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席鹰年夏以安

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又名高冷总裁:别来无恙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席鹰年夏以安经历什么,作者睡妮小说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伙同妹妹将她送入陌生人的床,18岁未婚生子,她被剥夺继承权,臭名远扬,成为夏家的弃儿。...
《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席鹰年夏以安

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六章对于你,我势在必得

眼前的一切都支离破碎起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冷风,夏以安的身子瑟缩了下,脑子里闪现出以前在精神病院的日子。

不甘,屈辱,混杂着无尽的恶心,尽数涌上心头。

“呼——”

耳边的风猛地灌进她的耳朵,短暂的耳鸣让她忽然体会到了一种奇异的快感。

但下一刻,这种感觉戛然而止。

她的手腕处传来男人掌心的干燥与温热。

夏以安有些费力地抬头,迎上席鹰年如深渊般的眸子。

她勾了勾唇角,脸上的笑意越发妖冶。

她赢了。

席鹰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漠如斯的脸上依旧没有出现多余的神情。他救了夏以安的命,姿态却是极为随意。

“席先生,这是相信我的真心了?”

即使是面对再不堪的境地,她也能够笑的从容如胜利者般。

席鹰年一个用力将夏以安提起,她的身子轻巧地越过窗台,落进他的怀抱。

她有着不堪的过往,可她和他意外的契合。

他想多尝尝这女人的滋味。

夏以安顺势揽住席鹰年的脖子,歪着脑袋嘟着嘴巴:“席先生,不知道我现在够不够格做你的女人呢?”

她心里不是不忐忑。

这个变态的手段可不是她能够应付的,她必须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你很有趣。”

席鹰年眯着眼睛看向夏以安,深沉的眼里有着暗流涌动。

“我很喜欢考验别人,不知道你能经得起我的多少考验?”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女人,他倒是想看看,她究竟能够忍到什么程度。

而她要做他女人的目的,他也好奇的很。

会不会,和夏家有着很深的联系?

夏以安暗暗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果然是只老狐狸。只是她现在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就不会再退缩。他席鹰年,未免太过小看她的决心!

“当然是全部了。”

她笑靥如花,柔软的身子向着席鹰年又贴近一分:“我可是很自信的呢。毕竟,席先生开始想念我的身体了不是吗?”

她察觉到他身下的那团火热。

席鹰年眼眸猛地一暗,发狠地吻上女人还带着微肿的唇瓣。

他强势地掠夺她的气息,品尝着属于她的甜美滋味。

昨夜的欢爱,在她的身子上留下深浅不一的青紫痕迹,此刻迎着亮光,更是明显。

她的味道像是罂粟,触碰便不好抽身。

席鹰年的眼眸越发深沉,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房间内的空气转瞬被点燃,如火如荼地蔓延。

夏以安再次醒来时,席鹰年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她面前。

他宛如最高地位的独裁者,藐视地看着卑微如蝼蚁的她。

赤裸裸的目光让夏以安不自禁皱了下眉。

身子酸疼,她攥紧拳头忍住,半直起身子,媚眼如丝地看着身着一身正装的男人。

“席先生,我的考验通过了吗?”

只要他点头,那么她所经历的,就不是白费的。

她受的所有苦痛,迟早让他们那群人加倍还回来!

尽管她掩饰地很好,席鹰年还是没有错过她掩盖在表面情绪之下的愤恨。

夕阳透过落地窗穿进来,落在她奶白色的肌肤上,晕染出淡黄色的光晕。

她眼底簇着光亮,半拥着被子,美的像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每一寸,都完美至极。

甚至连嘴角翘起的弧度都刚刚好。

席鹰年缓慢弯下腰,和夏以安的目光平视:“为什么想做我的女人?”

