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败家就会死全文免费阅读(张牧云)风停了小说在线

我不败家就会死又名我不败家就会死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张牧云经历什么,作者风停了小说我不败家就会死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我不败家就会死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一觉醒来重生成穷屌丝,还特么带了个败家系统,不撒钱败家就要我命?卧槽,买买买,豪车买下,别墅买下……系统:“滴滴,宿主,您还有十亿还没花完,限时半小时……”...
我不败家就会死全文免费阅读(张牧云)风停了小说在线

我不败家就会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超级败家系统

 

“滴滴,检测到败家子一枚,超级败家系统正在绑定。”

 

 

“滴滴,超级败家系统绑定成功。”

 

 

“滴滴,恭喜您开启超级败家系统。”

 

 

……

 

 

张牧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根本没来得及的站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系统?

 

 

还特么是什么超级败家?

 

 

张牧云看了看桌子上剩下的几桶泡面,心中一万只草泥马飘过。

 

 

卧槽!

 

 

老子好不容易重生一世,怎么还这么倒霉?

 

 

上一世的张牧云本是一名热心的穷屌丝,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被卡车撞成了八瓣。

 

 

醒来之后意外的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位同名同姓的程序员身上。

 

 

本以为自己应该是一名高薪族,结果一样是个穷屌丝, 还特么上来就绑定个败家系统?

 

 

败家?

 

 

老子穷的叮当响,拿什么败家?卖身败家啊?

 

 

正头疼时,脑海中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滴滴,本系统……”

 

 

罗里吧嗦一堆机械音,张牧云听着就头大。

 

 

不过大概意思还是明白的,就是系统会分配给他不同等级的任务,完成任务这些后他就能获得相应的奖励。

 

 

紧接着,在张牧云面前弹出了一个虚拟的屏幕。

 

 

宿主:张牧云。

 

 

体力:8(体力代表这生命力,防御力,耐久力,愈合速度等。)

 

 

力量:9(力量代表着攻击力,爆发力等。)

 

 

速度:9(速度代表着敏捷,反应,移动速度等。)

 

 

幸运值:99(幸运值代表着宿主自身的幸运程度,有几率触发系统的额外任务。)

 

 

注:正常的成年男子在体力,力量,速度三项中各值均为10。

 

 

张牧云一阵无语

 

 

自己现在的身体还真是弱的可以,除了一个幸运值爆表,其他三项都有些惨不忍睹啊……

 

 

“滴滴,恭喜您获得新手奖励,获得自由属性*15,新手大礼包*1,请问是否开始进行人物属性加点?”

 

 

“加!”

 

 

张牧云一拍大腿,直接把自己的三项属性各加五点。

 

 

刚加点完毕,一股莫名的暖流瞬间充斥了张牧云的全身。

 

 

片刻之后,张牧云伸了个懒腰,全身上下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骨节爆响声。

 

 

这种感觉真他娘的舒服。

 

 

……

 

 

“滴滴,系统发布第一个任务,请问您是否接受?”

 

 

“接受!”

 

 

“滴滴,任务要求:请您在三天之内,花光五十万元人民币,注:不能购置不动产业,名画或是车产,钱财不能送人。”

 

 

“任务等级:D级。”

 

 

“任务奖励:不详。”

 

 

注:倘若任务失败,系统持有人将被立即剥夺所有生命体征。

 

 

啥!?

 

 

张牧云一骨碌坐了起来,自己没听错吧……

 

 

这任务是……让自己花钱?

 

 

花不完还不行?

 

 

感情是系统给钱让我去败家?

 

 

卧槽,爽歪歪啊!

 

 

张牧云躺在自己的床上不停的打滚。

 

 

我尼玛,劳资这下真的是发达了,不会破产,不会失业,更加没有什么杂七杂八的人来惦记自己,每天一睁眼的目标就是花出去多少多少钱……

 

 

这日子!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绿绿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张牧云这边正乐着呢,猛地听见一阵手机铃声。

 

 

“喂!哪位!?”

 

 

张牧云兴冲冲的接起电话问道。

 

 

电话那边的声音猛地迟疑一下,停顿了片刻,才接着吼道。

 

 

“张牧云,你的脑子是不是早上被抽水马桶给抽走了?还特么问我哪位,你自己看看这都几点了?你还特么不来公司?昨天让你改的设计改好了么?”

 

 

张牧云一愣神,瞬间想起了这个声音的主人。

 

 

陈大发!

