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街长烟花繁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叶槿孟司青免费阅读

长街长烟花繁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长街长烟花繁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长街长烟花繁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一寸相思一寸灰,年少初遇,此后一眼余生。她为他等过了少女最美的碧玉年华,为他做了一切不值得的傻事。千夫所指,万人辱骂。她以为,至少还有他……这世上,谁都可以骂我,只除了你孟司青,你没资格!...
长街长烟花繁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叶槿孟司青免费阅读

长街长烟花繁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过门茶

  木屋里光线极差,孟司青看着暗处,缩成一团蜷在床上的叶槿,有些不耐,“区区三十鞭,装什么装!”

  天寒地冻,伤口发炎,叶槿烧得十分难受,听到孟司青的声音,以为他终于想起来看她了。

  “你怎么来了?”她艰难的支起身子。

  “棉棉懂事,非得过来敬过门茶,你以为我想来?”

  听到孟司青的话,叶槿的心又疼了起来,密密麻麻地像针戳一般。

  三年了,他第一次来见她,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叶棉从孟司青身后闪了出来,从丫鬟手里端过一杯滚烫的茶水,走向前来,“姐姐,请喝茶。”

  敬茶?她的好妹妹,恐怕是来看她究竟死了没有……

  叶槿颤抖着手,不肯接过那杯茶水,枯瘦的手臂,几道鞭痕显露出来。

  叶棉得意,将那茶水硬塞到叶槿手中,凑近低声说:“姐姐,三十下火龙鞭都抽不死你,你还真是命硬!”

  她故意抬手摸向头顶的发簪:“将军说,他已经奏请皇上赐你们一份和离书,等你被扫地出门,我就是这将军府的女主人。”

  通体莹润的玉质凤形发簪,凤身上还刻着“司槿”二字。

  心突然被利箭射中,端在手里的茶杯抖得咯咯作响,滚烫的茶水溅在手背上,叶槿却浑然不觉。

  忽然,她抬手将茶水泼了出去。

  “啊——”

  叶棉一声尖叫,孟司青大步走了上来。

  “贱人!竟敢拿茶水泼棉棉!”

  他利落的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叶槿的脸上,原本瘦得凹陷的脸颊瞬间肿了起来。

  叶槿被扇倒在床上,眼神落在不远处掉落的簪子上,她艰难地伸手,将簪子抓在手里,另一只手死死地扣着床沿。

  “你将我们定情的发簪给了别的女人……孟司青,你将发簪给了别的女人……”

  叶槿笑着笑着,眼泪汹涌而出。

  她捧着白玉簪,像是捧着她荒唐的爱情。

  孟司青看着这样的她,心突然瑟缩了一下。

  他揽过叶棉,一把夺过簪子,为叶棉戴上,不咸不淡地道:“既然东西原本的主人已经不配再戴着它,就该拱手相让!”

  那支发簪原本是属于她的,那份感情原本也是属于她的,如今他都要一一夺回去,将它送给叶棉……

  叶槿低着头,满头青丝披散,垂在面前,狼狈而可怜。

  她颤抖着开口:“茶已经敬过了,你们走吧。”

  这句话耗尽了她最后的一丝力气,亦如她对孟司青的情感,此刻也终于耗尽。

  孟司青冷哼一声,一甩衣袖,揽着叶棉大步离去。

  玄袍从门口消失,只有冷风夹着雪呼呼灌进来,一瞬间凉透了她的心。

  她再也无力支撑,倒在床上,吐出一口浊血。

  杏儿冲进门来,惊叫一声。

  暗红的血洒在地上,混着原本带着积雪的脚印一同化开,将他们来过的痕迹抹去。

  叶槿轻轻闭上了眼睛。

  “司青哥哥,我不想再等你了……”

第五章 给叶棉赎罪

  夜间的风雪比白日里更重,飕飕的寒风疯狂地拍打着残破的木门。

  简陋的木床上,叶槿冻得瑟瑟发抖,口中不停喊着:“冷,好冷……”

  杏儿将被子紧紧地裹住叶槿的身体,抱着她,哭得双眼红肿:“夫人,不冷了,杏儿抱着您,您就不冷了。”

  叶槿烧得厉害,不停地说着胡话:“司青哥哥,不是说好了吗,这辈子你只愿与我一人白首不相离,你怎么就变了……”

  砰!

