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辣新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陆墨沉云卿

热辣新妻又名热辣新妻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陆墨沉云卿经历什么,作者爷俊美无双小说热辣新妻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热辣新妻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丈夫和小三车祸搞伤了,她是主治医生。婚姻溃烂,她接手S市最尊贵男人,负责把他的‘隐疾’治好。治疗室里,当她见到男人时,蓦地一怔,小脸羞红。男人一个用力将她抵在墙上,“医生,咱们以前见过么?我怎么一碰到你就治愈,嗯?”“……”放屁!她还是黄花闺女!然而某日,出现两只小包子,长得和她很像。云卿再度风乱了。男人深夜将她关在房间,嗓音暗哑:“和你老公离婚。”...
《热辣新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陆墨沉云卿

热辣新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006不要得罪医生

“住嘴!你这个贱人!轮得到你来羞辱我?”

陆柔希尖叫,脸变得狰狞,指着云卿,“我的儿子我不清楚?他永远不会嫌弃我!而你,不会下蛋的鸡,心肠歹毒,成心想我们顾家断子绝孙!就没见过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云卿像是失语了,直到额头流下的血没过眼睛,才扯起嘴角,“我会不会下蛋,找个男人试试就知道了。至于顾湛宇行不行,那我真不知道。”

“你……不知廉耻!果然骨子里就是贱货!”陆柔希骂着,意味深长看向顾耀成冷笑:“一脉相承的贱!”

顾耀成面色一僵,愠怒却又不敢说什么。

云卿不懂,顾耀成在忌惮什么?堂堂一个书记,以前也不怕陆柔希的。

她更不懂,面前这个骂她贱的女人,在她15岁住进来时,曾待她很好。

陆柔希对她的恨,和顾湛宇一样来的很突然。

这五年来,时不时就要折磨她,她痛苦了,仿佛比药还有效,陆柔希就能平静一阵。

“开心了吗?把药吃了。”

陆柔希着看她血流不止的额头,得意地笑,“我当然开心。听说有个女孩为湛宇怀孕了?我心里盼出头了,过几天就把她接回来好生待产,云卿,你是医生啊,以后照顾孕妇,也方便不是么!”

她以为今天熬一熬就过去了,可还是熬不过去。

陆柔希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脸,笑的越发胜利,却不防下一秒,嘴被迫被云卿打开,数粒药丸塞进来,堵住了呼吸。

“唔唔……”陆柔希面色发青,嘴被堵着,吐也吐不出来。

“小卿!”时间持续半分钟,顾耀成都慌了。

云卿低头看着乱抓的女人,静静的,直到指腹下的颈动脉微弱,才缓缓松手,强行把水灌下去,扬起的嘴笑得冰凉,“妈,医生很危险,一不小心就把人命夺了,照顾孕妇还是不要找我。下次吃药利索点,我给你折磨,是因为16岁那年你救过我,但欠的债,总会还清的。”

陆柔希剧烈咳嗽着,瞪直眼睛几乎要撕碎她!

云卿拿起外套和包,谩骂声里,平静走出去。

别墅门外,顾耀成追出来,云卿开口:“爸,刚才的药有镇静剂,她会安静下来的。”

顾耀成烦躁的点着烟,“你的额头回去上点药……对不起。”

云卿看着远处,“没什么,以后来的机会也不多了。”

顾耀成皱起眉,转而一惊,神色都苍老了几分,“不许动离婚的念头!”

“这些年你的苦爸都知道,那混账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这次闹出人命,爸教训过了!他也答应会处理那个怀孕女孩,别听你妈瞎说,顾家只认你生的孙子!小卿,你回家,爸会让他滚回去认错,你们好好沟通,爸知道你还爱他,这么多年感情怎么能割舍?”

……

云卿回过神,暮色四沉,车已经停在名苑山庄。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婚姻溃烂,可顾耀成打了她的七寸。

名苑山庄是S市高档住宅,当年两万一平,顾湛宇那么个官二代,亲手挣钱为她买下,只因为她说喜欢南山的日出。

可是这五年来,只有她一个人看日出,一栋房子像囚牢,孤独相吊。

在栅栏前看到那辆兰博基尼,心突地滞了滞,云卿攥着手推开小木门,晚风轻轻吹动着哪里,她看过去,是秋千。

前两天下雨,坏了,这会儿是好的,还刷了白漆。

“我给你做个秋千吧,你不喜欢看书吗?坐上头看,等我们结婚了,夜深人静,我就在这上面要你。”

“顾湛宇,你痞不痞!”

