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免费阅读作者艺琳小说全文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一不小心穿越成恶毒自私的反派小姑,哥嫂嫌弃,侄子侄女惧怕!还有一对宠女无下限的爹娘,顺道不小心捡了个傻子拖油瓶。吃不饱穿不暖?不怕,她能挣钱!被人泼脏水污蔑?抬手虐渣!乖巧侄子想上学?那就供读书考个探花回来!咦,这傻子摇身一变成世子了?还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还反扑?...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免费阅读作者艺琳小说全文

杨柳阿松小说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推荐章节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 第四章 你这是要娘的命啊!

咬牙:“脱!”

-------------------

感觉男人的匕首往她的脖子凑近了些,已经贴上她的皮肤。

杨柳拖着肥胖的身体慢慢坐起来,那男人的匕首也跟着后退。

将他的腰带解开,再将盘布扣子一个个解开,外面那层衣服散开,往下一拉,将外面衣服拉下来。

里面是白色的中衣,透过月光,能清晰看到衣服上殷红的一片。

白净的胖手贴着他胸口慢慢解开口子,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中衣里衣就被剥了个干净。

马甲线,精致结实的肌肉,窄腰,这可不比她前世对着流口水那些男模特的身材差呀!

她啧啧两声,道:“身材真不错。”

那瞬间,符南亭只感觉自己活脱脱像是头牌花魁,而这女人是女票客。

一股羞耻涌来,身上的伤口一阵撕扯的痛,他咬着牙:“我外衣里侧口袋里有金疮药,给我止血。”

杨柳翻找了一会儿,果然抓住一个硬邦邦的小瓶子。

她抓出来,打开瓶塞,借着月光看过去,瞅见一团黑漆漆的阴影,伸手轻轻碰了一下。

那身上硬邦邦的,她抬头,就听到男人费力道:“右。”

她顺着摸过去,手上一股温热袭来,带着浓烈粘稠的腥味。

符南亭闷哼一声,杨柳将药往那边倒。

弄完,抓了符南亭的衣服就准备去绑住伤口,却听他道:“还有,下。”

杨柳顺着他的指挥摸索着,除了手上的黏糊感,她摸到了马甲线。

顺手捏了一把,嗯,手感不错。

又是一声闷哼,更强烈的羞耻感传来,“你!”

都半夜摸到人黄花大闺女的房间了,瞅着也不像啥正经人,吃点豆腐咋了?

她心里腹诽着,拿着那药给男人把身上的四道伤口都上了药,这才拿着他的衣服给他绑起来。

做完这些,杨柳浑身都是汗,便随口问道:“要喝水吗?”

“嗯……”符南亭沙哑着嗓子。

杨柳走到桌子前,摸到一个土泥壶,又摸了杯子,倒了茶,抹黑走到床边,递给符南亭。

符南亭接过去,一口就喝完,将空杯子递给她:“水。”

杨柳一杯又一杯地给他倒,转眼就下去了七八杯。

“只要你不叫,我不会杀你。

”符南亭声音总算是清朗了一点,说话也恢复了一些力气。

杨柳一听,心里顿时舒坦了,连连点头:“我一定不喊人!今晚什么都没发生过,您还喝水不?我再给您倒一杯,免得路上渴了?”

符南亭的手一抖,下意识去看杨柳,脑子一阵刺痛传来,匕首哐当一下落地。

他低头去看杯子,瞬间想到某种可能,声音极为痛苦:“你下毒?”

杨柳心里一抽,她已经能感觉到那男人语气里的杀意,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赶忙摆手解释:“没有没有,我哪儿来的毒啊?”

刚应了一句,胸口附近被他戳了两下。

她身体一软,整个人滑到符南亭的身上,昏睡了过去。

那庞大的身躯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顺利将符南亭给压晕了。

……

“柳儿啊,你睡得好……”

老太太说着推开门,看到床上的情景,顿时惊呼一声:“亲娘嘞!”

