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全文免费阅读(叶澜清陆博言)天蓝的蓝小说在线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又名最好的时光遇见你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叶澜清陆博言经历什么,作者天蓝的蓝小说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叶澜清这辈子做的最傻也是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在错的时间爱上陆博言,还偷偷生了他孩子。  再相逢,她醉酒之下和他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  事后,陆博言开支票打发她。  叶澜清很没骨气的想着,这笔钱当是给儿子的留学费用,于是她收下,还去兑现这笔巨款。  自此,被陆博言盯上她,还说:“叶澜清,嫁给我,我帮你夺回你的...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全文免费阅读(叶澜清陆博言)天蓝的蓝小说在线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把她当成那种女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S市有名的苏荷会所里,女洗手间内,叶澜清有些无力的拧开水龙头,双手掬水往脸上泼,洗脸,也漱口。

她刚刚吐完,胃酸胀难受,嘴里充斥着苦涩的味道,就像此刻的心,晦涩难当。

抬头看着镜子里一脸狼狈的自己,叶澜清有些恍惚,脑海中回想着上午主编对她说的话,不由苦笑。

“你这次的采访任务就是他,盛世集团总裁,陆博言,我们这几期的主题是财经专题,听说这个陆博言在华尔街是出了名的金融才子,从他开始做专访,相信会有个好的效果,你去准备一下,这几期都由你负责!”

呵,采访陆博言么?

她怎么可能敢再出现在他面前?

步履踉跄的往门外走去,澜清觉得眼前的景象在不断旋转着,看的她头晕眼花。

路过转角,步履踉跄的澜清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她脚下一崴,险些站不住,双手本能的抓住了男人的衣服,与此同时,抬起头来……

视线里的男人,身材高大,一身黑色的西装衬得他英挺不凡,冷峻的脸庞上,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眸正沉沉的盯着她看。

这张脸……好像。

“你好面熟。”

好像陆博言……

话落之时,澜清仿佛是被脑海中某个念头给惊到了,脚下一软,差点跌倒下去,抓着男人衣服的手不自觉的抓紧。

男人眉头微蹙,薄唇轻启,冷漠的声音轻巧的砸在地上。“放手!”

想攀上他,爬上他床的女人多的是,用这种方式半路杀出来的倒是第一个。

“好难受……”澜清轻轻的喊了一声,声音很低,酒精的作用越来越强烈,她捂着自己的头显得极为痛苦。

但是陆博言也没心思去深究她说什么,他冷着脸,毫不犹豫的掰开她的手,将她推开。

谁曾想到,澜清却紧紧拽着他的西服衣领,怎么都不肯撒手,感觉到他在掰自己手指头,她竟然泫然欲泣的哀求起来。

“不要推开我……我不要回去,他们要灌我酒,我不要回去……我难受,你救救我好不好?”

闻言,陆博言似是来的兴致,唇角勾勒出一抹冷酷的弧度,“为什么要救你?”

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鹰眸里略显犀利的目光落在澜清的脸上,那眼神仿佛要将她看穿似的。

澜清双眼微闭,长而卷的睫毛好似两把小扇子,遮住了她水光潋滟的眼眸,白皙的脸上因为酒劲上扬染上了几分红霞,眉梢之间有意无意的流露出一丝风情,妖而不媚,艳而不俗。

樱桃小嘴,透着几分粉嫩光泽,这般任君采撷的模样,看着还真让人心猿意马。

陆博言眯了眯眼,竟有些情不自禁的靠近。

恰巧这时候澜清睁开眼来,水光潋滟的眸子带着几分哀求的看着陆博言。

“谁派你来的!”陆博言沉下脸来,就连说话声音都冷冽来几分。

澜清好像被他摄人的气势吓到了,身子微微颤了颤,但却不受控制的将脸凑近他,“我难受,你帮我好不好?”

说完,澜清便闭了眼,好似耍赖一样的把脸埋进陆博言的怀里,小手还紧紧拽着胸口的衣领,小脸不自觉的往他的颈窝上蹭。

见状,陆博言唇角的笑意更浓,眼里迸射出的眸光,却越发冷冽。

女人,你自找的!

