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老公一宠成瘾全文免费阅读(薄御寒景如星)雪糖果小说在线

偏执老公一宠成瘾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薄御寒景如星经历什么,作者雪糖果小说偏执老公一宠成瘾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偏执老公一宠成瘾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替姐出嫁,嫁给传言中又老又丑的残废三爷,然而私下里的三爷不仅年轻英俊身强体壮,而且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背景,一再颠覆景如星的认知。初相识,薄御寒冷酷无情,“守好你的本分,服从我的命令,如果你敢对我有非分之想,别怪我不客气!”恋爱时,薄御寒霸道,“乖乖做我的女人,除了我,不许看任何男人,想都别想!”求婚时,薄御寒腹黑,“洁白的婚纱,手捧着鲜...
偏执老公一宠成瘾全文免费阅读(薄御寒景如星)雪糖果小说在线

偏执老公一宠成瘾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偏执老公一宠成瘾第9章 得罪他的滋味

薄御寒再次下令,今天落在他手里,会让他好好尝尝得罪他的滋味。

德叔让人把薄彦斌押下去关起来,这里,薄御寒看向女孩,发现她脸颊又红又肿,大大的眼睛里盛满眼泪,衣服领口也被撕破,忍不住训斥,“景海瑶!谁让你招惹他的!”

“我没有招惹……我刚刚只是在晾衣服……”

景如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让他不误会。

薄御寒眉眼扫视她一下,见她裙子只到膝盖上,露出两条纤细白皙的腿,这样诱惑人不怪她怪谁,“裙子这么短,穿这么暴露,就是你的错!”

景如星低头看一眼,她穿的裙子,哪里暴露了?

但是也不敢违逆男人的意思,只好承认错误,“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穿长的。”

“推我回屋。”他又命令一声,景如星自觉的过来推他回别墅。

林嫂已经准备好煮鸡蛋,包上纱布,过来帮景如星消肿,德叔来请示薄御寒,怎么处理二少。

薄御寒跟着德叔一起去了地下室。

薄彦斌被五花大绑,堵住嘴巴,瘫坐在地上,听见门开,抬头看见薄御寒来了,只是他整个人气势汹汹,像是从地狱来的修罗一般,带着死亡的戾气。

“唔唔……”

薄彦斌希望他三叔能放过他,不停的求饶。

可惜,等来的却是一个黑色的布罩,下一秒,他的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了。

薄御寒隐忍了十年之久,十年来被这群混蛋嘲笑侮辱,现在他已经可以站起来摆脱轮椅,那就意味着,复仇游戏即将开始,今天就要拿薄彦斌来练练手。

他从轮椅上站起来,手指关节按的磕巴作响,走到近前,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薄彦斌踹飞。

又拎起他的领口,一拳又一拳的揍下去。

狠狠的出击,每一拳都饱含着他强烈的恨意。

好一顿痛扁,直到将薄彦斌的门牙打掉,打的他鼻孔穿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薄御寒才最终收手。

他从德叔手里接过湿毛巾擦拭掉手上的血迹,重新坐回轮椅里,转身的时候命令,“把他丢回薄家老宅,让我大哥好好看看。”

……

薄家老宅。

长子薄盛和妻子阮灵芝正陪着老爷子薄远山说话,这时,几个人进来,将满身沾血的薄彦斌丢在地上。

阮灵芝认出儿子,见他身上都是血,惊叫一声,“啊,这是怎么回事?”

薄远山和薄盛也被吓的不轻,看到薄彦斌的惨样,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阮灵芝心疼坏了,过来扶起儿子,叫他名字,薄彦斌幽幽转醒,叫了一声“妈……”

“彦斌怎么回事?”

“妈……是三叔,他让人把我打成这样……”薄彦斌见到老子和娘,赶紧告状。

薄盛得知是薄御寒所为,愤怒道,“他三叔也太过分了,怎么把彦斌打成这样?”

薄远山不信,“老三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他性子温和内敛,从不是个主动惹事的人。”

薄彦斌受了莫大的委屈,继续告状,“爸,妈,爷爷,我听说三叔娶妻,好心好意去看看,谁知道三叔不分青红皂白让人把我抓起来,把我好一顿打。我现在……浑身都疼……哎呦……”

阮灵芝又心疼又生气,“老爷子,你看看他三叔把孩子打成什么样了,这回你得好好主持公道,不能再偏袒老三。”

薄远山作为一个家族的族长,向来明辨是非,并不会只听信一面之词,“这件事,至少要等老三回来,当面问问才能清楚。我现在让人给他打电话。”

“爸,我回来了。”

老爷子电话还没打,薄御寒已经出现在客厅门口,德叔把他推进来。

堂上几人目光全部投过来,薄远山手指地上的薄彦斌,问道,“老三,这到底怎么回事?彦斌是不是你让人打成这样的?”

