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狂凤逆天废物七小姐》(全文免费阅读)&一炮而红主角:叶凌夕

狂凤逆天废物七小姐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一炮而红小说狂凤逆天废物七小姐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狂凤逆天废物七小姐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二十一世纪暗夜组织第一佣兵叶凌夕,异世重生成貌若无盐,满脸毒疮,父母双亡,智商不在线的废材孤女。...
小说《狂凤逆天废物七小姐》(全文免费阅读)&一炮而红主角:叶凌夕

狂凤逆天废物七小姐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四方大陆,东海京都。

正是春好时节,十里临安街上人头攒动,却不是为了这难得的春光,而是因为今日,乃是当朝五皇子的大婚之日!

金边红绸铺了一地,直接从皇宫大内延伸到了东海国三大世家之一的叶家府邸门口。

十里红妆,盛大如斯!

两侧,众多百姓交头接耳,却没有谁流露出羡慕或是嫉妒的情绪,而是都在为五皇子愤愤不平。

五皇子墨冰逸,年仅十八修为已至地阶,此等天赋,实乃东海国皇室第一人,声名远扬!

而他的未婚妻,三大世家之一叶家叶凌夕,同样是名震京都,家喻户晓,却——

路人甲:“唉,五皇子这样出类拔萃的奇男子,怎么竟然会娶叶凌夕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呢?”

路人乙:“唉,五皇子这样天人之姿的美男子,怎么竟然会娶叶凌夕那个满脸毒疮的丑女呢?”

路人丙操心得更多:“这叶凌夕不但长得丑是个废物,还三天两头逛青楼,听说她还养了一个叫九殇的小白脸,唉,还没出阁就这样,你们说,日后这五皇子头上得有多少顶绿帽子啊?”

……

此时,叶府。

叶心染四处看了看,偷偷溜进叶凌夕的闺房。

见到屋里堆得到处都是的玉器古玩还有各种金钗银饰,叶心染眸中涌起熊熊妒火。

眸光微转,视线落到铜镜前正在涂脂抹粉的叶凌夕身上,满脸的脂粉也盖不住叶凌夕那满是毒疮的脸,叶心染胃里一阵翻涌,心里却是平衡了许多。

半个时辰前,叶凌夕嫌弃喜娘还有丫鬟给她打扮的不好看,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自己捯饬自己,对于叶心染来说,则是正好。

叶心染强行忍下心头的不适,换上一脸惊慌,小跑到叶凌夕身后:“七妹妹,不好了,九月阁被一只万年的赤火鸟攻击,已经快要烧没了……”

“什么?!万年魂兽?!”叶凌夕顿时惊得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叶心染,急急地抓住叶心染的衣袖,“九殇呢?九殇怎么样了?九殇没事吧?”

叶心染轻抿着唇:“七妹妹,你也知道,九殇他不能修炼,被困在火海里,此刻只怕……”

叶凌夕心中大急,连声唤道:“韶凤、青羽,出来!马上去九月阁救九殇!快点!”

然而,叶凌夕连唤数声,平日里始终跟在她身边随叫随到的两名侍卫却是丝毫不见踪影。

叶心染一把拉住叶凌夕:“七妹妹,九殇命在旦夕,你快去救他啊!晚了就来不及了!姐姐知道你没有修为,给,这可是上古神器之一的玄冰剑,有了它你就可以救出九殇了!”

叶凌夕看着叶心染递到手中触之冰凉地晶莹长剑,又看了一眼身上的喜服,把牙一咬,不管了,无论如何,她不能让九殇有事!

叶凌夕接过叶心染手中的长剑,快速朝着九月阁的方向跑了过去。

在她身后,叶心染看着叶凌夕的背影,眸中露出阴谋得逞的光芒。

九月阁。

京都百姓之中,没有去看五皇子和叶凌夕的成亲现场的人大多都来了这里,无它,只是半个时辰前,这里突然来了一只万年的赤火鸟,疯狂的攻击九月阁。

在四方大陆,众人修炼的乃是魂力,魂力从低到高依次分为魂士、魂宗、魂尊,而魂尊之上,才是真正的强者,分为玄魂师、地魂师、天魂师和圣魂师。至于圣魂师之上,那就是传说中的存在了,被称为无上神人,不过很少有人见到过。整个东海国,实力最强的,也就是圣魂师。

