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完美人生》(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许天宇陈秀巧

重生之完美人生又名重生之完美人生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许天宇陈秀巧经历什么,作者百里荒芜小说重生之完美人生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重生之完美人生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重生回到了九十年代的乡村,许天宇只想和自己最爱的女人谈谈恋爱,挣点小钱打打架,顺带着欺负欺负厂花校花,可是一不小心,却偏偏成了真正的大土豪,就连全国首富都要和他借钱开购物网站,建筑业大亨盖房,都必须用他的建材。...
《重生之完美人生》(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许天宇陈秀巧

重生之完美人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6章收买人心

“小宇,你怎么可以这么办事。”

眼见许天宇处处向着李有志说话,带孩子的中年妇女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没事,婶,这钱我可以先替你垫上,等你啥时候有了钱,再还给我也不迟。”

许天宇说着话,直接从怀里取出一张百元大钞,在李有志面前重重晃了晃。

“叔,你觉得我这事处理的是公道,还是不公道。”

李有志被许天宇手中钞票搞得哈喇子都快掉到了脚面上,迫不及待的上前想要去拿许天宇手里的钱。

“公道,公道,你这事处理的真是太公道了。”

许天宇却笑着把手里的钱给撤了回来:“既然如此,那我就再说一句公道话,不知道你肯不肯听。”

李有志已经完全被许天宇手里那张百元大钞迷乱了心智,无比着急的想要把那钱据为己有,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道:“听,听,不管你说啥,我都听。”

许天宇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立刻板起脸,从怀里又掏出两张百元大钞,一起递给了李有志:“既然如此,那好,我就再出二百块钱,买下你的这辆破车!”

许天宇冰冷的话语,让李有志很快清醒过来,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许天宇的厉害,这少年不言不语,直接给他挖好了陷阱,就等着他往里跳。

“大侄子,你开什么玩笑,我这车.......”

许天宇板着脸看向了围观的众人:“我知道,我说的话一向都很公道,这可是你都承认的,各位乡亲,你们说是不是!”

围观的人里面,很多人的家属都在棉纺厂上班,深知李有志为人的他们,心里平时早就恨透了这家伙,眼见许天宇有机会让他吃亏,立刻应和着许天宇喊道:“是啊,他说了!”

“你们都给我闭嘴!”

眼见围观者几乎一面倒的向着许天宇说话,李有志急了,气急败坏的叫嚷了起来。

现在他就算再傻,也都知道自己被许天宇给阴了,眼见所有人都在向着许天宇说话,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暂时不去计较自己车灯的事情,放下一句狠话就准备带着自己的那群手下离开。

“许天宇,你够狠,居然敢这么阴老子,你等着......”

不等他上车,许天宇便冷笑着走了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一记的擒拿手,直接把他的胳膊背在了身后。

“叔,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当着这么多人说我说的公道,可你却又不按我说的公道话办事,就算要走,你也得给我个交代是不是?”

眼见许天宇三招两式就制住了自己,李有志更加心惊,口不择言的对自己身后的一众手下喊道:

“你们几个还在等什么,还不给老子揍他!”

“哟,说不过我,玩横的了是不是。”

许天宇不屑的冷笑一声,眼见自己身边与不远处有着一块砖头,右脚对着砖头上轻点,让那砖头弹射而起,顺手接住,厉声喝道:“好,既然如此,我就奉陪到底,有谁觉得自己的脑袋比它还硬,尽管上来。”

许天宇怒喝一声,右拳紧握,直接打向了那块砖头,一拳将那砖头打得粉碎。

这是古印度技击术中的粉碎力的出拳方式,许天宇的力气本身就大,加上粉碎力的巧劲,砖头粉碎,拳头却是毫发无伤,引得围观众人一愣,旋即便疯狂鼓掌。

“李哥,你等着,我们兄弟这就去帮你叫人。”

李有志身边那群家伙,绝大多数都是些势力眼,之所以跟着他李有志混,主要是为了混些好处,眼见他此时有难,一个个不止唯恐不及,不过转眼间就跑了个无影无踪。

“李叔,现在可就剩下你自己了,怎么,要不要尝尝我这拳头的味道?”

“不,不......”

李有志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对许天宇摆手,论起打架,就算是十个他都不敢和许天宇硬碰,只能满脸痛苦的说道:“大侄子,不管怎么说,你也是高中生毕业,咱们说话,多少也要讲点道理不是。”

“好啊,那我就给你讲一讲道理。”许天宇提着脖领子把他拉到了众人面前。“之前我说要赔你倒车镜的钱,你说没说过这话公道?”