 

 

也就是那个程序猿张牧云的顶头上司。

 

 

其实在自己投胎之前,这个张牧云在业务上很有能力,只不过情商太低,一度让自己的上司陈大发打压的差点抑郁。

 

 

后来陈大发发现了张牧云出色的业务能力,就指使着他去干各种各样本不属于自己的工作,就连昨天晚上张牧云熬夜修改的设计,都是陈大发自己的任务。

 

 

狗东西!

 

 

张牧云刚准备破口大骂,突然心中莫名想起一件事情。

 

 

难道……

 

 

倒不如……

 

 

这么想着,张牧云眼珠一转,心生一计,连忙对着电话那边朗声说道:“陈主任,我这不是昨天熬夜改了设计嘛,结果今天早上睡过头了。”

 

 

“真是懒猪一个!像你这样,怎么能熬出头呢?”陈大发的声音显得有些中气不足。

 

 

艹!

 

 

张牧云暗骂一声,要不是因为有你这种上司,老子早就出头了!

 

 

“不过,设计修改的怎么样了?”陈大发犹豫了一下,在电话里问道。

 

 

“放心吧陈主任,这回的设计,对方绝对满意!”

 

 

“那就行。”一听张牧云这么说,陈大发的口气才软了一些:“你赶紧收拾收拾来公司,快点啊!”

 

 

张牧云答应了下来,挂了电话,慢慢悠悠的洗漱收拾了一番,换上一身最好的衣服,不紧不慢的下了楼。

 

 

……

 

 

等到张牧云赶到公司,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老张!”

 

 

刚一推开公司的大门,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胖子就火急火燎的赶到张牧云的身边小声说道:“你怎么才来啊,陈老虎都找了你半天了,快点,陈老虎这会正在气头上,你赶紧先躲躲!!!”

 

 

陈老虎是这个胖子给陈大发起的一个外号。

 

 

至于这个带着黑框眼镜的胖子,则是张牧云从小玩到大的唯一的好朋友--钟泽。

 

 

“躲?我有什么可躲的?”张牧云一把揽住钟泽的肩膀:“钟胖子 ,你就等着一会看好戏吧!”

 

 

“好戏?”钟泽一脸懵逼的看着张牧云,下意识的把手搭在后者的额头上:“不对啊,也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起来胡话了呢……”

 

 

“去去去!”张牧云一巴掌把钟泽的手打了下来,撇了撇嘴,看着钟泽:“钟胖子,你知道这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是谁么?”

 

 

话音刚落,张牧云便径直朝着陈大发的办公室走去,只留下一脸懵逼的钟泽站在原地。

 

 

第二章 砸钱叫你滚

 

另一边,陈大发的办公室里,一个穿着一身纺纱材质长裙的女人坐在正中间的办公椅上,裙子是那种修身的包臀材质,虽然是坐着的,但依旧能看出女人的曼妙身姿。

 

 

“柳总,真不好意思,主要是我手底下的那个程序负责人对工作太懒惰了。”

 

 

一个梳着背头的中年胖子站在办公桌前,朝着那个女人不停的点头哈腰。

 

 

“陈大发,你也知道,我们公司这次接到的是谁的设计任务,擎天集团,你作为公司的中层管理之一,自然明白这一次的合作对于我们两家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破冰之旅,更何况我和擎天那边签下军令状的事情你也知道,这可是你当初反复向我提议的,事到如今,你说!怎么处理!?”

 

 

“这……”

 

 

“砰砰砰……”

 

 

陈大发抬胳膊,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抬起头,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却听见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哪位?”

 

 

被称作柳总的女人开口问道。

 

 

“陈主任,是我啊,张牧云。”

 

 

“张牧云?”柳总疑惑的看着陈大发。

 

 

“啊,柳总,您不知道,这货就是一个打杂的,平时也是个贱骨头,您日理万机,我看咱们还是……”陈大发急忙张口解释道。

 

 

“打杂的?”黑裙女人玩味的看着陈大发:“反正都是公司的一员,让他进来吧,正好我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他。”

 

 

“这……”陈大发点了点头,转身冲着门口喊道:“进……”

 

 

“呦,陈主任,忙着呢?”

 

 

不等陈大发说完,张牧云直接大大咧咧的推开办公室的门,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张牧云!你……你简直太没规矩了!?”

 

 

“唉呀,陈主任,你不都说让我进来了么,我不坐着,还能跪着不成?现在可是社会主义,不能搞上下尊卑那老一套了,对不对。”

 

 

张牧云翘着二郎腿看着被陈大发称呼为柳总的那个女人,“怎么,难道说陈主任这么生气,是因为我撞破了你们俩的什么好事儿,这光天化日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放肆!这是咱们公司的柳总,柳董事长的千金,刚从米国留学归来,赶快滚过来,给柳总道歉!”

