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传奇鬼医》&羽西【完结】小说阅读

《都市传奇鬼医》&羽西【完结】小说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马天琪小说都市传奇鬼医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都市传奇鬼医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习得一身本事的医术传承的少年羽西下山入世,没有天大的抱负,只想家人健康快乐,自己能够治病救人赚点小钱,却没想到众多美女蜂拥而至,且看一个小小少年如何将中医发扬光大。...
《都市传奇鬼医》&羽西【完结】小说阅读

马天琪小说作品《都市传奇鬼医》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意想不到

这一周,何向阳经历了地狱般的熬炼,昏昏沉沉,迷迷瞪瞪,睡不熟,醒不了,痛苦的滋味,犹如被架空了灵魂的躯壳,温泉度假村所属的何氏产业,只能由黄管家在运作。

他是揣着明白却糊涂,何氏产业喂养的一个医务团队,禅精竭虑也没有医好他的怪病,即使是春柳医院号称汉城中医奇才的钟南医生也是出师不利,面前这个所有人不看好,瞧不起的年轻人只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让何向阳起死回生。

他不得不重新审视羽西,并铁定的意识到,羽西是整个嘉利国度传说中的卫冕神医琵琶鹭。

"羽西先生,我何向阳代表何氏集团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何某一命。"何向阳紧紧握住羽西的手,声泪俱下的说道。

羽西淡若风轻地回复,"何老板,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无需客套,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我该走了。"

"不不,羽西先生,先别忙,我想了解一下,我家老爷身体状况,有没有眩晕复发的可能性?此次经历了七天的疾病熬炼,日后要注意哪些?如何调理?"范紫薇抓住羽西的手,焦急地问询。

羽西抿了抿嘴唇,说,"这样吧,我是帮忙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给你开一张药单,夫人只要按照单子上写的去中药店买药,根据所分配的剂量煎药服用就行。"

范紫薇热泪盈眶,使劲点了点头,下人服侍何向阳穿好了衣衫,转身自客厅的抽屉里捧出一只巴掌大的锦盒。

众人的目光聚焦在何向阳的身上,他在羽西旁边的桌子上止步,打开锦盒上缠着蝴蝶扣的粉色丝带,掀开盒盖,里面赫然躺着一支黄金铸成的飞鹰令牌,飞鹰的头顶一个醒目的何字,仿佛一道锐利的光射了过来。

"羽西先生,我没有别的酬谢,这支飞鹰令牌送给你做个纪念,往后余生,何某会多有打扰,希望你笑纳。"何向阳双手捧着飞鹰令牌递到羽西面前。

羽西想,何老板家大业大,不给辛苦费单单送这么支不能吃不当穿的玩意做啥?不过,既然自己是奉了师叔的差遣来的,顺利完成也算给他一个交代就好。

师傅早就告诉他接触这个世界,各色人等,早日找到那个能提升和突破自己中医医术的人,汉城大地何氏产业不容小窥,通过何向阳可以接触更多人。

"那,恭敬不如从命,羽西接受了,何老板,何夫人,谢谢喽,告辞!"羽西接过那支小小的用金子铸就的飞鹰令牌,揣进内衣口袋,转身离开。

在何向阳神迹般的恢复正常人时,钟南医生与黄管家就有一种末日降临的感觉。

钟南医生江湖上见风使舵惯了,他清楚何向阳给羽西的不是一支普通的首饰,而是何氏集团内部要员在何氏产业畅行无阻的令牌,此令牌是用一千克拉的纯黄金制成,即使卖了令牌,羽西这小子也能得到好大一笔钱,拥有飞鹰令牌的人除了何向阳,还有他的三个亲信,三个贴身保镖,两个亲眷,他自己,现在羽西是第十个飞鹰令牌的拥有者。

哎呦!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运气太好了,我堂堂的留学博士后,也没有此等殊荣和待遇,不行,化敌为友,溜须拍马一下,低头不见抬头见,有用的着他的地方。