“我......我说过......”

看着许天宇紧握的拳头,李有志不敢说谎,只能讪讪的回答道。

“我说赔你一百块的时候,你说没说过我这人说话就是公道?”

“说过。”

“然后呢,我说我再说句公道话,你要不要听得时候,你是怎么说的。”

“我说......大侄子,都是叔鬼迷心窍,你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李有志咧着大嘴哭的稀里哗啦,完全没有了刚才主动向许天宇挑战时的嚣张。

尽管此时李有志表现的相当可怜,许天宇却没有半点同情,在他为难那对母子,他早就应该想到自己也有现在。

“一句话,既然什么你都说了,那就要说话算话,拿着钱,车钥匙给我,这车,归我了!”

“大侄子,你可不能这么干,不能这么干啊,这车,那可是你叔的命,你要是弄走了,那我可怎么活啊。”

李有志瘫软在地,哭的比孩子都惨。

只不过,不管是许天宇,还是围观的人群,都没有任何人脸上表现出半点同情之色,他平日里作恶太多,已经让人恨透了,如今败在许天宇手里,反而让人心中感觉无比快意,有几个不懂事的半大孩子,更是可着劲的拍起了巴掌,为许天宇叫好。

“李有志,你现在可以不把车给我,可我却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我昨天已经求了秀巧姐的表姐,让她家姐夫帮我在税务局安排一个市场管理员的活计,到时候,我就盯着你的菜摊罚款,直到你愿意把这车给我为止。”

许天宇蹲下身子,低声对着李有志耳语道,前世的他,因为心软吃过太多亏,打蛇不死,反遭蛇咬的道理,早已经烂熟于心,自然不可能给李有志留下任何反扑的机会。

“我......我给......”

李有志彻底认怂了,民不与官斗,要是许天宇真的那么干,他这卖菜的生意也就彻底废了,与其如此,他反倒不如把自己的车交给许天宇。

“这两百块,是给家里婶子的,挺好个人,咋就跟了你这么个王八蛋!”

许天宇又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李有志,立刻引起旁边众人的一片叫好的声音,很多人更是在交头接耳。

“这个许天宇,可真是够仁义的啊,明明是这李有志先挑起的事端,可是他呢,却还想着李有志也有一家老小,家里头的XF孩子也得吃饭,就凭这点,这个许天宇真不知道比强了多少倍。”

“对呀,这个许天宇,虽然人做事鲁莽了些,蛮横了一点,可是却讲道理,尽管这事是李有志挑起来的,最后夺了他的车,也是他咎由自取,可是人家许天宇,却还想着他家的老婆孩子,真是够义气啊。”

“诶,要我说啊,许天宇这孩子,别看他高中没毕业,可是,这孩子做事,有章法,以后一定能成大事。”

听着人群中几乎对自己一面倒的好评,许天宇嘴角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后世的网络上,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笑话,父亲问儿子,什么才是真正的黑涩会,儿子告诉父亲,在他眼中的黑涩会,是那种身上纹着龙,嘴里咬着烟,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手里握着刀,每天在街头大呼小叫的家伙。

父亲却告诉语重心长的告诉他,真正的黑涩会,是那些每天里喝着茶,手里玩着佛珠,见到所有人,都彬彬有礼的打招呼,说出话来,处处透着文气的所谓社会名流!

作为后世靠着白手创业起家的商业巨枭,许天宇能够深刻体会到这句话里面真切的含义,而他的最终目标,也是成为父亲话里的大佬,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可是,他们过得却是真正意义上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日子,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不过眨眼之间,就能让任何敌手灰飞烟灭。

90年代的黑涩会固然势力很大,可是,那些家伙,却不过只是一群过街老鼠,当国家真的开始重视到这些老鼠的时候,他们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毫不留情的彻底清理掉。

已经活过一辈子的许天宇,对于这些事有着切身的体会,所以,他要想活成自己想要活的样子,就必须去收拢人心,必须在普通老百姓中建立起足够的口碑,要想建立口碑,那么巧取豪夺之类的词汇,就必须与他许天宇彻底绝缘。

“行了,也别在这哭了,把车上的菜卸了吧,这车我现在就开走。”

许天宇霸气的对李有志说道。

李有志已经被许天宇这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彻底折服,不敢再说什么,只能乖乖的把车钥匙交给许天宇。

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坚定的拉着自己的小儿子来到许天宇面前:

“小宇,今天的事情,真是太谢谢你了,晚上还没吃饭吧,去婶子家里吃行不行,你等着,婶子去买一些蒜台,再去割二两肉......”