……

翌日,丽金酒店

还未睁眼,便感觉到脑袋钝痛无比,紧接着是腰身和腿心处传来的酸软,这感觉……

啊!澜清猛的坐起身来,万分惊恐的看着自己所处的环境,心中惊起惊涛骇浪。

这是……酒店!

再看被子下的自己,光溜溜的,身上还满是嫣红吻痕!

这光景,分明就是……

天呐!

澜清无法接受,捂着脑袋,一脸惊恐,难以接受事实。

叶澜清,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都当妈的人了,竟然私生活还这么不检点!竟然跟人发生了一、夜、情!

怔愣中听到有哗哗水声传来,扭头一看,投过磨砂的玻璃,隐约可见在里面淋雨的男人,那高大的身影若隐若现。

想来应该是昨晚那个男人!

要命的是,澜清都想不起来昨晚遇见了谁,她以为是自己做梦呢,梦见了陆博言,在梦里她还第一次主动去吻他……

可是……那是陆博言吗?!

慌乱之中,澜清赶紧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迅速穿上,准备逃离现场。

可她刚穿好衣服,转身要走的那一刹,洗手间的门却咔嚓一声开了。

紧接着,便见到男人高大的身影缓缓而来。

澜清僵硬的站在那儿,视线从地面缓缓移到那个男人的脚上,往上便是白色浴巾,狭窄精壮的腰,健壮的胸膛,再往上是男人倨傲的下巴,最后是脸。

看清那张脸,澜清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她低呼一声,脚上一软,跌在了地上。

“陆博言……”

昨晚的男人竟然是……陆博言!

听到她那一声极其惊讶的惊呼,陆博言眯起眼睛,果然是别有动机!

他冷着脸,居高临下的腻着澜清,见澜清一幅见了鬼的表情,冷笑,“醒了就想走?”

“你……”澜清结结巴巴了半天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昨晚……是你?”

陆博言冷冷一笑,不动声色的靠近澜清,“不然你以为是谁?”

澜清:“……”

完了!叶澜清,你完了!

澜清心中哀呼,呆呆看着陆博言,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怎么会呢,怎么会碰到陆博言?

她努力回忆着昨晚的零星片段,却只记得自己被同事灌了很多酒,跑到洗手间吐完之后,再出来时,好像是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像陆博言的人……

可是面前半蹲着看着自己的人分明就是陆博言!尽管过了几年没见他,她也依旧认得出来!

是他!

就在澜清内心兵荒马乱的时候,陆博言抛出了一个让她更为慌乱的问题。

“说吧,谁派你来的?!”

谁派你来的?

这个问题,澜清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什么意思?以为自己是谁派来勾一引他的女人?

他……把她当成那种女人了?

 

第2章 昨晚是不是干坏事了

见她不言语,陆博言没了耐心,忽然伸手将澜清拉了起来,迅速将她抵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声音冷冽的说出一个字,“说!”

“我……”澜清惊呼一声,想要挣扎,但却挣脱不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本来见到昨晚那个人是陆博言,澜清整个人就慌了神,被他这么冷酷的质问,更是不明就里。

“装!继续装!”陆博言神色冷漠,如同他冷冽如寒风的声音,透着漠然。

澜清被他这样的眼神刺痛,心中慌乱的同时,却隐约明白了一点。

陆博言,他,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光有防备,还有陌生,全然的陌生。

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了……

他竟然不记得自己了。

“你不记得……”她失神的正要反问,但话刚出口却又惊觉不该这么问,忙改口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昨晚是个意外!”

