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全文免费阅读(苏子沐韩承中)惜月小说在线

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又名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苏子沐韩承中经历什么,作者惜月小说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她是众心捧月的瑞安三小姐,容貌,家世都是拔尖,却被最爱最亲的人狠狠的背叛伤害。当她失去所有,孤立无援,有人拥她入怀,说着最动心的情话,嫁给我,帮你夺回瑞安。明明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为何脱离时,疼的撕心裂肺?再后来,她的死讯传来,一向冷静自持的男人疯魔般徒手扒开她的棺柩,哭的像个失去全世界的...
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全文免费阅读(苏子沐韩承中)惜月小说在线

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01章、获救

一处廉价的宾馆客房里,女人毫无求生欲的躺在大床上,鲜红的血液蜿蜒地顺着手指滴落在床畔光洁的地板上。

苏子沐目光空洞,涣散的看着天花板,意识消散之迹,一声巨响,有人破门而入。

“快叫急救车,”一道低沉的嗓音在她上方响起,床单撕裂的声响,紧接着她的手腕被人包扎按压住。

她挣扎两下撼动不了,忍不住哭喊道:“放开我,不要你们救!”

然,她的话并未起分毫作用,男人很有分寸的扣着她的手腕,恰好的压住她伤口,极其冷静道:“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不开的,但命是自己的,你有想过你的父母吗?你要是死了,他们又该怎么办!”

“他骗我……”

“谁?”

“他说会娶我,可他却要娶别人,你说这是什么道理?你们男人是不是都那么混蛋?”苏子沐情绪激动的抓住他胸口的布料,红着眼睛,质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怎么都想到自己交往两年的男友竟然转身毫不留情的要娶她人,而这个人还是她的姐姐,真讽刺。

韩承中神色未有波澜的听她说完,说:“两年前我被人逃过婚,能懂你的感受,就当是买了个教训。”

“你被人逃过婚?”

“恩。”

她泪眼涟涟,看着男人干净的眉目,一身简单的警服,英姿挺拔,嘴巴一撇,委屈巴巴:“警察蜀黍,我能不能抱抱你?”

不等男人回答,她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着他,埋首在他颈部又是一阵痛哭。

韩承中僵硬着身子任由她抱着,倒是头一次被一个丫头骗子叫蜀黍……

二十分钟后,韩清明带着医生赶过来,看着相拥的两个人,眉骨重重一跳。

“二,二哥?”

“车来了?”韩承中头也不回的问。

“来……来了!”

被送上急救车前,她拉着男人的袖口,问:“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前男友报警,说你玩自杀。”

天杀的沈杭之!

车子离开,韩承中揉了揉眉心,侧首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顾清明:“想说什么?”

韩清明八卦味十足,嘿嘿的笑了两声,“二哥,这女人抱着是不是比摸着枪要舒服?”

“你小子,皮又痒了?”韩承中迈步上车,想到方才哭的梨花带雨巴掌大小脸,眼睛水蒙蒙,忍不住摇摇头。

“二哥,自从你两年前被连面都没见过的女人逃婚,到现在一直单着,妈可着急了。”韩清明一溜烟的跟着上了车,不死心的说。

“你是怕逼到你头上吧?”

“……”被说中心思,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苏子沐经过治疗,伤口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要留院观察。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她只瞥了一眼,摁下接听,怒不可揭的骂道:“沈杭之,你个王八蛋……”

“子沐,闹够了没?闹够了就回家。”男人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声音里带着她不懂事的责备。

“沈杭之,你真的要娶我姐姐吗?”她不死心,哽咽的问:“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你的决定?”