 

第7章兄弟情义

“婶,不用了,我还有事,改天再说吧。”

许天宇摇了摇头,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两张五角钱的纸币递给了那孩子,摸着他的头告诉他不要害怕,拿着钱去买糖吃,小孩子哭的更厉害了,却只是紧紧的抓着手里的钱不放,母亲要了四五次,都没有让他把钱交给自己。

许天宇不再理会她们母子,直接上了车,也顾不得去改善生活,直接把那农用车向自家的方向开了过去,有了这农用车,他已经想到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生意。

“他叔,你看这......”

中年妇女已经把孩子手里的钱夺了下来,紧紧捏在手里,满是忐忑的看着身边另外一名中年人。

“诶,他程婶啊,我就说你这人糊涂了吧,人家也是个要脸面的人,就算是要上门,也得挑个好日子不是?”中年人笑的很暧昧。

“他叔啊,你这真是越说我越糊涂了。”

眼见中年妇女还是有些懵懂,中年人只能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你这榆木疙瘩脑袋,咋就这么不开窍呢,他婶啊,你就赶紧回家去准备红鸡蛋和红腰带吧,搞不好啊,这小子是看上你家小蕾了,你要是愿意,我就舍出这张老脸,帮你去说说去。”

“不行,那可绝对不行!”中年妇女脑袋摇的就像是拨浪鼓。“我家小蕾,那可是十里八村都出名的美女,而且顶了他爸的班,不管怎么说,都是国企的正式工,可是他呢,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要是跟了他,我死都不答应!”

男人讨了个没趣,说出来的话明显有些酸:“去,我也就这么一说罢了,搞不好,人家许天宇还看不上你家小蕾呢。”

“看不上最好,我告诉你,我家小蕾要嫁人,怎么也得是个城里人吧,而且也必须得是个正式工。”中年妇女的声音无比坚决。

不得不说,她的要求相当现实,在那个经济还没有起飞的年代,农村人,国企正式工,基本上可以说是普通老百姓择偶的硬性标准,再加上她家的女孩人长得漂亮,又有正经工作,不嫁给一个干部,她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姑娘。

“现在你觉得小宇这孩子不好,可是以后啊,我就怕你高攀不起咯!”

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人跟着接上了话茬,在墙上磕着烟袋,声音里满是惋惜。

许天宇并不知道那些街坊们已经开始热心的想要替他张罗婚事,更不知道那位他帮过的妇女,已经彻底否定了他作为自己女婿的可能性,现在的他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要去读书的学费问题终于解决了。

在那个年代,专门跑运输的人很少,虽然镇上已经有了开卡车的运输队,可那却是属于棉纺厂与附近镇上煤矿的,拉的货物除了棉布就是煤炭,运输其他物品的车,基本上可以说找不到。

许天宇记得,前世这个年代,三十里外的开山镇,那个靠着煤炭逐步发展起来的小镇,今年才刚落成了第一批职工住宅楼,并且已经按照工龄和在矿山上的职务,对那批住宅楼进行了重新分配,原本都挤在职工宿舍里居住的矿上职工,都在紧锣密鼓的装修,搬家。

当年的他见识并不高,并没有意识到那是一个绝佳的商机,直到后来想起来才觉得追悔莫及,如今重活一次,他自然不可能让这样的一个绝佳的机会从自己手边溜走。

开着农用车回到家,许天宇顾不得吃晚饭,便直接把车在自家院里锁好,骑上家里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几乎哪里都响的二八老坦克,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很快就把以前和他要好的那群狐群狗党都召集到了自己家里。

这一次,他找来的人一共有四个,全部都是从小和他一起玩到大的死党,都是十七八岁,二十来岁的壮小伙子,坐的满屋都是。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来钟,天也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眼见大家都还没有吃晚饭,许天宇干脆又去了趟农贸市场,花三块钱买了一只烧鸡,又去买了腊肠,卤蛋,盐花生等下酒菜,就势从不远处的小卖部里搬了两箱子啤酒回来。