“一大早咋呼啥呢?”一个老头的声音传来。

从北屋走出来一个近六十的花白胡子的老头,佝偻着背,满脸的风霜,手里搭拉着个烟斗。

这就是杨家的当家人杨青山。

老太太一瞅见杨青山,双手就狠狠拍在自己的大腿上:“不得了了老头子耶,咱柳儿床上睡了个男人啊!\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 第五章 女大不中留啊!

这么想着,人已经把老太太整个都扑倒在床上,压着老太太就惊呼:“别打他!”

被压着的老太太愣了下,随即不敢相信地看向自己这宝贝闺女,绝望道:“你竟然为了个野男人来打你娘?”

“不是……”杨柳想解释,旁边的老太太“哇”一声哭得更大了,声声都在控诉杨柳:“女大不中留啊!”

“你听我解释,这事儿……”

“我四十才生的你,又是早产又是难产,差点咱们娘俩就一起没了,好不容易活过来,我把你抱在怀里三天三夜没松手,这才把你救活啊!”

“你就是我的命啊柳儿,你这身子弱,我天天就怕你累着气着了,就差把心挖出来给你了,你为了个男人来打我啊……”

杨青山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一口一口地吧嗒旱烟,屋子里四处飘着烟味,寄托着他的愁思和伤神。

在这委委屈屈的控诉中,床上的男人皱着眉头慢悠悠睁开了双眼。

扭头看了一圈屋子里的三人,一把拉住杨柳手,自个儿撞进杨柳的怀里,高兴地喊道:“娘!”

时间如同静止了,两个老人张大了嘴,下巴都快掉了。

杨柳也惊呆了,心突突直跳,后背全是汗。

这,这是什么情况?

这人昨晚可不是这样的,难不成……

“这怕不是个傻子吧?”杨青山手抖得更厉害了。

“我不是傻子!”那男人抬头生气怼杨青山。

一股强大的气势袭来,让坐着的杨青山后背沁了一层薄汗。

杨柳颤巍巍地伸出一根食指,放到那男人的眼前:“这是几?”

男人一瞅见那白萝卜一样的手指,立马眉开眼笑的,露出了左脸那个精致的小酒窝,“这是一!”

竟然这么得意地回答这么傻瓜的问题?!

杨柳指尖抖了下,手腕一转,手指向他:“你叫什么?”

男人张大嘴巴要说话,突然顿住,低下头,皱着眉头思索着。

再次抬头,他嘟着嘴,嘴角下撇,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委委屈屈道:“我不记得了……”

抬头就看向杨柳,眼中星光点点,问道:“我叫什么?”

她哪儿知道他的名字?

老天哟,你在逗我!

杨柳心里咆哮。

“还真是个傻子!柳儿啊,你……娘不活了!”老太太经过最初的呆愣,心如刀绞,硬着头朝着那男人顶过去。

杨柳倒抽一口凉气。

还未来得及阻拦,就见那傻子伸手就将老太太的头给挡住,往后随意一推,老太太经受不住,往后连着退了好几步,后背砸到地上,疼得她哎哟直叫。

杨青山脸色突变,几步上前去扶老太太,一下没抱起来,反倒被老太太给绊倒在地。

杨柳见状,急忙想上前扶起两人,谁知却被男人一把抱住,胳膊紧紧压在男人的铁臂下,胸口勒得死紧。

“娘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男人拧紧了眉头,好似脸上全是失望。

不行了,已经无法喘气,再这么下去她就要被勒死了!

“松手……松……你叫阿松!”

随意想个名字,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好听!”男人高兴地应了声。

“快松开我!”杨柳迫切喊道。

男人“哦”了一声,放松胳膊。

杨柳如同重新入了水的鱼,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喘气。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变成个傻子了?跟昨晚完全不是一个人了呀!