而四方大陆的魂兽,则是按照年份区分,百年魂兽大致和魂士实力相仿,千年魂兽大致和魂宗或者魂尊实力相仿,万年之上的魂兽则要复杂得多,但至少足以和玄魂师抗衡,有些强大的已经诞生灵智,寻常强者根本不敢轻易招惹。

所有看热闹的百姓都是远远观望,生怕沾染上一丁点赤火鸟喷出的火焰,我的个乖乖,那可是至少堪比玄魂师的万年魂兽啊!他们这种小老百姓哪里惹得起?

要知道,高阶魂师一般只会存在于那些传世的大家族,像他们这种普通人,穷极一生也修炼不过魂士的境界,所以哪怕只是沾到赤火鸟的一丁点火焰,也足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九月阁内,无数魂师用魂力凝练出了光罩,抵御赤火鸟的入侵,然而,他们的修为毕竟都很有限,饶是所有人倾尽全力,无数的火焰还是铺天盖地的涌进了九月阁之内,随处可闻烧焦的烤肉味以及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不少人看得不忍,阵阵叹气,这九月阁乃是京都有名的烟花之地,平日里不少达官贵族高阶强者都会来此,然而眼下,却无一人出手相救。

蓦地,人群一阵骚动,只见一抹红衣人影突然飞奔而来,她大吼一声:“九殇!别怕,我来救你了!”

那抹红衣人影手中晶莹的长剑随着她话音落下,猛地爆发出一阵寒气,那寒气带着红衣人影,直直地朝着赤火鸟冲了过去!

“哗!”

人群中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

“是谁?竟然在这个时候来救人来了?”

“咦,我怎么看那人有点眼熟?”

“啊!这不是叶凌夕那个丑女吗?今天不是她和五皇子大喜的日子吗?她怎么跑这里来了?”

“天!叶凌夕不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吗?她竟然敢对赤火鸟出手?”

“……”

纷纷议论铺天盖地,所有人目光灼灼,紧盯着叶凌夕。

然而,玄冰剑带着叶凌夕升空,却在离地不过数十米,距离赤火鸟尚有上百米距离的时候,玄冰剑之内的寒气突然一收,紧接着,众人就听到叶凌夕尖叫一声,而后,她的身体快速下坠,重重地砸进了下方火海之中。

见状,不少人摇了摇头,露出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而更多的人,是幸灾乐祸。

“叶凌夕这个废物丑女竟然死了?!”

“死得好,死得好,终于不用时时看见那张恶心的脸了!”

“哈哈,太好了,五皇子终于不用娶这个丑八怪了!哼,五皇子那样的人岂是叶凌夕这样的废物可以沾染的?这就是报应!”

“啧啧,见过作死的,还没见过如此作死的,叶凌夕自己找死,真是活该!”

“……”

此时,火海之中,叶凌夕只觉得灼热的痛感一阵强过一阵,肺腑之间更是传来一股强烈的涩滞感,让她痛苦得连呼吸也觉得分外难耐。

饶是以叶凌夕的定力,也忍不住轻哼一声,而后睁开了眼。

狭长的双眸间,精光乍现,光华外放。

叶凌夕一睁开眼,猛地看到一只火红色的大得可以用夸张来形容的大鸟狠狠地朝着她飞扑过来,叶凌夕一惊,来不及多想,一低头原地翻滚,闪到了一旁。

而她方才所在的地方,留下了两道足有半米深地爪痕。

饶是叶凌夕见多识广,这一下也忍不住眉眼直跳!

什么时候华夏国竟然来了这种恐怖的大鸟?她怎么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那大鸟一击不中,转身飞上高空,又狠狠地俯冲下来。

“啊!在这里,快!不能让它把九月阁毁了!”

叶凌夕还没来得及反应,身边蓦地传来一阵大叫声,紧接着叶凌夕就看到数十个身着奇装异服的人一个个手里都抱着一个颜色各异的光团,而后纷纷将手中的光团朝着那大鸟扔了过去。

叶凌夕唇角抽了抽,搞什么?激光大作战么?

不对!