“是吗?!”陆博言不冷不热的,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盯着澜清,仿佛是在辨别澜清有没有说谎。

被他这么看着,澜清越发心虚,连嘴唇都在发抖,她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努力寻找着合适的借口。

“我……昨晚我……喝醉酒了,对不起,谢谢你救了我。”

“名字?”陆博言忽然岔开话题。

“啊?”澜清一愣,抬头看他,见他目光沉沉,心思一转,吐出两个字,“叶青。”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青色的青。”

陆博言冷笑,语气忽然变得暧昧,看着澜清的目光却越发犀利,“是挺青涩的。”

“……”澜清眨巴着眼,不明就里。

陆博言说的是她昨晚的举动,刚开始看她主动吻上来,还以为她是个老手,可没想到后面却那么青涩,敏一感的一碰就软成水。

“你……看什么?”被陆博言这么虎视眈眈的盯着,澜清是如临大敌,头皮发麻。

偏偏还要费心掩盖某些事实,比如自己的名字,比如工作单位。

她不敢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

怎么敢?!如果让他知道她……后果不堪设想。

“我最讨厌别人对我说谎。”陆博言言简意赅的警告道。

“我说的实话!”澜清硬着头皮强调。

“那就最好!”话落,陆博言松开了澜清,转身走到对面的书桌上。

他一转身,澜清就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虚脱一样的从桌子上滑下来,而他那些讽刺的话,她权当没听见。

可对于昨晚的事情,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就会遇见陆博言的!

正当她垂眸不语时,陆博言忽然递过来一张支票。

澜清一怔,抬头的瞬间听到陆博言在说:“昨晚的事情,出了门就忘掉!”

所以……这张支票是封口费?

澜清下意识的咬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博言。

这是他第二次给自己递支票了。

看着澜清那神色,陆博言皱眉,“嫌少?”说着,他准备再开一张金额更大的。

“没有,”澜清摇头,有些苦涩的说:“我不要你的钱。”

“那你想要什么?”陆博言微微挑眉,目光里噙着讥讽,“做我情人?”

“不是!”澜清急忙否认,却被陆博言的眼神深深刺伤了,“你不用这样,昨晚是个意外,我没想着要做文章!”

“于我而言,这张支票是断绝你做文章最有用的工具。”

“……”闻言,澜清鼻尖一酸,眼眶里忽然涌上泪水。

她微微抬头看着陆博言,见到他神情淡漠,眉宇间透着一丝不耐烦。

“我知道了!”再看他手里那张支票,澜清咬了咬牙,伸手拿了过来。

低头看着上面的金额数字,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下。

这一刻,多年来……自以为是的爱,卑微到了尘埃里。

指尖一轻,支票脱离了自己的手,陆博言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恰好见到一滴晶莹的泪珠砸在那张支票上。

她哭了。

陆博言微微蹙眉,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澜清却已经快步冲向门口,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听着那哐当的一声关门声,陆博言眉心蹙的更紧。

一瞥眼见到地面散落的纸巾团,陆博言的心里忽然有些烦躁,已经很久没有像昨晚那么放纵了。

刚刚那个女人,竟然有种让他情不自禁的魔力。

而且,还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五年前车祸留下的后遗症,导致陆博言忘记了一些事情,刚刚那个女人的出现让他怀疑,和她是不是以前见过。

沉思了一会儿,陆博言拿着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查一下这个人,叶青,青出于蓝的青。”

……

冲出房间的那一刹那,泪水已然决堤,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哭过了,澜清也说不出为什么,或许是觉得委屈,或许是因为心酸。

可一切,不都是她自己找的吗?

慌乱之下,澜清搭上了一部出租车,刚要报上家里的地址,却发现自己的包包还有手机都落在了昨晚的包厢里。

无奈,她只能先到闺蜜方圆工作的地方。

到了之后,澜清厚脸皮的跟出租车司机借手机,打电话给方圆,让方圆来付车费。

过了一会,方圆下来,搭救了澜清,也给了她家里的钥匙。

同时,澜清也用方圆的手机给同事打电话,得知自己的包被同时带回家,现在就在杂志社,澜清心中稍安。

挂了电话之后,澜清把电话还给方圆,准备回家。

方圆却一把将她拉住。

“澜清!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不是说给你们主编庆生么?竟然一-夜未归,一大早还哭鼻子!被谁欺负了?!”

