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谢阿满十皇子

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又名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谢阿满十皇子经历什么,作者咸鱼人参小说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上辈子谢阿满家庭普通,因为父亲豪赌,将她输给了人贩子。人贩子本意卖去花楼,却遇上了宫女采选。还以为当了宫女就能逃离苦海,怎么知道这才是苦海的开始。在宫中,下层宫女性命如同草芥,主子脾气好尚且要小心翼翼,更不要说那些脾气差的,更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在宫中苦熬,怎知临到出宫主子将她赐给太监对食,再无出宫之日。这才明白,这后...
《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谢阿满十皇子

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六章责罚

行过礼,待出了门,由于谢阿满是四人中第一个进去的,几人都围了上来,想要知道问了什么问题。

谢阿满笑道:“这问题怕是人人不同的,我问了之前进去的人,也跟我的问题不同。”谢阿满心中想到,不过就是大同小异罢了。

这问题后世也是有的,大致也就是看看宫女是否有野心,安不安份。只是到这里怕是看品性,才知道适合哪个位置。

至于她自己,是不想卷入这场后宫权势争斗的,这场争斗一直到了永熙帝登基才结束,大部分人被连根拔起,丝毫不剩下。

而她的目标,早已经确定。谢阿满看着北边的方向,露出内宫的某一角,一只白鹭向着那边飞去。

第二项考核忙忙碌碌一天才结束,直至深夜大家才被允许回屋休息。几人也没有再多的精力去讨论明日要考核什么,今天考核的情况如何,洗漱之后就都上床睡去。

到了第二日,一早院子里就开始叽叽喳喳,大家基本都提前起来,神情难掩激动,又带着一丝担忧。

就连最无所谓的杜阿白也难以平静。

到了场地,还未正式开始考核,宫女先拿出名册,点出昨日不合格之人,便是定为普通宫女了。

这一把,将大半人数皆是筛去,李阿乐也在其中,郑小月能在其列谢阿满并不奇怪,不过杜阿白竟然也在,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果不其然,谢阿满的名字也在最后被点出了,这倒是让郑小月和杜阿白都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这过了关的难掩激动,未过关的唉声叹气。聪明的已经围上过关的几人,想要日后搭上好船。

没过一会,教导姑姑便来了,走过谢阿满身侧时,不经意的扫了她一眼。稳稳的走过,将剩下的女官预备人选全部带走。而剩下的,便是只等待分配内宫了。

宫中最高级的,便是掌事女官,管理分发俸禄,分配宫女。

不过这种女官,基本是老嬷嬷担任,年纪到头了才会换人。其次便是御前宫女,凤仪宫女,御前宫女侍奉皇上自然不同于他人,凤仪宫女便是伺候太后和皇后的。

最差的就是浣衣院的宫女,每日洗衣,不得外出,俸禄也是少得可怜,会到了那里的宫女都是因为犯了事情,不得天日。

而谢阿满想去的,却是冷宫。这三年里反复思量之后才下了这个决定。

十四皇子,与安乐公主双胎而出,意不详。出生母即疯癫,一年未到便亡故。

十四皇子是在永熙帝之朝,康王死后,唯一一位在京亲王。这其中或许是因为他与永熙帝从小一起在冷宫中长大,亦或者因为他和周家的关系。但最重要的还应该是他的年纪太小,对永熙帝毫无威胁,否则永熙帝也不会安然不动他。永熙帝登基之时,他都未曾入过学。

不过,十四皇子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并不是他与永熙帝的兄弟情义,而是那段与他抚养姑姑的忘年恋。

野史曾有记载,语才人被迁入冷宫之后,她身边的奴才均被零零落落下贬至外宫。其中就包括她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宫女,阿蓝。

这阿蓝在语才人疯癫之后,为语才人做了不少事情才让语才人怀着俩个孩子,勉强度日活了下来。后来更是在永熙帝登基封十四皇子出宫时,跟随十四皇子一起出宫服侍。

当年这阿蓝在语才人死后,依然留在小皇子身边,像亲生母亲那样体贴备至,从不曾想过嫁人,她对语才人的感情和忠心都倾注在十四皇子身上。此时,十四皇子五岁,而这位阿蓝宫女已然二十五了。