那边沉默一会,道,“子沐,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你要是继续用伤害自己方式逼我,那我只能让你自己冷静几天。”

似乎是怕她胡搅蛮缠,话刚说完,随后便挂断。

听着“嘟嘟嘟“声,她握着手机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越发的白净。

“沈杭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

苏子沐在医院躺到第二天,便打算出院,经过近四十八个小时的沉静,她对沈杭之已经心灰意冷,不抱任何幻想。

走到门口,打开门,迎面撞上一人,她捂着鼻子后退一步抬头,撞进一双深墨色的瞳眸。

男人五官深邃立体,一身便装也掩饰不住他那严峻的气场。

这……这不是昨天救了她的警察蜀黍?

“小姐,麻烦你就于昨天的事,配合补个笔录。”韩承中见她没有动,公事公办说:“不会耽搁你很长时间。”

“警察蜀黍,昨天什么情况你不都知道了吗?”她伸出被纱布包扎的手腕,可怜巴巴的说:“我现在这里痛,这里也痛,你随便写写。”

“你跟我说这些话功夫,说不定我已经做完笔录。”韩承中做了个手势,“请。”

苏子沐,“……”

简短笔录做完,苏子沐看着男人将工作册有条不紊的放进口袋,眨了眨眼睛好奇:“蜀黍,现在警察都像你一样这么敬业的吗?”

“其他人不知道,我问心无愧就好。”韩承中起身,朝着她点了下头,转身欲走。

“等等……”苏子沐抱着包跟上:“警察蜀黍,你能不能发发善心送我回家?”

韩承中脚步一顿,侧目毫无波澜的看着她,就在苏子沐以为他会同意时,一张百元大钞递了过来。

苏子沐没接,用力挤出眼泪,韩承中皱眉:“哭什么?”

“你让我自杀不成,还拿钱羞辱我,你们警察怎么那么不近人情,今天你要是不送我回家,我,我就一直跟着你。”

她不过是给自己一个逃避回去的借口。

昨天她是真的生无可恋,谁要他多管闲事了?

紧接着又想到昨天沈杭之毫无犹豫的回答,越想越恼火。

伸手毫无迟疑的挽住男人的手臂,扬起下颚:“你得负责。”

韩承中面无表情的看着理所当然挽上来的手,眉心下意识蹙了下,现在小姑娘都这么开放吗?

“看来今儿我要是不送你,你是打算赖上我了。”

“是!”

“我一般不打女人,但遇到像你这样的小无赖,我可不能保证。”

苏子沐是谁,瑞安药业的三小姐,横行霸道那么多年,岂会被他三言两语给吓到?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盈盈,可怜兮兮:“警察蜀黍,你是想让我大庭广众之下喊警察打人吗?”

“……松手!”韩承中沉眉,看来他是真的遇个麻烦精。

苏子沐见男人表情变化,心想他该不会生气了吧?挽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

男人薄唇紧抿,忍着为数不多会的耐心:“松手,我送你回去。”

得到妥协的答案她这才松开手,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

上一辆卡宴,苏子沐感叹,这男人品味不赖啊,当警察的现如今都这么豪吗?

韩承中看着肆无忌惮打量他车子的女人,提醒:“安全带!”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处豪华别墅门口停下,男人眯眸看着门牌上烫金色苏园两个字,颇有深意的问:“这是你家?”

苏子沐解开安全带跳下车,挑眉说:“警察蜀黍,要不要去我家喝杯茶?”

话落,一道轻柔的声音女声在身后不远处响起:“子沐。”

闻言,苏子沐身子一僵,脸上那一点悦城色顷刻间烟消云散。

 

第002章、撞尾

手指用力攥紧手里包带,微笑转身,她看着站在苏园大门口一男一女,女人容貌美丽,眉眼间与她有三分相似,男人一身灰色风衣,风姿卓越。

不禁悄然而刺。

苏子沐一言不发的迈步从她们身边路过,全程没有把目光落在沈杭之身上一眼。

“子沐。”苏青云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刚好压在她包扎的伤口上,苏子沐疼的用力将她一推,白着脸道:“大姐,有话就说,我一向不喜欢别人碰我。”

苏青云趔趄几步站稳,神色复杂,轻声说:“子沐,母亲在生气,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