看向男人,瞅见他捡起那把泛寒光的匕首,皱着眉头,反复翻看着。

“这匕首好眼熟,是娘送我的吗?”疑惑的声音响起,听在杨柳的耳朵里就是一声炸雷。

她赶忙将那匕首抢过来,藏在身后,咧了嘴笑道:“这是你送给娘的,娘要好好收着。”

刚说完,胳膊一下被抓住,男人的头顶着她的水桶腰晃动着。

老太太和杨青山再次张大了嘴,互相对视。

突然,身后的门一声巨响!

三人扭头看去,就见门口站着七八个拿着各种农具的小伙子。

“还真在偷汉子!”最前面的一个村民黑了脸,对身后的人道。

前面那波人都瞅见了,一个个龇牙咧嘴的。

另一人就道:“不能败坏了咱们的名声!”

地上的杨青山和老太太惨白了脸,心里一个劲儿狂跳。

他们这里最注重丫头的名节,要是丫头出阁前偷汉子,那是要烧死的呀!

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老太太,从地上爬起来,张开双手挡在床前,对着屋子外头的人就喊:“谁敢动我闺女,我就去他家撞死!”

“婶儿,你们家出了这种事,村里是容不下的,这两人肯定要烧死的。

”其中一人应道。

这话一出,其他人一个个朝着屋子走,就要去绑人。

杨青山赶忙站起来挡在老太太身前,两个汉子把他架着往外面拖。

“你们这群牲口!不要动我柳儿,我跟你们拼了!”老太太怒喊着冲到那些人跟前,没扑腾两下就也被架着往外拖。

那些村民一个个虎着脸,朝着杨柳这边走过来。

杨柳握紧了拳头,指甲扣住掌心的软肉,疼痛总算是让她冷静了些。

这些村民怎么会知道她屋里有男人?偏偏来的这么巧?

还有那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突然就傻了?

这一切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杨柳大脑飞快的转动。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想办法脱身,她可不想被烧死。

眼看着越来越近,杨柳紧了紧藏在身后的匕首。

“不许你们靠近!”阿松憨气十足的声音喊道。

村民被激怒了,一起哄,站在最前面那个举着锄头就对着阿松这边砸过来。

瞅着那当头砸下的锄头,杨柳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正要去拽阿松,就瞅见他手一抬就把那锄头的手柄给抓住了。

那村民用力往回抽,可丝毫不动。

在众人的惊诧中,阿松两只手抓住那个锄头,用力往上抬,抓着锄头那个村民整个被挑起来了,那村民惊呼“放我下来!”

守在身后的那些村民也急了,一个个朝着阿松围过来。

阿松瞪圆了眼,拿着那锄头就往那些人身上挥舞,砸倒了一大片人。

等后头的人再不敢过来时,阿松还抱着那个锄头挥舞。

杨柳见状松了口气,至少目前是暂时安全了。

她用手指点了下阿松的肩膀。

阿松立刻扭头看她,那双带着冷意的眼睛让杨柳心一寒,和昨晚的他重叠在了一起。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 第六章 真是不要脸

杨柳赶紧定了定神,指着床铺,转移视线道:“你踩脏了。”

阿松听了杨柳的话,低头看去,就见自己穿着鞋子站在床上,双手一松,那锄头就被甩到地上。

抓住锄柄的人应声从半空砸下,压在地上另外两个人的身上,砸得三个人都是眼冒金星。

后面被吓到的人回过神,赶忙去把地上的人都给扶起来,往门口退出去。

“别以为能躲过去,我们不会让村子名声败在你手里的!”人群里一个声音喊道。

另外的人也连连喊对,气势十足。

若是不看他们那捂着肚子抱着手的模样,那真是要吓死人了。

“各位,这是个误会,我闺女可没做过这事儿!”杨青山着急的声音从老后面传过来。

那些村民齐齐扭头,看向院子:“我们这多人看见了!”

“你闺女就是我们五里屯的害虫!不烧死她我们的好姑娘都没法儿说亲!”