想起这些,云卿眼眶里都是恍惚。

进门,没看到男鞋,洁白的地板上一串鞋印。

二世祖,从来不会珍惜别人的劳动成果。

她嘴角浮着一丝冷笑,看到冰箱门开着,就走进厨房,忽而她又转回身。

盯着那光可鉴人的地板,再抬头,看向二楼。

地板清晰地映出了一个拿着菜刀的女人,她安静地走到主卧外面。

那是他们的婚房,她睡了五年,房门开着,大红的床将整个房间,都染成了血色。

象征幸福甜蜜的粉色地毯,女人的高跟鞋,男人的白衬衫,床板吱呀的声音。

“唔,啊,到了,顾少顾少……”

床上,大开的双腿,男人倏地抽身,女人颤抖着爬起来,跪到他腹部,“乔乔帮你……”

男人闷哼着,修长身躯滴着汗,抓住女人的头发。

云卿看着屋子里糜烂的一切,一切。

刀尖照着她的脸,是那样麻木啊,视线从纠缠的躯体上挪开,看向墙壁上的偌大相框。

照片上的女孩在对她笑,纯真幸福,依偎在男人怀里,仿佛拥有整个世界。

周围,静静的。

男人的低喘越来越急促,云卿听着刺耳,抬手就把刀扔了进去。

 

007:我保证刺一百刀,你还能活着

“啊啊啊!”

屋子里一阵尖叫,男人的低吼,云卿推开门,噙着薄笑,又把刀捡起来。

顾湛宇西裤穿了一半,薄汗的脸仍是英俊的,只是相当僵硬,盯着她,“你怎么回来了?”

“不好意思啊,打断了你的好事。”云卿转身砍向相框,一刀砍了下去,“我本意是想把这个劈烂的。”

“云卿!”

顾湛宇扣上皮带,冲过去想攥她的手。

她一下一下砍着,还回头对他涣散的笑。

那一刻,顾湛宇冷漠的眼底,划过不可察觉的痛意。

“顾少!别靠近她,这个疯女人,她想杀了我们的宝宝!她嫉妒发狂了!”段乔乔尖叫着。

云卿慢悠悠转身,“裸/女,确定要给自己加戏?”

“顾少,她要杀我!啊!”

云卿把刀比上她的肚子,“放心,我是医生,保证刺你一百刀,你还能活着。”

顾湛宇脸色铁青把她甩开,“她怀孕了,你个疯子!”

云卿盯着他,脑海里闪过顾耀成的保证:他会处理那个女孩,顾家只认你生的孙子。

苏家玉也说,这两天他住院都没看见那个小太妹,估计分手了。

而现在,她回到家,看到他带着女人回来做/爱,在她睡了五年的床上。

云卿无声地笑了笑,从地上爬起来,走出去。

顾湛宇拦住她,对上她死寂的瞳孔,他有些失神,质问,“三天前的晚上,你没回家,也没在苏家玉那,去了哪里?”

他像个神经病一样掌握着她的行踪,从前,她曾以为那至少是在乎。

现在,她笑的开怀,“女人深夜不回家,你说呢?”

脖子倏地被他掐住。

段乔乔见状,微微笑,“顾少,你老婆就是个荡/妇!那天晚上在酒吧,和好几个男人睡了,不信你摸她下面。”

“她说的是真的?”顾湛宇瞳孔烧红,猛地把她甩到床上,颀长身躯压下来,失去理智般,“男人不碰你你就饥渴?云卿,我让你贱!”

吼完就咬住她的脖子。

云卿浑身僵硬,床上还残留着味道,他的嘴唇更加让她恶心。

她拼命挣扎,衣服被撕开,雪肤香肩,男人眼底欲念涨红,发狂吮咬,她尖叫着,与顾湛宇撕扯着。

忽然就安静了,空洞的看着他,“非要这样羞辱我吗?这张床有多恶心,你的汗,她的液体……好脏,算我求你,给我最后一点怜悯,放过我吧。”

顾湛宇微微一顿。

云卿发抖地猛地推开他,经过段乔乔,一巴掌甩过去,“下次找精明点的来轮/奸我!”

“你……”段乔乔看到顾湛宇阴郁的眼神,脸色煞白起来。

……

云卿不知道自己怎么出去的,盲目地在街上走着。

夜晚中的大雨瓢泼,打在她脸上,冰凉一片。

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她想摆脱顾湛宇,发疯的想,可是顾湛宇不肯放过她,死都不肯跟她离婚。

脚底传来尖锐的痛楚,她涣散的低头,才发现鞋子也没了。

“嚓——”

突兀的刹车声,司机惊魂大骂:“看路啊!想死也别找我!”

死……

云卿怔怔地看着脚边晕出的血,再抬头,眼前车水马龙。

那一刻的世界很安静,她的瞳孔浑浊着,映着雨中的霓虹,漂亮得像黑瞿石,盯着一辆辆呼啸的车,慢慢踏出了脚。

“陆总?”

