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星影君无情小说绝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妖莲

绝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妖莲小说绝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绝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她,是大名鼎鼎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朝穿越,成为相府最无用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居于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是命运的安排,圣旨之下,她与她相遇。烽火狼烟,爱欲迷眼,画地为牢,锁心几时?曾许诺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曾相负漫天星河坠落,你我背影相对!一曲离歌终相守,他说:酒儿,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天下也罢!我只愿,你的眼眸中...
林星影君无情小说绝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妖莲

绝世毒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绝世毒妃 第四章小试身手,立威

  苏倾酒躺在床上,了无生趣的打着响指,一小团火焰在她手中燃起又熄灭。控火,是她的异能。只不过她不是很常用异能,因为她的异能有一个很严重的缺陷。

  控火范围过大或者说是长时间使用,她的眼睛就会短暂性失明。

  想到这苏倾酒盘坐了起来,她现在在古代没有古代人的内力,她若是不修炼她的异能,让人欺负了可怎么好?

  可是若是修炼,日后她肯定会有无从选择的时候使用。那种看不见的日子,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再体会了。

  “究竟要不要修炼啊……”,苏倾酒暗自叹气,眉宇间多了一丝凝重。

  被苏倾酒推出去的齐墨轩,并没有招呼客人,而是去了他的小书房。房间内书籍摆放整齐,书桌之上有一张小纸条。

  齐墨轩拿起那张纸条,闭上了眼睛若有所思。选择什么,全凭他的一念之间。他,该怎么选才是对的。

  “主人,还没有找到,属下无能,请主人……”,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有一黑色的身影半跪着,语气恭敬至极。

  “找不到就继续找,这次的行动不容有失”,齐墨轩冷声说道。

  他就静静的坐在轮椅之上,没有任何的动作,宛如一座雕像却散发着无比冰冷的寒气,令人不寒而栗靠近不得。

  “嘭~嘭~”,书房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什么事?说……”

  “王爷,五皇子来祝贺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他……”,齐墨轩长叹一声转动了车轮,缓缓地离开了。他与这些皇子的关系向来不好,太子处处与他针锋相对,只是这个五皇子他终究还是……

  “墨轩哥,王妃的事是父皇的决定,我……”,齐晨哲紧皱眉头,连说话都有些不连贯。他很担心齐墨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呵呵”齐墨轩淡然一笑。齐晨哲的心情他理解,只是他似乎不需要。他的王妃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堪,而他也离曾经的传闻很远了。

  轮椅上的手不自觉的又开始用力,齐墨轩斜靠在椅子上,身上有着拒人千里的冷漠。齐晨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打破现有的尴尬,只好闷头喝酒。

  “别一个人喝了小哲,苏倾酒这事没什么的”,齐墨轩说道。

  那个背影充透着孤寂苍凉,一股难以言说的疼痛令齐晨哲动弹不得。曾经那个意气风发一直孤傲不逊的人不见了,而逼死那个人的事他也……

  “不好意思,我家王爷身体不好,不能陪大家多喝了……”

  齐墨轩很快就离开了,管家开始打着圆场。这场看起来充满笑料的婚礼,也最终落下了帷幕。

  “哈~”,苏倾酒打了一个哈欠。在齐墨轩离开的时候她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也顺了一下记忆。

  她,以后就是苏倾酒了。墨王妃,苏倾酒。

  控火的异能还在,她也可以选择继续修炼。只是那个弊端也还在,过火的使用异能还是会短暂的失明。

  “你醒了,睡得可好?”,齐墨轩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抬头问道。

  一抬头,又是视线相对。苏倾酒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脸上还有未散去的睡意。短暂的失神,齐墨轩收回了目光。

  苏倾酒从床上起来做到齐墨轩的对面,单手撑着脸。这个人是她的夫君,虽说不准日后还是不是。但目前看来这个人还真的挺照顾她的,守了她那么久。

  这场婚事还有其他她想不到的事吗?齐墨轩这么照顾她,难不成有人要用她生事?