“小伙子也娶不着媳妇了!”

这话好似再次挑起了一群人的怒火,大家纷纷呼喊起来。

杨柳知道今天必须给一个交代,要不然等里正他们都来了,她怕是真要被烧死了。

扭头看向傻乎乎拍着床单的阿松,她咬了下唇,心里下了决定,一把搂住他,对着外面道:“我抱抱我当家男人,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真是不要脸,你都没出阁就你男人你男人的!”一个三十多的男人怒骂道。

其他人一听,一个个的也都喊了起来:“就是!都偷人了还不知道羞耻!”

“这不马上就出阁了,你们瞎掺和啥?咋地,你们都看上我了,舍不得我嫁人啊?”说着,杨柳扯了嘴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张大圆盘的脸上肉往四处散开,瞅着就像是个弥勒。

外面的汉子看得一个劲儿哆嗦,谁不知道杨柳是个啥性子的?

那就是个灾星,又胖又丑,谁会看上她?!

这么一想,大家都差点吐出来。

一个个赶忙往后退,离那屋门老远了。

杨柳见状,松开阿松,抬头挺胸,大踏步朝着那些村民走,扬起下巴,拿着鼻孔对着这些人,朗声道:“我可马上要嫁人了,你们谁想娶我的就赶紧说,我挑挑看谁好,再嫁给谁!”

说完,人已经踏出了房门。

那些村民瞅着她越走越近,一个个慌乱后退,等到最后一个人背靠着院墙了,他们扭头一看,吓得喊了声“娘嘞”就朝着慌忙朝着院门外跑。

瞅着一群人跟逃命一样冲出院子,杨柳啧啧摇摇头。

早知道说嫁给他们这么好使,她还怕个啥?

刚准备继续往外走,手腕就被人拉住,她扭头,就瞅见阿松委屈巴巴得拉着她,道:“娘你不要嫁人,不要抛下阿松……”

瞅着他身上绑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视线落在他的马甲线上。

杨柳摸了自己的下巴,这身材还真好,跟她比,要是真跟他成亲,自己还赚了……

摸了一把他的头,那头发软乎乎的,让她心情平静了不少,往屋子里抬了下巴:“去找件衣服穿。”

“好!”阿松乖巧地应了一句,就赶忙去找衣服。

杨柳见他进屋了,扭头一看,就见老太太和杨青山都摔倒在地。

想到两人刚刚极力想护住她,心一软,就朝着老太太和杨青山走过去。

老太太翻身爬起来,迈着一双干枯的小脚朝着杨柳这边跑过来,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一口一个心肝地喊着。

刚刚经历这么一场大变故,就被人这么安抚,杨柳心里一暖,帮老太太顺了下背。

杨青山叹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双手背在身后,朝着屋子走去,找到阿松,就想打探打探虚实。

“哭啥呢我又没死。

”杨柳应道。

老太太反应过来,赶忙抹了眼泪,连连点头:“对对对,我柳儿没事,柳儿还好好的!柳儿是不是吓着了?咋还安慰娘了?”

杨柳手上动作一顿,心里警铃大作。

她一时放松警惕,竟然做出这种跟原主完全不匹配的动作,这不是找死吗?这老太太可贼灵敏了!

想着,她一把推开老太太,虎着脸,不耐烦道:“我饿了。”

老太太心里一松,赶忙抹了眼泪,连连点头:“娘这就让你二嫂给你做吃的……”

说完,这老太太就赶忙朝着厨房去了。

总算混过去了,这老太太肯定是抖s!

“你们咋都走了?哎,我那小姑子可偷男人了,得烧死的呀!”外头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

杨柳皱了眉头,这是三房媳妇申氏的声音。

“再跑慢了可就被你那小姑子赖上了!”

“有本事你去抓她!这事我们管不了,得去找村长!”

“别跟她说了,咱还是赶紧找村长去吧!”

