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曦小说陪你到地老天荒全文免费阅读&渺莽

陪你到地老天荒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渺莽小说陪你到地老天荒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陪你到地老天荒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简介:只不过是一个有钱的总裁罢了,戏称他为王,他还真当自己是王,居然恬不知耻的举行选妻大会!参选人员之苏曦,相较她人,处之泰然,毕竟她相貌普通,身材偏瘦,毫无才艺,冥王是丑又不是眼瞎,怎么也不会看上她吧结果却是到底是谁陷害她?那个戴着如鬼面具的男人到底是谁?比传闻更恐怖的他,利用金钱和权势,把她留在身边,当成游戏的棋子任意摆布,并和她签下一纸契约,只要她听...
苏曦小说陪你到地老天荒全文免费阅读&渺莽

陪你到地老天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陪你到地老天荒 第4章:能生,最好生一个儿子

  “不要抢,按着号码一个个回答!”刘姐一声令下,大家立即闭上嘴巴,心里念叨不公平,还是按顺的回答起来,什么贤惠、温柔、家世好、有气质……答案五花八门的,刘姐却一直横着眉毛,看样子就知道她没一个满意。

  轮到苏曦了,众人的目光全落在她身上,她还从来没被这么瞩目过,心儿怦怦跳的快,紧张的怎么也张不开口。

  “快点回答,别人还等着呢!”刘姐一声厉喝,苏曦赶紧张开嘴——

  埋在森林中的别墅,早晨的阳光就算洒进来,也无法把室内照得多明亮。

  寂静的房子内忽然传来脚步声,啪、啪、啪!不久,脚步声停住,继而传来开门的声音——

  偌大的房间内,几个屏幕幽暗灯光前,一个脸上戴着如鬼面具的男人转过身来,原本注视着屏幕的黑眸,掉转向房间门口。

  “我的大总裁,我找你一早上了,原来你在这里!”门口站着一个长相清秀的男人,款步走过来,视线落在监视屏幕上,呵呵笑了一下,问道:

  “你不是对浓浓帮你举办的选妻大会不敢兴趣吗,怎么现在这么悠闲,扔下一堆文件不签,看一堆女人为你争风吃醋?”

  秦致远没理他,转头继续盯着屏幕,因为马上就该轮到那个女人回答问题了。

  站在大厅里的苏曦被刘姐等人催的紧,想也没想的就回道:“能生就行!最好生儿子!”

  扑——

  大厅内顿时响起一片嘲笑的声音,就连监视器后面的两个男人也差点喷笑出声。

  虽然很多女人嫁入豪门,生了儿子才容易保住地位,可她说的也太直白了吧?

  哦也!看别人嘲笑的厉害,苏曦在心里欢呼,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虽然认定自己不会被选上,可是,分打的越低,离开恐怖的静园不是越保险吗!

  刘姐没有笑,目光在她的脸上足足停留了半分钟才转向15号,看来她很生气呢!苏曦憋着笑差点没憋坏,等刘姐的视线刚一转开,她就偷偷的撇过头,无声的偷笑。

  这一幕,大厅内的其他人都没注意到,而监视器后面的两个男人却看的真真切切。

  “这谁家送来的姑娘啊,可真够天兵的!”清秀男嘿嘿笑着损道:“这么直白的说法,她也好意思说,简直没大脑吗!”

  他见秦致远没反应,视线依然落在屏幕上,絮絮叨叨的又说:“喂,总裁,我觉得她不喜欢你哦,所以巴不得出丑,想早点离开。”

  是因为不喜欢他,所以才故意出丑的吗?

  秦致远的心莫名的一紧,转头冷眼看着旁边的男人,冷冷的说:“井然,今天好像不是周末,秦氏财阀的总经理现在不是应该坐在办公室里吗?”