这样不怕死的,非要达到目的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他抬手摩挲着夏以安的下巴,接着触碰上她的唇瓣。

“因为你是个很好的靠山。”

夏以安眯起眼睛,整张小脸魅惑至极。

“而我,恰好需要。所以,对于你,我势在必得。”

席鹰年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的眼里有着异样的光芒闪动。

许多年了,他不曾见过这样的女人。

“只要你通过我的考验。”

他薄唇勾起一个弧度:“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依旧是这句话。

夏以安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格外难缠。

她径直攥着他的手,扬起头,给他一个坚定的回答:“好。”

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够做到的事情。

柔嫩小手的触感让席鹰年挑了挑眉头,他不排斥这女人的亲近,甚至浑身上下逗叫嚣着要占有她。

“我很好奇你的目的。”

“我要让将我推入地狱的人,生不如死。”

她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她也从未想过对席鹰年说一句谎话,这个男人太过警觉,在他面前耍小聪明,无疑自寻死路,不如坦白一些。

席鹰年勾着嘴角:“你想要利用我?”

“各取所需。”

夏以安脸上忽地堆起笑容,媚眼如丝地看着席鹰年,“你需要我的身体,我需要你的权势地位做仰仗。很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席鹰年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想到如果昨晚不是他,会有着另一个男人将她占有,他的心里便涌现出少许恼怒。

随即他又自嘲地抛下这一想法。

不过是个玩物罢了。

夏以安再次抬头时,眼前多了一张银行卡。捏着它的主人高贵宛如神邸,低眸施舍地看着她。

“这是你辛苦一天的费用,去买两件像样的衣服。想做我的女人,在外面抛头露面时,不能丢脸。”

“谢谢,”夏以安毫不客气地接过,将卡在手里转了一圈,问道,“席先生这是在默认我成了你的女人了?”

“哦?”

席鹰年淡淡看着夏以安,忽然好奇她为什么得到了这个结论。

他不过是对她产生了一点兴趣,不想她穿着不合他品味的衣服影响他的心情。

毕竟,他也很久没有这样高的兴致了。既然她送上门,他也不会浪费。

夏以安明亮的眸子掺杂着笑意:“你说你不是慈善家。既然如此,便不会随意施舍。”

不等席鹰年说话,她已经径直开口:“定个协议吧,席先生。”

席鹰年打量着此刻有着灼灼目光的夏以安,唇角微微勾起:“看你表现。”

夏以安酒店出来时,已经接近日暮。

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感受着对于她来说,来之不易的生活。

和她隔着一条路的迈巴赫上,席鹰年单手搭着后座的车窗,双眸定定地看着沐浴在微醺日光里的女人。

司机在前面冷汗涔涔,方向盘都险些握不稳。

已经半个小时了,总裁却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不是一向惜时?

而且,对面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个女人?

女人?

意识到自己想法的司机吓了一大跳。

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入总裁的眼?

他顺着看过去,想要认清站在那女人的模样,后座便传来冷冷的声音:“开车。”

司机也顾不得那么多,飞快地踩下油门,车子向着公司的方向驶去。

夏以安倒是没注意到街边停着的车子,她沿着街道缓慢向回走。

已经是初春,空气里还夹杂着些许凉意。

来往的行人穿着厚重的呢子大衣,她却是裹着薄薄的风衣走的潇洒自在。

脑子里闪现的,是席鹰年昨夜的话语。

即使她一句也不愿意听,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她生过孩子,有过不堪。

这些全部都是那母女亲手给予!

她眼里闪过一抹锋利,接着挺直腰杆,坚定地向着前面走去。

A城最大的商场。

高楼矗立在城市的黄金地带,玻璃墙在黄昏下显得格外瑰丽。

夏以安没有犹豫,直接去了最高层。

席鹰年的意思她明白。他对任何东西都十分挑剔严苛,她作为他的女人,身上穿的衣服也不例外。

“夏以安!”