十年后,小皇子已经被封为佑王,年已十五,这位阿蓝宫女已满三十五岁。在满殿朝堂官员的宴会之上,他要求立阿蓝为妃。

此举一出,震惊的何止是朝野,后世讨论从未间断。这佑王却是一意孤行,皇上赐婚,不接。召见,不去。只留在府中一心与阿蓝共度一生。

这阿蓝与语才人可谓是主仆情深,语才人曾经赐她自己亲手画的蓝波纹,她便将其绣在袖口,至死未改。后世女子还曾风靡模仿过。

那日进宫,谢阿满也是看她袖口绣着水蓝纹路,才有所猜测。

直到那日,内宫来人,直呼阿蓝,才心中确定。

如今,语才人已被迁入冷宫,不日便要生产。她必会趁着这次宫女采选调度人去照顾。

谢阿满要告诉她的,就是她无心深宫。想要趁机脱离这次采选。

被筛选剩下的人,面色均是不太好,毕竟女官和宫女相比,差距还是太大了。李阿乐站在谢阿满身边,面色也是恹恹的。

“我是什么样,自己是知道的,只是你怎么也被筛下来了?”

谢阿满淡淡笑着的说道:“阿满本就对女官无意,只要能在宫中平平安安熬到出宫,那便够了。”

李阿乐听了谢阿满这么说也觉得有些道理,不过被筛下来,心中还是不愉,便不再说话了。

一群人干站在这里,也无人来跟她们说接下来的事情。无法,只能一直干等着。

没过多久刚刚被带去第三关考核姑娘就被带回来了几个,看样子也是被筛下来了。怪不得还让人在这里等着,原来还是有要筛的人。

大约是大家心里都不太舒服,连私语的人都没有,院中相当的安静。

这时,一个大宫女两手举着托盘过来了,看了一圈院内。最后停到了谢阿满的身上,貌若不经意的伸出手,指着她说道。

“你,就是你。过来,去跟我一起装茶,给姑姑送去。”

其他人看只是送个茶,便不再注意这边。谢阿满听话的跟了过去,随着她去装了俩壶热茶走向考核的院中。

偷偷看了一眼,院中并无几人,看样子都已经进了房间内了。那名宫女随手指了一个房间让她送茶壶过去。

谢阿满皱了皱眉头,心中有点不安。

进了房间之后,宫女们跪坐在地上,均微微低头,目不斜视。那蓝姑姑在上位,低头不知道在桌上看些什么东西。谢阿满轻轻走了过去,并无人转视线看她。这便是三年教养的功底了。

谢阿满单手支撑托盘,一只手拿起水壶,正准备给姑姑倒上茶。却感觉壶柄隐隐有些不稳,心中暗道,不好!

果然,那茶壶脱离手柄,倒在了那桌上,溢出的热水正巧淋花了姑姑面前的一堆纸。顿时,纸上浓墨散开。

谢阿满赶忙跪倒在地,底下宫女也是大吃一惊,有几个甚至隐隐发出呼声。谢阿满眼角看到正在左下角的杜阿白担忧的眼神。垂下眼帘,不再看。

“婢有错,请姑姑责罚!”

蓝姑姑不言语,只是扫了谢阿满一眼。便转回视线,看着下面的宫女说道:“刚刚出声的,是那几个?”

底下人,默不作声,室内一片寂静。

蓝姑姑冷笑一声:“从进宫第一日就犯了这个错误,今日竟还要有第二次嘛?”