  原本摇摇欲坠的木门,被一脚踹开。

  孟司青裹着风雪冲了进来。

  “将军,快救救夫人,夫人她……”杏儿见到了救星,激动地扑过去,却被孟司青一脚踹开。

  “滚开!”

  孟司青直接走到床前,一把将烧得迷迷糊糊的叶槿拖下床,“毒妇,想不到你如此心狠,竟这般容不下棉棉?!”

  叶槿用力睁开眼皮,眼前是孟司青凶神恶煞的模样。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当年许她一生的少年,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这般……

  她费力地伸手想要去触碰他的脸,却被孟司青粗鲁地打掉。

  杏儿跟在身后,苦苦哀求:“将军,别这么对夫人,她受不住的……”

  孟司青丝毫不理会,一路将叶槿拖至梨院,那是叶棉住的小院。

  “在这跪着,好好给棉棉赎罪,她若死了,你就去陪葬!”

  叶槿被丢在雪地里,想爬起来,身体却软得没有半分力气,双手撑在地上,她问:“叶棉怎么了?”

  “叶槿,你做的好事,竟然在棉棉的簪子上抹毒粉,亏得你这般心思缜密!”孟司青狠毒的话像刀子一般划在叶槿的心上。

  雪依旧在落,叶槿的身上覆上了一层薄雪,滚烫的身体裹在冰冷的积雪下,背部的伤口在冰冷的刺激下,又开始流血。

  她艰难开口:“我没有……我又不是叶棉,使不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十岁那年,娘亲过世,叶棉的母亲带着叶棉进了叶相府,从此叶槿的生活水深火热。

  叶棉贪玩,打翻了爹爹的徽墨,爹爹盛怒不已,叶棉却说亲眼看到是叶槿弄翻的,结果她被罚禁足一个月。

  叶棉不小心跌进湖里,救上来后,哭诉是叶槿推的她,爹爹大怒,命人重重打了她二十大板,躺了半个月才能下地。

  ……

  类似的遭遇数不胜数,叶棉总有使不完的伎俩,这一次又在孟司青面前故技重施。

  而她的话,一如既往,无人相信。

  不,曾经的孟司青相信她。

  而现在,他只给了叶槿一个狠厉的巴掌,随后甩袖而去:“还死不认罪!”

  他,也不再信她了。

  叶槿看着他漠然离去的背影,心碎的再也拼凑不起,她终于喊道:“将军!”

  孟司青的脚步在风雪中狠狠一顿,她从来只喊他的名字,不曾唤他将军。

  寒风萧瑟,叶槿跪在雪里,额头重重磕在地上:“求将军赐叶槿一封休书,从今往后,生死嫁娶,各不相干!”

  孟司青的心猛然被刺了一下,他停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回头去看。

  叶槿再磕头,眼泪被飞雪吹散:“求将军成全,赐叶槿休书!”

第六章 注定不死不休

  孟司青不回头,叶槿便一直向他磕头。

  额头撞击地面的那片地方,积雪全部消融。

  “咚——咚——”

  一声接着一声,叶槿依旧不肯停。

  她身上的血和额头的血,落在苍茫雪地中,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下,愈发刺目。

  声音也越来越微弱,叶槿却是更加的坚决:“求……将军成全……赐叶槿……休书……”

  不爱了,再也不爱了。

  她苦苦坚持这般久,等到的终于不是她爱的少年。

  宽大的袖子下,孟司青的手狠狠攥在一起,雪花落在睫毛上,化成水滴缀在上头,竟是如此沉重。

  他轻轻擦去,随后凌厉转身,一身玄袍在风雪中飞扬:“叶槿,六年前,从你将那支白玉簪丢在我面前开始,你我就注定不死不休!”

  他衣袖一甩,再开口是比之前更加无情的冰冷:“来人!叶槿意图谋害二姨太,押入地牢,严刑审问!”

  这一句绝情的话,疼得叶槿浑身如炸开一般,心口都在淌血。

  不死不休……

  她颤颤巍巍,再度磕头:“要杀要剐,全凭将军吩咐。”

  寥寥几字,再无半点旧情。

  守在院子门口的两名侍卫走了进来,架起叶槿就要离开。

  杏儿没了阻拦也从门口冲了进来。

  “扑通!”

  她跪在孟司青脚下,心痛大喊:“将军!夫人的一颗心都在您身上,决计不会做出对不起您的事,她一直都爱着您呐……”

  “爱我?”孟司青浑身僵在原地,随后冷笑,“我受不起她那肮脏无耻的爱!”