  “你这个大总裁都在这里玩,也让我休息一下啊!要是累死我,看你还上哪里去找个傻瓜拼死拼活的给你卖命!”井然不怕他的冷眼冷语,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我觉得选妻大会挺好玩的。快看,刘姐问完问题,该给她们打分了!”

  秦致远知道赶不走他,也回头继续看下去。

  苏曦忍住不露出欣喜的表情接过打分的小册子,以前考试一旦得了低分,情绪就会跟着低落好几天,这次不同,分越低反而越高兴……

  刚才回答的那么蠢,会是多少分呢?二分?一分?零分?

  十分?!

  苏曦眨眨眼,仔细瞧着小册子,上面写的确实是“拾”,还大写的呢!

  不愧是古代少爷的作风。脑海里又冒出长马褂男,苏曦暗暗嘲讽,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册子上面的名字和号码,没错,是她的!

  “你怎么会是十分?”苏曦自己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身边的一个女人猛地扯过她的册子叫起来,“满分?怎么可能?是不是弄错了!”

  她本来特好奇苏曦回答的这么蠢,会得多少分,随意的瞟了一眼,没想到却看到让人无法相信的一幕!

  “刘姐,是不是弄错了?她怎么会得十分?”女人叫着冲到刘姐面前,嚣张的挥舞着手里的册子。

  苏曦傻傻的跟着点头,特同意她的观点,心里也认定是裁判弄错了。

  “啊?满分?”

  “有满分的?”

  “谁啊?谁满分?”

  ……

  众女人听到嚣张女的交换,叽叽喳喳的围过来,就好象学生时代放大榜似的热闹。

  她们一得知谁满分后,各个不服气的叫开,眼神凌厉如刀似的,刷刷刷飞向苏曦。

  “凭什么啊,她怎么会满分!”

  “就是,有没有搞错!”

  “她要是满分,我就应该得二十分!”

  ……

  你们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又不是我给自己打满分的!苏曦被仇视的目光瞪得浑身发悚,视线赶紧瞟向刘姐求助。

  刘姐声音平淡的回答:“想我家少爷的妻子,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是女人就行。而她回答能生,和正确答案意思想同,理所当然得满分。

  好像觉得不够打击人似的,她紧接着又加了一句:“况且她还强调生儿子,我们本来还想给附加分的,不过,考虑到这是比赛的第一轮,给分给的太松不好,才作罢!”

  还给附加分?有没有弄错啊?!!

  众人不服,也没办法,谁让规矩是人家定的!她们咽下这口恶气,每人送给苏曦一个白眼,才不再理她。

  苏曦在心里喊冤,第一轮就得这么高分,她才是最郁闷的那个好不好,凭什么还要被她们怨恨啊?

  ……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她居然会得最高分!”井然抱着肚子狂笑,就差没倒地打滚。

  “别吵!”秦致远的视线没离开屏幕里垂头丧气的女人,心里越发的烦躁,语气变得更加冰冷,看来,她真的想离开这里。

  “好,好,我不吵!”井然闭嘴,他可不想被赶出去,还想见识下天兵女接下来会出什么招数呢!

  比赛进入第二轮,才艺表演。

  弹古筝的,弹钢琴的,拉小提琴的,跳舞的……

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陪你到地老天荒 第5章:雷人的才艺表演

  在第二轮的才艺表演中,众人使出浑身解数,卖力展示着身为一个真正的大小姐应该拥有的才艺和优雅,以期能获得更高的分数。

  你方唱罢我登场,真是让人感觉百花缭乱,而当跳芭蕾的一个华丽转身稳稳落地后,终于轮到了苏曦表演!

  她们依然用仇视的目光瞪着苏曦,倒要看看这个说话不长大脑的女人,有什么真本事!

  “那个……”苏曦被瞪的浑身不自在,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大,早有准备似的对刘姐小声道:“给我一个白萝卜和一把菜刀吧!”