 

 

“哎呦!”张牧云听陈大发这么说,一咕噜坐直了身子,几步走到了那个女人面前。

 

 

女人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黛眉微蹙,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被盘在头上,挽成了一个发髻,一袭黑色的纺纱紧身长裙,脚上穿着一双银色的漆皮高跟鞋。

 

 

“不好意思柳总,刚才有些话是我失言了。”

 

 

张牧云微微弓腰,伸过去一只手。

 

 

“不要紧,咱们虽然咱办公室里有上下级之分,但是在外面,就是好朋友,我叫柳玫,是咱们安华集团的现任总经理,以后在工作上,还得你们多多配合才行啊。”

 

 

柳玫微微一笑,伸手握了握张牧云的手。

 

 

不得了!

 

 

张牧云在心里暗自琢磨,这个柳玫,还真不简单啊,简简单单几句话,就不带一个脏字儿的把自己教训了一顿,关键是自己心里还挺开心,以后真要是有什么工作,就冲今天这印象,柳玫一吩咐,自己还不得跑的跟个小妖一样?

 

 

不过……

 

 

我张牧云又岂是昨日可比的?

 

 

另一边,柳玫也在心中暗暗大量张牧云,这小子虽然从一进办公室开始,就每个正形儿,但是神态之间流露出来的那种自信,绝对不会像陈大发说的那样,只是一个打杂的这么简单。

 

 

“张牧云,你找我有什么事儿么?没事儿的话就赶紧出去,我这儿跟柳总正……”

 

 

“别急啊陈主任,”柳玫一挥手打断了陈大发的话:“刚好我这也是才来公司没多久,多和一些基层的员工聊聊天,也能更好的帮助我掌握一些公司的现状啊。”

 

 

“这……您说的是。”陈大发恶狠狠的瞥了一眼张牧云,站在一旁,不在说话。

 

 

“张牧云,你来找陈主任是有什么事儿么?”

 

 

柳玫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张牧云坐下。

 

 

张牧云也老实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上去,二郎腿一翘,笑道:“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儿,就是告诉陈主任,我把他炒鱿鱼了而已……”

 

 

“什么?!”

 

 

“什么?!”

 

 

柳玫和陈大发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柳玫就看了一眼陈大发,示意后者先别说话,继而看向张牧云:“怎么好端端要辞职呢?”

 

 

陈大发这会也急了,顾不得柳玫的眼色,冲着张牧云吼道:“小子,你别给我卖什么迷魂药,辞职?哼哼,你别忘了,那份合约上,签的可是你的名字!你就这么辞职了,违约金,你赔得起么?”

 

 

“我呸!”张牧云直接站起身来,刚想说什么,柳玫这边也站了起来,冲着张牧云摆了摆手。

 

 

“等等!陈主任,这合约和违约金是怎么回事?”

 

 

“这……”陈大发看了看柳玫,犹豫道:“这不是咱们跟擎天的那个单子嘛,张牧云是第一负责人,我怕他消极怠工,就跟他签了个合约……”

 

 

“柳总,我看,还是我来说吧。”张牧云瞥了一眼陈大发,接腔说道。

 

 

“我辞职,主要是有两个原因,这第一嘛,就是陈主任……”

 

 

张牧云看着陈大发,眯眼笑道:“陈主任作为中层管理,非但不体恤员工,而且还过分剥削,以员工工资为把柄,强迫员工频繁加班。”

 

 

柳玫点了点头:“这样做虽然的确不对,但是公司也给出了不菲的加班补偿啊。”

 

 

“不菲?”

 

 

张牧云嘿嘿一笑:“可能这不菲的加班费只是一桶泡面而已吧。”

 

 

“泡面?”柳玫这下是真的生气了,眯起一双桃花眼,死死的盯着陈大发:“陈主任,据我所知,每次加班你都会到公司的财政部报备,然后领取员工的加班费。”

 

 

“啊,这个……那个……柳总,这个……”

 

 

陈大发额头已经出现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支支吾吾的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张牧云冷眼看着陈大发的样子,冲着柳玫伸出来两根手指:“柳总,这第二个原因就是我们的陈主任把自己的任务都丢给下属,把下属辛苦的成就归为己有。”

 

 

听到这里柳玫已经气得不行,“陈大发,你滚,公司不欢迎你这种人。”

 

 

“我……”

 

 

陈大发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他好不容易才做到如今的位置,一年二十万薪水,怎么能说没就没。

 

 

想着,他阴沉的脸化为了狰狞,“你凭什么开除我,我还有公司百分五的员工股份,也算是小股东,你没资格叫我走。”

 

 

柳玫顿时气节。

 

 

这样她的确没办法开除陈大发,得由股东决定。

 

 

不过陈大发也是老员工,股东未必同意开除他。

 

 

而这一手,张牧云早就料到了。

 

 

“柳总,员工股份是不是只要其他员工出钱想公司买就可以买走?”