“小宇,你这家伙今天这么大方,该不会是发了大财吧。”

一名身材干瘦的小伙子扯下一条鸡腿,英俊的脸上满是戏谑,他的名字叫做刘英,是五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初中毕业后,就已经不去上学了,靠着家里的一辆小三马子车给人拉脚为生。

“小英哥,还真让你说对了,兄弟这几天的确是发了一笔小财,而且我还告诉你们,现在这还不过就是一个开始,以后这钱啊,还能源源不断的入手呢。”

许天宇抓起两粒五香花生米扔进嘴里,故意用神秘兮兮的眼神看着眼前四人,顺带着把身上剩下的四张百元大票啪的一声拍在了桌上。

“小宇哥,你可真是......,我爹在外头给人打工,每日里没白天没晚上的干,一个月也不过才七八十块钱而已,你这,可是顶他半年的工资呢啊。”

一个小黑胖子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许天宇,这货虽然看上去有些虚胖,身体却相当壮实,长得也是人高马大,光是身高,便已经超过了一米八五。

“去,你这死小胖,就这点小钱而已,用得着把你眼馋成这样吗。”

许天宇笑着抓起一块腊肉塞进了小胖子嘴里,自从他成为商业巨头后,银行卡里的钱数,每天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呈几何数增长,可是身边能够相信的人却很少,围绕在他身边的人,无一不是为了利益而来,那样的生活,让他感觉无比厌烦。

他也曾经尝试过去找自己这群兄弟,可是,多年来生活的重压,已经让他们没有了共同语言,坐在一起唯一能够谈论的话题,也就只有那些撒娇和泥巴,爬山摘野果之类的童趣。

如今,老天爷又给了他重活一次的机会,想到以前那些已经彻底泯然众人,过着无比辛苦日子的兄弟,许天宇决定,自己要带他们一起出人头地。

“小宇哥,你就别眼馋兄弟们了,快说说,你这钱都是怎么挣得,还有就是,兄弟们学习成绩可都不及你,现在混的最好的一个,也就是小明哥,还有一年多就要技校毕业,去开山镇那边的矿上上班了。”

另外一名长着长脸的少年接上了话头,他的名字叫做马新仁,因为脸长得长,所以大家平日里都叫他马脸。

“对啊,小宇哥,我们的家庭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别的不说,我就连最后一年的学费,都快要交不起了,要不是学校承诺毕业后一定能分配到开山镇那边上班,只怕我妈也都让我回家去干农活了。”

一直沉默寡言的赖明也开了口。

眼见众人都把艳羡的目光投向了自己,许天宇从他们的眼中,看出了那种对于钱的深切渴望。

“上完技校,回头去矿上当工人,看你们那点出息吧。”

虽然心知自己的这群兄弟着急挣钱,可是许天宇却并没有急着把自己已经想好的计划说出来,反而朗笑着倒了一杯啤酒,高高举起酒杯,死活都要和大家走上一圈。

少年人聚在一起喝酒,往往喝的很凶,不过一圈酒下来,塑料的啤酒箱里,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两瓶啤酒,许天宇取出十块钱递给小胖,让他去小卖部再搬一箱啤酒回来,眼见众人已经醉眼朦胧,这才笑着对他们说道。

“我这生意啊,原本是我高中同学约我一起干的,可是我就想啊,我和你们大家才是兄弟,没来由我自己挣钱,每天大鱼大肉的,却让你们在那干挨着不是?”

刘英一直都在试着要套许天宇的话,听他这么说,立刻高高举起了酒杯:“小宇,你说的太对了!就冲这个,小英哥敬你!”

许天宇却只是把酒杯拿在手中,一脸玩味的看着刘英:“小英哥,你就放心吧,这活咱们肯定挣得多,我这么说吧,只要咱们辛苦半个来月,我向你们保证,咱们这个月的收入,任谁都不会比牛金生那个王八蛋少。”

马脸满脸严肃的端起了酒杯:“宇哥,你就别让我挣得钱和牛金生比了,就算我每个月能挣五十回家,我妈都能高兴的一蹦三尺高了。”

“你想的咋那美呢。”赖明有些不高兴的反驳道:“小宇哥,你就别说五十了,只要我能一个月挣到三十,就能去交下学期的学费和书费了,这要是再能多挣个三五块,我这前一个月的生活费可就都有了。”