钟南医生堆出一幅灿烂的笑容,上前要握住羽西的手,羽西冷冷的没有接,钟南尴尬至极,很快找台阶下,"呵呵,羽西医生,果然出手不凡,交个朋友,以后我学西医的,还要向您多多讨教呢。"

羽西哼了一声,"哎呦!羽西连个医师资格证都没有,俺这小庙岂能供下你这尊闻名于世的大菩萨啊?别折了我的寿,羽西的肚腹虽然装不了鸡翅燕窝山珍海味,可盛粗茶淡饭总该行了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没等何向阳吩咐,黄管家疾步上前,弓腰屈膝地说,"羽西医生,还是小的开车送您回去吧。"

羽西仰着头,目不斜视地说,

"对不起,黄管家我高攀不上你,羽西只是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小人物,哪敢劳您大驾送我?!雨前的普洱茶,留着给您高贵的客人喝吧。我奉劝你一句,不要以貌取人,任何时候低调做人,才是最后得赢家。"羽西挥挥手,义无反顾的朝外走去。

钟南医生跟在后面,羽西突然回头,一字一顿地说,"钟南博士后,日后做事可不要给你这头衔丢脸噢?啪啪啪,响不响?嗯?记着啊,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谦卑点不好嘛?"羽西伸手巴巴巴落在钟南的脸蛋上,狼狈不堪的钟南医生,很让羽西痛快了一会儿。

羽西刚走出何向阳的别墅,身后就疲疲沓沓走出黄管家,"咦?黄管家,你这是唱的哪出戏?还要送我回去?!我都说了不用不用,嗨!您就省省吧。"

黄管家一脸沮丧地说,"我他妈的,饭碗丢了,被姓何的扫地出门了,他也太狠了,为了你这个毛头小子,赶走了在他身边忠心耿耿变牛做马做事的老管家!你简直是我的灾星!"

羽西打了一个响指,"黄管家,这事不能怨我啊,你想想,以你的做派,专横跋扈,仗势欺人,落地凤凰不如鸡是迟早的报应,哈哈,只是,你没想到阴沟里翻船这个道理,走咧,好自为之吧。"看来何向阳的确是个君子,不是大奸大恶之辈。

羽西没有回嵩皋家,给嵩皋主任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一番,就进了自己的寝室,吃了一碗油泼面,一只辣椒,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因为怕上班迟到,羽西将手机闹钟设置在六点三十分,有十分钟吃饭,二十分钟梳洗加赶往医院科室,足够了,男人没有女人那些麻烦,化妆,敷面膜什么的,男人简单,吃饱了,抹抹嘴,夹着包包走人。

羽西第一天上班,当然要给人留下好印象,他所在的心脑血管科室,有两男两女医生,马天琪是主任,羽西来了就是五个人,归马天琪调动。

羽西来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女同事到了,在电脑前整理材料。

羽西礼貌地向美眉同事打招呼,她们抬眼看向羽西,其中一个长发飘飘,打扮时尚的女孩,忽闪着假睫毛,腾地站了起来,"哎呀!你……不是莫西城的羽西吗?"女孩跑过来,抓住羽西的手惊喜地说道。

羽西仔细看了一眼对方,想起来了,"苏苏,是你?异乡重逢,缘分啊!"

苏苏是羽西,在去莫西城荷花淀秋游时邂逅的女孩。

那天,羽西跟师傅请了假,坐公交车走了六站路,到达莫西城内的知名景点:荷花淀,散散心。

一个女子在梧桐树荫的小径上突然崴了脚,蹲在地上呲牙咧嘴嚷嚷疼,羽西正巧碰上,帮她按摩了脚部,症状缓解,两个人就认识了。

两个人一同沿着荷花淀走了一圈,苏苏接了个电话,就匆匆走了,连个联系方式也没留。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再次和苏苏见面。

"呵呵,人真的好奇怪,走着走着就散了,可是峰回路转之后,我们竟然幸运的第二次握手。"羽西平静但不失热忱的说道。

第11章 针尖对麦芒

意外的重逢让羽西和苏苏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羽西打破了枯燥的局面。

"苏苏,我来第一人民医院心脑血管科室实习,以后请多多关照,毕竟,人生地不熟。"

苏苏忽闪着美丽的大眼睛,"哎呦!羽西,正好我是这个科室的主治医生,来,互相留个电话,那次你帮了我,我还没有好好答谢你呢!"

