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东溟子煜上官若离

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又名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东溟子煜上官若离经历什么,作者此木为柴小说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她是现代美女特工,在执行任务中与犯罪分子同归于尽,穿越到架空古代成了瞎眼的大将军府嫡女。刚穿过来便青楼前受辱,被庶妹抢去了未婚夫,赐婚给一个不能人道的嗜杀冷酷的王爷。好,这一切她都认了,大家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来日方长,看她怎么弄死这帮狗东西!只是,说好的不能人道?这玩意儿这么精神是怎...
《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东溟子煜上官若离

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穿越到青楼

痛!

上官若离一个激灵睁开了眼,坐起身来,身上像是散了架,痛得要命。

“哎呦哎呦!醒了醒了!流了这么多血,竟然没死!”

“是染香楼里新来的姑娘,不想伺候男人就跳楼自尽了吧?”

“不对,这姑娘穿得这么华丽,别是掳来了哪家的大小姐吧!”

上官若离蹙眉看着眼前的这些古装打扮的人,觉得有些奇怪。

她是国家秘密特工,刚刚在地下贩卖人体器官的窝点,犯罪分子引爆了炸弹,把她给炸死了。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你个小贱蹄子,踹了客人命根子竟然还敢闹自杀!”

忽然,面前的古楼中冲出一个穿红戴绿的胖女人,身后跟着五、六个手拿棍棒的彪形大汉。

不等她细想,那些大汉就冲过来,劈头盖脸的一阵拳打脚踢。

若是以前,收拾这几个人上官若离轻而易举,但现在这具身体太弱鸡了,肋骨也断了,浑身疼痛动弹不得。

她双臂护住头,尽量减少受伤。

拳脚毫不留情的落到身上,一阵阵疼得钻心。

与此同时,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零零碎碎,如潮水般涌进了脑海。

她竟然穿越了!

好巧不巧,这具身子的原主也叫上官若离,是这沧澜大陆东溟国镇国大将军府的嫡女,十六岁,木讷愚钝,胆小如鼠,而且,还是个处处被人嫌弃的瞎子!

可她明明能看见啊。

“不识抬举的脏货!”胖女人朝着她狠狠啐了一口,“把她给老娘拖进去好好教训!”

“遵命!”

“慢着!”

上官若离用力爬起身,做出目光空洞无神的样子,声音却带着几分肃杀,“我可是镇国大将军的嫡女上官若离!你敢动我试试!”

那胖女人眸子一滞,“放屁!你是什么东西,敢高攀人家将军府!”

有个打手连忙拉她,“染香妈妈,大将军确实有个瞎子嫡女。”

有看热闹的在上官若离面前摆了摆手,惊叫道,“真是个瞎子!”

“天啊,大将军之女竟被掳到了染香楼!这下染香楼可要倒大霉了!”

胖女人一听就急了,掐腰大骂,“我呸!瞎子遍地都是,难道个个都是大小姐?这个臭娘们是老娘花大价钱买来的!”

说完,她就给那几个彪形大汉使了个眼色,“给老娘拉走!不弄死怎么玩都成!”

满脸胡子的男人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黄牙,扯着上官若离的头发就往染香楼里拖。

上官若离咬牙忍痛,准备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站住!”

声音清朗干净,没有一丝的杂质,透露着一股皇家的尊严。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忙跪地磕头,“参见宣王殿下!”

一只如玉的手掀开马车车帘,露出一张俊美如天神的容颜。

男人的眸光如同寒冰般凛冽,扫了一眼腿肚子打颤的染香等人。

“滚!”

染香等人顿时连滚带爬的进了染香楼,只留下半死不活的上官若离还趴伏在台阶上。

血从她的头上滴在半透明的大红纱衣上,香肩半露,皮肤上青青紫紫的,遍布痕迹。

男人冷哼一声,一件绛紫色的蟒袍从车里抛了出来。

上官若离只感到一阵冷风吹过,那袍子就盖在了她身上,遮住了她身上不堪的痕迹。

“走!”

马车还没动,就听人群外一声娇弱的声音响起。

“姐姐,你没事吧!”

身材纤细的美丽女子焦急的拨开人群快步走来,拦在马车前面。

上官若离脑海里自动出现一条信息:这是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上官若仙,十五岁,昨天原主与她去寺里上香,却在半路被打晕劫走到了染香楼,因誓死不接客,被毒打了一晚上,最后塞给一个变态狂,后来不甘受辱,踹伤了变态狂跳楼摔死了。

上官若仙似乎想和宣王说什么,可是马车连停都没停,径直从她身旁呼啸而去。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嫉恨,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快步到了上官若离身边。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不到你真是着急死了!”

上官若离失血过多,眼前一阵阵发黑,可她的脑海中却闪过原主的记忆,嘴角也不由得噙起一丝冷笑。

“我也正纳闷呢,妹妹,我们一起去上香,怎么我被劫到了这里,你就好好的回去了?”