 

 

“恩,理论上是这样没错。” 柳玫点了点头。

 

 

陈大发浑身一颤,可是想到张牧云这小子穷的叮当响,当下冷笑一声,“百分五的股份至少也要五十万,张牧云你有这个钱吗?”

 

 

“谁说我没有。”

 

 

张牧云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柳玫,“柳总,这里是五十万,我要买下陈大发的员工股份。”

 

 

“这不可能,我要查账。”

 

 

陈大发大吼道,他不相信张牧云这个穷逼会有五十万。

 

 

“那就如你所愿。”

 

 

柳玫也知道陈大发不可能死心,抓过电脑旁边的POS机一刷。

 

 

五十万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这怎么可能!

 

 

陈大发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

 

 

紧接着便听到柳玫将他的股份转让给了张牧云。

 

 

完了。

 

 

陈大发知道自己彻底玩完了。

 

 

不仅工作没了,就连股权都没有。

 

 

百分之五啊!

 

 

以公司一年的收入,他每年都能分到十几万,又岂是这区区五十万能比的。

 

 

而这一切全部归咎于张牧云。

 

 

“张牧云你这个王八蛋,老子宰了你。”

 

 

陈大发眼中闪过疯狂,竟然直接几步走上前来,一把揪住张牧云的领子,想把他赶出办公室。

 

 

这事儿要是放在以前,对于陈大发来说根本没有什么难度,一来张牧云虽然个子比陈大发高出来一头,但是却瘦弱的不行,二来再加上不停的熬夜加班,费神耗力,更没有什么劲儿了。

 

 

但是今天早上,张牧云刚刚经过系统的加持,身体素质比起一般人来说都高了不少。

 

 

不怕你来!

 

 

就怕你不来!

 

 

张牧云咧嘴一笑,不退反进,迎着陈大发一步踏上前,反手抓住陈大发的右手,轻轻一扭,右手探向前去,反而是率先揪住了陈大发的衣领,继而微微侧身,腰身一挺,硬生生的把陈大发摔了出去。

 

 

虽说听起来复杂,但是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甚至陈大发都没来得及回过神,就已经被张牧云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子,直接把陈大发摔了个七荤八素,平日里养尊处优,吃香喝辣的他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当即哀嚎起来。

 

 

连带着一旁的柳玫看张牧云的表情都变得精彩了起来。

 

 

张牧云抬脚踢了踢陈大发:“行了陈大发,别嚎嚎了,好好地一个大老爷们哼唧的跟个女人一样,丢不丢脸?!对了,你要是知道脸皮是什么,那还好了!”

 

 

“你!”陈大发脸色铁青的指着张牧云:“你等着,公安局有我的朋友,你恶意伤人,等着,等着进局子吧!”

 

 

第三章 惊喜奖励

 

陈大发这边刚走出办公室,系统提示音便在张牧云脑海中响了起来。

 

 

“滴滴!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任务奖励风神翼*1,高阶医术技能书*1,高阶格斗术*1,自有属性*20。”

 

 

“滴滴,由于宿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完成首次任务,系统特别奖励宿主惊喜轮盘一次,请问是否开启抽奖?”

 

 

“开启!”张牧云点了点头。

 

 

开玩笑,抽奖这玩意儿,不就得趁着自己手热的时候来嘛?