  “谢谢你,我睡得还不错”苏倾酒笑道。

  双手搭在一起撑着脸,苏倾酒看着齐墨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若是一直这样四目相对,岂不是太过无聊?

  齐墨轩不去看苏倾酒的眼神,独自喝着闷酒。对方充其量是一个十三岁的孩童,他又能拿她如何?这滩浑水他已深陷其中,他又何必再添一人!

  月色朦胧,静谧无声,连呼吸都能感受的到。

  “王爷!”

  突然,门被打开了。苏倾酒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喘着粗气而来。他的左手臂还插着一支箭,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是?”

  黑衣人着急的问道,左臂的伤越来越疼,带着毒麻痹的神经,他快要承受不住了。

  只要一看就知道其中的事了,苏倾酒耸了一下肩膀,她明白这事她是不能在这呆这了。她不只是个外人,还是有危险的外人。

  苏倾酒走上前去,近距离的看了一下黑衣人。嘴唇紫色中带有一丝苍白,额头之上尽是汗珠,手臂之上的血迹看不清。不过已经结痂了,看的出来已经受伤很长时间了。

  齐墨轩一脸的紧张与惊讶,努力动着轮椅,可是他却一个搀扶却做不到。急呼,“冷血,你怎么了?”。

  “哎,真是的……”,苏倾酒忍不住回过了头。背后的事她不看也知道是什么情况,她竟然想要管管,看来她也是病了。

  “齐墨轩,你”苏倾酒搀着黑衣人,二人合力把他运到了喜床之上。

  这洞房闹的可真是有意思,苏倾酒勾了一下嘴角,道:“他的毒还未侵入五脏,手臂上中的应该的是钩箭,快去找大夫好了,估计他还能撑一刻”。

  “你怎么知道?你懂医术?要不你就救救他吧”,齐墨轩握着黑衣人的手,皱着眉头说道。

  没听错吧?苏倾酒扣了扣自己的耳朵,她可是外人,这么相信她?说真的,她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王爷,她是……”,黑衣人用力握住齐墨轩的手,激动的样子让苏倾酒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昏死过去。当然这不是因为毒发,而是因为打击!

  冷血,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杀手。没想到传说中的颓废王爷,果真传言什么的不可信!

  “她是我的王妃,苏倾酒”,齐墨轩深吸了一口气淡然说道。

  冷血睁大了瞳孔,看了一下苏倾酒又看了一下齐墨轩,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是为什么。

  “苏倾酒,那个傻子,怎么配的上……”,冷血激动的大喊。

  “闭嘴!”,苏倾酒直视着冷血,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合在一起,与之相对的就是冷血的身体上插了一根簪子。

  收回右手,双手环与胸前,眼中尽是挑动的意味。薄唇轻启,苏倾酒带着笑意问道:“你倒是给姑奶奶我继续说啊?你说一句傻子,姑奶奶我赏你一锭银子!”。

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绝世毒妃 第五章我信你,能救他

  “一开口就傻子傻子的叫着,能不能换词了?你这个白痴、智障、睁眼瞎……”

  苏倾酒越说越起劲完全忘记了旁边还坐着一位,齐墨轩低着头,难以想象一个大家闺秀,出口尽是污秽之词,更难想象苏倾酒凭借一根簪子就让冷血闭了嘴。

  “你说够了吧?说够了,就赶紧救人吧”,齐墨轩趁着苏倾酒停顿的功夫急忙说道。

  挑了一下眼皮,苏倾酒再次瞪着眼睛看着齐墨轩道:“你说救人我就救人,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何况这个人还骂我傻子!”。

  个子不大,脾气还不小,齐墨轩只觉得好笑。靠在轮椅之上,齐墨轩侧着身体问道:“那王妃,你想怎么样?”。

  “赔钱,他严重伤了我的心,得陪我精神损失费!”苏倾酒一般正经的说道,随后掰了一下手指,接着说道:“这价格吗?我给你个友情价,五千两黄金就行……”。

  “咳~”,齐墨轩忍不住咳嗽道,他的王妃不止记仇,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啊!除此之外,他还发现对方还是个财迷,这个价格他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呢?