方圆不光是澜清的闺蜜,两个人还是住在一起的好舍友,也是她儿子的干妈。

面对好友质问,澜清只能摇摇头,“没什么。”

方圆不依不饶,拉着澜清左看右看,“你看你脖子上满是吻痕,分明就是干坏事儿了!说,跟谁?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澜清头疼的说:“方圆,晚上回家在说吧,我得回家整理一下赶回杂志社,要不然主编要骂人了,晚上回家我再和你说!”

说完,澜清拿着大门钥匙就想走,却又想起来什么,回头看着方圆,“对了,我没带钱,你先给我点车费钱。”

“死丫头,真想把你这闷葫芦打碎!”方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吼着,可还是从包里拿出几张钞票递给澜清。

……

迟到一小时,自然少不了责骂,但是,澜清却像对主编的话免疫了,一直在神游。

后面主编想着澜清昨晚喝醉酒才会迟到,情有可原,便放了澜清一马,但也不忘提醒一点。

“澜清,记得啊,你不去采访盛世集团老总,那就负责经典专题,记得早点去采访哪位陆老先生。”

澜清讷讷点头,“好的,我这就回去准备。”

……

下了班,澜清像往常一样坐公车回家,到达目的地后,便到了家附近的幼儿园。

见到等候在那儿的小人儿,澜清失神的脸庞上终于绽开笑容。

“熙熙……”

 

第3章 觉得她别有用心

澜清朝里面的小人儿摆摆手,里面的小人儿也朝她笑,一边叫嚷着妈妈,一边背上小书包冲了出来。

紧跟其后的还有小正熙的老师。

“刘老师。”澜清颔首打了个招呼。

刘老师点头,垂眼看了一下小正熙,随后看向澜清,语重心长的说:“熙熙妈妈,我知道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但有的时候孩子的心理健康方面,家长还是要多关注的。”

听了这话,澜清略微蹙眉,“刘老师,熙熙怎么了嘛?”

刘老师欲言又止的看着叶澜清,最后终于还是摇头,“就是提醒你,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很需要父母双方的关爱。”

说完,刘老师转身走了进去。

叶澜清微愣,耳边回响着老师的话,总觉得那是意有所指。

低头看着身边的小家伙,见他耷拉着脑袋在那儿,明显一幅做错事心虚的样子。

澜清迟疑了片刻,蹲下身看着小正熙,“熙熙,和妈妈说说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小正熙抬起眼,怯生生的看着澜清,犹豫了好久才嘟囔了一声,“打架了。”

澜清蹙眉,“为什么打架?”

“是凯凯不对!”说着,小正熙的神情从怨怪转变为愤慨,“谁让他说我没有爸爸,说我捡回来的野孩子?!我才不是野孩子,我有爸爸和妈妈的!”

听了这话,澜清一怔,瞬间便猜到了事情的缘由。

她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问:“是他不该说这样的话,可是先动手打人的是你,是不是?”

小正熙心虚的点点头。

“动手打人就是你的不对,以后不能这样,知道么?”

“知道了。”小正熙抿着嘴角,可怜巴巴的说:“妈妈,我好想见爸爸,下一次让爸爸来接我好不好?”

“我知道……”澜清心中一紧,只觉得鼻头有些酸,很想流泪。

她急忙把小正熙抱进怀里,佯装淡定的说:“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他暂时还回不来,我们耐心再等一等,好不好?”

尽管澜清努力维持镇定,但哽咽的声音却出卖了她。

小正熙听出了异样,从澜清怀里挣脱。

“妈妈,你不要掉金豆豆……”见到澜清眼眶泛红,小家伙的眼睛里也氤氲起了泪水。

但小家伙却并没有哭,反而很懂事的宽慰道:“妈妈你也想爸爸对不对?等我长大了,爸爸要是还不回来,我带妈妈你去找他!”

“好!”澜清含泪点头,见到小家伙的眼神里却隐隐透露出来的坚毅,她心神一晃,蓦然想到了某人。

不愧是他的孩子,有时候连眼神都那么像。

……

回到家没多久,闺蜜方圆也回来了。

在客厅里写着作业的小正熙转头一看,便见到方圆闪身走了进来,“圆圆阿姨回来啦!”