 

 

“滴滴,即将开启惊喜轮盘,倒计时5,4,3,2,1……”

 

 

系统这边倒计时刚刚结束,张牧云的眼前便突然猛地一黑,一个巨大的轮盘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整个轮盘呈现出一种神秘的深紫色,大概有几十米高,被均匀的分成了数十个区域,中间还有一个黑色的指针

 

 

“系统提示:轮盘内置九十九种奖励,从A级--SSR不等,请宿主在十秒内开启抽奖……10,9,8……”

 

 

张牧云来不及多想,一巴掌直接拍到抽奖按钮上,巨大的黑色指针开始缓缓的转动起来。

 

 

张牧云就这么昂着脑袋,眼巴巴的看着轮盘上的一个个奖励。

 

 

过了片刻,指针终于缓缓的停在了一块区域中。

 

 

“这是……”

 

 

“滴滴,恭喜宿主成功抽取奖励‘无中生有’。”

 

 

无中生有:机会牌。

 

 

品阶:不详。

 

 

说明:宿主可以使用无中生有后,会从各个次元中获得帮助。

 

 

注:该卡牌只可使用三次。

 

 

“……”

 

 

张牧云一脸黑线的看着抽奖轮盘:“为啥总感觉自己抽到的这玩意儿是个没什么用的鸡肋呢,明明这指针只要在稍微用那么一点劲儿,旁边就是一个SSR级的奖励。”

 

 

虽然这么想,但是张牧云依旧是美滋滋的把奖励放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

 

 

反正怎么着都是白送的嘛,有总比没有来的强,最起码,下回还有惊喜轮盘的机会的话,自己是绝对不会再看到这个鸡肋玩意儿了。

 

 

“滴滴,系统监测到宿主在现实世界中有异常情况,请问是否进行查看?”

 

 

“查看!”

 

 

系统这么一提示,张牧云才想起来,自己这会还在陈大发的办公室里。

 

 

一晃神,张牧云再次回到现实世界中。

 

 

“张牧云,你来公司多久了?”

 

 

柳玫坐在办公桌前,一只手拄着额头,轻声问道。

 

 

“四五年了吧,柳总有什么事儿?”张牧云问道。

 

 

柳玫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公司里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有正是用人的时候,你来公司的时间也不短了,刚刚陈大发也说了,你是技术部门里的一个人才,所以,我想破格提拔你,让你来顶替陈大发的位置,年薪嘛,五十万起步,你看怎么样?”

 

 

怎么样?

 

 

我看真不怎么样!?

 

 

如果换做从前,张牧云一定一点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下来,但是现在嘛……

 

 

老子现在可是有最强败家系统的人啊,每天一睁眼都得苦心积虑的去花钱,还差你这五十万?

 

 

“行么?权当是……帮帮我?”

 

 

张牧云刚想开口回绝,但是突然看见柳玫一副娇俏可人的可怜模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行!”

 

 

柳玫一拍巴掌:“那明天,不!就今天,你就接手陈大发的工作!”

 

 

“这么着急?”张牧云看着柳玫问道。

 

 

不过这不看还好,一看,却出事儿了。

 

 

柳玫今天本来穿的就是一件紧身的纺纱齐肩裙,刚刚她为了挽留张牧云,下意识的把身子微微前倾,而张牧云一米八多的个子,刚刚好能看见柳玫胸前那一抹靓丽的风景……

 

 

“别,柳总,你看这……”张牧云一边摸着自己的鼻子,一边东张西望,但是每次视线最后都会落在柳玫的胸前。

 

 

“怎么了?”柳玫微微蹙眉:“是你嫌工资太少,还是……我这个总经理不够……好看?”

 

 

!!!

 

 

“好看好看,柳总天生丽质,怎么能不好看!”张牧云一边吱吱呜呜的回答道,一边迈着步子往办公室外面走:“那这样,柳总,我现在去收拾东西啊,有什么事儿您在招呼我。”

 

 

“嗯,去吧。”柳玫点点头,冲张牧云笑着挥挥手,又引的一阵山峰颤动。

 

 

等张牧云走出办公室,一众同事立马围了上来。

 

 

“牧云,咋样啊,我刚刚看到陈老虎气势汹汹的从办公室里出来,你刚刚干啥了?没动手吧?”钟胖子一脸关切的问道。

 

 

“动手?”张牧云嘿嘿一笑:“这倒是不至于,不过就是把他干的那些好事儿给新来的总经理说了说而已。”

 

 

“完蛋……”钟胖子一脸便秘的表情看着张牧云:“陈老虎在咱们公司这么多年了,你就想凭着几句话搬倒他?太难了,不过说已经说完了,那个总经理是什么态度?你没被炒鱿鱼吧?”

 

 

“总经理的态度啊……”张牧云摸着自己的下巴:“态度还挺好的。”

 

 

……

 

 

“我不是问你这个……”

 

 

钟胖子正说着,陈大发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柳玫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一众人。

 

 

“这还没到休息时间吧?怎么回事?开座谈会呢?”

 

 

钟胖子一群人一听柳玫的口气,立刻作鸟兽散,临走之前,钟胖子还不忘了给张牧云使一个“你小心,我先走”的眼色。

 

 

“那个谁,钟泽,你等等!”