“是的,爸,彦斌小侄他想轻薄我妻子,我教训他,难道不应该?”

薄御寒眉色淡然的扫过堂上几人,薄盛脸色黑沉,阮灵芝气恨的瞪着他,夫妻俩都将他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根本不信他的话。

薄老爷子所有所思,又问德叔,“阿德,是这样吗?”

“没错,老爷,是二少冒犯在先……”

德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薄彦斌因有父母包庇,当众反口,“爷爷,他说谎,分明是三婶先勾引的我,我是无辜的啊!”

“老爷,阿德若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德叔是目击证人,说出来的话,可信度极高。

加上他在薄家做事几十年,深得老人的信任,也是薄远山亲自安排他去照顾薄御寒的,所以薄远山就算不信别人的话,也会相信德叔的话。

“爸,这事肯定不能怪彦斌,您要替彦斌做主……”阮灵芝不依不饶,非要老爷子帮孙子治治那个外来的野种。

“行了!是彦斌自找苦吃,今天就当是个教训,下不为例。”薄远山发话了,没人敢再吵闹。

阮灵芝心里愤恨的要命,觉得是老爷子太偏心,薄盛也看不惯薄御寒,但是从大局考虑,对二儿子说道,“彦斌,既然是你有错在先,现在就向你三叔道歉。”

“妈……我好疼啊妈……”

薄彦斌为了逃避责任,直接呼痛装晕,阮灵芝惊叫着让人来把他送去医院,夫妻俩都一块跟去。

客厅里,只剩下老人和薄御寒,薄远山关心问,“老三,景家那丫头不要紧吧?”

“没事了。爸。我先回去了。”

老爷子以为他紧张家里的新媳妇,没有留他,“好,去吧,有空带她回家里吃饭,让爸爸看看。”

“知道了,爸。”

德叔推着薄御寒离开客厅,经过薄家花园的时候,遇到从外面匆匆回来的薄家长孙薄彦展。

薄彦展听说弟弟被三叔打了,急忙赶回来,恰好遇到薄御寒要走。

“三叔!”

薄彦展迎上来,喊住薄御寒,同时对德叔说,“德叔,我有话想和我三叔单独说。”

……

 

 

 

偏执老公一宠成瘾第10章 造成极大的威胁

德叔与薄御寒交换过眼神,恭敬的退下去,薄彦展绕过来推起薄御寒,在花园里散步。

“有什么话直说吧!”

已经到了花园偏僻无人的角落,薄御寒按住轮椅的车轮。

薄彦展从后面转到前面,双手撑在轮椅扶手的两侧,阴恻恻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薄御寒,“三叔,你恨我不要紧,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冲我来,为什么要抢走瑶瑶?”

薄彦展认为一切都是薄御寒的报复手段,他在恨他当年对他的所作所为。

当年薄御寒12岁来到薄家,和10岁的薄彦展成了玩伴,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平日里的小跟班竟然会和他父亲薄盛一同谋害他。

将他骗至仓库,然后纵火烧他,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到来,夺走了薄老爷子的宠爱,对他们的地位造成极大的威胁。

他确实是在报复他,薄御寒冷笑,“是你们害我失去健康的体魄,害我失去一切,现在我也要让你们都尝尝失去的滋味。大侄,你最心爱的女人,现在在我那里,晚上跪在我面前,受我奴役,被我折磨的死去活来,怎么样,你心疼了?”

薄彦展气的浑身发抖,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三叔,你以为你从我手里抢走瑶瑶,你就赢了吗?不妨告诉你,瑶瑶她早就是我的人了,甚至还为我打过一个孩子,我薄彦展玩过的女人,三叔也抢着要?

“不过也可以理解,三叔你已经是个废人了,想正儿八经的找媳妇当然找不到,所以才不惜一切手段,夺走侄儿的女人,连侄儿穿过的破鞋也穿的那么起劲。”

薄御寒幽蓝的眼眸迸发出一丝猩红,紧紧咬着牙关,一腔怒火在熊熊燃烧。

他竟然敢说他捡了他的破鞋?

“嘭”,一拳砸向薄彦展的侧脸,将对方砸的身形趔趄,差点摔跟头。

薄彦展站稳脚步,揉着自己的脸颊,讽刺出声,“你也只有这点能耐了,就算你拥有薄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又能怎样,你永远也只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废物!我和我爸想要弄死你,就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你个可怜虫!去死吧!”

薄彦展为了泄愤,朝轮椅上踹了一脚,原本薄御寒可以躲开,但是他没有躲,而是任由身体随着轮椅一起翻到在地。

就在薄彦展得意之时,德叔已经陪着薄远山来到这里,恰好看到薄彦展踹薄御寒的一幕。

“畜生!你在对你三叔做什么?”