“对哦,咱家的小帅哥真乖!”方圆将包包放下,顺手摸了摸小正熙的脑袋,见到澜清在厨房,她迈步走了过去。

“咳咳,叶澜清,你是不是要跟我说说昨晚的情况?!”方圆压低声音说。

澜清回头看了看客厅里的小正熙,小声道:“我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说,晚点我会告诉你的!”

“哼。”方圆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转念,却又故作神秘的说:“你猜猜我今天看到谁了?”

澜清头也不抬,“谁?”

“陆博言。”方圆一字一语的吐出三个字,眼睛一直盯着澜清的脸。

果然,声音刚落下,澜清切菜的动作猛地一顿。

愣了几秒,澜清故作轻松的问:“是吗?”

她遇见了他了呢,不光遇见,还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见到澜清瞬间萎靡的神情,方圆敏锐的嗅到了八卦气息,“怎么啦,以往提起他你还不至于要哭的样子,今天怎么……”

“昨天,主编安排我去采访他。”澜清轻声打断她。

“不是吧?!”方圆瞪大眼,“难怪你不激动,原来早就知道他回来了!”

澜清摇摇头,刚想说话,却听到小正熙的声音忽然响起。

“妈妈,陆博言是谁呀?”

闻言,澜清一愣,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答,从小正熙的口中听到陆博言的名字,这感觉……

见她这般神色,方圆赶紧走到小正熙面前,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干儿子,这个陆博言呢,是你-妈妈很久以前认识的朋友,同时,他也是个十足的坏蛋,你记住他是坏蛋就行了!”

“这样啊,他以前老是欺负妈妈是不是?”

“嗯,对!”

“那我要是遇到他了,一定要教训他,帮妈妈报仇!”

“好样的!”

“……”

听着儿子和方圆的对话,澜清心里像是翻了五味瓶一样,说不出心里是何感受。

……

晚上,哄睡了小正熙之后,澜清跟方圆坐在沙发上,轻声细语的说着体己话,澜清也跟方圆交代了昨晚的事情。

方圆听完,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叶澜清,我算是发现了,你跟这个陆博言就是孽缘深重!”

“我也没想到。”澜清叹气,有些无力的站起来,“有些累了,我要睡觉去了。”

说完,转身进了房间。

方圆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说:“我觉得你还不如和他说实话!”

澜清回过头来,幽幽道:“不可能的,儿子是我要生下来的,不关他的事。”

“是是是,他只负责播种!”方圆没好气的说。

“你别管这件事,当没发生过。”澜清憋了瘪嘴,“你早点睡吧。”

话落,她闪身进了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进了房间,澜清却没有睡,而是坐在床边盯着小正熙发呆。

过了好久,她才起身走到柜台前,缓缓拉开抽屉,从最底下拿出一个本子,从里面拿出两张支票。

一张没兑现已经过期了,颜色都有些发白,另一张是早上陆博言给她。

当时那样的情况,如果她不拿,可能会让陆博言觉得她别有用心吧,那还不如拿了,要不要兑现,又是另外一回事。

看着陆博言那刚劲有力的字迹,澜清心里有了主意。

既然已经收了那就兑现吧,当是给小正熙做学习经费好了,有了这笔钱,以后还可以送他出国留学呢!

这不是挺好的嘛!可为什么想起来心里这么难过?

 

第4章 叶小姐,我可以帮你

盛世大厦,顶层总裁办公室

叩叩!门被敲响。

陆博言应了一声,依旧头也不抬的看着面前的文件。

门开,秘书走了进来,见到陆博言在忙碌,秘书溫声说:“陆总,银行那边通知,有位叶小姐兑现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

我询问了一下情况,那位叶小姐叫叶澜清,是在XX杂志社的记者,跟您之前让我去查的那个叫叶青,似乎是同一个人。”

说着,秘书把一份文件递给了陆博言,放在最上面的是一张相片,是从监控摄像里截图下来的,虽然有点模糊,但也看得清长相。

看见这张相片,陆博言的眼睛眯了起来,“是她。”

秘书微愣,“那陆总,需不需要我让警方处理这件事……?”

