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哑嫁全文免费阅读(荆可)荆冉小说在线

冥婚哑嫁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荆可经历什么,作者荆冉小说冥婚哑嫁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冥婚哑嫁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古有冥婚,生者契,死者祭,死生有约,无可逃避…要说我荆可长这么大也没有什么特殊要求,上学结婚生子,过个普通女人的生活就挺好,可偏偏有人半夜缠上我,那双冰冷的手不安分的很,事后还邪魅的告诉我说不可以!什么?不可以?我堂堂二十一世纪大学生,不信鬼神不信天地你告诉我不可以?娃娃亲,开什么玩笑,这是犯法的知道不?拗不过金钱诱惑,好吧,娃娃亲就娃娃亲吧,听说那家挺有钱的,可结婚之...
冥婚哑嫁全文免费阅读(荆可)荆冉小说在线

冥婚哑嫁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冥婚哑嫁第9章 不是梦境

“姑娘,醒醒,到站了!”

我哆嗦着被身边的人推醒,猛地起身吓得我手机都摔在了地上,把我叫醒的人是那个司机!我去,他竟然还活着。

难道刚才的又是梦?

瞥眼看了下四周,已经到公交车站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没有任何伤口,缓缓呼了口气,看来真的是梦。

俯身想要捡起地上的手机,可在我拿起来后却感觉手指上粘了些湿乎乎的东西。

“走了师傅。”

跟司机打了声招呼我便下车了,上车前我给胖丫打过电话让她来接我,那丫头居然很神奇的没有迟到,真是不容易的很。

“祖宗,你可算到了,不是说一早就坐上车了吗?”

胖丫殷勤的接过我手中的包,一脸讨好的贱样保准没什么好事。

“对啊,早上一早我就去坐车了。”

伸手戳了下胖丫的额头,刚想说她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可看着她脸的瞬间整个人再度陷入恐慌。

我的手指接触胖丫额头的地方,醒目的一个血印刺的我眼睛生疼,低头看了看拿着手机的手,方才捡手机的时候蹭到的是血迹?

“拉倒吧,从你老家坐车到这也就三个小时,我在这等了你六个小时,大姐!”

胖丫满脸气愤的说着,见我愣在原地发呆伸手推了下我的肩膀。“你傻了?”调侃的看着我片刻眼中流露着担忧“你脖子怎么回事?”

“啊?”我赶紧从口袋中掏纸擦了擦手背,拿起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脖子。

那刺眼的红色淤青明显就是被掐过的痕迹,刚才在车上的一切,不是梦!

不自觉的回头看了眼下车的地方,那客车窗户里嘴角上扬笑容阴森的司机竟再次变得鲜血淋漓。

“快走!”

我转身拖着胖丫飞一样的逃离着,那一切不是梦,地上的血和脖子上的伤都在时刻提醒着我,这个世界的三观已经彻底颠覆了。

“可可,你最近怪怪的,脸色也不好,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吃饭的时候胖丫担心的问着,我从小就怪异的很也就胖丫这么一个朋友,而胖丫因为从小就胖也没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于是我们两个被世俗抛弃的人便相互偎依的成了要好朋友。

“没事,我想起点重要的事,你先吃我出去一下!”

实在没有心情吃东西的我恶心的看了眼胖丫盘中的意大利面,那血呼呼的番茄酱和白乎乎的面条,说什么也让我没有任何食欲。

回到家,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的我几乎大脑一片惨白,这段时间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那些诡异的事情都要发生在自己身上?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传出,我感觉我的大脑已经不在运行了,麻木的抱着双腿就那么装作听不见的蜷缩着身子,谁知道开门以后又是什么鬼东西,我现在真的已经怕怕的了。

本以为没人开门他们就走了,可眼看着门锁竟咔咔的打了开来。

我浑身一颤的站了起来,警觉的看着门外,不会这么倒霉吧?连家里都招来了?

“你们看看就是这房子…”

门外进来的男子在看见客厅中拿着水果刀满脸阴霾的我后瞬间愣在了原地。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银行委托我们拍卖房子,我带意向房主过来看看,不知道您在家里。”

“滚!”我有些发疯的把手里的水果刀扔在地上,什么情况!人吓人会吓死人的知道吗?

