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断汐州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符晨翟鸿轩免费阅读

情断汐州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情断汐州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情断汐州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烽火连绵,乱世年华。她飞蛾扑火嫁给他,幻想执子之手到白头。但终究是镜花水月,空悲切。那个男人恨她憎她厌恶她,还让她一无所有。她举起手枪,站在了租界街头。“这一次,我符晨如你们所愿,做个彻彻底底的坏人!就算血洗整个汐州,我也在所不惜——!!”...
情断汐州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符晨翟鸿轩免费阅读

情断汐州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她没资格选

瞿泓轩话音刚落,众人一阵喧哗,随即纷纷鼓掌祝贺。

  唯独符晨一人,面色惨白到恍若一张白纸。

  他们现在还没离婚,未婚妻算怎么回事?!

  要不是符晚晚当年弃他逃婚,自己又怎么会要替嫁?

  现在辗转三年过去,符晚晚变成百灵又成了他的未婚妻,那她符晨算什么?

  她这三年的付出算什么?!

  符晨猛地起身想要当着众人的面质问一番,但因动作太急直接两眼发黑,倒在了小清身边……

  昏昏沉沉。

  再次醒来,她已经躺在了医院,小清躺在旁边的病床上,半边脸颊又红又肿,看起来有些渗人。

  金发碧眼的护士走了进来,用蹩脚的普通话,对符晨讲述基本情况。

  “你气急攻心晕倒,她被扇耳光导致耳膜穿孔,左耳完全失聪。”

  符晨的心弦骤然紧绷,护士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她完全没有听见,满脑子只有‘失聪’两个字。

  她走到小清床边,眼泪噼里啪啦淌落下来。

  小清苏醒,睁眼便看到符晨看着自己哭,她慌忙想要坐起来,却被符晨按住。

  “脸上还有伤,先好好休息……”符晨声音哽咽。

  小清侧头靠近了些:“晨姐你说什么?我好像听不太清楚……”

  她那慌张无措的语调,让符晨的眼泪再次决堤。

  ……

  小清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接受了自己左耳失聪的事实。

  她用冰袋随便敷了敷红肿的左侧脸颊,依旧跑前跑后帮符晨处理报社的相关事宜。

  小清原本是在街头挂着卖身葬父的穷苦孩子,被符晨带回了报社,便一直勤勤恳恳地做着事,将曙光报社当成了她的家,也将符晨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这些天,符晨没有再回公寓,而是跟小清一直住在报社里。

  近日黎明报社不断抢夺曙光报社新闻资源,甚至打压销毁曙光日报,断了售报之路。

  狼子野心,人尽皆知。

  两家报社一个在南街,一个在北街,明明可以和平共处,为何要这样?

  符晨想起了瞿泓轩说过,百灵是黎明报社的半个老板。

  她对他们的事情都已经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什么还要这样处处针对自己?

  符晨思考左右,决定上门拜访黎明报社讨要个说法。

  但她还没出门,百灵便已经找了过来。

  她依旧穿着一身名媛风的墨绿旗袍,外搭一件白色的流苏披肩,性感中不失贵气。

  “姐姐,报社生意还好吧?毕竟是爸爸生前的心血,可不要被你玩破产了。”百灵笑盈盈说着,径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认你是符晚晚。明知道曙光日报是爸爸生前一手创办,为什么要一再打压?”符晨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百灵挑了挑柳叶眉,随即捂嘴轻笑:“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罢了,哪里有打压一说……曙光日报都是旧社会的老排版老思想,当然会被新时代淘汰。”

  她说着,从珍珠手提包中拿出两份文件,摊开摆在了桌上。

  “宋社长是留洋博士,自有大远见,他有意带领曙光报社更好发展……但曙光报社现在是姐姐在管理,还真是让我左右为难……”

  “这两份文件,一份是报社股权转让合约,一份是你和阿轩的离婚合约。好姐姐,妹妹给你权力,签哪份,你自己选……”

  符晨还来不及回应,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随即响起一道女声。

  “两个都签,她没资格选!”

第5章 这辈子都还不清

百灵看着来人,连忙起身。

  “妈,您怎么来了?”

  “就知道你太善良,什么都让她选……”符母气冲冲走来,将手中的的油纸伞直直朝符晨甩去。

  符晨偏头,险险躲开,但额头还是被伞柄蹭红。

  “妈……”符晨嗡声喊到,像只拔了刺的刺猬。

  “晦气的扫把星,跪下!你有什么资格站着叫我!”符母弯腰捡起地上的油纸伞,用伞柄狠狠砸着符晨的后膝盖,逼得她噗通跪了下来。

  “抢了晚晚的婚姻,还害得你爸撇下我早早离开,你还有什么脸面守着这报社!”