一群人慌慌张张的声音越来越远。

申氏在后面喊了几嗓子,这才气愤地骂了一句:“孬种!”

杨柳冷笑,走到院子门口,肥胖的身子把门堵住。

她说呢,一大早的就有这多人过来捉奸,原来是有人想弄死她呀。

没等一会儿,就瞅见申氏鬼鬼祟祟地往院子探头。

她锐利的目光扫过去,申氏脚步一顿,随即扯了脸皮尴尬笑道:“柳儿在这儿干啥呢?”

“等你回来。

”杨柳站直了身子,一步步朝着申氏走过去。

申氏往后退一步,神色慌张道:“你等我干啥?”

“你说呢!”杨柳露出阴恻恻的笑,对着申氏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申氏心“咚咚”直跳,勉强露出一个笑脸,对杨柳道:“我这又没招你惹你的,咋你这就要跟我过不去呢?”

这死丫头刚刚不会听到啥了吧?

申氏偷偷瞅了杨柳一眼,心底一紧,不行,咋都不能承认,要不得她得被这小贱人折腾死。

“没招惹?”杨柳一步步朝着申氏这边走来。

哪怕知道申氏不要脸,可也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要脸。

那庞大的身躯每走一步,就带起来一阵风。

申氏拔腿就想跑,杨柳冷笑:“你敢动试试!”

申氏的腿定在了原地,她心里一慌就干嚎起来:“我可是你三嫂啊柳儿,你咋能这么对我?”

“这是咋了?”

老太太跨着步子从厨房出来后,朝着这边走过来。

杨柳双手抱胸,冷笑一声,“娘,今儿那些人就是我三嫂喊的。”

老太太双眼瞪成了铜铃,浑身气得直哆嗦,瞅着申氏的目光,恨不得要吃了她。

瞅着老太太这神情,申氏心里慌得不行,赶忙往后退,着急应道:“我没干过!柳儿你可不能诬赖我!”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 第七章 回头再收拾你!

瞅着老太太这神情,申氏心里慌得不行,赶忙往后退,着急应道:“我没干过!柳儿你可不能诬赖我!”

--------------------

“没有?一大早的咱才起床,别人就冲进咱们家来捉人?他们咋知道我屋子里有男人?”杨柳冷声道。

申氏往后挪了屁股,慌张道:“我咋晓得?不是我!不是我说的!”

杨柳再次眯了眼睛,她不过是将这个事儿说出来,让申氏明白得罪她的下场。

至于申氏承不承认,有啥重要的?

反正她都是恶毒的人了,还怕啥?

正考虑接下来要咋教训申氏,就见老太太一把冲上前,薅住申氏的头发左右开弓就是几个耳光:“你个贱人敢害我柳儿!你敢害我柳儿!”

“娘不是……不是我……呜呜呜……”申氏哭着喊着,伸手就去挠老太太。

这老太太被挠疼了,手上的力气更大了,没两下,申氏的脸就红肿了。

“我柳儿咋得罪你了,啊?你这狗娘养的!”老太太边骂边打。

一声声的巴掌在屋子里响起,看得杨柳都觉得身上疼。

老太太这打人可太厉害了,难怪家里的儿媳妇都怕原主怕得要死。

不过杨柳这会儿可不同情申氏,申氏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

申氏被打的披头散发,在地上爬过来抱住杨柳的粗腿,杨柳躲闪不及,被她抱了个正着。

“柳儿,嫂子错了,嫂子不该去外面说你通奸,你就原谅嫂子吧,啊?”

说着,头往杨柳的身上晃动了下,那眼泪鼻涕全擦到杨柳的身上,可把杨柳恶心坏了。

“放开我娘!”

扭头,就瞅见阿松穿着一身灰色的粗布外衫朝她这边跑来,一把拽开申氏,环抱着她就往后退。

与此同时,一声怒喝从外面传来。

“还闹!嫌今儿不够丢人?”