薄远山呵斥一声,德叔赶忙过来把薄御寒从地上扶起来。

薄老爷子心疼得不得了,询问,“老三没事吧?”

“爸,我没事。大侄他想推我来花园里散步,是我自己不小心摔跤了。”

薄御寒这么说,只会让薄远山更加的心疼他的懂事。

薄彦展没想到他爷爷会来,赶紧解释,“是的爷爷,我不是故意的,我确实是想推三叔在花园里散散步,结果不小心……”

“当我眼瞎吗?你这个混账东西!”

薄远山气不打一处来,上前直接给了薄彦展一巴掌,“对你三叔不敬,未来半年的生活费一毛钱别想得到!”

“爷爷……”

薄彦展虽然是薄家长孙,是薄家未来继承人,可是在他正式接手之前,他每个月的生活费是从薄家总账里支出的。

要是爷爷把他生活费卡住了,他未来半年怎么生活?

“爸,我回去了。”

薄御寒和老人家打声招呼,转动轮椅离开,临走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看了薄彦展一眼。

薄彦展,这只是刚开始而已,走着瞧!

……

下午帝京开始变天,起了大风,预报说有暴风雨橙色预警。

晚间,外面刮着狂风,下着暴雨。

景如星在庄园里等到晚上,都没见薄御寒回来,竟然有些担心他坐着轮椅行动不便要是被淋雨了怎么办?

不过转念一想,他可能会留在薄家老宅了,薄家那么多人肯定会照顾好他的。

景如星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林嫂过来敲门,“太太,三爷回来了,让你下楼伺候。”

“知道了,就来。”

景如星起床换上衣服,下楼去,刚到楼梯转角就听见下面传出打砸的声音。

探头一看,下面一片狼藉,坐在轮椅里的薄御寒用细手杖,将客厅里的东西都砸了,那些名贵的画,价值不菲的古董花瓶什么的,全都惨遭毒手。

天啊,发生了什么事?

三爷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

“全都给我滚!”

薄御寒一声令下,除了德叔以外的所有佣人和保镖,全部匆匆离开客厅。

景如星在这种压抑可怕的氛围里,惴惴不安的下楼,来到男人的附近,叫了声,“三爷……”

薄御寒听见她来了,转过脸来,俊美的脸上蒙着一层寒霜,他看向景如星的眼神像是冷厉的刀,想要将她凌迟一般。

景如星心中大惊,有点害怕这样的薄御寒,心脏开始突突不安的跳着,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过来!”

景如星怯生生的走过来,能够闻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酒气,不敢对视他那双猩红的眼眸,低着头靠近他,忽然,薄御寒用手杖在她的腿弯侧敲打一下,景如星条件反射跪在他的面前。

景如星看清他的五官,蒙着一层阴冷的戾气,幽蓝的眼眸泛着猩红的光,似一道暗流涌动的旋涡,要将人吸附进去。

下一秒,薄御寒狠狠的掐住她的下巴,逼着她仰视他。

看着眼前貌似单纯无害的女孩,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实际上,比什么都肮脏,都为薄彦展打过胎了,还在他面前装成无知少女。

薄彦展玩过的女人,他捡了薄彦展的破鞋,呵……

“肮脏的女人!以后离我远一点!”

他恶狠狠的低咒一句,用力将她推开几米远,景如星摔在地上,手心扎在玻璃碎片上,划的生疼。

“德叔!”薄御寒又开始继续下令,“从今天开始未经允许不准任何人擅自出入庄园,尤其是景海瑶!没收她的手机,不许她和薄彦展再有任何联系!”

……

 

 

 

偏执老公一宠成瘾第11章 原来他有暴躁症

“是,三爷!”

德叔领命,过来让景如星交出手机。

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男人此时处于盛怒中,为了保住小命,景如星爬起来,把自己的手机交给德叔。

德叔借机用很小的声音提醒她一句,“三爷喝醉了,太太多担待。”

原来是醉酒了发酒疯,景如星表示了解,薄御寒一刻也不想看见她,手指门口,“你!景海瑶!给我滚出去站着!别在这里碍眼!”

景如星只能默默承受着男人的暴力,乖乖走出别墅大门,到外面站好。

外面一片漆黑,风大雨大,没一分钟她的衣服全都被雨水打湿了,风吹着她单薄的身体摇摇欲坠,虽然十分难受,可是她还是要咬牙坚持下去。

景如星站了很久,期间被风吹倒好几次,再爬起来,浑身弄的都是泥水,雨水铺面,眼睛都睁不开。

她抱着自己的手臂,在风雨里瑟瑟发抖,她闭上眼睛,回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她的家里有明亮的大房子,房间十分温暖,爸爸和妈妈还活着,那时候的她多幸福啊!