  刘姐愣了一下,手一挥,很快的,有人把白萝卜和菜刀以及菜板递上来。

  苏曦把菜板放在桌子上,双腿利索的打开站稳,左手极快的抓过白萝卜就往菜板上一按,右手迅速抄起菜刀,手起刀落,气势如虹——

  她不会是想表演萝卜雕花吧?听说,这是只有顶级大厨才能掌握的高超技术哦!

  众人还来不及多想,下一秒,就被眼前说发生的一幕震惊的张大嘴巴,差点跌倒!

  她居然……

  在切萝卜片!

  而且是慢条斯理的切!

  一片、二片、三片……

  足足切了十分钟!

  这算哪门子的才艺表演?

  如果萝卜片切的超级薄,或者切的厚度统一,也能勉强的说得过去,可她切的,明明就是用来做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萝卜片!

  或许,切萝卜片只是为表演做初级准备,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然而,非要别人幻想破灭似的,苏曦却在此刻放下菜刀,完全没注意到别人被彻底雷到的表情,抬起胳膊,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冲刘姐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我表演完了!”

  这到底算哪门子的才艺表演啊~~~

  ……

  “哈哈,这女的,还真敢!”监视器后的井然笑的肚子疼,忽然问秦致远:“总裁大人,你对这丫头感兴趣吗?”

  “没兴趣!”秦致远想也没想的回道,语气冷冷的,任谁听了都会认为他真的没兴趣。

  “那太好了!”井然高兴的双掌一拍,“我家里人催我结婚催的紧,这个特别的小丫头很对我的胃口,呵呵呵……”

  井然的奸笑原来这么刺耳吗?如鬼的面具下,一双剑眉不觉的紧紧拧在一起,某人瞥向井然的视里线泛着不快的寒光。

  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屏幕上的井然毫无察觉,还在那里傻不隆咚的问:“总裁,你一大早的就看选妻大会,是不是有中意的女人了?”

  “你、很、吵!”

  “呵呵,我不吵了!不吵了!快看,打分了!不知道小丫头这次会打多少分……”

  井然一边说,一边兴奋的调节摄像头的角度,终于照到苏曦的打分册子上!

  零分?!!

  苏曦两眼放光的盯着册子上的分数,只觉头顶上有一群白色小天使,拿着小喇叭,一边吹着胜利的歌曲,一边转圈,无尚的满足哦……

  这才是她要的效果吗!

  好奇的众女人一看到她的分数,见她得到可怜的零分,之前还觉得裁判不公平,现在完完全全没有任何怨言了,对苏曦也不再那么仇视。

  “接下来,第三个项目,也是今天的最后一个项目,背古诗!”刘姐清冷的声音在前面响起,苏曦终于从胜利的喜悦中回过神。

  考古诗?她开始怀疑,静园的主人是不是从古代穿越来的,这么八股!

  滴溜圆的眼睛转了转,呵呵,她要将胜利继续下去。

  打定主意,开始看别人背古诗,不知道自己刚才已经雷到别人的苏曦,这次却一下被别人雷到。

  有个人背了《梦游天姥吟留别》,她就好震惊,接下来,有个人开始背长篇《诗经》,用不用这么卖力啊,然而,更雷的还在后面,《离骚》都冒出来了!

  我的妈妈啊,这些人为了当秦大总裁的夫人,也太拼命了吧?

  “14号,该你了!”刘姐的语气很不好,看来她对刚才的表演相当不满。

  苏曦看出这点,一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心里有点发悚,可被胜利的喜悦冲昏头的她,还是咬咬牙,鼓起勇气大声背道: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话音一落,大厅里一片死寂。

  “哈哈哈哈哈……总裁,小丫头对你的选妻大会相当不满呢!”监视器后的井然再也忍不住笑,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这女的太天兵,我要定了!”

  莫名的,一股怒火倏的窜上脑门,秦致远一下站起身,一把抓起井然就扔到门外,咔,落锁!