院子里几人都朝外看去,就见杨青山快步走来,眉头拧成了个疙瘩,好像极为不喜。

老太太将申氏往地上一推,恶狠狠道:“回头再收拾你!”

申氏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被老太太这么一威胁,更害怕了。

“还不去把粪桶洗了?”杨柳不冷不淡说了句。

申氏赶忙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上身上的灰土,扭头就去了屋子后院。

“这杀千刀的丫头!”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恶狠狠道,“咋不淹死你!”

念叨完,又赶忙往外看。

见杨柳几人还站在前院,她才放下心,挑起担子捂着鼻子往院子外的茅厕走去。

一路走,那粪桶的臭味儿一路往鼻子里飘,她恶心地直挥手。

……

十天前如果有人告诉杨柳她有天连顿顿大白米饭都吃不起,杨柳一定会嗤之以鼻。

作为名牌大学讲师,每月固定工资,还有早已去世的爸妈留下的七位数遗产,外带两套学区房,她会吃不起饭?开神马玩笑?

然而现在……

杨柳看着碗里的玉米糊糊,撇撇嘴。

这玉米糊糊吃起来一股子生味,玉米颗粒大,贼拉嗓子。

再瞅瞅其他人,一人一小碗,没吃饱的几个孩子都在舔黏在碗壁上的玉米糊糊。

将汤碗往中间一推,在众人的惊诧中,杨柳抬了抬下巴:“谁想吃就吃。”

众人齐刷刷看向她,那目光里有怀疑有恐惧有期待。

老太太疑惑道:“你咋就吃这点?还给他们?”

杨柳咳嗽一声,手敲着桌面,眯了眼对老太太道:“我吞不下玉米糊糊。”

那不耐烦的语气,让厨房众人高兴不已。

老太太心疼得让孟氏去下碗面条,杨柳摆手:“不饿,下顿再说。”

这家里养着两个读书人,就快揭不开锅了,也就原主能偶尔吃个面条,让她厚颜无耻得吃独食?

办不到呀!

想到昨天用清水洗的头发和身子,她就觉得浑身难受,这哪儿洗得干净?

还有早上用柳条和粗盐洗的牙,她到现在嘴里还是一股咸味儿,娘勒,生活怎能如此对待她这个小可爱?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开源挣点钱,要不这日子没法过了呜呜呜……

众人齐刷刷将渴望的目光移到杨青山身上,他们一大早的都没吃饱。

“分着吃了吧。

”杨青山拿着筷子指了那个大汤碗。

这话一落下,桌前的小辈们一窝蜂的往上挤,如抢食的小猪崽子,没一会儿就抢完了。

“柳儿你先去屋子里躺着,啥时候饿了,就让叶儿给你做手擀面吃,啊?”老太太堆着笑脸,小心翼翼地对杨柳道。

杨柳摇头,“我要去山上玩儿。”

靠山吃山,这村子就背靠一座大山,她要去瞅瞅有没有啥能让她心安理得吃白米饭的赚钱路子。

“山上有啥好玩的,又是野兽又是毒蛇的,还是在咱家里玩,啊?”老太太轻轻摸着杨柳的后背劝说着。

杨柳歪头,努力憋出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无理取闹:“我就要去山上玩!”

老太太着急了,又怕说啥话让她不高兴,扭头就对杨青山使了眼色,“老头子!”

不等杨青山开口,杨柳扶着桌子站起身,朝着外面就走。

阿松瞅着她走了,早饭也不吃了,赶忙跟了上去。

老太太着急了,一巴掌拍在杨青山的肩膀上:“哎哟你还坐着,倒是想个辙啊!”

“不都是你惯的,我能有啥法子?”杨青山顺手去摸了烟斗,心里憋着气。

这闺女早上的事儿还没想出咋办呢,这会儿去啥山上,净惹事!