绯色唇微抿,她头也不回挺直腰杆走了进去。

大厅里,氛围浓重,罗珊端坐在沙发上,一身雍容华贵也掩饰不了她此刻极度不悦的脸色。

“子沐,你给我过来!”罗珊看到她低喝一声。

苏子沐犹豫了下,还是走到她面前,唤了一声:“妈。”

罗珊起身,狠狠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

那边的沈杭之见此皱眉,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被身后的苏青云轻轻拉住。

脑袋被打的撇向一边,鲜红的巴掌在白皙的脸蛋上格外触目惊心,苏子沐什么都没有说。

罗珊见她如此,伸手捉住她的手,将衣袖推至手肘,看着手腕上的纱布,还有沁在上面鲜红的血,眼睛瞬间就红了,抱着她呜呜的哭了起来,:“苏子沐,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甘心,你这条命是我给的你,你想要死,你得先经过我同意。”

苏子沐闭上眼睛道:“妈,你弄疼我了!”

罗珊不管不顾的哭了一会,让佣人拿来急救箱,随后小心翼翼的给她换了药,而这期间她全程看着沈杭之。

她想要看看,相爱两年的男人,那个说一辈子会宠爱她的男人,看到她的伤口会是怎样的表情,可是她失望了,沈杭之全程站在那里,不为所动,好像从始至终他们只是陌生人。

“杭之,你带青云先回房间,我有话要跟子沐说。”罗珊这时来了口。

沈杭之点头,带着苏青云上了楼。

等他们彻底消失在楼梯口,罗珊叹息一声:“子沐,你怎么这么傻,为了沈杭之值得吗?他以后是你姐夫,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可明明我跟他相爱在先!”苏子沐倔强道:“你跟父亲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让他跟青云结婚?”

“他们三年前就有婚约……再说了,要不是沈杭之同意,我们家还能拿刀架着他脖子?”罗珊心疼道:“子沐,妈就求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我闹?是不是在你们眼里,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在胡闹?可你们想过我的感受没有?”苏子沐起身,拿着包就朝外走。

罗珊忙唤道:“管家,快拦住她。”

接下来两天,她被禁足了,无论吃饭,睡觉,还是洗澡上厕所,罗珊都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似乎是怕她再做想不开的事。

但其实经过两天的冷静,沈杭之无动于衷的样子早让她清醒了很多,她也接受了某些事实,所以傻事她是不会再做。

这天中午吃完饭,她跟罗珊说要出去购物,罗珊忙说:“妈收拾收拾陪你去。”

“我跟谈心约好了,二十分钟后,她来接我。”

谈心是她闺蜜,那丫头典型的人来疯,疯起来没边没幅,跟她比起来,有过之而不及,她知道罗珊是不喜欢谈心的。

果真,罗珊皱了下眉,不过见她难得脸色不错,自然不想扫她的兴:“好,只要你乖,你跟谁一起玩妈都不管。”

吃完饭没一会,她接到谈心电话,出了门,就看到谈心那辆特骚气蓬勃的红色超跑停在苏园门口。

“早点回来。”罗珊递给她包,不忘叮嘱。

“知道了。”她挥挥手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离开时,谈心还不忘装模作样的朝着她母亲说了声伯母再见。

“假!”车子开出一段距离,苏子沐忍不住道。

谈心戚了一声:“我这样还不是为了在你妈面前讨个好印象,跟你以后长长久久?”

“早臭了。”

“……”谈心翻了个白眼,问道:“现在去哪?”

“喝酒。”

“我没听错吧?这午饭还没消食你就要来那么烈的?吃的消吗?”