羽西说,"多大点事儿,你耿耿于怀快两年了?嗯,我记录下号码。"

马天琪大步流星进办公室的时候,一眼就瞥见,羽西和苏苏谈笑风生贴得很近,心里立刻怒火中烧,羽西,你落在老子手里,我就让你吃尽苦头,报我那一箭之仇。

他咳嗽了几下,大声吩咐道,"羽西,你换了工作服后,呐,把这些资料填写一下哈,注意不要有任何疏漏,否则,对医院对咱们科室不利。"

马天琪把一大堆病人的资料摊在羽西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

羽西本身就是医生,他了解实习生进入实习阶段的工作程序,除了周日休息,周一到周五的早晨,实习生要跟着科室主任到自己负责的科室病房查看病人病情,然后,随主治医生进入手术室,拉下手,临床实践,没有马天琪这样乱安排实习生的。

羽西初来乍到,牢记师傅的教诲,凡事能忍则忍,小不忍则乱大谋也,自己不是想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吗?那唯有脚踏实地,从零做起。

羽西咽了一下唾沫,"好的,马主任,我这就处理。"

"哎哎?马主任,不对啊,羽西是实习生,我们医院的规矩,历来是先让实习生跟着科室主任查房,询问患者就诊情况,查房后可以去整理杂物,你这是?我不明白。"苏苏疑惑地问道。

她不清楚马主任为什么刁难羽西?可羽西曾经帮过自己,她遇上了岂能坐视不理?

苏苏在第一人民医院通过精湛的医术,温情的对待患者,好评如潮,连续三年被选上全院科室骨干,拥有优秀主治医生的光荣称号,高铁院长很器重苏苏,所以,马天琪不敢轻易得罪她。

"噢,苏医生,我是考虑到羽西刚来,想让他熟悉一下医院的各种操作流程,呵呵,既然苏医生觉得不妥,那羽西你跟我去查房吧!"马天琪有一张阴阳脸,变幻莫测,苏苏早就阅览够了,深谙他的底细,整羽西,叫羽西难堪,亏他做的出来。

羽西感激地冲苏苏笑笑,"苏医生,谢谢你,好人有好报的。"

马天琪想发作,碍于科室里的其他人,咽了下去,只是,干干的笑着说,"苏医生,想换换口味,吃点嫩草?"

苏苏朗声说道,"哈哈,马主任,马大爷,苏苏待字闺中,何来想吃小鲜肉一说?莫非,你老人家思春才如此吐露真言?"

马天琪被噎得上不来气,和女人打嘴架,男人没几个占上风,自讨苦吃,几个同事大有幸灾乐祸的样式。

"马主任,你这是拍在驴蹄子上喽,好男不跟女斗,我看啊,你也斗不过苏医生的嘴,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事去呗。"另一个科室副主任章鱼坐在办公桌前说道。

这个时候,正是各科室最忙碌的时间段,护士长带领护士查房,查卫生情况,前来就诊住院的患者络绎不绝,走廊里,电梯间人声吵杂,明明在各个交通要道竖着一支牌子,上面的显示灯,一个劲的把保持肃静四个字晃来晃去,就是禁止不了。

后来,医院就将这个任务交给专门的人负责,包括引导患者和家属进入各层楼都设立了专人管理。

羽西熟悉医院的运行过程,他学的是中医,但中西医结合的医院,他跟着嵩山师傅也没少去观摩。

马天琪扫了一眼走在一旁的羽西,凛冽地说,"到各病房,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别越位,你只是一个实习生,还没资格在这里指手划脚,明白不?"