 

第2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闻言,上官若仙眸子一滞,顿时委屈得潸然泪下,“姐姐在说什么,仙儿听不懂。”

上官若离又不是真瞎,自然没好气道,“你心里清楚!不然你怎么早不到晚不到,偏偏这个时候到?”

上官仙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姐姐实在是误会仙儿了!仙儿看姐姐受伤严重,就去请了太子殿下过来,想为姐姐主持公道!”

上官若离眼睛一眯,讽笑,“我受伤严重,你不找御医,找太子干什么?太子会看病?”

“太子虽不会看病,可却是姐姐的未婚夫,和姐姐又是娃娃亲,妹妹当然要找他来看姐姐。毕竟……”上官若仙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我朝女子失贞,可是要浸猪笼的。”

人群忽然让出一条通道,太子东溟子澈一身杏黄色太子朝服,面色沉重走来。

上官若仙跪下行礼,五体投地,“臣女参见太子殿下!臣女姐姐为保护臣女沦落染香楼失贞,请太子殿下饶恕姐姐留她一命,只罚她出家修行吧!”

“妹妹可真是好心啊。”上官若离冷冷地盯着她,“我是否失贞还未证实,你就着急地想把我赶走了。”

“闭嘴,你这个毒妇!”东溟子澈疼惜的将上官若仙扶起,转头就对着上官若离破口大骂,“自己丢失贞洁还污蔑仙儿!你不配为皇家妇!孤会请旨退婚!”

上官若离心里一阵揪痛,那是原主残留的感情,她闭着眼睛长长地出了口气。

再睁眼时,嘴角就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太子殿下如此爱护妹妹,好让人羡慕。”

这话一出,众人眼中纷纷冒出八卦的精光。

上官若仙慌忙维护,“太子殿下只是担心姐姐,故而对仙儿爱屋及乌!”

太子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慌张,“没错!你休要血口喷人!被歹人劫走一天一夜,毫无清白可言,你若还有一点羞耻之心就该以死名节!”

上官若离苦笑,“臣女自知眼盲配不上太子,可太子若看上了妹妹,想要和臣女退婚直接说一声即可,又何必要唱这一出大戏,毁了臣女的清白,又咄咄逼人逼死臣女呢?”

话音刚落,人群中顿时起了议论。

“这太子忒不是东西!嫌弃姐姐眼瞎,又和妹妹有染,想要退婚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便想了这么一出,毁人家姑娘的清白!”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真是够狠啊!”

太子又气又恼,“你再胡说,信不信孤现在就将你赐死!”

“好啊!”上官若离泪眼涟涟,“既然太子如此厌恶臣女,那不用太子动手,臣女自己撞死!”

说着,她就真的漫无目的地乱撞,头上都是血,狼狈又可怜。

本就是个盲女,又遭人陷害抛弃。

百姓纷纷替她抱不平,直接把太子给骂成了陈世美。

太子气得一口气没上来,“行了!别胡闹了!孤不会让你死的!”

“太子殿下!”上官若仙骇然,不让她死,这一出戏岂不是白演了?

太子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上官若离可以死,但是不能死在他的手上。

否则镇国大将军心疼嫡女起了异心造反,那他这个太子还当个屁啊!

“来人!送上官小姐回府医治!”

“太子殿下!”有个白胡子老者从人群里走出来,“上官大小姐情况不妙,恐怕坚持不到回府,老朽的回春医馆就在斜对面,还是先为大小姐止血疗伤吧。”

 

第3章 三道圣旨

眼前这人是从太医院告老的夏鹤霖,医术高明,德高望重。

东溟子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也好。”

上官若离被人抬走,夏鹤霖小声地对她道,“大小姐莫怕,老朽受人所托,定会护你周全。”

她忽然想起了身上的蟒袍,想起了马车中那个俊朗的男子,莫名的放下心来,晕了过去。

夏鹤霖带她回了回春医馆,给她处理了伤口,就回到了书房,一个俊秀的小太监正在这里等他。

“夏太医,上官大小姐伤势如何?”

夏鹤霖叹息道,“大小姐浑身都是伤,头部出血,肋骨折断伤及内脏,伤势很重。”

小太监忙问,“可能保住性命?”

夏鹤霖笑,“有王爷的千年雪参和黑玉断续膏性命无虞,谢王爷赐下珍稀灵药。”

小太监这才放下心来,“我家王爷曾与上官大将军并肩作战、同生共死,帮一把是应该的,这段时间,大小姐就拜托您照顾了。”

夏鹤霖摆摆手,“好说,好说。”

“那太医您忙,小的回宣王府复命去了。”

说完抱拳施礼,翻窗出去,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夏鹤霖摇头叹息,正要歇息,就听门外有小厮禀报,“老爷,大将军夫人和二小姐来接大小姐回府。”

夏鹤霖眉头蹙起,眸光微冷,直去大堂。

刚到大堂,大将军夫人肖云箐就如同一阵风似的刮了过来,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担忧。

“夏太医,真是谢谢您了,不知若离的伤势如何?”