眼见马脸与赖明先后表了态,刘英也随即端起了酒杯:“兄弟,咱们这哥几个里头,我年纪最大,就替大家表个态吧,小宇,只要你能让我们挣一点钱,别说比牛金生挣得多,就算是挣个二十三十,我们兄弟,都会拼了命和你干。”

 

第8章心里的那个人

眼见众人全部都把希冀的目光投向了自己,许天宇依旧没有举杯,只是浅笑着看着他们。

“哥几个,带你们挣钱这事,肯定是没跑的,不过,我丑话可是说在头里,那就是咱们要想挣钱,可就必须要卖力气,而且干的也都是些脏活,累活,你们要和我去,没问题,可是,如果谁要是受不了那个苦,擅自跑回来的话,可别怪我和他一刀两断。”

许天宇的话还没说完,刘英就不干了:“小宇,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你许天宇是孤儿,能吃苦,可我们几个呢,谁不是农村出来的,除了这把子力气,还能靠啥换钱。”

“就是,就是!”

赖明和马脸两个也都一起附和着嚷嚷道。

眼见大家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许天宇笑着端起了酒杯:“这么说,咱们这活计,能干?”

众人不约而同的随他一起举起了酒杯:“必须能干啊,小宇哥,我们一切都听你的。”

许天宇知道,已经不再用自己说什么,这些兄弟们一定会和他去干活,索性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干杯!”

“干杯!”

其他人也都随着他一起举起了酒杯,小胖搬着一箱啤酒从外面回来,他的力气一向很大,眼见大家齐声叫喊着,像是有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不明就里的他连忙回到桌前,把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了啤酒,学着众人的样子一起举起酒杯,和大家一起重新投入到了消灭眼前那些酒山肉海的战斗中。

这一晚,他们喝的很快乐,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左右,才都一起踉跄着出了门,害的家里对他们大骂不已,可是,这些家伙,却都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畏缩,只是醉醺醺的告诉家里人,自己很快就要挣大钱了,挣得比牛金生那个王八蛋都多。

因为喝了酒的关系,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这些人才都悠悠醒转,接二连三的来到许天宇家里集合。

当最后一个人,小胖来到许天宇家的时候,这才发现其他的兄弟们都已经有条不紊的忙碌了起来,有的在帮许天宇往巨力车的车厢上搬草垫子,有的在院子里捻着麻绳,而在技校里学习机械修理的赖明则趴在车底,戴着线手套,正在帮许天宇检查车况。

眼见小胖到来,许天宇连忙把他叫到身边,板着脸吩咐道:

“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和小英哥去他家,把他家的三马子车也一起开回来,小明,一会和我去生产资料公司那边买些柴油回来,我打听过,开山镇那边的柴油,一升至少要比咱们这边贵三分,不带足了燃料,咱们到时候只怕哭都找不到地方。”

“我知道了。”

小胖是这群兄弟里最没主见的一个,平时又最听许天宇的话,听他这么说,立刻答应着和刘英一起跑了出去。

看着大家忙的热火朝天,许天宇停下手中的活,心里满是感慨。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这么卖力气干活了?

事业的成功,让他逐渐学会了养尊处优,吃的是美味珍馐,住的是豪华别墅,尽管他还没有忘记初心,依旧会定期去健身房挥汗如雨,可是,在那单调的没有办法再单调的都市里,他却再也找不到当年创业时的激情。

如今,他又重活一世,虽然没有了豪车别墅,没有了银行里能够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的存款,他的心情,却比前世成功后任何一天都过得愉快,现在他身边,有陈秀巧这个自己前世求而不得的爱人,又有这一群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这已经让他感觉无比满足。

这样的生活,就算用任何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来换,他也宁愿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最美好的时刻。

“宇哥,车已经检修完了,这个李有志,别看人不咋地,可是对于自家的车,保养的可是够精心的,只是不懂机械,引擎附近积累了一些油泥和污物,我也都已经弄干净了。”

赖明的声音打断了许天宇的胡思乱想,他应了一声,和赖明一起把车盖好,正准备去安排其他的事情,就看到陈秀巧已经俏生生的站在了门外。

此时的天气依旧热的怕人,陈秀巧站在门外,身上穿着一件印花粗纱制成的连衣裙,脚下穿着白色塑料吊带的凉鞋,脚上没有穿袜子,雪白的双脚看上去玲珑,秀气,手里拿着当时最流行,用挂历纸叠成的钱包,头发柔顺的垂在身后,那样子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从挂历上走下来的模特。