  他永远也忘不了,六年前的那一天。

  想起曾经,他就恨得发狂,恨自己愚昧,一颗真心错付!恨她在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狠狠踩碎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和期待!

  叶槿已经被拖远,杏儿攥着他的衣袍,还在苦苦哀求:“将军,求您放了夫人吧,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

  “闭嘴!”孟司青杀气腾腾地踹开杏儿,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子。

  地牢。

  阴冷潮湿。

  叶槿被吊在刑架上,无情的鞭子一下一下地抽在身上,鲜红的血染透了她的衣裳。

  “咳咳……”

  叶槿难受地吐出一口血,五官更是疼得拧在了一起。

  逼供的士兵不敢再用刑,怕把她活活打死,无奈道:“夫人,您就认了吧,何必再受这些苦……”

  “没做过的事,我……不会认!”

  叶槿脸色惨白得可怕,她用力抬起头,看向士兵,眼中是摄人的坚决:“你去转告孟司青,他若一心要我死,就先把休书给我!”

  “你告诉他,我不要到死……还是他孟司青的妻!”

第七章 我只要我的杏儿

  叶棉醒过来,叶槿才被从地牢里放出来。

  顶着一身伤,叶槿浑浑噩噩地回到后院。

  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几个丫鬟婆子的窃窃私语。

  “你们瞧见了没有,梨院今早死人了,啧啧,真是晦气。”

  “可不是吗,据说是那个叶槿的丫鬟,意图谋害姨太太,将军便亲手挥刀砍了她的头,那死状真是惨啊,血都流干了,把整个梨院的雪全染红了……”

  “呸,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这般心思歹毒的人,活该她做那短命鬼!”

  “……”

  叶槿一顿,如被雷击一般,心仿佛被尖刀狠狠剜了一道,四肢百骸都已凉透。

  她跌跌撞撞冲过去,眼睛里染着血红:“你们说什么,杏儿她怎么了……”

  几个丫鬟婆子被她的样子登时吓得不敢说话,其中一人支支吾吾道:“杏儿她……她死了,尸体还……还在梨院躺着呢。”

  叶槿赶到时,下人们正在清理满院子被染红的雪,杏儿的头就滚落在门边,一双眼紧闭,整颗头颅已经被冰雪冻住。

  杏儿死了,死在叶棉的院子里。

  “杏儿……”叶槿瘫倒在地,浑身颤抖。

  “她已承认,是她在簪子上抹的毒粉,蓄意谋害棉棉,我不过是将她就地伏法。”

  孟司青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眼神比漫天冰雪还冷。

  叶槿愣愣的望着他,满是痛楚和恨意:“杏儿跟了我十六年,是这世上唯一对我好的人,我们初见时她在,我们定情时她在,我们成亲时她亦在……你都忘了吗,你怎么可以杀她……”

  “棉棉是你的妹妹,我将军府的姨太太,在你眼里,她的命难道还不如一个丫鬟的命吗?!”孟司青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眸底盛着怒意。

  叶槿早已泪流满面,心中哀恸万分。

  叶棉于她来说,还比不上杏儿一根指头!

  她怎么也不肯相信那个曾经说要和她一生一世的人,会狠到杀了她的杏儿!

  “杏儿绝不会做出这等事,她哪有机会接触叶棉带在头上的簪子,她是怕了你的绝情,怕你再伤害我,才顶的罪啊……”

  她哭得声嘶力竭,手在杏儿脸上不停抚摸,痛苦地望了一眼孟司青,“她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可你随手就杀了她……”

  叶槿看他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爱意,只剩下恨意和哀痛,这让孟司青的心突然空荡了一块。

  他握了握拳,做了退步:“她的尸身,我会遣人料理,后院你也不必住了,我重新给你派个丫鬟,搬去香园。”

  “我谁都不要,我只要我的杏儿!”

  要那个忠心耿耿,只会傻傻跟着她的杏儿!要那个早已被她视若亲人,只有她的杏儿!

  他杀死了她的爱,如今连心也杀死了。

  叶槿抱着杏儿的头颅,艰难地站起来,仇视的看着他:“假若对不起你孟司青的是我,杏儿是无辜的,你要杀也该杀我……”

  “姐姐,我知道您和杏儿感情深厚,但她可是一心要害死我,在姐姐心里,妹妹就该死了吗?”