此时对街三楼豪华包厢露台,经理看着凭窗而立的高大身影,西装革履,优雅挺拔。

他单手插袋,另一手举着手机在打电话。

经理又叫了一声,男人深墨般的视线收回。

“陆总,宋小姐来了。”

“嗯。”低醇磁性的声线。

宋谨美走进来,一怔,好俊的男人,他比姐姐形容得还要英俊!

侧脸在光线下刀削斧凿,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眼神深沉见不到底。

她娇羞地想,这样的男人会同意和她交往吗?

……

云卿被一束刺眼的灯光晃住,她躲避,那光还挺执着,追着她照。

下一秒,身子猛地被人从车流中推开。

“你疯了吗!”

倾盆大雨中,苏家玉颤抖咆哮,看着她倒在水洼一动不动,扑过去紧紧抱住,“傻不傻!”

云卿无声地卧在她怀里,雨水打得她眼睛好痛,“家玉,我好累啊。”

“我知道,我知道。”苏家玉捂住她的心口。

“我是医生,可我治不好自己,我很优秀,可我把自己过得这么糟糕……我究竟做错了哪里?他要那样践踏我,折磨我……”

苏家玉掩住眼泪,低头,怀中的人呼吸越发微弱。

……

云卿再醒来,是在医院。

夏水水正在和苏家玉聊着什么。

“对了,家玉,那么巧你刚好在她自杀的马路边?”

“顾湛宇那渣让秘书打给我的!”

云卿动了动,表示自己醒了,睁开眼,两张大脸。

“别看猴子似的行吗。”她艰难的扯嗓,瞥向床头的监护仪,“我这回挂的有点惨?”

苏家玉收起听诊器,“昏迷三天!肺炎!老娘给你控制住了,老实点住一周院!”

“遵命。”

夏水水翘着二郎腿观察了半天,“卿卿,坚强点。”

床上的人低着眼睑,一张瓜子脸更小了,云卿的黑发挡住了眼睛,“我现在想发财。”

“……”这什么脑回路?

病房门外,苏家玉紧皱眉头,“不会一场病智障了吧?”

“我看你才医科读呆了。“夏水水嗤道,“这有什么难理解的啊,女人失去了家庭,自然就会转向金钱,总得有一样傍身的东西,卿卿不是黏糊的女人,她这也叫冷酷的理智,找条路支撑着自己走下去。”

……

一个月后。

从卫生局出来,云卿秀眉郁结。

白色本田驶离政府区,苏家玉的电话打过来,“怎么样?”

云卿扫着路况,“又一次闭门羹。”

“X治疗师的资格证都难办,更别说你要开一家夫妻治疗中心,卿卿,不如你回医院吧。”

“恶心过我的地方不呆了。何况地址都租下了,不就是一个证,总会办下来的。”

苏家玉吐口气,“我就没明白,六年前你去美国奔着心外科,怎么就弄了个性学位回来,导致工作这么难。”

“心外科满人,我被挤出去,加上国外X治疗成熟又赚钱,我不就心猿意马了。”

“你都不跟人商量就换专业,不对,那一年你根本失联了,怎么都联系不上。”

云卿挑眉,没有啊,她都呆在哈弗大学,不过那一年的记忆是比较模糊,也不知道为什么。

“对了,我加班,卿卿,你帮我去幼儿园接一下我女儿。”

……

 

008:他毫无反应

九月的幼儿园,一派热闹,云卿停好车看表,正好三点半。

保安把门开了,她手机响,只好边走边接,“是啊,卫生局太难沟通,你那能不能再……”

家长们一窝蜂似的挤,她被撞来撞去,手机撞到了地上。

云卿低头去捡,视野里还有一只手机,以及男人尊贵的手工皮鞋。

电话捡了起来,她依稀闻到一股沉厚的男性味道,云卿稍微侧头,接着听,“…陆总,是我没看好十四小姐,她非要来找小朋友玩,您现在在幼儿园了吗?”

嗯?

云卿懵,手机从耳边拿下,黑色苹果7,是她的啊。

但几乎下意识就想明白了,她立刻回头。

身后的男人手里,也是黑色苹果7,他沉静地伫立在那,笔挺的西装,优雅高大的身形。

阳光沐浴,令云卿看不清他的五官,只觉轮廓非常深邃,有股无形的凌厉感,气场逼人。

他朝她伸了下手,很绅士的。

“对不起,我捡错了手机。”云卿立刻还回去。

男人并未说话,骨节分明的大手接过时,碰到了她的手心,很干燥,很温热。

她莫名的红了下脸,拿回自己的手机,没有抬头看他的脸,礼貌的点点头转身。

直到走出几步,背脊上还有被注视的感觉,幽深沉沉的。

……

“阿姨闻到了糖味,小桃子又背着你妈嗨了?”

“卿卿阿姨,我给你一颗,别告诉苏家玉!”