见那小哥惊恐的看着我,他身后那两个想看房子的人也早已经飞一样的逃了出去,看来是都把我当成精神病人了。

见那几个人已经消失不见,我再次蹲坐在地上抱头哭了起来,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喂,你好是寒先生吗?我是荆可。”

我颤栗的打通了寒冰城的电话,也许那个男人可以和我解释下这一切。

“荆可小姐你好,不知这次打电话是什么用意?”

电话那便依旧冰冷,没有过多的寒暄,这个人倒是喜欢简单粗暴。

“有时间吗?我们见面聊聊吧。”

感觉有些话在电话里实在说不出口,虽然感觉那人很没有礼貌,但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若是再拿不出钱这房子就真的是别人的了。

 

冥婚哑嫁第10章 娃娃阴亲

傍晚,外滩餐厅。

昏暗的烛光下,明明应该很浪漫的地方在我看来却异常诡异。

那一张张被烛火照耀而惨白的面孔似乎并不是在谈情说爱而是鬼魂大聚餐,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不知道现在那里面都装着些什么,怎么会看什么都诡异呢。

“寒先生你好,抱歉路上有点堵车。”

礼貌的冲那个寒冰城伸了伸手,我觉得在那么高档的地方见面怎么着也得讲下礼仪是吧。

“这不是迟到的理由。”

那人很拽的看了下手表,似乎在谴责我迟到了那么几分钟,我尴尬的把晾在空气中的手收了回来,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没有礼貌。

“不好意思…”

怎么说我也是有求于别人,没办法只能拉下脸来道歉。

“荆小姐现在可以说明来意了吗?”

寒冰城十指相扣十分官方的问着,饶是中年却依旧不减帅气的脸严肃冰冷。

“我最近遇上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寒先生知道怎么回事吗?就是…”

“荆可小姐的私事我不感兴趣,只想知道你对这场婚事的看法,这是合约,若是荆小姐同意便签了上面的名字。”

寒冰城快速的打断我的话,似乎真的丝毫不对我的意外感任何兴趣。

“你!”

我气及的看着那个诡异的男子,这人不仅仅没有礼貌还异常的不近人情。

我伸手拿过那份合约,这结个婚都需要签约了?他以为这是人口贩卖吗?仔细的看着上面的条款,说的大抵就是帮我偿还所有债务然后免了二百万的欠款。

我不敢相信的指了指那一条条例,这家人也太大方了点吧?“你确定?帮我偿还所有债务?”

寒冰城看都没看直接点头。

“所有条例都是少爷拟定,荆小姐只需要签约即可。”

我无奈的撇了撇嘴,一个能列出这么多条例的少爷也真是够变态的吧。

“我需要先见见你们家少爷,毕竟结婚可是人生大事,总不能这么草率吧?”

我还是觉得莫名其妙,就这么轻易把自己嫁出去岂不是太没普了?现在连人家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只能默默祈祷别长的太可怕就行,要是长的跟恶鬼似的,那我宁愿被鬼吃了。

“荆小姐似乎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你没有资格见我家少爷,至于你遇到的那些奇奇怪怪事件,只要你签了合约便是寒家的人,寒家有理由保护你的安全。”寒冰城低沉的说着,伸手扶了下眼上的镜框。“当然,你若是不签,三百万的债务和那些东西的骚扰,我觉得你没有命继续活着。”

他似乎没有了一开始的耐性,直接将合约推到我眼前,凛冽的眼中尽是寒芒。

我没出息的打了个冷嗝,这人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鬼使神差的拿起桌子上的笔,算了死就死吧,先把债务解决了再说,当初爸爸也算是承诺别人了,怎么说也不能让爸爸做个言而无信的人不是。

快速的在那份泛黄类似账簿的合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本以为这样就完事了,谁知道那家伙突然抓住我的手,拿起小刀便划了上去。

“你干嘛?”

我警觉的看着自己滴血的手指,那血珠滴落在合约上似乎瞬间被吸食干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婚期将至,还请荆可小姐即刻跟我回府。”

在我签完合约后寒冰城向变了一个人一样,冰冷的说着,眼神始终都是冷冷的厌恶。

我去,这人什么毛病?我没签的时候就和个大爷似的,我现在签了又把我当仇人似的,有意思吗?