  叶棉不知何时也走了出来,她哭哭啼啼地扑在孟司青怀里,一脸柔弱憔悴。

  “你当然该死!你真该死!”叶槿看着始作俑者,心中掀起恨意滔天,恨不得扑上去杀了她替杏儿报仇。

  “够了!”孟司青却突然大喝一声,“到现在你还想污蔑棉棉,你的心怎么就这么歹毒?!”

  她歹毒……

  叶槿突然笑了,笑得凄凉绝望:“孟司青,是我眼瞎看错了你,是我自作孽不可活,其实……你和叶棉才是一对,哈哈!都是我的错!我祝你们夫妻离心,此生,永失所爱!”

第八章 火海

  “啪!”

  这一巴掌孟司青用了十分的力道,叶槿直接被掀翻在地。

  她捂着流血不止的嘴,踉踉跄跄爬了起来,却再也没有看孟司青一眼,转身失魂落魄地朝门口走去。

  她边走边语:“我祝你们夫妻离心,此生,永失所爱……”

  叶槿离开了梨院,她的背影单薄而决绝,逆着风雪摇晃,口中喷涌的血,滴滴嗒嗒淌了一路。

  孟司青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脸色却难看到极点。

  心莫名抽疼,亦不自觉地跟着喃喃重复:“此生……永失所爱……”

  雪下了三天,终于在此刻歇停。

  叶槿回到木屋,没有炭,便在炉子里燃上柴。

  她愣愣地坐在炉边,手中握着一把丝帕,一条一条丢进火中。

  “司青哥哥,你说过我的女红做得最是精细,绣出的图样个个鲜活无比,所以每年我都会为你绣上一条。”

  火烧的噼啪作响,夹着蚕丝焦灼的气息。

  “六年了,却是一条都没机会送出去,如今,也再没有送出去的必要了,那我便烧了它,永不再绣!”

  手帕燃尽,亦是将她和孟司青的过往烧得一干二净。

  叶槿依旧坐在炉边,心灰意冷,透过低矮的房门,看着外面放晴的天空,太阳照在积雪上,天地间亮堂堂。

  十数年情深,不过大梦一场。

  如今,总算梦醒了。

  这世间万般风景再美,再没有她可留恋之处了。

  叶槿苦笑一声,随后站起来。

  从木箱里翻出当年的嫁衣,那是她仅剩的一套完好的衣物。她开始一点一点将身上沾满血污,嵌入皮肉的衣服撕扯下来。

  衣衫褴褛,早已不成样子,成片状、条状地粘在皮肉上。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每扯下一片,就连带着将一片血肉扯下来。

  叶槿脸上的表情却始终如一的平静。

  布片被全部扯下,露出她疮痍的身体。

  瘦的皮包骨的身子上,没有一块好肉,血顺着伤口往下流,浸湿了她的襦裙。

  叶槿面不改色,擦拭完身子,她才换上那套嫁衣。

  做完这一切,意识也越发薄弱,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

  身体已不堪重负,眼看着要油尽灯枯,她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执拗地坐到窗前,对镜梳妆。

  要走总要走得体体面面。

  苍白枯槁的脸,在妆容的修饰下,一点一点焕发出生气。

  叶槿满意地对着铜镜笑了笑,像很久以前那般开口:“杏儿,我美吗?”

  只是如今再也没有人能回答她了。

  叶槿却兀自回答:“我知道,你一定会说‘很美,我家小姐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

  “咳咳——”

  叶槿想再笑一次,胸口却突然泛疼,口中涌起一股腥甜,她难受的吐出一口污血。

  她望着那摊血,终是笑了出来:“杏儿别怕,我很快就来陪你……”

  从窗边起身,叶槿走到炉火旁,闭上眼,一脚将那炉子踢翻。

  前院。

  小厮慌慌张张冲到孟司青面前,大喊,“将军,不好了,后院着火了!”

  孟司青脸色突变,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他已飞奔至后院。

  面前是冲天火光,木屋在烈火中摇摇欲坠。

  漫天火光中,依稀可见叶槿一身红装,身姿卓绝,亦如记忆中那个秀眼流波的女子。

  “槿儿!”孟司青仓皇大喊,像记忆中那般唤她。

  隔着火海,叶槿最后望了一眼,眼里再无悲喜。

  “轰!”

  整座屋子轰然倒下,叶槿的身影彻底消失,只有满天的火焰在孟司青眼中疯狂燃烧!

长街长烟花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长街长烟花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长街长烟花繁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