夏鹤霖摸了摸胡子,“她肋骨刚接上不能移动,建议留此观察。”

肖云箐蹙眉,“这不好吧,若离是我们将军府的大小姐,怎么能沦落在外?被人知道可又要说我苛待大小姐了。”

夏鹤霖淡笑道,“住在老朽的医馆里,谁会说三道四?夫人只需把费用付齐就是了。”

上官若仙唇间泛起一抹嘲冷,“你不是为了赚钱才扣着姐姐不放吧?”

“仙儿!”肖云箐喝止,夏鹤霖曾是太医院院正,医术超绝,皇上都要敬重他几分。

夏鹤霖也不生气,“老朽只是大夫,为病人负责而已,还请两位不要为难。”

肖云箐眼睛眯了眯,“好吧,那就留下两个丫鬟伺候着,不能委屈了大小姐去。”

夏鹤霖捻着胡须,淡笑,“夫人随意。”

留下了两个伺候的丫鬟作眼线,肖云箐和上官若仙就出了回春医馆上了马车。

还没坐稳,上官若仙就着急地开口,“母亲,为何不把那瞎子弄回府?若是她死了,东西拿不到或者她给了别人怎么办?”

肖云箐恨铁不成钢的白了她一眼,“那个小贱人是你父亲的嫡女,你父亲把她当眼珠子似的疼着,更何况现在坊间都在传你抢了她的未婚夫,若是强行把她带走,出了什么差错,你有八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那她以后是不是出点什么事都要赖到女儿身上?”上官若仙气得狠狠的捶了一下马车厢,“不行,我要去找太子殿下,必须让他尽快退婚,处置上官若离!”

马车疾驰向太子府,上官若仙急急地跑了进去,磨了一个下午。

太子当晚进宫去求皇后,皇后虽然觉得这样不好,但到底心疼儿子,伺候了皇上一晚,吹了一晚的枕边风,翌日上午,就有传旨太监捧着三道圣旨,带着两个老嬷嬷去了将军府。

肖云箐带着上官若仙以及一众儿女出来接旨,许多人围在将军府门口看热闹。

不出众人所料,第一道圣旨取消了太子和上官若离的赐婚。

第二道圣旨则是把上官若仙赐婚给太子做太子正妃。

肖云箐和上官若仙正喜滋滋地等着郑GG念第三道圣旨,听皇上对上官若离的处罚呢,负责宣读的郑GG却忽然皱起了眉头。

“大小姐为何不在此处?”

 

第4章 纳尼?要验身?

上官若仙连忙道,“姐姐在染香楼受伤,不能移动,现正在回春医馆呢!”

她加重了“染香楼”三字,生怕大家忘了似的。

郑GG眸光微恙,他与肖云箐说话,这个二小姐却不顾礼仪插嘴,继室所出虽然也算嫡出,但终归与真正的嫡女差着一层,没有礼貌教养。

肖云箐察言观色,拉了上官若仙一把,赔笑道,“GG别怪我这女儿,她也是担心她姐姐。”

上官若仙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低头退到肖云箐身后,垂眸掩去眸中的狠色。

等她成了皇后,先把这阉人做成人彘。

郑GG一甩拂尘,“圣上有旨,第三道圣旨宣读前必须见到大小姐!”

肖云箐立刻转头,“来人啊,马上备车去回春医馆!”

又是一阵忙乱,不到一个时辰,众人又到了回春医馆。

“郑GG,好久不见啊!”

“哎呀,夏御医!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夏鹤霖从前在宫中和郑GG也有过交情,两人寒暄了许久,一时间感慨非常。

倒是上官仙儿在一旁等得有些不耐烦,大着胆子道,“郑GG,您可还有正事没办呢。”

她都等不及要看那个贱蹄子被罚出家变成尼姑了。

郑GG被打断,有些不悦,肖云箐恨恨地拉了她一把,斥道,“你还有没有点规矩!”

“无妨。”郑GG冷眼扫了两人一眼,才笑呵呵地对上夏鹤霖,“太医,不知上官大小姐在何处?”

“就在这间病房。”

郑GG点点头,给身后的两个老嬷嬷一个眼神。

老嬷嬷会意,推门而入。

上官若离悠悠转醒,看见周围古色古香的环境,心里顿时又是一个咯噔。

妈啊,她真的穿越了。

“大小姐醒了?”

