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及久见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安久久陆以深免费阅读

情深不及久见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情深不及久见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情深不及久见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他亲手把她送进监狱,说她杀人,要她赎罪。不论她如何解释,他永远不信。她在狱中查出怀孕,又被人打成重伤,送到医院,命悬一线。而他却说:“先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我打了。”于是她被送进手术室,再也没能出来。他原以为他真的已过世,却不曾想,五年后,会再遇带着孩子的她……...
情深不及久见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安久久陆以深免费阅读

情深不及久见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把孩子还给我

那个老奶奶,安久久认识,陆以深的奶奶。

是陆家掳走了她的儿子。

安久久攥紧拳头,直接开车冲向陆家老宅。

可门口的保安却告诉安久久说陆奶奶不在家,不管安久久怎么要求,就是不让安久久进去。

“我儿子,被她拐走了,你们不让我进去,那我现在就报警!”安久久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威胁,“到时候事情闹大,丢脸的还是你们陆家!”

两个保安变了脸色,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突然拉住安久久。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保安拖着安久久,竟是要把她关在保安室里。

“你不是要见陆老太太嘛,等她回来,我们会安排你见她的,现在你就在里面等着吧!”

安久久用力挣扎,一脚踩在身后人脚背上,趁机甩开两人,转身冲进老宅里。

宅子里果然没找到陆奶奶人。

整个老宅的佣人和保安都追在安久久身后,试图抓住她。

安久久把整个老宅翻了一遍,也没找到人,还被几个佣人堵在了走廊里。

“别跑了!”站在最前面的管家道,“你这是私闯民宅,违法的,我们一定会依法追究你的责任!”

安久久现在只想找到自己的孩子,其余的根本管不了。

她左右看了看,发现陆以深的房间,想也没想就推开门。

“不能进去!”管家大喊着冲来。

安久久哐当一下关上门,锁住。

她后背靠在门上,打量这间她曾经十分熟悉的房间,心里忽然一酸。

在陆以深母亲过世以前,安久久每个月都会和陆以深回这里住几天,这里的每一寸,她原本都十分熟悉……但现在,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安久久打住自己的回忆,她把自己包里的东西通通倒在床上,翻找那张不知道被她塞到哪里去了的名片。

“开门!”佣人还在外面敲打门板,“这位小姐,你再不开门,我们真的报警了!”

安久久没理会他们,而是拨通了那个陆斯的电话。

嘟嘟……

“喂,您好,哪位?”

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安久久闭了闭眼,深吸口气,才说:“我是安久久,麻烦你替我向陆以深转告一句话。”

电话那边安静了几秒,才说:“您说。”

安久久一字一字,慢慢道:“告诉他,我在他卧室里,等着他。”

电话那边猛然陷入沉默:“您……您说什么?”

在卧室里等,这是要做什么?

安久久冷声道:“半小时,半小时内他不出现,我就放火,把整个陆家老宅都给烧了!”

说完,安久久挂了电话。

门外的佣人没有陆以深卧室的备用钥匙,也不敢真的报警,就这样和安久久一直僵持了下去。

二十几分钟后,门外混乱的说话声突然停住了。

接着是男人沉稳有序的脚步声。

有人恭敬而又惊慌的喊了一声:“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安久久屏住了呼吸,心跳一点一点的急促。

陆以深,来了。

她站起身,浑身紧绷的盯着门口。

“叩叩……”

门被敲响,陆以深低哑的嗓音紧跟着响起,“安久久,我来了。”

安久久僵硬的挪动着身体,缓慢的走向门口。

她抬起手,握住门把,却没有勇气打开。

哪怕已经过了五年,安久久发现自己,还是没办法平静镇定的面对他。

“开门,安久久。”陆以深低哑发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安久久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了门。

第5章 算我求你

门渐渐打开,陆以深看到了那张他花了五年时间,也没彻底忘记的脸。

安久久。

垂在身侧的拳头用力握紧,陆以深压着嗓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说:“安久久,你竟然没死。”

安久久咬了咬牙齿,抬起脸,直视陆以深的眼睛。

“怎么,我没死,你很失望吗?”

