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临岸沈瓷小说浮生只为你倾倒全文免费阅读&垂丝柳

浮生只为你倾倒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垂丝柳小说浮生只为你倾倒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浮生只为你倾倒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他在感情上淡漠,却独独被她迷了心智。他有显赫家世,她有肮脏不堪的过去,两个看似不可能的人,却被命运捆绑到一起,从互相利用到互相吸引,谁又不小心先动了情?可是他有梦当户对的未婚妻,她也有宿命。宿命里她曾犯过不可饶恕的罪,欠他未婚妻一条命。最后的最后,他未婚妻生死危难之际,她为救她而出卖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她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偿还,并成全他们在一起。他终于和...
江临岸沈瓷小说浮生只为你倾倒全文免费阅读&垂丝柳

浮生只为你倾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浮生只为你倾倒 后台,他在慌什么

  沈瓷突然觉得此情此景实在可笑,她索性将手里理好的简历往桌上一放,正视阮芸。

  “这是你和陈总的私事,其实你不需要跑来跟我讲,不过我们社里也有规矩,照理你怀孕我不应该再聘用你,但我懂知人善任。既然你能给我带来效益,那我就没有不用你的道理!至于其他的……”

  沈瓷顿了顿:“你的私生活也好,丑闻也罢,我希望你到此为止,别再带到杂志社来讲!”

  一席话说得阮芸毫无还手之力。

  到底还是年轻啊,以为一张化验单就能让沈瓷方寸大乱,可这女人居然油盐不进。

  眼前的沈瓷哪有半点生气的样子,目光沉静,面色凌然,相比之下阮芸倒显得有些没趣的小家子气了。

  “莫名其妙!”她鼓着腮帮子气鼓鼓地出去,一直在门口窝着的方灼有些摸不着头脑。

  刚才阮芸和沈瓷在里面的对话他没有听真切,只是隐隐能够感觉出这姑娘有点来者不善。

  阮芸走后会议室的门半敞着,沈瓷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小腿一软,扶着桌沿缓缓坐回椅子。

  她当时背门而坐,清瘦的背影镶在门隙中,微微躬着上身,看不到她正脸,只从上衣的领口中露出小半截白皙细长的后颈。

  “姐……”方灼推门进去。

  沈瓷将一直捏在手里的笔松开:“什么时候学了偷听的毛病?”

  方灼讪讪拧了把鼻子:“没,就好奇。”

  “好奇什么?”

  “那姑娘的来路啊,看着不像是愿意来当助理的人。”

  毕竟没哪个穿一身Celine新款的姑娘会甘愿屈居在他们这个屁大一点的小杂志社。

  沈瓷似乎哼了一声,方灼没听仔细,半个圆乎乎的身子都快趴到会议桌上了。

  “姐,那姑娘是不是有后台?”

  沈瓷恍了一下。

  “后台?”

  那算后台么?

  她靠在椅子上开始发笑,千年大冰脸在那一刻居然笑得眸光闪亮,方灼在旁边却看得心惊肉跳。

  “还真被我猜中了?空降兵,真有后台?”

  “嗯哼,这个后台还不小,星光医院知道么?”

  “知道,国内挺牛逼的整形机构,不过跟那姑娘有什么关系?”

  沈瓷嘴角抽了抽,看着简历左上角的名字,回答:“她姓阮啊,阮劭中的女儿,带了广告赞助来的,下半年一整个跨页版面!”

  “真的?”方灼欣喜,居然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可想想又觉得不对劲,想再跟沈瓷八卦一点,结果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动静闹得有点大,方灼皱着眉嚷嚷:“哪个傻缺不知道要敲……陈…陈总……”

  一声“陈总”卡在了喉咙口,方灼吓得都忘了从桌上爬起来了,依旧半个身子欠那,肩膀紧紧贴着沈瓷的胳膊。

  门口男人像是赶了很远的路,身上是浅灰色的正装,只是领带有些崴了,风尘仆仆之余还有些气势汹汹,特别是当看到方灼的时候脸上怒气更加凌然。

  方灼也感觉到了对方的敌意,只觉一股凉气从头顶窜到脚底心。

  好强的杀气!