  “你可以慢慢考虑,反正这个人跟我没关系。不过,他现在不能说话,这伤,这毒……”,苏倾酒装出一副惋惜无比的样子。她封了冷血的哑穴,齐墨轩是听不到什么消息了。

  “呵呵,原来王妃是想持家了!这样吧,明天我就让管家交接一下,你看王府有多少家当,王妃都请自便吧”,齐墨轩想了一会应声道。

  “什么?”,苏倾酒大叫一声,紧接着手放在额头上,这算不算给自己挖了一个坑。齐墨轩也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啊,想榨取她的劳动力,不说门,缝都没有!

  她想当的是米虫的生活,其他一概不管!

  冷血紧要嘴唇,由当初的气氛逐渐蜕变成了惊讶,不明白他家王爷为何对苏倾酒这么宽容?

  “我说我要齐晨风完整的礼,这王府的事原先谁管就谁管,我没兴趣……”

  苏倾酒把手搭在冷血的手腕处,仔细探听着脉搏。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话一直是她做事的原则。虽然这个冷血她是看不怎么顺眼,但是有那五千两黄金她还是可以动动手的。

  “先来一份浓的盐水和糖水,再来一壶烈酒,还有一把锋利的匕首……”

  认真,前所未有的认真,齐墨轩仔细看着这一切。阅人无数的他发现,在这一刻他竟是读不懂苏倾酒了。

  “好吧,我去准备……”,齐墨轩转动轮椅离开了。这样的事自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他自己也能准备好。

  看着自己宽大的袖袍,苏倾酒略微皱了皱眉。来这算是第一次动刀,她还是简约干练点好,要是出了意外,保不准就真没以后了!

  剪子裁了红菱,把头发炸成马尾的辫。把袖子往上挽起顺便打结系好,苏倾酒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眼神却是停在了手臂之上,洁白的手臂上有数条红色的暗痕,还有很多褐色的。

  大大小小的伤痕堆积在一起,不说有多么触目惊心,但足够让人心头一震。

  “苏倾酒啊苏倾酒……”,苏倾酒低声叹道。那些记忆梳理再清晰,也不如这伤口直接这么展现在她的眼前。

  相府庶女九小姐,懦弱无能被欺凌。因赐婚,被挑唆投河致死。

  这样的一生不知道算不算是玩笑?一丝嘲讽的笑容在苏倾酒的脸上经久不散。冷血看着苏倾酒,透过那双眼睛,却是什么也发现不了。

  苏倾酒转动了一下簪子,然后小心拔出,紧接着有剪刀剪开了冷血受伤手臂的衣服。此刻的伤口已经完全暴露在眼前,中箭的位置皮肤已经发黑,还出现腐烂的迹象。

  这个冷血忍耐力倒是很不错啊,苏倾酒稍稍抬起了头看着冷血道:“你很不错”。

  “哦”,简单的一个回答,冷血歪过头去,不再去看苏倾酒的眼睛。

  久久没有说话,齐墨轩还没有回来,苏倾酒做到床边。这样的气氛很是尴尬,前一刻还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此刻却是无话可说。

  “你,你真的是苏倾酒吗?”,冷血小声问道。

  苏倾酒仰着头,冷血的疑问她自是明白。可是,她是不是真的苏倾酒,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恩”,苏倾酒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不是个好问题,她也不知道怎样回答才算好。

  “你那个,不……”,冷血的脸上多了一丝可疑的红色,苏倾酒转过脸恰好看到这一幕。那停在唇边的字,她刚好可以读出来。

  冷血没有说完的话,苏倾酒替他问了,“你是不是就想问,我为何不傻?”。

  想了好一会,苏倾酒开口说道:“其实有些事不能看表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另一面,我这样说你可明白?”。

  这是承认她不傻吗?齐墨轩停在门口,他的身后站了另外一个人。

  苏倾酒站了起来,二人已到门口她才觉察到其气息,真真的高手。看来,日后她也需要练练了,这个王府不简单!