过了良久,这才有几个人磨磨蹭蹭走了出来。

蓝姑姑眯了眯眼睛:“你们若是第一次站出来了,也就罢了。不过好歹,第二次出来了,不用我点去做粗使了。”几人浑身一怔,想哭求,却又不敢。

这跟宫中规矩教导不无关系。这种情况,给你罚,你就得应下,无论对错。若是大喊大叫,那只会让你比现在的罚更惨。

谢阿满跪在地上,不敢起身,不敢抬头。只能等待她的判决。她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可是却又不太确定。

等处理了几人,蓝姑姑便让人重新铺纸,统一重新写过。谢阿满不知道她们写的是什么东西,也无法去看,跪的这么久,心中惶惶。

 

第七章冷宫

等到众人都尘埃落定,蓝姑姑才悠悠的坐在谢阿满面前的椅子上,端起茶杯。垂眼专注的看着手中的茶杯,普通的蓝纹瓷杯在她素手中,显得格外好看,悠悠的喝了一口茶。

良久,她的眼神才淡淡的瞟过来。

“如此笨手笨脚,去了内宫,也是没命的份。”听到这话,谢阿满心中大喜,面色不显,只是再行一叩拜。

声音有些害怕的说道:“望姑姑垂怜。”

蓝姑姑并没有很快接话。安静了好一会,才说道:“冷宫最近缺人的很,那边的管事跟我要人,我也舍不得把我精心调教多年的姑娘送去冷宫糟蹋。既然你没福气进内宫,那便去冷宫吧。”

其他人传来或幸灾乐祸,或同情的视线。谢阿满眼角发红,行礼哽咽谢过了姑姑。

蓝姑姑并未接礼,言语一转,锋利的盯着她:“不过,若是再犯什么。那可就只能去给主子们洗衣服了。”

谢阿满心中一凛,俯身不敢动弹,这便是蓝姑姑的敲打了。

冷宫不同于后宫,却又属于后宫,它位于后宫北边最荒凉之地。年久失修,杂草丛生,冷宫的宫人,大多是在宫中待了多年的老GG和老嬷嬷。年轻的宫女待了一阵子就受不了了,去当粗使宫女也会有升级的机会,而冷宫却是不见天日。

大部分人以为冷宫是最可怕的地方,实际上,冷宫的宫人,除开升迁无望,其他的还是过得去。冷宫的妃子不得随意进出,宫人却是可以自由出入。那些疯妃也不会对你呼来喝去,毕竟她们连自己都管不了了。

在那里,只要你管得了自己吃饱,其他的。也就不重要了。

回到房中之时,大家的去处也已经安排妥当。怕是都听到了姑姑给谢阿满的责罚是去冷宫,也无人来跟她交谈。谢阿满面色亦是带着淡淡愁容,收拾自己的东西。

郑小月看了看这边,犹豫了片刻,还是转过头去,不再张望。

倒是杜阿白,和李阿乐无所谓的过来,塞给谢阿满一堆东西。谢阿满看着手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哭笑不得。也不知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物件。

“听说冷宫份例极少,经常被克扣,这些东西左右我也没什么用,说不定你能用得上。”看着李阿乐想帮,却不好意思的表情,谢阿满忍不住笑道:“谢谢你。”

杜阿白看了看郑小月,小声的对她说道:“你也别管郑小月,她是怕惹祸上身,不值得难过。”谢阿满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李阿乐听说是分配到了一个贵人的院子里,面色也是淡淡的,似乎对这个消息并无想法。

“左右是当不了女官了,去哪里不是去呢,正如你所说,熬到出宫就行了。”李阿乐无所谓的说道。

三人在炕上聊了许久,直至快要歇灯,才缓缓睡去。

第二日,便是各奔东西了。被选为预备女官的,会跟在各位女官的身后,直至满意正式上位,才算圆满。

而这些被筛选下来的便是直接去往各个地方。

谢阿满跟着大宫女身后走向冷宫,这大宫女是蓝姑姑身边常跟的一个宫女,名叫小萧。路上一路无言,浮院距冷宫很近,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冷宫门口,门口站了俩个黑衣太监。见到小萧打过招呼之后,便放俩人进去了。

走到深处,还能看见四处的墙壁,朱漆都有些脱落。有些大门被人锁了起来,听得到一些屋里传来歌声,或是大声惊呼咿咿呀呀,好不吵闹。外面院落的角落一边被人种上了一些菜,还有个老宫女,在那里施肥。味道极重的很,谢阿满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快速走过。前世自己那主子,倒是有些恩宠,从未来过冷宫之中,倒是不知,冷宫竟然是一副这样的景象。