 

 

钟泽刚走两步,就被柳玫直接喊住了:“你找几个同事,帮张主任把他原来的东西都收拾一下,然后搬到这间办公室里。”

 

 

“成!”钟胖子习惯性的点了点头,刚想招呼人,却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张主任?!

 

 

张牧云?!

 

 

这小子……不但搬到了陈老虎,还把自己变成了主任?!

 

 

第四章 高阶医术

 

等到一切都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五点的光景了。

 

 

虽然钟胖子不停的旁敲侧击,想打听打听张牧云是不是被新来的老板给包养成了小白脸,但是张牧云依旧是守口如瓶,一个字儿都不往外说。

 

 

“行!张牧云,这种好事儿你都不给老子说,咱们这兄弟到底还能不能做?”

 

 

钟胖子咬牙切齿的指着张牧云说道。

 

 

“唉呀,你行了啊,不是我不给你说,有些事儿,你知道了对你真的没什么好处,胖子,你只要记着,有我张牧云一口肉吃,就有你的半口!”

 

 

张牧云笑着拍了拍张泽的肩膀:“放心吧,你是我张牧云认定了的兄弟。”

 

 

两人正说着,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柳玫站在门口,一脸冷艳的看着两人。

 

 

“张主任,我这儿有个事儿需要你帮忙。”

 

 

“哦,好!”张牧云点点头,转身冲着钟泽使了一个眼色,嬉皮笑脸的跟着柳玫一同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钟胖子一个人在房间里不停的捶胸顿足,仰天大啸。

 

 

……

 

 

柳玫并没有带张牧云去办公室,而是直接来到了停车场。

 

 

“柳总,你这是……”

 

 

“私下里喊我柳玫就好。”柳玫摆摆手,嫣然一笑:“其实也没什么事儿,我看你刚才被钟泽纠缠的紧,就找了个借口把你救出来。”

 

 

张牧云解释道:“嗨,我们两个是发小,从小就认识,一块儿插科打诨习惯了,其实没什么,不过你刚才也是帮了我一个小忙,不然有些事儿,我还真没办法给钟胖子说。”

 

 

柳玫走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旁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笑道:“那钟主任准备怎么感谢我呢,不如请我吃晚饭吧?”

 

 

“啊!”

 

 

张牧云愣了一下,刚想点头答应下来,但是猛地想到,系统第一次任务给自己的钱已经全部作为赔偿给了陈大发,这会的自己,又变成了那个一穷二白的屌丝。

 

 

看张牧云不说话了,柳玫笑的更是合不拢嘴,把车钥匙抛给张牧云:“走吧,老板跟员工一块儿吃饭,哪有让员工掏钱的道理,我请你!”

 

 

张牧云结果钥匙,尴尬的挠了挠头。

 

 

“那个……柳……柳玫啊,我……这个……科目二……还没过呢……”

 

 

……

 

 

半个小时后,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了一家名叫“食荤”的日料店门口。

 

 

张牧云和柳玫从车上下来,径直往店里走去。

 

 

“啧啧啧,还真是高档啊……”

 

 

张牧云咂咂嘴,一边跟着柳玫,一边打量着店里的装潢,看柳玫轻车熟路的样子,八成是这里的老熟客了。

 

 

“平泽叔叔!”柳玫走到前台喊了一声。

 

 

“呦,是小玫啊,你可是好久没来了,怎么,出国回来了?”一个大约五十上下年纪的男人转过身,笑着和柳玫打招呼。

 

 

“是啊,我原来的那间没有人吧?”

 

 

“一直给你留着呢!”平泽笑道:“你父亲最近身体好些了么?”

 

 

柳玫摇了摇头:“还是老样子,请了很多医生,但就是束手无策。”

 

 

平泽叹了一口气,安慰道:“没事,小玫,你别想那么多,你父亲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

 

 

柳玫点点头,又寒暄了几句,带着张牧云进了拐角的一个包间里。

 

 

“柳总……啊不,柳玫啊,我刚才听你跟这家店的老板说,你父亲生病了?”

 

 

柳玫为张牧云倒了一杯清酒,点点头:“嗯,找了好多医生,但是都查不出来病因,怎么,你认识什么隐世的名医?”

 

 

听柳玫这么一说,张牧云猛地想到自己储物空间里的那本高阶医术技能书。

 

 

名医?

 

 

自己不就是么?