蓦地,叶凌夕想到了什么。

她不是在实验室观看最新到来的一批生化武器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下意识地低头,叶凌夕脸色顿时一僵——

什么鬼?!为什么她竟然也穿着和周围那些人差不多的奇装异服?!还有她的身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此时,叶凌夕突然觉得脑海中一阵刺痛,紧接着无数记忆片段像是无声电影一样在她脑海中不受控制的滚动起来,叶凌夕闷哼一声,强烈的痛感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冷汗瞬间爬满了全身各处……

过了许久,那刺痛终于散去,叶凌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眸光却是一阵比一阵幽深。

她就说事情为什么那么怪异,原来她竟然——

穿越了!

此时,那数十名魂师布置的魂力光罩终是经受不住赤火鸟的攻击,瞬间破裂开来。

“噗嗤——”

所有人都吐出一大口鲜血,瘫软在地上,虽是没有晕过去,却再也提不起丝毫魂力。

解决了那些魂师,赤火鸟一双阴鸷的双目再次放到了裴雪兮身上,那眼中,充满了不屑和轻视之意。

你妹的!

叶凌夕瞬间炸毛,她堂堂暗夜第一佣兵,出道十年任务从未失败,今日竟然被一只畜生给鄙视了!

丫的!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叶凌夕眸中寒光一闪,抬脚踢起掉落在一旁的玄冰剑,感受着剑上外放的寒气,叶凌夕唇角抽了抽,原主那个女人,也真是蠢得可以,这样一把花里胡哨的剑也就是看起来好看,实际跟个烧火棍差不多,她竟然还想着用这把剑来打败赤火鸟,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不过——

这剑在原主手中是把废铁,在她手里么……

 

第二章

叶凌夕将长剑举了起来,朝着高空的赤火鸟扬了扬,挑衅之意分外明显,她相信,这只杂毛鸟看得懂。

果然,赤火鸟看见了她的动作,颈部以上的毛顿时全部炸开起来,渺小的人类,竟然敢鄙视它!

赤火鸟双目之中顿时泛出了愤怒的赤红之色,狠狠朝着叶凌夕的方向冲了过去!

该死的人类,本王一定要让你知道挑衅本王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五皇子墨冰逸一行人到了叶府门口,得知叶凌夕竟然为了一个青楼男伶逃婚了,墨冰逸倒是没有露出什么情绪,但他的随行之人却是一个个气炸了,特别是作为伴郎的皇甫钰,当即带着众人气势汹汹地朝着九月阁的方向赶了来。

然而,到了九月阁,本来是来问罪的他们却一个个被眼前所见之景惊呆了。

天!他们看到了什么?!该不是在做梦吧???

火红的大鸟身躯庞大,遮云蔽日,口中不断喷出火焰,然而,令人惊异的不是这修为已达万年的赤火鸟,而是骑坐在赤火鸟背上,随着赤火鸟上下翻飞的大红色人影。

嫁衣如火,比赤火鸟的颜色还要炽热几分,然而真正吸引众人眼球的,不是那价值万金的嫁衣,而是穿着嫁衣的人——

叶凌夕!

不少人的目光都是惊疑不定。

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是叶凌夕吗?

怎么可能?

叶凌夕不是一个不会修炼的废物吗?

她怎么可能有本事坐到赤火鸟背上去?

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在赤火鸟的翅膀上——

拔毛???

可是那满脸的毒疮,除了叶凌夕,又会有谁还长得这么丑?

皇甫钰拉了拉墨冰逸的衣袖:“阿……阿逸,那是……是你那个未婚妻吧?”