刚走了没几步,身后忽地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夏以安回过身,脸上的锋芒已经尽数收敛,只余淡淡夹杂着讽刺的笑容。

在看了来人一眼之后,她便不屑地挪开视线。

夏希爱踩着八厘米的尖细高跟鞋,气势冲冲地走到夏以安面前。

她穿着初春的套装,手里捏着同款式的小包,整个人时尚又高贵。

她怎么也没想到逛个商场也能够遇到夏以安。她好不容易才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没想到只过了五年,她就出来了!

不过让她稍稍觉得安慰的是,夏家根本不允许她踏进去半步。

她想着,心也就放宽了些,瞥了她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利用八厘米高跟鞋的优势和夏以安平视:“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感受如何?我想应该是非常愉快的吧?只可惜,夏家已经不接纳你,霍泽现在要娶的也是我。”

夏以安没应声,脸上的表情都未变。

她说的那两样,她不感兴趣。

夏希爱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时,更加得意:“你的日子不好过吧?蝼蚁的滋味如何?”

她呵呵地笑起来,满脸都是讽刺。

一字一句,都戳到了夏以安的心上。

“多亏你告诉我,我才能认清现在的生活。”

夏以安拉了下身上的风衣,眯起眼和她对视,讽刺意味明显:“但你似乎忘记了,在你们的订婚宴上,霍泽似乎对我余情未了呢。怎么,我离开了五年,你还没牢牢抓住他的心?”

 

第七章你是害羞了吗

“你……”

夏希爱气的咬唇,愤恨地瞪着面前笑的耀眼的女人。

她是想要反驳,可订婚宴上发生的一切却是不争的事实。

那一场景就像是一根刺,戳进她的肉里。即使拔除,还存留着痒痛。

手里的包差点被她揉成一团,但想到这里是高档的场所,她一瞬冷静下来,接着眼眸里闪现出一抹疑惑。

依照夏以安现在的处境,她会买得起这里的衣服?怕是一颗纽扣,都足够她为难老半天。

“夏以安,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她可不信她在精神病院待了五年,手里会攒着钱。

夏以安撩拨了下自己如海藻般的长发,并没有回答她,而是环视了下四周。

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五年之前。这里的店依旧装修精致,出入它们的人,也非富即贵。

五年的时间,真的过的很快啊。

她不想和夏希爱在这浪费时间,正想离开的时候,夏希爱抬手拦住她的去路。

“你会有钱买得起这里的东西?”

她说着,眼里的讽刺越来越大:“难道是傍上了哪个金主?”

“哦,不对,是爬上了谁的床?”

夏希爱此刻真是恨不得拍手叫好,想到夏以安躺在老男人身下呻吟的模样,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夏以安,你可真是下贱!”

这会儿,她才觉得是真正压了夏以安一头。

五年前,碍于做戏,她对这个姐姐可谓是温柔至极。夏以安在外是名媛圈子众星捧月的存在,在家是自己父亲的心尖宠。

她怎么不嫉妒?但自己母亲告诫她要忍,她便只能在她面前装个乖妹妹。

夏以安眯着眼看着夏希爱的一脸厌恶的样子,脑中浮现出她甜甜地叫着姐姐的时候。她对这个妹妹真的是很喜欢,凡是她要的,她从来没有一份犹豫。

现在想起来,自己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哦?妹妹你这是在肯定我的魅力了?”夏以安脸色都未变,“我自认为长得不错,如果我找霍泽做我的金主的话,他想必也不会拒绝喽?”

夏希爱听到这句话,脸色猛地阴沉下来。

夏以安像是没有看见,继续说道:“男人一向觉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否则,他那天也失态地抱住我,你说是吧?”

她将“失态”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看着夏希爱越来越扭曲的脸,她的心情顿时好上很多。

这还只是开始。

她们给她的所有屈辱伤害,她会十倍百倍讨要回来。

夏希爱当听出夏以安话语里的隐藏意思,她也清楚,那天的霍泽不是失态!

她满腔的愤恨,却不知道该怎么堵住夏以安的嘴,只能留下一句“你给我等着”,就捏着包包走了出去。

夏以安,你休想再回到夏家!