走到了最里面,才到了语才人的宫里。语贵人离那几个疯妃的院子倒是有些距离,可见是精心挑选过的。看外门样子也比外面几个破院好上许多。里面也相当安静,并无声响。

走进内里,前院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石桌椅,颜色也已经有些暗黄,可见是没人有日日擦拭。推开面漆已经凋落的木门,进入主屋,窗门上面的破洞,已经被一些纱布从内到外补了起来。屋里内室床上依稀能看见躺了一个隆起的人影,盖着虽然破旧,但是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棉被。

看样子这蓝姑姑与语才人主仆情深倒是不假。

内室走出来一个粉色衣裙的宫女,看到是小萧,喜不胜收。倒是小萧看见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小萧姐姐,你可算来了。”又转头看了看谢阿满。“这便是新来的宫女了吧,哎呀,可算是把你盼来了。”

言语之间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小萧并不理她,走到内室看了看床上的语才人,问到:“娘娘近日可还好。”

那女子撇了撇嘴:“还是老样子,安安静静的。怕是顾念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

小萧这才放下心来,看向那个女子,淡淡的说:“行了,明日你就去巴姑姑那里报到吧。”

粉衣宫女,听到这话,心中更是大安,高兴的说道:“谢谢小萧姐姐,谢谢蓝姑姑了!奴婢这就去收拾东西!”

说罢就扭着小腰跑去另外一头了。

谢阿满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语。

小萧似乎看出了谢阿满在想些什么,嗤笑道:“早就被冷宫养的没了规矩,去了外面还想讨得了好。”

谢阿满默然不语。

那名女子怕是真的受够了冷宫的日子,说也是未说一声,就拿着自己的小包袱仓皇而去。

小萧也没有叫她,只是自顾自的带着谢阿满讲解院子的事宜。

院子的后方还有个小院,种了一些蔬菜,不过怕是很久无人搭理了,许多蔬菜都蔫黄的倒在一边,还有一些也是枯死的样子。

小萧指着这块地说道:“虽说姑姑会尽力送些东西进来,不过,总有顾及不到的时候,这块地,以后你要看着,种一些力所能及的简单菜色,万万不可让娘娘饿了肚子。”

谢阿满乖顺的点了点头,说道:“是。”

看她脸上并未流露出不耐的神色,小萧对她的态度也算是缓和了一些。然后带了谢阿满前去旁边的小厨房,厨房倒是有人使用的样子,只是有点脏乱,应该是之前没有好好收拾过。

“虽说,后宫规矩嫔以下不得私设厨房,不过冷宫也无人看管,不用在意。”

最后带谢阿满去了语才人房间旁边的小隔间,这小隔间,不过五六平大小,只能摆得下一张破旧的小木床。房内亦是灰扑扑的,谢阿满心想,看样子之前那个宫女倒不只是对主子漫不经心,自己也就是得过且过。

“以后,你就睡在这里,语才人有什么动静,你也听得见。你的用具,待会会派人送来,也会带上一些蔬菜种子,能不能吃好点,就看你自己了。”

她扭头一转,眼神锐利的看着谢阿满:“姑姑说了,只要你好好伺候语才人,你所求,必能得偿所愿。若是不然....”她顿了顿,又转过头看向外间的院子的大门,轻轻冷笑道,“那个离开的宫女,什么下场。以后你就知道了。”

谢阿满心下有了底。跪地,行大礼:“这一叩拜,是给蓝姑姑的,婢必定会用心照料语才人。”

听到她这么说,小萧才满意的点点头,又去看了看床上的语才人,掖了掖被角。最后才走了出去,离开了她的视线。

 

第八章语才人

谢阿满看了看这满是灰尘的屋子,见天色还尚早。想了下,去后厨翻出一个木桶,走向角落的破落小井。打出一捅水来。索性这水井的水还是很干净的,总得先将自己睡的那小破屋子擦得干净些,不然怕是晚上身子都要痒起来。