  “王妃,您好……”,少年微微低头,腼腆一笑。转而抬起手上的东西,“这是王爷说王妃要的东西,我带齐了,您看?”。

  苏倾酒愣了一会,没想到齐墨轩敢下这么大的赌注。那她就顺这个势,好好露一手,当当这个王妃也是没什么的。

  “先喂他喝盐水和糖水,能喝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放桌子上,我自己处理吧”

  “嘶~”,苏倾酒倒吸一口冷气,她倒是忘了自己手臂上还有伤这会事了。烈酒消毒杀菌,但这痛感也是够够的。

  “你怎么了?”,齐墨轩问道。

  烛火之中齐墨轩看见了苏倾酒手臂上的伤痕,很是明显。想到他之前的调查,只觉得心中一阵不快,又是一阵心疼。

  他转动轮椅来到她身边,道:“以后我会对你好的,不要担心……”。

  浅浅红晕映照在脸上,虽说身体是十三岁的,可是灵魂却是有二十多了,这样的话语怎能不心动?

  这么帅的一张脸,苏倾酒告诉自己要淡定。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还正经事要做呢!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绝世毒妃 第六章趴在你怀里休息

  “你这样就只能让我想到一个词,恋童!”,苏倾酒大笑,“哈哈~”。快速移步到冷血的面前,背后之人瞬间铁青了脸,而房间之内的另一人拼命忍住笑意,忍的也是非常辛苦。

  齐墨轩握紧拳头“咯咯”作响,苏倾酒却是埋头割着腐肉。

  “喂,你过来?”,苏倾酒叫道。冷血的事算是事发突然,麻沸的东西她并没有准备,因为这个时间不太够。

  即便她有办法延长冷血治疗的时间,但是为此耽误她睡觉的时间,她是绝对不愿意的。毕竟冷血这个人和她没什么交情,一见面还看不起她,这样的人就得让他好好体会一下。

  “你叫什么?你来和冷血聊聊天,让他时刻清醒,别晕过去了,一会你们王爷还问话呢”。

  水生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回头看了一眼齐墨轩,没有得到答复。

  “王妃,小的叫水生……”

  “不用那么谦卑,也别说那些言不由衷的话敷衍我”,苏倾酒没有抬头,继续手里的动作。冷血中的箭勾着血肉,她只凭一把匕首有些费力,这绝对是个考验技术与耐心的活。

  “冷血大哥,你有什么话想对水生说的吗?”,水生窘道。

  那么长时间就想到这么一句话,苏倾酒感到汗颜。一心两用对她不算难事,水生这话,她也只能判断这两个人认识。

  “没有”,冷血冷然道。手臂上的疼痛让他开口都觉得费力,他不明白苏倾酒为什么还要让水生和他聊天?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难道苏倾酒现在正报复他?

  “冷血大哥,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水生再次问道。

  “噗~”,苏倾酒咬着嘴唇,冷血已是脸涨得通红。没话找话聊,这绝对也是门学问。

  得,别聊了,再聊冷血估计也忍不住了!

  “水生,你去熬药吧!桌子上,有药方”,苏倾酒吩咐道,“顺便让人做个银耳羹,你家王爷他饿了……”。

  这个环境着实不能再待下去了,水生连忙点头说好。临行前,又看了一下齐墨轩。齐墨轩的嘴角挂着笑容,水生带着药方关上房门离去了。

  银耳羹?似乎王爷不怎么喜欢吃啊!冷血转头看向苏倾酒。这个女人可真是胆大啊,睁着眼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明明是自己饿了,却非得说是他家王爷。

  最让人不解的还是他家王爷,竟然什么都不说默许了。

  “你忍耐力,还真不错啊”,苏倾酒说了一句尽是夸赞的话。

  冷血尴尬一笑,他与苏倾酒相处不长,但是深感对方脾气古怪。这样的人同他家王爷一样,还是少说话微妙。

  “一般,一般……”,冷血淡淡说道。

  “哦,是吗?”苏倾酒拿起了手上的针线。这线她仔细检查过,虽然比不上现代缝合用到的线,但是用用也没什么大问题。

  “你打算干吗?”,齐墨轩惊道。伤口处理好了,就该上药了,苏倾酒这是要做什么。

  “不知道了吧”,苏倾酒得意一笑。她这做法,估计一百个大夫里也找不出一个,但是这绝对对恢复伤口有好处。

  “我要缝合他的伤口,解释我就不说了,不会有问题的!”。

  “你!”