 

 

“哈哈,也不算是认识,就是我小时候,家里在农村,拜了一个村里的赤脚医生当师傅,跟着学了几手,你要不嫌弃,抽个空,我帮你去瞧瞧?”

 

 

“你?”柳玫半信半疑的看着张牧云:“真的假的,国内国外,中医西医我们家都请了不少,不过到头来也没什么用,你行么?”

 

 

“嗨,试试嘛,反正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万一成了呢?”

 

 

柳玫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仅仅只是和张牧云刚认识不到一天,但是柳玫却总觉得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魅力,就好像再难的事情,到了他这里,也会变成很简单的一件小事。

 

 

两人正说着,只听砰的一声,包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一个染着一头黄发的年轻人,笑嘻嘻的站在包间门口。

 

 

“呦,这不是柳玫嘛,怎么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啊。”

 

 

柳玫抬头瞥了一眼那个黄毛年轻人:“李明洲,我跟你很熟么?凭什么要告诉你?”

 

 

“呵呵,你忘了,咱们两家可是签订了婚约的,你柳玫,可是我的未婚妻子啊。”说着,李明洲斜眼看着一旁的张牧云,慢悠悠的踱步到张牧云身边:“怎么这会,却跟一个小白脸,在这儿私会啊?”

 

 

“我呸!”柳玫气的满脸通红:“李明洲,你少在这儿大言不惭了,咱俩的婚约早就被我父亲否认了,你们李家当时落井下石的时候,咱们俩也就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以后,还请你这位擎天集团的少公子,多多自重!”

 

 

“哈哈哈哈,好!好!好!”李明洲拍着巴掌,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柳玫,你跟你那老不死的爹一样,真是给脸不要脸!”

 

 

话音未落,李明洲突然抓起桌子上的酒杯,就要往柳玫的身上泼过去。

 

 

“等等!”

 

 

说时迟那时快,李明洲刚要扬手,就被张牧云一把抓住了手腕。

 

 

第五章 金毛狗

 

“这是谁家的狗,麻烦看一看,动不动就咬人,咬到人就不好了,麻烦赶紧带走,不要打扰大家吃饭了。”

 

 

张牧云抬头看了看这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看了看周围的人,对着包间的门就是一句大喊。

 

 

“噗!”

 

 

柳玫一时没忍住,刚刚喝的水都差点喷出来了。

 

 

她立刻用纸擦了擦嘴,看到旁边这个男人,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有点羞涩。

 

 

张牧云正好看见这一幕。

 

 

哎呀,我去,怎么能这么可爱,擦嘴都这么好看。

 

 

就算被包养我也愿意……

 

 

正在张牧云在幻想如何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想起,打断了他。

 

 

“你他妈是谁,知道我是谁嘛,敢出头?我要弄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李明洲指着张牧云的脑门一顿谩骂,嘴角噙着不屑的冷笑。

 

 

张牧云也不为所动,很淡定的说了一句。

 

 

“不知道,我只知道有条狗在乱叫。柳玫,你看见了么。”

 

 

柳玫想了想,可能是对这个男人有莫名的自信,然后轻起她的小嘴。

 

 

“好像是有一条金毛狗,刚刚还开口骂我,人家好怕怕,你要保护我,刚刚还想打我。”

 

 

当柳玫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张牧云呆了一下。心想,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柳总吗?

 

 

“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敢骂我是畜生。”李明洲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再说自己,他们一唱一和演得真好。

 

 

“你说是他吗?”

 

 

“不是咦。”

 

 

“我也没说,黄毛,是你自己承认的,不能怪我们,我们没说你。”两道声音随之响起起。

 

 

随后张牧云手上还顺便用了点力气。

 

 

然后就传开了一阵痛苦的叫声和骂声。

 

 

“小杂种,你知道我是谁吗?还不赶快给老子放开。”

 

 

然而,他越叫嚣,张牧云就越用力。

 

 

嘎吱嘎吱的骨骼声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叫。

 

 

那疼痛的舞动简直就像杀马特。

 

 

直到李明洲快受不了,张牧云才放开了他的手,玩味的看着他。

 

 

“你说了这么多次‘你知道我是谁’,莫非你很牛逼?”

 

 

这时候的李明洲好像终于找到可以一点成就感,甩甩疼痛的手,一脸傲然的看着张牧云。

 

 

“你听好了,老子……”

 

 

刚要说话就被打断了

 

 

“我知道,你是擎天集团的少爷,李明洲。”

 

 

叶新亮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走到柳玫身边。

 

 

“在别人眼里你还是一回事,在我眼里,你不就是个败家子,不对败家子都敢不上,除了吃喝玩乐,你什么都不会,垃圾一个。不要以为我刚刚没有听你说,你说柳玫是你的未婚妻,你问过她吗?她同意嫁给你吗?