陆以深一步跨近,拉住安久久的手腕,用力将她抵在墙壁上:“你怎么会没死?你不是……”

“我不是应该死在手术床上吗?”安久久嘲讽道,“真是让你失望了啊,我没带着你的孩子,一尸两命!”

陆以深皱眉:“你什么意思?孩子?”

安久久一把推开他:“你别装了,你奶奶都已经把我的儿子拐走了!你还会不知道吗?”

“我奶奶拐走了你孩子?”

“陆以深!”安久久愤怒道,“我不管你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我只告诉你,孩子是我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陆以深盯了安久久好几秒,忽然一笑。

他整理着袖口,从容淡定起来:“孩子怎么可能是你一个人的,我难道就不是孩子的父亲吗?”

安久久心脏缩紧,想起他曾经的残忍和无情。

“陆以深,你如果和我抢孩子,那我一定会和你拼命!”

“安久久!”陆以深加重语气,阴冷凌厉,“你本来就欠我一条命。我母亲怎么死的,你难道忘记了吗?”

“我解释过很多次了,伯母过世和我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陆以深冷笑,“安久久,你这句没关系,可真够无情的。”

安久久无力,反正不管她说什么,陆以深都不会相信她。

“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陆以深,你如果还有一点点的良心,就把孩子还给我。”

陆以深盯着她:“然后呢?让你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再消失几年?不,不对……”

他眼神渐渐沉冷森然。

“安久久,你那个不叫消失,叫畏罪潜逃。你谋杀我母亲的罪,还没偿!”

安久久绷紧了身体:“你要怎么样?”

陆以深冷漠而残忍:“你说我现在报警,告诉警察,那个下毒谋杀我母亲的杀人犯,我找到了,你会不会被重新抓进去?”

安久久捏紧手指。

那个地方,她真的再也不想回去了,而且,她如果进去了,她的孩子怎么办?

“陆以深,算我求你。”安久久直视陆以深的眼睛,目光坦然陈恳,“重新查一遍伯母过世的真相。”

“我已经查得很清楚了!”陆以深狠狠道,“安久久,就是你!”

他重新逼近安久久,目光牢牢的抓住她。

“安久久,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逃走了。你的杀人之罪,我要你用你的余下半生,好好偿还!”

“陆以深,你别欺人太甚!”

“还有,”陆以深看着安久久气急的脸,一字一字,清晰道,“你生的那个孩子,我会带走。在你赎完罪之前,你别想再看到他。”

说完,陆以深转身道:“把她关在这里,给我看好,一步,也不准她离开。”

“陆以深!”安久久急忙拉住他,“我知道你生气,你可以怪我,折磨我,但唯有一件事。”

安久久低声下气,卑微道:“求你,不要让我和我孩子分开……”

陆以深回头,满目冰冷的看着她:“抱歉安久久,我不可能让我的孩子,和一个杀人犯,待在一起。”

他甩开安久久的手,抬腿要走。

“但要是孩子不是你的呢?”

第6章 我父亲已经死了

“孩子不是我的?”陆以深寒声。

安久久道:“我们分开了五年,难道你觉得我会为你这样的人,守身如玉吗?”

“安久久!”陆以深的火气瞬间被挑起,他一步跨近,掐着安久久的喉咙,粗暴的将她摁在墙壁上,“你再说一遍?”

安久久被他掐得脸色发红,不能呼吸,哑声艰难道:“让我说……说十遍,也是一样的答案。”

陆以深咬牙:“不是我的孩子,那是谁?”

安久久抓着陆以深的手臂,几乎昏厥,哪里还说得出话。

她痛苦的闭上眼,心里一片冷凉。

哪怕过了五年,陆以深对她也还是一样,厌恶至此。

“孩子就是我陆家的!”陆奶奶的声音这时响起,“我已经做完亲子鉴定了。”

她牵着一个精致可爱的小男孩,缓缓走来。

“妈咪!”安小白还没走到门口,便迫不及待的喊起来,“你是不是在这里?”