“少废话,赶紧的。”

谈心是知道她跟沈杭之的事,但从来都不主动提起,怕的就是戳她心窝,不过酒过三巡之后,她还是愤愤不平的骂道:“沈杭之不是个东西,不顾你们那么多年感情,拍拍屁股就要跟你姐结婚,我要是你,非把他们婚礼搅合稀巴烂。”

“不许提他,他就是个混蛋,我为了他自杀,他竟然报警,让警察去处理……”苏子沐越说越伤心,眼泪控制不住落下来。

谈心瞬间清醒几分,吐槽说:“什么时候的事?你丫的要不要这么深情!不就是个男人,什么稀罕宝贝,今儿姐妹给你找几个皮白肉嫩的,保证个个不比他差。”

片刻,包厢里站着五六个精挑细选的男模,谈心搂着两个看着顺眼的推到苏子沐面前,豪气千秋说:“今天要是让这位姐姐逗开心了,重赏。”

以往谈心也会如此,但她从来都不随波逐流,可是她想到沈杭之都无动于衷,还有他的冷情,一把搂住靠他最近的男人:“酒量好吗?”

“还可以。”

“呵,还挺谦虚,”她指着桌子的酒:“你要是能把这酒都喝了,我就包你一个月的台。”

谈心听的热血沸腾,吹了声口哨,催促:“还不赶紧的?”

具体的苏子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最后那男模快喝成功时瘫了,两人从皇爵出来,谈心憋不住好奇,拍了拍她肩膀:“你干嘛偏要为难那一个?没几天下去,那人肯定缓不过来。”

“谁让他眼睛那么像……该!”

谈心摇摇头,觉得她真是魔怔了,她去停车场取了车,上了车之后的苏子沐有些难受,闭眼小憩。

谁曾想,车子开出一段距离,“砰”的一声巨响,撞尾了!

 

第003章、自爱

“见鬼!”谈心猛拍方向盘,仅剩下的几分酒意消散无影无踪。

苏子沐也被突兀而来的情况给搞的有点懵,稳住身形,问:“怎,怎么了?”

不等谈心回答,被撞尾的车主已经下车猛拍车窗,可能是看她们撞了车态度还那么消极迟缓,嘴里骂着不干不净的难听的话。

谈心这火爆脾气什么时候受过这等谩骂,放下推开车门,一巴掌打在男人脸上,“你有完没完?不就是想要赔偿,说吧,多少?”

态度嚣张且傲慢。

男人被打了一巴掌恼羞成怒,上来想还手,被谈心扯住手臂巧妙一踹,整个人摔坐在地上。

谈心从小就被她妈送去练散打,一般人根本碰不着她衣角。

男人吃了教训,不敢再靠近,又见被人围观丢了男人尊严,拿出手机指着她,“酒驾还打人,我要报警……有种别走!”

苏子沐心烦的很,这种人无非就是想要狠狠讹上一笔,听他说报警,从包里拿出银行卡甩出去:“十万给你的补偿,在墨迹痛扁你!”

说完,她冲着谈心道:“心,开车,别理他。”

谈心朝着男人挥了挥拳头,开车走人,半个小时后,车子再次急速刹车。

“又怎么了?”苏子沐睁开眼睛问。

“我们被警察拦下了,那孙子真报警了。”

苏子沐闻言皱眉,顺着她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一辆警车拦住她们的去路。

有两个穿着制服的男人从车上下来,对她们做了个下车的手势,苏子沐低头嘟囔:“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睡着了。”

“靠!你还是人吗?”谈心看她真的装死,气的说不出话。

“女士,请下车。”车窗被叩响,紧接着传来男人低沉冷肃的嗓音。

谈心推开门下车,甜甜的笑:“警察同志,请问有什么事吗?”

“刚接到报警,你们在前进路追尾,有人举报你酒驾还有暴力恐吓行为,请跟我们回局里做个调查。”

“怎么可能,我就是个良家少女怎么可能有你说的那些事。”谈心说这话自己都心虚不敢直视。

“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朋友还醉着呢……”谈心为难的开口:“能不能让我把她送回家再跟你们去?”