声音很低,但阴冷如蛇。

羽西突然一个箭步,贴近马天琪的耳根,"马主任,做人做事不要太绝,为彼此都留个后路吧,没必要剑拔弩张的,是不是?"羽西说完,先自进了一个病房。

马天琪呆愣了五秒钟,牙齿也咬得咯吱响,"羽西,你给我骑驴看唱本,等着瞧。"

心脑血管科室这星期住进八个轻重程度不同的患者,有两个已经接受了肝切除手术,住院观察中。

羽西来的病房,正好是一位脑瘤病人,做脑部核磁共振,结果确诊是良性,周三就手术摘掉肿瘤。

羽西是个陌生面孔,加上他胸前挂着实习生的名片,患者家属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子,尖嘴高颧骨,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没有搭理羽西,马天琪出现时,她就像见到财神爷一样兴奋。

"马主任,你好,我爸这两天吃饭还可以,精神头也不错,辛苦马主任和主治医生了,我想了解下,我爸手术成功的几率是多少?"女人问道,毫不顾忌他七十来岁老爸在眼前。

马天琪翻了一下吊瓶上的用药简历,

"嗯,谁也不能保证手术百分百的成功率,在哪个医院,都有一套程序,手术前,要经过病人家属签字,不然,主治医生谁也不会随随便便做手术,既然要治病救人,双方都必要担百分之五十的风险,我保证的是,我们科室的同仁会全力以赴,做好你父亲的手术。"

羽西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人,他的脸色浮黄,眼角布满红血丝,露在短袖衬衣外边的皮肤有几枚蜘蛛斑,中医上明切标识,生有蜘蛛斑的人,肝病出于中晚期。

"咳咳,马主任,我能提几点看法吗?"羽西清了清嗓子说道。

马天琪和病人家属谈得正欢,羽西打断他们,两个人着实不乐意,碍于科室主任的头衔,马天琪假装斯文说,"可以啊?你有看法就提吧,你有发言权。"

羽西平静地说,"从患者的面部和皮肤蜘蛛斑等症状来分析,他患了严重的肝病,沙眼,脸色灰暗发黄,迅速消瘦,食欲不振,这些就是肝病的表现,早点治疗,不然,耽误了最佳的就医时间,后悔莫及……。"

"哎?你这个人诅咒我爸啊!你是何居心?我爸明明查的是脑部良性血管瘤,你偏偏说肝有病,马主任,你给我一个说法,我爸一旦紧张造成意外,你们医院赔偿!"

马天琪心中暗暗骂道,臭不要脸的,你装什么臭大爷?这个科室还没有人敢当着病人和家属的面儿说东道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盼着这个女人替他使劲教训一下羽西。

"啊,这事儿,姐们你已经十分清晰医院为你爸做出的诊断报告书,而且,所有的过程,你做为病人女儿都在现场,核磁共振的片子就在那摆着,明明白白断出的是脑部良性血管瘤,刚才实习生羽西说的,与我们以前检查的没有一毛钱关系。"

这个倒霉蛋,倒先脱个干净,让羽西来摆平。

女人冲着羽西挥舞着拳头,呲牙嚷道,"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一拳砸掉你门牙!滚出去,我们病房不欢迎你!"

羽西微微欠欠身,"对不起,仁兄,算我多嘴,可我出于一个医生的职责,还是说两句,不,就一句,你最好先查一查老人的肝,我没有怀疑核磁共振给出的结果,也不曾否认马主任的工作,珍重啊!"

这时,护士进来给病人肌肉注射,马天琪眼珠子一转说,"护士,让羽西来吧。"小护士没有违拗马主任,把针管和注射液给羽西,羽西坦然接过,他知道马天琪是想叫他难堪。

羽西动作娴熟的完成了给老人的注射,老人没有感到一点疼痛,欣喜地说,"这医生,医术精得很呢!"对羽西竖起了大拇指。

马天琪有点戳不住了,护士也是松了一口气,朝羽西嫣儿一笑。

羽西大踏步闪出了八楼八零三病房。真是憋气,马天琪什么狗屁博士后,那么简单的病灶都看不出来?