墨冰逸红润的薄唇轻轻抿住,并未回答,只是一双视线牢牢地锁定在叶凌夕身上,眸中幽光微微闪动。

叶凌夕可不管周围的人作何感想,她方才趁着赤火鸟俯冲下来的时候跳到了它的背上,本来想趁机遏住它的脖子,谁曾想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废了一点,她跳上去的时候脚下一歪,差点滚下去,危急关头,叶凌夕也只能堪堪抓住赤火鸟的一只翅膀,身体半坐在了赤火鸟背上。

这只赤火鸟乃是鸟中王族,身份高贵,修为不到万年之时便已经诞生灵智,向来不把寻常人类看在眼里,今日竟然被一个丑八怪女人骑到背上去了,而且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在扯它翅膀上的羽毛,赤火鸟顿时勃然大怒,身体疯狂的上下翻飞,想要将叶凌夕抖下去摔死。

叶凌夕被这赤火鸟带得肺腑不住地翻腾,她死死地咬着牙,眸中闪过一丝狠戾,猛地将手中的玄冰剑狠狠地插进了赤火鸟的翅膀之下。玄冰剑本身并没有什么威力,但叶凌夕前世为了任务,在生物工程院待过一段时间,对这些鸟兽的身体构造,她也算了如指掌。

叶凌夕就不信,这杂毛鸟体型虽然大得变态,但身体构造会和普通鸟类有多大差别,她扎的位置,乃是赤火鸟身上最脆弱的位置之一。

“唳!”

受到重创,赤火鸟发出一声凄厉的鸣叫,一边翅膀顿时软了下去,身体急速下坠,不过这只赤火鸟毕竟出生于赤火鸟一族的王族,仅靠半边翅膀,它也很快稳下身体来,只是动作间再也无法腾飞自如。

叶凌夕唇角微掀,趁机攀爬到赤火鸟的脖子间,手中玄冰剑高高地扬了起来——

只要她一剑下去,扎进赤火鸟颈部末端的中枢神经,管这只鸟多大多能耐,也将再无法动弹,只能任人宰割!

然而此时,另一道红衣人影突然飞了起来,叶凌夕下意识地偏头,瞳孔却是忍不住微微一缩。

眼前所见之人三千墨发无风自动,眉眼之间精致如画,长身而立。而在他背后,一对由魂力凝聚而成的青白相间的羽翼随风扇动,带起一连串惊心动魄的轨迹,犹如天人之姿,摄人心魄!

墨冰逸!

脑海中浮现眼前之人的名字,叶凌夕胸口却是控制不住地微微一疼,她一怔,片刻后拧眉,原来,原来的叶凌夕竟然……

而此时,周围的群众亦是一片沸腾。

“快看啊!那是五皇子!”

“天哪!五皇子好厉害啊!都可以魂力外放,化作双翼了!”

“你也太无知了,五皇子三年前就可以化出双翼了好吗?人家现在已经到了地魂师境界了!”

“啊啊啊!五皇子!五皇子!”

“……”

墨冰逸目光淡淡地在叶凌夕的身上扫过,在看到叶凌夕眸中的那一丝还未来得及掩去的爱慕之意之后,眸中闪过一丝不屑,而后快速出手,一掌拍在了赤火鸟的头上。

遭遇重击,“叽咕!”赤火鸟喉间发出一声闷响,双眼一翻,脑中一阵眩晕,再也支撑不住,带着叶凌夕重重地朝着地面砸了下去——

“卧槽——啊!”

“轰隆!”

尘埃四溅。

“咳咳!”叶凌夕不住地咳嗽,灰头土脸地从一地尘埃里爬了起来,愤愤地指着墨冰逸,将方才未说完的话接了下去,“你妈!”

墨冰逸俊逸的眉头微皱,你妈是什么东西?

此时,围观的人群看到叶凌夕竟然完好无损的爬了起来,顿时忍不住议论纷纷。

“快看!是那个废物叶凌夕!”

“哼!她竟然没死,果然是祸害遗千年!”

“刚才是五皇子出手救了她吧?五皇子好厉害,一掌就打死一只万年魂兽!”

“还有还有,五皇子好太善良啊,那个叶凌夕是个废物,长得又那么丑,五皇子竟然也愿意救她!”

“不但如此,你们还不知道吧,今天是他们大婚的日子,五皇子为了这个叶凌夕,可是准备了十里红妆,可是这叶凌夕却为了这九月阁的一个男妓跑到了这里来,弃五皇子于不顾……”

“什么?!叶凌夕这个贱人!她也太过分了!”

“就是,叶凌夕怎么配得上五皇子?叶凌夕,你去死吧!”

“就是,叶凌夕,你怎么还不去死?”

“叶凌夕,去死吧!”