挑事的人走了,夏以安迈着轻快地步子走进店铺。

她随意地在店里挑着衣服,思量着席鹰年给她的卡里会有多少钱。

导购小姐在她耳边不停地推荐着刚上市的新款,她随意瞥了一眼价格,1后面跟着的零,让她忍不住肉疼了下。

她转了一圈,在角落里见到了一件淡粉色连衣裙。

“小姐的眼光真好,这件连衣裙是lida大师设计的,她的甜美系风格一直颇受欢迎。”

她说着,已经将衣服取了下来:“小姐喜欢的话,可以去试试。”

夏以安接过连衣裙,笑着对她点点头,便走进了试衣间。

出来的时候,导购小姐忍不住露出赞叹的目光:“小姐,这件裙子真的很适合你。”

粉色的百褶连衣裙看上去简单,细节上却是费劲了心思。少许复古元素的融入,让夏以安多了几分高贵优雅,名媛的气质尽数体现出来。

导购小姐又给她拿了一件宽松的针织衫穿上,为她添了几分若有似无的妩媚。

原本甜美风格的裙子,被夏以安穿出少许妖娆。

“就这件。”

夏以安也很是满意。忽然开始想象着席鹰年见着她,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她换上之前的衣服,导购已经将她的衣服包好,并且将刷完的卡递给了她。

她接过,看着手中的发票不禁肉疼。

一件裙子加个针织衫八十万,忽然让她产生了退货的冲动。

但想到席鹰年那挑剔的眼神,还是忍了下来。

该花的钱,不能省!

从商场出来后,她坐公交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一室一厅,三十八平方的空间。

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霉味,是很久没人租住的缘故。

她前天才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地方,租金三千一个月。环境差,胜在便宜。

刚入夜,风带着几分寒意。

夏以安关上窗户,手里攥着袋子,琢磨着换了裙子去了酒店。

她不想多耽误一天。

之前她就已经打听好,席鹰年经常住在那家酒店,她得去碰碰运气。

A市的夜永远奢华炫目。

霓虹灯立在宽阔马路两旁,绿化带的植物修剪的一丝不苟。

来往车辆喧嚣,各种笑脸在这座城市中穿梭。

这所城市原本的面貌,似乎在黑暗中展露的更加明显。

迈巴赫内。

席鹰年低头翻看着夏以安的资料。

不得不说,她能从精神病院出来也是个奇迹。

但更让他感兴趣的是,她能够用着何种手段成为他的女人。

鬼使神差地,他让司机将车子开到了酒店。

稍一侧眸,他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仅仅一夜的纠缠,已经足够让他记住那个女人的背影。

“停车。”

司机也顾不得正是拐弯的时候,赶紧踩下刹车。

夏以安正打算进酒店,余光瞥到扎眼的迈巴赫,顿时停下脚步。

这是席鹰年的车子,她认得。

看来,老天都在帮自己呢。

她转过身,巧笑嫣然地向着迈巴赫缓步走去。

席鹰年眸光透过车窗,淡淡地落在夏以安身上。

针织衫和裙子的搭配让她多了些清纯,却掩盖不了她周身透出的妖娆妩媚。

霓虹灯落在她的面庞上,将她的眸子也承托地格外明亮。

糅合了极端美感的女人缓慢地踩着步子,到车子面前站定。

敲了敲车窗,她调整好语气,娇媚地开口:“席先生,我来找你了。”

司机在前面坐着,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软了。

他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姿态,手攥着方向盘强作镇定。

席鹰年冷淡地坐着,并没有打开车窗的打算。

夏以安知道这男人难缠,也没放弃,继续说道:“席先生,你是害羞了吗?”