羽西甩了甩额前耷拉下来的头发,朝六楼医生办公室走去,刚到六楼楼梯口,就发现医生办公室门口聚集了一大帮人,吵吵嚷嚷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

羽西仰着头,飞速靠近人堆,天哪!一群人,有男人有女人他们将苏苏团团围住,气氛十分沉闷,苏苏一幅百口莫辩的委屈相。

第12章 出手

羽西站在人群外围,听一个背对着自己的女人破口大骂,

"你们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都是庸医,我爸刚才突然昏厥,不省人事被送进急救室,刚才医生说,我爸得的是肝硬化腹水,马天琪明明说我爸肝没问题,我要找马天琪主任讨个说法,耽误了我爸的治疗时间,生命有危险,我找他赔偿!马天琪,你给老娘滚出来!"

女人正是上午八楼八零二病房患者女儿,羽西浑身一激灵,不听好人言,吃亏活该。

医生办公室的门关得很严实,玻璃上遮着一层纱布帘子,往里看不清东西,模模糊糊,此刻,还没到晌午,办公室怎么会没有坐诊医生?

高颧骨女人身边围着的很显然,都是她三亲六故,七大姑八大姨烂眼二舅妈,那个双手叉腰,铁塔似的立在高颧骨女人一旁的男人一定是她丈夫。

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高颧骨女人找不到马天琪,就逮着苏苏撒气。

苏苏怎么解释,对方嘴帮子很硬,不行,见不到马天琪,我们就将第一人民医院曝光。

苏苏说,"我不知道马主任怎么你的父亲了,也不清楚你们之间究竟有过怎样的交集,解铃还须系铃人,有问题找当事人解决,不可以在这里大吵大闹,医院有规定,牌子上写得明白,不许在医院喧哗,违者罚款。"

高颧骨被激怒了,她暴跳如雷地咆哮着,"你也是这个心脑血管科室的吧?同一条船上的蚂蚱,你跑不了干系!你们一丘之貉,替马天琪说话,哼!就你了,你不给我说法,我们就去找院长!"

苏苏说,"马天琪是你爸的主治医师,分工不同,我凭什么辈黑锅?你不要咄咄逼人好不好?伤害你们的人,不是我,是马主任。"

胖男人长着一脸横肉,他呲牙咧嘴嚷嚷,

"你们一个科室的,患者出了医疗事故,哪个逃的了责任?!给老子听好了,如果我岳父有个三长两短,我告到上面去,地方不管,总有管的,第一人民医院,还她妈的是省级优秀单位,狗屁!心脑血管科室的主任,二杆子一个,查不出患者的病情,主任都这水平,其他人的医术不是更令人质疑?老婆,你还犹豫什么?能动手解决的,就不用嘴!"

男人的煽动,起了作用,高颧骨女人,疯了般的抓扑苏苏的长发,扬起巴掌左右开弓,大耳光落在苏苏玉白的脸上,红彤彤的手印子,苏苏一米六二的个子,没有高颧骨粗壮结实,她捂着挨打的面颊,泪水哗哗淌了下来。

高颧骨还不撒手,拽着苏苏的长发,苏苏力气小,被抓得眼冒金星,四周一片黑暗,一个栽倒葱朝地上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矫健的身影,嗖的闪了过来,在大家还愣神的档口,高颧骨女人啪嗒摔了狗啃地,苏苏则缓缓地落在一个人的怀里。

一阵棉麻制品的布料香味,卷入苏苏的鼻孔,她没清醒过来,耳畔就传来富有磁性的男人声音,"苏苏,我来了。,我看谁还敢欺负你?"

苏苏定睛一看,惊喜地说道,"羽西,是你啊!"不知为什么?在目光碰触到羽西那张生动俊朗的面孔时,苏苏偎在羽西的胸前呜咽出声。

羽西安慰了一番,"苏苏,别哭,羽西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

"哎呦呵!这是哪来的杂种?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打,你想找死啊!"胖男人怒吼着,仿佛笼子里突然窜出来的狮子,照着羽西的面门,就劈了下来。

羽西暗暗运气,一只手沿着苏苏的腰肢托起,另一只手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胖男人的手臂,听到胖男人杀猪般的狼嚎,"妈呀!疼死我了!你弄断我的胳膊了!快来人呐,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动手打人了!"