“醉了?”男人朝另外一个使了个眼色,随后副驾驶门被拉开门,男人推了推装死的苏子沐:“这位小姐,醒醒。”

苏子沐不动,这个时候醒,她傻啊?

“韩队,她没反应。”

“你带她坐你车,我来开她车。”

“是。”

当车子启动,苏子沐心里骂了一句该死。

半个小时后,她跟谈心坐在警察局办公室,跟他们一起的还有被撞尾的司机。

这下苏子沐想装死也装下去了,她假意初醒:“这,这是哪?”

谈心特鄙夷的瞪了她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你怎么不继续装了?

苏子沐摸了摸鼻子,移开目光,视线刚好落在坐在他们对面的男人,美眸倏然睁大,“你……”

这时,有警察拿着酒精测试仪过来:“你们两个张嘴。”

最后测出她们酒精严重超标,给了严厉的扣分记过处理,并且对被撞尾司机进行道歉赔偿。

十分钟后,谈亦青赶快警察局,谈心气势全无:“哥,你,你怎么来了?”

“亦青哥……”苏子沐也有些意外。

谈亦青并没有理她们,而是径直走到韩承中面前:“承中,麻烦你了,要不是你通知我,我都不知道她做出这么荒唐的事。”

“小事,认出你妹妹就通知你了。”韩承中淡淡道:“酒驾、打人、逃逸、情节恶劣,这次你就先带回去,好好管教。”

“谢了。”谈亦青转身,眼神前所未有的冷:“谈心,跟我家。”

苏子沐见他们要走,忙起身,委屈哀求的叫了一声:“亦青哥……”

谈亦青看了她一眼,对着韩承中问,“可以两个人一起带走?”

“理论上不可以,得等她家属。”

然后,谈亦青就带着谈心离开了,等看不到人影,她怏怏的坐下来,托着腮帮道,“警察蜀黍,你通知我家里人没,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我送你。”韩承中说完,先他一步离开。

苏子沐愣了几秒,抓起包就跟在他身后,脚步略微趔趄。

车里,韩承中递给她一张卡,“是你的吗?”

她摇摇头,见男人眼神有些严肃,忙点点头,乖巧的不行。

“出手挺阔绰,随随便便就是十万。”男人意味不明的说完,便将卡塞进她外套口袋,视线不经意掠过她的手腕,“好点了?”

苏子沐缓了一会儿才想起他指的是什么,挥了下手腕,笑的无所谓,“好多了,不过还有点。”

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说话,苏子沐如坐针毡,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好端端要送她回来,现在警察都这么有敬业精神?

莫非,他是看中了她的美貌?

想到这里,她不禁沾沾自喜,侧目小心翼翼的打量起男人的长相。

坚毅流畅的侧脸,浓眉,高鼻,薄唇,五官立体干净,不过她发现这个男人总是板着脸,不爱笑,遇到什么事都公事公办,相反,沈杭之嘴角总是带着蛊惑人心浅浅笑意。

苏子沐想,当初她之所以对沈杭之死心塌地,不过就是受到他笑容的蛊惑。

男人薄唇启合,“下车。”

她侧目看了一眼窗外,果真到了苏园,不禁懊恼咬唇,苏子沐啊苏子沐,你真是没出息,竟然盯着个男人看了一路。

“谢谢蜀黍。”她推门下,甜甜的说。

韩承中扬眉,漫不经心点起一支烟,似笑非笑,“苏小姐,希望下次我们不是以这种方式再见面。”

 

第004章、可笑

“我保证!”苏子沐竖起手指差点对天宣誓。

等她转身进了苏园,看到现在玄关处的沈杭之,身子微僵,随后目不斜视从他身边走过。

“你喝酒了!”沈杭之捉住她的手臂蹙眉问道。

苏子沐甩开他的手,冷笑:“姐夫,我的事好像无权告诉你。”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上了楼,刚推开门她整个人便被跟上来的沈杭之推了进去,下一秒门落了锁。

“你干什么!”