  “那个……陈总,您来找我们主编啊……”

  “出去!”

  “……”

  “出去!”

  连吼了两声,方灼觉得一向在员工面前还算翩翩有礼的陈总今天肯定吞了几万吨火药,为免碎尸现场,他立马识趣地滚蛋,滚到门口又听到里头吼:“把门带上!”

  “嘭”一声,感觉整个杂志社都随之震了震,震完会议室里只剩下死寂,真是像死一般的沉寂啊。

  气氛僵到不行,可沈瓷却还能坐在那气定神闲地玩笔,陈遇看她那样就来气,却又感觉使不上力,自己杵那恨了一会儿,最后还得先开口:“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正在忙!”

  “忙什么?忙着跟下属在会议室…”

  “面试!”沈瓷突然抢白,陈遇被呛了一口,半饷之后才反应过来。

  “你见过她了?”

  “见了,刚走!”

  “不是让你先别见吗?”

  沈瓷觉得好笑:“她来应聘助理,我是面试她的人,陈总,您说我有什么理由不见?”她终于抬头直视面前这个男人,西装革履,五官俊朗,可眼神中却有藏不住的心慌。

  他在慌什么?怕她坏了他和阮芸的好事?

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浮生只为你倾倒 对峙,各取所需

  “好,见就见了吧。”陈遇压了压声音,语气不自觉就软了。

  他走到沈瓷边上,想扶下她的肩,可手伸到一半还是收了回来。

  “回头我会把这事处理好,小瓷,我保证,她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大概从来没人见过姿态如此低卑的陈遇,也仅仅只在沈瓷面前了。

  可是那又怎样?有些话她都懒得跟他摊开讲了。

  沈瓷握着手里的笔杆,松开,再拧紧,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她站起身来,与陈遇对视:“不劳陈总费心了,挺好的,她下周开始会来杂志社上班!”说完就要出门,陈遇气得一把拧住她的手腕,顺手抽了桌上几张纸。

  “沈瓷,你这算什么意思?”

  几张简历扑头盖脸地甩过来,轻飘飘地落地,有一张刚好落在沈瓷脚边,正面朝上,贴着应征者的照片,照片上的阮芸笑得灿烂漂亮。

  一时气氛更僵了,空气仿佛静止,对面百叶窗被风吹得晃了晃,光线趁机透进来,沈瓷被蛰得再度闭了闭眼睛。

  就那么一恍,似恍过这些年她与这男人之间所有的纠缠,一点一滴,从相遇到相识,再到如今这样莫名奇妙的关系。

  沈瓷忍不住抽了一口气,抬头,面前的陈遇再度逼近,近到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香。

  他抽烟了,印象中这男人很少抽烟。

  沈瓷定了定神,没说话,弯腰下去开始捡简历。

  一张,两张……阳光在A4纸上折射出光影,阮芸的笑容模糊不清,却由远及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些东西,见光死……

  “我能有什么意思,她来应聘我就面试,全都是按规矩办的。”沈瓷边捡边回答,气息淡然到丝毫不受影响。

  陈遇立而不动,看着她将地上的简历捡干净,横竖也就四五张纸,她捡起来后将灰尘拍掉,码整齐,再抱在怀中。

  两人对视,沈瓷背光而立,浅浅笑了一下,竟看不出丝毫破绽。

  这分明就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一方太淡,一方又过于慌。

  陈遇心上像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有东西不断从裂缝里流出来,滋味不好受,他苦笑:“你还真够心大!”

  “彼此彼此,陈总又何尝不是?”

  “你说我?我和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过都是各取所需!”

  好一句“各取所需”,陈遇恨得真想一巴掌抽上去。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沈瓷又笑了一声,她难得笑,却是眼梢被拉得细长,上扬,傲骨英气里带了点艳丽,要命的好看。

  “你敢睡她,我就敢用她,有什么可介意?”

  真如蜇人的刺,唇翼轻扬,却心若寒霜。

  陈遇被怄得一时说不上话,刚好手机响了两声,他看一眼,不爽地接通:“什么事?”