羽西又用了一道力量,"再喊,再喊你的胳膊就保不住了!"

疼得撕心裂肺,豆类大的汗珠子啪嗒啪嗒滴,胖男人不吃眼前亏赶紧求饶,"哎呀!这位爷,你轻一点,轻一点,要不我的胳膊真的废了!""好,要我松了也可以,但我要你们给苏医生道歉,不道歉的话,我让你成了残废。"羽西说道。

高颧骨女人唯恐丈夫残废,急忙上前求胖男人,"你就答应了吧,我可不想你成了废人!那样,我可就完犊子了。"

胖男人不情愿地说,"苏医生,对不起,我不该爆粗动手。"

羽西扫了一眼高颧骨女人,"这位妹子啊!求求你,原谅我家那口子,他是俺娘几个的顶梁柱,万一有个闪失,我们活不起了!"高颧骨女人说道。

羽西一撒手,胖男人像一个大冬瓜似的,咕咚坐在地上。

不晓得是谁通知了嵩皋,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嵩皋身兼数职,他不仅是内科主任主治医师,还是医院的政务出主任。管辖着全院所有科室医生和主任的思想觉悟,精神面貌,工作状况,调解各科室的矛盾,很苦逼的一个差事。

胖男人夫妇一看嵩皋派头十足,像医院的领导,女人坐在地上就哭,"哎呀!我们活不起了,你们医生还打人,就在刚才,这个医生伸手打我们,差点出人命喽,你是领导吧,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嵩皋是接到一个护士的电话,从内科急诊室过来的,见此情景,嵩皋说,"苏医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这是哪床病人的家属?"

苏苏说,"当时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这位患者家属带着一帮亲戚,来砸咱们医生办公室的门,说来也巧,我正好查房回来,就被他们夫妇围住了,说是找马天琪主任医师,对了,他们是马主任负责的患者家属,冤有头债有主,患者突然昏厥,进入急救室,诊断是肝炎化腹水,家属认为是马主任渎职,检查说患病肝部无异样病变。到底是谁的错,只有马主任自己说得清。"

"这位患者家属带着一帮亲戚,来砸咱们医生办公室的门,说来也巧,我正好查房回来,就被他们夫妇围住了,说是找马天琪主任,他们是马主任负责的患者家属,冤有头债有主,患者突然昏厥,进入急救室,诊断是肝炎化腹水,家属认为是马主任渎职,检查说肝部无异样病变。到底是谁的错,只有马主任自己说得清。"

嵩皋扫了羽西一眼,"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打人?"

羽西刚想说话,苏苏就接了过去,"嵩主任,是这位大姐先动手打我,羽西才出此下策的,至于大姐的丈夫妖言惑众说,羽西打人,完全是诬陷,两口子合伙欺负我,羽西即使出手重点,也是正当防卫。"

这时,从办公室玻璃朝外偷窥许久的马天琪,见闹事的被征服,他把门推开,走了出来。

苏苏立即火冒三丈的斥责道,"马主任,原来你就在屋里,为什么躲着不出来,让我一个女人来扛这件事?!"

马天琪捏捏鼻梁,"哎吆!苏苏,你向来不是咱们医院的优秀主治医生吗?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难道,还要我这个不求上进的人来替你挨揍?切!"

羽西的暴脾气又上来了,他噌噌奔到马天琪面前,抓住他的西服领子,老鹰拎小鸡似的,提溜起来,"马天琪,你说这话就是放屁,你还是个男人嘛?一个男人连点担当都没有,白瞎了你裤裆里那串赘肉了!"

"羽西,你松手,你发飙啊?这里不是莫西中医研究室,不要胡来!"嵩皋主任呵斥道。

都市传奇鬼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传奇鬼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传奇鬼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