云卿笑着接过糖果,“进口太妃糖,你妈可买不起,哪来的?不说,那我只好打小报告了。”

“好啦!”苏桃小手乱抢手机,嘟嘴,“十四给的。”

“十四?”

“我的朋友啦,可漂亮了,是个小公主,在美国读幼儿园呢,今天过来玩!”

所以是个小女孩?叫这名字很奇怪。

云卿把小家伙拎到车里,突然想起来刚才拿错的手机里,对方也在说什么‘十四小姐’。

车行驶出去,迎面与一辆黑色宾利擦过,上千万的车,云卿把她的小本田让了让,微微扭头,对方车窗里漂亮的小脑袋一闪而过。

她的心突然跳了下,很莫名的。

“卿卿阿姨小心!”

云卿回神,躲避前方的电动车。

进小区停好车,苏桃指着那边,“水水阿姨的宝马哦!”

云卿带着小家伙上楼,夏水水雍容华贵地甩出一张卡,“只拿到50万,我老公那贱人,给sao货们买车一辆辆,老娘抠点钱就卡得紧!买医疗机器够了吗?”

云卿盯着她,“够。你没被家暴吧?”

“就他那短小快,怎么家暴我啊?你看见我脸上的空虚了吗?现在也就成天捉奸能让我兴奋了。”

“卿卿阿姨,什么是短小快啊?”

“嗯……很坏的的东西,希望小桃子将来不会遇到。”

苏家玉在厨房里吼,“你俩够了!我女做错了什么,要给你们污?”

夏水水把小丫头抱到电视机前,走回来问,“说真的,你那能治短小快吗?”

“短小没办法,快,我还能想点办法。”云卿躺到沙发里,“前提是我的诊所能开啊,卫生局那个婊砸,一直卡着我的证。”

然而。

第二天,当卫生局领导打来电话,告知她交押金拿营业执照时,云卿懵逼了。

骂了句婊砸,今天显灵了?

“我觉得很奇怪啊,昨天还撵你,今天就审批,这前后态度让人匪夷所思!”苏家玉惊疑,“难道你有后台在卫生局?”

“有后台我还跑一个月?别管了,我回头打电话问问。”云卿脸色平静,手已经兴奋地微抖了。

风风火火把营业执照弄到,一周后,S市首家X治疗中心隆重开业!

嗯,第一天没有人。

第二天,没有人。

第三天……

“是不是我们开业的方式不对?”

“我看那些男科医院,都在公交车上打广告,什么难言之隐,找东方医院!”

“云医生,要不我们出去发点小黄书宣传下?”

两层楼的诊疗中心里,云卿望着10来个护士,面无表情。

除去股东的投资,她个人花了100万,现在欠一屁股债,每天几千工资要发……

不科学啊,她从前是北仁医院著名X专家,名号很响的,难道最近s市的男人都不过X生活?

小黄书?云卿打开平板搜索……

“云医生,有顾客来咨询了!”

她从葛优瘫中嗖地坐起,压住亢奋的声音,“请进。”

一道高挑的倩影走了进来,美得妖娆的女人,高傲地打量她,皱眉,“你?治疗X生活不和谐的专家?”

云卿起身倒水,“姓云。不要看我的脸,请看墙上的认证书,我相信小姐也是打听过才来的。”

宋谨美讶异她的干脆利落,扫了眼满墙的荣誉,坐下来,“好吧,我想求助你,我的男友……他有那方面的缺陷。我们交往一个月,对我的亲密,他总是毫无反应。”

说到这,宋谨美微微红脸,“之前就传闻他X冷淡,对谁都不行,我以为我魅力足够,可还是……”

“宋小姐身材脸蛋很好。”云卿安抚,视线看向她身后的男子,“应该是这位先生的问题,我看你眼下发青,肾不太好。”

话说完,房间里静静的。

那男子一脸酱色,宋谨美黑了脸蛋,“这是我的司机,哪里像我男朋友!我男朋友是S市名媛心中的男神,陆墨沉你不知道?”

云卿:“……”

抱着病历走向一楼会诊室,心里吐槽,陆墨沉是哪根葱,为什么她就非得知道?

推开门,一道伟岸的身影就进入视线——

明亮的光束,映着男人修长冷峻的背影,笔挺的西裤,白衬衫袖口随意挽起,插在裤袋的一截手臂,刚毅有力。

男人在接电话,感受到乌黑的视线,侧过身。

他说了两句,挂断,看向云卿,狭长的眸黑黑沉沉,眯了眯。

“陆先生?你好。”云卿走到办公桌后,微笑,“请坐。”

男人尔雅地坐下来,双腿交叠,手放在椅子边,随意地敲击两下,深邃视线搁在她的小脸上。

热辣新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热辣新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热辣新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