 

 

“柳玫,你要嫁给这个家伙?”

 

 

面对张牧云的质问,柳玫支支吾吾的,好像有什么苦衷。

 

 

“我不要嫁给他,我父母都不会同意的,我不喜欢他,他简直让人恶心……”柳玫还想继续说,被张牧云打断了。

 

 

“听到没,她不喜欢你,你可以滚了,不要打扰我们吃饭,要是钱多花不完的话,把我们的单买了。”

 

 

李明洲顿时气得满脸通红。

 

 

“你是谁,她的事关你屁事,别多管闲事。”

 

 

“我是她员工,她是我老板,所以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如果这个时候,钟胖子在的话,一定会大叫,我艹,这还是你认识的老张嘛,这还是我兄弟嘛………

 

 

“你!”

 

 

李明洲恶狠狠的指着叶新亮,刚想方狠话,突然想到刚刚被抓手的教训,立马缩了回去。

 

 

他想了一下,突然嘴角一挑,好像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你叫张…云。”

 

 

“叫你爸爸干嘛,不对我还是处男,没结婚,没你这个儿子……”

 

 

“你……”

 

 

柳玫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还向张牧云比了比大拇指。

 

 

而李明洲则被张牧云气到了,气喘吁吁的。

 

 

“我不和你说这些无聊的话,既然你要为柳玫出头,那你敢不敢跟我比一场?”

 

 

“比一场?比什么?”张牧云饶有兴趣。

 

 

“我们比赛车。”

 

 

李明洲嘴角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仿佛他自己锁定了胜利。

 

 

在看柳玫,眼神突然一缩,俏脸也变得苍白了起来。而张牧云反而特别的淡定,过了大约一分钟左右。

 

 

“我可以同意和你比赛,但是有条件的,要是你输了,你要向柳玫道歉。”

 

 

“哈哈,我会输,我在x市也是排的上号的赛车手,我会输给你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家伙,你脑子进水了吧。”李明洲不由觉得好笑。

 

 

他要是会输,屎都能吃。

 

 

“别说这些没用的,答应我就接受,我要是输了,你随意处置。”

 

 

张牧云眉毛之间散发着自信,非常吸引人,柳玫都看呆了,她也没想到,张牧云会为了她答应这场比赛,心跳都加速了。

 

 

“好,如你所愿,张牧云,柳玫洗干净脖子等着吧!”李明洲疯狂的大叫。

 

 

随后,张牧云和柳玫随着李明洲来到了赛车俱乐部,刚刚到俱乐部,就有无数的人在大喊大叫,在为李明洲的到来而喝彩,李明洲也很享受这种过程。

 

 

“光头,你过来,为他准备辆车,我要和他比赛。还有把我改装好的那辆跑车给我开过来我准备用它,让这个土包子看一下什么才是跑车。”李明洲对领队的光头吩咐道。

 

 

“李少,你要用那辆车啊,不用了吧对付他,用不到。”

 

 

“别废话,快去。”

 

 

“好。”

 

 

李明洲和光头在哪儿商量着。

 

 

“不用了,我有车。”只见张牧云身边有着一辆非常破旧的车。

 

 

这时候一个打扮很艳丽的女人来到张牧云和柳玫身边,张开了她那摸得鲜红的嘴唇。

 

 

“小兄弟,你竟然敢和李少比赛车,而且就用你这破车,要不姐姐把我的跑车保时捷910借你一用。”

 

 

身边的柳玫眉头一皱,心想,用车也是用我的,你谁啊。

 

 

“不用了,我比较喜欢我这辆,谢谢这位姐姐。”张牧云直接拒绝了。

 

 

“好,祝你好运。”说完之后,这女人就不屑的走开了。

 

 

在准备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准备比赛了。

 

 

当看到李明洲的新改装跑车的时候,全场沸腾了。大叫。

 

 

“李少,威武。”

 

 

张牧云把自己的车开上赛道的时候,全场同样沸腾了,只是气势不一样。

 

 

很多人都在讨论,张牧云的车能开么?

 

 

就连柳玫都担心,别说车,就说张牧云的车技,连科二都没过……

 

 

然而,这些对张牧云来说都不是事。

 

 

作为一个有系统加持的男人,就是给他三轮车都能赢。

 

 

哨声响起,比赛即将开始!!!!

 

我不败家就会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不败家就会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不败家就会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