从她5岁来到龙国,到了景家以后,生活全都变了,她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私下里常常遭受养母和姐姐的虐待和辱骂。

她为了活下去,只能选择默默承受,她以为拿到留学通知书,就可以摆脱噩梦般的生活,可是现在,她似乎到了更绝望的境地。

没有人来救她,没有爸爸在身边,她想要安安静静的活着都是一种奢侈了。

等了很久,别墅大门才打开,德叔撑着雨伞过来接她,“太太,快点进屋吧!”

景如星跟着德叔回到别墅里,接过他递来的干燥的毛巾,包住湿漉漉的身体,感动的鼻头发酸,“谢谢你,德叔。”

德叔的年纪和她父亲景振国差不多大,看上去就像父亲一样慈祥,“不要说谢谢,太太,让你受委屈了。三爷他也不是故意要对你发脾气,他的暴躁症上来,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从德叔的口中,景如星又对薄御寒多了解了一层,原来那个男人有暴躁症,今天白天回老宅的时候受了一点刺激,心情不好的他喝了点酒,回来才会大发雷霆。

现在薄御寒已经睡着了,德叔才过来把她接回屋里,景如星明白一切后,心里想的最多的只有对薄御寒的同情。

他也挺可怜的。

……

暴风雨凌虐了一夜,第二天雨势稍微有所减小,但依旧下个不停。

景如星爬起来的时候,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昨晚淋雨的缘故。

收拾好下楼,整个客厅又恢复了原样,打碎的东西也都替换了新的,一眼看上去,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景如星发现薄御寒此时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男人的状态看起来也十分的正常,跟昨晚的暴虐狂完全不同。

景如星小心翼翼的来到薄御寒的跟前,主动打招呼,“三爷,早。”

“去做饭,我饿了。”

薄御寒漫不经心的翻着书,看都没看她一眼,昨晚发生的一切,一觉醒来,他都不记得了。

“好的,我马上去做。”

景如星去了厨房,没一会又神色慌张的跑出来报告,“三爷,厨房里什么都没有了,东西全都不见了,怎么回事?”

薄御寒语气淡然道,“别墅每月都会清空一次食材,新鲜的食材要等暴风雨之后才能送来。”

“那……现在怎么办?”

景如星刚刚检查了,冰箱空空,连冷冻室都清理的一干二净,整个厨房只剩下一些调味品和厨具,连生姜和葱这种植物类的都没了。

“你做饭你来问我?”薄御寒沉出一口气。

景如星想了想说道,“我去找林嫂问问。”

“她不在。我已经给整个别墅所有人放了假,接下来要辛苦太太。”薄御寒冷冷的勾起嘴唇,笑得别有深意。

景如星突然明白过来,看来都是男人想要故意整她,刁难她,才给所有人放假,还把别墅里能吃的食物东西全都清理了。

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一点食材,让她做什么饭?

景如星又去别墅其他地方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半点可以吃的东西,最后看见窗外阴沉的海面,她想到了办法。

昨晚下了那么大的暴风雨,肯定有海里的生物会被海浪和大风卷上岸,她可以去海边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

景如星拎着桶,打着伞出门,可惜没走多远,大风就把她的雨伞吹翻,衣服很快湿透,她也只能冒着雨继续前行。

半个多小时,景如星提着满满一大桶海鲜回来,运气不错,她捡了不少贝类,海蟹,还有鱼。

进门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再次淋雨,有点想感冒的节奏。

但她顾不上自己,上楼换身衣服,赶紧去厨房做饭,做好之后,用德叔留给她的呼叫器,直接呼叫薄御寒来吃饭。

薄御寒从画室里出来,他倒要看看景海瑶有什么本事变出食物来,来到客厅,远远闻见一阵香味飘动在空气中。

什么味道这么香?

薄御寒带着铂爵来到位置上坐好,很快,景如星从厨房端出她做的东西,放在男人的面前。

“什么东西?”薄御寒低头打量锡纸包,看不出里面是什么。

“是鱼,我做了烤鱼。”

“哪来的鱼?”

“我去海边捡的。”

薄御寒没有说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她的小脸泛着红晕,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想必刚才应该是冒雨出去的。

能在这样艰巨的情况下,想到出去找到活食回来,说明她也不是一点脑子没有。

景如星帮他揭开锡纸纸包,里面的鱼香味四散开来,香味扑鼻,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铂爵早就闻见味道,馋的流口水,等不及要吃,用爪子拍拍桌子,似乎在说,漂亮姐姐,爵爵也想吃哦!

“铂爵别急,你也有!”

景如星又端来一份给铂爵,除此之外,她还煮了一份海蟹,并且秘制了酱料。

“三爷,鱼肉蘸这个酱料吃味道会比较好。”景如星提醒道。

……

 

 

偏执老公一宠成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偏执老公一宠成瘾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偏执老公一宠成瘾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