  “陈总,公司那边打电话来,说联盛的江先生快到了。”

  “知道了,我五分钟后下去。”陈遇收了手机,看向沈瓷:“总公司那边有个会,但我们之间的事得说清楚,要不今晚吧,今晚我…”

  “今晚没空,我约了厂商吃饭。”

  陈遇又被怄了一口,不过都已经习惯了。

  “好,那我晚上去你那等你。”

  沈瓷没搭理:“随便你!”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浮生只为你倾倒 八卦,两人有一腿

  整个上午方灼都一直徘徊在沈瓷办公室门口,又没肥胆进去,一直熬到中午总算找了一个名头去敲门。

  沈瓷正在看下期样刊,手里习惯性地捏着一杆笔,修修改改,转来转去。

  方灼就杵那看了足足半分钟,直到沈瓷抬头:“有事?”

  “喏,修车单,4S店让你三天后去取车!”递了张纸过去。

  沈瓷接了。

  “谢谢!”遂又低头看稿子。

  方灼却还不肯走,在办公室里晃了一圈,终于大着胆子凑上前:“姐,早晨那面试的姑娘和陈总是不是…”

  “什么?”

  “就是有一腿啊。”

  沈瓷剐了一眼,没吱声,只从桌上拎起电话开始拨号码。

  方灼觉得不对劲。

  “姐,你干嘛呢?”

  “给陈遇打电话,替你问问他和那姑娘的事。”

  “……”

  方灼抽了下嘴:“怎么一点八卦精神都没有?”边说边摁住沈瓷的手,“行了行了我不问了!”

  “那还不滚?”

  “……”

  方灼灰头土脸地被赶了出来,滚到一半又被沈瓷喊住:“晚上我和厂商吃饭,你把车钥匙留下。”

  方灼手里有辆社里的外景车,不过他的关注点在前半句:“又要陪厂商吃饭?哪家?”

  “跟你有关系?”

  “不是,姐,那帮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尽想着占你便宜!”

  “嗯,那是我的荣幸!”沈瓷语气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说的也是实话,杂志社成立快两年了,当初是陈遇出资给她办的,原本只是想给她打发时间玩,没想她竟认真起来。

  不过两年时间也没什么起色,杂志社一直挣扎在温饱线上,更何况现在传统出版行情都不大好,沈瓷又不肯多沾陈遇的光,甚至行业内几乎没几个人知道新锐杂志是挂在赫赫有名的大塍旗下,所以杂志社一直半死不活。

  加之今年上半年大塍开始着手进行资产重组,有传闻说董事会有意要卖掉一些不赚钱的累赘产业,传统出版便是其中一块,沈瓷为此在几个月前去陪了陈遇一晚,勉为其难才保住了杂志社能够幸免于难,但大塍也不是陈遇一个人说了算,就算他有意袒护,还得过他母亲黄玉苓和他叔叔陈延敖那一关。

  更何况还有股东呢,股东只看利益,如果新锐迟迟不盈利,指不定哪天就会被当垃圾一样卖掉,沈瓷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可方灼想不明白这些事。

  “姐,你没必要去讨好那些厂商,你跟别人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你是陈总的…”方灼说一半立马止住,没胆儿再往下讲了。

  沈瓷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说下去啊,我是陈遇什么人?”

  一时方灼也卡住了,眼梢皱了皱:“说不上来,反正我总觉得陈总对你不一般,至于你俩啥关系…哼哼…”小伙子瞳孔发光,像是洞察一切的样子。

  沈瓷拧着笔,突然把他的肩膀捞过来。

  “嗯,那如果我说我和陈遇睡过,你信不信?”

  “……”

  咯噔一声,方灼懵了半饷,好一会儿才还魂,抖了下自己的肩膀:“姐,别玩儿了,您这笑话很冷!”

  沈瓷收回手臂,右手食指在空荡荡的左手无名指上无意识地捏了半圈儿,似笑非笑地盯着方灼:“知道不好笑还来八卦?出去做事!”

浮生只为你倾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浮生只为你倾倒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浮生只为你倾倒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