  “现在你妹妹好不容易出人头地,你居然还想断她财路,有你这么当姐姐的吗?没出息的东西!”

  符母恶狠狠说着,拽着符晨的头发就要往地上砸。

  百灵在一旁看了好一会戏才装模作样起身拉开符母,轻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妈,别气坏自己的身体了,你再怎么骂姐姐,爸他也回不来了。”

  百灵像个乖乖女般柔声说着,从一旁的茶几上给符母倒了杯茶水让她消气。

  符母没有喝,直接举着水杯直直砸向符晨!

  符晨来不及躲闪,满是茶水的杯子砸中了她的脑袋。

  一阵闷疼,杯碎落地。

  头发湿漉漉的,不知是茶水还是鲜血。

  “她不是你姐,她是害死你爸的凶手!现在还占着你爸的报社不撒手!”符母语气恶劣,情绪依旧激动,“她欠你爸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好好好,她不是姐姐,她抢我男人克死爸爸,就是个狼心狗肺的扫把星。”百灵忙顺着符母的语调评判符晨,扶着她往外走,“眼不见为净,咱们回家。”

  两人走远,还听见符母骂骂咧咧的声音。

  “两份文件都要签!不属于她的她想都不要想——!”

  大厅恢复安静,符晨依旧挺直背脊跪在地上,神情木然空洞。

  刚卖完报回来的小清,入眼就看到了这一幕。

  她慌忙丢下身上的斜挎布包,朝符晨奔去。

  “晨姐,你怎么样?”小清看着符晨发丝上已经凝固的血渍,直接哭了出声。

  符晨黯淡无光的眸子转了转,似是才从混沌中回过神。

  “扶我起来……”她哑声说道,面色苍白。

  小清听不清符晨说了什么,但也赶紧扶着符晨在沙发上坐下。

  她正要收拾地上的碎瓷片,猛地看到了桌上文件上的大字。

  “他们太欺负人了,凭什么这样做!”小清愤愤道,“符晚晚不就是仗着瞿少爷是她后台,所以这般目中无人!他们怕是忘了,晨姐身后还有段大帅撑腰呢,我们去找段大帅帮忙!他是符家大伯养子,以前就最疼你了,一定不会允许他们这般欺负你!”

  符晨正揉着发麻的膝盖,听得小清的话,连忙拍了拍她的手背。

  “不可,段大哥现在出征在外,不能让家里这些琐事扰了他的军心。”她稍稍提高了音量。

  小清脸上还挂着泪痕:“你把曙光报社看得比命还重,他们这分明就是要抢,怎么是琐事!我一定要告诉大帅,让他帮晨姐出这口恶气!”

  说罢,小清就要起身去拿电话机。

  符晨拉住了她的手,摇头道:“当兵的解决问题都是见血封喉,段大哥参军多年,杀戮无数,我欠他的已经太多,不能让他因为我动怒杀人,血染汐州……”

  “可是……”小清又急又气。

  “听话,这件事我能解决好。”符晨揉了揉小清的脑袋,目光坚定。

  小清噘着嘴,极不情愿地叹了口气。

  符晨转身进了印刷区,机器声音大,工人们都忙着手头的活,丝毫不知道外面刚才发生过什么。

  小清看着符晨孤寂清瘦的背影,满是心疼。

  她揉了揉已经失聪的左耳,越想越气,提笔在桌上快速写了一封信,随后偷偷溜去了邮局。

  贴上邮票,她在收件人一栏工工整整写道——

  华东军区司令部,段九曜收。

第6章 三磕头断亲缘

第二天,符晨带着已签字的文件回了符家老宅。

  她拉着门环重重敲响,屋内的仆人拉开一条缝看清来人后,迅速关门。

  “大小姐,夫人不让您进屋,您就别为难小的们了。”仆人的话透过铁门闷声传出来。

  符晨神情木然地直直跪了下来,背脊挺直。

  “转告她,我已经签字了。”

  门内没有任何回应,但符晨还是跪着将手中的文件放在了门槛上,再用石块压住。

  “妈,你说我只有跪着才能叫你妈,我认了。你说爸爸的死跟我有关,我怎么解释你都不信,我也认了。但这段婚姻从来都不是我抢来的,你明明知道真相却还在瞿泓轩面前颠倒黑白,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我也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啊,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就因为她是妹妹所以做什么都没错,她的所有烂摊子都要我这个姐姐来收尾是吗?!”

  符晨说着说着,眼眶一圈一圈泛红。

  过往的旧事像锯齿一样割着她的心脏,血流成河。

  “我从来没想过要夺人所爱,是妹妹自己逃婚让两家难堪,我嫁给瞿泓轩只是为了挽回家族名声,现在却被你们一个个骂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活了二十五年,我自认唯一做错的一件事,便是曾经爱过瞿泓轩……其余的,对天对地对父母甚至对妹妹,我问心无愧。”

  “你们想要我放弃瞿太太的身份,我如你们所愿……但曙光报社是爸爸毕生的心血,就算豁出这条命,我也绝不会让任何人打它的主意!”