  在齐墨轩与冷血的叫声中苏倾酒缝合了起来,一个行动不便,一个重病在床,水生不在,完全只有看看的份。

  “不是说好信我的我,你现在是在……”,苏倾酒勾勒出一丝冷笑。

  “对不起,我只是……”,齐墨轩眉头紧皱。不知道说什么好的他,选择了道歉。

  “好了”,灵巧的打了一个结,撒药,包扎,动作一气呵成。

  五千两黄金到手,苏倾酒不觉得心情愉悦起来。回头看见齐墨轩纠结的脸,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我没听见”。

  说什么?那是道歉。王爷没说过“对不起”吧,冷血在心里暗自遐想。今天的王爷,真是太有问题了!

  “你过来抱我一下齐墨轩,我动不了了,腿麻……”,苏倾酒撇嘴道。医疗条件太差,全靠她一人撑场,现在撑不住了。

  “哦”,齐墨轩张开了双臂,完全没有考虑苏倾酒说的话。

  “齐墨轩,我先眯会,一会吃的到了叫我”

  “苏倾酒,你!”,齐墨轩揉了揉太阳穴,此刻,他需要冷静。

  这算不算彻底利用?苏倾酒整个人都贴在了齐墨轩的身上,令他动弹不得。银耳羹,假借他的名义,还叫着他的名字。

  “王爷……”,冷血轻声说道。

  “你怎么样?”,齐墨轩问道。床边周围血迹斑斑,苏倾酒的太多做法他理解不了。好在,冷血的气色好了很多。

  “王妃医术很高,感觉好多了”,冷血微闭着眼睛回答道。

  认可了?齐墨轩收回视线重新看怀中的人儿。小小的人儿还在酣睡,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脸上还流露出有一丝痛苦的神情,视线往下齐墨轩看到了苏倾酒的手臂,一道又一道伤痕有新伤有旧伤。

  “相府,真是可恶!”

  “王爷,你怎么看王妃?”,冷血凝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愿意相信她。既然她已是我的王妃,顺其自然吧”齐墨轩把脸靠在苏倾酒的额头上,闭上了眼睛。

  月夜安静无声,呼吸可闻。

  水生小心的收拾,生怕打扰了轮椅上的两人。齐墨轩睁开了眼睛,有些许自嘲,水生到来之际他竟然睡着了。多少年来,他不曾熟睡,未曾今天安然睡着了。

  “王爷,属下打扰……”,水生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说道。

  “出去吧,今夜的事就当没看见”

  齐墨轩戳着苏倾酒的脸蛋,语气竟是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柔和,“乖,醒来吃银耳羹了”。

  “嗯,不要,要睡觉”,苏倾酒一脸困倦,竟是不想醒来。

  齐墨轩揉揉额头,照顾小孩这种事他还真做不来。不由得叹气道:“张口,我喂你……”。

  像是听到了一样苏倾酒张开了嘴,眼睛依旧紧闭。冷血半合着眼睛,这一幕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自己的主子又有了喜怒哀乐,可是那个女子究竟信不信得过呢?

  “齐墨轩,五千两黄金……”,苏倾酒舔着嘴唇小声说道。

  “哈,真是个财迷”齐墨轩用手摸了一下怀中人儿的鼻尖,而后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低下身在她的身边,长袖遮住了那些伤痕,只留下熟睡的笑脸。

绝世毒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绝世毒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绝世毒妃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