隔着黑色车膜,她看不清席鹰年的脸上,但可以肯定他此刻正在看着她。

他的目光太过锐利,即使隔着玻璃,她也能够感受到。

夏以安将胳膊撑在车窗上,捧着一张小脸,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

她已经仔细琢磨过,席鹰年这样的男人,一定不能够硬着来,只能顺着和他谈条件。

只要争取到一点主动权,她就能牢牢抓住他不放手。

车窗终于换换降下,夏以安弯下腰,直视着男人冷峻的面庞。

“席先生,我一直在等你。”

席鹰年没应声,直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司机有些不明白状况。

好像自己boss还是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主动下了车?

但下一刻,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席鹰年冷漠地擦着夏以安走了过去。

司机也不含糊,将车子停到停车场。

夏以安看着席鹰年的背影,咬了下唇瓣,很快又跟了上去,对着他软声细语:“席先生,我这身衣服怎么样?”

席鹰年没应声,夏以安也便没再问。

进了酒店,大堂经理一早就站在那里等候,见着席鹰年身边多了个女人,犹豫地看向他:“席少……”

今早他便得知席鹰年房间里多出女人的事情。

席鹰年住在这家酒店的时候还是很多的,对于他的习性,他也了解的差不多。

席鹰年有着很严重的洁癖。

之前的几个大堂经理,就是因为他房间里莫名多出女人被辞退。

现在,他怕是要步他们的后尘。

光是想着,他的额头已经冒出冷汗。

席鹰年没有去看在他面前低着头的男人,而是将目光落到夏以安的身上。

夏以安见着男人看过来,很是自然地揽住他的胳膊:“席先生,你不会舍得赶人家走的吧?”

她身上的馨香尽数传入席鹰年的鼻间。

席鹰年眼神一暗,想到她在自己身下绽放的模样,身子忽然燥热,叫嚣着想要这个女人。

“走吧。”

他任由夏以安揽着进了电梯。

身后的大堂经理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是……放过他了?

不管如何,他狠狠地松了口气。

进了电梯,夏以安眯起眼,挂在席鹰年肩膀上的小手缓慢摇着:“席先生,你有没有想我?”

她眨巴着一双眼睛,眉目间带着异样的风情。

“想要了?”

席鹰年终于开口,眼眸里升起一抹讽刺。

“席先生不要这么直接地说出来,人家会害羞的。”

心里满是屈辱,夏以安却是笑靥如花。

既然选定这条路,她便会坚定地走下去。

眼前的房间让夏以安一瞬有些恍惚。

席鹰年在她耳边说了句话,走进了浴室。

他脑子出现的都是夏以安的身影,可等到他推开浴室门,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第八章我这份心思如何?

最高层的总统套房,水晶灯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

欧式低调奢华的设计,更是让这房间彰显出华贵的气息。

席鹰年沉着眸子又在房间里扫了一圈,确定没有夏以安的身影时,拳头缓慢攥紧。

这个女人在耍自己?

他脑子里不禁浮现出今天夏以安的样子,清纯妩媚在那个女人身上并存。接着想到她出去会被别的男人窥视,他的怒火便抑制不住地上涨。

该死的,他就不应该相信她会安分。

猛地,他又冷静下来。不过是个玩物,再找一个替代就好。

他穿着棕色的浴袍,迈开长腿走到吧台前,随手拿起一支高脚杯,取了红酒,缓慢地品着。

他常住在这家酒店,吧台也是后来特意打造。

红酒的醇香在鼻间弥漫开来,他眯了眯眼,一瞬想起了属于那个女人的味道。

“滴——”

房门处传来一声轻响,席鹰年不悦蹙眉,在接触到进来的身影时,眉头舒展开。

他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我以为你有点自知之明,已经走了。”

虽然不是赤裸裸地表达出来,但依旧是一句侮辱。

夏以安像是没听到他话里的讽刺,妖娆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人家怎么舍得离开席先生呢,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人家可要好好把握呢。”

她娇柔地笑着,推着手中的餐车向着席鹰年走近:“我这不是怕席先生洗完澡饿了,特意取了餐上来吗?”