“不必了,出去吧。”陆博言冷淡的回应。

“好的。”

等到秘书离开,门再度关上,陆博言重新抬起头来,手拿着那张模糊的相片,眯着眼看着相片上的女人,心思有些飘。

相片上的女人神情有些恍惚,眼睛呆呆看着某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博言到是挺意外的,她竟然骗自己,用假名,假单位,摆出一幅清高的样子,但却要了他给的钱……

迟疑着,陆博言翻开了文件第一眼,目光落在那上面的三个字上,叶澜清。

叶澜清……名字倒是挺好听,很符合她这个人的气质,由其是那双眼睛,目光清澈,纤尘不染。

可她为什么要说谎?

……

晨早,到了公司打卡之后,叶澜清再次开始外出工作。

和前两天一样,她今天外出采访的对象依旧是个老人家,地点也一样。

先前主编点名让澜清负责财经专题,结果因为陆博言的缘故,澜清当面推掉了,这让主编很不爽,于是,丢了这个烂摊子给澜清。

郁闷的是,这位已退休的陆远老先生并不希望被打扰,也不接受任何采访,加上今天,澜清都跑了两趟了,但却连陆老先生的面都没见到。

今天是第三回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陆远老先生的面。

陆老先生住的地方是一个和苏州园林那种风格完全一致的园林,名叫沁园。

开门的是照顾陆老先生的保姆芳姨。

见到来人又是澜清,芳姨皱眉道:“又是你啊,叶小姐!”

澜清有些窘迫的笑了,“芳姨,打扰您了,但这是我的工作,我……”

“哎呦,行了行了,”芳姨忍不住打断,“你这大老远的跑过来也不容易,不是我不给你进,是我们家老先生不见客。”

澜清越发尴尬,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水果,仿佛是下定决心一般,缓缓将水果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来的时候摔了一跤,苹果可能磕碰到了,芳姨,您如果不介意就请收下吧,同时,

麻烦您转告陆老先生,我在这儿等他,如果雨停了,他还是不见客的话,我就回去,以后也不会再来打扰。”

芳姨迟疑了片刻,看看澜清手里的水果,又看看澜清,见到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打湿了大半。

再看着阴沉沉的天,芳姨有些不忍心。

“这样吧,反正雨还大着,你先进来避避雨,我去帮你跟老先生说一声,见不见就看你造化了!”

闻言,澜清心中一喜,赶紧道:“那就太谢谢您了!”

芳姨嗔道:“你别高兴的太早,老先生今天心情不太好,见你的希望不大。”

……

“大少爷和老先生吵了一架,大少爷担心,就让我联系你过来了。”

“我说呢,原来是这家伙叫的,还以为这么急急忙忙把我叫过来是老爷子出了什么事。”

正呆坐在前厅里等候着,忽然间有人说话的声音传了过来。

澜清一惊,回头看过去,只见芳姨领着一个年轻男子缓步而来,两人有说有笑,似乎很是熟络。

见到澜清站在廊下,那男子明显一怔,眼神一亮,有些新奇的问:“这位是……”

澜清礼貌的点点头,还没开口,听到芳姨说:“这位是来采访老先生的记者,老先生不肯见,我看下这么大雨,就让她进来等一等,看看老先生见不见。”

“噢,原来是这样。”男子微笑,点点头,温和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澜清,“你的脚,流血了。”

澜清微怔,低头看着有些脏还沾染了血的裙摆,有些窘迫的说:“刚刚来的路上摔了一跤,见笑了。”

说着,男子依旧面带微笑,绕过芳姨径自朝着澜清走了过去,与此同时伸出手。

“我是徐文宇,是老先生的私人医生。”

男子忽然之间的靠近让澜清有些不自在,她微垂眼眸,掩饰着自己的情绪,与此同时礼貌的伸手,与他交握。

“你好,我叫叶澜清,是XX杂志社的记者。”