许天宇看得有些呆了,好半天才恢复了思考,看陈秀巧这打扮,应该是要出去办事,搞不好,应该是去赶附近的大集。

只是,当她看到院内的那辆农用车,以及忙的热火朝天的哥几个,俏脸立刻沉了下来,那样子,就像是最近这段时间天边的乌云,随时都可能变成惊雷密雨。

“秀巧姐,你......你是来找宇哥的吧,你们忙,我还有事,就先不打扰你们了。”

赖明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自然,直接把许天宇推了出来,对于这位平日里除了许天宇,对谁都不苟言笑的美人,他心里始终有着十二万分的敬畏,眼见她面色不善,连忙拉起身边的刘英,一起溜之大吉,临走还不忘对许天宇使了个眼色。

许天宇心中大骂这两个家伙没义气,却也只能讪讪的摸着脑门来到她跟前。

“看看你这几天干的好事,我都和你说过,学费的事情,不用你自己发愁,你为什么还......”

眼见其他人都已经离开,陈秀巧关上门,这才对许天宇训斥道。

显然,她是因为昨天许天宇骗买李有志那辆农用车的事在发火,在她眼里,许天宇初中和高一时的学习成绩那么好,他就应该去读书,应该去上大学,然后到外面的大城市里去过更好的日子,而不是留在这穷乡僻壤,和眼前这些蝇营狗苟的家伙为伍,为了些许蝇头小利,搞得和人鸡皮酸脸的。

“姐,我知道你对我好,把我当自己的亲弟弟,可我是个男人啊,我不能一辈子都向你要钱过日子,对不对?”

许天宇看着陈秀巧,一字一句的对她说道。

“我知道,你是怕我做这些事分心,耽误学习,在这里,我向你保证,不管我做什么,都绝对不会耽误学习,而且,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念完高自考的本科,行不行?”

眼见许天宇满脸郑重,陈秀巧的面色终于暂时松了下来,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

“小宇,你要记住一件事,你将来,是要离开这里,去干大事的,田超上次去沪上做过工程,他对我说过,那边很多有知识的人,都在做什么外贸,他们的工资很高,据说一个月都能挣一万多,虽然田超也能挣那么多,可是,干的却都只是那种太阳底下卖力气的活计......”

她的这种想法在当时的农村很正常,在她眼里,真正读书的人,真正的大学生,应该是那种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喝喝茶,看看报纸就能混日子拿工资的,那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上等人。

“姐,就算我学有所成,也不会去沪上那种地方,只会留在这里,因为,那里没有我挂心的人。”

眼见陈秀巧在撵他离开,许天宇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一向深沉的他,忍不住对她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小宇......”

陈秀巧只当许天宇舍不得刘英他们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正想对他开始一番深切的思想教育,却没有想到,许天宇接下来居然说了一句:“而那个人,是你!”

陈秀巧呆呆的看着他,半晌也都没有说出一句话,她和田超的婚姻,都是家里人包办的,当时就觉得田超家里有钱,而她家的两个姐姐嫁的又都是当官的公务员,算的上是门当户对,两人只是认识不到一个月就结了婚,完全谈不上什么花前月下之类的感情。

虽然已经身为人妇,可是,陈秀巧却没有谈过恋爱,面对许天宇火辣的目光,她明显感觉到了异样,可是这种异样到底是什么,她自己却又说不上来。

“姐,好啦,反正我读书还有几年呢,至于未来的事到底会发生什么变化,谁也说不准,到时候再说吧。”

见陈秀巧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许天宇生怕让她看出自己对她的不良用心,从而冷落自己,连忙岔开了话头。

“你打扮的这么漂亮,该不会是想去找我陪你去集上转转吧,我正好也没什么事,就开车带你去走一圈好了。”

“小宇......”

“姐,眼看着这都快九点半了,要是再不赶紧走啊,这大集可都快要散了呢。”

眼见陈秀巧还在犹豫,许天宇笑着提醒道。

“臭小子,我还不是为了你,眼看着就快立秋了,你可还没有秋天穿的衣服呢。”

陈秀巧重重点了点许天宇的太阳穴,笑骂了他几句,转脸看向了他身边的农用车。

“你这也算是新买的车了,姐我就借你一次光,走,开车送我过去!”

重生之完美人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完美人生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完美人生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