“哦?你有这份心?”

席鹰年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的高脚杯,眼中的轻蔑意味不减。

她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还辨识得出来。

“当然。”

夏以安忽略席鹰年不冷不淡地态度,将餐车推到桌子旁边便转身向着他走过去。

“我对席先生可是崇拜的很,对待崇拜的人,我当然会多费心思。”

她说着,已经到了席鹰年面前,抬手揽住他的脖颈,诱人的唇瓣在他耳边呼出灼热的气息:“席先生有没有想我?”

单论容貌身材,她夏以安自认不输给任何人。

席鹰年黑眸逐渐暗沉,酝酿着一场情欲,却又生生忍住,大掌贴着夏以安纤细的腰身。

“让我看看你费的心思。”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今晚能耍出什么花样。

夏以安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席鹰年几句。她不过是将餐车顺手推了过来,哪有费了什么心思?费劲倒是真的。

不过她怎么着也不能在这会认输,被席鹰年打发出去。余光扫了一圈,在注意到旁边装饰的烛台时,她的眼眸不禁亮了亮。

土是土了些,可总比没有好。

夏以安对着席鹰年绽放出一抹更加魅惑的笑容,手指轻轻抚过他的脖颈,带着挑逗的力道。

“席先生可要好好看人家的表现哦。”

席鹰年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看着夏以安只留下几盏晕黄的灯,心里便已经猜到。

她费心?倒还真是用脑子想了下。

夏以安把烛台端过来,找到打火机,兴致勃勃地点上蜡烛,便将餐车上的菜挪到了桌子上。

她对着那边稳如泰山的席鹰年眨眨眼睛:“席先生,我这份心思如何?”

“不如何。”

席鹰年直接给出三个字的评价。

一点不留情面。

夏以安暗中抽抽嘴角,真是狠。

虽然她也觉得烛光晚餐不是个好主意,但她也想不到别的办法应付,她也尽力了。

就在她以为席鹰年要赶她走的时候,他却是挪动脚步,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夏以安心中一喜,面上却是半分没表露出来,一双勾人的眼眸紧紧追随着面前的席鹰年。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着上天赐予的好容貌,加上举手投足之间透出的上位者气势,更是让无数女人为他癫狂。

注意到席鹰年的视线看过来,夏以安撑着下巴,讨好地说道:“席先生要人家为你夹菜吗?”

她脸上的笑容很大,比昨夜的妖娆妩媚,多了一分清丽可人。

这样子的她让席鹰年心中涌出异样,缓缓点头。

夏以安闻言赶紧站起身,殷勤的为席鹰年夹菜。

看来,他还是对自己有着兴趣的。

这样想着,手上的动作又快了些。

席鹰年看着自己面前盘子逐渐堆满各色菜,脸色逐渐难看起来。

夏以安这才停了手,将椅子挪到席鹰年身边,顺手脱下她的针织衫。

她的气息一瞬扑面而来。

席鹰年侧脸看向她。烛火落在她的小脸上,眼底也沾染上一抹亮光,她轻轻勾着嘴角,叫人移不开眼。

她就是天生的妖精。

“席先生怎么不吃?”

她故意酥软着声音,身子也向着他又靠近了一分。

不算是高超的勾yin技巧,却惹得席鹰年体内的火越烧越旺。

这么一刻,他就想占有眼前这个女人。

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夏以安的脸上,眸色深深。

夏以安本以为自己要成功,正想开口和他谈条件时,男人忽地移开目光。

煮熟的鸭子,忽地就这么飞了。

她有些泄气,想到桌子上的东西,精神又很快振奋起来。

这是她从精神病院出来,见过最好的一顿饭。

因为怕影响在席鹰年面前的形象,惹得他厌恶,夏以安努力将姿态放的优雅,速度却是异常的快。

席鹰年面前的盘子里的菜没动上几口,桌子上的菜已经被夏以安吃去了大半。

他挑眉看着她,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好胃口的女人。

比起之前和他吃饭的扭扭捏捏,抿了几口就饱了的富家千金,他更喜欢夏以安给他的感觉。

好似面前的一切都是山珍海味,以至于他的胃口也好了几分。

一顿饭基本在静谧中度过,夏以安舒服地靠上椅背,猛地反应过来,她似乎浪费了烛光晚餐这个大好时机!