  符晨将泛红眼眶中的水雾逼散,深吸一口气,随即对着冰冷石阶低下头,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一磕头,谢生养。

  二磕头,道离别。

  三磕头,断亲缘。

  再抬头,额间已经一片红。

  “妈,你不让我进家门,也不给我家……没关系,我有爸爸的曙光报社,报社就是我的家……”

  “妈——这是女儿最后一次叫你妈,以后,我再也不会再你面前下跪,更不会任你打任你骂了……”

  符晨最后深深看了眼幼时住过的宅院,缓缓站立,然后转身离开,再没有回头。

  调整情绪,她重回报社。

  未来的日子还要面对如狼似虎的黎明报社,路不好走。

  符晨吩咐报社所有工人谨慎对待每一份报纸,从审稿到校对再到排版印刷全都亲自检查过目。

  只有不出一丝差错,才能稳住曙光日报的口碑。

  日落时分,所有出去卖报的报童全都回了报社,只有小清迟迟不见身影。

  符晨心神不宁地等了夜幕降临,最后派了几个报童出去寻。

  小清性子急躁,她该不会又为了报社的事情去打抱不平吧?

  越想越不安,符晨没法继续静心在报社等,决定去北街的黎明报社转转。

  只是刚出门,便看到一辆黑色老爷车停在路边。

  身穿黑色风衣的瞿泓轩靠车而站,指尖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雪茄。

  地上落了一地烟灰,他似乎已经站在这里等了许久。

  “谈谈。”瞿泓轩看着符晨,嗓音依旧寡淡。

  符晨的心底已经没有一丝涟漪,避开他就要往北走。

  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瞿泓轩扔了烟,拦住她的去路。

  她那一脸冷漠的样子,让他心情发燥。

  “我知道你是要去找人,但我笃定你找不到。”瞿泓轩沉声说道。

  符晨心底一咯噔,呼吸凌乱地质问他:“你们把小清怎么了?”

第7章 欺人太甚

“她去黎明报社闹事,还口不择言乱说话,已经被警署的人抓了。”

  符晨脸色大变:“瞿泓轩,你们简直欺人太甚!”

  她说完就要坐黄包车去警局找小清,但瞿泓轩再次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帮你。”他那郑重其事的样子,看起来人模人样。

  符晨冷笑:“你?”

  “黎明报社社长宋光濂要的只是曙光报社,我帮你说情,你拿报社换小清,可保她平安归来。”

  瞿泓轩一本正经说着,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是在面前女人心尖上划刀子。

  符晨的眼中闪过一丝惊颤,最后恢复一片冰凉。

  “瞿泓轩,夫妻一场,你还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前——夫……”

  符晨将最后三个字咬得格外重,近乎咯碎了牙。

  “曙光报社是我的命,小清是我最在乎的人,这两样我都不会让……你转告符晚晚和宋光濂,他们要是敢动小清一根手指头,我会拿命跟他们拼!”

  符晨说完,便脚步匆匆往暮色中走去。

  瞿泓轩看着符晨远去的背影,眸光渗出怒意。

  “符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别太贪心!”

  符晨没有回头,死死咬着嘴唇紧绷住脑海中最后一根理智之弦。

  到底是谁贪心,老天爷看得清清楚楚……

  符晨赶到警局时,值班警署说因为是民事纠纷,已经将小清交由黎明报社,让他们私下解决。

  “你们把一个女孩子扔进狼窝要他们私下解决?!”符晨气到声音发颤,匆匆到北街捶黎明报社的门。

  但天色已黑,黎明报社门上挂着一把锁,没有任何人理会她的喊叫。

  符晨不死心,在路边的公用电话亭中拨打报社电话,但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黎明报社对面三楼,百灵透过玻璃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她勾着红唇,扭着腰肢重新坐回沙发上,佣人将桌上的珊瑚烟斗递到她嘴边,她熟稔地叼起,吞云吐雾。

  “把人放了吧,我只想正当竞争,不想用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宋光濂眉头紧锁,坐立不安。

  百灵媚眼微挑,有些不满地扫了他一眼:“怕什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给钱给后台让你垄断整个汐州报业市场,你就放宽心听我的安排。”

  “可我听说你们符家有个当兵的叫段九曜,已经坐到了大帅的位置,杀人不眨眼,军队里的人听到他名字都会闻风丧胆,人称九爷……据说他和符晨感情极好,他要是知道我们对符晨这样步步相逼,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宋光濂还是担心得紧,说起段九曜还害怕得头冒冷汗。

  百灵瞅着他那担心受怕的样子就扫兴,她将烟斗重重砸到桌上,明显不悦。

  “他段九曜再厉害也只是在军队里称王称霸,汐州是英法租界,他一个军阀还敢在这里胡作非为?”