听着周围群众的义愤填膺的声声呐喊,叶凌夕面无表情地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方才从高空坠地,虽然有赤火鸟在下面垫底,但叶凌夕的肺腑还是受到了震荡,之前原主就是因为从高空落下去摔死的,肺腑之间已经受了重创,她如今再摔一次,叶凌夕只觉得肺腑像是要炸裂了一样难受。

墨冰逸面色冷漠,看也没看叶凌夕一眼,只是将视线放在她身后受了他一掌竟然没死的赤火鸟身上。

据他所知,赤火鸟浑身是宝,全身羽毛还有嘴尖利爪都可以用来炼器,而它的魂核,更是蕴含强烈的火系魂力,对于修炼火系魂技有着极大的作用,哪怕是它身上的肉,吃下去也是大补之物!

而眼前这只万年赤火鸟,受他一掌竟然还能残存一口气,看来极有可能还是一只王族的魂兽,那更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皇甫钰上前两步走到墨冰逸身边:“阿逸,太好了,竟然是一只火系魂兽,你最近不是正打算修炼一套火系魂技吗?这只赤火鸟来得真是刚刚好!”

墨冰逸点了点头,看到叶凌夕正站在那赤火鸟的脑袋前面,眸中不悦:“闪开!”

叶凌夕挑了挑眉,却是一动不动,冷冷地看着他:“墨冰逸,这只赤火鸟是我的猎物,你半路跑出来就想拿去,未免想得太简单了吧?”

墨冰逸?

听到这三个字,墨冰逸眸光忍不住微凝,从前这个丑八怪看到他不是连叫他一句五皇子都怯怯懦懦的吗?怎么今日竟然敢直呼他的名字了?

墨冰逸微微侧目,眼前的女子依旧是那个满脸毒疮的丑女,可是那双眸子,却是冷冽异常,眉宇间更是意气风发,哪里有半点之前的怯懦之色?

皇甫钰上前两步,一脸不忿地看着叶凌夕:“喂,你这个女人,讲不讲道理,要不是阿逸把你这只赤火鸟上救下来,你现在已经死了!”

“呵!”叶凌夕简直要气笑了,若不是墨冰逸那一掌,她也不会就这么毫无准备地从半空落下来身受重伤差点再次把小命交代掉,这个皇甫钰是没长眼睛吗?!

其实不止皇甫钰,围观的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墨冰逸救了叶凌夕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没人会相信叶凌夕一个废物有本事跟万年赤火鸟相斗!

叶凌夕冷笑一声,懒得再废话,转身,正欲出剑,然而此时,一道轻微的低鸣声突然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响了起来,紧接着就见那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赤火鸟额头上突然闪出一道红光,而后,以它的身体为中心,大片的火焰铺天盖地的弥散开来,凡是接触到这火焰的东西都瞬间化作飞灰。

魂技!

这是魂技!

这只赤火鸟竟然懂得魂技!

墨冰逸和皇甫钰顿时眼神一凝,双双震动双翼,快速闪身腾空,等他们想起来地上还有个叶凌夕时,铺天盖地的火焰已经将叶凌夕完全吞噬了……

 

第三章

叶心染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叶凌夕被火焰吞噬的一幕,虽然诧异叶凌夕怎么会这么久才死,但脸上还是止不住勾起了得意的光芒!

叶凌夕,你这个废物丑八怪,终于死了!

哼!爷爷总是偏心你!凭什么?!

你这个令家族蒙羞的废物,你早该死了!

“呼啦!”

赤火鸟周身的火焰在吞噬掉叶凌夕之后并没有停止,反而势如破竹地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嗤!”

火舌很快舔舐上了周围几名看热闹不嫌事大却跑得慢的群众身上。

“啊!!!”

立时,几道凄厉地惨叫声同时响了起来,却很快消逝,他们的身体完全被火焰吞噬,连一丝灰烬也没有留下!

“救命啊!快跑啊!”剩下的人亲眼目睹了这样的惨剧,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小腿发软,连滚带爬的往外跑,不过那赤火鸟之前毕竟受了重伤,在火势扩大到一定范围之后魂力也耗了个七七八八,终是再不能发动攻击。

见到火势停止,幸存下来的人才惊魂未定地回身观望。

此时,那赤火鸟周围方圆数百米之内,已经成了一片焦黑的空旷平地,之前装饰华丽的九月阁连一片砖瓦也不曾剩下。

不少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齐齐往后再退了几十米,不愧是万年魂兽,哪怕只是垂死挣扎的一击,也恐怖如斯!