“爷奶,我跟着小姑去吧?我能护着姑!”二虎高兴地应道。

老太太瞪了他一眼,语气极差:“你就是想偷懒不下地干活是不?”

被这么一骂,二虎缩了脖子,快速往嘴里扒拉玉米糊糊。

杨青山扯开老太太,过了那个晕劲了,才道:“让叶子跟去吧,有啥事回来说一声。”

那傻子都跟着柳儿去了,这要是被人瞅见了,更麻烦。

可他们又打不过那傻子……

想到早上那傻子打退村里十几号人的场景,杨青山的脸更青了。

家里其他人都有各自的活儿要干,这杨叶也是平时在家伺候杨柳的,她去正好可以护着柳儿。

想通这些,老太太将杨叶的碗夺过来,对着她怒声道:“还不赶紧去?你姑要是有一点伤着了,看我咋收拾你!”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 第八章 她可是个小作精!

杨叶唯唯诺诺地应了声,偷偷瞅了自己还没吃完的玉米糊糊,起身往外头跑。

找到杨柳时,见她已经背着一个背篓往外走,她赶忙过去,小心翼翼地问小姑将背篓接了过来。

杨家离五里屯后山不远,不到一炷香时间,三人就到了山下。

这山上都是半人高的草,偶尔还有一些刺,山又陡,对杨柳这大体型简直就是灾难。

她汗如雨下,走到一颗枣子树前,杨柳靠着树坐下就不想动了。

说好的靠山吃山呢?

一路走来那些果树都是光秃秃的,果子早上村里的孩子给摘走了。

还好找到这么一棵枣子树,又累又渴又饿的她总算能缓口气了。

阿松三两下爬上了树,用力摇晃树枝,枣子如同下雨一般往下掉。

杨叶窝起自己的衣服快速走着去捡枣子,捡了满满一兜,捧到杨柳面前,小心翼翼道:“姑,这红的应该好吃点……”

杨柳抓了一个大的枣子,放在衣服上擦了擦,送进嘴里,一股香甜在口中弥漫,她眯了眼。

这枣子可真好吃!比她前世吃的什么蜜枣可好多了。

“你自己也吃。

”杨柳吐了枣子核,对杨叶道。

杨叶如同大赦,连连点头,坐在杨柳的身边,挑了一个枣子吃了起来。

伸手去捡第二颗枣子时,就瞅见杨叶抹了一把眼泪,她凑过去看,就瞅见杨叶掉金豆子。

“哭啥?”杨柳问道。

杨叶身子一抖,吸了鼻子,一把将眼泪抹干净,闷声应道:“我,我就觉着,觉着好吃……”

平日里他们从早到晚都在干活,哪儿有功夫来山上摘枣子吃呀?

杨柳想去摸摸这丫头的头,手动了下又停了。

她可是个坏人,咋能做安慰人这种大好事?不行不行,她可是个小作精!

“别哭了,这些枣子都得你捡。

”杨柳道。

杨叶瑟缩着点了头,把怀里的枣子放进箩筐里,起身就去捡了。

杨柳:“……”

其实,她想做个好人……

阿松摇晃了一会儿,就又往上爬了点距离,坐在树杈中间,伸手摘了枣子往嘴里塞,咬了一口,就笑得眉眼弯弯。

吃了二三十颗枣子,又歇息良久,杨柳才起身,挪着笨重的身子艰难弯腰去捡了一颗,艰难起身,腰都快断了。

再抬头,就瞅见杨叶已经移动了两三米了,那些枣子全给捡起来了。

她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顺手捡了往衣兜里放,等四周都差不多了,就往旁边挪一屁股,继续沿着身子四周捡。

捡起一个稍大些的东西,她拿起来一看,如桂圆般大小,外面包裹一层黄褐色的皮。

这是……

杨柳心里有了个猜想,又不敢肯定,赶忙拨开,去除果肉,里面是黝黑黝黑的籽。

无患子!