  “总裁,总裁,让我进来,我不敢吵了,我要还要看她得分呢……”井然在门外咣咣的砸门,苦苦的哀求,可惜,门内的人铁了心似的不开门。

  他重新坐在监视器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寂静的大厅——

  苏曦正暗暗得意,忽然,手里的打分册子一下被人抢过去!

  她差异的瞪大眼睛看刘姐在册子上死劲画了几笔,力道之大,速度之快,足以让每个人都看出了她的愤怒。

  “啪!”刘姐甩手把册子摔在苏曦的身上。

  小册子掉在地上,苏曦被刘姐气得通红的双颊吓得两腿发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难道她做的太过分了?

  她刚想道歉,刘姐破口大骂:“14号!你把我们的选妻大会当成什么了?儿戏?我们总裁给你入主静园的机会,就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居然拒绝?”

  苏曦又羞又恼,憋得小脸通红,握紧拳头,心惊胆颤的狡辩:“我,我……真的只会背鹅……”

  “放屁!”刘姐愤怒的打断她的话,“就算不想当我们总裁的妻子,想得低分,背背‘锄禾日当午’或者‘春眠不觉晓’也好过鹅吧?”

  刘姐这么气愤,看来苏曦这次的分数一定低得可怜了,上次是零分,这次估计得是负分。

  有人见刘姐那么气愤,好奇她给苏曦打了多少分,弯腰拾起地上册子,打开一看,立即惊叫出声……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陪你到地老天荒 第6章:又见白手套

  见刘姐那么气愤,相信给苏曦的分数一定会突破历史新低,有人就幸灾乐祸的拾起了地上册子,打开一看,却立即惊叫出声……

  “十分?”

  啊?

  十分?怎么会?众人不敢置信的围上来,正要瞧个仔细,苏曦更快一步,一把抢过小册子一瞧,上面写的真是十分!

  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抬眼看向刘姐。

  刘姐嘴角一扬:“你越不想见到我家少爷,我越让你看到!”

  ……

  “啊啊啊啊~~气死我啦!恶毒的黑巫婆!”

  后山上,苏曦双手围成话筒壮放在嘴边,冲着大海又是一顿嘶喊,边喊还边不解气的跺脚。

  “你的胆子还真大,居然又跑来骂人。”忽然,背后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她猛地回头,只见一个带着如鬼面具的高大男人就站在不远处。

  “你是……白手套吗?”静园的保镖都一个穿着,她不敢肯定的问。

  男人皱眉,白手套?她给他起的外号?

  他缓缓的走近,最后停在她面前,声音低沉却依然冰冷的问:“你说呢?”

  她仰起头,视线一碰到他的眼睛,就吓得立即移开,不敢跟他对视。他露在面具外面的那双眼睛,和他这个人一样,散发着阵阵清冷的光,让人不寒而栗。

  “呵呵,不好意思啊,我在认人方面很差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圆圆的小脸蛋泛着羞愧的红晕。

  秦致远的目光落在她的后脑勺,她好像很怕他,每次都只给他后脑勺看。

  “没人警告你,不许踏过奈何桥吗?”

  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可不知道为什么,苏曦却觉得他冰冷的声音里带着一抹关怀。

  这种错觉,让她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大方的回道:“有,刘姐昨天吓唬我说,只要踏过奈何桥的女人,最后都死了。”

  “她没有吓唬你。”

  苏曦一愣,“那她说的都是事实?”

  见男人轻轻的点了下头,她顿觉一股恶寒传遍全身,脸上的血色一下消失,磕磕巴巴的问:“不会吧……?”

  他好像很满意她表现出来的害怕,像吓不死她不甘心似的,慢条斯理的又道:“你不仅辱骂我们家……少爷,还辱骂刘姐,死期真的不远了。”

  苏曦浑身一抖,本能的抱紧双肩,双腿有些软绵绵的,声音也跟着软绵绵:“我原以为这里没人的。”

  “昨天这么以为,今天还这么以为,白痴!”秦致远说完,忽然意识到,自己见到她就话好多。

  “我……我……”苏曦眼神有些害羞的瞟着他,“还想见你一面。”

  秦致远身体一僵,她这什么意思?因为想再见他一面,所以才不顾刘姐的警告,又跑到后山,把他骂出来?