拆下了破旧的被套子,丢在井边,准备待会洗了。将棉絮抬到外间的走廊上晾晒着,那宫女也不知道多久未曾晒过被子了,尽是一股潮湿霉味。

待差不多将自己房内的晦涩都擦去,房内显得亮堂干净了一些。语才人那边,也起身了。

谢阿满赶忙去到床边,服侍她起来。如今她已经有八九月的身孕,怀的又是双胎,肚子大的更是可怕,人也显得娇小纤弱,好似那所有的肉,都到了肚子上去。

她看见换了一个服侍的宫人,也不惊讶,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任由谢阿满服侍她穿衣,离床。

小心翼翼的将她扶到外间的石桌,谢阿满擦了擦石凳,又拿了一块稍微厚的软布,才让她坐下。她不反抗,也不说话,坐下后也是呆呆的看着墙角。

见她没有其他吩咐,谢阿满便进了她的主屋,打扫起来。主屋还是比那小隔间要好一些的,虽然地方大了些,但是好在积灰不多。

等到打扫完,天色已经快黑了。谢阿满这才想起来,那语才人,竟然是一日都没叫唤过自己。赶忙出去看,才发现,她还是维持之前的动作,坐在那里,看着墙角,连眼神也是未曾变过的。

谢阿满皱了皱眉头,这才觉得不对。虽说上辈子听说语才人生了孩子之后才疯了,可是这会其实已经有预兆了吧。

谢阿满走上前,屈身,轻轻说道:“娘娘,时辰不早了,回屋里用些小食吧。”她听见,并不说话,只是抬手,示意自己扶她进去。谢阿满这才松了一口气,扶她进屋之后,赶忙去后厨看看有什么食物。

后厨还未来得及打扫,灶面上只有一些粗盐和菜油。竟是连一粒米都没有留下,想起后院还有一些枯黄的菜。拿了篮子,去后院看看还有没有能吃的。

不过好算在虽然大部分枯黄了,还有一些菜心尚能入口,谢阿满折下那些菜心,不伤菜根,或许以后还能长出来。

上辈子谢阿满曾经被贬去厨房生活,靠着一手做小点心的好手艺,才得到那主子的青睐。这辈子生火都有些生疏了。材料稀少,只能将就着用菜油炒了一盘菜心。先给那语才人拿去。

语才人看见就一碗菜心,眼中倒是有些讶异神色,看了谢阿满一眼。

谢阿满低头行礼:“婢今日刚来,还未曾找到储藏食物的地方,今日委屈主子了。”

语才人淡淡的并未回声,倒也不嫌弃,就着吃了几口。还未吃完,门口便传来了声响。

谢阿满连忙过去开门一看,是一蓝衣小太监。背着一个大包,应该就是蓝姑姑送来的东西了。小太监十二三岁的样子,背着这鼓鼓囊囊的一大包,倒也不嫌累。

将包裹放在谢阿满面前,满面笑容的说道:“今日事多,来晚了些,让姐姐好等了这久,实在不好意思。”

看着这小太监满脸笑容,谢阿满倒是不好板着脸,也是笑道:“没事,送来了就好。赶上了就寝之前。”

小太监看了里屋一眼,看见语才人安稳的在吃食,这才说道:“奴那边还有事,既然东西送到了,就先走了。”

谢阿满点点头,看着他将东西送进屋内,目送他离开,才自己上阵将东西搬回后室。语才人已经吃完了,盯着盘子发呆。似乎在等谢阿满扶她去休息,谢阿满连忙小步上前,说道:“主子吃完,去外面散步消消食吧。”

这孕妇必须要多走动,日后生产才顺利,永祯帝时期,此事并不所为广知,权贵人家的孕妇,均是喜爱在床上养胎,经常难产。倒是穷苦人家便是孕妇也要干活维持家用,反倒生产顺利,孩子也是强健的很。这件事到永熙帝后期,才流传开来。永祯帝期和永熙帝前期子嗣都较少,怕是也有这个原因。

语才人这才回了谢阿满一句:“不必。”然后伸出手来,估计还是想回床睡下了。果然,谢阿满将她扶到床边,更衣之后,她便躺下闭眼安寝了。

谢阿满心中无语,不过估计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毕竟语才人后来是母子均安。自己又何必多做太多,惹人生疑。

守在床边一会,确定语才人没有其他吩咐之后。谢阿满便到后室将小太监的东西拿了出来,一一分开。

除开内宫宫女的几套衣裳和份例,便是一些蔬菜种子、盐油调料、针线之类的东西。多是一些生活简单用品。

收拾了面上的东西,看到最底下有小红盒子,她打开一看,满目讶异,里面竟是碎燕窝。要知道这燕窝难得,后妃的份例中也是不多的。这蓝姑姑竟然能给语才人弄来燕窝,当真是尽心的很.....

