蹚不起,只能默默地放开手。

林染走到门口,不知想起什么,回过头:“致远,你带我去看看我的孩子吧。”

在监狱那几年,只有宋致远会时不时地去看她。

孩子的事,也只有他知道。

她央求宋致远替她处理孩子的后事。

那个不幸早夭的孩子,没有衣冠冢,没有坟,只有一坛骨灰,存放在殡仪馆。

宋致远没有打扰她,让她独处。

小小的骨灰盒上只有编号,没有名字。

她还没给他取名。

林染抚摸着冷冰冰的盒子,心脏抽疼,将它紧紧搂在怀里,压抑了这么多天的情绪,得以释放,她哭到浑身发抖,泣不成声。

“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林染从殡仪馆后门悄悄离开了。

她开始想办法筹钱,可找遍了所有能联系上的人,提到借钱,得到的回应不是落井下石的嘲讽就是拒绝和羞辱。

她被生活逼进了死角,悲哀地意识到,眼下除了莫斯年,没人能帮她。

林染鼓足勇气,终于再次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沉闷的铃声敲击着耳膜。

她屏息等着,想拿出最平静的语气来应对他。

“你好,请问哪位?”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女人温柔似水的嗓音。

林染所有的心理准备瞬间坍塌,过了好几秒钟,开口:“……我找莫斯年。”

“噢,斯年他在洗澡。请问你是哪位?找他有急事的话,我可以帮你转告。”

林染喉咙干得紧,仍然不死心地问了句:“你是白纤楚小姐吗?”

“我是白纤楚。”女人带笑的嗓音里,透着几分宣誓主权的得意。

林染无意间看见娱乐新闻报道过,说白纤楚今天傍晚回国的,莫斯年亲自去接机,看来是直接把人接回家了。

两人想必正如胶似漆吧。

白纤楚还在问:“请问你是哪位?”

这就是莫斯年心头的白月光啊!

白家养女,掌上明珠,与莫斯年青梅竹马。

同时,她也是杀死白凌浩的真凶!!

五年前的那个夜晚,白纤楚醉酒后与白凌浩起了争执,失手杀了人。

而莫斯年把白凌浩的死精心包装,伪造成白凌浩醉酒后的意图不轨,被侵犯的女人,也就是林染防卫过当,将他当场杀死。

多完美的一场策划。

自己是唯一的牺牲品。

而在此之前,莫斯年就把白纤楚送出了国,甚至让她忘了那晚发生的事。

所有人都瞒着她,让她以为白凌浩的死真的跟她无关,那只是场突发的意外。

那个残忍凉薄,步步为营的男人,极力维护着白纤楚美好单纯的世界。而自己被他扔进了罪恶的深渊,他甚至不曾低头看一眼。

林染凉凉地笑了:“白小姐真想知道我是谁?”

白纤楚似乎也被她这一句反问勾起了兴趣。

“当然。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莫太太……”她咬字加重了,挑衅似的进一步挑明,“莫斯年的太太,麻烦你让莫斯年待会给我回个电话,”

说完她就直接挂了,心头有种报复过后的快感。

那头的白纤楚着实被她最后那句话给惊了一下,她知道莫斯年身边前赴后继倒贴的女人不少,可这么明目张胆敢自称莫太太的,这还是第一个。

身后浴室的水声停了。

莫斯年从浴室出来,只穿着浴袍,领口敞开,露出纹理分明的紧实肌肉。看见白纤楚的身影,他皱了下眉:“怎么上来了?”

7. 找上门

晚上白纤楚要去参加一个T台秀,这是她回国后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声势自然造得越大越好,而最有面子的,莫过于莫氏集团总裁亲自捧场。

两家世交,莫斯年这点面子自然要给。

他让白纤楚在楼下等,他上来冲个澡换套衣服。

莫斯年向来不喜欢别人随意进他房间,看见白纤楚手里捏着他的手机,脸上不悦之色更甚。

白纤楚却先开口:“挺搞笑的。刚刚有个女人给你打电话,自称是莫太太。”

她等着看莫斯年的表态。

那个女人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莫斯年的态度。

莫斯年从她手里抽回手机,瞥了眼打来的号码,嘴角居然溢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这小野猫胆子倒是肥了,还敢主动打电话挑衅!