鹅蛋脸的丫鬟端过茶杯,“奴婢是春桃,和秋菊一起伺候您,您喝点水吧。”

春桃正要把茶碗送到她唇边,门被推开,进来两个宫装打扮的老嬷嬷。

秋菊一惊,“你们是何人?”

一个老嬷嬷亮出一块腰牌,“咱们是宫里的嬷嬷,奉旨来为上官大小姐验身!”

纳尼?!验身?

上官若离心中一凛,尼玛古代怎么验身啊!这特么不科学啊!

春桃和秋菊忙行礼,躲到一边,让开床前的位置。

看着两个一脸横肉的中年嬷嬷走过来,上官若离不禁想到了容嬷嬷。

若是这两人被买通,在验身的时候稍微动动手指,原主跳楼保住的清白之身就轻而易举地被破了。

到时候,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不要!你们走开!”

上官若离踢着腿抵抗,尽管每动一下身上的伤就钻心的痛。

较胖的嬷嬷伸手按住她的腿,冷声道,“咱们是奉旨办事,奉劝大小姐还是不要抗旨的好!”

上官若离咬牙忍痛一脚踹向她的脸,“走开!”

胖嬷嬷吃痛捂脸,气得大骂,“大小姐!你这是要抗旨不遵吗?!”

 

第5章 死穴

门外的夏鹤霖听到了动静,就对郑GG道,“上官大小姐受了惊吓,精神不稳定,不如让医女进去施针稳定情绪。”

郑GG自然不会反对,“也好!”

夏鹤霖给了两个医女一个眼色,医女敛眸,抬步进屋。

跟嬷嬷打了招呼,就附在上官若离耳边轻声道,“大小姐放心,嬷嬷只是给您验一下清白,这么多人在一边陪着您呢,不要害怕。”

言下之意则是,有人看着,两个嬷嬷做不了手脚,她大可放心。

上官若离这才松了口气,配合的安静下来。

两个嬷嬷冷肃着脸,看不出神色变化,例行公事般的开始了尴尬的验身。

守着四个小丫头,被两个老太婆扒来扒去的感觉真的超级不爽,简直就像被强行那啥。

而且为毛这群人不能早来一会儿啊,她还昏迷着就不必经受这让人吐血的一幕了!

随着一种恼怒和屈辱感涌上心头,大脑一阵缺氧,上官若离又晕死过去了。

两个验身的嬷嬷出了房间,脸上带着喜气,“上官大小姐尚且完璧。”

郑GG微微一笑,从身后小太监捧着的托盘里拿过一个明黄色卷轴,缓缓打开,用缓慢而高亢的声音念道:“圣旨下——赐将军府大小姐上官若离嫁与宣王东溟子煜,为宣王正妃!”

众人一听,全都傻了。

要知道宣王虽然位高权重,可是却已经被太医院确定不能人道,今生子嗣无望,因此暴戾孤傲、嗜杀成性。

皇上皇后曾为他送过女人,但都被他虐待致死,尸体惨不忍睹!

这上官若离进了宣王府,轻则守活寡,重则要小命啊!

上官若离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听到春桃和秋菊低声议论。

春桃:“你说反正宣王也不能行人事,皇上还给大小姐验身干嘛?”

秋菊:“宣王可是王爷,万一娶了个肚子里有野种的破身王妃,那岂不是给皇家戴了一顶大绿帽?”

上官若离刚醒,就差点一口气又没上来,直接吐血。

尼玛!她被赐婚给宣王了,而且宣王还是个那玩意儿废了的太监!

只听春桃又道:“不过这也是好事,宣王妃好歹身份尊贵,总比浸猪笼强。”

秋菊叹息,“就是不知道大小姐会不会像那五个宣王妃一样,新婚第二天就变成了尸体。”

春桃压低了声音,“那样夫人要的东西岂不是就泡汤了。”

夫人要的东西?

上官若离记得好像原主生母是给她留下了什么东西。

肖云箐一直想要,却掘地三尺都找不到。

“大小姐醒了?”

春桃忽然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秋菊,“奴婢去找医女给您换药。”

说完,两人就离开了房间,上官若离望着她们的背影若有所思。

……

镇国大将军府,梅香园。

肖云箐和上官若仙正在原主的院子里看着几个丫鬟、婆子把整个院子都翻了个底朝天,甚至把地上的青砖都撬了起来,但就是一无所获。

上官若仙凝眉质疑,“母亲,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会不会那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肖云箐沉默了半晌,幽幽道,“不可能!那是你外祖父的毕生心血,肯定存在!”

上官若仙有些气急败坏,“可是那死瞎子马上就要回来了,等她回来,再想翻院子就难了!她现在没那么好欺负了,母亲,您何必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浪费时间呢?”

“你懂什么!”肖云箐怒道,“那是你我的死穴,找不到的话,我们这一辈子就完了!”

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倾世溺宠:王爷宠妻无下限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