沈杭之一脸阴郁的盯着她,“子沐,我知道我伤害了你,可是你也不该随便让陌生男人送你,女孩子要懂得自爱!”

苏子沐不知怎么就“噗嗤”笑出声,一双水眸满是讥笑,“沈杭之,别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我的事情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算我不自爱那也是我的事,你以什么身份跑我面前对我评头论足?”

“我是你未来姐夫,我有权利纠正你不当行径。”沈杭之俊脸紧绷,胸膛起伏不断,他看着女人眼里的嘲讽跟冷意,很快平复自己的情绪,“子沐,就算我们不在一起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我希望你幸福......”

跟刚才情绪波动相比,此刻,他又恢复了谦谦君子的温润之态。

“说完了?”苏子沐抚额坐在床畔,冷眸睇着他,“过两天就是你跟我姐的婚礼,我要是大喊你非礼我,你说她们会怎么想?”

沈杭之眉头一凛,“这样做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

“那还不快点从我房间滚出去?”

......

“杭之?”沈杭之刚从苏子沐房间退出来,身后传来苏青云温柔的嗓音。

他扭头看过去,温淡道,“子沐喝多了,我让厨房煮点醒酒茶上来。”

苏青云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她看着男人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想到沈杭之说的话,抬手叩了两下。

“滚......”女人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她还是扭开门走了进去,看到半躺在床褥上的女人,面颊坨红,轻声说,“子沐,你这是喝了多少,妈妈知道又该担心你了。”

“哼,你不说她又怎么会知道?”苏子沐撑开眼皮看了她一眼,“苏青云,你少给我在这呕心人,妈又不在,姐妹情深的戏码你演给谁看呢?”

“子沐,我知道你对我成见很深,我确实喜欢杭之,但选择权在他那,他选择跟我结婚,我也是……”

“闭嘴......滚出去!”随手拿起一侧的抱枕砸了过去。

苏青云被砸中面门,虽说不疼,但也略微有些狼狈,瞬间就红了眼眸,“子沐,我可是你亲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好烦啊,你再唧唧歪歪,我可真的对你不客气了……”她猛的从床上坐起,看着苏青云楚楚可人的样子,扯唇笑了两声,“你说你这张脸要是花了,还能不能顺利结婚?”

“子……子沐......”苏青云脸蛋一白,被她的话给吓到了,脚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苏子沐过往的行为肆无忌惮,荒唐且大胆,她以前没少被整过,算是吃了不少亏,所以此刻被苏子沐用这样的眼神瞅着她,潜意识里有些发毛。

当她撞到推门进来送醒酒汤的沈杭之身上时,受惊般退到一旁。

“青云,怎么了?”沈杭之看着她慌张的样子,皱眉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苏子沐,心中猜出几分所以然,几步走过去将手里的碗放下,拉着苏青云走了出去。

苏子沐眯眸,一把将床头柜上冒着热气的醒酒汤佛在地上,白瓷碗瞬间四分五裂,淡褐色的汤汁顿时撒了一地。

门外的两人听到声音,脚步下意识的一顿,苏青云轻声道,“杭之,子沐……你要是担心,去看看她?”

“不用,”他头也不回,“青云,她现在心情不好,你别出现在她面前,免得伤害到你。”

苏青云点点头,“我知道,可她毕竟是我的妹妹,我不希望她憎恨我......”

“等我们结婚就会搬出去住,只要你们少见面,时间久了,会好的。”沈杭之不想再说,迈步下了楼。

见此,苏青云忙跟上,笑着说,“杭之,刚影楼那边打电话来说让我去一趟,你要不要陪我去?”

“公司还有事,我可以顺路送你过去。”

........