那一通电话无所谓,可此刻莫斯年眼底流露出的两分缱绻,真的让白纤楚有些心慌了。

“这女人是谁啊?”她强自镇定,用玩笑的口吻又问了一遍。

莫斯年只说:“无关紧要的人。”

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

可一个无关紧要的哪儿敢称自己为莫太太?

白纤楚了解莫斯年的性子,她私自接了他的电话,他没发火已经算纵容她了。现在他又给了她一句解释,她要缠着不放,只会自讨没趣。

“那我下去等你。”白纤楚先下楼了。

莫斯年看着那串没有备注的号码,思考了两秒,真的打了回去。

林染找了间便宜的小宾馆休息,刚打算洗个澡,就听见手机响了。

她原以为是宋致远,一看来电,愣住。

没想到莫斯年的这通电话会回得这么快。

“莫斯年?”她接听后,有些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嗯。”莫斯年嗓音很淡,带着一点讥诮的笑意,“听说莫太太找我?有事吗?”

自称莫太太只是为了气气白纤楚,可这称呼从这男人嘴里出来,怎么听怎么像个笑话。

他在讽刺她。

因为她刚刚气了白纤楚?

林染低低地说:“莫斯年,我们还没离婚。”

“所以呢?”他好整以暇地反问。

“……”林染被问得哑口无言。

他们之间的婚姻本来就是早有预谋,他从未当真过,就算没离婚又怎样?照样名存实亡。

林染压下心里的酸涩,平静地开口:“你要是不想让白纤楚当小三,明天跟我见一面。”

这话称得上是威胁。

可莫斯年只在电话那头极轻地笑了两声:“小七,你这样吓唬不了人。你该再狠点。”

他像是对待一个小孩,来了兴致,在逗她玩。

林染气得想摔手机:“莫斯年!”

他终于收起笑意:“明天早上,来公司见我。”

只这一句,她耳里只剩下通话切断的忙音。

到头来,他们之间仍旧是他掌握着主导权。

林染扯过被子,蒙住了头。

第二天一早醒来,林染先去附近的服装店买了套衣服换上。

然后打车直奔莫氏集团大厦。

她穿着最简单廉价的T恤牛仔裤,不施粉黛,看上去像个刚出校园的大学生。不出意外地被公司前台拦住了。

“你找哪位?”

“我找莫斯年。”林染说。

前台小姐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就差笑出声了:“小姐你叫什么?让我查查看有预约吗?”

“我跟你们莫总直接约好了的。”

“那不好意思,我不能放你上去。你要是认识莫总,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她刻意拔高了声音,刻薄讥讽的语气引得几个路过的员工侧目,发出嗤笑。

“上门来找莫总的女人多了,这么寒酸的倒是少见。”

“以为霸道总裁吃这一套呗,装清纯。”

“哪儿清纯了?一看就是心机婊,跟正牌女友白纤楚可没法比!”

林染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告诉莫斯年,我叫林染。他会见我的。”

她身上却有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淡定从容,气质清冷出众。

说不定是个了不得的角色。

前台小姐斟酌了一番后,还是联系了总裁秘书办公室,说有位叫林染的女士想见莫总。傅沛正好去秘书室取文件,听到了这通电话,直接拿过听筒。

“她说她叫什么?”