见着席鹰年也停下动作,她赶紧靠过去,体贴地问道:“席先生,晚餐味道还好吗?”

她眉头轻挑着,说不出的风情流露出来,在烛火的作用下,异常勾人。

“自然比你好。”

席鹰年抬手轻佻地挑起夏以安的下巴,深邃的眼眸里像是簇了一团火,仿佛要灼烧掉两人的理智。

他的手微凉,薄唇触碰到夏以安的,也带着几分凉意。

本打算浅浅一吻,却不想夏以安忽然伸出小舌,试探性在他唇瓣上轻舔了下。他一愣,捏着她下巴的手猛地收紧力道,加深了这个吻。

夏以安只觉得下巴处传来钝痛,紧接着男人强势的气息便将她掩盖。

她魅惑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得逞,顺势揽住席鹰年的腰身,略微青涩的回应。

越是这样,越让席鹰年想要发疯。

全身都在叫嚣着要了这个女人。

不可否认,他对这个送上门的玩具,有着前所未有的兴致。

“夏以安,你迫不及待的样子,倒是让男人会有着几分兴趣。”

席鹰年看着身边乖乖褪下裙子,仔细折叠在一边的夏以安,玩味地开口。

这女人还真是懂得如何做到和他身边的女人不一样。

一条不惊艳的裙子,值得她那么在乎?

夏以安暗地里撇嘴。八十万的裙子。她可不想毁在他的手里。

身上的束缚尽数退去,她巧笑着抬手勾住席鹰年的脖颈:“难道不是十分?”

暖香玉在怀,席鹰年顺势揽住:“你倒是自信得很。”

“那是自然,否则我怎么会要做席先生你的女人?”

她夏以安有野心,有容貌,也有着手段。

所以她凭什么不能够成为他的女人?

她的卷发散落在胸前,遮盖住少许春光,但却让席鹰年的呼吸陡然粗重。

如狂风暴雨的吻瞬间落下,一室火热。

夏以安醒来的时候,动了下身子,疼的龇牙咧嘴。

这男人简直就是野兽!

她昨晚都哭着求饶了,他还是不放过她!

缓了一会儿,她勉强抬起腰,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该采取下一步行动。

比如说她那天提出的协议,总归要让席鹰年考虑一下。

席鹰年闭着眼睛,看上去睡得很熟。

厚重窗帘透出星星点点的光亮,能够勉强让夏以安看清他的轮廓。

此刻的席鹰年比平常少了一分冷漠,薄唇抿着,弧度让人赏心悦目。

他的睡相也很好,让人挑剔不出半点毛病。

夏以安想了半天,琢磨着怎么不经意让席鹰年醒来时,她的手机先一步响起。

本来这也是个好办法,但看到屏幕上闪烁的“房东”两个字时,她顾不得满身的酸痛,直接冲进了洗手间。

刚接起,那边房东的怒吼声已经到了耳边:“夏以安,我已经给了你五天了!你怎么还没把房租钱拿出来!”

想到这个夏以安就头疼:“我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昨天去找你,你没在……”

“好了,不要废话!你一个小时之内不把钱交到我手上,你的东西,也别想安然地待在我的房子里!”

说完,房东就愤怒地挂了电话。

夏以安真的要被气死了。

她拢共在银行存了三千块钱,取钱再加上这里到出租房的距离,坐公交也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这么一来,她哪有机会和席鹰年谈条件?

但眼下房子的事情更为紧急,她一跺脚,换上衣服出了酒店。

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