一觉睡到晚上八点半,苏子沐是被渴醒的,嗓音火烧火燎的难受。

手肘撑着床褥起身,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顺手打开床头灯,昏黄的灯光将她的影子模糊的印在墙上。

“徐妈。”一开口,嗓音粗嘎。

门外无人回应。

她掀开被子下床,打开门就朝着楼下走去,客厅里放着电视,罗珊跟苏青云坐在沙发上,两人似乎是交谈什么。

还不等她听上一两句,就听到徐妈叫道,“三小姐,您醒了。”

那边听到声音的两人侧目看过来,罗珊起身,几步来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笑道,“青云说你在睡觉,所以吃饭的时候没让人上去叫你。”

苏子沐看了一眼那边的苏青云,开口说,“渴。”

“徐妈,赶紧给子沐准备水跟饭菜。”罗珊拉着她在餐桌旁坐下,商量的语气说,“子沐,妈妈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所以妈妈给你订了明天去洛杉矶的机票,你去好好玩玩?”

“洛杉矶?”苏子沐要笑不笑,“妈,你是故意想要支开我,怕我打扰苏青云跟沈杭之的婚礼?”

被戳破心思,罗珊并没有觉得尴尬,依旧微笑着说,“怎么会呢,妈妈是看你心情不好,何况,这不是在询问你意见,你要是不想去,也是可以的。”

“那就不去,”她接过徐妈递过来的水,喝了半杯润了润喉咙,“妈,你放心好了,有些傻事做一次就够了,再说了,我手疼,能去哪玩?”

听她这样说,罗珊松了一口气,“好,那你就在家好好休息。”

“二姐还没消息?”

“你们姐妹两个,没一个让我省心,你吃吧,我上楼了。”罗珊似乎不愿再提苏文静的事,起身离开。

吃完饭,苏子沐给谈心打电话。

“亦青哥回去没有怎么你吧?”

“放心好了,他顶多就是口头教训我,说几句好话就哄过去了,倒是你,没事吧?”

“嗯,睡了一觉,心情好多了。”

“那就好,明天等我哥去公司之后,我去找你。”

“好。”

电话挂断,苏子沐抬头,一眼就看到站在餐厅门口的人,脸色淡了下来。

 

第005章、生分

苏子沐淡淡的收回视线,拿着手机往外走。

“子沐。”苏青云轻声叫唤,她笑着说,“姐姐想跟你好好的谈谈,可以吗?”

“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可谈的?”她素来跟这个姐姐不怎么亲,可能是因为苏青云大学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在外面住,所以彼此之间有点生疏,但两人之间的表面功夫还是很到位,现如今,她是连那点都不想再维持。

“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我的气,但姐姐还是想跟你说,一开始我并没有同意跟杭之的婚事,毕竟你跟他在交往,可我没想到沈家会同意,沈母说......”她犹豫了下,继续说,“杭之也同意了。”

“然后呢?”苏子沐冷眼看着她,“你跟我谈话的目的是什么,是希望我体谅你,祝福你们,还是你要拒绝这场婚礼?”

“不是......我只是希望,我们姐妹两个的关系能像从前一样,你不要对我那么生份。”

苏子沐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抬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轻笑出声,“大姐,我们两个的关系一直也就那样,你忽然说这些,倒是显得我不懂事,无理取闹了?”

“我不......”苏青云急切的想要解释,眼睛都急红了。

“行了,说那么多有什么意思?你跟沈杭之结婚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往后爱怎么就怎么,这种人渣就算是送给我,我也不会再收。”说完从她的身边头也不回的掠过。

......

第二天,谈心来苏园找她,看到她上车,推了一把她肩膀道,“今儿脸色不错啊。”

“承您吉言,至少没有之前悲天悯人了,”她系好安全带,随口问,“打算带我去哪造作?”

“去猎物。”

“啊?”苏子沐没听明白,困惑不解的看着她。

“字面上意思,明天不是沈杭之跟你姐结婚吗?那你出席总需要物色个男伴吧?”

“还是算了吧……”她想到谈心给她找的那些少爷,虽然皮囊还行,但带出去不适合啊,让旁人怎么想她。

她可不想招臭。

“想什么呢?”谈心白了她一眼,“我再怎么不懂事,也不至于给你抹黑,这次跟那些人不一样。”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邀请函递过去,苏子沐将信将疑的接过。

“游艇趴?”