“快看!那是什么?!”

人群中蓦地传出来一声尖叫,众人寻声而去,赫然看到一个焦黑的人影慢慢站了起来。

“那是谁?!被赤火鸟的火焰吞噬,竟然还能活着吗?”

“天哪,是叶凌夕!叶凌夕竟然没死!”

“这怎么可能?刚才那几个人可是瞬间被烧得连灰也没剩下!”

“这个叶凌夕,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

“……”

不远处,叶心染看着叶凌夕,狠狠咬紧了牙,眸中是难以掩饰的怨毒:“该死的!叶凌夕,这样你都不死……”

叶凌夕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赤火鸟,眸中爆发出浓郁的杀气,若不是她会缩骨功,尽全力将身体缩小到极致再用玄冰剑挡住,只怕她现在已经和周围的其他东西一样化为灰烬了!

饶是如此,在玄冰剑被完全摧毁之后,她全身上下也留下了大片的烧伤,不过,令叶凌夕有些意外的是,被烈火焚烧,她身上这件嫁衣除了颜色变黑了之外,其他地方竟然完好无损!

叶凌夕眸子深了深,这件嫁衣……

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叶凌夕目光森冷地落到了赤火鸟身上,唇角缓缓掀起一抹嗜血的弧度,这只该死的杂毛鸟,真当她叶凌夕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叶凌夕眸中发狠,猛地低喝一声,小腿发力,身体快速腾空,跃到赤火鸟背上,手,背,肘,每一个地方都可以用作攻击武器,横,劈,刺,每一种攻击方式都正中身上最脆弱敏感的部位。

“唳!”赤火鸟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嘶鸣,额头上红光不断闪烁,然而,无论它怎么挣扎,都不能避开叶凌夕的攻击。

很快,赤火鸟的声音越变越低,浑身漂亮的羽毛横七竖八,两只翅膀都错了位。

它不甘心!它真的不甘心!

它堂堂王者,竟然死在一个连魂力都没有的废物丑女人手里!

这一刻,赤火鸟突然开始后悔,它怎么会为了一颗火灵果答应那人来到这里招惹上这个女人呢,可惜,一切终究是晚了……

众人看着叶凌夕暴力的对着赤火鸟就是一顿殴打,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我的个乖乖,那可是万年魂兽,寻常强者避之不及,这个女人竟然还敢用身体跟它碰撞,而且看样子,似乎她是完虐万年魂兽!

所有人面面相觑,对眼前所见难以置信。

不是说叶凌夕是废物吗?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

赤火鸟气息消失,叶凌夕毫不留情,双手狠辣地自它的双眼插进它的头颅之中,取出了那颗令所有人眼红的万年魂核。

菱形的魂核散发着炽烈的红光,夺人心魄,墨冰逸忍不住上前:“这魂核……”

叶凌夕不等墨冰逸说完直接将魂核收进了衣袖之内,而后方才缓缓地看向了他:“怎么?别人不知道,难道五皇子殿下自己也以为是你救了我?”

“我……”墨冰逸脸色难看,正欲开口,此时,韶凤青羽终于出现了,他们面色焦急,脸上双双布满了懊悔:“小姐……”

而看见他们,叶凌夕的身体晃了晃,终是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她这具身体早就有伤,又和赤火鸟大战一场,能够撑到现在,已是极致。

…………

雕梁画栋的亭台楼阁绵延十里,正中一座恢弘大殿直插云霄,远远看去,亦可感受到一股凌厉之气扑面而来。

此地,正是京都三大家族之一叶家的主宅。

此刻,后院藏书阁,一名年过七旬的老者来来回回地不断走动,看着守在藏书阁门口面无表情地两名侍卫敢怒不敢言,下巴上花白的胡子足足被他揪掉了一半,他心里急翻了天,却是一筹莫展。

“家主怎么还不回来啊,七小姐不会把这藏书阁的书都给毁了吧,这可如何是好啊……”