前台小姐自然听出了傅沛的声音,恭敬地答:“叫林染。”

三分钟后,傅沛匆匆出现了。

8. 好大一朵白莲花

“林小姐。”

林染看得出他在紧张,冷淡地嗤笑:“你该叫我莫太太。”

前台小姐下巴都快惊掉了。

傅沛脸色很难看:“林小姐别开玩笑了,这边请。”

他把林染带到了休息室。

林染坐在黑色的沙发上,衬得她肤色更白,没有一丝血色。

“莫斯年呢?”她问,顺手从包里掏出烟盒点了一根,“他让我今天上午来见他的。”

“莫总在开会。”傅沛压下厌恶的情绪,把烟灰缸推到她面前,“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

“我跟你说不上。”

不冷不热的一句呛回去。

傅沛按捺着情绪:“这个恐怕……”

“你不是一直指望着我和莫斯年离婚吗?不见面怎么离?”林染打断傅沛的话,讥诮地笑了笑,“还是说,傅助理改心思了,想撮合我和你们莫总百年好合?那你得问问那位娇滴滴的白小姐,愿不愿意当小三。”

傅沛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在他记忆里,林染这个人几乎是团雾,淡得没有存在感。他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刻薄,牙尖嘴利的一面。

傅沛起身,用公式化地口吻冷淡地道:“莫总在开会,请林小姐稍等了。”

说完就摔上门出去了。

林染待在休息室里,安安静静地抽了几支烟,不知道是傅沛交代过,还是她被无视了。没人来送杯水。

她口干,自己出去找水喝,转角就看见了白纤楚。

和林染待遇不同,白纤楚有秘书专门带路。

“白小姐,莫总还在开会。您先去他办公室等一会儿。”

林染歪了歪脑袋,突然叫了声:“白小姐。”

白纤楚立刻就认出了这个声音,抬眼看着她,端详了两秒后,露出微笑:“是你啊。”

她将面前的女人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平庸廉价,也就一张脸还能看。

“你也来找斯年吗?”白纤楚展现出自己人前大度的一面,主动邀约,“正好我也是,不如一块去他办公室等吧?”

说着,人已经走到了林染跟前,热情地挽起她的手,要和她同道。

林染瞥她一眼,不着痕迹地抽出了胳膊:“谢谢。”

这是林染第一次进莫斯年的办公室。

“随便坐,别客气。”白纤楚像个女主人一样,笑吟吟地招呼她,“这间办公室是我替斯年设计的,你觉得好看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抽过烟的原因,林染嘴里发苦:“挺好的。”

“五年前斯年说他工作上碰到了点麻烦,怕影响到我,要把我送去美国。我临走前为他设计了这间办公室,希望他每天工作的时候,都能想起我。”白纤楚望了望四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感慨道,“五年了,他真的什么都没改动呢。”

五年前……莫斯年正处在最艰难的境地,黑白两道都在打压他,他烦躁至极的时候,整夜整夜地抽烟。

林染就一夜一夜地陪着,绞尽脑汁地想能为他做点什么。

哪怕后来查出了身孕,她也不敢告诉他,怕影响他,让他分心。

可最后,他却用婚姻当诱饵,让她替白纤楚去坐牢呢……

林染想过恨,但是她现在没有资格。

她眼下唯一的想法就是拿到钱救她的父亲,刻不容缓。

林染低头想点烟,打火机连擦了好几次都没打出火苗。

“我来吧。”白纤楚葱白的手忽然伸过来,从她手里取走了打火机,“以前斯年抽烟的时候,也是我替他点火的。不过现在得让他戒了,免得什么脏东西都把自己当他的同类,往他跟前凑。”白纤楚斜睨着她,像在看什么脏东西,“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莫太太?你也配?”

她眼角余光从虚掩的办公室门缝里,瞥见一抹修长的人影在靠近。

白纤楚凑到了林染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个才能听见的声音恶意地道:“我知道你是谁,林家的私生女。和你那个下三滥的母亲一个德行!觊觎别人的男人,难怪她不得好死!”

林染的确怨过她母亲夏芸,可这并不代表旁人能随意地侮辱她!

她猛地推开白纤楚,手里的烟头朝她脸上弹去,冷冷警告道:“白纤楚,我杀过人坐过牢,你最好别招惹我!否则……”

“否则你要怎样?在我这儿动手?”身后一道冷冰冰的嗓音横插进来。

林染背脊一凛,回头看见了缓步走来的莫斯年。

他一袭深色正装,颀长清隽,眉宇间透着迫人的冷漠戾气。

名门婚深爱你成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名门婚深爱你成劫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名门婚深爱你成劫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