  “为……为什么想见我?”心底升起一丝喜悦,半晌过后,他还是没能忍住好奇的问。

  苏曦不敢看他,一直低着头,小声的说道:“谢谢你。”

  “嗯?”秦致远不解,他好像没做什么值得她道谢的事吧?

  “谢谢你没有把我骂你家先生的事说出去。”她进一步解释。

  “就这?”他不解,她就为了这种小事,不顾刘姐的警告,又跑到后山来?

  “一是想谢谢你,二是想来骂人……”苏曦偷偷的抬眼,发现他的眼神好像不像以前那么冷了,不知为何,心里涌上一股欣喜的感觉。

  “恶毒的黑巫婆得罪你了?”他记得她刚才骂的是这个词。

  “是啊,是啊!恶毒的黑巫婆!”提起刘姐,苏曦气愤的手舞足蹈:“什么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她当你家少爷是谁?有权有势有钱,就人人都想嫁吗~~”

  “呵……”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声遽然响起,苏曦顿住,她没听错吧,他也会笑?

  莫名的有些兴奋,她忽然之间就不觉得他可怕,还得寸进尺的凑过来,眼睛眨啊眨的问:“你笑什么?”

  “我没笑!”他声音冷然的否认。

  “你刚才一定笑了!”她的耳朵才没问题呢。

  “你听错了!”

  “你……”

  她还想据理力争,他却不给她机会,转移话题的问:“恶毒的黑巫婆是谁?”

  “刘姐——”苏曦脱口而出,下一秒,抬掌猛地捂住嘴巴,心里那个后悔。晕,不能告诉他的啊!

  她朝他投去一抹恳求的神色。

  “是不是又想求我不要告密?”

  “看你冷冰冰的,还挺善解人意。”苏曦放下手掌,恳切的说:“我都这么赞扬你了,你会不会帮我保守秘密?”

  “冷冰冰的,是赞扬?”他故意要气她,挑眉问道。

  “是善解人意!”苏曦头大,强调:“善解人意是多高的赞扬啊!”

  可惜,他对赞扬没兴趣,声音极冷,说出的话却能让人跌破眼镜:“让我保守秘密,容易,身体贿赂!”

  “大哥……”她无奈的看着他,“能不能不来这一套?”

  “不行!”他断然否决。

  “你多久没沾女人了?”她不再求他,转而问道。他是不是禁欲太久,所以才会见到像她这种干扁的女人,还能跟狗熊见到蜂蜜似的。

  “嗯?”不知道她打什么鬼主意,他没有接话。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出钱,你去外面找女人好吗?”话未完,她见他眼神一凛,急急的又道:“我今天带的钱比昨天多,你放心好了,绝对够你找好几个的呢,可以玩NP哦!”

  秦致远忽然好奇,眼前这个小丫头到底在什么样的家庭长大?表面上看似单纯可爱,直来直往,不懂人情世故,却又能若无其事的把NP挂在嘴边。

  苏曦见他清冷的眸光落在自己的脸上半晌也不移开,觉得自己的玩笑开得确实有点过分,不好意思的羞红脸,冲他摆摆手:“呵呵,我跟你开玩笑的。我知道你不会去告密啦!”

  “这么信任我?”他不明白,她怎么能这么容易的就相信一个人。

  苏曦认真的点点头,好像看出他的心思似的解释:“因为你是好人!”

  “哈哈哈哈……”他狂笑出声,声音里包含嘲讽的意味,他是好人?

  他居然是个好人!?

陪你到地老天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陪你到地老天荒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陪你到地老天荒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