  见宋光濂稍稍平息下惶恐神色,她挑了挑眉继续说道:“外头动荡不安,民不聊生,他常年征战一年两载连家都没时间回,哪还有空管符晨?况且,段九曜是符晨堂哥,自然也是我的堂哥,都是一家人,你就放心吧!”

  宋光濂见她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咬牙思索许久后最终沉沉吁了口气,拍桌子定心。

  “那就继续按计划行事,过了今晚她还不签合约,直接撕票!”

  百灵笑着抬起玉葱手指轻轻拍掌,一脸满意:“这才是宋社长该有的风范嘛……”

第8章 放火烧报社

夜幕渐深,寒凉蔓延整个街头。

  符晨浑身冰冷,依旧固执守在黎明报社门前,想要见宋光濂一面。

  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心底的不安愈见加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石。

  看着紧闭的报社大门,符晨眉宇间凝着化不开的忧愁。

  真的要逼她走出那一步吗?

  符晨拧着眉,被冻得微微苍白的小脸上被无言的苍凉笼罩。

  她转身回到电话亭,转动号码盘拨出了烂熟于心的号码。

  “嘟……”嘟声响起,她噗通乱跳的心渐渐平息下来。

  “您好,这里是华东军区司令部。”电话被接通,传来一个干净利索的声音。

  符晨握着电话的手紧了几分,轻声道:“您好,我找段大帅,我是他堂妹符晨。”

  “符大小姐?”接线员听到是符晨,明显有些惊讶,“大帅前两天收到您的来信,已经带兵赶回汐州了,您不知道吗?”

  这下,换符晨震惊了。

  “信?什么信?”她疑惑问道。

  “您身边一个叫小清的报童写的来信,大帅看完信后怒气冲冲,直接带了一个连的兵离开司令部,估摸着时间最晚明天中午就能到汐州。”接线员认真说道。

  符晨呼吸一阵凌乱,耳边不断回旋着那日小清气鼓鼓说要找段大帅帮他们撑腰的话。

  自己明明嘱咐过小清不要冲动,不管做什么决定都要跟她商量。

  她怎么还是背着自己……

  也罢,如今这局面,只有段大哥才能帮自己快刀斩乱麻了。

  挂了电话,符晨继续守在黎明报社门前。

  但她没呆多久,派出去寻找小清的报童神色慌张朝她跑来。

  “不好了!晨姐姐,有人放火烧了咱们报社!”

  短短几个字,像一道惊雷,直接在符晨耳中炸开花。

  她慌忙往南街赶,鞋子跑掉一只都来不及回头去找。

  曙光报社是爸爸的命,绝对不能出事!

  此时夜已深,清冷的马路上没有黄包车出没,她只能拼命从北往南跑。

  待她赶回曙光报社时,几个留宿的工人和报童正在拼命灭火。

  火势很猛,火光染红了半边天,滚滚浓烟弥漫在空气里,呛鼻刺目。

  符晨的脑子一片空白,不管不顾就要往火里冲,被旁边的人死死拉住。

  “火太大,你进去就是送死!”

  符晨的瞳眸尽被火色染红,脑袋里最后一根弦彻底绷断。

  “不……”她抽噎着,直接瘫跪在了地上。

  爸爸,我守不住我们的报社了,怎么办?

  火灭,已近凌晨。

  天边浮现鱼肚皮,崭新的一天来临。

  受了伤的曙光报社失去了最初的繁荣景象,留下的只有残破不堪的躯壳。

  写着‘曙光报社’四个烫金大字的实木门匾已经烧成半灰半焦的模样,掉落在地上,碎裂开来。

  屋里的一切,尽数全毁,再也寻不到一丝熟悉的痕迹。

  符晨一步一步,缓慢而又艰难地朝里走,一点点环顾每一个角落。

  内间铁床底下有个红漆铁盒已经烧变了形,但盒上的锁还完好无损。

  符晨弯腰将铁盒拾了起来,轻轻擦拭上面的灰尘。

  她的双眸尽是一片血红,眼光中水雾不断往外涌,像极了血泪。

  模糊中,眼前隐约出现了符父的身影。

  他佝偻着背,一点点抚过屋里每一处伤痕,脸上没有悲伤没有难过,只有沉寂如水的平静。

  “爸……”

  符晨伸手想要去抱父亲,但虚影一闪而逝,消失无影。

  门外跑进来一个被烟熏黑脸的工人,红着眼看着符晨。

  “大小姐,我们找到小清了,她……被吊死在了城门上……”

情断汐州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情断汐州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情断汐州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