安久久立马挣扎,她不想让孩子看到这样残暴的一幕。

陆以深松开了手,回头看去。

安小白挣开陆奶奶的手,急匆匆的小跑冲进来,他一进屋,就差点撞到了门口的陆以深。

两人照面,均是一愣。

太像了,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连亲子鉴定都不用,一看就知道这两人一定是父子。

“以深,你回来了?”陆奶奶走过来,疼惜的摸了摸安小白的头顶,“这是你儿子,叫小白,你看,和你多像……”

“我不是他儿子。”安小白躲开陆奶奶的手,走到安久久面前,紧紧拉住她的手,“我也不是你的孙子,我是安久久的儿子,只是她一个人的。”

陆奶奶哄说:“小白,你还不懂事,而且我们才见面,你不认我和你父亲,我理解,没关系……”

“我没有父亲。”安小白一脸镇定,“我父亲出车祸死了。”

陆以深挑眉。

陆奶奶忙说:“你胡说什么呢,你爸爸就在这里,你看你们长得多像……”

“像吗,您眼花了吧。”安小白说,“我不觉得像,还有,您今天答应过我,只要我陪你两个小时,以后您就不会再来烦我和我母亲。现在两个小时已经过了,希望您说话算话。”

安小白直视着陆奶奶的眼睛,小脸稚嫩可爱,表情却认真老成。

“要是您不讲信用,以后可是会带坏您真正的孙子的。”

陆奶奶一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陆以深开口说:“从今天开始,你跟我住。”

“什么?”安久久一惊,“陆以深,你不能这样!”

陆以深根本不理会安久久,他走过来,想拉住安小白的手。

安小白皱眉,啪的一声,直接拍开了陆以深的手。

门口的佣人们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家伙胆子可真大,竟然敢对大少爷这么无礼。

安小白抬起小脸,眉眼严肃,可爱又颇有气势,愈发像极了陆以深。

“我不和你住。”他一字一字的说,“我没有父亲,你不是,我也不会认。”

陆以深垂眸,静静看着他。

安小白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甚至近乎嚣张的说道:“我父亲,已经死了。”

门口的佣人们又吸了一口凉气,当着自己父亲的面,说他已经死了,何其胆大。

第7章 看谁给谁收尸

但陆以深并没有生气,他挑了挑眉,反而笑了。

“安久久,可真是你教出来的……”他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安久久,“好儿子。”

安久久护着小白:“既然你不喜欢他,那就……”

“谁说我不喜欢?”陆以深道,“我就喜欢这样……叛逆的孩子。”

说完,他下命令道:“来人,把小少爷带去书房。”

“好的。”

佣人们立即过来,强制带走了安小白。

“放开我,我不去!”安小白试图挣扎,可还是奈何不了人多。

安久久想救小白,却被佣人死死拽住,怎么也挣脱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安小白被带走。

“把她赶出去,以后她如果再敢私闯进来,你们直接报警。”陆以深冷声道,“这个女人是个逃犯,她不敢去见警察的。”

“陆以深!”安久久怒吼,“你一定要这样逼我吗?”

陆以深背对着她,完全不理会。

安久久被赶了出去,门口的保安严谨的提防着她,完全不让安久久再靠近大门一步。

安久久不想就这么放弃儿子离开,她在门口等了整整一夜。

等到陆以深第二天出门上班,她便去追车要说法。

可陆以深还是不理她,甚至驾驶着车子,从她脚尖前呼啸开过。

看着陆以深远去的车子,安久久只能怒骂:“陆以深,你不是人!”

他越是这样,安久久就是要和他们耗。

安久久给公司打电话,请了三天假。

这三天,她就守在门口,寻找任何可能进到屋子里的机会。

但一无所获。

安久久只有一个人,而陆家却增加了整整三倍的保安,时刻盯着安久久,半分机会也不给她。

……

陆家老宅里。

安小白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嘴唇苍白。

陆老奶奶坐在床边,满脸焦急:“小白,奶奶求你了,吃点东西吧。”

安小白不说话。

陆老奶奶道:“你母亲已经走了,她回家了。”

“别骗我了,我感觉得到,她还在外面。”

陆老奶奶又说:“就算她在外面又怎么样呢,那个女人一穷二白,还是个杀人犯,她根本不配……”

“妈咪不是杀人犯!”安小白一下子坐起来,“她是被人冤枉的!”