“嗯哼,顾骅哥哥组织的,我哥知道你的事,特意给了我两张票,让我陪你去玩玩,说不定就遇到个比沈杭之更好的男人呢?”

“我没心情开玩笑......”

“我跟你说真的,你总不能因为这事,你就不找男人了吧?”谈心鄙夷道,“多大的出息!”

苏子沐倚在副驾驶座上,怏怏不快,“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惨,只不过以后就算遇到合适的人,也不敢再......”

剩下的话她虽然没有说完,谈心自然是听懂了她未说完话的意思,眼眸转了转,笑着说,“好啦,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个比他帅,比他有魅力的男人当男伴,让他后悔!”

苏家三个女儿,苏子沐算是最拔尖漂亮的,当然性子坏起来,可就不那么讨喜,但本性也不坏。

当初她之所以跟沈杭之在一起,一是喜欢,二是他的性格跟温谦,无论她做什么,沈杭之都能无限的包容。

苏子沐没有说话。

谈心着急道,“我的三小姐,去不去你倒是说句话啊。”

“去转转吧,反正也是闲着。”

“这才对嘛……那我们现在去百货商场选衣服。”

......

游艇趴是下午三点半开始,晚上十点半结束,游艇会在公海转圈,不到点谁都别想下船,这是顾家二少顾骅定的规矩。

能登上这艘船的,都是a城非富即贵的政商两界子女,这些人就喜欢寻求不一样的刺激销魂,顺便帮忙减压。

赌钱,跑马,带自己喜欢的女星,男星来嗨皮,都是常有的事,可以说,这是条让人放纵,又不会被抓住把柄的隐秘船只。

毕竟顾家的船,在a城可没人敢查,顾家往期是混黑道的,几年前开公司洗白,生意越做越大,很快在占据一定的地位。

黑白两道都有他们的人。

没有人会愿意跟刀尖子舔血的家族结怨,说不准哪天就无故横尸街头。

苏子沐以前虽然就知道,但一直都没来过,一是沈杭之不喜欢,二是她不喜欢乱哄哄的场所,倒是谈心跟谈亦青来过几次。

跟着谈心轻车熟路的上了游艇,谈心拉着她就去了游艇二楼的一间房,“换衣服吧。”

苏子沐看着谈心换裙子,抬眸打量一圈周围,装修风格算的上奢华,布局也合理,看起来还算舒服,不过床头柜上摆着男人用的一些物品。

“谈心,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她有些不太想继续待下去。

“靠,苏子沐,都到这了,你居然要回去?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呢?”她把衣服拿出来丢给她,“赶紧换衣服,等会就要开船了,再说了,我哥等会也过来,你还怕什么?”

“亦青哥也来?”

“自然,他跟顾骅有合作,这艘船也有他股份,这房间就是我哥每次来休息地方。””

“你不早说!”有谈亦青,她放心很多,毕竟等会出海,要是有什么突然的状况,孤立无援的,她们两个女孩子,也不好应付。

“戚,看你平时胆量挺大,关键时候那么怂,你可不要忘了我是散打亚军,谁要是敢欺负你,我捶死他们。”

苏子沐失笑,埋汰,“也不知道谁在亦青哥面前怂,你就狐假虎威吧。”

“!!你还是不是我的好闺蜜啦,我这雄心壮志保护你,你还编排我了,今天晚上我就物色个男人,好好收拾你……”

“......”

“不过子沐,这船上虽然乱七八糟的吧,但都是有身份的都摆在那里,并不是所有人都玩世不恭,风流不羁,你看我哥跟顾骅就是个特例。”

来这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看似玩,很多合作生意,就是从中达成的。

苏子沐虽说没怎么接触家里的生意,但从小耳濡目染,也是知道一些。

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