“我还需要回家准备一下,你改天…”

本来就气愤的我刚想反驳就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时运不济的失去知觉,也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在背后袭击了我。

 

冥婚哑嫁第11章 寒府阴宅

在凄凉的二胡声中我幽幽的醒了过来,睁眼看了看眼前的环境一时有些莫名其妙,伸手揉了揉被打痛的后脑勺心里把那个寒冰城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这是什么地方?我费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在我的四周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那种感觉有点像电视剧里的古宅但又好像哪里不一样。

伸手摸了摸床边漆红的雕花床栏,素白的帷幔清冷的家具,那样的房间还真是简单的有些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看着门口纸糊的窗户和门框,微弱的冷光从外面似乎刚好透过,起身缓缓打开那扇紧闭的复古木门,一阵阴风瞬间吹进房间。

看着满地吹落的树叶我的心情比吃了毛毛虫还白爪挠心,七月份的天怎么会有落叶?还有这冷风是几个意思?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早已经不知被谁换成了长袖儒裙。

我去?这家人有复古癖?

抬头看了眼门外的天空,不知道为什么,那里的太阳就像被蒙了一层油纸,昏暗的散发着惨白的冷光,明明照在地上透着影子,却像月光一样凄冷寒凉。

这天气是怎么了?我甩了甩头向外走去,从我醒来就一直听见一个拉二胡的声音,这样的环境配上那幽怨的二胡声,要不是我摸了摸脖子上爷爷给的吊坠还在,真的会以为穿越了呢。

“你好,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好不容易在幽长的廊道尽头看见了一个穿着灰褐色长衫白发斑斑的老头,虽然只看清了一个背影,但还是可以看出那二胡的声音就是从他那里传出的。

“姑娘最好不要随意走动。”

那老头的声音就像是干涸的水龙头般沙哑诡异,看他缓慢的转头,我以为他想要继续和我说些什么。“啊!”猛地后退摔在地上,那…那个老头明明转头了!可是他没有脸!

本能的从地上爬起来飞快的跑着,大脑已经来不及去思考周围诡异的环境,这是什么地方?那个寒冰城到底想干什么?

“嘭!”一声闷响,想要跑回一开始房间的我结结实实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少夫人,你去哪里了?”

被撞的是一个看上去十几岁的小姑娘,可明明单薄的身躯却在我猛然撞击后丝毫未动,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直直的看着我,那空洞的眼神根本就没有一点神色。

“你…你是谁?这是哪里?寒冰城呢?”

我一连串问了很多问题,这个地方太过诡异,我想回家!

“少夫人,寒管家还有事要做,有什么事情您吩咐小秋就可以了。”

那个扎着两个低麻花辫的小姑娘说话慢悠悠的没有一丝起伏,眼睛一直空洞的盯着我几乎没有眨过一次眼睛,复古的淡蓝色棉麻上衣映得她的小脸更加惨白,几乎都有些发青的手指轻轻指了指门外。

我猛地回头,天哪,我身后那个少女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她们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

“少夫人,我是小秋,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那个小秋比屋里的少女稍微好了一点,也许是她衣服的颜色没有那么冷淡,橘黄的小袄倒是让脸微微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点红润。

“小秋啊,外面有个老头,他没有脸!”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难得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看见一个稍微不一样的颜色。

“少夫人,你是再说福伯吗?他是寒府的老人了,就是喜欢吓唬新来的。”

小秋伸手指了指方才那老头待过的地方,我没有心情再去看那个老头是不是吓唬人,可却清楚的看见她衣袖下面惨白纤细的手腕上,挂着的是医院太平间尸体才有的认尸手环!

记得爸妈出车祸的时候医院通知家属去认领遗体,早已经面目全非的爸爸妈妈就只能靠那手腕上的手环去辨认了。

瞬间感觉有些呼吸停滞,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不停的后退着,眼中的惊恐几乎不需要用尖叫来表示,因为人到了深度惊恐的时候是根本呼喊不出来的。

“啪!”一声脆响,因为后退而不小心撞在了身边的花架上,我低头看着被瞬间摔成碎片的花瓶,什么人家会在屋里的装饰花瓶里插白菊花?难道不觉得晦气吗?

冥婚哑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冥婚哑嫁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冥婚哑嫁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