藏书阁内。

女子静坐在窗前,她俏脸白皙,脸上虽有少许隐约可见的痕迹,但周身气度,远远看去,却是颇有几分“静女其姝,宜室宜家”如画之感。

女子身侧放一壶清茶,手上是一卷《魂谱》,女子神情专注地翻阅着,时而蹙眉,时而深思。

良久,女子放下书卷,揉了揉太阳穴,将这几天所看的东西一一回顾了一遍。

原主从小脸上长满毒疮,又不能修炼,心理极度自卑,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所以她能从她的记忆力得到的有价值信息少之又少,不过好在叶家的藏书阁藏书之多之全乃是整个东海国首屈一指,叶凌夕通过这几天在藏书阁中废寝忘食的查阅,总算对这个四方大陆有了一个还算全面的了解。

四方大陆人人崇尚修炼,而魂师的等级划分除了分为魂士、魂宗、魂尊、玄魂师、地魂师、天魂师和圣魂师这七个大境界之外,每重境界又可细分为九个品阶。

魂师的实力则可以其魂力的颜色来判断,从低到高依次为红橙黄绿青蓝紫,每一境界之内,品阶越高,魂力颜色越深。

在四方大陆,无上神人只是传说中的存在,所以最受尊崇的便是圣魂师,圣魂师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封号。

魂师实力达到玄魂师境界之后,便可魂力外放,形成双翼,翱翔九天,而据传,圣魂师之上的无上神人,则可以踩踏虚空、如履平地!

踩踏虚空,如履平地叶凌夕暂时不敢想,但是魂力外放,形成双翼……

叶凌夕想起了那天赤火鸟垂死挣扎,吐出漫天火焰的场景,当时,她若有像墨冰逸那样的实力,凝出双翼,又何至于差点死在那只杂毛鸟手里!哪怕以她的医术在加上叶家取之不尽的药材,足足过了四五天,她也没有恢复完全,她暗夜第一佣兵,出道至今,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

想着,叶凌夕的双手紧了紧,实力!她一定要获得强大的实力!无论哪个世界,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蓦地,一声雄浑的怒骂声从屋外传来。

“反了你们了!连老子也敢拦!都给我滚一边去!”叶傲穹横眉怒目,他因为偶然得到突破机缘不得不闭关,连叶凌夕的大婚也来不及参加,却没想到,等他出关,得到的消息却是叶凌夕和墨冰逸根本就没有成亲,而原因竟然是叶凌夕在大婚当日弃墨冰逸于不顾直接跑到九月阁去找那个叫九殇的男妓去了!

不过这不是最令他生气的,最令他生气的是他的宝贝孙女竟然和一只万年的王族赤火鸟打了起来!

我的个乖乖!

万年魂兽是什么概念?!王族又是什么概念?!他那个孙女有几斤几两重他还不知道吗?

要说墨冰逸和那只万年魂兽打起来他还信,叶凌夕么……

叶傲穹得知这个消息后当即吹胡子瞪眼,就欲往九月阁的方向赶去,却被府中管家死死拉住,他也不想想,这都过去几天了,就算他赶过去,叶凌夕要真的有事那也已经烧成灰了。不过令叶傲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叶凌夕不但没事,还把那只赤火鸟的魂核取走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可是这件事,众目睽睽,京城里都传遍了,叶傲穹百思不得其解,直奔叶凌夕的院子打算去找她,却得知叶凌夕来了藏书阁,而且还在里面呆了好几天了。

叶傲穹差点没当场以为叶凌夕那丫头是在骗他,开玩笑,叶凌夕要是愿意看书了,他家豢养的母猪都得学会爬树了好不好?!

要知道,他以前为了教她识字,可是恩威并施什么手段都用尽了,也没让她把一本《语录基础》读完。

可是碧纹那小丫头一直坚持,而且叶傲穹也知道碧纹平日里是个老实的好孩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半信半疑地往藏书阁而去,不想,他一来到这儿,守阁的长老就拉着他的衣摆,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叶凌夕进去已经四五天了,这会儿只怕已经把藏书阁内的珍品典籍都毁了个七七八八了。

狂凤逆天废物七小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狂凤逆天废物七小姐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狂凤逆天废物七小姐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