“那是她骗你的,证据确凿,人就是她杀的。”陆老奶奶一口咬定。

安小白眸光发冷:“你们一直误会她,还不给她解释,你们才是杀人犯。”

说完,安小白重新躺下,背对陆老奶奶。

“好好,就当你母亲是被冤枉的好了,你先吃点东西好不好?三天了,你什么都不吃,饿坏身体了……”

“我不吃,我要走。”

陆老奶奶沉默,神情却动摇起来。

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孙子,她是真心不想他饿出毛病,但她更不想就这样把孙子还给一个杀人犯。

“你再不吃东西,那我就让安久久陪你一起饿。”陆以深的声音响起,他步伐从容有力,缓缓走到床边,“你饿一天,我就让她饿两天。看看到时候,是她给你收尸,还是你给她收尸。”

安小白倔强的没说话。

陆以深字字冷寒,毫无情面:“安小白,你真的想让我这么做吗?”

“小白,你快服软,别惹你爸爸生气,他可是说到做到的,到时候你就又要吃苦头了。”

安小白慢慢坐起来,嘲讽的看了一眼陆以深。

“好,我吃饭。”他道,“但是,有句话,我要再说一遍。我没有父亲,也没有爸爸。”

第8章 来会所见

安久久在门外等了整整三天,还是没能见到小白一面。

公司倒是打了好几个电话,催安久久去上班,前几天的合同拿下来了,公司正是忙的时候,要是安久久再请假,就再也不用来上班了。

安久久不得不回家洗漱收拾,然后去公司上班。

她不能没有工作,她在陆以深面前已经够无力的了,不能还没有收入。

安久久回到公司,昏天黑地的加了两天班,一有空,立马冲向陆家老宅。

但这次门口的保安竟然没有拦住她,而是放她进去了。

因为安小白早已经被陆以深接到其他地方去了。

“接去哪里了?”安久久心里大乱,“告诉我,我孩子被带到哪里去了?”

保安冷淡说:“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得去问大少爷。”

陆以深!

安久久狠狠咬牙,握紧拳头,大步往外走,她这就去质问陆以深。

可还没等安久久走出老宅大门,她便忽然一阵眩晕,昏倒在地。

等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头依旧很晕,身体也沉沉的没力气。

“你醒了?”一旁的护士开口,“你高烧三十九度,还有疲劳过度,得好好休息几天。”

安久久撑着身体坐起来:“几点了?”

护士说:“快十二点了,饿吗?我帮你叫餐过来。”

“十二点了?我还得去上班!”安久久急忙要下床。

今天公司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她要上去做总结报告,不能缺席的!

“哎,你现在需要休息。”护士想拉住她。

“我没时间休息。”安久久抓起包,对着护士虚弱笑了笑,“谢谢你照顾我一夜。”

“昨晚不是我照顾你的。”护士说,“是送你来医院的先生。”

“先生?谁啊?”

护士摇头:“名字我不知道,不过长得很帅呢。小姐您可真有福气,我看他非常在意你的样子。”

安久久第一个想到了陆以深,但下一秒她又立马否定。

陆以深恨不得她死,怎么会送她来医院,还照顾她一夜?

最后,安久久也没敢问护士更多的细节,她匆忙出院,赶到公司。

一进公司,果然被老板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她最近总是懈怠工作,要是不想干了,趁早辞职,有的是人想要进他们公司。

安久久连忙赔礼道歉。

“别道歉了。”老板说,“道歉没用,你要真有诚意,就去把这个单子拿下来。”

他扔给安久久一份文件。

安久久翻了两页文件,心里微沉。

这个单子里合作方的老板姓许,非常难搞,公司前后有三个业务员,前后和许总磨了四个月,也没把单子拿下来。

“你若是能把这个合同签了,我还给你放一周假,怎么样?”

安久久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她答应了。

安久久想尽了办法,死皮赖脸,好不容易让许总松口,愿意给安久久一个面谈的机会。

“我现在在金色会所和朋友唱歌,你过来吧。”

“会所?”安久久对这个地方很是警惕。

许总哼了一声:“反正我就今晚有空,你爱来不来。我们公司,可不缺你一个合作方。”

说完直接扣了电话。

安久久咬牙,还是去了。

她知道这次见面,一定少不了刁难和为难。

但她没想到的是,包厢里,还有另一个安久久没料想到的人。

陆亦深的现任女友,赵希彤。

情深不及久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情深不及久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情深不及久见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