不过看看其他物件,看来冷宫的日子,怕是真的不好过。竟然连这些普通物件也要特别送来。

将自己的份例带到小隔间内收好,又将种子收到厨房,将厨房草草收拾一下,已经步入深夜了。连那些个隔壁的疯妃,都不再吵闹。谢阿满起身敲了敲酸痛的肩背,活动活动僵硬的四肢,也差不多该去歇息了。

如今语才人身边只有自己一人服侍,想了想她现在身子重,谢阿满便将棉被铺到她的内室边上,一眼能看见语才人的床榻,以防主子起夜。

夜半,天黑还未曾亮,谢阿满朦朦胧胧醒来,无意扫了床上一眼,却看见对面床榻平平,瞬间惊醒。语才人人呢?

半饷,谢阿满思绪才反应过来,赶忙起身,出去寻人。如今正值初秋,夜深露重,若是自己刚来语才人便伤寒了,只怕蓝姑姑得弄死自己。

一出卧室,便看见语才人一袭白纱裙,乌发披肩,静幽幽的坐在窗前,窗户微微打开一条缝隙,夜风从外面轻轻的吹过来,带来了一丝寒意。语才人直勾勾的看着外面被月光笼罩的小院,如同白日一般。

白日她这样看着,谢阿满还不觉有它。晚上寂静的屋内,一个白衣女子一动也不动的坐在微光窗台前,直勾勾的盯着一处,气氛真真是诡异的很。

谢阿满心中缓了缓,深呼一口气。才轻步上前:“主子,该歇了。”

语才人听到声响,双眼不再没有焦距,回过神来。迷蒙的看着谢阿满,谢阿满有点微愣,语才人不愧是曾经宠冠后宫比肩贵妃之人,眼角含春,墨瞳幽情之时,连自己这个女人都看的有些把持不住起来。

她轻柔的将手抚摸上谢阿满的脸庞,指尖还轻轻揉蹭肌肤。嘴角带笑,情意绵绵的说道:“妾身终于等到您了。”

谢阿满心下一沉,这是失心疯了?白日不是还好好的么。

斟酌良久,才缓缓开口:“主子...您...”

语才人伸出手,芊芊玉手轻捂谢阿满嘴唇,阻止了她的话。还是那一副含春带娇的样子,目若秋波,盈盈自语:“您别说话,我懂。”说罢将手环住谢阿满的腰,轻柔的靠在她的胸前。忧愁的说道:“可是妾身,真的好想您.....”

接着絮絮叨叨了许久往事,谢阿满怕刺激到她,便沉默的让她说着,时不时轻抚她背,让她继续说。

“.....可是,妾身终于等到您了,妾身有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小皇子,您摸摸......”语才人起身,将谢阿满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谢阿满汗颜的感受手上传来的温度,点点头。

她见自己点头,更是高兴了。又是说了许久,见她似有倦意,谢阿满才赶忙说道:“时间不早了,安寝吧。”

她垂下头,红了脸颊。真是美艳的不可方物,呐呐说道:“皇上今夜留宿嘛?”谢阿满哪里敢说不留,连连点头。

她才高兴的拉着谢阿满去了内室,非要她躺在床上,才肯入睡。无奈之下,谢阿满想着反正室内就俩人,躺就躺吧,才哄得她入睡。

折腾了小半宿,这事情才算完结。

回去躺在自己的小破被子里,谢阿满睡前迷蒙的想着,也不知道语才人这病,是以后都这样了,还是就晚上发病.....

沉沉睡去,室外夜月寒意深。

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宫女上位记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