双手交握,澜清清晰的感觉到徐文宇掌心的温度,就像他此刻的眼神一样炙热。

“虽然是小伤口,但也要处理一下,免得感染发炎。”徐文宇不紧不慢的说,目光依旧定格在澜清的脸上。

澜清有些懵,不知道说什么,胡乱的回了一句,“我会注意的。”

“你想采访陆老先生?”徐文宇问。

澜清不明就里的点点头。

一旁看着两人的芳姨也是摸不着头绪,不过听到徐文宇这么问,就随口插了一句:“今天是第三回来了,也真是契而不舍。”

听到芳姨这么说,澜清顿时有些窘迫。“抱歉,如果老先生今天还不愿意见的话,我以后不会来打扰了。”

芳姨没说话,徐文宇却似乎来了兴致,似笑非笑的看着澜清,“叶小姐,我可以帮你。”

“呃?”澜清微怔,呆呆看着徐文宇,“你……帮我?”

徐文宇点头,“对。”

澜清懵了,正想开口却听徐文宇又问:“琴棋书画你会哪样?”

澜清更懵了,有些机械的回答:“都会一点点。”

“真的?”徐文宇眼前一亮,笑道:“那好办,你再等一会儿。”

说完,他转身往里面走去。

芳姨看了澜清一样,也跟了上去。

澜清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徐文宇的高大的身影,既有欣喜,又有困惑。

他为什么要帮自己?

……

书房里

陆远正板着脸在下着围棋,他刚刚跟自己的孙子吵了几句嘴,心里头不愉快,自己跟自己下围棋,心里面就更郁闷了。

正烦闷的时候,听到门外有声音传来,他皱眉看过去,一眼便见到了走进来的高大身影。

“文宇?你怎么来了?”

徐文宇莞尔,“这不是您那宝贝孙子么,说您情绪不稳定,怕您的身体状况也不稳定,火急火燎的就把我给叫过来了!”

 

第5章 赶紧走,别妨碍我

听了这话,陆远微微挑眉,脸色稍霁,臭小子,还算你有记挂着我这个老家伙!

心中这样想着,陆远却依旧不苟言笑,“来的正好,陪我下棋!”

“老先生,您就别难为我了,我只懂得拿手术刀,哪里懂下棋!”徐文宇连忙摆手推拒。

见到陆远脸色顿时不沉,徐文宇笑着又补上一句:“不过,我知道有人会下!而且,她就在这园子里。”

闻言,陆远蓦然抬眸,“谁?”

转念,想到这园子里的人都是他熟知的,但却并没有人会下棋,便以为是徐文宇在耍自己,顿时板起老脸,“博言气我,你小子也拿我寻开心?!”

徐文宇一脸无辜,“老先生,我那儿敢啊!我是说真的,这个人就在这园子里。”

陆远皱眉,一脸困惑想来想去没想出个所以然,他转过头大声叫道:“刘芳!家里来客人了?!”

被点名的芳姨赶紧跑到门口,探出半个身子,“老先生,没有啊,只有一个来采访您的记者!”末了,又补充道:“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陆远重重嗯了一声,扭头看着徐文宇,“你说的就是她?!”

徐文宇笑眯眯的点头,“是!老先生,我刚刚进来时问过了,她会,而且琴棋书画都懂!”

陆远一幅我不信的样子,“现在还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孩子?”

徐文宇也不辩解,笑道:“老先生,您把她叫过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陆远哼哼两声,忽然才想起来这女孩子是来采访自己的,“她是要来采访的记者,我见她不就等于答应让她采访了?不见!”

“老先生,就算是采访也没关系,像您这样的传奇人物,偶尔露露脸,还能间接扩大陆氏知名度。”

“我都退休这么多年,早不管这些破事儿,让博言他们父子两去折腾罢!”

听着老先生话里有置气的成分,徐文宇有些好笑,“是是是,老先生,您不管,那您还见不见那女孩子?”

说着,徐文宇故作神秘,“不瞒您说,这女孩温婉恬静,浑身透着江南女子那种柔美气质,我都一见钟情了,您要是不想见,我顺路送她回去。”

“哎呦,这么迫不及待了?”