这可是好东西啊,被誉为洗手果,可以制作液体清洁剂,刷牙洗脸洗头洗澡,样样皆可盘!

四处看了一番,拨开地上的草,发现地上有不少的无患子,她抬头四处看去,围着枣子树的全是无患子树。

她努力压制心底的情绪,高兴地卷了衣服,捡了不少的无患子。

等身上都装满了,撑着站起身,走到篓子边,将无患子放进篓子的一个角落里。

这么一折腾,她累得不行了,靠着枣子树坐下休息。

一抬头,就瞅见阿松坐在树上吃。

没一会儿,杨叶就又抱了一怀抱的枣子过来,瞅见篓子里的无患子,偷偷瞄了杨柳一眼,咬着唇,小心翼翼道:“这……这假龙眼不能吃的……”

“我知道,这不是拿来吃的。

”杨柳心情很好应道。

杨叶也不敢多话,又去捡了一波枣子,那篓子就满了。

几人汇合,杨柳让阿松背着满满一篓子的枣子下山。

今天大有收获,杨柳乐开了花,可要努力憋着笑,让她差点憋出内伤。

咋说她也是堂堂化学博士,怎么能让自己用清水洗澡洗头?要是她导师知道了,还不得气晕过去?

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往杨家走,隔得老远就瞅见申氏正坐在隔壁邻居家的门槛上,背对着几人说得手舞足蹈。

杨柳眯了眯眼,扭头看了眼空荡荡的院子。

真棒,这么快就出去浪了。

“你们先回去。

”杨柳交代两人,扭头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

阿松瞅了眼院子,又瞅向杨柳,一扭头,就去追赶杨柳了。

杨叶犹豫了下,进了院子。

杨柳走申氏身后,那屋子里的女人瞅见,就要出声,杨柳咧了咧嘴,示意她闭嘴。

那女人赶忙给申氏使眼色,可这申氏却好似得到了鼓舞,说得更起劲儿了:“你猜咋样?里面那傻子和我小姑子光溜溜地抱在一块儿呢!”

“你小姑子……看不上个傻子吧?肯定是你看错了……”那女人找了个由头,示意申氏往后看。

申氏瞪圆了双眼,身子往前倾:“嘿你这说的啥话?就我那小姑子除了傻子还有谁能看上她?就是头猪卖了都能挣钱,她除了在家闹腾还能干啥?”

“哎哟你是不知道,她想男人想疯了,还爬了秦秀才的床呢,这秦秀才能看上她吗?吓得让我们去接回来的!就她这样,还要弄死白雪呢!你说这样的人,还活着干啥,还不如淹死了算了!”

“你看见她爬了秦秀才的床?”杨柳双手抱胸,俯视申氏。

申氏一听有人附和她,那叫一个激动啊,“可不是!那秦秀才大半夜来我们家求……”

说到一半,她话突然顿住,扭头看去,瞅见身后的人,她大喊一声“娘咧”就往屋子里冲,人还没起来,这脚下一绊,整个人趴在了邻居家的地上。

杨柳眯了眼:“我咋不知道我还干了这个事儿?”

原主是极品,可申氏说的这些,原主可没做过。

“这这……柳儿啊你听岔了!肯定听岔了!”申氏着急否认。

杨柳一步踏进屋子里,露出一抹邪笑,拧了申氏的耳朵,申氏连呼痛。

“痛痛痛!”

那女人眼中露出一抹厌恶,道:“咋说她也是你三嫂,你个小姑子哪儿能这么拧她耳朵?”

杨柳扭头看过去,这女人她记得,猎户丁卯的媳妇,家里没田地,也不用下地干活,往日里闲得慌,就在村里说是非。

有人撑腰,申氏胆子也大了,立马道:“就是!柳儿我可是你三嫂!你咋能这么对我?”

杨柳手上的力气更大了几分,申氏又是一声惊呼,两只手去掰杨柳抓着她耳朵的手,龇牙咧嘴的。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全部精彩内容