陆远没好气的哼哼,心里却被勾起了好奇,“什么样的女孩儿,才第一次见面就把你徐文宇的魂儿都勾走了。”

徐文宇并没有回答,施施然站起身,“既然您老没什么事儿,我也不多待,您自个儿慢慢下棋吧。”

话落时,人已经走到了门口。

见状,陆远急忙起身追了出去,嘴里嚷嚷着,“你小子该不会真想送她回去?”

徐文宇挑眉,“老先生,这里偏僻,不好坐车,我顺路送一送有什么不可以的?”

“哼!就你会追女孩子!”陆远没好气的哼哼,“要是博言对女孩子也像你这么积极,说不定我都抱上曾孙了。”

“那是博言没碰上喜欢的!”徐文宇笑着道。

“我看那小兔崽子就是存心不让人省心!”

“老先生,说不准博言今年就让您给抱上曾孙呢!”

闻言,陆远一愣,随后露出求八卦的目光,“你的意思是博言有喜欢的人了?”

徐文宇摇头,“他有没有喜欢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人喜欢他!”

陆远瘪嘴,“你是说,岚丫头?”

“可不是嘛?”徐文宇叹了口气,“这丫头一根筋。”

“喜欢又怎样,可惜博言这小崽子不听话,不肯娶!”陆远越说越小说,“看来得找个日子,让他们把婚事定下来!”

徐文宇听了却没再搭话。

对于徐家和陆家的婚事,他内心并不赞同,不过在老先生面前,不适合提及太多。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前厅。

听到说话声传来,澜清回头看去,见到徐文宇和一个年迈的老者并排而来,微微一怔。

这个徐文宇还真把陆老先生给请出来了?!

“老先生,您看,人就在这儿!”

闻言,陆远一呆,忽然才反应过来自己跟徐文宇一路到了前厅,他有些不愉快的皱皱眉。

抬头看去,一眼便见到站在廊下的澜清,老先生两眼一亮,微微有些失神。

廊下亭亭玉立的女孩儿,面容清丽,眉目如画,半扎的头发,似乎被雨水淋湿,有些松散,却无端端添了一丝随性的味道,浅蓝色的上衣配上白色的裙子,脚下一双白色鞋子,很简单的打扮。

可这一眼看过去,却让人觉得很舒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安静清雅的气息,看着倒真如徐文宇说的那样,很有江南女子那种柔美、文静的感觉。

由其是那双水光潋滟的眼眸,生的甚是好看。

乍一眼,陆远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年轻时的太太。

可想到澜清的职业,陆远有些微的反感,“你就是那个要来采访我的小记者?”

澜清从怔愣中回过身来,赶紧颔首回应,“是的,陆老先生,您好,我叫叶澜清。”

“文宇说,你会琴棋书画,是真的?”

这个问题太跳跃了。

澜清下意识的看了徐文宇一眼,随后看向陆远,“是。”

“谁教你的?”陆远又问。

“是我奶奶,她很喜欢这些,我跟在她身边耳濡目染,学了一点点。”虽然不了解为什么老先生这么问,不过澜清还是如实交代。

“嗯,那你跟我下一局!”陆老先生不予置否的说,随后对芳姨吩咐,去端棋盘。

澜清懵了,这陆老先生说下棋就下棋……

见到澜清怔忪的神色,徐文宇笑着解释道:“老先生喜欢下棋,一直愁没对手,你今天就先放下工作陪老先生下棋吧,老先生高兴了,就会答应给你采访了。”

“胡说,我这是用实际行动验证她说话是真是假!”陆远苛斥道。

“是是是,您老人家说了算!”徐文宇连忙附和,与此同时,抽空瞄了澜清一眼,却见澜清为低着头,嘴角微微弯着,似乎在偷笑。

澜清的长相是属于耐看型的,加上她本身的文静清雅的气质,有时,无意中流露出来的一颦一笑就显得很有味道。

就如此刻站在那儿,安安静静的,像一朵皎洁的白玉兰。

徐文宇一下子看的有些愣神。

陆远见到他这个样子,再看澜清,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你不是说要走吗!赶紧走,别妨碍我跟人家下棋!”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